未分類

龍小九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人生居然會來這一出。

紅色寶馬車在公路上疾馳的時候,他就在車上忐忑不安,望着白溜溜苗條的背影,他心旌搖盪,可想起她剛纔的手段,又不寒而慄。

他的心情是複雜的,根本不知道接下來的結果是什麼?

寶馬車筆直往前飛,龍小九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溜溜,看着她滿頭的烏髮,像做夢一樣。楞了一會兒,他纔想起來,還不認識她。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第0003章:美若天仙

軍裝美少女粉臉含霜,也不理他。我的個乖乖,翻臉跟翻書還快。剛纔還潑辣的跟別人搶男人,轉眼就不理人家了。而是集中精力開車。

白溜溜駕車的速度很快,順着筆直的公路往前飛馳。有幾次跟在過往的車輛後面,她喇叭一按,油門一轟,就像魚兒超過了別人。

這寶馬3系開的是又快又穩,把龍小九開得樂壞了。

龍小九坐在車上想,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天上掉下個林妹妹的大好事。

這樣的大好事怎麼落在他頭上了?

有幾次,龍小九狠狠的掐自己的臉,快把黑黝黝的臉掐紫了,他以爲這是做夢,生疼生疼的感覺告訴他: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龍小九再次問白溜溜:“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我看你是豬腦子,剛纔辦了結婚證,怎麼這麼快把我的名字忘記了!”白溜溜一聲冷斥,嚇得龍小九一個哆嗦。屁股下面熱烘烘溼潤潤的。又一股晶瑩的洪荒氾濫而出。他不停的扭屁股,費了好大力氣,總算遏制住了這洪荒之力。不過車內仍散發出淡淡的尿騷味。

龍小九從口袋裏摸出結婚證。

這結婚證一人一本,他還沒仔細看呢?

一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老天,這軍裝美少女絕不是蓋的。丹鳳眼,白皮膚,看上去嬌嫩嫩,美若天仙。

龍小九拿着結婚證看上面的結婚照,越看越喜歡,看的口水都掉了下面。

結婚證上寫着他和軍裝美少女的名字。他叫龍小九,她叫白美麗。他今年十八歲,正到成人的年齡,而她20歲,是風華絕代的妙齡少女。

“妹妹姐,別人爲啥叫你白溜溜?”傻小子當場發問了。

白溜溜一言未吭,專心致志的開車。

“妹妹姐,別人爲啥叫你白溜溜?”傻小子又問了一次。

“你猜!”

“我猜,是不是你長得白啊?”

龍小九嬉皮笑臉的說着,用直勾勾的眼睛去看白溜溜的後背。他覺得白溜溜白白的長脖子太好看了,恨不得用剪刀從白溜溜的脖子上把衣服全部剪開,順着脖子筆直朝下,索性把她身上的衣服剝掉,看看她的皮膚是否跟她的綽號一樣:白溜溜。

龍小九淫邪的目光,自然讓白溜溜心生警覺。她不是一般的軍人,就算背對着別人,也能看清楚別人的表情。

“放老實點,我不是妹妹姐,我叫白美麗,別人都叫白溜溜。”

“美麗姐,我覺得妹妹姐這個名字很好聽。 國師重生在現代 你看我們都結婚了,我都不知道你是幹什麼的。你肩上的牌牌是什麼意思,是多大個官?”

龍小九的膽子越來越大,也不老實了。伸出手去摸白溜溜肩上的軍銜牌。一槓一星,其實他早就知道是個少尉。可他心猿意馬,就想去接觸一下白溜溜。

手伸到軍銜上,白溜溜沒有動,在全神貫注的開車。

手又像蛇往上爬,摸到白溜溜粉嘟嘟的俏臉上了。

咔嗤

白溜溜一個急剎車。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龍小九就像一隻沙袋,從後排座甩到前面的擋風玻璃上去了。

龍小九撞的天昏地黑,貼在擋風玻璃上哐噹一聲跌到副駕駛座上。頭朝下,腳朝上。差點栽死。

要不是白溜溜把他拎上來,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鼻青臉腫的龍小九此時不敢看白溜溜了。

這婆娘有錢有勢,人也長得漂亮。但不是他龍小九的菜。連結婚證都辦了,碰一下都不行。這不是欺騙他龍小九嗎?

龍小九仔細回想剛纔發生的事,腦袋漸漸清醒。他與她之間,有巨大的鴻溝。門不當戶不對,她是軍隊的軍官,而他是個遊手好閒的小青年。他們之間怎麼能在一起?

可她爲什麼跟他結婚?

不明擺着嗎?

賭氣!

龍小九暗暗叫苦。完了完了。終身大事毀了!

後悔不該跟白溜溜辦證,把魯花花給甩了。

那個魯花花是他用了三十天的時間,哄到手的。原本只是想借結婚之事,弄幾個小錢花花。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把這事攪了。

這回是雞飛蛋打。不僅白溜溜搞不到手,就連魯花花那種寵自己的女人,也徹底跟他鬧掰了。

“嗷嗷嗷嗷。我的錢啊我的魯花花嗷嗷嗷!”龍小九當場嚎開了。哭的天崩地裂。

白溜溜隨他哭,重新啓動汽車。

誰知龍小九哭着哭着,用拳頭使勁的敲打着車窗。把玻璃拍的“咣咣咣”響。

沿途的車輛看見一個男人趴在車上嚎啕大哭,都以爲發生了什麼大事。一輛輛車跟在寶馬邊觀看。

白溜溜牙齒一咬,用力踩油門,小轎車像離弦之箭,筆直往前衝。

衝了幾分鐘,龍小九的嗓門越來越大。

白溜溜怒不可遏的吼:“不許哭,再哭把你扔下車。”

“扔就扔吧?扔下去更好!”

一不做二不休,龍小九豁出去了。

龍小九不傻。這結婚是假的,他可不願意耽誤工夫。他得下車,把魯花花那個婆娘哄開心,只有回心轉意,才能花胖女人的錢。

女人的錢不花白不花。

讓龍小九一輩子難忘的事情發生了。

白溜溜突然從腰間摸出一把烏黑的手槍,用硬邦邦的槍管頂住龍小九的頭。狠狠地吼道:“哭啊!再跟老孃哭,信不信老孃打爆你的頭!”

洪荒之搏天命 “去你丫的,想用玩具槍騙老子,沒門!要不你打死老子,要不老子下車!”

龍小九什麼也顧不上了。他認定白溜溜拿的是假槍。

龍小九雖然犯渾,吃軟飯,可他不傻。他機靈着呢!在他的心中,部隊不允許軍人把槍帶回來,更不允許軍人在外面鬧事違反紀律。

白溜溜這樣幹,已經讓龍小九心生警惕。認爲她是個假冒的軍人。其背後可能跟龍小九那幫朋友一樣愛開玩笑,就算把天捅個窟窿,也在所不惜。

“是嗎?你覺得這是玩具槍?那老孃讓你看看!”

白溜溜把車開出主要幹道,像飛機一樣衝到附近一座山頂,打開車窗,對空扣動扳機。

啪!隨着一聲尖銳的槍響,一隻麻雀從空中急速墜落,血淋淋掉在車輪下。把龍小九看的魂飛魄散。

要知後果如何?還得移步到最強特種兵之龍神進行詳細的閱讀。地址: 關於 最強特種兵之龍神 更換筆名的公告

??爲了更好的在閱文集團寫小說,特此換了個“沉默的子彈”的筆名,也因此造成了原來的地址不能用。現在重新上線了。作者是“沉默的子彈”,仍然是我在寫。希望大家重新搜索“最強特種兵之龍神”,投票,評論。

這本書是續集,寫作風格已經轉變,更具備可讀性。加上了遊戲、武俠、軍旅、特戰、科幻、言情、系統文的風格。

怎麼說呢?小說玩的就是綜合能力。寫的好不好?希望大家移步去看看。給我提供更多的建議。如果大家要龍套,可以在詳情頁的評論區留言,我一定會滿足大家的要求。角色不多,需要者速度。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將在見面,我等着大家!

搜索:最強特種兵之龍神

搜索:沉默的子彈

第0004章:洞房花燭

紫雲山上,雲霧繚繞,空氣清新。

ωwш¤ тtkan¤ co

一座山莊張燈結綵,前來賀喜的人絡繹不絕。客人居然有五十多人。外面有穿黑色衣服的俊男靚女把守。這些神祕的黑衣人,個個挺拔,宛如松樹一樣直立,紋絲不動。

山莊一間寬大的房間,窗戶上貼着紅雙喜字,錦紗綢被,紅燭高挑,一張圓圓的大牀佔局房間的正中間。龍小九像個懵懂的孩子,孤獨一人坐在牀上。

恍然如夢。龍小九好像是在做夢。

他像是在穿越,穿越到某一段歷史裏。遇到一個漂亮的女匪,女匪把擄到山上當新郎官。

可無數個事實告訴他,這不是穿越。這是真的。他是真的被一個軍裝美少女給搶到這裏來,稀裏糊塗跟一個叫白美麗白溜溜的女霸王舉辦婚禮。

本來他不想來,以爲這事是騙人的。他被烏黑的小手槍頂得失去了主意。

在生死關頭,他選擇了退卻。他想活下去,他怕白溜溜這個女魔王會一不小心扣動了扳機,要了他的小命。

他要不要小命無所謂。可他還有老奶奶無人照顧,已經不敢想象死去之後,奶奶孤苦伶仃沒人照料的模樣。

他忍聲吞氣,來到這個風景秀麗的地方。

紫雲山他不是不知道,是達官貴人玩的地方。作爲窮小子,他只能在東海郊區遙望紫雲山的風景。

可命運跟他開了個玩笑。一個女軍官像土匪一樣把他帶到紫雲山。

他居然成爲紫雲山的新郎官。

將要進行的是,跟新娘子之間的合巹之力。在這之前,女魔王拽着他的手,把他介紹給道喜的嘉賓。

來的人很多,他已經記不得誰是誰了。

白溜溜也沒着重把他介紹給誰,像耍猴一樣牽着,在衆人之間走了一圈。然後來了個拜堂儀式。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一拜天地之靈氣,三生石上有姻緣。一鞠躬!

二拜日月之精華,萬物生長全靠她。二鞠躬!

再拜春夏和秋冬,風調雨順五穀豐!三鞠躬!

可別說這婚禮,鼓搗得像模像樣。可比城裏的新人結婚氣派多了。龍小九糊里糊塗跟白溜溜拜了堂,被送入洞房等待。

在那一刻,好像他不是新郎官,而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媳婦。

龍小九在新房裏,掐了自己好幾回。生疼生疼。臉掐紫了,大腿也淤青了好幾塊。眼前的一切無不告訴他,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幸福。他真的結婚了,有家了。媳婦兒是個標準可人的女軍官。

也算是祖墳冒青煙,好運來了擋也擋不住!

白溜溜一直在外面張羅着,龍小九聽着推杯交盞的聲音,就知道外面擺了幾桌酒席。有幾次他都想衝出去看看,敬客人幾杯,都被守在門口的黑衣人擋回去了。

黑衣人力氣很大,擋在前面像座山。他是無法逾越的。沒辦法,龍小九隻好獨自一人坐在房裏,靜等新娘子過來歇息。

接下會發生什麼?龍小九不用多想了。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他可以看看白溜溜到底有多白,可以跟這個軍裝美少女共同完成周公之禮。

有多麼逍遙快活?龍小九已經醉了。

白溜溜忙碌了大半夜,凌晨一點才醉醺醺的進入洞房。

龍小九連忙跑過去,想扶住白溜溜,都被她推到一邊了。

別看白溜溜酩酊大醉,力氣可很大,隨便一推,龍小九就咕咚一聲倒地。

摔了幾次摔疼了。龍小九不敢靠白溜溜的身邊,怕她發酒瘋揍自己。

龍小九不是個愚蠢的男孩子。他算準了,只要白溜溜醉倒在牀上,他就可以動手。

證都扯了,強迫也不算違法。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如龍小九估算的那樣,白溜溜捱到牀邊就躺下了。躺下了不要緊,要解自己的衣服。她本來穿那套軍裝,是別人非得給她換上紅色的旗袍。

這旗袍裹在身上是好看,腰是腰,胸是胸,大腿總能出其不意的露出來,可裹在身上太緊,又不透氣,所以白溜溜躺在牀上毫無知覺的扯衣服。

三下兩下,衣服褪到小腿上。用力一蹬,旗袍踹到牀上。

白溜溜躺在牀上鼾聲大作。上身着一件肉色的內衣,下穿一個小褲衩。

女人的山峯時隱時現,光潔的皮膚像寶石一樣發亮。修長的雙腿,細細的小蠻腰,鵝圓形的臉蛋,黑黑髮亮隨意潑灑的長髮。

這哪裏是惡魔,分明是個絕世的大美女。

把龍小九看的渾身發燥,身上有上百條毒蛇在亂竄。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龍小九糊塗了。

他第一次結婚,又才十八歲。該怎樣輕鬆的入手。他一點都不知道。

隨本性吧?

龍小九遠遠看着牀上的白溜溜,在房間空地裏做着準備動作。深呼吸,活動活動四肢。

一個虎跳,跳到牀邊,卻不敢靠上去。

女人雖美,但能隨時要自己的命!

龍小九越往白溜溜身邊湊,白溜溜白天兇狠的表情就在眼前出現。

衝了幾次,都在牀邊來了個急剎車。生硬硬控制住身體。

最後一次,他實在不能控制自己了。

是生是死,聽天由命。

閉上雙眼,來了個大鵬展翅。摸着黑朝牀上的大美女衝去。他想用這個方式按住白溜溜,壓住她。

身體還沒有接觸白溜溜,他的胸口好險被重物擊中,接着人就飛到空中去了。

睜開眼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躺在牀上。

他有點納悶,自己是怎麼飛出去的呢?

胸口好疼,難道是白溜溜踢飛了他。可白溜溜仍然以仰躺的姿勢臥在牀上,雙目緊閉,臉頰如霞,雙峯隨着呼吸慢慢的顫動。人家睡的好好的,又怎麼會踢他?

“簡直是活見鬼!”

龍小九暗罵了一句,再次鼓足勇氣,朝熟睡的白溜溜衝去。

說時遲,那時快。白溜溜在牀上隨意的翻身,伸出了修長的大白腿。

大白腿正好伸到龍小九的腹部。一帶一撩,龍小九的身子在空中劃了個弧線,跌到圓圓的大牀另一側去了。

這次跌的很重。

跌的差點踹不過氣來!

他立即從亢奮的巔峯跌倒冰窟窿裏,心裏有多麼苦悶,甭提了!

人生最大的失敗莫不過如此,看着自己美麗的新娘子卻不能睡,這算是結婚嗎? 總裁別拽:小小祕書很大牌 落陽熔金,夕陽如血。

錦官城就沐浴在這一片最後的血色之中,章武宮明黃色的琉璃瓦折射着晚霞的光輝,呈現出炫麗斑斕的色彩,鑲嵌着白玉的黃金壁帶在習習的晚風中發出清脆的玲瓏聲。

恢弘的皇宮就座落在錦官城的正中央,“金城石郭,兼匝中區,既麗且崇,實號成都。闢二九之通門,畫方軌之廣塗。營新宮於爽嶝,擬承明而起廬。結陽城之延閣,飛觀榭乎雲中。開高軒以臨山,列綺窗而瞰江。內則議殿爵堂,武義虎威,宣化之闥,崇禮之闈,華闕雙邈,重門洞開,金鋪交映,玉題相輝。外則軌躅八達,裏開對出,比屋連甍,千廡萬屋。”這幾句詩賦出自左思的《蜀都賦》,對蜀都的壯麗,皇宮的輝煌極盡溢美之辭。提起左思,大多人可能會比較陌生,但“洛陽紙貴”的成語卻是家喻戶曉,相傳左思三都賦一出,人們爭相傳抄,一時之間洛陽的紙竟然貴上了三四倍。雖然這篇文章讓蜀都名揚天下是幾年後的事,但錦官城的繁華卻深深地刻在每一個成都人的心目中。

沿着皇宮中軸線向南延伸,出武儀門,向西有一條小巷,這條小巷中只有兩座府邸,其中靠西的那座府邸就是安平王府。

紅紅的夕陽透過窗櫺,照射進一間暖閣之內。一位錦衣婦人就佇立在窗前,凝視着行將逝去的夕陽,久久地沒有移動一下身形,眉宇之間露出淡淡的憂傷。

玄苦卻並未理會,嘆了口氣,苦笑一聲,雙手抱拳深深一揖,道:「再次得見大師仙顏,玄苦三生有幸!」

Previous article

「老公,我想回地球看看。」楊心怡突然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