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黎姿微微一笑,小心的撫摸着還平坦的小腹,柔聲說:“不,我要去,孩子想爸爸了。”

張遠揚心中苦澀,他早就猜到黎姿一定會堅持,可這心裏總不是滋味。

看着她堅定的目光,張遠揚也沒再多言,找來了護士,幫黎姿拔了針頭,又親自幫她按壓血管。

“要不,還是休息吧,你這樣,我放心不下。”

張遠揚寵溺的揉了揉黎姿的頭。

黎姿心裏微暖,張遠揚的心她懂,但她給不了他要的。

他何嘗不像自己呢,明明知道得不到,卻又不肯放手,捨不得丟不下拋不開,感情就成了一張巨大的網,越是掙扎,陷得越深,最後無法自拔。

狄澈,你可是也是如此,愛着緱明姿呢?

黎姿目光微黯,隨機又恢復正常,

張遠揚扶着虛弱的黎姿上了車,兩人各有心思,一路無話

到了會場,張遠揚又小心的扶着黎姿坐下,會場上的人看見了,免不了猜測黎姿的身份,被張遠揚嚴令喝止後,衆人幹着自己的活,總是拿眼偷着看黎姿。

這是張總的什麼人呢,張總雖然待人溫和,可也沒見張總如此關心過誰。

不多時,來參加宴會的人陸陸續續到場。

這次的宴會雖不算盛大,倒也精緻,各國廚師在現場忙碌着,一盤盤裝點別緻,口味正宗的菜餚點心被一一擺在長桌上。

黎姿刻意坐在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端着一杯果汁,目不轉睛的看着門口。

他什麼時候來呢,這麼久不見,瘦了還是胖了,過得好不好,有沒有……想起過她,不,想起她肚子裏的孩子就可以了。

爲了狄澈,黎姿放棄了一切,人生,自尊,甚至差點失去了朋友,可只要他對她露出一個笑容,說一句關心的話語,她再苦再累,也甘之若飴。

黎姿先等來的,不是狄澈,而是安菱。

安菱顯然是經過精心打扮,一身紫色長裙把皮膚襯得白皙如玉,長髮也挽出個簡單大方的花式,優雅而高貴。

她一進門就發現黎姿,毫不猶豫的走了過來。

“黎姿,你瘦了。”

沒有說什麼特別的話,安菱皺着眉,黎姿現在的模樣太過憔悴,就算刻意的化了個淡妝,也還是掩蓋不住下陷的臉頰和淡淡的黑眼圈。

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 在這裏能遇見自己的朋友,黎姿開心的牽着安菱的手,兩人緊挨着坐下,聊着體己的知心話。

“我沒事,你怎麼樣?”話裏問的是安菱,實際上關心的還是她和張遠揚。

安菱自然知道,搖了搖頭算是回答了,不過笑容未減,歪着頭說:“黎姿,努力的不止是你哦,我不會放棄的。”

黎姿今天第一次開心的笑了,一瞬間臉上又有了神采,她爲她的朋友高興,是啊,不管過程如何,不管結局如何,她們依舊想要努力試試,只爲一句不放棄。

可惜黎姿身體不適,話少了許多,安菱清楚這些,今天就格外的活波幾分,說了許多有趣的事,陪着黎姿。

“那次還真是愉快呢,”安菱說着,發現黎姿突然盯着門口,嘴角一點一點彎起,眉目間柔情清晰可見,她回頭一看,果不其然,狄澈來了。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黎姿趕緊站起來,還理了理本來就不亂的衣服,向前走了一步,又突然停下,原本喜悅的表情被凍住,生硬得有些難看。

狄澈風采依舊,一身筆挺的西服,幹練明朗,步履生風,被人羣圍着時也是鎮定自若,不狄落了誰,好似他在哪裏,別人都成了陪襯,他纔是人羣中唯一的亮點。

起碼是黎姿的亮點。

可他身後還有一個容貌美麗的女人,和他成雙成對,宛如金童玉女,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沒有分開過一分一秒。

這人必然是緱明姿

緱明姿今天也格外漂亮,輕輕的挽着狄澈的胳膊,親密的站在他身邊,笑得溫婉可人。

他回來了,卻根本沒回家。

黎姿自嘲一笑,也是,這個家對狄澈來說,也許根本就不算是家,誰的家裏會養着一個只用來生孩子的女人呢。

他的家裏,有緱明姿,有幸福,沒有她。

安菱看着黎姿僵硬的背影,又無從勸解,只好拉着黎姿坐下,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

感覺到手心傳來的力度,黎姿回過神來,對着黎姿笑了笑,沉默了下去。

張遠揚在一邊招待,卻時不時的看着黎姿,狄澈和緱明姿一起進來後,張遠揚心知不好,立刻轉頭,正好看見黎姿一臉失落。

他毫不猶豫的拋開所有人,快步走了過去。

“黎姿。”

張遠揚叫了一句,看見安菱在一旁,感激的衝她一笑,隨機轉頭端了杯果汁遞給黎姿。

連多一眼都沒有,他在意的人,也從來不是她。

安菱看看黎姿和狄澈,又想想自己和張遠揚,多麼諷刺的四個人,愛的人不愛自己,愛着自己的毫無感覺。

註定活的辛苦。

黎姿麻木的接過果汁,點了點頭,抱着果汁悶悶的坐在原處。

狄澈帶着緱明姿周旋在人羣中,隱約聽見黎姿的名字,下意識左右一打量,便看見黎姿坐在角落,張遠揚和安菱一左一右陪着她。

黎姿和張遠揚相視一笑,竟然比自己和她在一起時,笑得更加自然。

這個女人在他不在的時候,一定備受張遠揚的照顧,看她那虛弱的樣子,恐怕博了某人不少心疼和照料。

狄澈目光陡然轉狄,連周圍的人也紛紛感到寒意,卻不知爲何這位狄總突然變了臉。

緱明姿順着狄澈的目光看過去,也看見了那三人坐在一起,心裏泛起了醋味。

她纔是他愛的人,這種時候,狄澈竟然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個女人身上,難道日子久了,狄澈不知不覺中動了心嗎?

緱明姿挽着狄澈的手不自覺的用上力,生怕一鬆手,人就走向了另一個人。

狄澈只覺得手臂被什麼拉住,自然而然的一抽手,輕輕鬆鬆的脫離了緱明姿的胳膊,他頓了頓,似乎想要說什麼,又什麼都沒說,直接向三人走去。

本來還在失落中的黎姿,看見狄澈竟然甩下了緱明姿,向自己走來,驚訝得張着小嘴。

他是來看自己的嗎?他爲了自己丟下了緱明姿?!

莫大的喜悅突然降臨,黎姿覺得對不起呆站在原地臉色難看的緱明姿,但更多的是對狄澈有可能的關注而高興,一顆心偷偷的雀躍着,連日來的痛苦一掃而空,她趕緊站起來,笑着迎上去

“狄澈,你回來啦。”

剛說完,黎姿又想扇自己,明明想說很想他的,怎麼話到嘴邊,反倒像是陌生人之間的問候呢。

明明是那麼的思念,黎姿不知不覺又犯起了癡。

狄澈“嗯”了一聲,不知爲何,她的笑容並不能讓他覺得高興,明顯消瘦的臉,好像自己nvedai了她一樣。

黎姿不自覺,依舊明媚的笑着,只要他還在身邊,就是她活下去的力量。

狄澈皺着眉,有些煩悶的揮了揮手,別過頭不想去看她脆弱的笑容,那種笑,好像她隨時都會離開,有種抓不住的感覺。

“坐下。”

他簡短的命令,卻讓黎姿感覺幸福。

他一定是看見她身體虛弱,纔不想讓她站着累着的,能丟下緱明姿來看她,說不定,他還是有那麼一點在意的。

黎姿乖順的坐下,安菱看了看,起身說:“張遠揚,陪我去一下那邊好嗎?”

從狄澈進來的那一刻起,張遠揚就知道自己應該離開,現在也正好有了藉口,最後擔憂的看了一眼黎姿,跟着安菱走開了。

狄澈不爽的瞥了一眼張遠揚,正想要教訓教訓黎姿,讓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別和其他男人攪在一起時,緱明姿走了過來,挽住了他的胳膊。

“謝謝你,辛苦了呢,爲了我和狄澈。”

緱明姿壓下了所有的不滿,說話間還溫柔的看了看狄澈,彷彿根本不在意之前的事情。

是啊,其實是爲了他們。

黎姿一下子就不知所措,想要站起來,又看見狄澈冰狄的目光,不敢起身,只:“不,不客氣。”

看着黎姿小心翼翼的樣子,狄澈更爲煩悶,微微皺起了眉。

這個動作刺痛了黎姿的心,一點點期盼瞬間被狄澈露出的厭惡擊得粉碎,他討厭自己了嗎?

“嘖嘖,架子可真大,緱小姐跟她說話呢,她都不站起來。”

“就是,這是誰啊,以前從來沒見過呢。”

“聽說是張總帶進來的,不會是張總金屋藏嬌吧。”

“誰會藏這樣一個女人呢,看那病懨懨的,也沒點情趣。”

周圍的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那些話從四面八方,不斷的鑽進黎姿的耳朵裏。

她也不想這樣的,她只是很累,只是不想讓狄澈生氣而已。

好不容易纔見上一面的。

黎姿覺得那些聲音越來越大,她祈求的望着狄澈,狄澈卻沒有看着她,強烈的孤獨感席捲而來,她從來沒有覺得那樣害怕過

張遠揚雖然走開,但沒走遠,那些不三不四的話他也聽見了,趕緊的趕了過來,瞪了周圍的人一眼,才向黎姿道歉:“對不起,我……”

這裏是他舉辦的宴會,卻沒想到,會讓黎姿遇到這樣尷尬的情況,他真是……

“啊?什麼事?我走神了呢。”

黎姿無意識的笑着,假裝沒有聽見那些話。

其實沒什麼的,黎姿看着狄澈和緱明姿交纏的手臂想,她只是想要一個狄澈的孩子,只是想留下一點什麼,證明他們之間的幾年美好時光,讓她回憶起過去的時候,一顆心還有個寄託。

狄澈怎麼可能沒聽見那些話,只是他剛想喝止那些人,張遠揚比他更快一步。

他狄眼旁觀,看這對男女在自己面前,也不知避諱的相護相依。

真當他是個死人嗎?

緱明姿感覺到狄澈全身繃緊,相處多年,也知道這是狄澈暴怒的表現。

爲了眼前這個女人?

不可以!

緱明姿眼裏寒光一閃,復又含情脈脈,她妒火燒心,表現的愈加溫柔,輕輕拍了拍狄澈的手說:“狄澈,李總在哪,我們去打個招呼吧。”

豪門隱婚:舊妻新愛 狄澈看也不看她,眼神在張遠揚身上打了個轉,怒極反笑,幽幽的說:“雖然是小聚會,還是注意點。”

被狄澈公然無視的緱明姿,對黎姿恨得咬牙切齒,偏偏發作不得,她知道越是在這種時候,女人越要表現的大度,否則事情會更加糟糕。

幸好狄澈話裏有話,說完,也就帶着她走了,一路下來對她也頗爲照顧,只是這照顧比以往多得多,顯得虛假得很。

這種變化,難道真的是因爲這個不起眼的女人嗎?

緱明姿摟着狄澈的胳膊,也依舊感到心寒,男人的逢場作戲,終於也做到了她頭上了嗎。

這邊黎姿只看見了狄澈和緱明姿溫言細語,柔情蜜意,想起那句注意點,也只能苦笑以對。

他還是不相信自己呢,即使爲他受盡苦楚,到頭來還是無法進入他心中一步。

偶爾想想,又是何苦,感情這種事永遠是這樣,想得通,做不到。

黎姿對狄澈是百依百順的,她對張遠揚歉意的笑了笑,縮到角落裏,抱着一小碟蛋糕,一勺一勺慢慢的吃。

一驚一乍一喜,眼裏含着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悄無聲息的滴在蛋糕上,合着甜膩膩的奶油,送到了黎姿嘴裏。

真苦呢,黎姿一手撫在小腹上,輕聲安慰那尚未成型的孩子:“對不起,寶寶,媽媽也不想惹你傷心,對不起……”

“吃不下就別吃了,”狄澈今晚似乎格外不開心,一見她便眉頭緊皺,“太難看了。”

緱明姿纔去休息室,狄澈就管不住自己的腳,不自覺的站在了慕姿面前

結果一來就看見慕姿抽噎着,抱着個小糕點,可憐兮兮的模樣。

慕姿一直低着頭,乍一聽見狄澈的聲音,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呆呆的看着他。

狄澈等了半天,不見這個女人有所反應,眉頭擰出個疙瘩,不耐煩的狄哼一聲。

慕姿總算被嚇回了魂,她以爲又會有很久很久的時間,看不見他,沒想到他又出現了,甚至還說了句似乎帶有點關心的話。

僅僅是這樣,慕姿也稍微開心一點,飛快的擦了擦眼角,微微一笑:“我要多吃點纔好,寶寶纔會健康。”

亂世妖妃傾天下 哼,又是寶寶,爲了這個所謂健康的寶寶,爲了錢,多難受都無所謂麼。

狄澈心裏窩火,看向慕姿的眼神也就狠戾起來,他狄笑着假意恭維她:“哦,你還真敬業。”

剛剛纔好了點的臉色,又因爲狄澈的話,唰的一下,血色盡褪。

不能讓他爲難,這樣就很好了,起碼可以留在他身邊,如果吵鬧或者說愛他,他大概會很苦惱吧。

慕姿咬了咬牙,想要笑,可實在笑不出來,又怕狄澈生氣,只好努力的轉動她疲憊的腦子,斟酌着說:“我只是想讓孩子好一點而已。”

狄澈不屑的眼神讓慕姿如墜冰窖,果然,她在他心裏根本就沒有地位,說的話沒有用,這也是必然的。

不遠處的張遠揚看在眼裏,疼在心裏,爲什麼慕姿就是不願意試着接受他呢,起碼,他對她是真心,這麼一個好女孩,爲什麼還有人總是不在意的去傷害她。

“你給我滾遠點!”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慕姿受氣,她已經那麼努力了,除了狄澈,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她是多麼愛他,只有他,肆意的踐踏慕姿的一顆心。

張遠揚恨狄澈如此對待慕姿,也恨自己無法保護她,他狠狠的一拳打向狄澈的臉,什麼身份不身份,他只想教訓一下這個男人,讓他知曉什麼叫尊重。

狄澈只聽見耳邊一陣厲風,當機立斷立刻擡手,正正好擋住了張遠揚一拳。

“你纔是給我滾遠點!”這男人有什麼資格打他,狄澈的眼神猶如千年寒冰,帶着滲人的煞氣。

實在是太煩了,趁他不在的時候招惹他的女人,現在竟然還自以爲是護花使者嗎,他的女人還輪不到別人來管!

兩人的聲音都被刻意壓低,如春日悶雷,震得人心顫。

慕姿還在想着,怎麼才能讓狄澈不生氣,一晃神,兩個男人竟然打了起來。

她驚訝的張大了嘴,這是怎麼回事?

“狄澈!”慕姿驚呼一聲,等她自己反應過來時,她已經毫不猶豫的衝上去,攔在了狄澈面前。

張遠揚的拳頭直直的揮了出來,在她眼裏不斷放大,慕姿沒有多想,雙臂一環,護住了小腹,認命的閉上眼睛等着那一拳的疼痛。

兩個男人一人一拳,都是嚇了一跳,勉強收力,拳頭堪堪停在了慕姿身邊

“慕姿!”張遠揚伸手想要抱住慕姿,但一雙大手更快的,摟住了她。

“你幹什麼!”狄澈低吼一聲,長臂一圈,把慕姿嚴實的護在自己的保護下,連他自己也沒發現,他的聲音裏帶着的一絲恐懼。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等了一會,慕姿沒有發現想象中的疼痛,耳邊狄澈的聲音如炸雷,她睜開眼只看見他的手臂,往那一擋卻像是銅牆鐵壁。

被保護了,慕姿一放鬆下來,全身的力氣像是一瞬間被抽空,腳下一軟,倒在了狄澈懷裏。

狄澈急忙摟住她,她怎麼那麼不知道愛惜自己!

“啊!”慕姿又叫了一聲,狄澈一顆心才放下來,又被慕姿叫得懸了起來。

慕姿自顧自捧起狄澈的臉,仔仔細細的看了看,又上下其手的一陣亂摸,直到確認了他沒有受傷,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狄澈愣在原地,任由慕姿一頓檢查,那雙小手在身上又捏又摸,本應該覺得很無禮的,他卻無比清晰地感覺到了慕姿的心。

第一次的,他沒有因爲她的“狀況外”而發火,也忘了那些契約或是錢,慕姿的小心讓他一點點高興起來,他眼裏那萬年不化的冰雪也逐漸融化,顯現出一絲溫度。

幸好慕姿縮的地方是角落,三人這一鬧,也沒有什麼人發現。

其實就算有人發現,主角是狄總和張總,也沒人敢過來,都假裝沒看見吧。

張遠揚站在一邊,看着慕姿連自己也不顧,只想要保護狄澈和他們的孩子,這一刻的慕姿明明就在自己面前,卻又離了一道可跨越的鴻溝。

一直都是這樣的吧,張遠揚自嘲的笑笑,無論怎麼努力,有些事勉強不來。

“好!”說着我將包向程超面前推了推,程超微笑着將我的包打開,然後將裏面的東西一件接着一件的拿出來,看完之後又將高玉鬆包裏的東西也全部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當他看完那些東西之後皺了皺眉。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