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黃媽站在一側,伸手拉著喬艾芸坐下,「夫人,您別急。」

喬艾芸氣得臉都青了,恨不能上去抽她幾巴掌。

哪個做母親的能允許自己女兒被人口口聲聲斥為賊。

「奶奶,我有什麼事啊?」嚴知歡被她看得心底發虛。

「我昨晚特意把你叫到房間,讓你好好和晚晚相處,你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第二天就給我惹出這種事。」

「這不能怪我啊,難不成我看到她偷東西,我還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嚴知歡一臉無辜。

「這東西如果流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我這完全是為了嚴家著想。」

老太太輕笑,「那我問你,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她房間……」嚴知歡脫口而出。

「你去她房間做什麼?」老太太眯著眼,「說別人是賊,你偷摸進別人房間翻找東西,你這行為就很光明正大?」

「擅入別人房間,你也說了,這手稿是被藏起來了,看樣子你在房間也找了不短時間。」

「肆意翻看別人東西,你這不僅是做了賊……」

老太太聲音徐緩溫吞,卻字字珠璣,她冷冷一哼,將拐杖重重捶打在地上。

「而且特別沒教養,丟人現眼的東西!」

「我是去她屋裡還書,我……」嚴知歡沒想到老太太突然從這邊突破,她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

「還書就能隨便翻找別人東西,你這種行為和做賊有什麼區別,說別人的同時,麻煩你好好審視一下自己!」

老太太氣得呼吸不順。

「奶奶,我們現在說的是手稿……」

「手稿到底怎麼到她手上,誰都說不好,但是你做賊偷進別人房間,卻是事實,即便還書,放了東西就該離開,或者等她回來。」

「去別人房間摸摸索索,你怎麼好意思指責別人。」

「我們嚴家的臉都被你給丟光了。」

老太太疾言厲色,說得她臉都白了。

「我本想等晚晚回來,一起說這件事,多等幾分鐘怎麼了,你就等不及了?咄咄逼人,她到底哪裡惹到你了!」

「我……」嚴知歡偷偷跑到宋風晚房間是事實,這件事她無從辯駁。

悻悻閉上嘴,不敢再多言半句。

嚴少臣輕笑,這蠢貨。

她是巴不得想把宋風晚趕出去吧,這吃相可真是難看。

老太太即便以前對她不錯,但畢竟不是親孫女。

退一萬步,假設宋風晚真的偷東西,被訓斥或者趕出嚴家,喬艾芸還能待得下去?和大伯關係勢必決裂,最後最丟人的還是嚴家。

老太太最後追責,肯定會弄死她。

大伯那麼喜歡喬艾芸,能輕易放過她?怕是死都沒處死。

真搞不懂,她死死咬著宋風晚不放到底能得到什麼好處。

連現在的形勢利弊都沒考慮清楚,簡直沒腦子。

……

不多時,一個傭人跑進來,嚴知歡喜出望外,以為宋風晚回來了。

「老太太,肖少爺來了。」

「肖靖安?」老太太眯眼,「他來做什麼?就說家裡有事,讓他回去。」

「已經進來了。」這下人也攔不住啊。

五六秒后,肖靖安提著兩包禮品進屋,「嚴奶奶。」

「有事?」老太太被身邊這沒腦子的蠢貨氣得頭疼,說話卻不見半分異色。

「昨天和宋小姐發生了一點小誤會,把她嚇到了,特意來給她賠罪。」

嚴少臣眯著眼,這小子倒是很會見縫插針,被打被踹的是他,反而說嚇到了宋風晚,無非是藉機套近乎罷了。

彰顯自己的寬和大度,趁機接近宋風晚。

泡妞慣用的路數,肖靖安家境不錯,長袖善舞,很招小姑娘喜歡,對誰都是溫文有禮,大家都說他是暖男。

嚴少臣看來,就是典型的中央空調,渣男一個。

「誤會?」老太太蹙眉。

「嗯。」

老太太剛想說宋風晚不在,讓嚴少臣先送他出去,也就這時候宋風晚回來了。

……

原本想和傅沉見一面再回來,她出門前特意收拾了一下。

柔軟服帖的弔帶紅裙,勒住纖細的肩骨,露出漂亮光潔的脖頸鎖骨,這年紀的姑娘,似乎不用刻意打扮,也散發著一種勾人的美感。

隨著她走動,旖旎紅裙下隱約可見白皙的小腿,落在肖靖安眼底,莫名撩人。

天生的鳳眼,染著媚,挑著艷,她沖肖靖安一笑,「肖少爺。」

她的笑容落在嚴知歡眼底,就像是在刻意撩撥他,神情崩塌,直接跳起來指著宋風晚。

「奶奶,她回來了!」

她眼底俱是亢奮,這臭丫頭可算是回來了。

宋風晚心底錯愕,看她伸指著自己,心底也是不舒服的。

老太太心底不悅,即便有傭人在場,那也算是自家人,此刻肖靖安在這裡,誰想把家裡的事情暴露在外人面前。

「靖安,我們家現在有事要處理,可能無法招待……」

「宋風晚,你這個賊,居然偷叔叔東西!」

嚴知歡一心想讓宋風晚丟人現眼,尤其是在肖靖安面前。

如果她現在被趕出去……

看她還有什麼臉面勾引男人。

所以老太太話沒說完,她就急不可耐的出聲呵斥。

「嚴知歡!」老太太氣悶,這蠢東西。

肖靖安也沒想到會撞到這種事,他心底清楚,這別人的家事,他應該避嫌,盡量別摻和進去,可是此刻既然聽到,他也進退兩難。

「我偷東西?」宋風晚失笑,有些懵,「我偷什麼了?」

「你別不承認,贓物我都找到了,你偷了叔叔的手稿,你應該知道這東西多重要,叔叔對你那麼好,你卻這麼回報她,簡直是個白眼狼。」

嚴知歡指著宋風晚,那眼神恨不能要將她千刀萬剮般。

如吃如醉,總裁的單身妻 「手稿?」宋風晚恍然,「你說我偷的?」

「此刻東西都在這裡,你還想狡辯?」嚴知歡說得理直氣壯,抬手指著放在老太太身側的手稿。

宋風晚眯著眼,「你說那個?那是嚴叔給我的。」

喬艾芸鬆了口氣,老太太只是伸手扶了下眼鏡,神色如常,倒是嚴知歡瞬間炸了。

直接跳起來,「你胡說八道,叔叔怎麼可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你!」

「說的好像你很了解嚴叔一樣。」宋風晚身清影正,自是什麼都不怕。

「這手稿他都不許別人碰一下,給你?你在逗我?說謊都不打草稿!」

宋風晚雙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你比我年長几歲,按理說,吃得飯都比我多……」

她看到喬艾芸煞青的臉色,也清楚自己沒回來之前,肯定已經發生了一番爭執,這件事沒得出定論,怕是母親都遭她惡語,自然不會給她好臉色。

「……沒想到你會這麼蠢!」

「你說什麼!」嚴知歡急了。

「我若是撒謊,那麼多理由,為什麼要說是嚴叔給我的。」

「只要他回來,或者你們打電話求證,立馬就知道我是不是撒謊,我有必要扯這種謊?」

「這種低級的謊言,一戳就破。」宋風晚輕笑。

「叔叔那麼喜歡你們母女,保不齊他……」

宋風晚冷冷一笑,「你想說嚴叔配合我撒謊?你到底把嚴叔當成什麼人了!」

「他那麼正直嚴肅,大公無私,嚴叔是個什麼人,大家心底都清楚!」

「難不成在你眼裡,他就是個偏私無度,昏庸至極的小人!」

她強勢逼人,炮語連珠,相比嚴知歡的指責,她這才是利刃,剜心啊。

犀利狠辣。

嚴知歡徹底傻了,舌頭打結,嚇得沒反應過來。

瞧不起嚴望川?這麼大一頂帽子扣下來,誰都懵逼。 嚴知歡污衊宋風晚偷東西,自己卻被逐出嚴家的消息,雖未在南江傳來,嚴家那些親戚都很快收到了消息。

這對母女進門當天他們都見了,看著都和和氣氣,非常好相處。

誰會想到遇到事情這麼剛,一點情面不留,這不僅是打臉,就連她最後那層遮羞布都扯下來了。

真的厲害。

也是因為這件事,原本對她們還有微詞的人,私下都不敢多說什麼,雖是一個姓,那也是人家的家事,你管不著,更犯不著因此與嚴望川產生嫌隙。

而且嚴望川連手稿這種私密的東西都可以直接拿給宋風晚,足見對她多信任。

殺敵立威,說得大抵如此。

當天下午就有不少七大姑八大姨過來邀請喬艾芸出去逛街,看宋風晚的神色更是古怪,她坐在窗邊,手中拿著本《基督山伯爵》,模樣乖巧。

任誰都想不出,會是她把嚴知歡攆出去的。

宋風晚從她們笑,他們都覺得後背發涼,這可是個披著兔子皮的小老虎啊。

嚴望川下午照舊去公司,喬艾芸招架不住那些親戚,便跟著出了門,宋風晚推說要出去走走,實則是去見傅沉了。

老太太手中捏著細針,在紅色緞面上穿針引線,嚴少臣收拾東西也打算上班。

「奶奶,我要去上班了。」

老太太眯眼看著他,「肖靖安在打晚晚主意?這件事你怎麼沒和我說?」

嚴少臣笑道,「整個南江,誰不在打她主意啊,而且肖靖安昨天被她揍了一頓,晚晚對他沒那個意思,我以為他會知難而退,就沒告訴您。」

「揍了?」老太太來了興緻,「怎麼回事?」

嚴少臣就把昨日發生的事,加上猜想和她解釋了一遍,老太太聽后樂了,笑得合不攏嘴。

詭三國 「他叫得那麼慘烈,看得出來她下手挺狠的。」

「那小子非良人,我是擔心晚晚年紀小,又沒談過戀愛,之前傅家那孫子就不怎麼樣,我怕她被騙,肖家這小子慣會花言巧語,不是個好東西。」

嚴少臣攥緊手中的車鑰匙和公文包,「奶奶,我覺得您擔心太多了,她挺聰明的,不至於被人騙。」

「就怕遇到最甜會哄人的渣男,小姑娘一時不察就栽進去了,女之耽兮,不可脫也……」老太太嘆息,「現在這些男人騙小姑娘花招太多。」

嚴少臣悻悻笑著。

人家都早戀大半年了,您這擔心的真是多餘。

誰要是往她面前湊,壓根不用您出手。

「我本來還擔心她會被人欺負,現在看來,擔心真是多餘的。」老太太搖頭,厲害點也好,最起碼以後不會被人欺負。

嚴少臣訕訕點頭,誰敢欺負她啊。

人家男朋友可牛逼了。

「你幫我注意點,要是誰家小子和她走得近點,和我說一下,她這個年紀,情竇初開是正常的,我把把關,南江這邊我還是熟的。」

嚴少臣點頭,「奶奶,嚴知歡的事,是您和家中那些親戚說的?」

家中傭人不敢說閑言碎語,嚴望川沒那種心思,宋風晚沒這個能力,思來想去,能把消息散播出去的只有她了。

老太太低頭繼續綉著鴛鴦,默不作聲。

嚴少臣走出嚴家的時候,只覺得後背涼嗖嗖的,宋風晚要殺雞儆猴,老太太就在背後推了一把,一個是小狐狸,另一個更是老奸巨猾。

其實宋風晚敢那麼對嚴知歡,老太太也是默許的,也許從一開始,她已把一切看透。

宋風晚利用嚴知歡立威,老太太何嘗沒利用她倆。

由此可見,系統君還真是給了她一個好身份啊!整天都能面對羅池,也不怕他能跑到哪去了!

Previous article

不過,如此近距離地和林飛對視,徐有才還是通過林飛嘴唇的變化猜出其大概說的是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