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鳳沐璃直接無視了他,有病!

「好好好,和你說。本來沒有後來有了,不過我覺得你可以放心你的生命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以他多年的判斷(木葵;你很有經驗嗎?赫連曦:不敢!)鳳沐璃應該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舞依炫不會對他怎麼樣嗎?為什麼?因為她對他還是沒有……鳳沐璃突然沒了心情。

赫連曦卻又把手搭在了鳳沐璃的肩上,「要我說,小舞兒會更狠!要是真的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她只會讓那個人生不如死的。」看看天涯就知道了! 這只妖怪不太冷 ╮(╯▽╰)╭唉!

鳳沐璃心下有一陣欣喜,不過斜眼看著搭在他肩上的手,赫連曦適時地收了手卻留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你這又是什麼眼神?」

「自求多福吧!」

「小葵等等我!」

酒會前

「怎麼樣?誰贏了?」舞依炫問。

舞舜粲說,「我猜這上面哪個都贏不了!」

「為什麼?」

「妹妹,這還有一個酒庄沒出來呢,就是上屆的贏家,我看就算是這個甘露酒庄比完了前面,和這最後的一關怕也是落敗而歸了。」

「是嗎?上次來的時候我沒看見這第一場,不知道這贏家是誰這麼厲害?」連她哥哥都直接定論的人定是不可小覷的。

鳳沐清直接吐出三個字,「醉仙居!」

「什麼?」舞依炫不淡定了!

「小點聲!」藍若昕弄了弄耳朵,「怎麼你知道?」這醉仙居在京都沒有的,不過在其他地方倒是著名的很。

「呵呵呵,一點點!」何止知道,就連他們家老大她都認識。

「結果出來了,甘露山莊角逐到最後一關。那麼可以和我們上一屆的贏家醉仙居一決高下,看是甘露山莊成為新一屆的酒王引領繽城還是醉仙居保持五年來贏家的寶座?」

「還有,這一次的獎品是一位享譽五國盛名的人所饋贈的,至於是誰……」

誰呀,這麼大的名號?台下的人都豎起了耳朵要聽清楚這個名字。

「最後贏了比賽我們再宣布!」

「切~」群眾吐槽好評!

落魄新娘:惡少別亂來 「怎麼又是一個這種賣關子的調調?」舞依炫吐槽。

(至於比酒的好壞這種事情,偶實在是寫不來所以求放過!)……

「承讓了!」醉仙居的掌柜的說。

「是我們略輸一籌!」甘露山莊的老闆倒是大方,看來醉仙居的酒確實好,能讓競爭對手心服口服!

「我宣布這最後的贏家還是醉仙居的瓊漿玉露勝出,可謂是常勝將軍啊!請掌柜到前面來,站到獎品的邊上。」

「我們即將宣布獎品,這個饋贈者是明鏡公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哇哇哇哇哇哇~」

舞依炫瞬間要成聾子了,迷妹,哦不,所有人的攻擊力呀!明鏡也太火了吧!雖然人家的確有資本,不知道這上面的獎品會是什麼,要說明鏡公子送的東西一定是好東西,千金難求的那種。

「明鏡公子現在還在繽城嗎?」

「對呀,明鏡公子會不會就在現場啊?」

兩句話一有人問立馬炸鍋了,所有人開始地毯式搜索,那眼睛就跟裝了雷達似的,倒是還有不少人在那邊嗅一嗅的。什麼鬼!

Excuseme,你們這是在聞聞明鏡公子那與世無爭的脫俗味道嗎?

「依炫,你覺得明鏡來這裡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鳳沐清問。

「你說什麼?」舞依炫實在是聽不見,太吵了。鳳沐清靠近她,準備再說一次。

「走吧我們回去吧!」鳳沐璃突然出現,拉住了舞依炫。「三哥,也走吧。」

———————————————————————————————————————

客棧里

「你把我放到房間就好了。」木蘭說,「你把我放下來的好就行讓人看見你一個大少爺背著我不太好。」

「你這不是傷著了嗎?」藍若愚其實一直覺得木蘭是最和他們保持距離的人,一直似乎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而且尤其是和他,和他姐她們幾個倒還好一些。

「你房間是哪個?」

「二樓最左邊的那一間。」說實話木蘭也是下不來了,這腳和背後真的疼。背就背著吧!反正是他的錯,她沒什麼不接受的。

「謝謝你!」木蘭做到了床邊,卻還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氣,「行了剩下的我自己會看著辦的,你不要告訴依依她們幾個免得她們擔心。」她扶著後背,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石子扎得狠了,星星點點的聚在一起疼死了。

「我很好奇,你怎麼就這麼客氣的?」藍若愚拉了板凳就坐下了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

「你什麼意思?」木蘭準備起身去拿包袱里的葯。

當然了,藍若愚無動於衷地坐著。看著她一瘸一拐的把包袱拿到床邊打開來,果然不少的瓶瓶罐罐的。拿起一瓶藥盒裡面應該是藥膏。

她撩起袖子,先是給壓倒的手臂塗上一些,那手臂還只是有些駭人大大小小的石子印記還在不過大都已經開始淤青發紫了,「唉~」嘆了口氣。這背上的傷有夠她折騰的了。

再來是腳上,又是紅腫了一塊,不過還好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不是扭傷的就行,應該是撞到了的,白白嫩嫩的小腿那裡多了塊紅腫的東西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我覺得我以後還是離你遠一點的好!」木蘭覺得之前那些年沒和他交情太深果然是好事。

藍若愚雙手抓著凳子前邊緣咯噔咯噔地挪到了木蘭的跟前,可愛極了,不過很可惜木蘭一直低著頭也看不見,「為什麼?」

「媽呀!嚇死我了。」這突然放大的臉木蘭捂著胸口是嚇壞了。「你離我遠一點。」

「你剛剛看見什麼了那麼厲害的跑過去?這可不是你一貫的行為。」在他心裡木蘭就是個溫柔恬靜的女子,不有趣也不好玩,沒什麼特點更不突出。不過好像也不是一無是處,那個月川好像就對她很誇獎,說是對那些飾物瓷器什麼的修繕的很好。

其實他這麼細細想來,似乎一字閣很多的東西都是經過她手修繕的,連閑閣不少的東西也是她幫忙的,不過是她很少在一字閣露面而已。這陣子因為事情接二連三所以她好像來的比較多。

這些他是不知道的,不過是聽那幾個說的。畢竟木蘭似乎真的沒什麼存在感,或者說她自己努力去忽略自己存在,但是似乎他們每個人的生活中又透著她的存在。

「沒什麼,不過是見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好奇之下就去看了眼。」這腿上的面積還挺大的,木蘭沒抬頭看他只是自己塗抹自己的傷。

「我現在才發現咱倆好像沒有多說過什麼話。」也就是有時候他家姐姐讓木蘭照看一下他而已,除此之外也沒什麼特別的了。

「我們之間似乎也沒什麼共同話題吧!」木蘭淡淡的笑著說,「你這是這怎麼了說起這些話來了?」

「就是聊一聊而已。」藍若愚覺得她還挺好玩的,至少前面的事情倒是和她以前的樣子真的不一樣。

「你手上的鏈子和項鏈是一套的嗎?」藍若愚看到了她從脖子上滑落出來的首飾,很精緻,有種說不出來的象徵感,但是絕對不是出自一字閣的。

木蘭這才驚覺到東西滑落了出來,立馬把項鏈塞了回去,而剛剛擦好葯的手也放下了衣袖遮住了手鏈,不由得縮了縮腦袋。

還是那個溫婉的笑容,「自己做得小玩意罷了,你還是出去的好我這裡也不需要你做什麼的。」

藍若愚突然把她的衣袖拉了上去,「剛剛塗好,這樣不就白費了?」

木蘭一個踉蹌,差點沒倒在床上,「謝謝。」有些窘迫。

「我在這裡就等著幫你的背後上藥的,你不讓我告訴我姐他們可是你這背上的傷你確定你自己夠的找嗎?」藍若愚眨了眨眼,表示自己已經等候多時了。

木蘭真不知道他是真的小孩子心思還是裝作不懂了,「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你說呢?」

「不是我把你撞倒在地的嗎?不該是我來負責嗎?我爹說了,男人就得負起責任。」說的很有道理差點就讓木蘭相信了。

「等等等,這是個不需要你負責的問題。」木蘭往後面退了一些,他這話……

「等等等,你這是什麼意思?感情你知道是你把我弄傷了,你怎麼不給我道歉?你道完歉就算是負責任的表現了!」原來他還知道是他把她撞到的。

藍若愚閉著眼,晃蕩著食指說,弔兒郎當地卻又裝的一本正經的樣子,「不不不,事情是我做的,但是不需要道歉的,畢竟是你有錯在先,於情於理我是沒有錯的,不過最後事情的受害者成了你而已!懂了嗎?」

以一個呆萌的笑臉贈以木蘭,他的話有道理吧!

「呵呵呵!」木蘭笑眼彎彎,「給我出去!」立馬指著門口讓他走人!

「這麼凶幹什麼?」藍若愚癟癟嘴,又以駕馬的姿勢咯噔著椅子過去旁邊,咯噔咯噔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給他搞得像是床晃的很大聲音(樓下的人:又來了!那個殺千刀的在樓上動靜這麼大!這白日宣淫的考慮一下樓下的單身狗好不啦!)。

木蘭實在是受不來了,站起來說,「請你馬上站起來,然後走出去!」一喊這背部更疼了。「嘶!」木蘭腳一滑背部直直地要再次撞下床上。

藍若愚的聲音又飄在了耳邊,「這下還是你的錯了!」 341

「還好我扶住了你!」小白牙顯擺的可亮了。

木蘭被這牙給晃了一下,輕聲說,「放開我。」

「我要擦背上的葯了,你出去吧!」他們倆的姿勢保持在床上的似乎不太好。

藍若愚不知道是不是被這個溫軟的聲音給失了神,看了好一會兒的人家才慢慢地鬆開手,「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事情叫我。」撓了撓頭髮,略顯呆萌。

木蘭有些忍不住的想笑了,這身衣服和他這個人實在是太極端了!

藍若愚回頭兩手拉著門把要把門給拉上,卻對女子那靈動的一笑而有些痴了。

藍若愚背靠著門,敲了下腦門,晃了晃腦袋,「活見鬼了!」不過倒是沒有走開而是老老實實地站在了木蘭的門前當起了門神,至於為什麼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大堂下

幾人剛剛回來也沒吃什麼東西,一問才知道長輩們都歇下了和店小二說了給他們幾個早就叫好了飯菜,舞舜粲說,「端上來吧!」

藍若昕問,「小二,和我們一起的另外兩個一男一女又回來嗎?」

舞依炫沖藍若昕表示不要說話,她來問!

「就是女子長得白白凈凈的看著就挺溫柔的,另外一個穿得跟個雞精似的那個紫亮紫亮的!」

小二剛剛還沒想起來,一聽舞依炫後半句立馬恍然大悟,看來深有同感,倒著是指不停地點,「回來了,一早就回來了。」

「多謝了!」就怕他倆亂跑,木蘭不怕就怕藍若愚折騰起來,木蘭hold不住!

「哥哥,你說這今天晚上那個盒子裡面放的是什麼東西?」鳳沐心心心念念的記著那個酒會上的事情,她才知道原來酒有那麼多的品種,而且分辨的方法那麼多。單單是酒的火焰就有好些區別了,別說!那些火焰真的是很漂亮的。

要是玉無雙也在就好了,真想讓他也看一看那些漂亮的火焰,聞一聞每一種不同的香味,品一品是辛辣還是清甜的味道。

無雙,你過得還好嗎?沐心很想你,你會在想沐心嗎?

鳳沐心把視線轉移到了鳳沐璃的身上,死死地盯著他。

「你覺得有什麼蹊蹺嗎?」鳳沐清問舞依炫。

「我不知道,不過感覺有些奇怪。」舞依炫上次想要問君夜的話還沒說出口呢,他就不見了。還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他們都一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我也覺得不簡單,明鏡公子來這裡只是為了準備一個獎品的?這不是有些奇怪嗎?」赫連曦看看舞舜粲。

「我也同感!」木葵說,這裡沒什麼特別的,明鏡公子怎麼會來了?為了遊玩?「若是單單為了這個酒會來的也實在是牽強,他那樣一個淡然的人應該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的。莫不是這獎品有什麼貓膩?」

「有沒有可能後面的獎品都是明鏡公子送的?」藍若昕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想,「或者說是特意送的?」

「不是沒可能的!」舞舜粲動了動手上的扳指,「明日去看看就知道了。」卻下意識地看了眼自家妹妹。沒記錯的話,那個明鏡似乎對依依很特別。

「明天可是品酒大會,大家有木有興趣參加啊?」舞依炫問,「不如咱們也參加吧,反正能喝到正宗的好酒,機會難得!」

到時候一定很精彩!鬼靈精舞依炫又開始動歪腦筋了!

「好啊!聽說這品酒大會也是有門道的,聽那些百姓說挺好玩的。」出來玩就要盡興,赫連曦覺得感受一下錦國別樣的習俗也不錯。更重要的是,現在他的命運是掌握在舞依炫手裡的,她可是提著他媳婦的那根線的,她一放線什麼事兒都好辦的!

你說,他這哪能不去和著舞依炫呢?小葵啊,這可都是為了你啊~

「上菜了!」小二哥一聲高喊!

一桌人開始大快朵頤。不過桌面上也是有些小鬥爭的。

比如說鳳沐清想吃哪個,鳳沐璃必定提前下筷!

比如說鳳沐璃想吃哪個,鳳沐心必定提前下筷!

比如說舞依炫準備下筷,赫連曦必須拿起另外一雙筷子夾起來遞過去,木葵卻冷眼哼笑——以為她看不出來這倆人的小心思?天真!

比如說舞舜粲和藍若昕準備來個膩死人不償命的節奏,就是偶爾來個同姿勢的回頭——沒人就好!調整好姿勢再來膩歪,然後再來姿勢猛回頭,循環往複…

看的舞依炫也是心疼這兩人,看看舅舅把這兩人給嚇得,非得精神病不可!看這樣子她必須得幫忙了,要不然婚後生活八成也是這驚嚇的節奏。

大家吃得圓滾滾之後也都各回房間各找浴桶去了!倒是藍若昕看到自家弟弟站在木蘭的房門前,滿臉的問號,「幹什麼呢?」

「跟你沒關係!」

「切,我還不想管你呢!」

藍若愚一等著這走廊上沒人了立馬把耳朵貼在木蘭的房門上攀聽。

屋頂

「你來了,說吧!」舞依炫調整好姿勢準備長期挺屍一會兒,這一天挺累的,屋頂上哪兒哪兒都不是好地兒可得謹慎點找姿勢。

「之前你讓阿大來說施粥的事情我推遲了,準備回去以後再辦。」

「你還是要堅持親自來?」

「恩!習慣了!」鳳沐清也躺在了屋頂上。

舞依炫歪著頭看著他,「你這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倒是從來沒變過。」

不管過了多久他的心裡都是裝著百姓的,他都是有著巨大的責任感的。那一世的小金大人是,這一世的鳳沐清還是1

「怎麼說?」

「就是想到了小金大人的事情。」他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了九黎的時候,他說的話一言一字她如猶在耳,不曾忘記。「這一段我真的不能想太多不然的話就要哭了!」舞依炫拍拍腦袋趕緊把腦子裡的畫面清一清,這會兒可不能哭的。

「你最近有做夢嗎?關於小金大人的。」她問。

依文潔琳手中的花杖發生新的變化,變成一把長長的花劍。她輕喝一聲,背後六片蟬翼輕彈一下,人便如流星一般激射而下。

Previous article

第十塊木炭很容易食言,現今它已打探出一些關於夜傀的消息了,羅陽不能讓它隨便單獨行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