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魏寰脖頸被擒之後,整個人便脫離了床面,雙眼瞪的死死的,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泛青。 來自王志超的負面情緒積分:+5,+10,+5……

來自許老師的負面情緒積分:+5,+5,+5……

來自魏教授的負面情緒積分:+10,+10,+20……

一時間,林天恆的系統界面被提示條給刷滿。

「這哥們是不是瘋了?」

「絕對是被這變態的試卷給刺激的!」

「閉眼拿到第一,就是出卷子的魏教授,都不敢說出這麼狂的話吧!」

……

無一例外,所有人都認為林天恆瘋了。

這麼難的試卷,他們睜著眼睛,都不敢說自己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

而林天恆居然信誓旦旦說他可以拿到第一名,而且還是——閉著眼睛!!

別的就不說了,你閉著眼睛怎麼看題目?

就算你能把所有題目背下來,那你又怎麼去找到答題區?

要知道,很多填空題的空格,只有幾顆米粒那麼大。睜著眼睛你都得小心翼翼,否則答案都可能寫不下。

所以大家想的都一樣,認為林天恆的話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現實中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小子到底再幹什麼呀,就不能老老實實的給我拿個冠軍回去嗎!」

柏有才都快崩潰了,但他這個時候也不好說什麼,否則就是往魏教授的槍口上撞了。

不過魏教授現在並不生氣,反而笑的很開心。

就沖林天恆的剛剛的話,他就可以百分之百認定,眼前的小鬼頭是在跟自己玩兵不厭詐的套路。

如果自己慫了,那就真的中了這小子的招數。

所以自認為看明白一切的魏教授,霸氣的說道:

「要是你能閉著眼睛拿到第一名,我私人再給你多加十萬塊錢的獎金,也就是說,如果你能奪冠,就能當場帶走二十三萬的巨額獎金!」

反正林天恆不可能完成,所以魏教授說起話來,也就沒了顧慮。

所以怎麼有面子,他就怎麼說!

「嗯,可以。」

林天恆等的就是魏教授這句話。

畢竟這年頭錢不容易賺啊,所以還是忽悠專家教授來錢比較快……

為了防止考生作弊,所以魏教授他們都已經給學生們準備好了草稿紙。

但是當魏教授的助手,快要把草稿紙發到林天恆這邊的時候,王志超冷嘲熱諷的說道:

「老師,您就不用發給他了吧。畢竟人家都是可以閉眼拿冠軍的天才了,還需要什麼草稿紙,心算就可以了。」

魏教授的助手愣了愣,然後看向林天恆,好像在詢問林天恆需不需要草稿紙。

「不需要,謝謝。」

見林天恆上套,王志超笑的跟出門遛彎的哈奇士一樣,別提有多開心了。

別說話,吻我 但是他不知道,林天恆是真的不需要草稿紙,甚至連心算都不需要……

「唉!林天恆你到底在搞什麼!」

柏有才急得滿頭大汗,他這次來可是鍍金的。要是林天恆拿不到冠軍,那他不但鍍不了金,反而得掉層皮。

坐在林天恆不遠處的程思玥,認為林天恆是拉不下臉面,所以才沒要草稿紙。

於是她悄悄將自己的草稿紙,分了一大半出來,準備遞給林天恆。

「那各小姑娘,你幹什麼呢!」

魏教授指著程思玥怒喝道:

「知不知道什麼叫考場紀律,你要是在這樣,我可就把你趕出去了!」

程思玥委屈的低下了腦袋,心裡跟林天恆說著對不起,因為自己沒有幫助到他。

而魏教授則是冷笑不已。

你小子不是囂張嗎?

那我就讓你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有準備工作都完畢之後,魏教授的助手喊道:

「各位同學請注意聽,在聽到我說『開始』之後,各位立刻按下旁邊的按鈕,然後開始答題,否則成績無效。」

「那麼這場比賽……正式開始!」

林天恆反應最快,第一個按下按鈕。

但是他沒像其他學生那樣,立刻開始做題。

林天恆先是花費了大約二十秒的時間,將整張卷子背了下來,然後他用外套裹住了眼睛,開始正式答題。

這小子居然來真的!!

魏教授眼皮直跳,並且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為了防止出岔子,他給一個監考老師使了個眼色,讓其就站在林天恆的身旁,提防林天恆作弊。

閉眼做卷真的不可能嗎?

對於普通學生來說,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在中級學霸稱號的加持下,林天恆已經強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程度。

他花費了二十秒就將整張卷子記了下來,但他記下來的不只是題目。

就連每一題的位置,每一個答題區的大小,甚至每一個文字的間距,他都全部記了下來!!

所以此刻林天恆雖然看不見,但是他大腦,已經幫他在眼前生成了一張1:1的虛擬試卷。

第一題,搞定!

寡婦的寵后之路 第二題,搞定!

第三題……

林天恆飛速晃動的筆尖,引起了魏教授和許老師的注意。

不過正當魏教授想要過去查看一下具體情況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指派的監考老師,正盯著林天恆的試卷,不停的搖著腦袋,並且發出陣陣嘆息聲。

「看來是我多慮了,這小子怎麼可能靠著區區二十秒的記憶,就能做到閉眼答題……」

魏教授舒了口氣,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不緊不慢的品起了茶。

啪!

但是還沒等魏教授將嘴裡的那口濃茶給咽下去,就已經有學生拍下了結束按鈕。

「握草!是不是鬧呢?我這還沒開始,誰他么的就已經結束了?」

其他參賽的學生抱怨連連,心想是不是誰強迫症犯了,所以才按下了結束比賽的按鈕?

「比賽結束,請所有同學放下筆,否則一律取消成績。」

但是監考老師的話,卻清楚的告訴其他學生,真的有人已經把卷子做完了!

我的天!

這個人是開了加速外掛嗎?

否則比賽才進行3分鐘,在大多數人連第一題都還沒做完的情況下,他怎麼可能已經完成了試卷?

「你小子是不是搞事情呢!」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魏教授扯著嗓子大罵道:

「要是你不想考試,那就給我滾出去,別影響其他學生!」

還沒等林天恆開口,他身旁的監考老師,連忙幫其解釋道:

「魏教授,您搞錯了,這學生他真的已經把卷子做完了。而且據我目測判斷,他的得分應該非常高。」

魏教授傻眼了,半天才回過神。

他漲紅著臉吼道:

「既然他沒有亂寫,那你他么的剛剛為什麼又是搖頭,又是嘆氣?」

監考老師嘆道:

「我是在感慨,作為一個老師,居然連學生都不如,實在覺得慚愧呀~」 不過片刻之後,魏寰的眼睛裡面便已經開始充血,原本蒼白的臉上更是青紫一片。

魏寰受制之下,雙手緊緊抓著君璟墨的手腕,想要將他扳開來。

可是君璟墨的手卻猶如鐵鉗,卡在她的脖頸之上,指尖用力之下幾乎要陷進她的皮膚裡面,捏碎她的脖子。

魏寰只覺得呼吸被窒之下,整個胸腔都快要爆炸開來,而腦子裡面更是開始漲疼,變得迷糊起來。

她手中的力氣漸漸消失,眼前也開始泛黑。

正當魏寰以為君璟墨要在泄憤之下活活掐死她的時候,脖子上的手卻是突然一松,魏寰整個人被君璟墨一甩,「砰」的一聲摔在了床邊的牆上,然後重重的滾落回了床上。

魏寰身上有些結痂的傷口瞬間爆裂開來,鮮艷的猩紅之色染紅了床面。

「咳咳咳……」

魏寰疼的臉上扭曲,下顎上的青紫上浮出一串青筋,又因為突然湧進來的大量新鮮空氣,捂著喉嚨趴在床上劇烈咳嗽起來,一邊咳,一邊嘔出口鮮血來。

君璟墨剛才那一下,竟是直接震傷了她的內腑。

君璟墨看著狼狽趴在床上,咳得聲嘶力竭、滿是狼狽的魏寰,扭頭對著屋中那些嚇了一跳的丫環沉聲道:「你們都先出去。」

那幾個丫環連忙道:「是,陛下。」

伴隨著屋中魏寰劇烈的咳嗽和喘/息聲音,那幾個一直守在屋中的丫環退了出去。

張集也跟著轉身走了出去,親眼見到那些丫環退到遠處之後,這才守在了門前,而君璟墨則是踱步走到窗邊的椅子上坐下來之後,就那麼神色冷淡的看著魏寰。

魏寰好不容易緩過氣來,抬頭時就對上君璟墨那雙如同寒潭的眼睛。

她好像完全忘了剛才那一瞬間面臨的死亡,一邊咳嗽一邊聲音沙啞的說道:「咳咳……咳……君,君璟墨……咳咳咳咳……」

「你不是要殺我,幹什麼留手,還是…你根本就不敢殺我?」

「咳咳咳咳……」

君璟墨冷眼看著魏寰,寒聲道:「看來你還是沒吃夠教訓。」

「魏寰,這些年死在我君璟墨手裡的人不知凡幾,而我手中所染的鮮血和亡魂,那些被我斬殺的枯骨和屍首,怕是平了你們赤邯皇室都綽綽有餘。」

「別說你只是區區赤邯皇帝,你就算是天下之主那又如何。」

「我君璟墨想要取誰性命,你算是天王老子那也一樣!」

魏寰被君璟墨的話震懾,她聽得出來君璟墨沒有撒謊,而且她更知道君璟墨早年征戰沙場時的威名赫赫。

當年君璟墨的父親戰死之後,誰都以為大燕會一蹶不振,甚至於他們還想過要跟南梁一起瓜分了大燕的土地和百姓。

那時候南梁還沒有李廣延,赤邯這邊睿明帝還當政。

兩國糾集了當時其他幾個小國之力,組建了聯軍之後,趁亂幾乎打入了大燕腹地,人人都以為大燕失去了君榮父子庇護,必定會亡國。

可誰知道君榮的小兒子會突然崛起,那個曾經的紈絝子弟君璟墨,居然會在亂世之中,成了大燕新一代的戰神。 一個德高望重的老教師,居然親口承認自己不如一個高中生。

這讓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更讓大家不敢相信的是,林天恆居然只花費了三分鐘,就真的已經完成了卷子,而且還是蒙著眼睛做完的!

「天吶,難道網上瘋傳的視頻是真的嗎?」

「我就很不服氣了,同樣都是腰間盤,他憑什麼這麼突出!」

「奶奶個腿,我才搞定第一題,他就已經全部做完了。早知道是來被虐的,我就乾脆躺在家裡睡大覺算了。」

……

這些考生們,也都看過了林天恆一挑一百四的視頻。

但他們都以為這是個段子,沒人覺得這是真的。

只不過現在親眼所見,他們瞬間明白,真的有人可以逆天到這種程度!

其他學生或是驚嘆,或是羨慕,又或是嫉妒。

但王志超卻慌張的一比。

因為之前他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跟林天恆定下了賭約。

秦經宇聳肩道:「喬恩雖然被稱為暗網十八巨頭,但他名下的資產卻都是受到各國合法保護的。難道每一個暗網巨頭都是十惡不赦的壞蛋嗎?他們也是人,只不過手腕通天,跳出了三界,不受諸國法律制約而已。如果你有一天擁有這樣的力量,你難道不想成為十八巨頭之一嗎?」

Previous article

撇去張北羽在海高的這些破事不談。他們兩人走在一起,顏值高,身高也高,還真是一道十分吸睛的風景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