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馬上的女人不知道堅持了多久,身體已經搖搖欲墜,他眼睜睜看著她從馬背上跌落。

司機一個急剎車,他從車裡緩緩走出,女人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就暈了過去。

她的兩手早就血跡斑斑,由此可以看出她堅持了很久的時間,只不過到了現在終於堅持不住。

也許她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噁心,至少她身上這份堅韌是很多女人所沒有的。

南宮熏蹲下人抱著她離開,他本好潔,不喜歡女人的觸碰。

奇怪的是抱著她竟然沒有覺得有多難受,看著她小小一團依偎在他懷中。

那一刻南宮熏心上莫名多了一抹憐惜,這種感情從前是沒有的。

醫生診斷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她竟然失去了記憶。

這個結果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在她醒后他第一眼見到她。

她身上還穿著那身古風長裙,站在古風古色的窗邊,一陣風吹來,她彷彿是要乘風歸去的仙子。

這個女人身上有種其她女人都沒有的乾淨和純粹,尤其是那一雙眼睛。

他只看了一眼就深深淪陷在了她那帶著好奇之色,猶如小鹿般的眸子里。

南宮熏知道顧錦的眼球是特地做了手術,淡淡的藍色不但不讓人覺得奇怪,反而更加增加了一些讓人覺得心動的乾淨。

就像是雨後的晴朗的天空,那麼清新自然。

她失憶並沒有很慌張,乖巧又禮貌的樣子讓人心裡有些痒痒的。

南宮熏莫名就對這個女人產生了好感,難道這是老天爺故意給他的機會。

讓她忘記了那個曾經深愛的男人,自己恰好出現在了她面前。

「大少,小少爺來了。」助理的聲音打破了他的思緒。

南宮熏聽到那人的名字剛剛才緩和的臉色又冷了幾分,「他倒是來得快,讓他進來。」

「是。」

南宮墨此刻臉上的表情要有多嚴肅就有嚴肅,不是之前在片場的認真,也不是在顧錦面前的嬉笑。

反而有些像是上墳一般的沉重,眉頭緊鎖著,就連步履都沉穩了許多。

彷彿裡面的人不是他大哥,而是一個讓他懼怕的猛獸。

推開木門,木門發出「吱呀」的聲響,讓人覺得十分難受。

看到主位上端坐著的混血兒大帥哥,在這樣古香古色的房間中竟然沒有絲毫不協調的存在。

那人不發一言,身上卻散發著冰冷又強大的氣場。

南宮墨從小到大最怕最敬畏的人就是他,要不是南宮熏叫他過來,打死他都不會主動來。

「大哥。」南宮墨低聲喚道。

南宮熏打量著這位和他同父異母的兄弟,眼中閃過一抹不知名的恨意。

「過來。」

南宮墨邁著緩慢的步子朝著他靠近,「大哥怎麼來了這裡?」

他不是一向在海外發展,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來了國內,還特地到了方城。

當南宮墨接到南宮熏到方城,讓他過去的消息都快嚇死了南宮墨。

這位爺找他就有些像是古代皇上的一道詔書下來,不管是誰也得聽命行事。

哪怕他再怎麼不喜歡這位大哥,最後還是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顧錦在你劇組?」

南宮墨來之前就猜測了好些東西,他沒有想到這位大哥開口談論的就是顧錦。

說起顧錦他就很不放心,本以為在醫院可以找到她的下落。

誰知道趙粒找遍了醫院的每個角落都沒有她的身影,壓根就沒有人送來就醫,那人總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消失吧?「是在我劇組,不過之前因為拍戲她消失了。」南宮墨誠實回答。 南宮墨和顧錦認識本來就是因為兩家的關係,兩家都有意聯姻。

南宮熏並沒有在美國的時候,南宮家的意思是想要南宮墨和顧錦在一起。

老爺子更是刻意撮合兩人,當然被顧錦給拒絕。

後來她性子大變,徹底將南宮墨對她的好感摧毀掉,兩人沒有成為戀人倒是成了朋友。

現在顧老爺子為了穩固顧錦的地位,又找上了南宮熏。

南宮熏和自己雖然同為兄弟,性格卻是有著天壤之別,除了名字都有南宮,其它毫無差別。

南宮熏向來性格冷漠,對男女之情並不看重,對於顧錦他一直都不在意。

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到顧錦,南宮墨心中大概是有些數了。

「她在我這裡。」南宮熏沒有拐彎抹角,直接開口道出真相。

南宮墨一臉懵圈,「你說什麼?」

「此次回國,我就是答應了顧老爺子過來和她見面,在路上正好遇到她墜馬,索性將她帶了回來。」

這世上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南宮墨讓人找遍了整個方城的醫院都沒有顧錦的下落。

顧錦竟然會被南宮熏帶走,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她怎麼樣了?我都快要被嚇死了,那馬突然發瘋。」

「身體沒有大礙,就是失憶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南宮熏用一種輕描淡寫的口氣說出來。

南宮墨本來聽到他說沒大礙鬆了口氣,一聽到顧錦失憶了,南宮墨趕緊又把心給提了起來。

「怎麼會失憶的?」

南宮熏不緊不慢點燃一支煙,「你知道她曾經服用過特殊藥物的事吧?」

一聽到特殊藥物幾個字南宮墨心中一緊,果然南宮熏已經將顧錦調查清楚了。

「為了能夠在短時間快速改變自己的身體機能,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不錯,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說到這裡的時候南宮熏不屑的冷哼,「那葯的確可以迅速讓人變強,卻也有很多副作用。

停葯后的一年不能有孩子,時常還會出現耳鳴以及其它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這次從馬上砸落下來就是那葯副作用造成失憶,她是坐上了總裁的位置,伴隨而來的還有代價。」

南宮墨這才清楚了事情的始末,當時顧錦在吃藥的時候他就曾經勸過。

那種葯不能亂吃,以她的潛力只要在等上兩三年一定會順利達到目的。

顧錦只說自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耗在這上面,當時南宮墨覺得很奇怪。

她也不過22歲的年紀,為什麼說沒有時間?顧老爺子身體再差也不會馬上就離開。

後來才知道顧錦是為了那個男人,她不願意那個男人久等。

同時她還為了自己的責任感好好堅持了下去,什麼都為了別人著想,卻忽略了她自己。

「那記憶可以恢復嗎?」

「暫時還不能斷定,叫你過來只是為了一件事,你和她關係不錯,我不希望從你嘴裡吐出一些不該有的話。」

南宮熏說到這裡的時候語氣壓得特別低,言語之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到這裡的時候南宮墨心中就有些不安了,他這位哥哥的性格和他完全相反。

顧錦以前老是嘲笑他是南宮家的小少爺,根本就不用這麼辛苦賺錢。

顧錦哪裡知道自己努力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位做事風格獨斷專行的老大。

自己和他不是一個媽媽,他能讓自己留在南宮家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更別說讓自己分到南宮家的一分錢,一早自己就知道不是他的對手。

要是敢覬覦南宮家,這位大哥分分鐘教自己做人。

可以說南宮熏是他的童年陰影,也是他最害怕的男人。

「什麼話?」

「我查過她的資料,她喜歡的人是司厲霆吧?我可不希望我未來的妻子心中還裝著另外一個人。

失憶對於她和我都算是一件好事,省得再來一出棒打鴛鴦的苦情戲。」

南宮墨從南宮熏的口中聽到妻子兩個字,剎那間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你,你要娶小錦兒?」

「小錦兒?」南宮熏似乎有些不滿意他口中喊出的稱呼,「她即將成為你的大嫂。」

南宮墨壓根就不相信那個不僅有潔癖,而且對女人避之不及的男人竟然真的要娶顧錦。

「那個……大哥,你既然知道她喜歡司厲霆,她早就不是處子之身了。」

南宮墨潛意識還是向著顧錦的,他知道那個男人在顧錦心中的地位。

現在趁著顧錦服藥副作用失憶就要徹底抹去她和司厲霆的過去,南宮墨有些於心不忍。

以南宮熏的潔癖來看他一定不會接受一個不是處子的女人。

「我知道。」

「你……不介意?」

「認識她之前她已經和那個男人廝混,我沒辦法。」

「大哥,你才見了她一面就喜歡上她了?」南宮墨覺得這個男人天生就是無情的。

他連一個解決需求的女人都不肯要,又怎麼會要一個早就失去了身子和心的女人?

南宮熏冷笑一聲,「喜歡?我看中的是顧家的家世,你覺得還有誰能配上我?」

「這……」

雖然顧家的確和南宮家一樣的百年大家族,但符合條件的除了顧家之外還有幾家。

「總之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了,要是你敢在她面前泄露半個字關於那男人的事,南宮家再無你一寸之地。」

南宮熏發了狠,南宮墨一張臉嚴肅又沉悶,「好,我知道了。」

末了他又想了想,「她還有幾場戲沒有拍完,我可以讓她去拍完嗎?」

「可以,但我要陪同,並且將她的戲份控制在兩天內全部拍完。」南宮熏聲音冰冷。

他的言語就和他本人氣場一樣強勢,他的話更像是命令。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只能服從。

南宮墨知道將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自己和媽媽都是罪魁禍首。

他雖然害怕南宮熏,心中對他還有一絲愧疚,這是自己欠他的。

哪怕南宮熏警告過他不要妄想南宮家的東西,除了畏懼之外更多的是虧欠。

「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她么?」

「五分鐘的時間,記得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我知道。」

南宮墨退了出去,由著南宮熏的助理將他帶到了顧錦的房間。

進門就看到顧錦還穿著墜馬的那套衣服,顧錦疑惑的看著他,大大的眼睛充滿了好奇。

這樣的顧錦更像一年多年前的她,眼神乾淨澄澈,少了強勢和冰冷。

南宮墨心中有些擔心,這樣的顧錦就連自己都沒有抵抗力更不要說南宮熏了。

如果是顧錦之前的性子南宮墨一點都不擔心南宮熏會喜歡她,但這樣軟萌的小女人誰會不愛?

「你是誰?」顧錦帶著探究的目光看著南宮墨。

「小錦兒,我是南宮墨,你忘記我了嗎?」

「你認識我?」

顧錦疑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和之前那人有三分相似,只是瞳孔不是紫色的。

「當然啦,你就是在我的劇組墜馬的,對了,你頭還疼不疼?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

這人的口氣和之前的南宮熏截然相反,看著就很好相處,而且也很熟悉自己的樣子。

「頭有些暈,想之前的事情想不起來了,大概是掉下來的時候磕到了腦袋,你知道的話可以告訴我嗎?我究竟是誰?」

南宮墨將顧錦拉到了床邊,「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顧錦著急的拽著他袖子,「你快告訴我。」「好,你不要著急,我慢慢說,你是在拍戲的時候馬兒受驚你摔下,不小心撞到頭才會失憶,你是……」 因為兩人都是姓顧,顧清平第一感覺就是在叫他。

迎面而來的方總停在了顧錦身邊一臉熱絡,「顧總,你一個人來買東西啊?怎麼不叫保鏢跟著?

你這麼大的肚子多危險啊,要買什麼算我賬上。」

方總對顧錦的熱情以及看都不看旁邊的那兩人一樣,這讓那兩人顯得很尷尬。

顧清平看到這個大佬也要規規矩矩的叫這個年輕女人,她姓顧,難不成是……

腦子一轉顧清平反應過來,她不會是十大家族之一的顧家吧!

聽說顧家都是女人當家,她是顧家的家主?

自己長年在新加坡,雖然新加坡那邊還算是不錯,可和他們比起來就差遠了。

顧錦摘下了圍巾,「方總,好久不見,沒想到我裹成這樣你都還認識,厲害。」

「上個月在國內有幸見到過顧總一面,剛剛我一看就知道是你,顧總給寶寶買衣服嗎?」方總一臉討好的模樣。

「這件衣服我倒是很喜歡,不過有人非要和我搶。」

方總朝著旁邊的顧清平看去,「喲,我當時是誰呢,這不是老顧嘛,怎麼著,一個大男人和一個孕婦搶東西?」

方總的口吻立馬就變得高高在上,哪裡還有在顧錦面前的諂媚。

顧錦早就見怪不怪,從前她是蘇錦溪的時候也經常被人欺負,不過現在這些人想要欺負她就不可能了。

小三這才知道兩人都姓顧,原來是鬧了一個誤會,關鍵是這人對顧錦低聲下氣,轉頭對她們就盛氣凌人。

看到顧錦那張臉,她知道自己闖了一個大禍,自己也太笨了。

「顧總,你喜歡這件衣服,我送你好不好?剛剛的事情你不要介意,我跟你開個玩笑的。」

小三變臉比翻書還快,知道自己身份以後就立馬像是變了一個人。

方總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獻媚討好的機會,「還是我來付錢吧。」

兩邊的人為了討好顧錦搶著付錢,差不多都要打起來的樣子。

售貨員疾步走來,「這位太太,我們家的東西都是你的了,需要我全部給你包起來送回家嘛?」

顧錦一頭霧水,她都還沒有付錢,這件衣服兩人爭來爭去也沒有爭出一個結果,怎麼全部衣服都是自己的了?

「我還沒付錢。」

卻不想,表面上光鮮亮麗的邱父,背地裡竟然如此沾花惹草?果然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Previous article

元嬰境雖強,但在他面前,卻是如螻蟻一般不足畏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