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風明聳了一下肩膀,嘆了一口氣。下一刻,單腳一踏,帶出一道殘影,伸出手向着唐超的臉就扇了過去。

唐超感覺到了風明的鎖定,可想要擺脫卻是千難萬難,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巴掌朝着自己的臉蛋扇來。

“啪”的一聲脆響,又一個三百六十度凌空翻轉,再加旋轉式血沫飛濺。

從地上坐起來的唐超,左邊的臉腫的也跟周正一樣。

如今他們二人並排坐在那裏,實在是讓人感到既可憐又好笑。

“風明,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打城主女婿!再有難道你不知道超哥是四等家族唐家的少主嗎?”

“我從不打女人。因此,你可以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堪。帶着你的未婚夫立刻滾出我的視線。若是三個呼吸後還讓我看見你們,那可就不是賞一個巴掌那麼簡單了。”

餘星將所有的怒火都憋在了心裏,從小到大自己何曾這樣委屈過。

但形勢逼人,她只能按照風明所說的那樣,將唐超從地上扶起,卯足了勁,在三個呼吸的時間內離開了制符師公會。

在場的有一部分人還是有眼力勁的,他們知道,這金陵城的天很快就要變了。

“你,還有那個躺在門外的侍衛,從即刻起,被公會開除了。”

女工作人員原本還想爭辯一下,但在看到風明那犀利的眼神後,身體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乖乖的走出了公會。 “該繼續的繼續,你們倆把他給我架到會長辦公室。”說完,風明雙手一背朝着樓上一步步的走了上去。

就在風明進入會長辦公室的一瞬間,大廳內除了公會的工作人員,其餘的人像是瘋了般,爭先恐後的跑出了公會。

很快,公會內發生的一幕,一傳十十傳百,沒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整個金陵城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普通人只是把這當成了娛樂的笑料,但有身份的人無一不認爲這是金陵城即將變天的前兆。

餘星攙扶着受傷的唐超,走進了餘龍虎的書房。

在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後,餘龍虎的心裏頓生不安之感。雖說不久前自己還想跟風明較量一下,但真當風明來了,餘龍虎才發現,自己對他真的很畏懼。

“星兒,你立刻持爲父的城主令牌去南玄武城向你唐安叔叔求助。一定要讓他派頂級高手前來。”

見到神色凝重的父親,餘星沒有再說多餘的話,接過遞來的令牌,轉身就跑出了書房。

“希望還來得及啊!”唐超是自己人,餘龍虎發出的感慨之聲沒有避諱他。

在處理完周正的事後,風明離開了制符師公會,來到了煉器師公會。

在這裏他見到了現任會長,在向他說明來意後,現任會長沒有猶豫,直接向風明做出了保證。

風明對他的態度很滿意,沒有多餘的話,直接將一封書信交到了他的手中。

出了煉器師公會,風明的下一個目的地自然就是城主府。算一算時間,離制符師公會裏發生的事已過去三個小時。

給他們三個小時的準備時間應該算是仁至義盡了,這裏現在可是自己的地盤。

“什麼人,立刻止步!”城主府門前的府兵大聲喝道。

“讓開!”

風明氣勢外放,大手一揮,捲起一陣風,頃刻間讓守在兩旁的府兵人仰馬翻。

在府兵的痛喊聲中,風明大步的邁入了城主府。

門口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府內家丁和侍衛的注意。一個個身穿鎧甲的侍衛拔出自己的佩刀,帶着兇狠的眼神,朝着風明就圍了過來。

“你是誰?竟敢擅闖城主府!不要命了嗎?”侍衛頭領面帶兇色的吼道。

“我是風明,金陵城之主。讓餘龍虎出來見我。”

“哈哈哈,我看你小子是得失心瘋了吧!竟敢妄自稱呼城主!城主這兩個字就你也配!”

“哼!狗嘴吐不出象牙!掌嘴!”

風明擡手一扇,精神力凝聚而成的一隻手掌,迅如閃電的給了侍衛統領一巴掌。

侍衛統領在捱了一巴掌後,愣了一會,隨即,擦掉嘴角的鮮血。怒吼道:“兄弟們,給我上!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東西給我滅咯!”

“哼!還敢出言不遜,看來是真的想死啊!”

“轟!”的一下,強悍的威壓以風明爲圓心,朝着四面八方急速擴張開來。

在場的侍衛哪有人是風明的對手,在威壓臨身的剎那間,一個個都成了軟腳蝦,“啪啪啪”的趴到了地上。

“大,大人饒命!是小的狗眼看人了!還請大人把小的之前說的話當個屁。小的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一雙兒女,若是小的死了

,他們可就沒人養活了。還請大人開恩哪!”

侍衛統領的修爲還算可以,在風明的威壓下竟還能開口求饒,看來他這頭領之位是靠自己真本事拼來的。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經歷過戰場洗禮的風明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再說原先的他本就嫉惡如仇。對待這種人,必須要斷了他生惡的源頭。

“咻”的一聲,一根虛幻的箭矢衝入了他的腦海,將他的武者大門給擊毀了。從此以後,他將成爲一個普通人,與修者世界永遠的說再見了。

侍衛頭領哭喪着臉,對自己這張嘴真是恨死了。早知道眼前的這位是個大人物,自己爲啥還要往前衝啊!

對於其他人風明沒有責難。只見他衣袍一擺,向着內院就從容的走了進去。

有了前車之鑑,現在的城主府哪還有人敢攔截他。好死不如賴活着,再說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要是他真的把餘城主給踢走了,自己只要沒露臉說不定還能繼續在這裏當個差。

假使最終是餘城主勝利了,那自己也不吃虧,在大人物的眼裏哪會記住自己這個小人物呢?

“風明,我等你很久了,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就又見面了。”餘龍虎知道自己打不過他,還不如心平氣和的和他交涉一場。

“哦?你知道我的來意?”風明嘴角一掀,略帶微笑的回道。

“你是一個穩重的人,向來不會做出令自己難堪的事。既然你對他們說了你是金陵城之主,那肯定是得到了上面的授意。

我雖然不在軍中也不在朝堂,但或多或少也會收到一些小道消息。再加上之前下發到各城尋你的告示,我不想信你都難啊!”

“餘城主果然是個明白人,這個城主不是白當的。那現在的你準備做什麼呢?”

“和你交接一下,然後,帶着我自己的人離開這裏。”

“嗯,很乾脆。不過,在交接之前,我有一句忠告要對你說,還請你務必記住。”

“請說。”

“離開了就是離開了,不要再做徒勞的掙扎。若是下次相見,是爲了這件事,那我可就要把你永遠的留下了。你可明白我話中的意思了?”

“很明白,不需要你再說第二遍了。下面我們就開始交接吧!”

一刻鐘的時間過後,風明和餘龍虎的工作交接完成。

又過了一刻鐘,餘龍虎帶着自己的嫡系人馬把東西收拾好後,沒有留戀的全部撤出了城主府。

一直在關注這裏,被各方勢力派出的眼線和耳目,在見到餘龍虎帶着不甘的神色出來後,紛紛向着自己的主家傳出了即時訊息。

各方勢力在收到訊息後,立刻意識到,金陵城的天真的變了,而且變得很快。

金陵城城主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就換人了。

從即刻起,金陵城的餘家大旗就倒下了,風家大旗將要豎起。新的城主就這樣登上了金陵城的舞臺。

餘龍虎每走一步,心中就會嘔血一分。眼睜睜的拱手將自己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家送出去,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

“風明,我還會回來的。到時候我到要看看,究竟是誰會死在催命的刀下。” 風明坐在城主的位子上,心裏忽升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整座城主府實在是太空了。除了一小部分自願或者是因爲種種原因不得不留下的人,整座城主府的人員不足以往的六分之一。

“不破不立,空了纔好。要不然我身邊的人才該如何安置呢?人才很快就會到來,趁他們還沒到,我得將新的規矩給立下。”

金陵城中各方勢力都在關注着新城主的動態,可一連三天城主府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即便是想花重金打探一些消息,也找不到門路。畢竟那些有過不良記錄的人全部自覺地離開了城主府。

到了第四天,風明一把打開書房的大門,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舒坦哪!新的城主令終於書寫完成了。下面只要讓人謄抄幾份,下達各處,張貼在公示欄即可。”

心情大好的風明,在此時才感覺到肚子有點餓,身體也有些乏累。一連三天不吃不喝,精神保持高度集中,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會吃不消。

“先美美的吃一頓,然後在美美的睡一覺。等人手一到,立即改弦更張,佈施新政。”

有道是,黃粱美夢不覺長,事事順心福樂至。風明這一睡就睡了兩天兩夜,要不是人有三急,說不定他還不會醒。

“拜見主公!”

風明一開門,兩個他盼望到來的人,雙膝跪地向他行了跪拜之禮。

“凱強,孫偉,你們倆總算是來了。先起來吧,等我一會,馬上再跟你們細聊。”

一刻鐘後,風明坐在書房的太師椅上,凱強和孫偉恭敬的站立在他的面前。

“凱強,從現在開始你就不是煉器師公會的人了,而是我們金陵丹閣的副閣主。我們金陵丹閣主營各種丹藥,收購和買賣各種藥材。

由於你在丹藥一途上的造詣很高,我希望你能夠藉此機會走出另一條屬於你的道路。大道三千,殊途同歸,我相信你也能成爲一名強者,永遠追隨在我的身旁。”

“請主公放心,我一定會將丹閣經營的有聲有色,同時,也會借丹道提升自己的精神力,由此邁出屬於我的修行之路。”

“很好。孫偉你本性敦厚,爲人實在。你就在府上當大管家吧!把家交給你,我很放心。”

“大管家!天哪!這可是城主府啊!”

“不要那麼吃驚好不好?說不定今後我們的宅子還會更大。你就把這裏當成你練手的地方吧!我希望經過這次練手,你能夠去掉你身上的弊端,塑造一個全新的你。”

“主公,你就放心吧!我保證把家裏打理的井井有條。”

“嗯,那現在你就去門外幫我迎接第一名客人吧!以後他也是自己人,不過,還不算是我們核心圈子裏的人。”

“好嘞!您稍等。”孫偉按照記憶中管家的模樣,邁着步子走了出去。

沒過一會,他就領着一名身穿鎧甲的士兵走了進來。

“拜見將軍。”

典副將請起。“幾個月不見,典副將還是一點也沒變吶!你的近況我已聽說,只可惜我已不是軍中之人,不能干涉太多。

不過,我可以通過我的方式,來幫助你們這些曾經和我一起患難與共的兄弟,只是不知你們願不願意。”

“將軍,現在的金陵城軍區哪還有軍隊的樣子。

您之前設立的八個營在現在已經成爲了天大的笑話。那些新招募的士兵還沒跑一里路就氣喘吁吁。每個營的統領,整日沉迷於嬉戲,荒廢軍務。

這樣的地方不呆也罷,若是將軍有需要的地方,我們幾個老兄弟定當二話不說,在所不辭!”

“好!我等的就是你這最後一句話。

你也看到了,雖說我現在是金陵城的城主了,但只是一個空架子而已。很多地方都需要重新來過。

我希望你成爲我城主府府兵的大統領,下設八個統領職位。這八個統領的人選由你安排,底下府兵的招募也由你全權負責。等到全部就位,你再把這些名單報給我。”

“嘭!”的一聲,典韋重重的跪了下來。他激動的拜道:“多謝將軍的信賴,從今往後我典韋的命就是你的了。府兵的統領人選和士兵人選我會從金陵城軍區內選取。末將相信,任用這些人,將軍也是放心的。”

“好,就按你的意思辦。去的時候你讓他們不要擔心,後顧之憂我會幫他們解決。我想軍部的閣老們應該會賣我這個面子的。”

“領命。末將這就去了。”典韋站起身來,再次對着風明彎身一拜。

等到典韋離開,凱強纔開口對風明賀道:“恭喜主公,又得一員良將。”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我們的底子薄,雖說現在有點起色,但還是要穩紮穩打,切不可驕傲自滿。”

有了人手,接下來的事就不需要自己勞心了。

一道道新的政令從城主府下達。金陵城五個城區的告示欄裏及時的張貼了每一道從城主府裏下達的政令。

各大家族和有些實力的組織在見到新的政令沒有侵犯到他們的利益後,他們對新上任城主的擔憂也是瞬間解除。

普通的百姓在見到這些新的政令後,無不拍手叫好。賦稅的減免,鼓勵農耕,鼓勵有識之士開設學堂,吸引人才,招募商資等,每一條都是鼓舞人心的。

原本就對風明信賴和敬重的百姓,在此時更是將他奉若神明。他們希望風明能夠在金陵城一直當城主,直到永遠。

金陵城是一座中等規模的城市,但在中等城市的等級中,只能算是下等。因而,在這裏皇庭並沒有設立任何機構,只是每個季度會從南玄武城派遣一名官員前來,收取稅收,順帶視察一下民情。

好巧不巧,這一次的視察恰好是在風明頒佈新政的當天。

這名官員對於風明的新政是極爲讚賞,他覺得把風明放在這實在是屈才了。等一會,他一定要好好的拜會一下風明,試探一下他是否真的是學富斗車,擁有經天緯地之才。

就在這名官員向城主府走去的時候。另一個方向,一行都戴斗笠的白衣人,默默無聲的行走在喧鬧的大街上。

走在大街上的他們確實存在着,但卻沒有一個人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 城主府大門口的衛兵,已經換成了風明自己的人馬。

每一名士兵的修爲都達到了七月之境。這般實力若是放到南玄武城,至少可以當個兵隊長。

城主府門外的路是一條東西走向的大道,足以讓八匹馬車並肩而行。

一名老者,身穿布衣,從大道的東邊向城主府走來。

一行白衣人,行走無聲,從大道的西邊向城主府走來。

“咦?這一羣人來城主府做什麼?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我需不需要幫這位新上任的城主一把呢?”老者暗道一聲,但腳步卻未停下。

“大哥,對面的老頭不簡單吶!”排在第二位的白衣人向前面的人傳音說道。

“不用管他,不要節外生枝。就算不簡單,若是妨礙到我們,也要讓他變得簡單。”

老者與一行白衣人保持着相同的速度,同時到達了城主府的大門口。

老者不等白衣人有所行動,就客氣的對站在自己面前的衛兵說道:“老朽費清,想要拜見一下城主,煩請通報一聲。”

纏歡:冷情少爺,請放手 “你,速去通報,孟家來人,讓風明出門迎接。”爲首白衣人的態度與老者截然相反,囂張到了常人難以容忍的爆發點。

“老人家請稍等,我這就去通報,也順帶將那邊幾位的事彙報一下。”

衛兵的態度令老者感到滿意,但卻惹怒了站在另一邊的白衣人。

“你怎麼還不去?難道說不用通報,我們自己就可以進去了?”白衣人冷哼一聲。

“幾位,這裏是城主府,不是你們隨意放肆的地方。”

“混賬,別說是這裏,就算是玄武城的城主見到我們也得客客氣氣。大哥,別跟他囉嗦了,我們直接進去不就完了唄!”

“二弟,稍安勿躁。 重生之相公別跑 公子不是常教我們要先禮後兵嗎?若是風明不出來,我們便可以直接進去了。”

“那我到是希望他別出來,不然,後面可就不好玩了。”

老者在聽到他們的對話後,心裏對他們幾位的身份已經有了大致的猜測。只是他不明白,風明怎麼會得罪孟家呢?

“噠噠噠”的腳步聲傳來,衛兵從裏面走出來,向費清喊道:“府主有請,請跟我來。”

“多謝。”費清拱了拱手,擡起腳一步步的走上了臺階。

“慢着!風明難道就沒有什麼對我們說的嗎?”爲首的白衣人怒喝道。

衛兵沒有理他,而是對着費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哼!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自己進去了。”

“唰唰唰”的聲音響起,衛兵們訓練有素的將這一行白衣人給圍了起來。

“二弟,動手!”

“嘿嘿,正有此意。”

一連數道殘影,接下來就是“嘭嘭嘭”的聲音響起。圍成一圈的衛兵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擊倒在地。

“切!不堪一擊。要不是公子再三叮囑不能殺人,你們現在就已經是死人了。”

老者對身後的動靜不爲所動,笑呵呵的對着站在自己身前,臉色驚變的衛兵說道:“小哥,請帶路。我想城主應該已經知道這裏發生的事了。”

衛兵收回目光,點了一下頭,快步的在前方帶起路來。

шωш ◆ttКan ◆C〇

起初的時候,家裏人還以爲是不是給燒壞了,可是醫生說,這孩子的病已經全好了,應該是沒問題,要是不放心就送大醫院去檢查。那會兒哪裏有那個條件,就又給帶了回來,從那時候起,這孩子不光不說話,而且也不願意出門,一見到陽光就用手捂着眼睛哭,問他爲啥哭就是不說。

Previous article

很快,龍在天就回來了,將冷墨匕首放在桌面上,道:「鑒定結果出來了,匕首之中,有微弱的信號,如果不是專業的鑒定,根本就檢查不出來。而且,匕首表面完全被處理過,根本就看不出被植入信號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