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須彌戒指?

銀劍尊者樂了。

是,須彌戒指確實挺值錢,空間大一些的,上千萬都不止。

可是。

現在可是一億的差價,區區一枚須彌戒指,根本就不夠。

心中大樂,銀劍尊者春風得意的對天殘真人說道:「天殘道友,還等什麼,趕緊估價吧,這小子可是對這須彌戒指寄予厚望啊,你可一定要幫他估一個好價,哈哈哈哈!」

估價?

天殘真人搖頭苦笑,心中,已經猜到了幾分。

打開須彌戒指一瞅,果不其然,正是喬拉丹不久前從七寶玲瓏閣買的那一批藥材。

買的時候是兩億。

這估價,沒的說。

天殘真人把須彌戒指往托盤一放:「兩億!」

嘎!

正在放聲大笑的銀劍尊者,懵逼了。 有人說,生活就是一出大戲,每個人每天戴上不同的面具,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面具之下真實的那張臉,只有自己對著鏡子的時候才能看清楚。

或許,面具戴的時間長了,就忘記自己本來的面目。

如果有可能的話,張北羽並不像戴上面具,因為他怕再也摘不下來。

……

以前大家聚在一起喝酒的時候,有人來敬酒,張北羽是能推就推,畢竟酒量不算非常好,喝多了自己難受不說,還有失儀態。好歹也是老大,要真是喝到斷片,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多丟人。

不過今天,當真是來者不拒,甚至還主動找立冬喝酒。

看上去,張北羽今天是HIGH爆了,但大家也都能看得出來,他心裡或多或少有些難過,畢竟少了個人,少了一個重要的人。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一杯接著一杯的猛喝,喝到吃完飯的時候就已經有點飄了,走路都走不穩,還要麻桿和萬里扶著才能下樓。

吃過飯,留下了滿地狼藉之後,一大幫人坐著車去K8。

江南算是有心了,安排了幾個會開車的人沒有喝酒,今天晚上就專職當司機了。至於張北羽,已經HIGH到極限了,還好他自控能力不錯,在眾人面前一直沒有失態,不過一上車就不行了。

「別扶我!我堂堂北風還用的著人扶么!」上了車,張北羽一把推開麻桿,倒在車上,嘻嘻嘿嘿的亂笑。

萬里看著他又好氣又好笑,搖搖頭坐上了後座。江南親自開車,麻桿坐上了副駕駛。

「我告訴你們!等我老了以後,我就跟我的孩子說,你爹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就是他嗎來了盈海!嗝!」說完,還打了個酒嗝。

萬里嘴角掛上無奈的微笑,抬手扇了扇,又把他給拉起來。

「北哥,坐起來會舒服點,你這樣躺著我怕你吐出來。」

張北羽被拉起來之後,抬手揮了一把,說話都有點大舌頭了。「吐?這渤原路都是我的地盤,我吐了又能怎麼樣!別…別拉我…我張北羽…」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耷拉著腦袋,輕輕吐了口氣。

「我張北羽,從今以後,不用人拉,也不用人扶!」

這句話聽上去像極了醉話,但同樣也是他發自內心的願望。他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他要的是,無論做下什麼事,都自己扛起來。

哪怕是面對張北羽這有些強硬的態度,萬里對他仍保持著溫柔。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話一點不假,正是因為柔情似水,才能讓百鍊鋼化為繞指柔。

獨愛緋聞妻 萬里輕笑著,雙手拉上張北羽的手臂,深情款款的望著她,柔聲道:「北哥,我會扶著,永遠扶著你。」

聽了這句話,張北羽的情緒突然間爆發,毫無預兆的,「哇」的一聲大哭出來,轉身一把抱住萬里,嗚嗚的哭起來,含糊不清的說:「我不值得你這樣付出…萬里,我對不起你啊!」

他接下去要說什麼,好像車裡的人都知道。

江南回頭瞄了一眼,抬手拍拍他,「小北,你喝多了。」麻桿也轉過來,跟著說:「北哥,你是喝多了,休息一會吧。」

兩人的目的是一樣,不想讓張北羽繼續說下去。可對一個喝多的人來說,這些全是浮雲,宣洩出自己的情感才是最真實的。

張北羽停了一下,卻像是沒聽到兩人說的話一樣。抽噎了幾下,他繼續說道:「萬里,我不配讓你對我付出這麼多。你對我越好,我就越自責,…我心裡還有別人…我忘不掉王子…」

這是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但是由張北羽自己說出來,就顯得有些沒必要了。

而萬里,也潸然落淚。至於為什麼流淚沒人知道,或者是為自己的委屈感到不甘,或者是心疼張北羽每天活在自責中。

酒精總是能夠刺激人的情緒,剛剛萬里也喝了不少,此刻無論是何種情緒,能夠容易發酵。她緊緊抱著張北羽的頭,用下巴貼在他的額頭,一邊流淚,一邊笑著說:「北哥,我都知道。我不在乎你心裡還有沒有其他人,我在乎的只是你,只要你能陪在我身邊,只要能見到你的笑容,我就滿足了。」

這也就是張北羽現在處於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不然絕對哭的稀里嘩啦的。一個女孩能說出這樣的話,已是相當不易,連江南和麻桿都有些動情。

只能說,張北羽的命太好了,攤上萬里這麼個姑娘。

……

江南故意放慢了車速,打開車窗,讓張北羽醒醒酒。如果這幅樣子出去,被下面的兄弟看見了可就丟人了。

而實際上,喝多了的人,只要是沒斷片,基本上還是有意識的。大部分人也就是借著酒勁發泄一下,張北羽就是如此。

感覺快到的時候,他也不哭了,完全當剛才的事情沒發生過,開始調整自己的情緒。這也證明,他是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就跟很多人一樣,把平常不敢說的話,借著酒勁說出來。

到了K8之後,其他人都在門口等著。張北羽下了車之後腳步還是有些不穩,旁邊的萬里就一直攙著他。

因為今天是周六,K8的生意特別好,門口停滿了車,客人進進出出的從未停過。

這裡的服務員早就認識了四方的人,一大群人進去之後,一個領班出來直接帶他們往樓上走。上到二樓的時候,正好看見了暴徒。

暴徒的穿著一直都很符合他的氣質,就一個字:黑。黑褲子、黑上衣、黑鞋子、黑頭髮,還真對得起黑社會這三個字。暴徒身邊還有爆炸頭的鬼炮,脖子上掛了一個大耳機,一直笑嘻嘻的。

「喲呵,壽星來了。」暴徒輕笑著說了一句,走了上去。

張北羽定神看了看,嘿嘿的傻笑起來,「師哥!!我最愛的師哥!終於見到你了。」

暴徒哼笑一聲,「能不能行了,喝了多少就這樣了。」張北羽伸手一擺,「師哥!你相信我,我沒喝多,絕對沒喝多!但是,就算我喝多了也認識你,因為我一直把你當成親哥!」

「呵呵。」暴徒無奈的笑笑,轉眼向旁邊看了看,「南、冬子,你們倆扶好他。好歹也是渤原路上的紅人,來我這的人也都不差,肯定認識他,讓人家見到了多丟人。」

兩人立馬點頭,走上去一邊一個扶著張北羽。

「行了,包房早就留好了,你們進去玩吧,一會我過去看你們。」暴徒揮了揮手,就朝樓下走。

張北羽雖然醒了點,但整個人還處於興奮狀態,繼續嚷道:「我…不用人扶!老子天下第一!」

後面的暴徒聽到了,輕輕笑了笑,「你要是天下第一,我就是天下,趕緊進去吧!」

……

暴徒一共給留了兩個包房,都挺大的。而且連酒水飲料,果盤小吃什麼的都給準備好了。、

不用多說,一進去就開始第二場,接著喝起來。

張北羽扔保持著來者不拒的風範,不停的找人喝酒。

其實發生的一切他心裡都很清楚,只是想在今天徹底的發泄一下。 ?一個須彌戒指估價兩億?

「不可能!你們是一夥兒的,你們是一夥兒的,這不可能!」

銀劍尊者根本就不相信,瘋狂的嚎叫著。

不光他不相信。

底下的修士,也不相信。

一個須彌戒指而已,估價兩千萬都嫌多,怎麼可能估價兩億?

「一夥兒的,這小子肯定和七寶玲瓏閣是一夥兒的!」

「無恥,我說這個結丹境的渣渣怎麼這麼有錢的,原來是七寶玲瓏閣在搞鬼!」

「哼哼,明的拼不過銀劍尊者,竟想要虛報估價玩兒陰的,你當我們都是瞎子么!」

「虧我還覺得七寶玲瓏閣誠信為本,沒成想,也是坑蒙拐騙的奸商!」

「以後再也不來七寶玲瓏閣了!」

被銀劍尊者這麼一鬧騰,再加上天殘真人的估價太過離譜,眾修士齊齊對七寶玲瓏閣產生了質疑。

天殘真人卻就怒了。

七寶玲瓏閣可是他的命根子,豈容如此詆毀。

「放肆!」

一聲暴喝,天殘真人喝止了銀劍尊者的狂嚎。

手一翻。

根本就沒有設置禁制的須彌戒指,被天殘真人打開,而後,嘩啦啦,近三千種藥材,倒了出來。

「卧槽,好多藥材!」

「天青花,那是天青花,價值上千靈石!」

「好大一枚琥珀果,這等寶貝,至少能值兩千萬吧。」

「卧槽,怪不得天殘真人估價兩億,這麼多藥材,還真有可能值這個價。」

「我就說嘛,七寶玲瓏閣向來童叟無欺,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下作事。」

「哈哈,銀劍尊者這次可是倒了血霉了。」

真真是倒了血霉了。

得罪了七寶玲瓏閣,莫說才化神境,就算再高出一個境界,也沒用!

這不。

瞅著那一地的藥材,銀劍尊者一臉慘白,唯唯諾諾的想要跟天殘真人解釋,想要緩和關係,卻又心神震蕩,大腦一片空白,不知如何開口。

輸了!

徹底的輸了!

媽咪,爹地BOSS好痛哦 估價兩億,那就是十億一千九百萬的高價,高出了足足一個億。

瞅瞅自己的須彌戒指。

哪怕把所有東西都掏出來,哪怕把戒指也押上,哪怕把衣服脫了,也沒用,也湊不出一個億。

就這麼輸了。

一身法器輸的精光。

為渡劫準備的至寶殘片也輸出去了。

甚至連玄極劍宗的鎮派之寶都輸出去了。

「不!!!」

受不了這打擊,銀劍尊者一聲暴喝,朝著8號包間,撲殺而去。

這就是在找死了。

這裡可是七寶玲瓏閣,豈能容他當眾行兇。

「住手!」

天殘真人化身為電,一步踏出,便已攔在了銀劍尊者身前。

轟!

兩大化神境尊者出手,哪怕只是平平淡淡的擊掌,那衝擊波,也是狂暴無比,一時間,大廳之內罡風四射,那些境界低下的修士,鼓動全身靈氣抗衡,卻依然被炸的狼狽不堪。

被攔住了!

看著怒目而視擋在自己面前的天殘真人,銀劍尊者的心,沉了下去。

想在拍賣會擊殺這結丹境渣渣,已是不可能了。

輸掉的東西,也都拿不回來了。

好在只是一個結丹境的渣渣,等離開了七寶玲瓏閣,哼哼!

「走著瞧!」

恨恨的扔下這麼一句話,銀劍尊者便欲離開。

走?

想得美!

自知已經把銀劍尊者得罪狠了的喬拉丹,豈會行那放虎歸山的蠢事。

殺!

一記遁空閃,喬拉丹瞬間自包間之內消失。

下一瞬。

人,已經出現在了銀劍尊者身後。

嘭!

一拳,轟了出去。

聽著門外吵吵嚷嚷的聲音,周孜月腳步往門口蹭了蹭,好奇的問:「怎麼這麼多人啊,好熱鬧啊!」 季冠羽心情不好,看到文靜沒有躲在這,他大步走了出去。

Previous article

「好好好!你手段果然不少,如此竟然也能快速恢復靈力。老夫所煉『天字劍道』自煉成,尚未真正斬殺人,正好試試威力。」文家主臉色冰冷,立即雙指一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