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青陽話音未落,一劍刺出,兩人目光一凝,連忙護住自己。

「怎麼可能,這把劍不是獻給了我們部落嗎?你怎麼還有一把!」

青陽並未回答,劍式更加凌厲,讓人摸不著痕迹,呼吸之間,二人皆中幾劍。

「銀狼,赤虎部落竟然有這麼厲害的人,你現在才告訴我,你這是想害死我嗎?」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蠻熊大聲問道。

萌妻入懷 「我特么怎麼知道,他隱藏的太深了,要不是你不分青紅皂白,我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看到蠻熊責問自己銀狼氣急。

「當下之急就是你我二人聯合,否則的話,我們都將要死!」蠻熊急著說道。

「沒用的?」青陽冰冷冷的話傳來,好像給二人打上了死期!

只聽銀狼一聲大叫,本就身受重傷的他,在青陽出現之後,連中幾劍,一時不察被青陽一劍穿胸而過,一條性命去了十之八九…

「呵呵,想我銀狼部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遭到了陷害!我死不瞑目!」青陽一劍抽出,銀狼雙目睜圓,死不瞑目!

「你你你你…我也沒有攻打赤虎部落,我還幫你們滅了銀狼部落,咱們是盟友!」

青陽如同一台殺戮機器,不管是什麼人,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將能威脅到自己的人全部殺死!

「不要殺了我,我們蠻熊部落背後有更加強大的勢力,如果我們死了,你們一定會為我們陪葬!」

青陽並未回答他,只是口中發出了一個字:「死!」

眼見下一刻青陽的長劍就要刺穿蠻熊的身體,這時一人的聲音傳來…

「手下留人…」 「手下留人」

青陽恍若未聞,手中赤陽劍一劍刺出!

這時,遠處突然飛出一柄飛刀,正中青陽的赤陽劍,青陽劍鋒一轉,正要刺出第二劍,這時,只見一人站在青陽的面前。

「這位小兄弟,我觀你實力不弱,早已超出了荒者的極限,又何苦為難我這還處在荒者境界的女婿呢?」

在此人身旁,一名女子飛撲而出,一下子撲在了蠻熊的身上,臉上的眼淚不要錢似的嘩嘩流下,嘴裡還得說著:「你這個傻子,怎麼能一個人拚命,你要是出了什麼事,留下我怎麼辦!你總是這樣莽撞,就算是要拚命,還有爹爹,他老人家的實力那麼強…」

聽到了女兒的話,金正老臉一抽,心中怒氣爆發,「這女兒是沒法養了,家門不幸啊!」只是對女兒又不好說什麼,只能把話鋒轉到蠻熊身上。

「你這夯貨,就知道惹是生非,你可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我的出現,你這條小命兒早就沒了,你是要我女兒守寡嗎?」

蠻熊滿臉通紅,被自己的夫人責怪也就罷了,還要夫人帶著自己的岳父前來搭救自己,簡直是無地自容!

蠻熊恨得鑽到地縫裡去,面對岳父的責罵唯唯諾諾,不敢說些什麼,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著金寧!

「哎,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還好我爹爹來了,否則的話…」金寧看著蠻熊一點沒有嫌棄之意,有的只有關切之情。

撒嬌似的瞅著父親,示意他不要說太多的話,免得傷了他的自尊。

「這位小兄弟,有事好好說,何必動刀動槍傷了和氣!」金正看著青陽說道。

只是,這時青陽開啟了戰鬥模式沒有絲毫的感情,對金正的話恍若未聞,面色依舊冰冷,手中緊握的長劍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刺出!

「叮,經檢測此人身體中蘊含的能量已超過宿主自身總和,不可力敵!是否退出戰鬥模式?」

聽到了系統的話,青陽退出了戰鬥模式,大口喘著粗氣,微微打量著面前的人,「既然說面前的人不可力敵,那麼以現在的我不會是他的對手,還需從長計議!」

「敢問閣下是什麼人?與蠻熊部落又是什麼關係?」青陽問道。

心裡暗暗想著:「鷸蚌相爭,漁人還沒得利呢,這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

「在下是黃金城,金家之人,這蠻熊,咳咳,正是我女婿!小兄弟是哪家的公子啊,老夫自問對這方圓千里各家的青年才俊也是知知甚多,卻對小兄弟沒有絲毫印象。」

金正看著青陽,面前這個年輕人實力超乎想象,這個人情況不明,冒然出手不明智,還是弄清楚他的身份再說,要是背景深厚的話最好能化干戈為玉帛,要是沒有什麼身份的話,嗯,看在女兒面子上,就當給女婿報仇了!

「赤虎部落對我有恩,他們有難,我不得不出手,至於對蠻熊首領,這是不得已而為之!」

「那這赤虎部落就是可以打造出銘紋神兵的部落嗎?」金正聽到赤虎部落,急忙問到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赤虎部落確實有一人可以打造銘紋神兵,前輩問這個幹什麼?」青陽看著金正猶豫了一下問道。

「奇怪,其他三個部落都知道赤虎部落可以打造銘紋神兵,此人問這個有何用意?」青陽心裡疑惑。

「哈哈,果然是真人不露相,聽聞貴部落有可以打造銘紋神兵的鍛造大師,我特意來請求大師為我們鍛造兵器,至於報酬的話我們可以慢慢談!」

「不好,原來是打上了陽族老的主意,想來是那子虛烏有的一百件銘紋神兵讓他起了貪慾之心了!」青陽的心裡一跳,面前的人看似一臉和氣,實則話語咄咄逼人!

「那就要這位前輩失望了,赤虎部落僅一人能打造銘紋神兵,但是這次和蠻熊部落聯盟,已經許諾出一百件了,再也沒有其他時間為您鍛造了!」

青陽和氣地對金正說道,心裡則暗罵:「這個老東西竟然跟蠻熊部落有這一層關係,早知道如此,我就不那麼輕易把五十件銘紋神兵拿出來了,這下可好,損失慘重!把部落多年珍藏的銘紋神兵一股腦的拿了出去…」

「我們的要求也不高,甚至我還可以做主,免去了你們在為蠻熊部落打造的銘紋神兵!」

「哦?這位前輩對我們如此之好,不知您有什麼要求?」

「我的只是請你們那位鍛造大師幫我們黃金城鍛造個三兩年兵器就成了!」

青陽心裡一寒,這哪是請求分明是要強人所難!

「這事是不好辦了,這個黃金城到底是什麼勢力,竟然有如此強大之人?」青陽心裡暗暗著急!

「前輩說笑了…」

不等青陽說完,金正便打斷了青陽的話!

「這麼說的話,小兄弟是要拒絕了?」金正斜視著青陽,似乎耐心已經消磨殆盡,一個荒紋師都不是的年輕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自己,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如果拒絕的話,那我們就要好好說說跟蠻熊部落的事情了,一百件銘紋神兵,也就我那傻女婿信了你的鬼話,引誘蠻熊部落和銀狼部落互相消耗,真當所有人是傻子嗎?換成是別人,哼!」

「前輩說笑,我可不敢認,蠻熊部落和我們聯合,我們也是大出血,一百件銘紋神兵可不是說說就罷了,不是還有五十件被你們帶走了嗎。」見自己的計謀被識破,連忙說道。

「你敢說那五十件銘紋神兵不是你們搞的鬼嗎?那銀狼明顯不知道這五十件神兵是怎麼回事,偏偏這五十件神兵又被我女婿給截到了,這難道都是巧合嗎?」

「呵呵,小兄弟看來你還是涉世未深呢,你不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話嗎?只要我想,你們就要答應,如果不答應的話,就要準備好承受我的怒火,連著蠻熊部落的賬一起跟你們算!」

青陽見金正連道理不講,竟然以實力壓人,只能求助於系統:「系統,現在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他嗎?」

「宿主能量不足,建議不要與此人為敵!」

「我也不想與這個人為敵呀,可是他要與我為敵,我有什麼辦法?」

「經檢測,宿主附近有未知能量隱藏,宿主可消耗一定的能量,開啟這些能量,只要能量充足,宿主就可以戰勝他,是否執行!」

「什麼什麼能量?怎麼開啟?」青陽不由得問道。

「資料不足,只能等待宿主自己探索」

「反正也沒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了,有系統最起碼還有希望!那麼選擇執行!」

「開始執行!」

青陽左右瞅了瞅,並沒有發現發生了什麼,不由得心裡著急,到底能量在哪裡啊,面前這個人一言不合就要取我小命了…

「嗯?這是…」

突然之間,山谷之中突然噴出以一道火光,緊接著砰的一聲,整座山都炸裂開來,原本裡面都是岩漿的鑄造之地,火光消失之後,全都消失不見,只留下了一個空洞洞的入口…

「這是!」金正看著眼前發生的情況:「我感到了荒紋的力量,而且這裡別有洞天,這種情況難道是…如果是真的,那麼這一次就是金家一飛衝天的機遇!」

金正一邊觀察,一邊喃喃自語,時而面帶喜色,時而抓耳撓腮!

青陽看著金正的模樣,心想「難道這就是我的希望,只是不知道能量在哪裡?」



「哈哈,果然是小荒界,沒想到這個小部落竟然隱藏著小荒界的入口,真是天賜良機!」 「嘿嘿,小子,算你們命大,這小荒界可比你們那個鍛造師重要多了!我現在沒工夫收拾你們,你要是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金正惡狠狠地說。

「前輩說的是,您在這裡我哪裡敢耍花樣…」青陽小聲說道。

「該裝孫子還要裝,就當是為了赤虎部落的人了!」青陽心裡想著!

「蠻熊,你給我看好他們了,一會找到赤虎部落其他人,若是他們不老實,有多少殺多少!」

金正撇了一眼蠻熊,心想:「若不是為了我女兒,老子才懶得搭理你!我女兒這麼優秀,竟然能看上你,哼!」

「只不過這次小荒界現世,荒紋顯現,這麼大的陣仗,很快就會被其他人發現,若是其他家族,或者另外幾座荒城的人來了,就不好辦了,還是要儘快奪取其中的好處!」



「嘯,這次怕是我害了你們了,讓你們的部落陷入了危險,都是我的錯!」

青陽看著嘯,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青陽公子,你做的這一切不都是為了我們嗎,誰能知道那蠻熊部落竟然有這一層關係,否則的話,什麼銀狼,蠻熊早就死了!」嘯頓了頓:「至於部落,我也想要守護她,可是我們終究還是太弱了,若是可以有那金正一樣的實力,又有何人敢欺我們!」

嘯緊握雙拳,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手掌心裡,只恨自己太弱小!

「哎,希望能度過這次危機,也不知道那小荒界是什麼,為什麼金正就像看到了寶貝似的?」



「這洞口有著荒紋顯現,怕不是那麼輕易可以進去,不如先試探一下…」金正把目光投向了青陽等人!

「哼,留下你們還有點作用,也罷就拿你們當探路石了!」

「不好,這老傢伙心眼真壞,竟然拿我們探路,快…」

嘯還沒來得及說完,身影已到:「跑?就憑你們能逃出我的手心,那我黃金城金家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給我進去吧!」

金正一把抓向二人,青陽和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金正一手一個提了起來!隨即扔進洞口之中。

「狗日的金正,你給我等著,小爺這次要是不死,看我不搞死你金家!」青陽大喊大叫。

「咦,好像沒什麼事?我就說我福大命大,怎麼可能就這麼犧牲了呢!不好,嘯怎麼沒了?」打量了一番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看來這什麼小荒界應該是自成一界,這麼玄幻?有沒有搞錯!」

青陽所處的位置是在一片荒原上,天空中沒有太陽,卻可以看到面前的景象,端的是神奇!

「系統!檢測一下,是否有能量可以吸收!」

重生之錦繡嫡女 青陽記得只要有了能量,就可以打敗金正,不用受他的脅迫了。

「經檢測,有大股能量在周圍,能量位置不明,能量密度極大,有可能引動能量潮汐!」

「什麼是能量潮汐!」青陽問道。

「密度極大的能量在一瞬間爆發,會造成極大的破壞!」

「破壞有多大,能殺死金正嗎?」

「方圓千里,無堅不摧!連宿主都不可能倖免!」

「什麼,」聽了系統的話青陽大吃一驚,「那你怎麼吸收能量?」

「只要獲得能量認可即可吸收!」

「系統,我想問你,我能否再回到地球!」沉默了一下,青陽再次問道了這個問題!

青陽知道,自己到了這個世界就是系統的原因,也就只有依靠系統才有回去的希望,而他也不只一次問過這個問題,系統的回答都是能量不足!

如今青陽聽到這股能量如此龐大,不由得再次問道!

「只要完成任務,獲得這股能量,宿主可以自由穿梭時空限制,再次回到原世界!」

「真的!」青陽大呼,來到了這個世界快大半年了,人生地不熟,青陽早就懷念地球的家了,他的父母,朋友,發現他消失了,不知道該急成了什麼樣子!

「這股能量,我勢在必得!」



「看來暫時沒什麼危險!」金正一腳踏出,進入其中,「怎麼回事,為何我的實力被壓制到了荒者巔峰?我七級荒紋師的實力竟然一點也發揮不出來?」

剛踏入小荒界,金正立馬感到了自身的變化,眉頭一皺,「怕是小荒界的規則了…」

遠在黃金城的黃家,成家,修為深厚的人皆感到荒紋現世,第一時間派出人前去探查!

不僅是黃金城三大家族,就連其他荒城,也感應到了,一時之間風起雲湧!

再探查到,小荒界現世之後,各方勢力一片嘩然,既有金家的先人一步感到不忿,又有怕錯失良機,全都派出大量人進入小荒界爭奪機緣!



「這尼瑪要走到什麼時候啊?我都一直走了三天了,為何還在這片荒原上?」三天下來,青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連能量的影子都沒看到!

不僅是青陽,就連嘯,金正,遇到的情況與他一般無二!

與此同時,外界其他勢力終於來到了小荒界的入口,若是金正在此的話一定大吃一驚,不僅是黃金城三大家族,連居住在通天河對岸以通天河為界的通天城也派人來了!甚至還有千仞山,血雲城,四大荒城全部到齊!

「哈哈,黃不死,你們黃金城一體,金家竟然瞞著你們,真是可笑!」

於天河看向了黃家,挑釁著說道!

「哼,你們這幫漁夫,整天在通天河上打魚,滾回家吧!」

再走那青春 「你,這是找死!」於天河大怒,似有一言不合就動身的意思!

「哎,黃不死你不知道他最煩有人叫他們打魚的嗎,別戳人傷疤啊!」

「哪有你的事,你也好不到哪去,天天躲在山頂上喝西風!」

「你大爺…」

場面一度混亂,這時血雲城主出聲,「你們要吵到別處吵,我們先走一步!」說罷,一步踏入小荒界,其他三城之人不甘示弱,隨之而上。



「我說,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到底怎麼才能出去?我不能死在這,我還要回地球,回家!我的父母還在等我…」青陽口乾舌燥,不知道多少天沒吃過東西,喝過水了,雖然身體素質遠比地球上的人強,但是也扛不住十幾天不吃不喝啊!

這尼瑪在地球上,估計早就死翹翹了,可見這身體強大,也不是什麼好事!一直這麼熬著,就是死不了,這不是折磨人嗎?

何塵取出手機,裡面確實有一條簡訊,不過,與柳濤的不同,柳濤的是訓練館暫時歇業,他的是求煉體之法,如何一拳崩碎力王。

Previous article

元如疼的瞳孔猛的睜大,臉色扭曲起來,張大了嘴想要說話,想要辯解,可是姜雲卿卻根本不給她機會,手中短劍直接拿了起來,下一瞬便朝著她眉心處急刺了過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