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青師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了十分遺憾的神情,看着臺上的鼎爐,有些不捨。

唐晴兒雖是個富二代,但也沒有多的金錢去支撐她買下這件高昂的法器,所以很快她也退出了叫價的行列當中。

最後相互競價的,只剩下一名外地來的富商,還有當地的一名有名氣的法師。

價格到了四千八百萬的時候,便突然停住了。

扎西神師的臉上,喜悅之情,已經抑制不住地快要爆發出來了。

“四千八百萬一次……四千八百萬二次……四千八百萬三次……”

白髮蒼蒼的老者,似是面對這樣高價的寶物,也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

御器樓在東南亞雖然頗有名氣,但是相比歐亞一些大地方的拍賣行,仍舊上不了檯面。在歐亞一些頂尖的拍賣行,幾千萬的物品常常能見到,一些名字畫,更是能拍賣到過億的價格,也不稀奇。可是在御器樓,四千八百萬的價格,足以讓人們驚顫。

臺底下,所有的人,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下面我宣佈……這件寶物……歸下面這位先生所有……請上臺來進行寶物交接。”

隨着白髮蒼蒼的老者聲音落下,拍得寶物的富商,一臉笑意地走上臺。

這一刻,他就是萬衆矚目的那個人。同樣是大贏家的扎西神師,也是如此。

只看見鼎爐在扎西神師的操控之下,瞬間又變回了巴掌一樣大小,輕盈無比。

扎西神師淡淡一笑,說道:“先生乃是有緣人……此物到了先生的手中,還望先生多加保管。”

“一定,一定……請神師放心。”富商笑容滿面,整個人激動不已,接過寶物的時候,雙手都在微微顫抖着。

富商小心翼翼地將鼎爐收好之後,便下了臺。

扎西神師朝着衆人行了個禮,也緩緩地從臺上下來。

所有的人,目光炙熱,看着扎西神師,對他越發崇敬無比。

扎西神師的臉上,浮現出一副傲意,微微笑着,卻是有意無意地朝李長生看了過去,眼神之中,似是輕蔑萬分。

“恭喜神師……此寶拍出如此高價……”

“賀喜神師……爲寶貝尋得有緣之人……”

“某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出言不遜……有眼不識珠玉,如今……寶物拍出如此高的價格……他還有何話可說?”

人羣之中,許多人噓笑着,都朝着李長生拋去鄙視的眼神。

縱然剛纔李長生一千二百萬拍得了朝天笏,但此時此刻卻都已經被所有人忘得一乾二淨了。

一千二萬的朝天笏,又如何能與四千八百萬的封息爐相提並論?

這是四倍的價格,意義如同天差地別一般。

李長生面色淡然,面對周圍衆人一臉的鄙夷,也絲毫不爲所動。

一旁的姜晨,心中卻是氣得直癢癢,想提李長生解釋幾句,卻又根本沒有機會開口。

“扎西神師作爲南洋有名望的降頭師,所出手的寶貝……確實不凡,相信在場之人,眼睛都是雪亮的,這寶物拍出如此高的價格,也是衆望所歸……”

臺上,白髮蒼蒼的老者緩緩地說着,也誇讚了扎西神師一番。

客氣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總算是說完了。

拍賣會還沒結束,自然是要繼續下去。

“接下來所拍賣的物品,是本次拍賣會,最後一件寶物。”老者說着。

“最後一件寶物?在我們看來……扎西神師的鼎爐,拍出如此高的價格,已經可以當做是最後的寶物了。”

“就是,就是……這最後一件寶物,就算價值千萬,恐怕也不及扎西神師的鼎爐價值高。”

衆人七嘴八舌地說着,對這最後一件寶物,卻是沒了太多的興趣。

老者神祕一笑,說道:“下面這一件拍賣品,是由中土的道門之人,李長生帶來的……”

話音落下,目光朝着李長生看了過去。

李長生一笑,站起身來。

全場同一時間,朝着李長生看了過去。

什麼?

是他?

“他能有什麼寶物?竟然還能當做壓軸的寶貝來拍賣?”

權少,後會無妻 “此人興許真有一些眼力……不過比起扎西神師,可是差遠了……想來這一次帶來的寶物,拍賣出去的價格,也絕不可能高於神師。”

“又能有什麼寶物,比得上能煉製丹藥的鼎爐有價值呢?”

衆人紛紛開口說着,都大笑起來。

扎西神師和青師的眼中,也露出了笑意,看着李長生。

他們也想看一看,李長生的這一件寶物,能值多少錢。

李長生身旁的姜晨,整個人激動得坐直了身子。

一路之上,他用了各種方法,追問李長生,也沒弄清楚李長生到底要拍賣的東西爲何物。如今,終於輪到李長生拿出那件物品拍賣了。

不知道李長生的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值不值那二千萬的底價?

難不成,李長生要拍賣的,是“九轉修仙丹”不成?

若真是“九轉修仙丹”,或許還真有可能與扎西神師的鼎爐拍賣出的價格相比較,若不是,恐怕……這價值,不會超過鼎爐的價值。

姜晨不是個傻子,但他也實在想不出來,李長生能拿出什麼樣的寶物來拍賣。

李長生走到臺上,目光一掃衆人,淡淡一笑,說道:“我這件寶物,底價二千萬,每次加價一百萬。”

“加價一百萬?”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氣,瞪大了眼睛。

一般加價,都是十萬、二十萬,少有聽說以百萬加價的……更何況,這寶物,能值這個價格嗎?

“你這寶物,真那麼厲害?可否像神師的寶物那樣,拿出來展示一下?”

有人開聲大喊起來。

李長生一聽,卻是“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這寶物,不需要展示……只要一亮出來,在場之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曉它的價值。”

不是瞎子,都能知曉?

這話未免說得太過狂妄了。

所有的人,臉上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就連站在李長生身旁的老者,也是微微怔了一下。 只要一亮出來,不是個瞎子,都能看出是寶貝?

這話,確實有些誇張了。

即便是什麼王羲之的字、鄭板橋的畫,放在衆人的面前,也還得需要時間去細細辨認真假,才能做決定。

更何況,若真是這樣的字畫,也不可能拿來御器樓的拍賣行裏拍賣。

那些的字畫,放到國際上的頂尖拍賣行,至少能售賣出過億的價值。

在御器樓第三層的拍賣行當中,一般能賣出的寶物,價值高一些的,通常都是一些法器法寶之類的。

但這些法器法寶,普通人又怎麼可能做到一眼識別真假和價值?

李長生這一番話,莫說是臺底下的人不相信,就連一直主持拍賣幾十年的老者,也當李長生是在誇大其詞。

更何況,這寶物二千萬的底價,同扎西神師的封息爐一樣,每次叫價卻是需要加一百萬,如此可怕的加價規則,就算拍賣之人手中拿着的是真的寶物,也不敢如此託大。

臺底下,扎西神師的臉色已經驟然變化。

李長生這明擺着就是要與自己擡槓,證明他的寶物比自己的更具有價值。

扎西神師冷冷一笑,震聲說道:“切莫狂言……等到寶物亮出來了,有沒有你說的這麼厲害,大家見識一下,便可知曉……”

姜晨屏息凝氣,看着李長生,心中早已經按捺不住了。

身後頭幾名熱心腸的吃瓜羣衆,又恢復了原有的一顆八卦的心,問道:“你這朋友要拍賣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什麼東西。”姜晨頭也不回地應了一句。

“你也不知道?”後頭幾人眉頭一皺,說道:“那你判斷一下,有沒有他說的這麼厲害?”

“我哪裏知道……你們別問我……”姜晨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薛浩陽一笑,叫道:“既然如此……那就將你的寶物亮出來瞧瞧……要真那麼厲害,莫說加價一百萬……就是加價五百萬……一樣有人搶着要。”

話音落下,人羣都鬨笑起來。

大家只覺得李長生是失了智,太過高估自己手中的寶物了。

拍賣行的寶物數不勝數,在外頭,再稀有的寶物,來到這裏,都未見得稀罕。

李長生面色一冷,也不說話,猛然之間,手朝衣袋裏頭一摸。

所有的人一時之間被吸引住,目光都不約而同地朝李長生的手看了過去。

只看見一個玻璃的器具,從李長生的衣袋當中掏了出來,一個鮮血淋漓的人頭,就在這玻璃器具的裏頭。

“啊……”

看到這一幕,臺底下,有人禁不住嚇得大叫起來。

人羣頓時像是炸開了鍋。

站在李長生身旁那白髮蒼蒼的老者,臉色驟然一變,似是整個人也被驚駭住,連忙向後退了一步。

李長生“哈哈”一笑,將玻璃器具託在手中,高高舉起。

所有的人,都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氣,鬧哄哄的人羣又剎那間鴉雀無聲。

人頭。

真是人頭。

拿人頭來拍賣。

這還是從來未曾聽說過的事情。

在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只看見玻璃器具裏頭的那顆人頭,一直張嘴,像是要說什麼,卻是一丁點的聲音都發不出來,眼皮不斷地眨啊眨……

“這人頭……是活的……”

臺底下,胖陀羅大喊了一句。

他這麼一叫喊,立時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看到了。

人頭的眼皮一直在動,嘴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確實是活的。

”活人……這是活人……”

“不,準確的說,這是一顆活頭……”

在場的法師和降頭師,神色驟然一變。

普通人若是見到一顆鮮血淋漓的人頭,還會眨眼睛,自然是覺得十分駭人,但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事情,卻是見怪不怪。

許多道行高深的降頭師和法師,都能做到頭離身體而不死。

只是,當他們再看清這顆人頭的面容之時,只覺得背脊發涼,整個人猶如掉入了冰窟之中一般。

“胡神師……是胡神師……”

扎西神師整個人瞪大了眼睛,只感覺頭皮發麻,發聲大叫起來。

他這麼一喊,大家確實都認出來了。

胡神師,乃是南洋三大神師之一,排名第二的降頭師,地位僅次於不死神師。

這樣的人物,就如同神靈一般,在南洋,簡直高高在上,無人企及。

在場之人,就算沒有親眼見過胡神師的人,都曾在電視及一些報紙之上,看到過胡神師的照片。

但是就在今天,這樣一個大名鼎鼎,擁有幾十萬信衆的降頭師,他的人頭,竟然被李長生用手高高託舉起來。

最可怕的是,這顆人頭,竟然還活着。

器具裏頭,胡神師張大了眼睛,瞳孔之中,像是佈滿了血絲,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情,似是難受至極,想要從器具之中逃出,卻是根本沒有辦法。

他原本還是能說話的,只不過一路之上,李長生嫌棄他太吵了,索性就將他弄啞了。

“胡神師……胡神師……”

臺上白髮蒼蒼的老者,激動得身子一個哆嗦,跪倒在地,朝着胡神師的人頭,不斷地跪拜着。

人羣之中,許多人都紛紛下跪,猶如看見神靈降臨一般,跪倒在地,紛紛磕頭。

在場的降頭師們,都已經完全嚇傻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至於其他的法師和天婆門的比丘,更是眉頭緊皺,也不敢隨意說話。

胡神師在南洋的地位,就猶如天婆門裏頭的神靈一般,毫不客氣的說,就算是烏羅剎與青師的上師穆摩陀,在南洋的地位,都不及胡神師高。

所以在這一刻,自然是所有的人,都已經瞠目結舌。

李長生卻是“哈哈”一笑,看着那些不停跪拜的人們,說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我可是來拍賣東西的……你們跪我的寶物做什麼?”

話一出口,猶如電閃雷鳴擊在衆人身軀之上一般,所有的人身子都微微一顫。

這一下,才猛然想起,這人頭……可是李長生拿出來拍賣的。

天啊!

胡神師的人頭,竟然成了李長生要拍賣的物品。

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別說是整個南洋了,就算是整個東南亞,都要爲之震動。

所有的降頭師,無論是不是降術門的弟子,必定視李長生爲殺父仇人,紛紛前來。

“胡神師的頭……這可是胡神師的頭啊……”

胖陀羅整個人都要瘋掉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刻雙手緊緊地抱住自己的頭顱,不斷地搖晃着,像是要將自己從睡夢中搖醒一樣。

唐晴兒、薛浩陽,也已經嚇傻了,他們身旁的那名法師,此時也已經如同木頭人一樣,全身僵立,說不出話來。 跟胡神師比起來,扎西神師簡直配不上“神師”這一個稱呼。

這胡神師的人頭,拍賣底價二千萬,但你若要問他的價值是幾何,恐怕無論你說一個什麼樣的數字,扎西神師都要跳起來給你一巴掌。

胡神師的人頭,豈是能用金錢來衡量的?

更何況,這是一顆活着的人頭。

重生之寵妃難爲 若是到了降頭師的手中,這個人頭,能當成神像供起來,只要胡神師每日傳授你一些修煉術法,都足夠你受用終生。

即便是到了其他人的手中,這顆人頭,祭練成法器,都能達到無比恐怖的效果。

胡神師的人頭,沒人敢買,但也沒人敢不買。

此人頭,若是買下,送到降術門的手中,恐怕會被降術門的人當成救命恩人一樣膜拜。

降術門在南洋的勢力,僅次於天婆門,卻又足以與天婆門抗衡。

在場的所有人,一片驚慌。

“議長!葉落大人報告。”正在衆人吵吵嚷嚷着終於湊出了2000人,並分派下屬前去整隊時,被葉落吩咐着回來報信的幽光,也終於趕到了議會大廳。

Previous article

握緊手中的銘牌,流明感到一絲悲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