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朵朵笑眯眯的看著她,拉著她向著餐廳裡面而去。

葉紫涵似乎猜到了一點什麼,腳步有點挪不動,雲朵朵有點拽著她走的意思。

終於看見了楚蕭,葉紫涵的眉心,忍不住一跳。

雖然楚蕭還是早上的楚蕭,可是,很明顯,他穿的西裝,已經不是早上那一身了。

而且,看起來似乎比早上更正式。

葉紫涵眼珠子轉了轉,環視了周圍一圈,發現居然沒有看見西門翼和雲軒。

她剛想開口問,雲朵朵就搶先開口:"任務我已經完成了,我就先撤了!"

雲朵朵說完,給了葉紫涵一個曖昧的眼神,向著餐廳外面走出去。

葉紫涵想伸手拉住她,卻只抓住了空氣。

她轉身,乾笑著看向楚蕭:"朵朵……朵朵她……她去幹什麼了?她不是說,一起吃飯嗎?西門翼和雲軒人呢?他們去哪裡了?怎麼感覺,今天中午,你也怪怪的!"

楚蕭沒有回答葉紫涵的問題,他只是笑而不語。

葉紫涵忍不住皺眉:"蒼天啊,你能別笑了嘛,你倒是說句話啊,你這樣不聲不響的,我感覺有點恐怖啊!"

楚蕭終於開口,他面帶笑意的開口道:"他們幾個人,今天中午不跟我們一起吃,我請他們吃大餐,他們自己去吃,我埋單,至於這裡,今天中午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下坐下來,點餐吧!"

葉紫涵不自在的皺了皺眉:"那個……我感覺有點不自在,要不然,我們還是去找朵朵他們,我們一起吃飯吧,人多熱鬧嘛,你看你包場了,這裡冷冷清清的,一點人氣都沒有,多沒意思啊!"

楚蕭顯然並不care她的想法:"要人氣幹什麼,我們就是吃個飯而已,幹嘛要熱熱鬧鬧的,今天,就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午餐,不許再用旁的理由拒絕,不然的話,今天你走到哪裡,我跟到哪裡!"

葉紫涵看楚蕭認真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他好像真的能做出來,自己走到哪,他跟到哪兒!

想到這裡,她皺了皺眉:"好好好,我服了你了,那就開始點餐吧,早點吃完,早死早超生,以後啊,不要再這麼鋪張浪費的請我吃飯了,真的沒有必要!"

看著葉紫涵一副我很節儉的模樣,楚蕭笑著點頭:"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當然知道,以葉紫涵家的錢財和地位,她不可能沒有見過什麼大場面。

只不過,她能這樣說,只能說明,她自在慣了,也不喜歡用錢來搞特殊,她只是想跟普通人一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們兩個人坐下來,開始點餐。

楚蕭話不多,只是默默的看著葉紫涵,微笑著,像是春風送暖一般。

葉紫涵感覺自己都快被他看的融化了一般。

她硬著頭皮開口道:"楚蕭,你能別這樣看我了嘛,你看的我渾身不自在,還有,你今天找我,還有別的事情嗎? 狂夫愛妻 難道只是為了吃飯,你知不知道,我們現在的樣子,我真的很不習慣,感覺像是被人圍觀的大熊貓!"

楚蕭聽到她的話,頓時一愣。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笑著偷偷看他們倆的服務員。

他皺了皺眉,喊來餐廳經理:"把我們點的午餐送上來,然後,我需要的東西,等到我喊你的時候,拿上來就行,餐廳其他人員,清場,包括服務生!"

餐廳經理趕緊笑著點頭。

一時間,餐廳只剩下葉紫涵和楚蕭兩個人。

葉紫涵感覺空蕩蕩的,她還是有點彆扭。

午餐送上來了,楚蕭好像也沒有什麼話對自己說一樣。

葉紫涵只能悶頭吃飯。

這裡的午餐的確不錯,牛排肉質鮮美,難得一見。

可是,在這麼怪異的氛圍下吃完飯,還是需要一定的心理壓力的。

葉紫涵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飯,她抬起頭,看見楚蕭吃了一半,似乎就不打算吃了,只是滿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葉紫涵都快瘋了:"楚蕭,你到底要幹什麼,你能別這麼笑著看我嘛,感覺真的很奇怪,你要是再看,我真的要崩潰了!"

楚蕭哭笑不得,感覺她跟個小孩子一樣。 儘管皇帝坐在那裡,一貫的面容冷峻,並沒顯出多麼傷心的樣子,但皇後知道,對於情緒不外露的皇帝來說,坐在這裡便已經說明了一切。

她緩緩走過去,勸道,「陛下,藍貴人已經去了,您看開點,眼下最要緊的是替她籌辦後事,陛下放心,人走了,若有恩怨也成了過眼煙雲,臣妾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藍貴人服侍陛下有功,臣妾想著就按妃位來發喪,也讓她有些體面……」

皇帝在心頭冷笑,人都沒了,還要體面做什麼。

他看了一眼那隻潰爛的腳,「叫太醫來醫治藍貴人的腳。」

皇后大驚,以為皇帝得了失心瘋,人都死了,還醫治什麼腳啊。

「陛下,」她委婉的勸:「眼下醫治已沒有什麼意義,還是早點讓藍貴人入土為安吧。」

皇帝搖頭,「朕不能讓她帶著一隻潰爛的腳進棺材,讓人先醫治,能不能好再說。」

「可是時間不等人,藍貴人不能老擱在床上,得入棺……」

皇帝不耐煩起來,揚聲叫查赤那進來,讓他去請太醫過來醫治藍貴人的腳。

查赤那應了是,打發小侍從去跑一趟,抱著佛塵站在廊上也是暗自嘆氣,從未聽說過給死人醫腳的,陛下莫不是傷心過了頭,神志不清了吧。

他茫然的看著殿門前的空坪,不知打哪飛來一隻小麻雀,在地上一蹦一跳的,並不畏懼時下的寒冷,扭著小腦袋左看右看,卟愣一下展翅飛走。不知道怎麼的,查赤那覺得那隻小麻雀有點像藍柳清,看起來嬌弱,其實很有鬥志,他不明白,那樣充滿鬥志的人怎麼突然就死了?

太醫們得到指令,拎著箱子來給死去的藍貴人醫腳,儘管藍柳清的身體已經僵冷,但清理死皮和爛肉的時侯,還是會有鮮紅的血流出來,皇帝沒有避開,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不時又看一眼藍柳清的臉,期望著某一瞬間,她突然能睜開眼睛。

有皇帝在一旁監督,太醫們很是惶然,一板一眼的處理著那隻傷腳,因為面對的是個無知無覺的死人,太醫自然不會顧及她的感受,只力求處理乾淨,讓傷口看起來好看點。拿著小刀仔細剔著爛肉,偶爾不小心剔到好肉上,血一下就湧出來,太醫還沒回神,就聽皇帝倒抽一口冷氣,就像那一刀劃在他身上似的,太醫的心立刻懸起來,偷偷抬眼,看到皇帝眼底寒意森冷,他心一顫,拱手告罪,「陛下,臣有罪。」

「先把傷口處理完,若再不小心,朕加倍懲罰。」

太醫們這才知道,不論藍貴人是死是活,在皇帝眼裡都是一樣的。

每個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自覺放輕了手腳,跟繡花似的,精益求精把傷口處理乾淨,撒上藥粉,用紗棉一層層包紮起來,還貼心的綁了一個蝴蝶結。殿里有微風,細薄的紗片隨動擺動,小小的蝴蝶結就像是活過來了似的,抖動著小翅膀……

皇帝看得出了神,眼神漸漸迷離起來。直到查赤那進來,「陛下,時侯不早了,您還沒用晚膳,奴才叫人在偏殿擺飯吧。」

皇帝撫了撫藍柳清僵冷的臉,搖搖頭,「朕沒有胃口。」

「陛下要保重身子,才有精神替藍貴人準備後事,陛下聖安要緊,多少吃一口吧。」

皇帝哪有心思吃飯,他依然不能接受藍柳清已經死去的事實,或許是他錯了,因為震怒,想給她深刻的教訓,憋著一口氣不來看她,也想看看她的能耐,在他眼皮子底下都能逃跑的人,哪能讓自己輕易死去?他總覺得這是她的詭計,她在詐死,好讓他放鬆警惕,然後就能一走了之,真正的離開他。

無論查赤那怎麼勸,皇帝無動於衷,再勸,他就不耐煩了,揮著手把人趕出去,他心裡很後悔,如果知道她的死令自己這樣難受,他不會那樣待她,他心裡有一種不太實際的希望,藍柳清是南原公主,南原人擅巫術,或許會有奇迹出現的吧。

瑞陽殿沒有燒地龍,很冷,查赤那怕凍著皇帝,趕緊叫人燒了大炭盆擱在屋子,又讓人把坑燒起來,皇帝整個人都是麻木的,並沒有覺得什麼冷熱之感,只是屋裡溫度升起來,他摸藍柳清的時侯,感覺她沒那麼僵硬了,心裡不由得升起緲茫的希望。

他叫侍女們打來水,拿來乾淨的衣裳,也不讓別人幫忙,金貴的皇帝頭一次給人擦身子,還是個死去的女人,他擦得很仔細,每一處地方都不放過,他極少看她的身子,每次都是在昏暗的燭光里糾纏,直到黑暗來臨。如今燈火通明,他每一處都看得清清楚楚,卻沒有半點旖旎的想法,只是記得她的媚笑和柔軟,偶爾弄疼了她,她也會張牙舞爪跟他打架……

他愣愣的發了一會呆,心裡酸楚難當,又揪痛起來。

他給藍柳清換上的是蒙達的衣裳,冬天來,穿南原的衣裳會冷,換完他才想起來,她已經死了,哪裡還會覺得冷。

他打量著換好衣裳的藍柳清,覺得她還是穿南原衣裳好看,猶豫著要不要再換過,想想還是算了,就算她死了,他也不願意她冷。

這一晚,他留在瑞陽殿,誰來勸都不理,勸多了就發脾氣,一發脾氣大夥就不敢再吭聲。

殿門外,秦典一臉凝重的站著,不知什麼時侯下了點零星的雪籽,打在帽子上沙沙作響,像春蠶啃噬桑葉的聲音。赤查那對插著袖子,抬頭望天,「這鬼天氣,才十月怎麼就下雪粒子了?」又對秦典說,「秦大人,陛下與你一同長大,情份不一般,你進去勸勸吧,好歹讓陛下睡個囫圇覺。」

秦典站著沒動,也沒說話,心裡亂糟糟的,他想進去看看,又抬不動腳,皇帝的反應讓他很意外,大概也是藍柳清沒有預計到的,以為皇帝把她扔在瑞陽殿不聞不問,便是死了也最多賞副棺材,沒想到,一聽到消息皇帝就過來了,呆到現在也沒出來,這大半天,不吃不喝的守著,讓太醫替她醫治了腳傷,還親自給她擦了身子換衣裳……

所有的這些都說明,皇帝沒有忘了藍柳清,不但沒有忘,還把她看得很重,很重……?

感謝蓮花咪貓(2張),唯美一生,走來走去,心戀坊(2張),錯愛是誰的錯(2張),習慣,Rider(3張),誰許一世長安(2張),夙璇(3張),尾數為6598(2張),5924,2044,4220(4張),3919,8377的盆友,看到好多老朋友,謝謝大家的支持,一起努力加油,希望疫情早點結束,四號凌晨加更哈。

大年初九,疫情嚴重,大家都別出門,在家睡覺看電視發獃玩遊戲看小說哈。 楚蕭無奈的笑著開口道:"你吃飽了嗎?"

葉紫涵連連點頭:"飽了,不能再飽了,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可是,我還沒有吃完,怎麼辦?"楚蕭笑著看向葉紫涵。

葉紫涵眉頭打結:"那要不,你先走,你慢慢吃!"

楚蕭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樣的話,也估計只有這丫頭才能說得出來。

他無奈的搖搖頭:"好了,不逗你了,我還沒吃飽呢,你等等!"

楚蕭說完,伸手打了一個響指,頓時,一個服務生推著一大捧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走出來。

他走在楚蕭面前停下來,做了一個紳士的請的姿勢。

楚蕭點了點頭,拿出紅玫瑰,對方就推著小推車離開了。

葉紫涵感覺,自己的心臟跳的有點不規律。

她伸手捂住心臟,乾笑著看向楚蕭:"楚蕭,你這是幹什麼,難不成,你沒吃飽,想要吃花瓣嗎?"

楚蕭看她還在繼續裝傻,他笑著說:"花瓣……哪有你好吃啊,聽說人肉也很好吃呢!"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話,頓時打了個哆嗦:"你真可怕,我想,我還是早點走吧!"

葉紫涵說完,起身就想走!

楚蕭看見她這樣,也急了。

他快速的開口道:"紫涵,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能感覺得到,你是喜歡我的!"

楚蕭說完,站起來,捧著手裡的紅玫瑰,遞向葉紫涵。

葉紫涵僵硬的站在原地,看著楚蕭認真神情的表情,她有點無措。

楚蕭也不催促她,他只是安靜的看著葉紫涵,並不說話。

一孕雙寶:總裁爹地好歡喜 葉紫涵的神情有些為難。

楚蕭的心,也一點點的沉下去。

他能感覺到,她猶豫了,遲疑了,這都是因為自己出其不意的表白。

他原本以為,她就算是遲疑為難,也不會這麼嚴重。

怪他他自負。

楚蕭自嘲的勾唇,笑了笑。

他看著葉紫涵,淡淡的開口道:"你不用這麼為難,如果你不願意,我不會強迫你,我們就當是出來吃個午飯而已,你別這樣為難,我會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

葉紫涵搖了搖頭,她結結巴巴的開口道:"不……不是你想的這樣,我只是……我只是覺得太突然了,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結果……結果你就表白了,根本讓我意想不到!"

楚蕭看著她的樣子,無奈的嘆口氣:"可是,現在已經發生了,突然不突然,也已經不重要了,你個人是什麼感覺呢?"

他這樣一問,葉紫涵又僵住了。

她的嘴巴動了動,半天說不出話來。

楚蕭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雙手舉著花,看起來像是被定在哪裡了一般。

葉紫涵皺了皺眉,覺得心裡亂糟糟的。

其實,她也不是不願意當楚蕭女朋友,只是覺得,這一切太快,太突然了。

她無奈的皺眉看著楚蕭:"我個人……個人其實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突然表白,我有點驚訝!"

楚蕭看著她,平靜的開口道:"其實,這並不算是突然,我前幾天跟你表白,你沒有答應我,我就想過了接下來的表白,只要你不答應我,也沒有明確的拒絕我,我會一直表白,直到你接受我為止,如果你真的很討厭我,一點也不想跟我當男女朋友,你可以直接告訴我,我以後也不會再自作多情了!"

葉紫涵皺了皺眉,這人怎麼就這麼犟呢!

她說不同意,他立馬就這個樣子,真的讓人好生氣啊!

她皺眉看著楚蕭:"誰說了討厭你,不想跟你當男女朋友啊,你幹嘛非要曲解我的意思!"

看著葉紫涵氣呼呼的小臉,楚蕭反應了兩秒,突然高興的笑起來:"這麼說,你答應我了,你不討厭我,願意當我女朋友了?"

看著楚蕭興高采烈的樣子,葉紫涵差點想一頭撞死。

她嘴巴不自然的動了動:"我剛才那是答應了嗎?"

楚蕭連連點頭:"你話里的意思,的確是答應了! 長成計:養女有毒

葉紫涵無奈的扶額:"那好吧,我答應你了!"

雖然葉紫涵猶猶豫豫了半天,只不過,她最後,還算是答應下來了。

畢竟,她的確心裡喜歡楚蕭,只是今天的這個表白,讓她有點措不及防。

可是,她卻害怕自己拒絕了他,會打擊到楚蕭的信心,他可是天之驕子啊。

她想到這些,竟然有點捨不得。

內心都這樣抗拒了,她還能怎麼辦呢。

葉紫涵心想,她也只能答應了,她這輩子,就算是這樣栽在某人的手上了,她能怎麼辦呢。

楚蕭看葉紫涵的反應,本來都不抱希望了,結果,突然峰迴路轉,他感覺自己有點回不過神。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他遲疑了半天,才開口道:"紫涵,你真的答應我了?"

葉紫涵看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笑著點點頭:"嗯,我答應你了,答應做你女朋友!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楚蕭瞬間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他將手裡的花放在一旁,快速的衝過去,一把將葉紫涵抱起來:"紫涵,你真的答應我了?你真的答應我了嗎?我真的是太高興了,我都差點失去希望了,沒想到,你最後還是答應我了!"

楚蕭高興的有點傻,說的話都有點語無倫次的。

葉紫涵傻笑著被他抱起來,心裡默默的說著,真是個傻子。

楚蕭抱著葉紫涵轉了半天,歡天喜地的,跟他平日里的樣子,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葉紫涵被他轉的暈暈乎乎的,她伸手拍了拍楚蕭的肩膀:"好了,你放我下來,你再這樣轉下去,我遲早要被你轉暈的!"

楚蕭傻笑著點頭:"好好好,我放你下來!"

楚蕭把葉紫涵放下來,傻傻的看著她,笑容里滿是陽光:"紫涵,我真的沒想到!"

葉紫涵嬌羞的瞪了他一眼:"你沒想到什麼啊,你一天一個表白的逼著我,我能不答應你嘛,見過死纏爛打的,還沒見過你這麼死纏爛打的,看在你這麼誠懇的份上,我就答應你了,只不過,你要是敢做出什麼惹我不開心的事情,或者背叛我,我可不是吃素的,我會把你抽筋扒皮泄憤!"

看著她故作兇狠的小表情,楚蕭笑著點頭:"嗯,全聽你的,你把我大卸八塊,我絕無怨言!"

葉紫涵生氣的皺眉:"你怎麼這麼傻呢,你應該說,我絕對不會惹你不開心,更不會背叛你,那不就沒有後面的抽筋扒皮了!"

楚蕭看她這麼可愛,一顆心都化了:"只要你想,就算是我沒有做錯事情,我也允許你隨時隨地欺負我,你是我女朋友,你不欺負我,欺負誰啊!"

葉紫涵沒想到他會這麼說,頓時一臉嬌羞。

她伸手輕拍楚蕭一把:"沒想到你還這麼會說,盡會甜言蜜語,哄女孩子開心,可是,我可不是那麼好騙的,我聰明著呢!"

楚蕭笑著伸手抱著她:"嗯,你聰明著呢,我的紫涵,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女孩!"

葉紫涵雖然嘴上不說,心裡卻甜滋滋的,跟一顆糖化開了一般。

她開心的嘟著嘴,眯著眼睛,一副陶醉的樣子。

原來,愛情是有味道的,這麼甜絲絲的。

楚蕭看她自我陶醉的模樣,忍不住笑著開口:"你幹嘛呢,表情這麼傻!"

葉紫涵立馬變得兇巴巴的:"你還說你不惹我,剛剛在一起,就敢罵我,楚蕭,你說說,你是不是故意的,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了!"

楚蕭一臉無奈的笑容:"我哪敢啊,我這裡的傻,跟咱們平時說的那個傻是不一樣的,我是在誇你可愛,你怎麼能這麼曲解我的意思呢!"

葉紫涵故意板著小臉開口道:"既然是不一樣的,那你跟我說說,你這個傻是什麼意思?"

楚蕭想了想,開口道:"我這個傻字的意思呢,其實就是說,你真可愛,你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女孩子,傻的可愛,傻的天真,怎麼看這個傻都是誇你的意思!"

葉紫涵皺眉:"你說的是真的嗎?"

楚蕭連連點頭:"肯定是真的啊,我怎麼能騙你呢!"

「先生,人家也沒說自己是挑戰者,您倒是聽他把話講完啊。」

Previous article

蘇薇兒望着那些人,面容都很陌生,只好稱呼到:“爺爺好,我是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