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夢恬生氣的追下樓,看到雲彬柯手撐在下巴上,看戲似的看著他們倆。

藍銘晟手裡拿著日記本,站在客廳的一頭。

雲夢恬追下樓,站在樓梯口,無語的看著他:"藍銘晟,你別跑!"

"我可以不跑,除非你答應我,不要再固執的要回日記本了!"藍銘晟緊緊的將日記本抱在懷裡,做出一副打死也不會交出去的姿態。

雲彬柯有些好奇:"這日記本里到底是啥好東西,你們倆這麼追來打去的!"

"要你管!"

"不能說!"

雲夢恬和藍銘晟同時開口,語氣一點也不和氣。

雲彬柯嘖嘖嘖了兩聲:"沒看出來啊,你們居然這麼護著一本日記本,到底是啥好東西,弄得我都好奇了!"

藍銘晟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看戲的雲彬柯:"我勸你還是收起好奇心吧,你要是敢看一眼,我不揍你,小夢都得把你大卸八塊!"

果然,藍銘晟的話說完,雲夢恬就警告雲彬柯:"哥,你要是真的偷看了這本日記,我就拆了你!"

雲彬柯被彪悍的妹妹說的抖了抖肩膀:"看來,我還是別看了,萬一被你們倆打死,我去哪裡訴苦呢!"

雲彬柯笑著說完,就看見雲夢恬向著藍銘晟追過去。

藍銘晟反應過來,趕緊往另一邊跑,兩個人在客廳里上演了一場游擊戰。

路紫蘇從廚房裡出來,就看見他們鬧成一團,她無奈的揉了揉額頭:"你們這倆孩子,在幹嘛呢,別追來鬧去的了,頭疼!"

雲夢恬不服氣:"你先讓藍銘晟停下來,只要他停下來,我就不追他了!"

藍銘晟立馬開口:"只要讓小夢別追我了,我就不跑了!"

路紫蘇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吃蘋果的雲彬柯:"彬柯,你知道他們倆在幹嘛嗎?"

雲彬柯看了一眼藍銘晟手裡的日記本,如實告訴自家親媽:"他們在爭搶那本日記本!"

"那裡面記錄了什麼好東西嗎?值得他們倆這麼鬧!"路紫蘇有些好奇。

雲彬柯的眸子閃了閃,突然笑著看向路紫蘇:"我估計啊,是小夢偷偷寫的日記,被藍銘晟看見了,小夢害羞了,要撕掉日記,藍銘晟不肯,這不,兩個人就鬧起來了!"

雲彬柯一下子就猜中了整個故事。

藍銘晟和雲夢恬詫異的看著他,異口同聲:"你怎麼知道的?"

雲夢恬反應過來,又問了一句:"你剛才是不是偷偷上樓偷聽了? 鬼王的獨寵新娘

雲彬柯嘴角抽搐了兩下,笑著說:"我用得著偷聽嘛,隨便猜猜就猜中了,又不是什麼大事,而且,我要是沒猜中的話,日記本里寫的都是藍銘晟吧,不然,藍銘晟才不會當成寶貝呢!"

心思一下子被說中,雲夢恬臉色漲紅到了極點。

她生氣的反駁:"才不是呢!"

路紫蘇看了女兒一眼:"小夢,你還些日記呢,我都沒看出來!"

雲夢恬紅著臉:"媽,你跟他們一樣,居然也取笑我!"

路紫蘇不想看著他們繼續鬧騰了,沒好氣的笑著說:"不就是本日記嘛,就送給銘晟吧,反正他也看了,再說了,銘晟是個懂事的孩子,不會讓你的心意被其他人看到的,你別害羞了,乖乖聽話,一會吃飯!"

路紫蘇說完,就轉身回廚房了。

藍銘晟笑的像是一隻狐狸:"小夢,阿姨都這麼說了,你就把日記送給我吧!"

雲夢恬生氣的瞪了他一眼:"你想的美!"

她雖然這樣說,可是,卻真的沒有再撲上去搶日記。

就算是這樣,藍銘晟還是沒有降低警惕,他坐在沙發上,都坐在距離雲夢恬最遠的地方。

雲夢恬懶得搭理他,她去廚房幫路紫蘇摘菜了。

過了一會,她發現藍銘晟不在客廳了,她端了兩杯果汁出去,看到雲彬柯玩手機,問了一句:"他人呢?"

雲彬柯笑了笑:"當然是去藏日記本了,不然,你要是看到他拿著日記本,我可不信你能真的不搶!"

雲夢恬無語的癟癟嘴:"但願他能一直躲著我!"

雲夢恬說完話,就坐在一邊喝果汁。

不一會,藍銘晟就笑著從外面回來了,他手裡空蕩蕩的,一看就知道他已經把日記本藏起來了。

雲夢恬懶懶的看了他一眼,壓根沒打算搭理他。

藍銘晟怕雲夢恬真的生氣了,死皮賴臉的走過去,坐在她旁邊,討好的笑著開口:"小夢,你在看什麼呢?"

雲夢恬瞥了他一眼,直接站起來,坐在另一個雙人沙發上。

藍銘晟像狗皮膏藥一樣,立馬起身黏上去。

雲夢恬這次沒有繼續起來,她轉身看著藍銘晟:"你剛才不是一直躲著我嗎,怎麼現在主動黏上來了,不怕我追你了,不怕我揍人了?"

藍銘晟笑的有點賤兮兮的:"沒事,我皮糙肉厚,你儘管打,我絕對不喊疼的!"

雲夢恬冷笑了一聲:"我要是把你這位藍神醫打的缺胳膊少腿了,怕是到時候,自然有人罵我,你還是離我遠點吧,我現在看著你就來氣!"

藍銘晟伸手摟住她的肩膀:"小夢,別啊,是我錯了,我剛才不該躲著你的!"

雲夢恬對他這種事後認錯的態度,完全無感:"剛才不該躲著我,那你剛才去幹嘛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忽悠我,把日記本藏起來,就以為萬事大吉了,是吧,藍銘晟我告訴你,我這人可記仇了,你要是不把日記本拿出來,我就一個好臉色也不給你看!"

雲夢恬說完,就扭過頭看手機,接下來不管藍銘晟說什麼,她都真的不搭理了。

藍銘晟有些苦惱的看著雲彬柯。

雲彬柯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藍銘晟泄氣的看著雲夢恬:"小夢,你別不吭聲啊,我是真的錯了!"

他一連說了好幾遍,雲夢恬才懶懶的看了他一眼:"你真的知道錯了?"

藍銘晟趕緊點頭。

雲夢恬挑眉:"那行,去把日記本給我拿回來!"

藍銘晟立馬拒絕:"那堅決不能!"

雲夢恬癟癟嘴:"那你還是去死吧,不要煩我!"

藍銘晟苦惱不已,他看著雲彬柯,一臉愁眉苦臉,希望這人能給自己想個辦法。

誰知道,雲彬柯一點也不幫忙想辦法,反而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藍銘晟,簡直讓藍銘晟抓狂。

就在這時,雲逸回來了。

他看到幾個孩子回來了,路紫蘇在做飯,沒好氣的教訓他們:"怎麼讓你媽媽做飯,你們倆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我平時就是這樣教育你們的!"

要知道,路家和雲家,女孩子都是要寵著的,當然了,這也包括妻子。

雲逸只要有時間,飯都是他動手做的,絕對不會讓路紫蘇吃一點苦。

家裡是有阿姨的,可是,路紫蘇有時候就是喜歡動手,雲逸了解她這點,可是,還是心疼的不得了。

雲夢恬見父親大人教訓,趕緊開口:"我去洗菜,我媽媽說我是搗亂,不信你去問問我媽!"

路紫蘇笑著站在廚房門口:"雲逸,你別怪他們,是我不讓人幫忙的,我一年也下廚了不了幾次!"

雲逸立馬笑著走向妻子,他走到廚房裡,從身後抱了抱妻子,在她的側臉親了親:"你辛苦了!"

路紫蘇有些不好意思:"別親了,讓孩子們看見不好,而且,做個飯有什麼辛苦的,還有,你不是喊他們回來有話說嗎,現在去說罷,不要把一些事情搬到飯桌上來講,不然待會連飯都吃不好!"

聽到路紫蘇的話,雲逸立馬點點頭:"我現在就去!"

他從廚房出來,就看見三個孩子伸著腦袋往廚房那邊看,他忍不住咳嗽了一聲:"都縮頭縮腦的幹嘛呢,跟我來書房!"

"我們都過來嗎?"雲彬柯看著父親,似乎在確定,是不是要一起教訓他們。

雲逸聽到雲彬柯的話,輕哼了一聲:"不然呢,想讓我花時間,挨個教訓嗎?"

雲夢恬吐了吐舌頭,趕緊站起來,向著書房走去。 風谷深處,一片仙舟極速逃竄,身後四位天仙境,一位仙王境強者緊隨不舍。

前方,一道道強大氣息展露而出,有地仙境,更有天仙境,開始對仙舟圍追堵截!

這一刻,林楠極速而逃,絲毫不敢停留。

任憑一位位強者阻攔,一路奪路而逃,

強大的風屬性規則之力爆發,一次次轟殺而下。

有著仙舟加持,林楠的速度堪稱一個極致,哪怕是風族這位仙王境強者,也難以直接追上,太快了,幾乎一射而出。

「攔住他!」幾位追殺而來的天仙境強者大喝而出,不斷提醒著其他風谷之人。

頓時,整個風谷都熱鬧了起來。

風谷核心位置,風族高手不少。

甚至哪怕是風谷外面,也有著一些風族高手在,先前的風嘯等人還在。

而今,風族強者的大喝聲,強大的波動,早就傳了出來。

「是天庭林楠,絕對不能讓他逃了!」

一聲聲怒喝聲,瞬間傳遍整個風谷。

與此同時,相距萬里之外,血雲老祖的臉色越發的陰沉難看了,徹底沒有了任何蹤跡。

堂堂仙王境巔峰強者,縱橫仙界多年的老邪魔,竟然被一個天仙境初期的小子逃了!

奇恥大辱!

就在這個時候,陡然間血雲老祖探查到風谷之地,這裡是風族重地,正常而言血雲老祖也不願意去招惹,神識也是一掃而沒。

然而就在一瞬間,血雲老祖察覺到了風谷內的動靜。

尤其是那一道道怒喝聲。

「竟然躲到風谷!」血雲老祖頓時臉上帶著濃濃的殺意。

「不能落入風族之手!」

一瞬間,血雲老祖有了決定。

他不單單要找林楠報復,更重要的是要拿回屬於他的血池,那是他多年的心血。

一旦落入風族之手,再想拿回來就難了!

毫不遲疑,血雲老祖殺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就在風族一群高手瘋狂追擊,血雲老祖也在極速趕來之際,風谷核心之地,先前林楠被轟飛的某地,一道人影臉色煞白的隱藏在虛空中。

若是被風族高手得知,定然會嚇了一大跳。

林楠!

確切的說,是林楠本尊!

仙舟上極速逃遁的,實則是林楠的風屬性分身。

面對風族仙王境高手的圍殺,想要突圍而出,根本不可能,連仙王境都出手,而且是一個圈套之中,唯有如此方法才能脫身。

雖然可能會損失一大分身,但相比於本尊的危險,林楠能夠接受。

當然,這個損失是極大的,也相當於一條命丟了。

先前那一瞬間,十幾張符咒全部爆發而出,帶著驚人的氣息,林楠趁亂本尊分身分離,本尊隱藏在這裡。

那種情況下,風族高手根本沒想到林楠還有這麼一手。

為此,讓林楠逃過一劫。

而今,趁著周圍四處無人,林楠不敢再耽擱,分身已然快被追上了,一旦被他們發現不對勁,定然會重新找來。

一瞬間,林楠渾身空間之力包裹,直接朝著先前來的地方趕了過去。

輕車路熟,林楠極速而逃,哪怕是天罡風通道,也擋不住林楠。

周圍,有著風屬性本身的牽制,再沒有其他高手阻攔,即便是風嘯等人也帶人追殺而出。

幾分鐘后,就在分身即將被追上的之際,林楠本尊已然亡命逃入了出去。

本尊分身之間,並非同一個方向,周圍虛空甚至都沒有被鎮壓。

毫不遲疑,林楠直接心中一動,一張逃命符咒出現。

「風族,我會再來的!」林楠寒聲,這一次註定損失大了。

分身,相當於一條命!

而今,要廢了!

身形閃動,一瞬間林楠消失在原地,再出現之際已然逃離到萬里之外。

而後林楠繼續不敢停留,快速逃遁,分身被發現之前,就是他唯一的機會。

與此同時,風谷外,林楠分身駕馭仙舟,極速而逃,哪怕是其他天仙境地仙境強者圍殺阻截,也沒有攔住一心想逃的分身。

但此刻,風族的仙王境強者追上了。

超凡透視 再度一掌,林楠分身連同仙舟直接被轟飛出去,分身咳血不止,仙舟更是瞬間徹底被毀。

「還想逃?」這位風族仙王境高手冷哼一聲,周圍虛空完全被鎮壓,趁著這個瞬間,其他風族天仙境高手也趕到了,將周圍團團圍住。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這位仙王境強者眉頭微皺,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

林楠的氣息,和之前不同!

就在這個時候,周圍七八名天仙境強者都準備對林楠出手之際,血雲老祖到了,突然間從虛空中冒出,一掌對著林楠殺了過去。

頓時,風族仙王境高手臉色大變。

「什麼人!」

「他是本座的!」血雲老祖冷笑道。

「混賬!」風族仙王境強者開口怒斥一聲,陡然間一掌對著血雲老祖的手掌打去。

「轟隆!」

一聲巨響,兩大仙王境強者交手,強大的波動,直接讓林楠的分身再度受創,其他幾位風族天仙境強者這一刻也波及不輕。

血雲老祖太強了,對林楠出手,那真是恨極,全力出手。

專屬蜜愛:高冷老公請剋制 即便是風族仙王境強者也被一掌轟退出去。

「不自量力!」血雲老祖冷笑,若非顧忌風族,這些人都不夠他殺的。

冷笑之餘,再度一掌對著林楠打去,同時準備徹底禁錮住這個該死的小子。

不過就在這時,陡然間血雲老祖臉色微微一變,周圍風族之人也是如此。

「不好!」幾位天仙境強者大吼一聲,急忙抽身而退。

饒是風族仙王境強者也微微遠離一些,唯獨血雲老祖,根本不懼分毫,一掌再度上前。

「本座不讓你死!」

林楠才不管不顧,這是分身,他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尤其在看到血雲老祖出現之際,這也是唯一的解決之法。

「一起死吧!」林楠分身怒吼一聲。

原來,在剛才她心情放飛的一瞬間,她已經不知不覺邁入了修鍊的第二個階段,她的實力瞬間突飛猛漲。

Previous article

走進客廳,看到端坐在沙發上的老母親,連忙恭敬地叫了聲「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