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怪他看起來如此的陰鬱詭異,原來是因為修行了幻影傀儡術的原因。

「你現在該明白,為什麼我要將你的魂魄請到府里來了吧。」東方烈冷笑。

「你是想用我的魂魄製成幻影傀儡人,然後任由你擺布?!」

真是個詭異恐怕的男人!

不過即使如此,她蘇靜兮的魂魄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猜的對。凡是不聽話的棋子,本王都會將的她靈魂製成幻影傀儡人。」東方烈詭異的笑著。

「是么?沒想到我蘇靜兮居然也那麼榮幸地成為被晉王看重的棋子。不過,能不能把我蘇靜兮變成你的手裡的棋子,那就要看你晉王的本事了。」

蘇靜兮冷然一笑,隨即凝聚內力於掌心,一掌朝周身的結界打去,「砰!」地一聲,結界被她一掌擊破。

… 見結界居然被蘇靜兮一掌擊破,東方烈驚了一驚,隨即揚起了一抹讚賞的笑容。

「沒想到,你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功力依然不減。」


「那是自然,難道晉王殿下以為,我的靈魂離開了身體就會變得不堪一擊,然後任由晉王殿下你擺布?」蘇靜兮冷聲說。

「很好,靈魂的力量夠強,想必做出來的幻影傀儡人會比魅影更強大吧。不過……」


不過,如此特殊的女子卻要被製成沒有主見和思想的幻影傀儡人,豈不是有點可惜?

「本王看你是個人才,最後再問你一次,你願不願意成為本王的人?」東方烈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

蘇靜兮挑眉,一字一句,堅定的說:「我不願意!」

「真的不願意?!」東方烈心中失落。

「是!」

蘇靜兮回答得堅定而乾脆。

「好,既然你如此決絕,那本王就不會再給你反悔的機會!」

蘇靜兮的決絕,徹底激怒了東方烈。

他恨恨地望著蘇靜兮,幽暗的目光瞬間幻化成了一股強大的黑色漩渦,那一刻,天地變色,狂風四起,蘇靜兮轉眼被捲入了那股黑色漩渦里。

蘇靜兮深陷在黑色漩渦里,靈魂受到強大的吸力影響,內力開始一點點的外泄。她冷冷地看著漩渦外的東方烈,東方烈也在看著她,在他二人目光對視的那一刻,整個世界突然靜了下來,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蘇靜兮的世界里,只有他那一雙幽暗詭異的眼睛。

「蘇靜兮,把你的靈魂交給我吧!」

寂靜的世界里,東方烈的聲音帶著極大的誘惑力,穿透了蘇靜兮的靈魂,直達她的內心深處。


蘇靜兮一瞬不瞬地看著他那雙眼睛,沉默片刻后,彷彿失去了所有意識一般,木然地點點頭。

「如果你需要,我願意把我的靈魂給你。」

「很好。」

東方烈看著已經被漩渦力量吸去所有意識的蘇靜兮,揚起一抹嘲諷冷笑。

就算她修為再高再強勢又如何,在他強大的幻影傀儡術面前,她還不是逃脫不了被製成幻影傀儡人的命運!

「你願意成為本王的奴僕,永遠效忠本王么?」

東方烈的聲音帶著極大的誘惑力,再次傳來。

「我願意!」蘇靜兮茫然地點頭。

「那就到我身邊來吧。」

東方烈說著,從袖子里拿出一個黑色木偶人,將那木偶人遞到蘇靜兮面前。

「來吧,讓你的靈魂進入這個木偶人里!從今以後,你就是本王中心不二的奴僕了!」

「好的!」

蘇靜兮慢慢地靠近那個木偶人,緩緩地朝那個黑色木偶人伸出了雙手。

東方烈看著伸出雙手的蘇靜兮,細長的眸子里溢滿了激動的光芒。

很好!

蘇靜兮就要成為他最強大的幻影傀儡人了,以後,有了她的幫助,他如虎添翼,相信不久就會打敗東方晨,成為北雲國太子。

然而,就在他滿心興奮時,蘇靜兮冰冷的眸子里殺氣一閃,閃電般朝東方烈擊出一掌。

「砰!!!」

一聲驚天響,東方烈猝不及防地被她一掌中,連連後退了幾米遠!

… 「啊!!!」

東方烈驚叫一聲,難以置信地看著面色冰冷的蘇靜兮。他捂著劇痛的胸口,下一秒,一股腥甜湧上喉頭,有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嘴角滲了出來。

「沒想到,你剛剛居然是假裝的!本王到是小看了你!」

「如果我蘇靜兮那麼輕易的被你一個眼神就給迷—惑了,那我早死過幾百次了。」

蘇靜兮白了他一眼,隨即念了一個劍訣,暗沉的天空里一道藍色光芒突然閃過,承影神劍飛射而來,落在她手裡。

「看你的幻影傀儡術,應該已經達到第九重了吧,即使如此,但如果我要走,你也是攔不住我的。」

蘇靜兮手中神劍一轉,一道凜冽的藍色劍光射出,瞬間攪碎了東方烈的殺氣。

「你剛剛只不過是使用詭計打了本王一掌,居然就如此猖狂了!如若你真要跟本王比試,你蘇靜兮可不是本王的對手。」

東方烈擦去唇角的鮮血,揚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是不是,比過不就知道了!」

蘇靜兮緊握承影神劍,心想,她可不想再陪著他在這裡耗下去了,得速戰速決才行。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見識一下本王的九重幻影傀儡術!」

東方烈詭異一笑,身體一晃,「嗖!」地一聲,瞬間幻化出無數道分身,飛躍上半空,在暗沉的夜色里迅速移動著,黑影重重疊疊,循環往複,恍若一大片烏雲般朝蘇靜兮罩下。

蘇靜兮看著夜空里迅速移動的身影,一時竟也難以分辨出東方烈的真身到底是哪一個。

在無數身影飛速移動中,一道掌力如一道驚天的颶風,夾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朝蘇靜兮擊了過去。

蘇靜兮面色微變,迅速後退一步,正欲揮劍相擋,卻不料身後突然刮過一道勁風,一股強勁的掌力從她身側襲過,「砰!!!」地一聲,對接上了東方烈的那一掌。

東方烈暗驚,在接掌的瞬間,飛落地面,半空中無數重疊的身影在他飛落地面的瞬間,重合為一體。

東方烈和蘇靜兮驚訝地回頭朝對面的屋頂上望去,屋頂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年輕男子。

暗沉的夜色里,只見那男子五官刀刻般俊美無比,一雙如墨玉般深邃的眼眸散發著冰冷的寒光,一襲月白色錦袍在肅殺的晚風裡獵獵飛揚。

「東方晨!!!」

蘇靜兮和東方烈同時驚呼一聲。

「沒想到,居然是你!!!」

東方烈細長的眸子里掠過一絲驚訝的光焰,東方晨是什麼時候到晉王府的?是他被蘇靜兮擾亂了心境,還是東方晨的修為又精進了,他居然絲毫未曾察覺到他的存在!

東方晨俯看著地面上的東方烈,冰冷的眸子裡帶著一絲不悅。

「三皇兄,蘇靜兮現在歸我保護,我不允許任何人動她!」

說著,他從屋頂上飛落在蘇靜兮面前,冰冷的聲音裡帶著一絲不容反駁的威嚴。

「晨弟莫要誤會,剛剛我不過是跟五小姐開了個玩笑而已。」

東方烈立即隱去那漫天的殺氣,恢復了以往的溫文儒雅。。

… 雖然他向來與東方晨不和睦,但現在他和東方晨實力相差懸殊,還不宜跟他公然翻臉。

「那三皇兄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大啊,居然把人家姑娘的魂都給勾來了。」

東方晨也隱去了滿身的殺氣,盪開了一絲淡笑。

今天抱著蘇靜兮回燕王府時,她突然昏迷,可把他急壞了。

他急急忙忙的把她帶回王府救治,巫醫看過後,卻說她昏迷並不是因為重傷所致,而是因為她的魂魄已經離開了身體,這才導致她一直昏迷不醒。巫醫說著點燃了尋魂香,讓他跟著尋魂香的香氣去找蘇靜兮的魂魄。

他跟著尋魂香的指引,一路找到了晉王府,這才明白,原來是東方烈勾走了蘇靜兮的魂。

「三皇兄,你這貿然把人家姑娘的魂給勾來,莫非,是看上人家姑娘了?」東方晨揶揄的說。

「五小姐擁有傾世之貌,驚世之才,現在整個皇都里的少年,誰不傾慕於她。我雖然是你的皇兄,但也有一顆愛人之心。」

東方烈靜靜地站在花園裡,身長玉立,眼角眉梢都帶著如春風般溫和的笑意,跟剛剛的陰險狡詐完全判若兩人。

蘇靜兮立在東方晨身後,也不揭穿他,只是心裡忍不住嘲諷的想,原來東方烈昔日的羸弱都是裝出來的,不過,裝得可夠深啊,這麼多年來,皇宮裡的那些人居然都沒有看出來。

「原來如此。三皇兄的愛人之心我可以理解,不過,三皇兄的追求方式也忒獨特了些。人家姑娘現在危在旦夕,你卻把人家的魂勾到這裡來風花雪月?!」

東方晨納悶的蹙眉,心想,他特地把蘇靜兮的魂勾來,是想把她製成幻影傀儡人吧,剛剛他可看得仔細,他對蘇靜兮使用了幻影傀儡術,若不是他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晨弟不要誤會,其實我召喚五小姐的魂魄前來,不過是聽說她被射日神弓射中,生命垂危,便想幫她渡過難關而已。」

面對東方晨不懷好意的質問,東方烈也不生氣,柔和的目光反而越發溫和。

「哦?沒想到到是我誤會三皇兄了。不過,貌似三皇兄的辦法好像並不奏效,一天的時間過去了,蘇靜兮的魂魄還是沒有回到她的身體。既然三皇兄的方法不行,那就讓我將蘇靜兮帶回王府,讓我府上的巫醫試試吧。」

東方晨說著,朝東方烈行了一禮,拉著蘇靜兮告辭而去。

待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花園的盡頭時,東方烈唇角柔和的微笑漸漸冰冷。

「二小姐,你看到了么?現在的蘇靜兮可是難對付的很吶!」東方烈目光陰沉的說。

「沒想到,燕王居然這麼護著那個賤人!」

一聲憤怒的聲音在花園裡響起,有紅色的光芒從花園裡盛開的玫瑰花里飄出,在半空中凝成了一個紅衣女子。

那紅衣女子身姿苗條,面容絕美,一雙幽暗的眼眸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是蘇靜香的靈魂!

「那個殘忍的賤人,居然狠心的挖出我的心臟,讓我慘死。這個仇,我一定要報。」蘇靜香望著蘇靜兮二人離開的方向,緊握拳頭。

… 她永遠忘不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她中了蘇靜兮的軟骨散,被她打暈強行劫持到相府後山的地宮裡。她醒來后,竟驚訝地看見兩個蘇靜兮在爭奪火靈珠,她大驚之下,匆匆跑出了地宮要去給爹娘通風報信,可不料,她還沒有跑多遠,神獸朱雀衝破封印,蘇靜兮追上了她,二話不說的殘忍地將她殺害!

她死後,心中充斥著怨恨,自然不甘心前去地府轉世投胎,為躲避鬼差的追捕,她慌不擇路地跑到了晉王府,遇到了晉王東方烈,是東方烈幫她趕跑了地府的鬼差還讓她棲息在花園的玫瑰花叢里。

「蘇靜兮有東方晨保護,你想要殺她,就必須先殺了東方晨,可現在以你靈魂的靈力,根本無法傷到東方晨半分。」東方烈惋惜的說。

蘇靜香聽他這麼說,急了。

「那怎麼辦?晉王殿下,如果我不報仇,我是無法安心前去地府投胎轉世的。所以,殿下,請您無論如何都要幫助我,只要您願意幫助我,我願意為您做任何事情。」蘇靜香著急的哀求。


“廢話少說!”

Previous article

「竟然沒有聽說過冥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