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啊!”

聽着郭東葉的感嘆,我更加覺得此事有希望。

總裁小妻寵上天 “郭大哥,你可知道,陰間自由城?”

“陰間我知道,地府啊,可是自由城,是什麼東西?”

好吧,果然郭東葉的知識面,比我想象之中的還要閉塞很多,我給他解釋了一下陰間無限大,還有關於混亂鬼域自由城的事情。

“陰間還有這等地方?”

“現在你放心了吧!”

郭東葉對着我點了點頭。

“剛好,我準備在自由城開一個道場,授徒傳藝什麼的,但是我自己的身份不夠,等級也不高,到處亂跑的,也並沒有什麼時間,所以就想聘請一個人來給我幫忙,不知道郭大哥,有沒有興趣呢?”

“好啊,反正我也沒地方去,就跟着你幹了,可是,我這還在茅山派的地牢裏面呢,我們也出不去啊!”

郭東葉一臉遺憾的對着我說道。

“你放心,這個事情抱在我身上就好了!”

我對着郭東葉笑了笑,然後把王平之給我的那一塊木牌拿了出來,插在了郭東葉的牢房門口,突然一下,他的牢房門就開了。

“你這是....”

他看到我充滿了欣喜。

“王前輩給的,你快跟我一起走吧!”

郭東葉朝着我點了點頭,而就在這時候,突然旁邊的奇獸還有妖魔門看到我把郭東葉給放了出來,都開始吵鬧了起來。

“喂,那個人類,放我出去!”

“反正你是放人的,放了他,順便也放了我啊!”

“我會給你無窮無盡的好處!”

“我知道一處天師寶藏,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訴你位置,並且送你藏寶圖!”

整個地牢裏面,都開始鬧騰了起來。

“都給我住嘴!”

我拿着令牌,對着他們說道。

“我茅山派要提審他,並不是要放他走,你們要是誰再亂逼逼的話,信不信我發動地牢刑罰,弄死你們?”

我這麼一說,瞬

間就沒有聲音了。

爲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動靜,我給郭東葉放了一個隱身咒,我們趕緊出去了。

出去了之後,我還給那兩位看門的,一個人打賞了一個低階丹藥,他們拿着低階丹藥,看到我就差喊我大爺了。

誒,果然這些小嘍嘍就是好糊弄!

我們趕緊離開了茅山派。

“郭大哥,你的修爲被鎖了,怎麼辦?”

“這個不需要擔心,我自己就能解決,大概需要半個小時左右的功夫就可以了!”

“行,那我們趕緊走吧,不然一會要是被茅山的發現了,那我們也得有麻煩了!”

我對着郭東葉說道,他也贊成了我這個說法,就愛我們準備繼續出發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落在了我們的旁邊。

“你們,誰也別想走!”

一道恐怖的聲音,從天而降。

我給嚇了一跳,那一刻,我甚至以爲是孫長老來了,但是仔細一看,居然並不是孫長老。

這個人大約真人二階的樣子,而且看起來,有些熟悉啊。

誒,對了,這人不就是,陳真人?

就是之前我得罪過的那個。

爲了不讓他發現我的身份,我趕緊用真元改變了臉型。

“我師傅孫長老,早就料到有人會救你了,特地命我看着,你絕對跑不掉的,郭東葉,不過今天確實有點危險,要不是趁着我打了個盹的功夫,你們根本不可能跑的出茅山。”

“還有二十八分鐘,能堅持住麼?”

旁邊的郭東葉對着我傳音道,堅持二十八分鐘,我就能搞定他!

“我儘量吧!”

說實話,我還沒有跟真人二階的存在動過手呢,到底怎麼樣,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現在的實力,也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更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走吧,老老實實的跟我回茅山!”

“你在做夢!”

一念成婚 沒有跟他多說,我身上的鬼氣冒了出來。

“還是隻鬼,那我更不能饒你了!”

郭東葉也謹慎的看着我,似乎隨時可能出手。

真人二階,可不是鬼將二階,我當然要認真許多。

鬼神變,全力催發!

神鬼第一變!實力無限接近於鬼將巔峯。

接下倆,神鬼第二變!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我的實力,已經超越了鬼王巔峯,單在鬼氣這個方面,我已經進入了鬼王的階段。

“有兩下子,居然會提階功法!”

真人級別就是不一樣,居然一眼就把我給看穿了。

“不過到此爲止了!”

說着,他居然五張符咒一起朝着我丟了過來。

(本章完) 我本來以爲就是簡簡單單的幾張符咒,然而下一刻,我發現他的符咒丟出來居然還是有講究的。

第一張是真火咒,第二張是木靈咒,第三張是大風咒。

真火迅速點燃了出現的木靈,然後在大風的燃燒之下變得更加旺盛了起來。

本來真火咒也就是一個羽士級別就能夠使用的符咒,但現在在兩個符咒的輔助下,硬生生的發揮出了真人級別的威力。

這陳真人當真是有兩下子啊。

就在我還剛剛想着是躲還是抗的時候,突然剩下的兩個符咒也炸開了。

一道土牆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緊接着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虛弱。

那土牆,很顯然是爲了防止我用水屬性的道術還擊,而虛弱符咒的用處就更不用我說了。

這份心思,恐怖如斯,我瞬間覺得想要打贏這個傢伙應該會有些不容易。

硬抗吧,反正我的實力也已經到了鬼王級別。

“幽冥之力,匯聚我身!”

我單手朝着胸前一指,一套冥甲出現在了我的胸口。

這冥甲是《鬼神經》上面記載的鬼王級別的鬼術,說實話我以前還從來沒有用過,防禦力到底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用了冥甲也不代表我一定要硬扛,鬼步啓動,連續兩個加速,我本來想試試看能不能閃過去的。

不過,事實上是我想多了,陳真人當然沒那麼蠢。

他的真火咒形成的火球,跟着就上來了,直接擊打在了我的背部。

茅山派大部分的威力都集中在符咒上了,近戰的能力不是特別的突出,我本來都已經做好了受傷的打算,也要抗住這一下,衝到陳真人身邊去的。

可事實總是跟我想象之中的有那麼一點點的差距。

然而這一次還是朝着好的方向發展的,真火咒打在我的身上,並沒有給我造成什麼很大的傷害,甚至只是把冥甲上面的鬼氣給打掉了三分之一。

這冥甲的強大簡直超乎我的想象。

陳真人顯然也沒有料到他的一輪組合符咒並沒有給我造成什麼傷害,看到衝過來的我,他居然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把桃木劍。

他念叨了兩句什麼,隔的有點距離我也沒聽清,但是我很明顯的感覺到,下一個瞬間,天色突變。

名門賢妻 本來是萬里無雲的晴天,突然變得有些陰雲密佈起來,這個過程相當的迅速,幾乎在十幾秒的時間裏面,一道閃電就朝着陳真人的那把桃木劍上面劈過去。

“神劍引雷訣!”

看到這一幕,我有些驚訝了,這

陳真人還真的是有兩把刷子啊!

王平之給我的那本書上面,雖然沒有特別多茅山派的高階道術,但是對一些高階道術,還是有所介紹和講解的。

面前的這一招“神劍引雷訣”就是茅山派位數不多的近距離攻擊道術之一了。

總所周知,桃木是辟邪的,可以驅妖邪,祛黴運,但大多數人所不知道的是,上等的桃木還有一種非常稀奇的屬性,抗雷。

把雷電引到桃木上,既不會損耗,也不會流失,能最大限度的殺敵。

我準備好的幽冥火箭剛剛丟出去,還沒到陳真人的身邊,就被這股強大的雷電之力給鎮的無影無蹤。

這是作死的節奏啊!他的這“神劍引雷訣”一出來,就註定我所有的攻擊鬼術已經廢了。

雷乃是是正氣凝聚的化身,所有鬼魅都是不得近身的,如果我的鬼術等級比陳真人的道術等級要高,我當然可以憑藉着這個優勢對他進行壓制,並且取得最後的勝利,可現在的問題是,我的鬼術等級還不如他。

“來啊!”

陳真人對着我說道,我在後面躊躇了半天,並沒有立刻上去。

“怎麼,沒膽了啊,那你就趁早跟我回茅山,認罪伏法吧!”

這個陳真人,是不是把自己給想的太牛逼了一點?

雖然你暫時封殺了我的鬼術,可我也不是光靠鬼術吃飯的。

特別是,你用的還是雷系的術法,對雷系術法,我可也是有研究的呢。

雖然說我已經很久都沒有用過《五雷祕術》可這並不代表我對雷電的領悟能力下降了,相反《五雷祕術》這個我在目前爲止最強大的攻擊道術,是非常受我的注重和歡迎的。

“你要戰,那便戰,少囉嗦!”

我說着,退掉了神鬼第二變的變身,朝着陳真人衝了過去。

“小小的鬼將,也敢囂張,讓你嚐嚐我雷咒劍的厲害!”

說着,他一劍就朝着我這邊砍了過來。

我自然也沒有畏懼,手上的雷光涌動。

掌心雷在我的手上凝聚起來,同樣是雷電,可是出現在了我們兩個不同的人的手上,那麼註定,它們兩個就要分出個勝負。

在那一瞬間,我們兩個的攻擊碰撞到了一起,我手中的掌心雷,和陳真人劍上引來的雷,發出了劇烈的碰撞。

就這麼一下的功夫,我們雙方都被碰開。

“你居然不怕雷?”

陳真人看着我,有些吃驚的叫道。

我爲什麼要怕雷?

“我不光不怕雷,我還會玩雷呢!”

說着,我把剛剛準備好的金之雷,朝着他的腦袋上面就砸了過去。

對方顯然沒有想到我一個本來是鬼的人,居然還能用出人的道術,而且還是關於雷電的道術。

陳真人一時不查,吃了個啞巴虧,還好他反應快,在金之雷砸到他身體之前就把金之雷給劈碎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別跑,再吃我一招!”

之前那一下被他躲了過去,我趕緊趁勝追擊。

“你找死!”

神劍引雷訣再一次發動,又是一道雷,劈在了他的桃木劍上。

臥槽,這“神劍引雷訣”簡逆天啊,引完了雷以後,居然還能續航?再次充電?

就再我再次震驚的時候,陳真人再一次舉起了劍,而這一次他引雷的目標,居然不是手上的桃木劍,而是..我!!

多大仇,居然引雷來劈我!

我不得不說,這次陳真人比我玩的溜多了。

連續閃過了幾個雷劈,要不是因爲我之前練習《五雷祕術》的時候,有過被雷劈的過程,對這個雷電之類的,有一種天然的免疫,不然的話現在肯定雷電的于波都把我給震傷了。

媽的,看來不用絕招是不行了!

我的心中開始默唸請雷震子神咒!

和我比玩雷?我人玩不過你沒關係,我還認識玩雷的祖宗呢!

兩秒鐘不到,請神咒就已經唸完了,一道雷震子的金身,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澎湃的真元,瞬間開始帶上了神力的特點。

這一刻,我的視野完全不一樣了,天上烏雲密佈,但我似乎都可以感受到,那些雲層之中雷電的情緒,同時我也感覺到了,陳真人之所以能引雷電劈我,還是因爲他手上的桃木劍,那個就像是他的指揮棒一般。

“請,請神咒,你是太皇宗的人!”

陳真人有些驚詫的看着我。

“誰告訴你,只有太皇宗的人,纔會請神咒!”

我冷冷的一笑,朝着陳真人的方向衝了過去。

化身成爲雷震子之後,他的“神劍引雷訣”完全對我沒有了效果。

反倒是這傢伙自己,被我引到的天雷,劈的炸的到處跑。

局勢在一瞬之間逆轉了過來,本來應該是陳真人來追我的,但是現在卻變成我把他給打的到處跑了。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陳真人,你不是要抓我麼?抓我回茅山認罪?來啊!”

我在這邊囂張的對着他叫道。

“今日先放過你一馬,不過你別以爲這樣就能跑了,改日我一定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本章完) 說着,陳真人居然就這麼跑了!

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了,我雖然暫時對他進行了一個小小的壓制,但我的請神咒的時間畢竟是有限的,主要他再堅持一下,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沉真人當然不會和我硬抗,因爲這對他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他一時半會肯定沒有辦法解決我,要是再堅持一會的話,郭東葉的修爲也該恢復了,雖然說郭東葉恢復到巔峯實力可能還很需要一段時間,但是隻要恢復到鬼王級別,我們聯手,他也會吃不了兜着走。

“走吧,郭大哥,這傢伙被我嚇跑了,一點也沒有意思啊,我還沒打盡興呢!”

“別這樣嘛,”聶飛看到沒頭腦又打算溜回去睡覺,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說道:“不然這樣,你陪我去一趟,我給你燒臺機車怎麼樣?”

Previous article

聽辰月這麼一說,肖遙頓覺心頭咯噔一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