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從遊子身上,更準確地說是胳膊上傳出來的氣息確實讓他很不舒服,殺生丸卻並沒有浪費妖力抵抗。

這是殺生丸本能中對遊子的信任。

比起殺生丸這種似乎要撕開禮物盒外面包裝的期待,女妖怪的臉色就變得難看很多了。

這種似乎從靈魂中散發出來的,遇到天敵一般的恐懼到底是怎麼回事?

“出來吧,村雨!”

遊子低喝一聲,隨着她的話音落地,只見她右手後背忽然鼓起了一個眼球,滴溜溜地轉了幾圈之後,遊子的整個手臂裏面也同時冒出了一個什麼東西,一下子把遊子的整個右臂上的袖子都撐破了。

“嘎!”

一聲乾啞的叫聲,一隻烏鴉就這麼從遊子的手臂裏面擠了出來,然後不待女妖怪有什麼反應,烏鴉翅膀一收,化爲一柄刀落在了遊子的右手上。

隨着那把由烏鴉變成的刀出現在遊子的手上,如果說本來只有五分壓力和恐懼的話,這一下子就變爲了最少十分,女妖怪只覺得自己如果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恐怕只憑着這氣勢自己就要輸了。

“哼,只是一把刀罷了,今天我就要當着殺生丸的面殺了他的心上人,然後再殺了他,爲我父母報仇!”

女妖怪衝着遊子喊着,舉着那把比她身體還高的長槍就朝着遊子拱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遊子總覺得女妖怪說話時聲音有點顫、表情也有點色厲內荏的意味。

不過想想村雨對妖怪天生的壓制能力,遊子倒也覺得也許自己的發現就是事實呢?

一邊舉着村雨一下一下地抵抗着女妖怪的攻擊,遊子還有餘暇呼吸亂想。

看着那邊戰成一團的遊子和女妖怪,敏銳的殺生丸很快就發現了遊子佔了絕對的上風,心裏不自覺地鬆了下來。

同時殺生丸也算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初和自己第一次見面時遊子所用的那把刀,並不僅僅是一隻烏鴉化形而成,那隻烏鴉甚至還寄居在遊子的身體裏面!

殺生丸的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皺——

就算爲了強悍的實力,能把妖怪隨便養在身體裏面嗎?尤其是那隻叫做“村雨”的烏鴉,只憑它那能夠讓自己都忌憚的氣勢,可見它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

這個黑崎遊子到底幹了什麼傻事!

遊子可不知道殺生丸已經把自己歸在傻瓜一類裏面去了,她當初和村雨定下契約也是機緣湊巧,如果真的知道村雨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之後,也許做那個決定的時候還真的會考慮一下。

當然,在已經把村雨養在身體裏面那麼多年,已經和村雨之間建立了深厚感情的現在,就算有辦法讓遊子可以和村雨解除契約,她恐怕也不會同意了。

村雨,已經是遊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村雨在手,天下我有。

握着村雨時的遊子,就算不能說是天下無敵的,對付一隻小小的妖怪還是不用費多大事的。

如果不是擔心一開始擔心村雨無差別的威壓會傷害到殺生丸,而且對殺生丸實力太過於相信的話,遊子早就拔出村雨砍殺一翻了。

沒想到最後還是得用村雨。

遊子認真起來也是很可怕的,沒過幾分鐘,女妖怪的身上就已經多了最少三道傷口,鮮血淋漓地滿身狼狽,最後連那把長槍都拿不住了,“咣噹”一聲掉到了地上。

“爲什麼不殺了我?”

女妖怪喘息着瞪着遊子,眼底閃過莫名的光芒:

“難道你手軟了嗎?不忍心殺生?”

女妖怪臉上的表情說不清是劫後餘生的慶幸還是對遊子心慈手軟的鄙視。

“不忍心?”

遊子的嘴角勾了勾,臉上甚至連鄙視的表情都不屑於去做了:

“對於敵人,我爲什麼會不忍心?放虎歸山這種傻事你覺得我會做嗎?不要小瞧人類啊,妖怪!”

是的,也許遊子曾經真的是個心慈手軟的普通人類,可是在經歷那麼多之後,再和以前一樣的話她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所以說,就算遊子表面看起來只是一個十三四的小孩子,其心智已經絕對不遜於如同殺生丸這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妖怪了。

“那你爲什麼不殺我?”

遊子的回答顯然出乎女妖怪的意料之外,就連殺生丸的眉頭也挑了挑,想要知道遊子這麼做的原因。

“你先把這些給收起來吧。”

遊子眼睛在四周掃了一下,很明顯是指周圍的粉紅色霧氣。

“哈哈……這些霧氣和我又沒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讓我收?”

女妖怪大笑着似乎在嘲諷遊子,可是無論遊子也好殺生丸也罷,是那麼容易被糊弄的人嗎?

立刻地,就從女妖怪那略微有點顫抖的聲音裏察覺到了不對勁。

如果說剛開始遊子還只是猜測的話,那麼現在女妖怪的反應就讓她非常肯定自己的猜測了。

“怎麼回事?”

這個時候殺生丸走了過來,遊子看了看他身上的傷勢,發現傷口都已經結痂了,也就沒有堅持讓他繼續在一旁待着。

“我們之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從這裏走出去和那些粉紅色的霧氣有關。”

遊子淡淡地道。

殺生丸點點頭,表示這一點他也一早就知道了。

“這些霧氣的作用最主要的應該是讓我們產生幻覺。”

遊子接下來的話讓殺生丸的眼睛先是睜大了一下,然後閃過了然,遊子見了知道,殺生丸應該已經知道了。

而和殺生丸不同的是,女妖怪的身子卻不自覺地一顫,在遊子又說了一句話之後,望着遊子的眼裏滿是驚恐——

明明是個對自己絲毫不瞭解的人類,就連殺生丸都沒有發現的事情她是怎麼發現的?

遊子的話是這樣的——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一開始攻擊我們的那些紅龍都是我們腦海裏所產生的幻覺,這還沒有什麼,最主要的是,恐怕就算我們殺了你,如果這些霧氣還存在的話,你也應該可以復活。”

如果說一開始的時候遊子確實以爲那些紅龍是真實的話,在察覺到後面紅龍出現地越多、每隻紅龍的實力越弱的時候就已經產生了懷疑。

再加上這個女妖怪出現的時機實在是不對,明明看到那些紅龍對自己和殺生丸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她自己的武力值又不是特別強悍,女妖怪卻仍然敢衝出來偷襲自己。

不是孤注一擲地偷襲她的殺父殺母仇人殺生丸,而是想要殺自己這個她以爲是殺生丸心上人的人類。

這從哪裏看都很不對勁。

現在,眼看着和自己之間的戰鬥落入了下風,雖然驚慌、卻也沒有太多的恐懼和不能報仇的不甘。

蜜戀情深:冷少的爆萌嬌妻 既然隱忍了那麼長時間,花費了那麼大的精力好不容易把殺生丸給弄到她的陷阱裏面了,後面的所作所爲是不是有點虎頭蛇尾、太敷衍了呢?

雖然對這個世界的妖怪種類和能力確實瞭解地不是特別多,不過別忘了遊子在以前可是一名鬥神士、還是三大斗神士家族之一的宗主,見識過的式神可也算是不少。

所以,把所有的一切合理不合理的地方都聯繫起來之後,遊子就得出了上述的結論,而且很幸運的是,從那女妖怪的反應來看,遊子的猜測是正確的。

這個女妖怪確實可以復活,利用這周圍的粉紅色霧氣。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不打算把這些霧氣給收起來嗎?”

遊子臉上的表情淡淡的,一點都不像是在談論一個生命的生死問題。

“既然都被你猜到了,你以爲我還會束手待斃嗎?”

女妖怪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殺生丸察覺到不對勁直接衝着她甩出光鞭,可惜擊中的只是一片粉紅色霧氣。

是的,女妖怪的身體消失了,化爲了一片粉紅色的霧氣融入到了周圍的霧氣之中。

“就算你知道了我的打算又怎麼樣?你們就這麼永遠被困在幻境中,直到痛苦地死亡吧!”

女妖怪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聲音裏有着恨意,更多的卻是得意。

是啊,自己剛剛到底在驚慌什麼呢?就算那個人類少女和該死的殺生丸察覺到了自己的祕密,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又能做什麼呢?總不會那麼巧地連自己最後保命絕招的祕密也發現吧?

然而,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比起臉色冷峻的殺生丸,已經從手上村雨傳過來的信息中知道該如何做的遊子倒是一臉的平靜,一點驚慌也無。

“繼續找路出去吧。”

雖然已經被告知被困在了幻境裏面,殺生丸除了迸發的怒意之外,倒是一點也沒有驚慌失措。

別說只是一個小小的幻境,恐怕就是告訴他現在他們在某個妖怪的肚子裏,也沒法讓殺生丸生出“害怕”、“恐懼”之類的情緒。

“不用,怎麼破解這幻境的方式村雨已經告訴我了。”

遊子衝着殺生丸笑笑:

“村雨對妖怪的瞭解可比我多多了,雖然平時它看起來很不靠譜的樣子,關鍵時刻還是很可靠的。” 遊子這句話也不知道到底是誇獎還是貶低,不過顯然在單純的村雨聽來就是誇獎了,所以別說遊子這個寄主,就連殺生丸也能感覺到空氣中傳來了一股明顯的愉悅之意。

“顯示出你真正的威力吧,村雨,”

不想再浪費時間陪着那個自稱殺生丸的仇人,卻直到現在還不知道名字的女妖怪玩,遊子低喝一聲,一使勁把村雨插到了地上。

“嗡嗡嗡……”

村雨的身體開始顫動,越來越強、越來越劇烈,然後本來一片淡粉色的天空肉眼可見地浮現出朵朵烏雲,一片山雨欲來的沉悶。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怎麼動不了了,”

女妖怪的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傳來,可是和以前的恨意和冷靜比起來,這次她的聲音裏面明顯滿是驚慌和恐懼:

“明明只是個人類罷了,你到底是怎麼定住了我的行動?又是怎麼知道我的弱點的?”

女妖怪帶着絕望的聲音一聲一聲地響起,裏面具是不甘和對遊子的恨意,這股帶着絕望的恨意甚至超過了對殺生丸的。

也是,眼看就能報殺父殺母之仇,卻因爲一個本來沒被放在眼裏的人類破壞了計劃,別說這個女妖怪,換成是誰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的。

“因爲我有村雨啊。”

遊子輕描淡寫地道,語氣裏卻是滿滿的自豪,不是對自身實力的驕傲,卻是對村雨強大的自豪,就像做父母的向外人炫耀自家孩子的優秀一樣。

“你唯一失算的,就是膽敢當着我的面算計殺生丸,這也告訴你,以後再指定計劃的時候,一定要再多考慮幾分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

當然,如果你今天之後還能活下去的話。”

遊子似乎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地方,也似乎完全沒有聽到空氣中傳來的女妖怪那恨極之下越來越大的喘息聲。

隨着遊子最後最後一個音落地,天上的黑雲終於達到了飽和,一顆水珠形成,從天空中降落。

有了一滴就有第二滴,然後是第三滴第四滴,成千上萬上億滴,終於形成了瓢潑大雨,密密麻麻地傾瀉而下。

“啊啊啊……不……不要……我我不要死……”

雨滴剛接觸到周圍的粉紅色霧氣,霧氣就一陣劇烈的翻滾,緊接而來的就是女妖怪撕心裂肺的慘嚎,似乎在遭受着什麼十大酷刑一般。

遊子眼珠子動了一下,眼底似乎閃過了一絲不忍,不過很快就被壓下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至於殺生丸,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只是專注地注視着遊子,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發現了女妖怪的弱點,自己到底能不能真的從這粉紅色霧氣所造成的幻境中脫離出去一樣。

村雨製造的雨看起來和普通的雨看起來沒有什麼兩樣,遊子和殺生丸很快就成爲了兩隻落湯雞,可是看着周圍越來越淡的粉紅色霧氣,兩隻新紮落湯雞的心情顯然不錯。

畢竟把一個很難纏的敵人給消滅掉了,就算冷默如殺生丸,嘴角也難得地向上勾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

畢竟不是真實的雨,這場由村雨帶來的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伴隨着女妖怪最後一聲嚎叫消失在空氣中,粉紅色的霧氣也好,天上的降落的雨也好,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消失地無影無蹤。

“啊,還是外面的空氣好啊!”

張開雙臂大大地吸了口氣,遊子一臉的滿足。

雖然不是真的進到哪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一直被粉紅色包圍之下游子也別想呼吸到什麼新鮮空氣,這個時候好不容易出來了,自然激動了一番。

要知道,在這個時代裏面,遊子最爲喜歡的東西之一就是那和現代社會不同的、清新的空氣了。

從環境中出來之後,殺生丸就發現他和遊子現在就在離山谷不遠的小樹林裏,如果按照所走的路途來說兩人恐怕已經走了好幾十裏了,出來之後才知道原來一直以來真的只是在很小的範圍之內原地打轉。

空蕩蕩的地上什麼都沒有,女妖怪的屍體、紅龍的屍體……什麼都沒有,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還零零落落的堪比乞丐,剛剛所經歷的就如一場夢一樣,不落一點痕跡。

觀察四周所處的環境只是條件反射,殺生丸的視線很快匯聚到了了遊子的身上。

燦爛的陽光從樹葉中投下斑駁的光點,好像頑皮的精靈一樣在遊子的臉上、身上跳躍着,給靜靜地仰首閉目站在那裏的遊子多添了幾分靈動。

時而調皮、時而溫柔、時而冷酷、時而強大……

明明只是一個十幾歲的人類少女而已,卻有着那麼多不同的風貌;

明明知道自己是個妖怪,明明有消滅自己的能力,卻救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看着自己對於眼神從來是溫和的,對着自己的態度總是關切着的……

看着、想着那樣的遊子,殺生丸的心臟猛地悸動了一下,這一瞬間,他似乎真的明白了心動的涵義,隱約有一點明白了爲什麼父親犬大將寧願拋棄妻子也要和十六夜在一起。

在心裏已經有了那個人之後,其他的所有人,無論以前是什麼樣的存在,和那個人相比,都變得無足輕重起來了。

雖然還是不能原諒犬大將,不過多多少少的,殺生丸對於犬大將的怨恨竟然因此而少了幾分。

如果讓遊子知道的話,還不知道會有怎樣一種複雜的感覺呢!

遊子可不知道殺生丸的腦海裏面到底在想些什麼,更加不知道,自己就這麼站了一小會兒,呼吸幾口新鮮口氣的時候,殺生丸竟然就察覺到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感情。

如果能夠提前預知到的話,不知道遊子會不會從幻境裏面出來就直接跳上村雨跑個不見人影。

可惜沒有如果,該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既然已經讓強勢、固執而驕傲的殺生丸動了心,那麼遊子就絕對無法全身而退了。

所以,自求多福吧,遊子,誰讓你主動招惹到殺生丸的呢?

正閉着眼睛一臉享受的遊子忽然渾身僵了那麼一下——

她怎麼感覺有一股非常熾熱、而且熟悉的視線注視在自己的後背上呢?

現在這裏除了自己就只有殺生丸一個人,不,一隻妖了,錯覺,絕對是錯覺!

遊子乾笑着,極力說服着自己。 “那個,殺生丸……”

雖然覺得很可能是自己的幻覺,遊子還是覺得現在自己似乎不適合待在這裏了,尤其不適合待在殺生丸所在的地方,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要回去給家裏人做飯了,回去晚了爸爸和哥哥他們會擔心。”

遊子乾笑着道,極力保持很正常、很冷靜地道。

可惜遊子的僞裝功夫顯然不怎麼到家,殺生丸一眼就看出了她那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殺生丸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遊子只覺得一道冷芒射到了自己身上,正以爲殺生丸要做些什麼的時候,沒想到殺生丸很快恢復了平日冷漠的樣子,眼睛在遊子的身上淡淡掃了一眼,然後就轉開了視線。

“把這個拿着,不許離身。”

遊子有些手忙腳亂地接過殺生丸忽然扔過來的東西,呆呆地看着殺生丸身子一晃,非常乾脆地消失了。

“果然是我的錯覺。”

遊子低喃着,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心裏到底是鬆了口氣呢,還是隱隱有着失落:

“我還以爲殺生丸真的喜歡上我了,看來我還是自視甚高了,殺生丸那麼驕傲的妖怪,怎麼可能喜歡上我這麼一個人類!”

搖了搖頭甩掉腦海裏面亂七八糟的念頭,待自己完全冷靜下來之後,她纔有心思看殺生丸剛纔到底扔給了自己一個什麼東西。

“哎?”

待看清手掌中的東西之後,遊子剛剛平靜下來的心臟又比平時跳快了幾分:

“這個是……牙齒和……頭髮?”

可不是嗎?遊子把手裏的東西翻來覆去地看,怎麼看都是一顆牙齒,被一根銀色的繩子拴着,而那銀色的繩子游子也覺得很面熟,似乎剛剛離開不久的那隻犬妖的頭髮就是這個顏色的。

“這不會是殺生丸的牙齒和頭髮吧?”

遊子真有點呆滯了。

話說她剛剛還慶幸殺生丸對自己沒有感覺,自己是自我感覺太良好了才以爲他喜歡自己,不見自己要回家的時候他不是離開地很乾脆嘛!

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自己手上的東西又是怎麼一回事?

妖怪身上的東西和人類可不一樣,犬夜叉和殺生丸現在所用的刀可都是用犬大將的牙齒打造而成的,後來鐵碎牙斷了也是用犬夜叉的牙齒修復好的。

而且,像珊瑚之類的除魔師,他們的武器也是用妖怪的身體制造而成的。

所以,即使只是一顆牙,對於殺生丸來說絕對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用的好了,也將成爲一把威力強大的武器。

「還好啦,我也沒睡多久,你還沒休息啊。」時漾撐著身體靠在床上道。

Previous article

小劉既然死了,那眼前這個“小劉”豈不就是鬼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