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小舟舟很努力,可最終也只拿到了第二名,半山腰上早有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扣着鼻孔在慶祝。不過小家夥也只是失落了一小會會,很快就又歡聲笑語了。

等所有家庭都抵達後,又在附近轉了轉,太陽快下山時,老師才組織着大家集體下山。

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小家夥還沒怎麼樣,倒是秦蘇,走到一大半時,腳下不知怎地一打滑,結結實實的摔了一跤。

“媽媽,媽媽,你有沒有很痛,哪裏受傷了!”小家夥立即撲過來,趔趔趄趄要扶她起來。

秦蘇另一只手借力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沒事。”

腳下剛一動,痛感立即傳來,她皺緊了眉心。

一直冷眼旁觀的男人不知何時在她面前彎下了身子,背對着她。

“上來。” “那我先走了……”盛子墨的聲音加大了一個分貝,目光重重的看了一眼被子裏的那個女人,然後才轉身向門外走去。

盛子墨纔剛出去一會兒,醫生和護士一起走了進來。

他拿着化驗單看了一眼,然後眉頭微皺的看着姚海約道,“你這做母親的也太大意了,如果不是病人自己清醒過來,我們醫院差點兒就要出醫療事故了!”

“怎……怎麼了?”姚海約詫異的看着醫生,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她懷孕了,不能用抗生素!”醫生重重的掃了姚海約一眼,這才轉身向穆井橙走去。他看了一眼將自己整個蓋在被子裏的女孩兒,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壓低了聲音道,“你懷孕幾周了?”

穆井橙心裏咯噔一聲,知道這個祕密再也瞞不住,於是輕輕的掀開被子,轉頭看向那個臉色嚴肅的醫生,“應該是三個月了。”

“三個月?”姚海約驚訝的看着穆井橙,目瞪口呆的竟說不出話來。她這個做媽媽的竟然沒有發現,女兒懷孕了?

而且已經三個月?!

醫生看了穆井橙一眼,然後轉頭對護士吩咐道,“把青黴素換成頭孢,退燒藥換成孕婦可用的那種,另外,加100ml的葡萄糖爲孕婦增加養分,隨時觀察她的血壓情況,有問題立刻找我,明白了嗎?”

“明白!”護士聽完,迅速的調換着手上的藥物。

“謝謝醫生……”穆井橙臉色憔悴的看着那位看起來嚴肅,但實際上卻很嚴謹也很爲自己考慮的醫生,心裏卻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你自己在關鍵時刻告訴我了實情。”醫生掃了她一眼,然後態度才漸漸的緩和了下來,,“孕婦最重要的是休息。雖然發燒可能會對胎兒造成某些方向的影響,但如果用藥得當,應該沒有問題,所以,不用過於擔心。”

“好!”穆井橙點頭之際,淚水竟不自覺的滾落而下。她又想起了區少辰,他是孩子的父親,卻對母子置之不理。

這一瞬間,她竟有些恨他。

恨他的見異思遷,更恨他對自己的視若無睹。

第一至尊 可她知道,不管她多恨那個男人,也不管她心裏多難受,現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肚子裏的寶寶。

它的爸爸已經不要它了,媽媽不能再對它置之不理,否則它真的太可憐了。

“謝謝醫生!”姚海約感激的看着醫生,然後轉身走回到穆井橙身邊,看着她委屈的流着眼淚,心裏忍不住一陣陣的抽痛,“別擔心,孩子不會有事的。”

“真的嗎?”穆井橙擔心的看着姚海約,好像她的回答會比醫生的還要準備,還要管用一般。

姚海約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肯定沒事,阿姨保證!”

“嗯!”穆井橙點了下頭,那些廉價的淚水隨着她點頭的頻率滾落而下,滴落在了她的衣服,以及被子上。

很快,護士將重新換好的藥拿了過來。

這一次,穆井橙再也沒有反對輸液,更沒再做任何的掙扎,而是任由護士將那冰涼的針,刺入到她的手臂裏,然後緩緩的昏睡了過去。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早上,這個時候的她,燒已褪去,整個人清醒,也清爽了很多。

她睜開眼,望着那蒼白的天花板,頭腦裏全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不管是在雲端的爭吵,還是在雪地裏的煎熬,甚至是剛到醫院裏的擔心。

總裁深度愛 一切的一切,像放電影一般的在她的腦海裏回放,一刻也不得停息。

直到病房的門被輕輕的推開,那些沉重的畫面才悄然退去。

她轉頭看去,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竟是姚海約。

穆井橙不由的一怔,隨即坐了起來,她望着姚海約一臉歉意的喊道,“姚阿姨?”

“你醒了?”姚海約含笑看她,臉上的膽心去了一半,“感覺好些了嗎?”她伸手去摸穆井橙的頭,當感覺到那裏不再是那麼的滾燙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嗯,不燒了!”

“您……照顧了我一夜?”穆井橙驚訝的看着她。她們之間非親非故,而自己卻總是麻煩這位長輩,甚至讓一位長輩留院照顧自己?她實在是太愧疚了。

“沒有!”姚海約怕她不忍心,於是撒謊道,“我只是睡在病房而已,沒怎麼照顧。”

“姚阿姨,對不起,我總是給您惹麻煩,總是……”

“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姚海約假裝不悅的看她一眼,隨即笑着道,“餓不餓?阿姨給你買了點兒清弱,來喝一口吧?”

“我不餓……”

“你不餓,孩子也餓了!”姚海約說着,直接將保溫壺裏的粥倒到了一個小碗裏,然後轉身送向穆井橙。

而穆井橙卻只是盯着那只碗,沒有動。

看着她的眼睛再次紅了起來,姚海約又心疼的不行,“這孩子,怎麼又哭上了?”她將那碗粥放了回去,然後迅速的轉身將她抱在懷裏,“怎麼了?跟阿姨說說……,阿姨雖然幫不上你什麼忙,但做一個你傾聽的對像,還是可以的。說出來吧,說出來心裏會舒服一些……”

穆井橙微微的頓了頓,然後將頭從姚海約的懷裏掙脫出來。

爲了不讓這位長輩再爲自己操心,她輕輕的伸手,將臉上的淚水擦掉,然後擡頭擠出一抹微笑望着她道,“我沒事,我只是……只是太感動了而已。”

姚海約慈祥的笑了笑,雖然知道她不想把那些傷心的事情跟自己分享,但還是很寵溺的輕輕的撫着她的髮絲,目光溫柔的望着她,“那就好!如果沒事的話,咱們把這碗粥喝了好不好?這樣身體才能盡快恢復啊!”

穆井橙看着那一碗冒着熱氣的清粥,突然想起了在仁愛醫院的vip病套房裏,唐曉宙端着粥喝她的情形。

那個時候的自己,雖然傷心,但卻很慶幸的那麼一個好朋友,好姐妹陪在自己身邊,可是現在……

一想到唐曉宙和區少辰在一起的事實,穆井橙的心就如被刀絞一般的痛了起來。 整個京城,敢橫衝直撞六王府的,許是也就只有蕭曉筱一人了。當然,今日她來,是因爲宋香香已經來京城的消息傳到了她耳中。

這還了得?

自家大哥沒拱成的白菜,被穆澤羲拱了也就算了,竟然還有人惦記着拱了白菜的那頭豬?簡直是放肆!

所以這日上午,楚嬙尚在怡和院矇頭大睡,蕭曉筱便不管不顧的闖了進來。

“楚嬙,你有幾個出息?別人都挑釁到門前來了,你還能這麼安然的睡着?”

蕭曉筱俯身趴在楚嬙的牀頭,瞪大了眼睛看着楚嬙睡眼惺忪,一邊揉眼睛一邊打哈欠的楚嬙。

楚嬙打完哈欠,懶洋洋的看了眼蕭曉筱,道:“有本事你來在肚子裏裝一團肉,你看你困不困?”

懷孕是件多麼辛苦的事情,蕭曉筱大概是沒法想象的,只是覺得楚嬙肚子鼓起來,有種笨拙的感覺。

“我說,你到底有沒有在意姑奶奶我說的重點啊?”

這會是該糾結肚子裏裝不裝肉的問題麼?現在的重點是,宋香香已經來京城了!!這不是明擺着要上門搶夫麼?

楚嬙一巴掌推開蕭曉筱湊在牀邊的臉,然後爬了起來,興致缺缺的道:“我知道啊,昨天我跟穆澤羲就已經見過她了。”

何止是見過,這姑娘,還搶了自己的八寶鴨吃!

好在昨天雖然玉寶齋的八寶鴨沒了,可穆王爺卻親自下廚做了許多好吃的,所以倒也沒什麼遺憾。

“啥?你們都已經見過面了?怎麼樣,有沒有打一架?”

打一架?

唔,楚嬙想了想,然後點點頭,道:“有啊,她是要找我單挑的。結果,穆澤羲讓她跟孟玉打架然後她就放棄了。”

六王府的稚子,也就只有孟玉了。如今的孟玉,雖說沒有那麼厲害,但是身手也不差。據說,這孩子是塊練武的料子。

見蕭曉筱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楚嬙沒良心的笑道:“還別說,現在的小孟玉,已經快比上孟毅了,這孩子,天生就是璞玉。”

然而,蕭曉筱驚訝的並不是這裏,而是驚訝的看着楚嬙,道:“她竟然有膽子敢找你單挑?”

竟然單挑楚嬙現在還能活着?

當然,蕭曉筱並不知道,昨日再說過了些不該說的話,吃了不該吃的食物,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之後,宋香香宋公主差點死在了茅廁,腿都跑軟了。最後虛弱的罵着:六王果真狐狸也。

六王耍起壞來,真是不分男女,無論老少。

當然,蕭曉筱這會還不知道這些,只是滿腦子氣憤的是,這個女人,要搶楚嬙的相公,還他麼的要單挑楚嬙?作爲專業挖楚嬙第一人,豈能坐視不管?

想清楚了這些,蕭曉筱二話不說,直接拎着劍便去了驛館,找事去!楚嬙攔都沒攔住,只得默默的起身,先去跟穆澤羲知會一聲,免得蕭曉筱要是把宋香香打殘了,謝耀送藥都來不及。

再說這邊蕭曉筱尋至驛館,正好趕上宋香香一副虛弱的模樣出來。

只一眼,蕭曉筱便認出這個女子是宋香香。到底是爲什麼,直到最後蕭曉筱都沒想明白,爲什麼自己會認得出來。只是看着宋香香穿着楚嬙最喜歡的水藍色的裙子,頭髮編着一條辮子,乍一看,倒還真與楚嬙有幾分相似。

“喂,你盯着本姑娘做什麼?”

許是蕭曉筱那並不友善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流轉的時間太久,宋香香也起了疑,一扭頭,便朝着蕭曉筱不客氣的這麼說了句。

結果,再一看,蕭曉筱?蕭長奕的親妹子?

當即,宋香香便換上一副笑容,咬緊牙關,不說話了。

“宋公主?果真是見面不如聞名,一見人就嚇人啊。”

蕭曉筱陰陽怪調的嘲諷道,只是奇怪了,宋香香竟是難得的沒有發火,反倒是笑了笑,誇獎道:“本公主倒是聽說了蕭小姐的名聲,而且,齊陽一戰,本公主對蕭小姐更是佩服!”

雖說蕭曉筱在最後還是被謝耀放倒了,可是,在楚嬙趕去齊陽之前,一直堅守齊陽不讓它淪陷的,不也是蕭曉筱?

作爲對手,宋香香是真心敬佩楚嬙,也敬佩蕭曉筱。作爲蕭曉筱他哥的愛慕者,她亦是真心的想要討好蕭曉筱。

可無奈,蕭曉筱這種人,最見不得這種趨炎附勢之人。你若是簡單點,打一架還好說。你要是這般扭捏,拐彎抹角的,那蕭曉筱便只有不爽了。

“今天我找你,就一件事。”

蕭曉筱很是不客氣的直接對宋香香說道,絲毫沒有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公主的覺悟,只單純的覺得,這廝就是來搶楚嬙的相公的。

這樣一來,宋香香反倒是被動了,只輕笑了聲,道:“你說便是。”

“你從哪來的,麻煩你麻溜的回哪去。楚嬙如今有孕在身,要打架我來,要搶相公,你一邊站着去,別沒事給她添堵。”

雖然,楚嬙不一定會堵的慌。但是,蕭小姐卻一心的覺得,找楚嬙的麻煩就是跟自己過不去。她才不會承認自己不過是手癢癢了,單純的想要找點事呢。

宋香香原本就算不得是明朗的心情,瞬間變得,陰雲密布。陰沉着臉,道:”本公主要是不呢?“

“不?”

似乎沒想到宋香香這麼有膽子,竟然還敢跟自己說不,當即蕭曉筱便眉頭一橫,兇巴巴道“那我就打到你自己走爲止!”

說着,就準備動手。

可是,宋香香昨天吃了穆澤羲的暗虧,此時若是真的開打,哪裏是蕭曉筱的對手?可是輸了什麼都不能輸了氣勢,只能硬着頭皮,握起自己沒什麼力氣的拳頭,迎了過去。

就在驛館的對面一處茶樓中,一男子攜着一女子緩緩落座,一擡頭,正看見下面的兩人要開打了。

女子急忙激動的拽着旁邊的男子,激動道:“穆澤羲,你快看,咱們來的時辰,剛剛好。謝耀呢?謝耀什麼時候才能到?”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拽着一臉寵溺的穆澤羲前來看戲的楚嬙。原本是蕭曉筱想替楚嬙出氣,結果楚嬙一想,似乎聽說蕭曉筱與謝耀之間,莫名其妙的鬧起了小彆扭,回京那日,兩人竟是在城門口直接分道揚鑣,一直到今日,聽說兩人都互相避而不見。

這就有問題了。

楚嬙這人沒到媒婆的那個年紀,卻總得操着點媒婆的心。剛好今天就找了個藉口,將謝耀騙來了。

穆澤羲朝着窗外看了看,眼中泛起一絲笑意,低聲道“許是,他頭一次騎小白馬,不太習慣。”

小白馬?

他麼的,楚嬙第一個反應就是,騎小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不一定是甘道夫,還有可能是謝耀。遠遠的看去,似乎遠處確實有一羣人在鬧騰着,也不知是鬧騰些什麼,但是隱約的還是能看到謝耀的身影的。

“穆澤羲,騎小白馬這一出,是不是你教的?”

除了穆澤羲這廝每次出去招搖撞騙,哦,不,出去顯擺自己的美貌的時候騎通體全白的馬之外,楚嬙就再也沒看到過,京城中還有誰喜歡整天的黑着臉,還騎白馬的。

然,楚嬙還真猜對了。穆澤羲微不可微額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楚嬙,笑道:“我記得上次有人說過,女子皆希望自己的心上人,騎着白馬來迎接自己。蕭曉筱雖說不是正常女子,可畢竟也在女子之列,想必這一招,對她也是管用的。”

不是正常女子,卻也在女子之列?

楚嬙差點沒噴出自己的三升老血來,默默的看了眼窗外已經打起來的蕭宋二人,心中默默的想着,以後一定要阻止蕭曉筱再做出些什麼不正常女子做的事了。

這才一眨眼的功夫,那邊宋香香就已經明顯的落了下風,眼看着蕭曉筱的拳頭就要無情的砸在宋公主的臉上了,此時,突然一聲馬蹄聲迅速的傳入耳中,人羣瞬間便沸騰了起來。

宋香香急忙朝着那馬上的人喊道:“公子,救命!”

可無奈,那馬上的人,只是淡淡的掃了眼她,然後一把將蕭曉筱拎到了馬上。

“謝耀?”

蕭曉筱沒有防備,一下子就坐在了謝耀的身前,頓時整個人跟蒸熟了一般,扭頭瞪着謝耀。

只聽見謝公子溫柔的說了句:“打壞了她,醫藥費你來賠?”

這句話,果然比什麼都管用。蕭曉筱立馬就住嘴了。提起醫藥費,蕭曉筱就渾身不自在,據謝公子計算,蕭小姐欠他謝公子的醫藥費,這輩子,都還不完了。至於是怎麼算的,這個,說來就話長了。

人家是神醫吧,你請神醫,是一般的價麼?不是吧。

人家的藥管用吧,這麼神奇的藥,一般的價格能搞定麼?不能把。

最重要的是,蕭小姐光榮的搶了謝公子的藥,分發給了將士,這些不要錢的啊?以謝耀這種獅子大開口的模式來計算的話,除非是穆澤羲,否則,還真沒人能給的起。

當然,此時在茶樓中的扶起二人看到謝耀來了,頓時就覺得,自己的任務似乎也完成了,完全忘記了蕭曉筱爲何要來找宋香香的麻煩了。

這頭的謝公子成功的讓蕭曉筱閉上了嘴之後,便朝着穆澤羲他們所在的茶樓看了一眼,又不動聲色的收回了視線。

見到如此貌美的男子,宋香香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果然,大聖的男子都是極好看的。然後就是,原來大聖的男子都喜歡楚嬙蕭曉筱這類彪悍的女子,看來,自己俘虜蕭長奕的真心,還是有機會的。

次元法典 然,謝耀只禮貌的朝着宋香香點了點頭,便欲縱馬離開。他得找個沒人的地兒,好好的跟蕭曉筱談談了。

見謝耀要走,宋香香急忙道:“公子貴姓?”

“性別爲男。宋公主,知道太多,不好。”

說完,謝耀便調轉馬頭,扛着蕭曉筱去找安全點的地方。 ☆143 她嫉妒得想死!

歐陽薇薇氣悶地將手機丟回包包裏面,坐電梯下去,離開了唐氏。

但坐在車裏卻久久沒有開車,伏在方向盤上鬱悶,他爲什麼要倒了自己做的飯啊,還開始和女孩子去吃飯了。倒不是怕他花心,因爲千夜的性情她很清楚,他並不是會爲女色動搖的人。

可是……

“啊,頭好痛……”歐陽薇薇按着額頭,臉上突然一陣難受。

她覺得這幾天很奇怪,多思考些事就頭痛。

很不幸,上次被催眠的後遺症,她大腦還未完全恢復……

最終,爲了不釀成以往的誤會,她決定要親自去問清楚!

唐氏大廈第五十八層——

總裁的辦公層,裝飾得不是一般的奢華,每一磚一壁都是金錢,過道富麗,頂上一排銀亮的燈池,就連走廊都冷氣十足……

“快去叫醫生。”安子皓打橫抱起夏餘,然後對着身後的姚安安吩咐道。

Previous article

他微眯了下眼睛,將頭擡起來,看了看有些陰沉沉的天。“但倘若她回了死人溝的話,就有辦法讓怨靈徹徹底底的消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