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集英社的隊長大冢雖然聽不懂漢語,但是肢體語言以及山田的表情他是看在眼裏的,喝止住吵鬧的羣衆,對山田發佈了一個命令。

山田在吃驚之餘是興奮不已,大聲喊着:“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不服的人,可以來打競技場!”

這下圍觀羣衆更加鬧騰了,自覺實力不夠的5級以下紛紛站開,留下兄弟會,青龍會,十字軍,天鷹會等大大小小的上滬本地團體,5級水平的戰士大約有20好幾人,毫不示弱的接下集英社的競技場戰書。

當然了,在籃提橋監獄任務還沒完成之前,集英社和兄弟會都不會傻到打死亡模式的競技場,所以在上滬政務廳競技場管理處,大多都是打的交流模式,允許外人旁觀,但是旁觀費用非常高,當成彩頭由勝利者拿走,每一場戰鬥,都吸引了大量的5級戰士觀看,打鬥切磋的雙方也挺滿意賭注。

不說積分賭注,就光說這種交流切磋模式,其實對雙方來說都是有益的。

比如說陰影潛行者和忍者之間的切磋,狂暴戰士和劍客之間的對決,靈魂收割者和幕府武士之間的對抗,可以讓雙方更加了解對方的職業實力,可以在戰鬥中獲得更多領悟,可以在旁觀中學習到更多戰術。

這天下午,代表了中日兩國屠靈界一流高手的這三十多人,整整切磋了兩百多場,收到的總投注額有八十多萬,越打越興奮,越打越嗨,反正交流模式的競技場打完一次全部復原,就算是打上一輩子都沒問題。

不少聞風而來的其他城市的5級高手也紛紛加入旁觀隊伍中,一時上滬政務廳成了屠靈界中最惹人注目的焦點,最國際化的競技前沿陣地,而且在有心人的『操』作下,不知不覺中,籃提橋監獄的任務同樣進入大家的視野。

遠東第一監獄,上滬最大幫會青龍會,彙集了多支國內最強的盟軍團隊,卻一連失敗了兩次,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興趣滿滿。

於是,有人動了起來。 看到青龍會內線傳來的政務廳競技場消息,四哥一拳頭砸在沙發上,恨恨的罵道:“集英社真他嗎不是東西!故意鬧這麼大的動靜,這不是把我們青龍會架在火上烤嗎?”

全國範圍內的一流和超級高手都知道了上滬籃提橋監獄任務,也不知是誰透『露』出去開荒進度,“青龍會作爲組織者,打了兩天一個靈魂都沒殺死,四哥帶着幾十個高手硬生生被卡在結界入口處,還死了一個兄弟”,這種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屠靈界,青龍會成了大家的笑柄,一個個不懷好意的人都盯着上滬,想要看籃提橋監獄的熱鬧。

更有一些原本不知情的5級高手紛紛向青龍會提出入隊申請,想要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地獄刑場,在被青龍會拒絕後,大量的4級5級高手乾脆無賴一般自己組隊,接下政務廳任務,反正籃提橋監獄是公共任務,一百個一千個人接任務都沒問題。

既然你青龍會不組咱們,那好,那咱們就自己組隊!

既然你們青龍會不帶咱們進去,那好,那咱們盯着你們,咱們跟着你們進去!?? 最強靈魂收割者223

既然你們青龍會不讓咱們跟,那好,咱們就提前進去,在裏面提前等着你們!

反正是公共任務嘛!誰怕誰呢!

青龍付出了100萬的積分,在秦子文手裏買到了一份劍葉小地獄的闖關攻略,看到簡短到只有區區不到一千字的說明,差點氣的吐血。這可是千字五六億軟妹幣的買斷價格,誰哪個作家有這種身價……

這100萬積分是從四哥手裏暫調出來的,神祕人支付了100萬積分用來購買開荒團隊的一個席位,青龍將它拿出來救急,雖然違反契約規則,卻是無奈之舉。

如果打通了籃提橋監獄,青龍會還有的活,積分慢慢想辦法湊,慢慢支付給簽訂了契約的盟軍門。

但若是連楚江王的十六地獄陰陽陣都過不了,就算是一億積分。那有什麼用?

青龍會已經被『逼』上了絕境。再也沒有後退的路可以走了!

……

……

11月3日,上滬籃提橋監獄,青龍會領軍的開荒隊伍準備第三次嘗試。

一時間,其他湊熱鬧的隊伍蜂擁而至。搶在青龍會進籃提橋監獄之前提前進入。就在結界中等着。大家都想看看,這楚江王的十六地獄陰陽陣該怎麼破!青龍會將帶着這些人怎麼玩!

監獄管理人員對四哥一行人懷疑多時了,這人每天就像上班打卡一樣。浩浩『蕩』『蕩』領着一羣多國聯軍部隊,混雜着少數民族,跟着幾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就算手續齊全,總是讓人懷疑啊!哪有進監獄兜個圈就出來的?

四哥纔是最鬱悶的人,出發前青龍語重心長交代過他,劍葉小地獄的攻略是青龍會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青龍會全部『性』命都押在上面,要是再過不了,經過千辛萬苦打下來的基業就會毀於一旦,每個人都自己抹脖子,或者等着青龍一個一個擊斃吧!這是青龍的最後通牒!

面對監獄留守管理員的質疑,四哥巴結着笑道:“王主任,您就別『操』太多的心了,我們又不是非法人員在這裏集會,這是日本友人的一個壞『毛』病,非要走進走出六七遍他們才真正進入到內場。您受累了,這張卡……”

和王主任私下握了握手,送過去一張銀行卡,於是監獄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四哥指揮着衆人進入結界,進去後,四哥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歡迎青龍會的四哥!大家鼓掌!”喊話的是自己在上滬最大的對頭田老大,站在他身邊的是來自江城的龍天和京城的恭親王,年輕一輩中的四大天王在這個充滿爭議的籃提橋監獄匯合了!

“啪啪啪啪!”不下於三十個人在熱情的鼓掌,四哥放眼望去,都不是什麼陌生人。

上滬的天鷹會,京城的特殊局外圍人員,神農團的炎火,恭親王帶着的八旗軍,深市的祥瑞軍,全部跑過來看熱鬧。

黃道生驚喜交加,喜是龍天不知不覺也跟着進來了,而且他突破了4級巔峯,順利成爲5級高手!驚的是祥瑞軍的人也來了,而且正是那個空明帶隊,並且不懷好意的與他對視了一眼。?? 最強靈魂收割者223

這種場景,四哥想到過,但實際情況還是超過了他的想象,他以爲最多就七八個看熱鬧的人,沒想到來了七八個隊伍帶了三十多人,比他自己的聯軍人數還要多!

沒法趕走這些礙事的蒼蠅,四哥決定不管他們,專心致志自己對付地獄陰陽陣。

穿過人羣一看,四哥眼前一黑,立刻栽倒下來,被跟在他身後的星河慌忙扶住,在幾十雙眼睛的注視之下,四哥毫無風度的軟倒在星河懷裏。

田老大幸災樂禍的大喊道:“青龍會的人趕緊上來幫忙啊!你們老大被嚇暈了!”

“哈哈哈哈……”

十字軍的幾個成員以及和十字軍關係比較好的一些人,放聲大笑起來。

“四哥!”

青龍會的成員還真圍了上來,手忙腳『亂』的想要弄醒四哥。

黃道生抽空一看,喲呵,難怪四哥要氣暈了呢,今天這個地獄刑場,又他嗎的變成了火柱地獄……

一羣人真心無解了,知道內情的一些消息靈通之士一個個都束手抱臂,站在一旁看熱鬧,不知道原因的人紛紛不恥下問,在得知真情後,紛紛搖頭,感嘆青龍會的運氣太差了。

黃道生湊在豹軍曹身邊小聲問道:“這楚江王的地獄陰陽陣,不是挨個輪換的?”

豹軍曹反問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是挨個輪換了?十六小地獄,隨機輪換啊!”

黃道生樂了,反正不是他擔責,不需要他扛旗,這裏『亂』成什麼樣兒,和他有什麼關係?笑道:“這下青龍會估計是要徹底瘋了!得嘞,收拾收拾,今兒個繼續撤退!”

賴上惡魔闊少 豹軍曹咧嘴一笑:“有什麼好收拾的?我們什麼都沒幹啊!撤退正好,等一下你跟我走!” 黃道生捶了一下豹軍曹的肩膀:“你什麼意思?又把我當苦力勞工使喚了?今天不行,龍天來了,我有幾天沒和他聯繫了。”

豹軍曹揉了揉他的豹鼻子,不在乎的說道:“我連他一起邀請,可以了吧?今天不打戰場,今天做點別的事……”

黃道生再也不肯相信他了:“切!去你們遊騎營就沒有什麼好事!”

……

……

被搶救過來的四哥一臉的苦悶,他的心臟病都急出來了,滿臉愁容,一副想死的模樣。

自己是新一輩四大天王之首,是這一輩中最有可能最先進入6級成爲頂尖高手的人物,可是今天當着這些被自己踩在頭上的人的面,再次碰上一個巨大的死結,自己也不爭氣的昏迷過去,丟人,丟大發了!

星河和隊裏的兩個妹子紛紛勸慰道:“四哥!不值得啊!面子沒有命重要!您可千萬要挺住啊!”

四哥大口喘着氣,心中早已開罵:“他嗎的爲什麼不是劍葉!爲什麼還是這個狗屁火柱!上天啊你這是在玩我們青龍會吧!”

此時一個嘲弄的聲音傳過來:“喲~讓我瞧瞧,這是誰吶!這不是鼎鼎大名的四哥嘛!怎麼着?今兒個繼續認慫?哎喲~上滬一哥就這熊樣兒啊~整好今兒個大家都在,要不改名兒得了,叫王天大四怎麼樣?念着也挺麻溜兒的……”

恭親王真是極盡挖苦,毫不留情。嗆的坐在地上的四哥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就差氣的背過氣了。

青龍會敢怒不敢言,好半天四哥才顫顫巍巍站起來,舉起手,他必須爲青龍會,爲他自己的名譽而戰!

四哥指着恭親王說道:“恭親王,你不要太得意,遲早有一天你也會這樣!你敢不敢和我賭?看看我們誰有辦法通過?”

一身八旗軍官服飾的恭親王聲音聽起來有些陰陽怪氣,但是整體形象看上去真是一個英姿颯爽的王公大臣,高官帽。錦衣華袍。金龍絲帶登天雲靴,這身打扮很顯然不是日常生活的打扮,而是某套八旗軍官靈魂掉落的套裝。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恭親王笑了:“我哪敢和四哥打賭呀~今兒個咱們都是看熱鬧來着,何必多此一舉自己跳坑吶~四哥。天不早了。早點打完早點回家吧!您走好了……”說完扭頭就走。根本不和四哥接茬,一副你最強我認輸的欠揍表情。

青龍會成員憤怒至極,這人純粹就是來添堵的。就是來噁心噁心你,讓你吃不好睡不着,想起就不舒服。

四哥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他實在是無心無力和這些人爭辯了,說的再多,都是給自己添堵添亂,還不如冷靜下來,想想該怎麼辦!

第一次見到這種地域陰陽陣的人,也在想着怎麼解決這種難題,如果是他們獨自面對這個地獄刑場,該怎麼處理火柱,惡鬼,鎖鏈,高溫,三個一堆,四個一羣,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黃道生給了龍天一個眼神,兩人繞到人羣一角,小聲聊起來。

黃道生首先笑着抱拳:“恭喜大哥升到5級!”

嬌妻有毒:陸少,寵上癮 龍天笑着回禮:“我停留在4級已經有幾個月了,打了第二看守所,這幾天又拼命做任務,升5級是水到渠成,慢慢用時間熬出來的。”

此時不是敘舊的時候,黃道生撿重要的問道:“大哥你怎麼來這裏了?還有炎火大哥,他還是4級吧?難道神農團也想參與一下?”

龍天小聲說道:“先別問這個,出去你等我。”

黃道生想起豹軍曹,說道:“不如這樣,遊騎營想邀請咱們做客,不如大家一起碰個頭聊聊,反正都不是外人!”

龍天點頭:“嗯,待會兒說!我問你,這個刑場真沒辦法通過?”

黃道生搖頭:“辦法肯定是有的!不過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比如說把那些惡鬼一個一個磨死,多耗點時間和消耗品而已。當然集英社他們的忍者就成功過去了一次,這說明肯定是有辦法通過的。”

龍天也跟着搖頭:“打消耗戰不現實,萬一死了一個惡鬼又會在另外一個地方出現一個呢?而且忍者通關的事情我也聽說過,這是特殊的方法,不可複製,其他人做不了!”

黃道生一攤手:“那我就沒轍了,反正不是我帶頭,我也懶得想。啊對了,我們隊有個神祕人,總是一進入結界就神祕的失蹤了,聽一個盅蟲師說過,神祕人可以越過刑場,但是不知道用的什麼法子。”

龍天還沒來得及發表意見,就聽見人羣中一陣驚呼,似乎是青龍會和兄弟會不可思議的驚呼聲。

緊接着傳來八旗軍放肆的大笑聲,恭親王陰柔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

然後看見青龍會的人帶頭往結界外面走,看樣子,四哥第三次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所以每個人才這麼屈辱和憤怒,偏偏無法發泄!

黃道生對着龍天匆匆低聲說道:“出去後電話聯繫!”緊跟在青龍會大部隊身後,跟在一羣鐵青着臉,極度憋屈沒法發泄的人身後,快速走出結界。

就在籃提橋監獄大門外,聯軍團隊就地解散,各自抱團離開。

黃道生沒敢一個人瞎跑,跟着豹軍曹不敢遠離,今天祥瑞軍來了,他可不敢落單,萬一被空明給逮着了,恐怕又是一場不小的麻煩。

很快黃道生手機響了,是龍天,他們走出結界後出現在春城路那邊,兩方大部隊見面後,因爲都不是陌生人,很快在附近找了間偏僻的小旅館,炎火,龍天,黃道生,豹軍曹,田老大,四人一鬼再度匯聚一室!

最先開口的是炎火,環視一週,很有些感慨的笑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月前,也是我們這些人聚在一起,而今天除了聽風閣雷虎那個落魄傢伙,在場的諸位一個都不少!”

炎火的話引起一陣共鳴的歡笑聲。

一個月前是死亡迷宮的組織活動,神農團牽頭,十字軍,遊騎營,聽風閣作陪,龍天投資,黃道生參賽,在黃道生巧妙的安排和設計下,每個人都是賺的盆滿鉢溢!

所以大家都動起了心思,是不是這次又可以一起做點什麼呢?) 從死亡迷宮結束後,一個月時間過去了,神農團成爲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型情報組織,並且和特殊局聯手,將盤踞在京城的聽風閣整的七零八落,最終破產解散。

龍天的投資回報翻番,自己也因爲和十字軍以及神農團的良好關係,補充了自己的隊伍人手,讓龍之天空成爲江城最強的隊伍,同時也提升了自己的實力,順利邁過5級門檻成爲一流高手。

遊騎營因禍得福,承了神農團和黃道生的情,找到了盧溝橋古戰場,將自己團隊擴大到100名成員的龐大規模,並且最高級的幾人全部衝到5級一流高手,前途無可限量,成爲地府最強僱傭兵軍指日可待。

十字軍悄然無息地回到上滬,還是一樣神祕的發展,不僅擁有多名5級高手,而且進一步和龍天與黃道生合作,互派支援隊伍,保持了良好的關係。雖然這次沒有拿下籃提橋監獄,不過現在想想,所有人都認爲這是一種幸運!

而在死亡迷宮中收穫最大的黃道生,不僅填充了驅魔人小隊的隊員數量,而且改善了自己的生活,擁美入懷,也提高了自己的實力,一身極品裝備,成爲4級裏面最強的靈魂收割者,更是得到特殊局的青睞,成爲多位頂級高手追逐的潛力人物。

這一個月以來,每個人都收穫滿滿,關係越發融洽起來,用田老大此時應景的話就是:“咱們這四家,現在是堅實的盟軍。將來也一定是最鐵桿的朋友!”

一聽這話,黃道生又愁眉苦臉了:“田老大……您這是看不起我,擺明了趕我走嘛……”

誰都知道黃道生肯定是不着調,炎火跟着逗樂子:“舒克說說看,田老大怎麼要趕你走了?”

黃道生數着手指頭:“十字軍,遊騎營,神農團,龍之天空,這四家是最鐵桿的朋友,這不是擺明了把咱們實力最弱的驅魔人給趕走了麼……”

“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起來。田老大指着黃道生笑個不停:“就你舒克最會曲解人意!你看龍天怎麼罵你!”

龍天哈哈大笑:“老弟!等你從籃提橋監獄任務中脫身。回到江城,老哥我就和你談談怎麼吞併你驅魔人隊伍的事情!”

“吞併……”黃道生的臉更苦瓜了,這幅苦逼樣連豹軍曹都忍不住咧嘴笑起來。

突然田老大說了一句話,頓時讓場面上熱鬧的氣氛爲之一收。每個人都凝重的聽起來。

田老大在笑過之後。說起了正事。他語氣凝重,信誓旦旦:“我敢斷言,這次青龍會完了! 原來我很愛你 籃提橋監獄的公共任務他們完成不了!”

炎火好像聞到了什麼腥味:“你是說。十六小獄他們破不了?”

田老大點頭:“你們知道嗎?昨天青龍會花了100萬積分,在我們手裏買到一份劍葉小地獄的破陣方法。”

“100萬積分!”

幾人震撼了,青龍會花這麼大的手筆,只爲了買一個破陣的方法?而且是劍葉小地獄,而不是火柱和多銅斧,要等到地獄陰陽陣隨機輪轉到劍葉地獄,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青龍會怎麼會這麼傻?

所有人第一反應就是,十字軍肯定賣給青龍會假貨!

田老大補充了一句:“破陣方法是真的,按照攻略步驟,多試幾次絕對可以通過地獄陰陽陣。這個是簽訂了契約的,不可能作假。”

聽到契約二字,豹軍曹明白了:“這100萬積分,是四哥挪用的青龍會團隊任務公用積分,這是違背分配戰利品契約的!”

田老大微笑着豎起大拇指:“沒錯!籃提橋監獄的公共任務可以失敗,但是你們和他之間的分配戰利品契約不可以違背!還有7天任務就要截止了,如果7天內青龍會仍然無法完成清剿任務,那麼就會面對契約中的鉅額賠償。他們和集英社也單獨簽訂了一份契約,集英社支付30萬積分,青龍會負責帶他們完成任務,並且保證集英社收掉監獄內的所有日軍戰犯的靈魂。如果是因爲青龍會單方面的不力因素導致任務無法完成,青龍會需要賠償同等額度的積分。”

黃道生好奇了:“任務失敗當然沒什麼說的,青龍會肯定會一蹶不振,不破產都離破產不遠,你們十字軍肯定不會放棄這麼好的痛打落水狗的機會。但是他們花了100萬積分,而且破陣方法是正確的,萬一今天或者是明天就輪換出了劍葉小地獄,他們最終做完了籃提橋監獄的清剿任務,那不是就活過來了?你們十字軍就這麼有自信他們一定完成不了?”

這個問題也是其他人想知道的,田老大笑起來:“劍葉小地獄不會這麼容易輪換出來的,而且我們會比他們搶先一步完成這個任務!”

“啊?”

這是個瘋狂而又大膽的計劃,十字軍自從籃提橋監獄的任務發佈出來後,就派人實地考察過,最終在田老大和秦子文的精心謀劃下,挖了一個大坑將青龍會埋了進去。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上滬市ZF頒佈籃提橋監獄的拆遷計劃,是在黃道生和龍天帶隊開荒江城第二看守所的前一天。政務廳同時發佈清剿任務,從接受任務起,限時10天完成。

這個計劃剛一發布,消息靈通的十字軍就得知了消息,並且派人悄悄進入了監獄結界,看到了現在大家都知道的異變。

神農團也不例外,炎火也得知了一點情報,但是不知道監獄結界中的地獄陰陽陣是什麼,對它的危險並不知情。作爲一個商人,炎火只是敏感的發現了其中的商機,於是他找到田老大,想看看能否再次合作一把,順便撈點好處。

而遠在京城的特殊局力王也得到了籃提橋監獄的消息,親自來到上滬,見到了炎火,在大家一起商議後,第二天炎火帶着力王和田老大傳送到江城,作爲不速之客不請自來,當上了開荒隊伍的特邀嘉賓,又在機緣巧合之下,力王保下了黃道生,邀請他參加籃提橋監獄的任務。

這是黃道生第一次聽說籃提橋監獄,那時的他可沒想到將來會被捲入這個巨坑之中。

……) 籃提橋監獄開啓的第一天,田老大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不妥的,於是他多出一個心眼,接下來的幾天每天都派人去結界中試探一下,最終確定了這裏有問題。

田老大和靠山秦子文商議之後,決定暫時放棄籃提橋監獄的爭奪,放手任憑青龍會『操』作這一切,因爲秦子文知道,地獄陰陽陣絕對不是他們普通人類能夠輕易突破的,至於爲什麼人界中會出現二殿閻羅楚江王的地獄陰陽陣,秦子文也不確定,所以他也要想辦法弄明白原因。

一天以後,秦子文給田老大下達了一個命令,十字軍堅決不參與籃提橋監獄,等他的命令行事,但是必須打探情報,買通內線,做一些外圍工作,掌握青龍會的一舉一動。

就這樣一直耗到了昨天晚上,在青龍會花費100萬積分買下劍葉小地獄的通關方法之後,秦子文把田老大喊了回去,指定了一個新的計劃。

這個計劃就是,這幾天田老大負責召集人手,『騷』擾青龍會的行動,讓青龍會失去信心,讓這個公共任務變成人們口中越傳越離譜的變態任務,讓青龍會承受巨大的壓力,讓他們發揮失常。?? 最強靈魂收割者226

另一方面,田老大還要暗地裏聯繫大量高手,準備好另起爐竈,可以挖青龍會聯軍中的成員,比如說黃道生,遊騎營,兄弟會等,一旦時機合適,立刻組織另一班人馬強攻籃提橋監獄,搶先完成任務。讓青龍會和集英社撲個空,讓他們輸了任務又輸契約,一招打的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這就是十字軍蓄謀已久的挖坑埋對手的計劃!

聽起來很完美的,不過最關鍵的地方來了,炎火問道:“人手好說!我們沒有集英社和兄弟會,但是可以和八旗軍,天鷹會聯手,遊騎營也可以加入,龍天也可以來,這些都沒問題!可是十六小獄。你能確定我們過的了嗎?”

每個人都緊張的盯着田老大。田老大自信地說道:“當然了,我們能賣破陣方法給青龍會,當然是知道如何破陣纔敢賣。”

龍天又問了:“青龍也不會傻到完全相信你們吧?你們有破關方法,他們難道就不擔心你們提前闖關?”

田老大笑了:“他們當然擔心!但是他們不得不自己親自搏一下!我們闖不闖關他們管不了。他們只能希望自己一方能提前一步闖過地獄刑場。希望自己搶先完成任務。”

黃道生開心地笑起來:“這麼說來。當青龍會知道你們手裏有十六小獄的闖關祕籍時,恐怕他們那時候已經絕望了,絕望到想從競爭對手的手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絕望到寄希望於運氣。他們那時候肯定反應過來這是一個巨坑,你們十字軍不僅站在上面看着他們往坑裏跳,而且還踢了一腳,剷起一鍬土往裏面扔,扔之前還順便收下了他們口袋裏唯一的鈔票……”

說完這一切,黃道生豎起兩根大拇指:“光明正大的陽謀!佩服!”

“哈哈哈哈……”田老大開心極了,“舒克!果然是同道之人啊!分析的太對了!”

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秦子文是怎麼獲得地獄陰陽陣的破關方法的,不過聰明的幾人都沒有提,這是十字軍內部的**,大家只需要知道結果就好,不需要刨根究底整個過程和細節。

黃道生受到讚揚,不僅有些得意起來,搓搓手:“100萬積分見者有份!不然我不幹!”

田老大伸出一隻手:“沒問題!時過一個月,希望大家可以再次合作成功!”

幾乎沒有猶豫,幾人的手都伸過來和田老大握在一起,一個新的開荒陣營產生了!

……

……

作爲雙面間諜,黃道生自嘲自己是人格分裂,一方面在青龍會的領導下混時間,一方面在田老大的暗中指示下養精蓄銳備戰。

11月3號的火柱地獄破陣不太難,但是需要不少冰法師配合,一時間找不到那麼多人,田老大也只能放棄,如果這一天是多銅斧,說不定等青龍會撤退後,田老大就會召集起一批人把它給過了。

四哥從監獄回來後,戰戰兢兢地向青龍彙報這一切,他看着這個面容極度扭曲,拳頭緊握,內心極度憤怒的師傅,四哥心中充滿了恐懼。

他太瞭解師傅的爲人了,手段毒辣,面冷心狠,說一不二。?? 最強靈魂收割者226

現在出了這麼大的簍子,四哥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下來,痛哭流涕倒地不起:“師傅……是我辦事不利……我願意接受任何處罰……”

青龍這幾天急的頭髮都白了,吃不好睡不着,面容滄桑,肌膚枯槁,長嘆一口氣,青龍自言自語道:“這就是命啊!這是天亡我青龍啊!”

四哥還在伏地哭泣,他這是在爲自己爭取同情分,果然青龍說道:“你起來……和你沒關係,明天你還要繼續帶隊,一直到輪換成劍葉地獄爲止。”

四哥擡起頭悲憤的問道:“如果十字軍搶先一步帶人闖關呢?”

青龍陰陰的說道:“我會親自上陣!”

我衝她一笑,隨即說道:“很簡單,你幫我將那兩個,尤其是那個男的,一定要重點關照!”

Previous article

唐術刑甩開那士兵的手,猛地站起來,朝着海中退過去,如今他腦子中回憶起的只是那時候被吸血鬼一族匕首刺中之後所做的那個噩夢,自己依然在夢中嗎?對了,這裏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