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即,韓星被嚇的一腚又坐到了地上,道:「……不過,我是被逼迫的,紅霞這件事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都是誤會啊……」

他面露著尷尬之色,伸手將臉上亂七八糟的唇印抹去,委屈地聳了聳鼻子,那意思是……老子的清白啊……是她們強暴我的!

他四下看了一眼,又悄聲道:「這些小妞都現實得很,沒有人氣那來的賀禮啊,這又不是我的錯。」

赤虹霞拍拍韓星那英俊的臉龐,道:「知道了……我要你看著我。」

「我好看嗎?」赤虹霞輕輕的轉了個身,長裙擺出一道彩虹般優美的弧線,一頭長發傾瀉而下,紅衫如花,出塵如仙,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視。

「鈴……鈴……」

她項下的紫金宮鈴也隨之響了起悅耳的聲音,緊跟著韓星脖子上掛的那枚宮鈴也不搖自鳴的跟著響了起來。

雙鈴合奏,如天籟之音,悅耳而古樸,彷彿在訴說著一個悲歡離合的故事。

他所沾染的那少量致幻情迷粉頓時被鈴音解了。

韓星如醒醐灌頂,口中喃喃道:「悠悠千古心不變,宮鈴不朽證三生!」

「你好看,你比他們強千萬倍……」韓星被赤虹霞問的毛骨悚然,顫抖著答道。

他忍不住想抽自己兩耳光……自己太不是東西了,得志便猖狂。

鈴音飄渺,赤紅霞的聲音傳了過來:「繁花過眼,紅霞相隨,風花來時,驚艷了雪月夢,過眼煙雲瞬間既散,又怎及萬古情深的絢爛,從此要你情有獨鍾,給我一個潔白之念!」

「不許打別的女人主意。」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她用身子將眾人視線一檔,狠狠的扭了自己齷齪的情郎一把。

若不是看在韓星吸入了致幻情迷粉的份上,赤紅霞絕不會就這樣放過他。

眾人如痴如醉的看著赤虹霞曼妙的舞姿,幾乎忘卻了呼吸……

「她就是秦洲大陸修真界第一美女赤虹霞?」眾人震驚,這才是集美麗、高貴、性感、可愛於一身的仙女化身。

赤虹霞美目流盼,每一句話都讓在場的人心跳不已……

這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對璧人,這種姻緣,不知是用幾世才能換回今生的守候。

一些行為浪蕩的女弟子經歷了瘋狂之後,皆羞的臉紅,不敢正視這位女神。

她們自覺相形見拙,頓時心生慚愧,放下手中的賀禮退了出去。

「嗯?剛才她問『我好看嗎』這話什麼意思?赤虹霞不是那種說話輕浮之人啊!」韓星瞬間冷靜了下來。

考驗自己的時候到了!

韓星走上前去,抓住赤虹霞的一雙玉手,深情的看著她,道:「前世記憶你已復甦?太好了!」

「九世輪迴夢回首,靜守今日天地悠。」韓星無限感慨。

也不知為何,韓星每每涉及前世時,便能出口成章,殊不知他為九世輪迴之體,不知那一世生於書香門第,也說不定。

赤虹霞深情的抬頭仰視著韓星,雙眼迷濛,良久,微笑道:「只回憶起一點點,你能記住就好了。」

「你能記住就好了!」這七個字,情切切,意綿綿,讓人柔腸千萬轉!

韓星閉上眼睛……九世輪迴,毫無結果,這是一個甘願為你付出了所有一切,卻不向你提任何回報的痴心女子,這句話讓他心中一陣絞痛。

韓星平息了心中的顫動,無比堅定的道:「決不會忘,因為今世,你就是我的命!」

就在這一刻,他(她)二人項下的佩帶的那一對宮鈴,突然發出了快樂歡騰之聲,韓星的心也隨之一震,似乎自已九世相思無盡頭的命運,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逆轉……

一種奇異的表情在赤虹霞的臉上顯現出來,她的臉上飛現出一絲紅暈,深情的眼神,變成了嚮往愛情的永恆……

她猶如一個害羞的女孩,道:「我要你娶我!」她的臉更紅了,紅的像一片赤霞,但是眼神卻不離韓星的視線。

我要你娶我!

此刻,這句話韓星聽在耳朵里是如此的親切,他佛仿看到了兩隻蝴蝶,歷經九世輪迴,飛越了汪洋大海,終於匯合到了一起!

「好……好!」一股巨大的喜悅,襲上了韓星的心頭,讓他差點樂的暈了過去。

「我這就讓師傅上仙霞峰提親!我們儘早成親!」韓星擦了擦眼角的淚花,堅定的點點頭。

遠處,殷天祥那張臉,早己泛起一片紅光,拍拍手道:「老夫這就準備彩禮,此間事已了,便上仙霞峰親自為星兒提親!」 一場以韓星回歸宗門的慶祝會,硬是被這個厚顏無恥之人,整整從早上開到日落,直待天徹底黑了下來,再也無人上門時,他才吩咐關門,頗有一檔鋪打烊的意思。

韓星看著堆積如山的賀禮,笑得牙花子都露出來了,因為賀禮裡面數量頗豐的都是靈石。

他己經放出話來告訴眾人,準備過一段時間再搞一次,理由是自己要過十六歲大壽……

有了這一次的先例,還怕沒有第二次嗎?

雖然說是這種事沒有多少人心甘情願,但只要感情交流到位……先是威言恐嚇,再許一大堆承諾,立馬就能消除了他們心中憋屈,這靈石你不要都不行,不要就是不給他面子。

忙了一天,他最關心的還是這次到底收到了多少賀禮。

收賀禮這活,他安排殷凌記賬,鄒虎與牟天罡專管收東西。

這活三人跟韓星干過一次,所以輕車熟路,東西雖多,但還是擺弄的有條不紊。

做為師傅的殷天祥,對自己的這位徒弟可是了解的透透的……

他一看韓星急的跟火燒腚似的,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殷天祥笑著對殷凌說:「你快把賬目報給他聽聽,不然的話他就會急出病來。」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韓星像個土鱉財主似的,一腚坐在一堆靈石上。

「這是今日收上來的賀禮有不少都是錢財,您點點,賬目全都在這,一分不少!」殷凌恭恭敬敬地將一本賬本遞了過來,放在韓星面前。

咦,殷凌什麼時候學的和自己客氣起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星思量琢磨著……

從進入龍淵宗以來,自己在生活上大部分都是由於殷凌幫助,每日洗衣做飯,早己把她當成了至親之人,只是這種情感自己始終停留在兄妹的情分上,直到在荒古秘地他才發現殷凌喜歡上了自己。

無奈自己已經心有所屬,當時在生死之際,面對殷凌的表白,他不忍心傷害她,只是模稜兩可的說了一句「生死關頭與你共度難關」誰知殷凌卻理解成為「生死與共」!

她直接把兄妹之誼理解成了男女海誓山盟般的深情厚意。

完了完了,她一定是因為自己與赤虹霞當眾訂下秦晉之好,這才變得如此這般。

「殷凌,你先過來,我與你說點事……」韓星隨手抓起一個也不知道是哪一峰長老送的儲藏戒指,用神識感應了一下,來,裡面少說也放了上千塊上品靈石,遞給殷凌:「殷凌,雖說我與赤虹霞己定下百年之好,但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你也不用和我客氣,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還是我。」

「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難道他不介意多我一個?」殷凌頓時一個激靈,剎那間瞪大了眼睛,臉色漲紅。

他的一番話,將殷凌感動的熱淚盈眶,推辭一翻就收下了。

韓星哪裡知道,自己一番安慰的話,反而讓殷凌更加誤解,在情網之中竟越陷越深。

「此次,參加祝賀的人一千二百人,共收取各家長老中品靈器二十件,宗主送的上品靈器二件,除此外,尚有寫給你的情書一百零八封,靈石共計二十八萬零五百八十塊……」殷凌翻著帳本,也是一副小財迷相,樂得眉眼都擠到一塊兒了。

所有人聽了這個數字,直覺得腦袋轟地一聲,看韓星就像看財神爺一樣……

看看人家這大尾巴狼裝的,竟能裝出這麼龐大的一個數字,足以抵得上龍淵宗兩年的收益。

殷天祥笑的一臉陽光,一對老眼都咪成了一條縫,顫抖著一雙大手伸了過去:「把賬本拿來我看看……」

「真的是二十八萬零五百八十塊,韓星,真有你小子的,師傅有救了!」他擦了擦眼角,整個人激靈靈的顫抖了一下,激動的抓著韓星的手說道。

「師傅,就這點小錢,你致於那麼激動嗎?」韓星疑惑不解。

「我……只想先借你這些靈石先用用……」殷天祥只感覺嗓子眼發澀,一時間竟然連話都說不全。

我靠,強盜遇到打劫的了……

韓星笑了:「師傅你要用儘管拿去,只是我就納悶了,你一個修真之人要這麼多靈石幹什麼?以你的修為已經度過了靠靈石補充體內靈氣的階段……」

殷天祥的眼神劇烈變化,他看著面前堆積如山的靈石,心下複雜至極……

當師傅的與徒弟要東西,是不太光彩啊……

又過了良久,他終於下了決定心,道:「你們師兄弟都不是外人,那我就講給你們……百年前,師傅被人下毒,導致煉化在體內的異種血珠反噬,將血海穴封住了,縱有混厚的戰力也無法使出。修為由原來的戰帝境界直接落到了戰尊境。」

他唏噓了一陣,又道:「這血珠具有荒古血相,內含的荒古血清強橫,唯有荒古血脈成就的戰神境強者出手才能解開!韓星雖為荒古血脈,但受其修為所限,目前對老夫也是愛莫能助啊!」

韓星眼前一亮,道:「師傅收我為徒時曾言,將來若能替你辦一樣事,你也就心滿意足了,莫非指的就是這件事不成?」

殷天祥彷彿知道他心中所想,道:「你也無需太過放在心上,凡事講究的是機緣,你若無緣成為戰神,為師想得再多也是枉然,你現在修為尚低,便是你手段通天也無濟於事。不過這事還有轉機,因為宗主己同意將古迹葯園開放……」

「難道古迹葯園中有克制你體內異種血珠之物?還是……」韓星詫異地問道。

他的話還沒問完,便被殷天祥截住了:「待葯園開啟之時,我自會告訴你!」

「恩,我知道了。」韓星微微點頭。

殷天祥又道:「這血珠封印每隔三年就反噬一次,讓為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每修鍊出一點點血之精華,就被這滴荒古蠻獸的血珠吞噬的一乾二淨,修為也不得寸進。」

他嘆了一口氣:「無奈之下,我只好以武道轉入丹道,終日煉取『旺血丹』補充體內血精的虧損,利用丹藥恢復自身的消耗。」

戰帝境界跌落到戰尊境界,還要靠丹藥去維持,這對武者來說是一種生不如死啊!

韓星頓時有一種心酸的感覺。

「我遍查古籍秘錄方才得知,只有萬年碧血靈參,可以替代我體內的血之精華,供血珠吞噬,每服下一支萬年血氣靈參,可緩解九年!」說到這裡,殷天祥的眼中有了一絲的明亮。

他接著說:「百年來,我踏遍整個秦洲大陸,方才得知,全天下唯一的一支萬年血氣靈參早己被人採去,被煉成了『參靈碧血丹』,成為了中洲帝都,咸陽城天寶閣拍賣行的鎮店之寶。」

所有人心中剛升起的希望,又被他這一句話給轟的支離破碎。

突然,殷天祥的臉上浮起了不甘之意,道:「不知為什麼,傳聞天寶閣有意將這粒『參靈碧血丹』拍賣,而再過三天,就是天寶閣拍賣的正日子了……只是不知價值幾何?估計應該能賣個天價。」

他的嘴角難艱的抽動了二下,似乎是有些難以啟齒,半晌才將兩道目光便投到了韓星身上:「這……這便是我要向你借用這些靈石……的原因。」

參靈碧血丹!

韓星看著殷天祥蒼白的面色,默默點頭,他微微仰面,拱手誠懇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些靈石就當我孝敬你的吧。只是不知用於購買那粒參靈血丹夠不夠?」

殷天祥有些遲疑的說道:「這要看參加競拍的人有多少,若遇到實力強橫的競拍者,這些也許只是個零頭。可有些事情是我們始料未及……故而,我才想去撞撞運氣……。」

鄒虎聞言,皺了皺眉,道:「眼下當務之急,是應將這粒參靈碧血丹弄回去……才是第一要務,若實在不行,我們便將它搶了回來!」

殷天祥送給他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凡能夠在京城屹立不倒的拍賣行,都是有極深的根基,有的來頭都大的嚇人,更有甚者,他們的後台就是諸天星域的一些荒古流派……否則,拍賣行集天下間如此多的天材地寶,豈不是都被搶空了不成?」

「若是因此造成戰爭,無疑是因小失大……而這個後果,不是我們任何人都能承擔的起的!」殷天祥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完了這些話。

「缺錢還不容易嗎,殷凌,戰力殿的錢財都是你保管,還有多少錢,全部拿出來!」韓星臉上露出幾分輕鬆之意,看著殷凌。

「呃……這個……」殷凌苦笑,道:「戰力殿這些年受別的峰打壓,丹藥閣、靈石部也極盡剋扣我們。宗門發放的任務,因師付有傷在身,也摘取不了,我們幾個修為又低,也完不成毎項任務所規定的貢獻值,故而也換取不了靈石。要說有……也就不足幾百塊靈石吧,而且還都是下品的!」

韓星瞪了瞪眼,仰天長嘆一聲:「我靠,這麼大一個戰力殿才幾百塊靈石,見過窮的,沒見過這麼窮的,這也太窮了!」 韓星真的沒有想到戰力殿會一貧如洗,他眸中精光一閃,隨即隱去,心中已經打定了一個主意。

他從小在荒漠深處的赤炎村長大,對世俗世界的有些事情一直有些迷糊,涉及到有些價值上的事更是不太清楚,所以他決定問一問為好。

他懶洋洋的把身子背在靈石堆上,拿起一塊靈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對著光線看,一邊看一邊晃蕩著頭,問道:「呵呵……你們說,幹什麼事能讓人暴發而財源滾滾?」

「這還用問啊,開靈石礦,你若是能尋到一條靈脈,那就發大了!」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鄒虎一面譏笑回答,一面臉帶疑惑之色地看著韓星,心道:「這小子想發財想瘋了吧?」

韓星對鄒虎地譏笑卻並不在意,他搖了搖頭,又問道:「若是尋不到靈脈,還有什麼快速的致富方法?」

向來惜字如金的三師兄牟天罡,露出一副嚮往的神色,道:「你若是高級煉丹師,能煉出高級丹藥那就是錢,一座丹爐,就是一座金山! 紳士守則 可惜你我都不是,否則師傳就有救了!」

殷凌和妍兒對望了一眼,均在想,他到底想幹什麼?

韓星低頭思慮了一會,他突然抬頭問道:「師傅,一粒上品丹藥在拍賣行拍賣,收購的價錢是多少?」

殷天祥皺皺眉,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一粒上品丹藥至少價值五十萬顆上品靈石。你問這幹什麼?」

「丹藥這東西這麼值錢?!」韓星不由得驚詫的跳了起來。

青銅鼎能聚氣成丹,只要有一顆母丹,再有充足的丹氣,就能無限複製,而且出來的丹藥比原來的成色還要高。

現在青銅鼎裡面就有一些丹藥,其中的混沌玄黃丹韓星自己猜測,至少能達到神品,而其它的丹藥他則分不出等級。

這些丹藥在他眼中實在算不得什麼好東西,但他沒想到,丹藥是如此的貴重,更重要的是通過拍賣,還能變成靈石……!

韓星低下腦袋,做沉思狀……

參加拍賣!

把青銅鼎煉製的最差的丹藥先拿出來試賣,看看價值幾何,若是賣不上價,再把丹藥的品質一點點往上漲,總之一定要湊夠師傳所用之資。

至於混沌玄黃丹,太過驚世駭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暴露,以防被人發現自己身上的秘密,否則會麻煩不斷。

韓星堅信,這辦法可行,絕對沒有錯誤!

為了保證丹藥貨源充足,他準備再搞一次順手牽羊……

丹藥閣不是刁難剋扣戰力殿嗎?那就先宰了這隻「肥羊」!

龍淵宗從開山以來至少能有萬年,能沒有些家底嗎?丹藥閣可是龍淵宗存放丹藥的倉庫,估計裡面什麼樣的丹藥都會有。

若是用青銅鼎把丹藥閣所有的丹藥都催化成丹氣收在鼎中,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再聚氣成丹,那自己就發了……而且肯定是一次暴發!

更為主要的是,拿丹藥閣開刀,還能順便教訓教訓丹藥閣的管事許昌橫,自己剛上戰力殿時,曾經被那小子刁難和誣陷過。

聽說他是靠著靈鷲峰董元山的關係才當上了管事,平日里橫行霸道有持無恐,這樣的人留著早晚對戰力殿也是個禍害,必須要扳倒他!

自己需要一塊葯田,宗主己經同意,但也需通過丹藥閣的批文,才能拿到具體的地塊。

這倒給了自己一個進丹藥閣的機會,否則,如無正當理由,像丹藥閣這樣的重地,還真進不去。

真是天助我也!

想到此,韓星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師傅你無需煩惱,此次購買『參靈碧血丹』,無論需要多少靈石,都坐落在我身上,你只需三日之後,與我共同前往天寶閣便是!」

殷天祥一臉的納悶,心中有些腹誹……這話若是出自一個腰纏萬貫、財大氣粗的暴發戶口中還差不多,這小子不會是吹牛逼吧?

可他看了看韓星的嘴臉,去不像開玩笑。

「可是,你本來就是我哥呀!而且我本來也是漢少的妹妹呀,還是他非要人家當妹妹的。現在你們拜把子,難道就不要人家了嗎?還有小紅姐姐,她也是漢少的小紅妹妹呀……」

Previous article

「維斯萊妮女士要來學術報告廳召開講座,你知道嗎?」蒼伊毫不客氣地坐在沙發,問茉蕊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