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陽光將睡在蘇硯身旁的那個人映照的萬分清晰,蘇硯看着那人俊美的五官,雖然沒有戴眼鏡但是他還是認出來了——這貨果斷是昨天那個要拐他上牀的GAY!

媽的!千防萬防怎麼還是跟他上了牀?!

蘇硯感覺着腰部的痠軟、私密部位的劇痛、腿間乾涸的液體和宿醉帶來的頭痛臉頓時黑了,他不斷的在心裏咒罵着身旁這個陌生的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果斷爬下牀。

“唔……嗯……田中……桑?” 蒲公英飄不到天堂 牀上的男人在蘇硯的動作下清醒,沒戴眼鏡的他睜着帶着一層薄薄水霧的碧藍雙眼,表情無辜懵懂的看着蘇硯。

蘇硯看着那個狀似無辜的男人,毫不猶豫的給了他一拳,然後蘇硯面無表情的穿上衣褲,強忍着股間的疼痛走出了房間。

——這麼噁心的地方他纔不想再繼續呆下去!

而蘇硯雖然想過報復這個男人,但他卻絕對沒想過這個男人上了他他就要上回去這一回事,因爲他喜歡的可是又萌又香又軟的妹子,上男人什麼的他絕逼硬不起來。

蘇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把渾身上下里裏外外清洗得乾乾淨淨後打電話給公司請了一天的假,接着就去醫院買了點藥自己抹上了後慘兮兮的趴在自己的牀上,決定一定要把昨晚的黑歷史忘掉!被男人上這種事情絕對沒有發生在他身上!

在屋子裏面歇了一天,蘇硯第二天還是強忍着疼痛去公司上了班,然後他就聽見公司的人在竊竊私語着什麼——

“八課這次可有得得意了,據說他們接到了MGN公司最新飲料的銷售工作呢……”

“對啊,聽說是一個叫佐伯什麼的男人接到這個單子的……”

“不過就八課那樣子,他能得意多久?最終肯定還是我們1課最棒……”

………

蘇硯沒興趣關心這種事情,只是埋頭工作工作再工作。

然後在他出去與一家公司聯絡銷售的事情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金髮碧眼,銀邊眼鏡,俊美五官,冷漠氣質!尼瑪這果斷是昨天上了他的那個死基佬啊!

穿越成女神農 蘇硯黑着臉和這個死基佬狹路相逢了。

然後蘇硯就看見死基佬對他身邊的那個男人說了句什麼,那個男人就離開了,接着死基佬臉上帶笑的向他走了過來。

蘇硯加快了腳步。

死基佬卻從後面抓住了他的肩膀。

蘇硯不得已停住了腳步,他轉身冷冷的說:“這位先生,你有什麼事?”

死基佬嘴角帶着一抹讓蘇硯厭惡的笑,他說:“不認識了麼?昨天我們還……”

蘇硯實在不想再聽自己的那段黑歷史了,於是打斷了死基佬的話:“你有什麼事?”

死基佬說:“我想要給你看一樣好東西。”

蘇硯果斷說:“不去。”

死基佬說:“呵呵,那我就把你的那段錄像帶公之於衆怎麼樣?”

蘇硯僵住:“昨晚你錄了像?”

死基佬微笑:“當然。”

蘇硯說:“死變態!”

死基佬冷酷的笑:“我不叫變態,我的名字是佐伯克哉。記住了嗎?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蘇硯難得的爆粗口了:“主你媽的人!你特麼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去!”

佐伯克哉輕笑,眼神冰冷銳利,聲音冷酷:“還真是不乖啊……這張嘴……你真的想讓我把你醜陋的姿態公佈出來,讓所有人都看到嗎?”

蘇硯僵住:“誰知道你是不是說的假話,鬼才會相信你!”

佐伯克哉拍拍他的臉,說:“不信麼……”然後說:“我們回公司吧,我給你看看,你就知道我到底是在騙你還是在說真話了。”

蘇硯僵硬的跟着佐伯克哉回到了公司。

佐伯克哉從自己的私人櫃子裏面拿出一個DV然後放在了蘇硯的面前。

蘇硯眼睜睜的看着DV裏面的自己和佐伯克哉在牀上做出各種YD無下限動作,差點沒噁心吐了。

他將那部DV狠狠摔到地上,看着佐伯克哉說:“你到底想幹什麼?”

佐伯克哉嘴角弧度涼薄,眼睛裏也是一片冷漠:“馬上就要開會了呢……我記得你似乎還要做報告?那麼……把這個帶着去做報告吧。”

佐伯克哉拿出跳.蛋來。

蘇硯雖然沒見過跳蛋,但是他看這玩意拿在佐伯克哉手裏就知道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佐伯克哉攬住蘇硯的腰,然後不顧蘇硯掙扎,脫下了蘇硯的褲子。

蘇硯聽着耳邊佐伯克哉的威脅,眼中飽含屈辱和恨意,然後他感覺到身後的甬道被塞入什麼冰涼的東西,他的拳頭緊攥,渾身都氣的微微顫抖起來。

佐伯克哉!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在身後跳蛋的劇烈震動下,蘇硯最終還是沒有做成報告。

會議開完後,佐伯克哉又上了蘇硯一次。

蘇硯忍受着屈辱和快感,在佐伯克哉做完後衝到衛生間大吐了一場。

然而第二天蘇硯來上班又看見了佐伯克哉,只是這時的佐伯克哉沒有戴眼鏡。

而蘇硯發現沒戴眼鏡的佐伯克哉和戴了眼鏡的佐伯克哉完全像是兩個人一樣,一個冷酷無情,一個溫柔自卑……

蘇硯懷疑佐伯克哉患有人格分裂症,而那副眼鏡就是改變他人格的契機。

不過既然不戴眼鏡的佐伯克哉比較好對付一點,那麼他也不會放過這個復仇的好機會!佐伯克哉給他的這種屈辱絕對不能原諒!

蘇硯約了佐伯克哉中午在一個僻靜的工廠見面,然後又找了一羣小混混囑咐他們守在工廠輪X佐伯克哉。

下午,蘇硯冷冷的穿過馬路,想象着佐伯克哉現在的樣子,心中有幾分快意。

然而他穿過馬路時他卻突然看見戴着眼鏡的佐伯克哉毫髮無損的站在馬路對面盯着他,嘴角甚至還有一絲嘲諷冷漠的笑。

蘇硯僵住。

就在這時迎面駛來了一輛疾馳而來的車,最後蘇硯只來得及聽見那尖銳的剎車聲,接着他的眼前就黑了下去。 西遊記(上)

西遊記

蘇硯清醒時發現自己左手裏提着個圓胖罐子,右手拿着一個瓶子正站着。

他看向周圍,然後就發現自己站在一處山石嶙峋的地方,看樣子似乎是偏僻的荒野。

他想了想,將自己提着的那罐子和瓶子打開來,結果就發現那罐子裏面竟然裝着些密密麻麻糾纏不清的長蛆,而那個瓶子裏面則是些青蛙癩□□在蹦躂着。

蘇硯差點沒被噁心死,當即便鬆開了手,將那罐子和瓶子扔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然後他快速的收回視線,不再去看那地上摔碎的罐子瓶子。

我勒個去着身體的原主人是幹什麼的啊?!怎麼會帶着這麼多噁心的東西?

蘇硯一邊忍着噁心猜測着身體原主人的身份,一邊開始摸索着地形向前走。

結果他還沒走多少路,只是拐了個彎就隱約看見了三個人或坐或站在離他有一定距離的地方。

他猜測這些人說不定是趕路的,在這裏稍作歇息,於是就向着那三人的方向走去,想要去問路。

走着走着,蘇硯突然感覺出幾分不對勁來。

蘇硯停下了腳步,他總覺得他現在這個身體走起路來有點說不出的彆扭。

可是一時讓他找他也找不出不對勁的地方。

腿腳沒問題,身上也沒有哪裏痛哪裏不舒服的……

蘇硯上上下下看着自己,然後終於找出了他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他胸前的兩坨是怎麼回事?!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蘇硯僵硬的伸出手戳了戳自己胸前,軟綿綿的,鼓囊囊的,形狀不錯,體積也很大……

只是他是個男人啊喂!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女人的乳.房這種不可思議的玩意兒怎麼會長在他的身上?!

蘇硯帶着幾分不可置信,手顫抖的跟抽了風一樣顫抖着,緩緩的緩緩的向下摸去。

……

…………

………

尼瑪啊真的空了,那裏該有的東西沒有了……他的JJ失蹤了……

蘇硯OTZ,欲哭無淚的收回手。

他的男性尊嚴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沒了啊喂!哦雪特命運你用不用這麼搞啊!他真的是個男人而且從來沒有想過要變成女人啊!

蘇硯一臉苦逼相的石化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一個長相周正穿着青色長衫的男子向着他走了過來。

待那男子走近了,看着蘇硯呆怔了一會兒,然後才癡癡地問:“女菩薩,你往那裏去?”

蘇硯聽見這聲音,便去凝神細看那個男子,結果一仔細看就發現了不對勁——

我勒個去啊這絕逼是假的,絕逼是在坑爹吧!尼瑪啊剛剛隨意一瞟的時候這個男人不還是個正常人麼,怎麼現在就變成了豬的樣子!這肥頭大耳這膘肥體壯這白白胖胖還有這長長的豬拱嘴!就算它是站着的也改變不了它果斷是頭豬的事實

蘇硯在心裏掩面——現在竟然連豬都可以像人一樣到處亂跑了還說人話了麼……這個世界難道已經被豬佔領了?!如果是那樣的話他這個真?人類要怎麼活啊?!

蘇硯沉浸在自己的聯想中,想象着無數頭豬像草泥馬一樣狂奔着佔領了地球,走着神面無表情的回答:“……我正想離開這裏。”

那頭豬看着蘇硯冷若冰霜的樣子,眼中的癡迷卻是更添了幾分,指着蘇硯原本想去問路的那個地方,討好接近的話不知不覺就溜了出來那男子:“女菩薩,如不介意的話可以到我們那裏稍作歇息,這裏荒山野嶺的還不知會有什麼呢,我好歹也是個男子,也可護你幾分。”

蘇硯嘴角抽搐的看着這頭豬的臉上出現歡喜的表情。

但因爲他想要過去看看那另外的兩個人是不是豬,所以便答:“好吧。”

那頭豬見蘇硯竟然同意了,自是一番喜不自勝,興沖沖的在前面帶路,不斷地對着蘇硯說話。

蘇硯因爲還是無法接受一頭豬像人一樣歡快的看着他做着色迷迷的表情,所以他大多時候都是不理會那頭豬的,但是他越是冷淡,那頭豬就越是興奮,直把蘇硯看的嘴角抽抽——

這頭豬是標準的抖M吧?!怎麼他越是冷,這豬就越興奮= =

蘇硯跟在豬的身後和另外坐在那裏的兩個人還有一匹馬會合了,他凝神細看那兩個不知道是不是人的玩意兒。

映入他眼中的那兩個東西(……)一個是個身材高挑,穿着袈裟,脖子上帶着一串佛珠,手中拿着禪杖,面容斯文俊秀渾身散發着一層佛光的和尚;另一個則是個頭髮蓬亂,手中拿着根棍子,相貌兇惡的中年男子。

蘇硯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幸好還都是人,幸好這個世界還沒被豬佔領。

那個和尚問豬:“這位夫人是何人?爲何帶她來此?”

豬說:“我見她一介弱女子獨身在此,出家人以慈悲爲懷,便引她來這,也好護她一護。”

和尚說:“阿彌陀佛,你一介女流之輩爲何獨身一人在此荒山野嶺?”

蘇硯憐憫的看着和尚,心想這人實在悲劇,身邊跟了頭豬變的人都不知道。但嘴上還是按照之前在路上就想好的謊話答:“我本是山下的普通女子,誰知昨日來了一羣土匪殺了我的父母,又劫了錢財還不夠,還想……還想要讓我從了他們……不得已之下我只好逃上這座山……”

蘇硯把自己說的要多悲慘有多悲慘,可是他那張面癱的臉實在是有點沒有說服力。

和尚顯然也覺出蘇硯的不對勁來,正準備細問,卻突然又來了一個東西(……)。

蘇硯轉身去看那個東西,不仔細看時是個黃毛凌亂,長相有幾分恐怖猥瑣的猴子,但凝神細看卻發現這個猴子的真實相貌原來是個黃毛油光水滑,大大的雙眼水潤明亮,看起來煞是可愛的小猴子。

看着這隻小猴子,蘇硯覺得他的萌點被狠狠的戳中了。

但就在這時,那隻小猴子竟然拿了根棒子,高高舉起,對着蘇硯就迎面打來。

蘇硯嚇了一跳,連忙抓住身旁的和尚的胳膊,然後躲在了和尚的身後。

和尚感覺到蘇硯軟綿綿的胸部壓在他的手臂上,不由得一陣尷尬,白淨的麪皮也紅了起來。

他把被蘇硯抱着的手臂掙了兩掙,卻沒有掙出來,只好說:“男女授受不親,你應謹遵婦道,快快放開我……”

蘇硯纔不管身邊的和尚在說什麼,他只是看着那隻萌萌的小猴子拿着鐵棍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樣子,大腦高速運轉。

豬,和尚,大鬍子,猴子,白馬……蘇硯想他大概已經知道他穿到了什麼地方了,這裏絕對是西遊記無疑了!豬應該就是豬八戒,和尚應該就是唐僧,大鬍子應該就是沙和尚,而這個萌萌的猴子大概就是那個很兇殘的孫悟空了……

頓時,蘇硯覺得他沒有活路了。被孫悟空這麼個兇殘生物盯着,那殺他還不是眨眼之間的事?

確實他有戰鬥力,但是校園暴力類裏面培養出的戰鬥力能和這種神話修真類的比麼?

蘇硯思考良久,還是覺得只能抱緊據說很心軟的唐僧的大腿。

孫悟空看着唐僧說:“師父,你面前這個女子,莫當做個好人,他是個妖精,要來騙你哩!”(注:這句話出自《西遊記》)

蘇硯一聽這話就估計自己這次穿的八成是個妖怪,於是連忙更緊的抱住唐僧的手臂,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憋出兩顆眼淚來,看着唐僧說:“這位長老,我真的不是妖怪,他才長得奇怪呢,一副猴妖的模樣,你看看我哪點像妖怪了……”

孫悟空被蘇硯這麼一說,簡直是火冒三丈,圓睜着兩隻眼,狠狠看着蘇硯:“你這妖怪,休得胡說!”舉棒就要打。

蘇硯看着孫悟空發怒的樣子,簡直是越看越覺得萌。

不過目前還是性命比較重要些,所以他緊緊貼着唐僧,聲音軟軟的說:“救救我。”

唐僧被蘇硯整個身子緊貼着,只感覺有股幽香傳來,他還從未和女子這般接近過,女性軟軟綿綿的身體讓他萬分不自在。他感覺自己的面頰紅的發燙,有點磕絆的對孫悟空說:“且莫要莽撞,你如何知道她是妖精?”

孫悟空答:“火眼金睛自可分辨妖怪。”

蘇硯說:“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誣陷我。”

孫悟空氣的齜牙咧嘴,又要舉棒。

蘇硯忙對唐僧說:“你看他不佔理了便要來打我,豈不是惡霸行徑?”

唐僧於是皺眉:“悟空,住手!”

孫悟空氣得大叫,高擎着手中的金箍棒,卻顧忌着唐僧沒打下來。

蘇硯在心中偷笑,面上卻不露分毫的對唐僧說:“長老,我知道你一定能保護我。”這話說的一副小女兒姿態,實則差點沒把蘇硯自己噁心死。

這邊蘇硯在對唐僧說好話,那邊孫悟空轉了轉眼珠,卻突然放下了金箍棒。

唐僧見孫悟空放下了金箍棒,於是對蘇硯說:“我這大徒弟雖然性子莽撞,但終究是個好的,你看他現在不就分辯出了是非麼。”

蘇硯轉眼看過去,卻見孫悟空聽了唐僧這番話雙眼亮晶晶的,高興的神采逼人,越發的萌了……

唐僧又掙了掙被蘇硯抱住的手臂,說:“如此,你快放開我。”

蘇硯便順勢鬆了手——這個唐僧不想讓他抱,他抱着個大男人還嫌惡心得慌呢,天知道他身上雞皮疙瘩起了幾層。要不是爲了保命他纔不願意這麼做。

誰知蘇硯這才一鬆手,稍微離開了點唐僧,就見孫悟空舉着金箍棒,無比快速的朝着他打下來。

蘇硯在陷入黑暗之前隱約聽見孫悟空的聲音:“哼,本來也不是必須要殺你的,誰讓你要佔我師父的便宜……”

蘇硯一口凌霄血。

大家對於我最近寫的似乎都不是很滿意咩……好吧,順延西遊記世界- -不讓蘇蘇死得這麼快了

插入書籤 西遊記(下)

西遊記(下)

蘇硯懵懵懂懂的睜開眼,發現自己不知躺在何處,只見周圍一片雲霧繚繞,他的身側隱隱有酒香飄來。

他舔了舔脣,然後發現他的脣上也帶着一股淡淡的酒味。

周圍隱約有潺潺水聲傳來,蘇硯眨了眨眼,爬起來,就發現他的身側放着一個酒葫蘆,而不遠處是一個水池子。水池周圍白煙索繞,池水清澈見底,池中央一朵白蓮盈盈綻放,幾縷暗香飄來,恍若仙境。

而且蘇硯還發現他腳下的地板全是整塊整塊的白玉鋪就而成的,彎下腰一摸,觸手溫潤玉質堅硬。

他走近前方的池子,就見那池子周圍也圍着一圈玉,而且那玉明顯比他之前所看到的鋪地板的要好上不知幾倍。

蘇硯不禁咂舌,他想也不知道這次他穿越到哪兒了,這也太過於奢華了一點吧。

想了想,他一觸耳釘,腦海中的面板展開:

「行了,這事也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你多陪陪楊晶就是了,而且下次注意就行,流產一次沒事,如果真的成習慣性流產的話那就壞事了。」

Previous article

我衝她一笑,隨即說道:“很簡單,你幫我將那兩個,尤其是那個男的,一定要重點關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