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浩神祕笑道:“不存在的,手足被捆綁,完全無法反抗,這都沒轍,那就是它天生法師命了。”

公雞:“……”

“好了,不說它們了,小黃,想不想出國一趟?”陳浩轉移話題,笑眯眯的問道。

公雞一愣,旋即眼睛賊亮:“浩哥,我們要去對付那個金剛神將嗎?”

陳浩點頭:“和王爺的仇恨,只怕是解不了了,而王爺最大的依仗就是五大神將,我雖然知道一些消息,卻不夠詳細,難得找到,現在找到了一個,自然不能放過,先斬去他一條臂膀再說。”

公雞當即道:“什麼時候去?”

陳浩道:“我收拾一下,立刻就動身。”

這邊陳浩準備呢。黃袍老者也被趙靈巧帶到了一個房間。

進去一看,黃袍老者愣住,這房間內還有一個半大小子,這會兒正在認真看書。

黃袍老者眉頭一挑,看向趙靈巧道:“我要和這小子住一起?”

“難道你還想要單間?”趙靈巧反問。

黃袍老者有些怒氣,沉聲道:“我可是拿出了三顆靈石和十億美元的伙食費。”

趙靈巧笑道:“大爺,你可能有些沒明白,你付出的是伙食費,還有住宿費沒交呢,你要住這裏,可是要工作來償還,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帶你去幹活。”

說完,趙靈巧轉身離去,留下黃袍老者目瞪口呆。 第一百三十六節、野外生存

不管是誰被淘汰,但是我們的生活依然在繼續。

每天的訓練都是這樣,把你折磨到筋疲力竭為止,不筋疲力竭也不算止。

枯燥?不枯燥。

有各種辦法折磨你,有各種你見過沒見過的招式,在這裡你都能體會到。。。

無趣?不無趣。

有各種話題挑逗你,有各種你見過沒見過的奇葩,在這裡你都能看得到。。。

疲勞?是的疲勞。。。

累不死你,算你是好漢。

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人太多,剛開始的時候會有感受,在到後來,又會有不一樣的感覺了。

「明天野炊啊,大家現在收拾一下,等會跟著班副去領東西,啊,有沒有會做飯?」

「報告,班長我不會」

「不會,你瞎報告什麼」

「報告班長,我會炒菜,我會炒好多的菜。」

展清就是幽默啊,真逗。

我會做飯炒菜沒好意思說,感覺會做飯做菜挺丟人的。。。

「這就行了,明天給你個機會,啊,好好整啊。」

「四班過來。」班副在喊道

「班長我們去了啊。」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是誰在叫你,請記住,首先先向班長報告一下,然後在做自己的事情。

即使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我們都去了。

去幹嘛呢?

當然是去領一些裝備啊,野炊最起碼有個鍋不是。

然而,裝備確是我們沒有見過的東西···

水帶四隻

米袋兩隻

面盆兩隻

小鍬一隻

凈水器六隻、

一瓶油

鍋呢?

各種調料呢?怎麼只有油,沒有調料啊,最起碼要有食鹽吧,鹽是五味之首啊,沒有鹽怎麼炒菜啊?

我草,這是什麼油?打開聞了一下,我草這是食用油嗎?

我草四隻水帶,裝了四袋,怎麼只有兩袋了?

兩個水帶還在滴答滴答漏水,還好提前檢查了一下。

要不然,到用的時候,水都沒了,那就尷尬了。

各種食材都用方便袋裝著,打包裝進背囊里。期待著明天的出發。。。

第二天到了,最美好的日子永遠是昨天,最有希望的是明天。

「嘟嘟嘟集合」

期待的集合哨音,我的天籟啊。

事實是怎麼樣的,軍營啊,你是不忘了任何的時間機會來訓練我們啊。

真的是這樣的。

集合一起背著背囊,帶著傢伙,出發。。。

「向右轉,一班,齊步走」

「二班,齊步走」

「三班,齊步走」

「四班,齊步走」

一直跟著前面的人,走野炊去

上山,一直上山,背著這麼多的東西,都不會覺得累,那個滋味,美滋滋的,幻想著馬上的野炊。。。

翻過了一座山,沒發現有合適地方啊?

這是要去哪裡啊?

野炊這麼麻煩嗎?

在山腳下一直走,又繞過了一座山。。。

又上山,哎呀這裡的土地啊黃色的,金黃金黃的,土質硬的不行。。。

山頭上都沒有草了,寸草不生,那是我們的記憶。

但是這裡的寸草不生,不是不適合植物的生長,而是植物沒有機會生長。

這個是什麼原因,以後會說。

「好了就在這裡了。」

「都有,向右看齊,向前看。」

「等會啊,我們班就在這裡啊,展清,臧啟運你們兩個先把東西放下,韓大壯,楊志平,你們兩個去找點柴火,動作要快啊,找晚了,就沒了。幾個班都在這裡呢。」

「星河你等會和我一起挖灶台」

我草哪裡來的大鍬?

康、康、康、康、幾下就好了,大體的樣子就挖好了,接下來就是用小鍬開始修,修出樣子。挖了兩個灶台。

其實看著別人做就是這麼簡單,但是自己上手的時候卻又是另外一種場景。

「星河把鍋拿過來。」

我草鍋呢?鍋呢?怎麼沒有鍋啊?

我到處在找鍋。然而似乎沒有看到任何的鍋。

「戰備盆。」

「。。。」內心是各種的驚訝。

做飯用的是盆啊。

在次顛覆了我的認知,原來這裡野炊是不用鍋的,或者說鍋是被盆給替代了。

把米從米袋裡到出來,米袋就像一根腰帶,裝上米,就像一根大香腸。。。

倒水。

「好了,好了,」

班長直接就把一個盆放在灶台上面蓋上蓋子。

我草,又被教學了一招。

米都不洗的。。。

直接煮啊。。。

我直接無語了。。。

過了一會兒,班副回來了,

我的好班副啊,太會整了,整來了一堆調料。。。

本來背囊里沒有的東西,現在全部有了,瓶瓶罐罐,種類是相當的繁多。。。

韓大壯楊志平把柴火找回來了。

臧啟運,展清也跟著出去找了。。。

資源這種東西,還是要積極的搶的,對,是搶。

而我就輕鬆了。

輕鬆?

那個時候的我,還真不感覺輕鬆,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和人相處自然的那種狀態,就像一個剛剛步入新環境的孩子,對於各種人物的接觸多多少少還是有點靦腆的。

但是做人歸做人,做事還是不馬虎的。把各種東西都掏出來,看著各種各樣的食材,似乎我都想到了有什麼菜上桌了。大白菜肉洋蔥雞蛋土豆,還有一隻雞。

點火,看見班長把柴火都拿在外面澆上油,煤油。。。

一瓶煤油是這樣用的啊,火就是這樣點著的。。。

驚訝不驚訝,意外不意外?

「哎,火要滅了。」

「讓開,讓開,讓開。」

Duang的一下。

一瓶油撒了進去,頓時就是一股黑煙從裡面冒了出來。。。

炒菜是用筷子炒的,班長親自下廚。。。

菜都是放在地上,不講究,太不講究了。

算了,不要在驚訝了,此刻我才發現,這些軍人真的是太極端了。

在內務整理這一塊,那是極高的標準,衛生間的地板都是用抹布擦的,可是到外面真的是不敢恭維。

「龍龍去搞點桌布。」

我草,我草,我草。我們的班副帶著小鍬就走了,那速度是小旋風啊。

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就扛著幾片芭蕉葉。

這是?這這芭蕉葉能當柴火用?

這麼綠,這麼黃,難道是當作桌布?

但是這點,似乎不夠用啊。

不夠用,我還沒說,就聽到

「你搞的是什麼東西啊,在搞點。」

班長看著這麼點東西火了。

我有點偷笑的感覺,好像沒有笑吧。

嗯,肯定沒有笑,畢竟這是我的班副。

只是,在那一瞬間我看見了,

看見山下芭蕉樹被砍了。。。

無情好殘忍。

時間寶貴,資源更寶貴啊。

班副也不是吃素的。

立馬帶著小鍬又去了。

這回發達了,扛著好多的芭蕉葉回來了。

「龍龍你在幹甚麼,誰讓你亂砍的,啊,你這是瞎搞,不錯啊。」

。。。。。。狂汗。。。。。。

我草。山上的幾顆芭蕉樹啊,就這樣消失了。。。

看見班副的幾率還真是少。。。

不一會菜炒好了,不準確的說,是菜炒完了。。。

也不知道班副從哪裡搞了那麼多菜。。。

還有很多的飲料,

我哪個草,小店離這裡八百里啊,這個時間班副都能夠帶點東西回來。

牛逼,是第一感覺。

後來才知道,小店就在我們的駐地。。。

班長是防止我們去小店買零食,故意忽悠我們說小店離我們很遠。。。

看著班副帶回來的各種蔬菜,有的整,都是沒有整理過的,還帶著泥巴,沒有刀,用水隨便沖一下,有手撕吧撕吧就好了,太不講究了。

還有紅薯,直接就扔在火里了。。。那可是煤油灶台啊,裡面還有煤油呢,哎呀,我草,那個草啊,太不講究了。。。

現在想想那次的野炊挺有意思的。

我恨不能咬死他,恨恨道,“雲亦睿,我遲早死在你手裏。”

Previous article

而且,水火不容的兩邊,都喜歡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