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母一邊爲兒子夾菜,一邊道:“愉廷,廟裏的師傅已經給你們選好了訂婚日期了,下個月初六,我已經和華菁說了。”

陳愉廷的手頓了一頓,說:“媽,我說了這兩個月我都會很忙,沒時間去管別的事情。”

陳母完全無視他話裏話外的拒絕,瞥了他一眼道:“說說要你管了,你什麼也不管,那天你只需要露個臉就行

了,不費你多少事的,再說就是再忙,也要休息的不是嗎,我看好了,那天正好是週日。”

多說無益,陳愉廷也不再說了。

飯後,陳愉廷上樓,陳母交代道:“抽時間和華菁去試試衣服。”

陳愉廷洗完澡,躺靠在牀上,隨手抓起桌上報紙,只看了一眼,便又扔下了,在牀上翻騰了一會兒,實在是睡不着,下牀,披了件衣服去書房。

(.) 凱麗在那邊笑着,見胡夢撇嘴,她掩嘴笑道:“我們都最討厭她了,虧得你還能這般淡定呢,話說,萌萌,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你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強大啊。”

“少來,你是不是好下班了。”

“恩,要不要等你一起啊。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特賣店,晚上剛好打折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血拼啊,我告訴你,這次的折扣,那可是歷史性的低呢,錯過了可就是沒有了。”

“算了,我還是不去了,這份東西我還沒校對好呢,明天早開會要用到的。”胡夢揪心了一下,還是拒絕了。

“又沒事,我可以等你的啊,正好我現在也沒餓。”

“你確定你要等我。”胡夢頓時眼睛賊亮一般,因爲是個女人,對於服飾總是有着熱枕的愛好。

胡夢迅速的過目手中的文件,再趁着凱麗研究八卦雜誌的時候給小騷包去了個電話。

聽到她不回來,那邊一陣數落,最後的最後,她這個身爲兒子他媽的,一陣好說歹說,才得到兒子的允許,只是叫她早點回家。

孫樂可賊賊的笑着,“是不是男朋友啊,話說是不是劉氏的那個劉總啊,你們感情真好啊。”

胡夢一愣,尷尬的笑了笑,什麼男朋友,那人是她兒子,上輩子的小冤家,債主。

她只是仔細一看,腦子裏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何禹給她看的那張照片。她終於是想起來了,這些女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像他媽媽的特質。

天那。

該不會,何大老闆有戀母情節吧,每次都拿着照片,然後要找有些像的女人。她捂着小心臟,頓時覺得,有些震驚,實在是太震驚了。

“好了,這是他的事情,他喜歡誰又不關我們的事情了。”再說了,何禹本來就花心濫情,這樣子的人,

何禹會愛上一個女人。就他這樣子的,難道還會女人給甩了嗎,無法想象,胡夢是不信的,可看着這些美女,心裏又閃過一絲怪異的想法,那個照片上的人可是他媽耶,一個死了十幾年的死人了。

心裏陰暗扭曲的何禹,難道是有着嚴重的戀母情結,然後想要找一個替代的女人,而這個替代的女人要長得和他媽媽相似。

再然後,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在車裏的時候,何禹說,你們真的好像。難不成何禹拿着她和一個死了十幾年的死人做比較。

再者,其實她想說的,這些人不是和她有些相似,他們是和何禹的母親有些相似。但是這話自然是沒有說出口,也沒辦法可以說。

總裁室辦公室的門突然開了,何禹一臉冷冽地走出來,他其實是想要看看胡夢有沒有走。

何禹掃了兩人一眼,冷哼,譏誚地抿起,“胡祕書,你還真是有心了,這麼關心我的終身大事,還真是讓你費心了。需要不需要我額外給你加點工資。”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

何禹冷冷地掃過她,又看了凱麗一眼,“是不是最近工作量不是很多。”

“不是,何總,其實我們很忙的。”

“對啊,對啊,我剛剛才修改好一份文件,這不是你明天開會要用嗎?”

(本章完) 毫無防備之下被封千凝全力撞過來,赫連軒整個人瞬間倒地,頭重重的碰在地上,讓他一陣發暈。封千凝眼見他被撞倒在地,快速的衝向房門,她要離開這裏,她再也不要見到這個魔鬼!

赤着腳跑到門口,急速的拉開房門,一瞬間她傻眼了。門外站在四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她相信每一個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她牢牢抓住。

想着留在這裏的痛苦,封千凝擡腳便想繼續跑,一個男人卻拉着她的手就把她丟進門裏,然後手臂冷漠一甩,等她一回頭,門已經關上。而眼前,冷笑着的赫連軒卻直直的看着他,眼底裏的怒火在告訴着封千凝他有多憤怒。

“女人,你真的惹怒我了……”

赫連軒的樣子還有一點狼狽,他猛的伸手,將封千凝抓到了自己面前。

“你讓我走吧,讓我回家。我才十八歲,我只想和家人在一起。”

封千凝抓着赫連軒的手臂,話音裏帶上了一絲哭腔。

“你的家人已經不要你了!”赫連軒的話總是能戳中封千凝心裏痛苦的地方。

“不會的!”

她的爸爸,她的姐姐,他們不會不要她的,絕對不會的!

“要不是你有這張精美的皮相,一千萬你都拿不到!”

赫連軒推開封千凝緊抓着她的手,鬱悶的摸了摸頭,向門外走去,快出房門的時候,他轉過身,冷冷的看着她。

“我小叔身體好,你伺侯他的時候可要小心一點……如果他受到一絲半點傷害,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地獄!”

“等一下!你放過我吧,要是我爸爸真的拿走了你們一千萬,我來爲自己贖身!我會去工作,會努力賺錢還給你們的,哪怕我還一輩子也可以!”

一千萬對她而言是個天文數字,也許她一輩子都賺不了這麼多錢。可是她不要用自己的身體卻取悅別人,做什麼也好過做別人的陪牀。

“你不用去找工作了!這就是你的工作,不辛苦而且薪資也很優越。不是嗎?”

赫連軒對着封千凝邪惡的笑着,這個愚蠢的女人難道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嗎?她根本沒有任何資格與他講條件。

“我不要!我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的!”封千凝被赫連軒的話刺激得全身都在發抖,他的無視、他的鄙夷都讓她痛苦不堪。

赫連軒看着眼前這個瀕臨崩潰的女人,一雙眼睛清澈而又動人,彎彎的細眉顯得她楚楚楚可憐。想必她一定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才勾引得一向波瀾不驚的小叔爲她而大動干戈。

“在我的眼裏,你就是一名價值一千萬的妓女而已。你應該慶幸,作爲妓女,你只用伺侯一個男人。”

封千凝突然伸出手掌,這個傲慢的男人,他憑什麼這樣羞辱她?

“撞倒我一次,還想再打我一次嗎?你簡直就是個潑婦!”

一把將她推倒在牀,冰冷的聲音從封千凝頭上襲來:“把衣服脫光乖乖地等我小叔來!” 這一瓶水,澆得蘇琳歡直接噤了聲。

水滴滴嗒嗒地從她的頭髮上落下來,她看着葉繁星,難以置信的眼神。

她這麼美!又這麼好!

不在背後使陰險手段,就算想要回傅景遇,也是正大光明的來。

對於自己的人品和美貌感到驕傲的蘇琳歡,怎麼也沒想到,葉繁星竟然拿水澆她。

真是一點道理都不講!

葉繁星捏了捏已經空掉的礦泉水瓶,動作利落地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裏。

她看着蘇琳歡,有些慚愧地說:“抱歉,沒有忍住。實在是蘇老師說的話,過分得讓我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不過,你這麼完美的人,應該是不會跟我計較的,對吧?”

雖然是在道歉,但葉繁星的表情,並沒有道歉的意思。

純粹是爲了堵蘇琳歡的嘴。

她這番話說出來,連讓蘇琳歡發作的機會都沒有。

畢竟,蘇琳歡一直標榜自己是個完美的女人。

完美的女人,自然,要有一顆包容的心!

如果這時候跟葉繁星撕起來,就等於撕下了她在學校裏,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女神的標籤。

她看着葉繁星,沒有說話,社團的同學走了過來,望着她,“蘇老師,你沒事吧?”

然後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葉繁星,“葉繁星,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

天哪!

葉繁星是魔鬼嗎?

竟然連這麼好的蘇老師都要欺負。

大家都覺得葉繁星是瘋了。

葉繁星也沒有解釋,直接揹着書包走出了門。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論壇上,然後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直接把葉繁星當成魔鬼一樣,在論壇上批鬥了一番。

左煜找到她的時候,發現她正在圖書館找書,墊着腳在拿最上面的書,因爲放得太高,怎麼也拿不下來。

左煜走過來,幫她把書拿下來。

葉繁星看了他,“你怎麼來了?”

不會是巧合吧?

像左煜這種成天打遊戲的人,也會來圖書館?

左煜看着葉繁星,有些頭痛地說:“你知道你火了嗎?”

之前她在國慶晚會上拿了歌唱比賽第一,都沒像現在這麼火。

現在她潑了蘇琳歡一身水,一下子就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這個世界上,壞事常常會比好事更具有話題性。

葉繁星說:“怎麼了?”

“現在論壇裏出了好幾個帖子,都是在罵你的。說你潑蘇琳歡的水,說你是惡毒女人……”當然也有說得更難聽的,左煜也懶得說出來。

葉繁星看着左煜把自己拿下來的書,低頭翻了翻,淡定地應了一聲,“哦。”

“你怎麼這麼淡定?”左煜都快急死了。

葉繁星一臉輕鬆地道,“我的確做了,他們罵我也是應該的。”

鮮妻入豪門:大叔輕一點 預料之中的事情,着急也沒有什麼用。

給葉繁星再來一次的機會,她也還是會這麼做的。

因爲那個蘇琳歡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

左煜無奈地嘆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蘇琳歡在學校人氣有多好,之前不是都好好的,幹嘛突然做這種事情?”

雖然左煜不喜歡蘇琳歡,但,他知道,別人可不會去想蘇琳歡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只會被她的外表所迷惑。 要不要這麼的玩陰險。胡夢一陣的鄙視。

何禹揚長而去,直到電梯門關上,兩人才鬆了一口。

春雷1979 結果話才剛剛說完,人家又開始不安分了。而且還做出那麼變態的事情。

“你說,明天會不會有人事部的人來通知我,我可以捲鋪蓋回家了。”

“行了,沒那麼誇張。”

結果老天爺還真是很逗,就在他們兩個血拼回來之後,發現公交車沒了,地鐵也停了,打個出租車卻是等了好久也沒有見到。

在看看時間,距離和兒子約定的時間,那都是超過半小時了,回去又該被批了。

“萌萌,我們怎麼辦。”

“那個。”

當初她進公司的時候,簡歷上寫着有孩子了,但是這麼久了,卻沒有見到她的老公,直到前幾天那個自稱是胡夢同學的女人來到公司裏這麼一鬧,大家都知道了,她是有個孩子,可是身邊卻沒有男人。

雖然老闆發話了,不能再議論這件事情了,但是大家心裏也是犯嘀咕的,這有孩子,沒老公,又是未婚,這是怎麼回事。

從神格開始進化 “對了,萌萌,你老公。”

“我。”胡夢有些犯難,其實她心裏也隱隱的知道,雖然何禹壓下了這樣子的事情,但是大家畢竟有疑問。

陳艾琪拿着她當初在美國產檢的單子在那邊說的時候,她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

“好了,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我們走到前面去一點點,再看一下有沒有出租車吧。”

胡夢很感激的朝着凱麗笑了笑。聰明的人其實不用明說就該知道有些情況是什麼樣子。

只是怎麼都不會想到的是,現在這個點,這個地方,居然碰到了劉浩然。

當車窗搖下來,胡夢看到劉浩然那張臉的時候,微微有些一楞。

“萌萌,你怎麼在這裏。你們去哪裏,我送你過去吧。”

“劉總。”

“上來吧,我送你回去,你們應該打不到車吧。”

其實胡夢不想上去,感覺也沒有熟絡到那種程度,但。

“萌萌,這裏不好打車,我們還是上去吧。”

劉浩然先送了凱麗回去,當車上只有兩個人的時候,車內的氣氛一下子就沉默了,

“晚上去商場買東西嗎,好像買了很多東西,有沒有送給我的禮物。”男人一笑,彷彿只是一句玩笑話。

胡夢到嘴邊的不好意思,瞬間又濃郁了,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那個,我下次送你吧。”

“好的,這句話我可是記住了,以後可不要忘記了。”

“放心吧,不會的。”

送到家門口,然後也沒敢逗留,更加沒敢讓他上去坐坐,只是再次說了很不好意思。

胡夢剛下車,他就留意到她腫起來的腳,心疼的:“你的腳怎麼了?”

“剛纔不小心扭了一下。”其實她能說,剛纔在商場搶購的時候不小心給崴到了嗎,想不到現在就紅腫了起來,真是要命。

“都腫成這樣子了。我們現在去醫院。”

“我沒事,只是小傷。等下上去用冰袋冷敷一下就好了。”

“那你能走嗎?要不要我抱你進去。我還是不放心,要麼還是送你去醫院看看吧,你看才這麼點時間這腳就腫成這樣子了。”

(本章完) 就算有時候因爲他對自己太好而有些懷疑,但是又想着這樣的事不可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看着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有些哽咽的說:“你喜歡我,那你爲什麼還老喜歡欺負我?!”

阿離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我這人就是這樣,越是喜歡的人我越是喜歡欺負她,反而不熟的人我還會比較禮貌。”

是這樣嗎?她想起來,他們幾乎每一次見面,這個傢伙都會神經兮兮的把她損一頓,反而對別的女生,就是紳士體貼,那時候的林宛如還很羨慕別人呢,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是這樣矛盾的心理。

細數一下,他們認識也有一年多了,從那時候夏天還咿咿呀呀不會說話的時候一直到現在已經去學校幼兒園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她張了張嘴,準備想說什麼,可是阿離一看她要說話,立馬緊張兮兮的搶在她的前面:“你不可以拒絕我!你還欠我很多錢!你要是答應我了就不用還給我了!”

林宛如哭笑不得:“我應該答應你什麼啊?”

“當然是做我女朋友了!你這個笨蛋!”

“可是……”林宛如說出了一句讓她後悔了很久的話:“你不是對那個慕總有意思麼……”

“我怎麼可能知道。”不過楚飛飛如今對四年前這個時候比較敏感,小心翼翼的看向傅白,果然,傅白俊美的臉上已經漆黑一片,連忙搖手,“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四年前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跟簡經晨遇到過!”陣役討號。

Previous article

林宛如趕緊答應的,聲音因爲哽咽有些發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滿滿的感情都化作三個字,說了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