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梅眼淚都快樂出來,太給力,太有面子了!

她抱著小歐,在它腦門上親了一口,美滋滋不行,她回過頭:「兒子,你看小歐是不是個天才?」

沒想到楊順躺在藤椅上搖啊搖,嫌棄說道:「天才什麼呀,就這水平,太弱啦,毫無演技,看起來假得很。」

陳梅啐道:「嘿,它是狗,不是人,這還講什麼演技?」

玉姐也抗議了:「過分了啊,人家小歐是第一次學這個技能,做成這樣已經不錯了好不好,你也太苛刻了吧?」

「就是!它只是一條普通的可愛哈士奇,又不是奧斯卡演員。」

「小順子,你這說法也太不靠譜了。」

「我鄰居黃大姐養了一條秋田,天天誇它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狗,教這招打槍的技能,沒有100遍恐怕也有99遍了,從來沒成功過。我每次看到問她什麼時候表演一次,她都特尷尬,只會說快學會了快學會了,笑死個人。」

「小歐確實了不起,第一次中槍就成功,還是自學成才!」

街坊們紛紛說楊順的不是,楊順還來勁了,繼續擺手:「媽您再試試,跟它說,要演出中槍的感覺,演出細節來。」

眾人笑噴了:「什麼叫中槍的感覺?」

「來來來,小順子,你來演一演。」

「光說不做假本事!」

「嘴皮子一張,嘚吧嘚,要不你示範一下?」

楊順終於捨得把易拉罐放在旁邊,站起來,搖搖晃晃走到小歐面前:「小歐,看好了,這就是中槍的感覺。讓你看看什麼叫演員的自我修養,看我怎麼做的……」

啪!

還沒說完的楊順嚇了一跳,回頭看到玉姐吐吐舌頭,嘿嘿笑著,他怒道:「我還沒準備好呢!」

玉姐笑嘻嘻:「準備什麼?」

楊順彎腰蹲下:「我這不親自示範嗎?吶,我想到好主意了,玉姐,待會兒你和我演個對手戲。」

玉姐扶額:「演什麼對手戲?抱著你喊你膘死你膘死?」

「你那是韓劇的做法,這裡是華夏,我們要來點華夏特色!」楊順說道:「不如我倒下后,讓你幫我交讜費?」

「交你個頭!快點演~~~」

玉姐笑得花枝招展,在街坊們的鬨笑中,楊順蹲在小歐面前,和它面對面,眼瞪眼,黑框對黑框,真像兄弟倆。

時機已到,可以死了。

玉姐啪一聲,楊順的身體瞬間僵硬,像落幕的兔斯基一樣,慢慢歪倒在一旁,然後手腳抽搐抖動,幅度越來越小,最後斷氣不動了。

「唉唉,我的戲份呢?說好的交讜費……」玉姐剛剛撲過來,楊順已經死斷氣了,她只能蹲在他身邊,笑得不可自抑。

「哈哈哈哈,順子入戲太深,忘記你了。」

「小順子你別鬧啊!」

「你想逗死我喲順子,你這個演員的自我修養,qió實做的到位!」

「真的順子,你不去當演員,是觀眾們的損失……」

「笑得我大姨媽都來了……」

所有觀眾眼淚都快笑出來,肚子笑疼,陳梅對自己兒子無可奈何,拉起他,拍著他身上的灰,瞪眼教訓道:「你幾歲了?像個小孩子一樣往地上滾,丟不丟人?」

楊順嘻嘻笑著:「習慣了,不丟人。小歐看了我示範的動作,立馬就懂了。不信呀?您再試試看。」

陳梅將信將疑,示意四周安靜下來,她還真舉起手:「啪!」

嗚嗚嗚……

小歐慢慢倒下去,嘴裡還發出嗚咽聲,四肢抽搐不已,動作越來越小,幾秒鐘后,再也不動,無聲無息,死了!

「哎喲我的天吶!」

「不得了不得了,這狗成精了!絕對成精了!」

「老婆,快點來看神仙,太神奇了!」

「這絕對是我見過最聰明的狗了,沒有之一,絕對最聰明。」

「這演技,嘖嘖,比一些小鮮肉演員還要好,奧斯卡必須給小歐頒個獎才行呀。」

「太精彩了,我全錄下來了,剛才我都錄下來了,哈哈哈!誰要視頻的,等一下我傳給他。」

玉破紅塵女兒醉 街坊們驚詫,感嘆,稱讚,歡呼,這些都很正常。

可人群中,有幾個陌生的顧客問出一句話:「老闆娘,你這哈士奇賣不賣?」

這就讓陳梅相當不爽了。

她立刻抱住小歐,眼神不善地盯著那幾個人,非常不悅地大聲說道:「不賣!它是我的家人,堅決不賣!」

「嗚……汪!汪!」

小歐早已通人性,沖著那幾個顧客吼叫幾聲,確實嚇得對方不輕,連忙擺手道歉。

「不不不,老闆娘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覺得這哈士奇不錯,智商很高,想知道它是從哪兒買的,有沒有兄弟姐妹之類的,我們也是愛狗人士。」

見對方態度還算可以,陳梅也不想生陌生人的氣,但為了防止意外,她帶著小歐往店後面走,免得它被故意傷害。

楊順不得不出面,仔細打量,沒發現對方有什麼異常。

他鬆了口氣道:「這隻哈士奇是朋友送的,沒有血統證書,很抱歉我幫不了你們。」

這幾人也是很遺憾,不過一個年輕小夥子有些急切地問道:「那它的身體健康情況怎麼樣?今年幾歲了?別誤會,是這樣的,我家有一條母哈士奇,今年2歲,有CKU證書,是賽級犬的後代,外表特別漂亮。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加深了解一下,如果行的話,咱們可以商量一下配種。」

What?配……配種? 「至於收徒……」

雷鳴看了姜雲卿兩人一眼:

「他們若是能拜在我門下自然是最好,這些東西便當是我給他們的見面禮,可他們若早有師門傳承也無所謂,這些就當是那塊涅火之力靈源的謝禮。」

韋宿之原本是想要酸雷鳴的,可沒想到被雷鳴這話堵了一通,倒顯得他自己心胸狹窄小氣在意了。

韋宿之抿抿嘴,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雷長老心寬。」

雷鳴揚揚唇沒再理會韋宿之,只是扭頭看著姜雲卿二人,就見兩人身上氣息漸漸平穩了下來。

片刻后,兩人幾乎同時睜開眼。

姜雲卿和君璟墨剛才雖然是在突破,可是對於外界的事情依舊是能感知得到的。

兩人本就對於自身的情況極為熟悉,在突破那一瞬間就察覺到他們預估失策,這磐雲海邊緣的天地靈氣居然滿足不了他們晉級,那時候除非能動用涅火金蓮引動天地靈力,否則二人最多只能突破到后境中階便會力竭。

周圍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姜雲卿怎麼敢為著一時突破就動用金蓮。

他們原本已經做好了準備放棄這次機會,先突破了先天後境再說。

可沒想到雷鳴居然會成全了他們,用他自身靈源替他們壓陣不說,甚至還大費周章的用了那麼多靈晶和紫霜凝露幫他們破境,讓他們一舉突破了臻境。

足足跨了兩個大境界,越過了旁人十年甚至數十年才能越過的那道坎。

姜雲卿和君璟墨對視了一眼后,都是站起身來,恭恭敬敬的朝著雷鳴行了個禮。

「多謝前輩成全。」

雷鳴笑道:「我不過是給了你們一些外物而已,能突破到這一步還是全靠你們自己的天賦。」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讚賞之色,朝著二人說道:

「你們夫妻二人是我這近百年見到天賦最為出眾之人,甚至可以堪稱妖孽,就算我這次不幫你們,你們早晚也能憑藉著自己突破,甚至破虛也不在話下。」

姜雲卿二人的天賦可謂是他從未見過的,而且他們身上都有機緣。

修鍊到了他們這般地步之後,雖然不能像是先輩那般繼續突破,可卻依舊能夠隱隱窺探到一絲天意規則,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一些東西。

這世間天賦異稟的人不少,可有大氣運的人卻極為罕見,

而姜雲卿和君璟墨二人隨便在磐雲海內,就能得了涅火之力,突破時又能遇到他讓他動了收徒的心思,這分明是有大機緣的人。

就算是沒有他幫助,只要他們不中途隕落,將來踏足破虛根本就沒什麼問題。

所以雷鳴絲毫都不攬功。

雷鳴的這些話不可謂不重。

周圍人看著姜雲卿和君璟墨時,那嫉妒散去了些,反而露出驚嘆來。

這可是流明宗的雷鳴長老親口鑒定過,將來必入破虛的人。

君璟墨二人沒想到雷鳴會這般看重他們,君璟墨沉默了片刻,開口道:

「這世上從不缺有天賦之人,可能夠一直活下來,甚至走到頂端的天才又有幾個。」 楊順養狗滿打滿算還沒超過5天,頭一回聽到這種要求,感覺有點尷尬。

他自己可是個思想純潔的楚男呀,完全聽不懂對方說什麼,什麼叫配種呀?有沒有老司機幫忙解釋一下?

最關鍵的是,他不了解寵物狗這一行,配種有什麼禁忌,是不是和血統以及品相有關,他在沒弄明白所有事情之前,不敢輕易答應。

楊順抓了抓腦袋,為難道:「咱們先相互留個電話,加微信,你看小歐現在還很瘦,等我把它身體調理好以後,再聯繫你詳談,怎麼樣?」

「沒問題,它確實要加強營養了,配種嘛,肯定要在身體最強壯的時候,雙方都處於發清狀態,一起達到生命的大和諧,生出來的後代才是最優秀的。」

小夥子主動交換號碼,又說了些自家賽級母哈士奇的優點和好處,給他看照片,拐彎抹角打聽小歐的來歷,楊順當然不會說實話,虛以逶迤著。

「老闆老闆~~跟你商量個事兒可以嗎?」

這邊還沒解決,那邊又跑過來一個年輕時尚的漂亮姑娘。

只是這位妝有點濃,尖下巴,黑長直,小低領白襯衣,短裙黑思襪,再加上美瞳美甲什麼的,拿著兩個碩大的手機,楊順一眼就猜到對方的職業——女主播!

「什麼事?」

女主播聲音嗲嗲的,軟綿綿的,笑著說道:「我叫小沫,是逗魚直播平台的一個唱歌小主播,我能不能……」

「不能!」

楊順沒等對方說完,直接拒絕。

小沫一臉委屈:「人家還沒說完呢,你就拒絕啦?」

楊順不以為然道:「我知道你想幹什麼,想直播小歐,對吧?可我一不賣狗,二不賣狗糧,我也不想出名,還是拜託你,讓我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吧。」

小沫還是不肯死心,哀求道:「小老闆,我在逗魚只是個幾萬人氣的小主播,還是吃雞分區的,直播絕對不會打擾你生活的。女主播很艱難,你就當幫幫我好不好?我打算買一些花草回去擺在卧室,你要是准我直播,我就在你這裡買500塊……不,800塊錢的綠色植物,可以嗎?」

聽到吃雞,楊順的態度緩和下來,但他還是覺得奇怪:「逗魚好像就兩三個女主播玩吃**?你一個唱歌的女主播,為什麼會分到吃雞區,不去娛樂區?」

小沫嘆一口氣,有點疲倦:「你不懂直播平台,遊戲區都是技術好的大男主播負責流量,吸引人氣,女主播負責收禮物,英雄聯盟那邊是提莫和發兒撐檯面,我們吃雞這邊就是……不提了,反正小主播很難混,我的禮物指標要是沒達標,每個月才三四千塊錢,很可憐的。」

「呃,這麼慘呀……」

楊順抓抓頭髮,沒想到看著主播們表面上很風光,誰知道背後也是一把心酸血淚,干哪行都競爭大,一個月三四千塊收入,還肯花800塊來買他的許可,這姑娘也是挺下血本。

已婚總裁的遊戲 楊順怎麼說還是一個心軟的人,他只是有點現實和狡猾,還談不上奸商一說,趁火打劫這種事他做不出來,他決定還是給她一次幫助,畢竟大家都不容易。

「行吧,給你一個小時的播出時間,你還可以逗一次小歐,至於買花草,你隨意吧,別太為難你了。」

「謝謝,小老闆你人太Nice了!非常感謝~~」

小沫興奮起來,趕緊的去旁邊準備妝容。

這時候,楊順在人群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汪卉竟然來了,她還抱著一條小小的泰迪,正在人群后踮腳觀看。

「她怎麼來了?」

楊順正好和她看對眼,招招手示意她過來。

汪卉今天扎了個單尾麻花辮,妝容清淡,穿著蕾絲繡花的白色連衣裙,上身曲線美麗有致,下面再配上黑色平底涼鞋,兩條又細又直的腿非常吸引人眼球,讓她的美麗更增三分。

陳梅還在奇怪,這漂亮姑娘是誰呀,似乎和兒子挺熟的,看起來挺面熟,是那個,那個,好像是上次一起買貓薄荷的另一個姑娘吧?對,就是她,雖然沒那個掏錢的姑娘漂亮,但也是難得的清秀美人兒了,嘖嘖,特意來找兒子的?真不錯……

在桌子旁邊站定,楊順傻乎乎問道:「你要買什麼?」

汪卉差點笑出聲,搞科研的男生都這麼不會說話嗎?

她低眉淺笑,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楊順,很驕傲,也很調皮地反問道:「我要是不買東西,就不能來了,是不是?」

楊順愣住:「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被對方的眼神小小電了下,心裡想著她不是總和閨蜜同行嘛,於是左顧右盼:「苗芳菲來沒來?」

汪卉受不了,借著放下泰迪的機會,低頭真不敢看他,笑容實在是難以憋住,難道直男的智商是負數啊?

好歹,楊順最終還是醒悟過來,連忙道歉:「不好意思,你先坐吧,想喝什麼?我給你拿。」

汪卉鬆了口氣,小心整理裙角,坐在他搬來的高腳塑料凳上,展露笑顏道:「謝謝,我不喝東西。唉,小歐這是學會新招了呀?」

「嗯,一群人非要打槍,無聊……」

打槍表演玩個一兩次就夠了,老打就沒意思了,小歐不斷裝死,楊順也煩。

只是陳梅喜歡顯擺,中年婦女以此為樂,楊順也不好制止,只能由著她去。

小沫整理完妝容,打開逗魚主播端,舉起手機,正式開始戶外直播。

她的臉笑得像一朵花兒,對著手機擺手:「Hello~~大家好,想我了沒?在這個時間段看到小沫直播,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嗯嗯,我本來是打算來花鳥市場買點好看的花花草草,裝扮點綴我的卧室,無意中在這家『誠信花草批發』店看到了一件特別神奇的事,小沫非常非常想和大家分享,所以臨時開播啦~~」

逗魚的觀眾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每天晚上唱歌的小沫突然在下午開直播,除了剛剛緊急打招呼的房管群,以及水友群粉絲上線,還真沒有多少人,房間人數頂多兩三百。

下午吃雞的正好有個技術型女主播,幾十萬人氣,號稱女裝大佬,長得又漂亮,想看妹子吃雞的觀眾基本上都去她那兒了,誰會關心小沫這個唱歌小主播?

要真這樣,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他丟不起那個人。

Previous article

「還有一根充滿神聖力量的法杖…」我點點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