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志凡想救這些無辜的人,卻想到眼下如果救了這些人,在結界沒出現之前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到時候被屍方的人纏住,那再次封印僵王只怕就變成一句空話了。

況且,僵王如果復活了,還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要遭殃。想到這裏,陳志凡心道:小不忍則亂大謀,只好強忍了下來。

這時候,陳志凡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印入了眼簾。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葉詩瑜的哥哥葉九重。

陳志凡失望的心道:他到底還是選擇回到了這裏!不過,陳志凡怕葉詩瑜再次難過,便沒有告訴他。葉詩瑜的眼力沒有陳志凡的好,看不到那麼遠,所以一時也沒有發現。

緊接着,屍方的大首領也從山洞中出來了。奇怪的事,本來大首領好像對葉九重頗有成見,但現在大首領好像對葉九重恭恭敬敬的,一點也沒有以前在大殿之上的那種威風了。

這樣的景象讓陳志凡很是疑惑。他不知道,葉九重這次的魂飛魄散,到底是不是他們自己在一起合計的陰謀。

現在想一切都只是空想,根本沒有一點證據。陳志凡索性放掉了這些煩惱,仔細的看起了屍方佈置的漏洞起來。

這些被周圍的人趕上來的牲口,全部被分配到了山洞的周圍。一時間,山洞上方的這座小山周圍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牛羊,煞是壯觀。

陳志凡心道:若是祭祀,爲何要這麼多的牛羊?難不成屍方的人想在僵王復活之後慶祝一番,所以才準備這麼多的活畜嗎?

趕牲畜上山的這羣人,一部分跟着大首領去了大殿裏面。另外的一部分,被指派到了葉九重的身邊。

只見葉九重帶着這些人,緩緩的向山下走去。

陳志凡不知道葉九重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便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怎麼啦?是要認輸了嗎?認輸了那比賽結果就結束了,你們認輸不認輸啊?」

夜冰依一臉認真的問。

言下的意思就是,剛才你不肯認輸,那麼比賽就在繼續,所以她隨便打都沒關係。

眾人聞言,差點一頭栽倒,關鍵是她根本不給人家喊認輸的機會好不好?真是腹黑啊腹黑。

此刻的紅元老狼狽慘了,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渾身的骨骼扭曲,被揍的一隻眼睛睜不開,另一隻眼睛眯起一條縫,牙齒還漏風說道:「該死的,你居然這麼卑鄙,召喚出了這麼多獸寵。」

「怎麼了?難道不許用這麼多麼?那你怎麼不早說呀?」夜冰依一副都是怪你的模樣!

「噗!」紅元老被她氣的渾身氣血翻湧,狂噴出一口鮮血來。

「比賽之前我就提醒你,一把老骨頭便要多多注意。

你說你真是的,誰讓你這麼老了,還這麼浪,非要上來浪這一圈兒幹什麼呢?

看看差點都把老命給浪沒了吧!」

夜冰依朝著台下招手,「還不趕緊把你們家的紅元老給抬下去!」

眾人聽了她的話,想又想哭又想笑,無比汗顏,她自己把人家打成這樣,她還有道理了!

紅元老咬緊牙關,甚至直接用手堵住耳朵,不想再聽到夜冰依的話,否則他怕自己會直接被她給氣死。

紅元老被人抬了下去,心中恨恨道:以後再找她算賬!

「這一場比賽,是夜冰依勝出。」灰長老眯起眼睛打量著夜冰依,可是這個女人狡猾的很,跟她的男人一樣,都不是個好東西。

他害怕出醜,所以沒有直接當面訓斥夜冰依,將他的不滿轉移到了家主的身上。

「這場比賽應該是公平的對決,夜冰依卻召喚出了這麼多獸寵,所以她勝利也不光榮,這場比賽應該是紅元老勝利。」

「這……但她畢竟能夠馴服這些獸寵,也是她的本事不是?有時候運氣和本事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所以我覺得這場比賽應該是夜冰依勝利。」家主說道。

其實他心中也震撼不已,沒想到夜冰依居然有這麼多的獸寵,而且還都是一等一的。

他心中雖然覺得這樣對紅元老不公平,可是他還是想要護著夜冰依。畢竟對方是他的嫡親孫兒媳婦啊。

「看來你是打算要包庇她了!她這麼做,那麼哪裡還需要她本人動手,直接吩咐獸寵來動手就是了,可是這樣跟她自身的能力還有什麼關係?比武,就是要靠個人的能力!」

紅長老不滿的說道。

「那不知灰長老如想要如何?」家主沉默道。

「要麼這場比賽讓紅元老勝利,要不然,就從現在開始,誰都不能再用獸寵!」灰長老冷哼一聲道。

「獸寵本來就是主人的一部分,不如從現在開始,只允許用一隻吧。」家主說道。

對這個灰長老的做法,他表示非常的不滿意,但誰讓他是流仙谷出來的,所以他不滿意,還要給他幾分面子。

聽到家主的話,灰長老眼珠子轉了轉。 陳志凡原本以爲葉九重帶着這些人,應該是幹什麼別的緊要的事。

陳志凡因爲距離有些遠,聽不到他們說的話,便使用了千里辨音的法術,豎着耳朵聽葉九重那邊的情況。

可讓他沒料到的是,葉九重將這些人全部帶到半山腰的時候,說這些人幹什麼事都沒用,都是廢物,厲聲的呵斥他們馬上下山。

陳志凡更加茫然了,爲何大首領帶的這些人被留在了山洞裏,而葉九重領的這些人卻被葉九重趕下山。

稍加思索,陳志凡便明白了。被大首領帶進山洞的這些人,只怕是要做急聘了。葉九重不忍,所以假意呵斥,實際上是爲了放這些人一馬。

想到這,陳志凡心中稍稍寬慰。葉九重雖然還是屍方的人,但到底還有良知,人性沒有徹底的泯滅。

這些被葉九重呵斥的人,不明所以,責怪葉九重他們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葉九重根本不理會,只是一個勁的趕。這些人看葉九重面向兇惡,不敢針鋒相對,罵罵咧咧的下山了。

葉九重目送着這些人下山,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酒名千愁醉 陳志凡暗暗的點點頭,好像是有些明白葉九重爲什麼會這麼對待自己和葉詩瑜的原因了。

縱然這樣,陳志凡還是爲山洞中的那些人祈禱。這時候,陳志凡倒希望,自己的判斷是錯誤的。

葉九重趕完了人,緩緩的上山了。

這時候,陳志凡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離結界出現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沒等他的目光從葉九重的身上移開,只聽見一聲巨響衝入雲霄。葉詩瑜經受不住這麼大的聲音,急忙雙手捂住了耳朵。

陳志凡急忙回過頭,看到了山洞上方的那一座小山已經被巨大的力量衝了起來,遠遠的向着旁邊飛去。

沒過多久,小山因爲引力的作用,從未央峯後面的一個山谷中落了下去。

以前被小山掩蓋着的山洞完全的暴露在了陳志凡的眼前。以前山洞裏面大殿的位置上,大首領正帶着一羣人,在大殿上挖着什麼。

沒過多久,這些人全部停了下來,被叫出了大殿,站在了那羣牛羊之中。

這些人剛纔經歷了這聲巨響,又見到了山頭不知因爲什麼飛向了別處,一個個都嚇得心驚膽戰的。這時候大首領讓他們做什麼,他們便沒有一點反抗的意思。

這時候陳志凡在看出來,大殿中以前葉九重坐的那把椅子上,坐着一個幾乎透明的人。

陳志凡疑惑的看着混沌,像是在詢問混沌看到了沒有。

混沌看着陳志凡的眼神,輕輕的點點頭,示意自己也看到了。

這時候陳志凡悄聲問道:“前輩,你可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

混沌的口氣再也沒有以前那樣輕鬆。縱然是見到大首領的時候,混沌也沒有這般慎重過。

混沌緩緩的道:“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我不希望是那個傳說中存在的東西!”

陳志凡第一次從混沌的口中聽出了無奈和懼怕。既然混沌這麼說,那麼這個東西的來歷一定不簡單了。

俗話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陳志凡看混沌既然知道,那麼不管對錯都必須要問一問了。

“前輩,現在就不要再打馬虎眼了,就算是猜的,也請說出來!”陳志凡正色道。

混沌嘆了一口氣道:“看着這東西的樣子,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陳志凡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混沌的話,道:“前輩,現在不是講故事的時候,若是識得,還請明說!”

混沌看了焦躁的陳志凡一眼,道:“精靈!”

“精靈?!那又是什麼?”陳志凡以前從來沒聽說過這麼個名字,更加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來歷,所以疑惑的問了一句。

混沌平靜的回答道:“我是猜的,至於是不是還不一定。但我希望不是!”

陳志凡這時候開始後悔剛纔催混沌的那句話了,看來要想了解這精靈的來歷,還是得從混沌的故事說起。

“混沌前輩,請恕晚輩方纔無禮了!你…你剛纔的那段往事,還是接着說下去吧!”陳志凡因爲不好意思,說話變得結結巴巴的,也不敢看混沌,只好將目光轉移到了大殿之上。

混沌知道陳志凡肯定還會問自己,但也沒有將陳志凡剛纔的那句話放在心上。

混沌開口道:“說起來,那已經是三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陳志凡倒還沒覺得怎麼,葉詩瑜已經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啊”了出來。

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之後,葉詩瑜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開始聽混沌講故事。

三千多年前,混沌就已經被列爲上古四大凶獸了。這時候,混沌、檮杌、窮奇、饕餮因爲沒有管束,在三界中胡作非爲,除了盤古大帝之外,在也沒有人能將他們制服了。

混沌他們依着自己的秉性行出格之事,三界中雖然有許多不滿他們的人類或者神族,卻都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拿他們束手無策。

就這樣,混沌他們日漸跋扈起來,將誰都不放在眼裏,嚴重的危害着三界的安寧。

而這時候,盤古大帝因爲因爲分身乏術,不能出手制止他們。這樣更加助長了他們的囂張氣焰。

有一天,檮杌對着其餘的三位兇獸道:“我等四凶縱橫三界,已難逢敵手,不知道三位兄弟可知哪裏有有趣之處,我等去闖闖如何?”

檮杌的話剛出口,窮奇便響應了起來。那時候混沌還是一個沒有眼睛鼻子的怪物,但也附和的跟着點了點頭。

饕餮看到其餘的三位都是這個意思,淡淡的道:“若是說三界之中最神祕之處,莫過於大洋海眼之中了。我等雖然縱橫陸地難逢敵手,卻不知可能與海眼中之物相鬥!”

這句半激半提醒的話,一下把混沌檮杌窮奇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他們三位都知道,饕餮雖然屬於龍族,卻是火龍,跟水中的水龍不同。既然饕餮都敢去,他們幾位又有什麼怕的呢。 他之前聽過三爺曾經和他說過,三爺手裡可是有一隻強大的獸寵,那東西可以在比賽當中幫助他取得勝利。

所以如果要是都禁止用神獸的話,那麼三爺的實力到時候豈不是也要打折扣?

不過這個女子的神獸,也太厲害了,也不知道她和三爺兩個人的獸寵比起來,誰更厲害。

為了三爺著想,他還是同意了。

他點頭,表示同意了家主的說法。

家主也點點頭,很快對著底下的人說道,「從現在開始,為了公平起見,所有人,都只能使用一隻獸寵,否則的話,就會取消這次的比賽資格。」

說這話的時候,他朝著夜冰依的身上瞥去了一眼。

夜冰依一臉無所謂,反正她還有白哥呢,白哥這麼厲害,她就不相信還有什麼東西能比白哥厲害的。

再說她的精魄寶寶們都有著逆天的神力在,有它們在,她更是無所畏懼了。

今天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要殺帝三爺,要不然她才懶得和他們在這耗呢。

比賽到現在,還有四個高手來進行參加。

有帝玄胤和夜冰依夫妻兩個人,還有帝三爺,還有一個高手。

這一輪比賽,依舊要抽籤。

帝玄胤卻打斷了裁判的話,直接說道:「不用抽籤了,我要跟他比。」

伸手指著帝三爺,眾人也都轉過頭看向帝三爺。

帝三爺站出來,眼神猙獰的看著他,洪亮的聲音道:「好,那我就跟你比賽了。」

他剛好也想要趁著這個機會,來收拾收拾他的,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家主皺了皺眉頭,剛想要阻止,但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他又搖了搖頭,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幾十歲一般,最終是點頭答應了。

於是在帝玄胤的要求下,這一場比賽,帝玄胤和帝三爺兩個人率先開始打鬥。

比賽台上,帝玄胤和帝三爺兩個人各站在一邊,雙方都是渾身殺氣騰騰。

帝玄胤的眼中隱含著凌厲的殺氣,他等了這麼多年,如今終於可以手刃仇人了。

帝三爺則是胸有成竹,認定今天就是帝玄胤的死期。

但是他還不忘記擺出他那副虛假的嘴臉。

「侄兒,你能走到現在,在家族脫穎而出,打到這一步,真是不容易,如果你的父親若是知道你有這麼大的本事,一定會很欣慰的。」

「三叔,都到這個份上了,你還裝什麼裝?當初是你帶的人當面污衊我娘,讓她服毒自盡,你為什麼這麼惡毒?我娘到底哪裡招惹你了?不必再多說了,你今天就來為我娘償命吧!」

「是你娘對不住你父親,對不住我們整個帝家,更對不住你,我是親眼所見,怎麼可能是污衊她呢?

不過你當時我年紀小,所以誤會了三叔,我也無話可說,當年你被趕出了家門,你吃了這麼多苦,所以,你心中一直記恨著我們,我也理解。

可當年都是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才讓我們大家對你們兩個兄弟產生了誤會,這歸根結底,還是怪你娘啊。」

「閉嘴!你不要再多說了。」帝玄胤冷厲的打斷他,提到當年的事情,他便憤怒不已。 「你無非就是想要拆散我們的家庭,想要當上家主之位,不過我也告訴你,今天我在這裡,你就永遠別想有那一天!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說完,帝玄胤手中的劍宛若蛟龍般騰然飛出。

背後,亦有一條金色的龍火焰騰騰燃燒了起來,他渾身的怒意滔天。

三爺冷笑一聲,然後召喚出了他黑色的蛟龍幻獸。

兩條龍糾纏起來。

「那麼今天我們就來先放下那些事情不說,今天來一場公平的競爭,讓我們兩人公平一戰吧。」

帝三爺說著,又召喚一聲銀色的蛟龍。

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條銀色的龍便出來了。

那隻龍是銀色的,但並不是真正的龍,是蛟龍的一種,是蛟龍之中最高貴的王者。

「這不是銀蛟學院當中的守護神么,沒想到會在三爺的手中。」

旁邊的青長老突然驚訝的開口,眸光閃動。

「三爺居然有神獸!怪不得他如此有信心,原來他有這麼個強大的幫手!」

「這銀蛟可不是一般的靈獸可以比得了的,這下胤少爺肯定完了。」

「這還不好說,你別忘了,胤少爺可是會帝家帝臨天下功法呢,說不定可以和三爺的神獸相比。」

「可是他現在還這麼年輕,那套功法未必就能夠施展得出來。」

眾人議論紛紛。

三爺聽到他的話,心中暗喜,臉上更是得意。

「侄兒你不要怪三叔啊,這比賽可是講究公正的,否則那就算違規了,我們兩個人,有多少本事就使出來吧。」

三爺盯著帝玄胤,陰惻惻的笑著,言下的意思,就是今天他把他打死了,那也是公平競爭,除非他率先認輸。

然而,他不會給他這個認輸的機會

帝玄胤忽然平靜了下來,淡淡的看著他:「三叔說的對,家族的比賽都是神聖的,所以我們要各憑本事。」

他說完笑了笑,叫道:「白澤出來,讓我看看你跟銀蛟誰更厲害。」

「吼——」

白澤出來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宛若一座山似的,瞬間出現在比賽台上,整個比賽台當中的大半邊面積,都被它給佔了過去。

「天啊,那是白澤神獸,大家快過來看呀!」

在眾人震驚的聲音中,也看到了兩隻神獸同時出現。

這可是正兒八經的神獸,接受過傳承的,並非那些一般的靈獸。

白澤和他的主人一樣,渾身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高傲姿態,眼睛眯起,斜斜的睨了一眼那銀蛟。

對上白澤的目光,銀蛟渾身一抖,碩大的龍頭忍不住向後縮了縮,它好像是在害怕。

三爺看到這一幕,胸口一悶,險些嘔出一口老血。

「白澤……白澤神獸?這怎麼可能呢?」他怎麼會擁有白澤神獸呢?

在主席台上,家主還有青長老和灰長老看到這一幕,也都震驚得直接站了起來。

這時候輪到黃毛小青年緊張了,它左右一看,跟着一同進來的幾個小鬼紛紛躲在了後面,就它一個顯得那麼突兀地站在前頭。

Previous article

最後,還是老頭兒識趣,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