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丹雙臂緊緊的抱着蕭天,無言的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跌落在蕭天的臉頰上,順着臉頰又流了下來,流進了嘴脣裏,鹹鹹的。

這或許就是愛情的滋味,剛一開始就是鹹着的愛情。應該說是他蕭天害了陳丹,如果不是他惹上柯振,也就不會有陳丹被玷污這一回事了。

······

柯振和張開名正言順的被蕭天給搞到號子裏去了,判刑三年,(此年限是在參考了同類真實案例之後得出的,有懂的可以提出指正意見。)柯振他那個十分囂張的老子,也在兒子這場風波受到了波及,不過這個人十分的明智,主動的提出了調到其他的地方。

警察的保密措施做的還是很不錯的,並沒有在學校裏公佈陳丹就是那個受害人,而是採用了化名的方式將這個事情進行了公佈。不然,直接公佈就是陳丹遭到了那兩個混蛋的性/侵,那她在這個學校也呆不下去了。 那些警察來的還算及時,自然是蕭天打電話報的警,就是蕭天在那個旅店的前臺打的電話。

柯振的事情告一段落,讓蕭天鬆了口氣。但是,因爲這事把陳丹牽扯了進來,而且還給陳丹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蕭天的心裏十分的愧疚。內心的創傷不是那麼容易就好的,需要時間來慢慢調養。

而蕭天心中的愧疚也轉化成了他的實際行動,愧疚變成了另一種變相的愛,變着法兒的去對陳丹好。

在搞定了柯振之後,蕭天的名號算是在刺金中學打出去了,這一次不再是那個響噹噹的蕭天一號,而是天哥。

那些之前跟着柯振的人有很大的一部分跟了蕭天,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在學校裏混的,混的難免就會得罪人有仇家,他們必須要尋找一個可以庇護他們的人。


而蕭天這個冉冉升起的新星就成了他們最合適的人選,畢竟蕭天把柯振搞的那麼慘,實力在那擺着呢。

蕭天雖然沒有在刺金中學公開扛旗,但是,在暗地裏他算是扛旗了,手底下也有了小十幾號人。

一個很自熱的現象,放到哪兒都是一樣的就是,蕭天這個新興勢力的崛起,自然會讓那些已經存在的勢力感覺到了危機感。

扛旗之後,從來不缺的就是仇家,而蕭天也早就做好了迎接這些仇家的準備。現在他是蕭天,不是以前的蕭天一號,他的目的就是要一統整個刺金中學。

在蕭天的字典裏,混,就是一種態度!

在這種國際大形勢之下,程勝和嶽颯自然沒有理由不成爲蕭天的左膀右臂,而且這兩個和蕭天一樣的超級學渣很樂意成爲蕭天的左膀右臂。

整天屁股後面跟着一大幫小弟,想想都覺得而很威風,這是在嶽颯想來應該這樣的一個摸樣,很多電影裏都是這樣演的。

而,程勝他的目的很簡單,有小弟了,起碼時不時的可以收一點小弟孝敬來的零花錢吧!這樣他也就不用爲零花錢發愁了。

“你們兩個別想了,這些沒戲!”蕭天的一句話將他們兩個美好的夢想瞬間變成了泡沫,全都是泡沫。

“不是吧!老大,你丫是在逗我嗎?”程勝屁股沒坐穩,從鐵欄杆上面跌了下來。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連我們兩個這個小小的請求都不能答應嗎?”嶽颯也插了進來,一臉痛苦的摸樣。

這剛好是一節,他們三個班一起上的體育課,每週一節。三個人坐在操場邊的鐵欄杆上,看着操場上女生靚麗的身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蕭天雙手撐着鐵欄杆,目光投到很遠的地方,開口說道:“我告訴你們兩個爲什麼不行,我們的目的不是隨隨便便的小打小鬧,我是要一統整個刺金的。小颯,我們現在剛剛起步,不能太囂張,不然很容易樹敵,所以你想的身後跟一大堆小弟不行,而且我們也沒有那麼多的小弟。”

頓了頓,蕭天收回了目光,看着程勝眼睛裏有些其他的東西說道:“胖子,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們是準備做大的,這就是我們的事業。混,是一種態度,是一種事業。所以,在剛開始的這個關鍵時候,我們必須要收攏人心,發掘出真正對我們有用的人。說白了,在這個時候,我們不能靠小弟養我們,而是要我們去養那些小弟。”

“什麼?!要我們去養小弟?這怎麼可能!”程勝和嶽颯兩個人同時一臉驚訝的看着蕭天驚呼道。

“老大,你是不是發燒了,你看我們三個這窮樣,我們拿什麼去養小弟?”程勝摸着自己的肚皮說道。


“我早就想好了,有一個地方可以掙錢,但是會有風險。”蕭天早就在心裏盤算好了該怎麼去處理。

“什麼去處?”聽到有賺錢的地兒,嶽颯的眼睛放出了光芒,自動過濾掉了蕭天說的有風險。

“酒吧看場子!”蕭天冷靜的說道,他想到這個也不是一時衝動,他有自己的打算。

“我去,天哥,你沒有搞錯吧!去酒吧看場子,你之前不是還是那些地方不是我們能hold的住的地兒嘛!怎麼這才過了幾天就換了注意了。”程勝扁了扁嘴衝着蕭天潑起了冷水。

嶽颯手託着下巴,摸着他那幾根剛剛上來不久的鬍鬚說道:“天哥這生意不錯啊!去酒吧看場子不但我們可以賺到錢,而且還可以訓練一下兄弟們,兩全其美。不過有個問題是,酒吧經常會發生事情的,雖然我們會得到報酬,但是估計我們掙得都不夠付醫藥費的。”

嶽颯一臉的嚴肅,他這表情一出來就說明他正在思考,他在動他的那個小腦瓜子。

“這個是錢的問題。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我們上哪找場子去?一般的場子都是有人看的,我們去就是跟人家搶地盤。像我們這樣小打小鬧的小癟三們根本就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被嶽颯這麼一分析事情倒是清晰了很多,不過蕭天卻笑了起來,臉上帶着滿滿的信心,“你們放心吧,這些都是不是問題,小颯說的很有道理,不過這些我都已經搞定了。我認識一個酒吧老闆,以前跟他幫過一次忙。他聽說我要帶兄弟們過去,很高興,工資翻倍,而且還承包了醫藥費。”

蕭天說的地方就是迷醉酒吧,前兩天他有了這個想法之後就去找過趙飛,趙飛也是混起身的。混了大半輩子也就掙了迷醉這個酒吧,聽到蕭天這樣說,他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只是包攬了一切可能發生意外的可能。

在見到趙飛的第一眼,蕭天就知道這個人是個漢子,是個可交的兄弟。

聽完蕭天說的,程勝和嶽颯十分的激動,這對於而言絕對是比考試考了一百分還要激動的事情。

“這麼說我零花錢的夢想還是可以實現了!哈哈。”程勝激動的喊了起來。

嶽颯伸手在程勝的腦袋上一巴掌,罵道:“瞧你這點德行,咱們是要做大做強,走向國際化懂不懂。”

“奧,是啊!哈哈,不過我零花錢的理想還是搞定了啊!”程勝的臉上盪漾着滿足的笑容,這是一個生活在那樣一個家庭的少年身上不容易出現的笑容。生活的現實,讓他學會了像個皮球一樣做人。

但是,在此刻,在蕭天和嶽颯的面前,這是最真的笑容,也是最真的程勝。這就是兄弟,兄弟之間,沒有虛無的面子之說。

“特麼的,哪裏來的外星物種!老子跟你沒法交流了!”嶽颯捂着頭叫了起來,頓了頓又叫道:“哎,這不公平啊!怎麼着你的願望可以實現,老子的願望就不能實現。”

嶽颯不會想到他只是隨口說的一句話,會真的實現。 這些東西本來就在蕭天的計劃之中,學校裏的學生他畢竟是個學生。雖然說,蕭天的這個目的已經脫離了學校裏那種小打小鬧式的社團,但是選擇權還在他們的手裏。

蕭天早就想到他這麼一搞,肯定會有人來砸他的場子,但是他沒有想到會來的那麼快。

課間的時候,蕭天三個人躲在教學樓的後面抽菸,一個穿着校服搞着一個非常時髦髮型的小個子男生走了過來,看起來一副很屌的樣子。

那傢伙走過來直接一隻手搭在了蕭天的肩膀上,斜着眼睛看着蕭天問道:“你就是蕭天?”

蕭天很想笑,真的很想笑,不過他憋住了,嘴角微微的翹起,說:“我就是蕭天,你有什麼事嗎?”

小個子男生一隻手搭在蕭天的肩膀上,一條腿單撐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抖動着,用眼睛上上下下的審視了一圈蕭天,嘀咕道:“就你這樣的還當老大呢!真是搞不明白。”

蕭天陰測測的笑着伸手扒拉下了小個子男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說道:“像你這樣的二貨,我一直都是很客氣的。”

“瓊姐叫你談話。”小個子的手被蕭天扒拉下來,這小子立馬臉色變了,氣勢洶洶的說道,一幅居高臨下的摸樣。

不過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他這幅摸樣需要有人屌他才行,很可惜的,蕭天不是會屌他的人。

蕭天還沒有動手,程勝繞道那小子的背後,一把簕竹了那傢伙的脖子,語氣不善的說道:“小子,跟我老大說話客氣點,就你這點小骨頭信不信老子一屁股下去就讓你小子躺半個月。”

程勝可真是誠實的孩子,盡說實話。就程勝這大塊頭,一屁股下去估計真的夠這小子喝一壺的。

隨着程勝手上力度的加大,那小子的臉色很快就變成了豬肝色,鼻子裏呼哧呼哧的跟得了急性哮喘一樣。

蕭天勾起嘴角笑着,面色冷冽的拍了拍那小子的臉蛋說道:“找我啊?讓你們那什麼瓊姐自己來找我,老子沒有隨叫隨到的習慣。”

在蕭天的眼神示意下,程勝鬆開了胳膊。程勝的胳膊剛一鬆開,那小子好像溺水的人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空氣一樣,弓着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你們給我等着,敢違背瓊姐的意思你們會死的很慘的。”終於緩過一口氣,臨走的時候那小子還不忘扔下一句狠話。

嶽颯揚起拳頭,陰陽怪氣的喊了一句:“哎呀,我好怕怕啊!讓你們那瓊姐來強女幹我啊!”

程勝用眼角斜看着嶽颯衝蕭天說道:“天哥,小靈通這小子明顯的是飢渴了,要不我們倆湊錢給他找個吧!不然會憋出病來的。”

“草,還用花錢的,自己泡一個去啊!”蕭天無奈的笑着說道。

“胖子,我幹你妹,你他媽給我找一個去。”

“很不好意思的,我還真沒有妹妹。”

······

人的一生中身邊永遠少不了兩個活寶,蕭天的身邊似乎也沒有例外,這程勝和嶽颯真的是不打不相識的活寶。

“小靈通,說說這個瓊姐究竟是何方聖神。”等到這兩個活寶鬧完了之後,蕭天這纔開口問道。

“瓊姐,真名龔瓊,一個富二代,據說家裏是這裏的第一代房產商。不過具體情況不清楚,在學校裏她很少提過自己的家庭情況。那個女的,可真的是一個極品中的極品。”嶽颯正經起來的時候到還是人模人樣的,橫看豎看還有幾分姿色,蠻秀氣的。


“怎麼個極品法?”蕭天的腦門子上已經全是黑線,貌似他在這個學校裏遇見的極品已經不是少數了。他剛纔還在想着,怎麼着這個女的應該是一個正常一點的人類吧!不過看來他真的是想錯了。

嶽颯眼神怪怪的看着蕭天說道:“這個天哥,你親自見了就知道了。”

瞥了一眼嶽颯,蕭天接着問道:“那他的勢力怎麼樣?”

嶽颯快速的擼起自己的袖管,噼裏啪啦的說了起來,“根據權威消息,瓊姐的危險等級爲四星,雖然勢力在這個刺金中學不大,但是,很難纏。天哥,你知道的,女人都是很難纏的生物,這個瓊姐就是此類各種高手。”

“說重點。”蕭天打斷了嶽颯的廢話和自認爲非常幽默的說話方式。

嶽颯輕微的咳了兩下,低聲說道:“天哥,給點面子嘛!好,說重點。龔權在學校裏的實力主要集中在我們這一屆,也即是高二,在高二她還算是個人物,手下的小弟基本上是她的私人衛隊,也就是傳說中的護花黨。這幫人算是相當忠心的,拼了老命的維護龔瓊,以圖獲得他們心目中女神的芳心。不過,我覺得吧她們的口味可真夠重的。”

緩了口氣,嶽颯接着說道:“關於瓊姐其他的消息,我得到的唯一可用的就是,她家的家產很大。絕對是一個有實力的富二代,然後剩下的她家到底有多大的勢力就不得而知了。”

“就這些?”蕭天盯着嶽颯的嘴巴問道,這比他想要的信息可少了不少。

“就這些!”嶽颯攤攤手回道。

將菸頭往地上一扔,一腳踩滅之後,蕭天說道:“回去吧,我估摸這娘們很快就會來找我們的。”

果不其然,第二節課剛下,蕭天正百無聊賴的坐在座位上發着呆,教室門的突然間啪的一下被人從外面一腳給踹了開來。

那門他們班主任踹也沒有用過那麼大的力氣啊!那麼強烈的嘭的一聲,讓整個教室裏的人都身體一抽,不管男生女生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門口。

蕭天的目光慢悠悠的看向了門口,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腦海中噌的一下就冒出了一個名字:龔瓊,傳說中的瓊姐。

果然是極品!極品中的超極品。

且看出現在教室門口的那個身影,蕭天真爲自己的眼睛看到這麼一副景象感到相當的慶幸。

一身花花綠綠的裝扮,簡直就好像是一個移動版的森林一樣,腦門上頂着一個爆炸頭,燙成了花花綠綠的各種顏色,上身一件綠色的T恤,胳膊上還吊着一串一串的布條。

下身一條窄的不能再緊身下去的豹紋褲,腳下蹬着一雙軍靴。在這樣一幅打扮之下她的妝容也沒有絲毫落後,誇張的不能再誇張的煙燻妝,兩隻眼睛整個跟個大熊貓沒什麼兩樣。

這小傢伙整的,難怪會讓嶽颯都找不到怎麼形容這樣一個存在,孩子,你是火星來的吧? 這樣一女的,居然都有親衛隊,這個世道真的是太讓蕭天驚訝了。龔瓊的親衛隊就站在她的身後,清一色的男同胞們。

不過蕭天就納悶了,難道搞成這樣學校就不管?

就在蕭天認真的思考之際,龔瓊扭着霸氣的小身段走到了講臺上,一腳踩在了講桌上,灰塵在她的腳周圍升騰了起來。

這娘們練過啊!蕭天在心裏驚呼了一聲,那個講臺不算太高,但是一般的女人居然伸腿夠不到。

“蕭天在哪?”龔瓊像一個尋找獵物的小獅子一樣,用她那一雙熊貓眼在教室的座位之間逡巡着,尋找着蕭天的身影。

她的親衛隊整整齊齊的站在身後,氣場十足。

教室裏在龔瓊的聲音落下去之後死一般的安靜,居然沒有一個人吱聲,看來他們班這幫人現在還蠻維護蕭天的。

蕭天慢悠悠的站了起來,在蕭天站起來的同時,也有幾個人同時站了起來。這狀況把蕭天搞的有些不明白了,他的小弟在班級裏可是沒有的。

蕭天雖然站起來了,但是沒有說話,他身體倚在桌子上看着跟他一起站起來的這幾個人要幹嘛?

其中還有一個女的,不過令蕭天真心詫異,而且有些自作多情的是,那女的站起來華麗麗的扔下一句話:“沒事,你們繼續,我去上個廁所。”然後就那樣出了教室。

不過,剩下的那幾個男生倒是還真好像要乾點什麼。其中一個男生開口說道:“你們找蕭天干嘛?”

龔瓊的目光在站起來的人當中掃了一圈,在蕭天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之後開口道:“你們幾個誰是蕭天,老孃只找蕭天,其他的該幹嘛幹嘛去,管你們屁事啊!”

那個男生接口道:“你找蕭天,那就真的是關我們屁事了。因爲他是我們的天哥,哥幾個,辦了這妖里妖氣的娘們。”

蕭天詫異的呆住了,這可真是意外的驚喜啊!他們幾個可真不是他收的那些小弟,他的小弟都集中在低年級也即是高一。

那個男生說完之後,其他的幾個男生紛紛從抽屜裏抽出了一根木棍,氣勢洶洶的就準備開幹。

該是他蕭天上場了,他乾笑了兩聲,揚聲說道:“哎呀,我當是誰這麼大的排場呢,原來是大名鼎鼎的瓊姐啊!不知道瓊姐找小弟是有什麼貴幹啊?”

蕭天一邊說着一邊朝着講臺上走去,蕭天站出來了,那幾個男生已經奔出去的腳步也收了回來,站在一邊看着蕭天走到龔權的面前站了下來。

“你就是蕭天?”龔權的目光在蕭天的身上掃了一圈,將信將疑的問道。


“咯咯,大師兄,你不是說光劍一出,震懾江湖嗎?”一個衣着花邊和呂塵相近的女子飛身出來。玄桓早就注意到有人在暗中跟着自己,只是這一次人太多了,似乎到處都是眼睛。

Previous article

噼啪幾聲爆響,發現所有丹田居然擴張了一倍有餘。而輪迴旋渦也漲大了一倍有餘。足足達到了三百丈方圓大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