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院子里人聲鼎沸,載歌載舞,有大醉今宵之勢。

楚天和楚雲兩人穿着紅色的褂子,笑容可掬的看着滿院子的人,楚家每百年一度的慶典再有八天就要舉行,他們內心無比的高興,如今的楚家不但恢復到了曾經的輝煌,並且受到了很多玄門江湖人士的追捧。

很多玄門江湖人士得知楚家百年慶典將至,都送來了賀禮。

楚家老祖宗復活,楚家輝煌再現!

楚天、楚雲兄弟倆忙的不亦樂乎,但,有一個人卻整天以淚洗面。

楚菡站在窗口,看着灰濛濛的天色,又低頭看看自己手裏僅僅只有幾個字的信紙:我走了,勿念!署名,龍空。

“你爲什麼就這麼不辭而別呢?”

楚菡眼淚忍不住的留下來,她心裏那種傷痛無以言表。

她想出去尋找,但,茫茫塵世她卻不知該何去何從,就現在而言,她更別說出去了,根本就動身不得,她被爺爺禁錮在了房間裏,任憑他怎麼哭喊都不管用。

楚菡始終不知道爲何爺爺會突兀的變化,之前對龍空那麼好,但,現在卻是淡淡然然。特別是三爺爺,他對龍空的態度變化最大。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也更不知道在唐家祠祖外婆對爺爺和三爺爺說了些什麼。

然而,她更不知道前天的夜晚在楚家密室中楚家老祖宗吩咐了什麼!

龍空幫助過楚家,但楚家現在卻這般對他,難道這就是世間的冷暖?

楚菡不曉得,她感覺自己一直都在傷痛中存活着。

青海省。

崑崙山陸家,現在也是燈火通明,不過院子卻是被白布纏繞,院子中間有個大臺,上面堆滿了屍骨,上百盞粗實的白色蠟燭圍着臺子燃着,所有子弟披麻戴孝跪在下面。

陸家長者在陸清風的帶領

下,焚燒黃紙冥錢,做法事來慰藉死去的陸家子弟在天之靈。

整場法事下來,一共持續了六個小時,午夜時分才結束。

在陸家的年輕子弟散去之後,陸清風表情嚴肅的帶領家族長者進入了後山。

後山之中有個圓形的巨大墳墓,他們進入其中,各自拿着符文劍以及玄門神符,分八個方位站着,對着墳墓一陣低聲吟唱,霎時間,狂風四起,鬼哭狼嚎,幾人念動咒語,噴灑熱血。

突然,從他們每人體內涌出一顆黃色的符文石,黃色的芒光充斥在整個空間,不多時在他們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黃色符文陣法,浩瀚的古武玄門之氣朝墳墓內部涌入。

“咔咔”

由古老石塊形成的古墓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並且地面也發生了震動。

“咻,咻!”

一道道黃色的古武陰氣從墓穴中衝了出來,只見巨大的墓穴慢慢的開啓了一道門,一個骨瘦如柴,穿着一身黃色道袍的古稀老人從裏面走出去,並且還時不時的打着哈欠,他看上去單薄脆弱的很,只要一陣風襲來,就能把他給吹散。

但,他的身上散發着一種古老的氣息,並且有微黃的光芒從身上冒出來。

陸清風以及衆多陸家長者一臉的喜悅和震驚,慌忙跪下去:恭迎老祖!

“你們父親呢?“這個瘦弱的古稀老人摸着稀疏的花白鬍子淡然的問道:“他在哪裏?”

張大炮的悠哉日常 “父親,還在閉關中。”

陸清風跪着沒敢擡頭,他能感覺出來眼前這個老祖身上爆發出的恐怖氣息,而這股氣息一點也不弱那天在拍賣會上的所有人,這種氣息,甚至和那個穿着黑色古代服飾的中年人相近。

這個古稀老人淡然的點點頭,不再說話,揹負着雙手開始朝前走去,待走到陸清風身邊時,猛然擡手放在了他的頭骨上,濃厚的記憶涌進他的腦海裏。

隨後,他一鬆手,陸清風整個人癱軟下去。

他慢慢的閉上眼睛,喃喃道:“我們陸家一直在追尋長壽之道,但,我依然逃不出生死陰陽束縛,依舊命在古稀之年,若這樣,真的該出

去走走了,看看大好山河!”

“嘭!”

浩瀚的古武陰氣,從他體內爆發出來,憤怒的聲音撕裂空氣:“湘西,楚家,你們難逃血腥之災!”

陸家長者依然跪着,沒敢起身,但還是所知道的信息爆了出來:殺死陸家上百年輕子弟的是一個年輕的趕屍人,他手持軒轅劍……他是活死人,沒有魂魄,我們追尋不到,子孫無能,請老祖責罰……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呵!”

這個陸家古稀老人淡淡的笑了笑,他將陸清風記憶整理了下,心裏嘆道:“活死人,沒有魂魄?笑話,若沒有魂魄怎能有思維?怕是他是被逆天改命之人,他的魂魄不再體內,而在身外!世間,除了那些超級超強恐怖的存在能看出來之外,怕是沒人知道了吧?”

他的腦海裏一直在翻滾着關於一個拍賣會現場的片段,衆多超強的玄門高手在激戰,但他只是忽略了過去,而是把目標鎖定在了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身上,而這個中年男子受傷拿的赫然是軒轅劍,他帶走的那個年輕人就是那個年輕的趕屍人!

其實,他也在追尋另外一個蒼老的聲音來源,無奈不是自己身臨其境,無法判斷,但,他能診斷出,那人也必將是一個隱藏的恐怖存在。

難道曾經的那些變態都出來了?

究竟還有多少恐怖的存在沒有出現?

百年浩劫來臨時,怕是一股腦的都會涌現出來吧。

忽然,他笑了起來:原來都想靠這樣的法子躲避陰間的追究。

有意思!

他依然眯着眼睛在想着那個拍賣會的片段,抓着一個年輕的趕屍人與另外一個恐怖存在對決,怕是,他一定是從這個年輕人身上發現了什麼,這個年輕人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呢?

唉,趕屍人,巫族趕屍一脈!

他聲音裏透着一種說不出來的意味,似乎他在追尋着某種久遠的記憶。

“陸家子弟聽令,派出一批精英弟子隨我征戰湘西,首要滅殺的是湘西楚家、唐家祠!”

亙古恐怖、充滿殺氣的聲音在陸家上空擴散開來。

(本章完) 古河村,亂墳崗。

楚逍遙拿着軒轅劍站在這座巨大的墳地邊緣,面對這裏,他內心有些恐懼的顫動。

特別是剛纔天空中傳來的一陣陣厲吼聲,他感覺體內有股血腥邪惡的氣流在順着他的經脈滾動,疼痛讓他的實力大弱,似乎他已經死亡的心也在生魔!

若不是他經歷過楚家數百年甚至更遙遠的血祭,還有他自身深厚的玄門道法,再加上剛纔強力抵制,怕是已經變成了邪惡的血魔。

楚逍遙一下子蒼老的很多,也虛弱的很多,經過一陣熟慮之後,他腦子嗡的一下,想到了曾經吸食那個恐怖的物種,難道是那個會飛的豬?

這個物種到底是什麼他不得而知,自己也不過是千年前復活的死人,活在陰陽定律的夾縫中。

雖然現在在塵世他是恐怖的存在,他知道自己終究有一天會難逃陰間的制裁,然而,在這塵世間到底有多少恐怖物種存在他不得而知。

而現在楚逍遙想要做的就是找尋徹底獲得重生的法子,自從遇到那個年輕的活死人,他就知道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他能逆天改命存活於世,那麼自己也能。

這裏絕對和那個活死人有莫大的關係,楚逍遙根據楚菡的記憶大膽的推測。

亂墳崗看似一片荒亂墳頭,仔細能看出這確實按照古老的八門、天干、陰陽地理方位所排列,並且會不時的有變化。

楚逍遙想起那天和那個萬年厲鬼大戰到最後,自己不支,抱着那個活死人盲目的朝這裏逃離,隨後進入其中。

雖然最後出來了,但力量卻被削弱了大半,那時他才知道,這裏有一個上古陣法!

楚逍遙不知道那個像是遙遠的洪荒猛獸一樣的萬年厲鬼進入其中出來沒有,它太強了,若是那些靈根被它吸食的話,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看來它也時而隱藏,也是在在找尋某種重生破體的法子。

他看着消失在亂墳崗上空的那些黑影,以及那個拿着判官筆的陰間白麪判官,嘴角泛起冷意:一羣該死的東西!

但,楚逍遙並沒進入亂墳崗,也沒去追那些人,而是快速離開,活了這麼多年,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只要楚家那頗具靈根的閨女在,那

麼那個活死人終究有一天會回來!

就在楚逍遙離開之後,亂墳崗的另外一頭,身穿紫衣的紫青還有另外幾個老者出現在那裏,他們都謹慎、緊張的看着楚逍遙。

“走吧,沒想到楚逍遙居然活了!”

他們身後一個有些沙啞、細小的聲音傳來“務必讓那個活死人歸於我們門下!若不從,直接滅殺!既然不能爲我所用,那就讓這裏徹底塵封!那個判官就讓他有去無回吧!”只見一陣風動,並沒看到什麼人。

紫青幾人微微頷首,擡手行禮,像是在恭送什麼人。

但,這裏除了吹起的陰氣什麼也沒有!

古河村外,齊雲山邊緣。

狐狸姐姐急速從高空之中飛下,焦急的說道:“龍空,快走,有人來了!”

“嗯?”

我猛然擡頭看着天空,能聽到某種恐怖氣流在空中流竄,但這絕對不是一個人或者物種而來。

狐狸姐姐竄入一顆大樹內部,瞬間將其掏空,並且抓着爺爺的屍體帶入其中“龍空,快用靈符將這裏封住,還有去掉我們在這裏的氣息!”

我抓着拿出靈符做了簡單的道法,隨後將這裏的氣息引到別去,招呼狐狸姐姐“我們走!”

“去哪?”

狐狸姐姐有些發愣的說道。

“古河村!”

我看了看齊雲山這裏,知道我是找尋不到了。

“去那裏就是死!”

狐狸姐姐身形陡然變大“走,亂墳崗!”

我有些迷惑,但接下來狐狸姐姐的話讓我走有些釋然“那裏是你的一個出生地,他們動不了你,走!”它說着就要過來抓我走。

但我卻朝後躲了一下,驚然的問道:“狐狸姐姐,你怎麼知道我的出生地在亂墳崗?”我從來沒有對它說過,而它更沒看到爺爺留給我的信件,那麼它怎麼知道?

我腦子存在很多疑問,狐狸姐姐的身份再次讓我感到懷疑。

但,輪不到我多想,側面空中恐怖的氣息已經臨近了,我晃動一下手搖鈴直接飛躍起來。

“龍空,你……”

狐狸姐姐有些錯額的看着我,眼神盡是疑惑。

“我和

小豬熊供體,我能靠意識操控它!”

我直接超越狐狸姐姐,小豬熊也漸漸的從我體內脫離出來,出現在腳下“跟着我,我們從古河村外緣繞過去!”陰冷的風吹着我的臉龐像是刀割一樣。

狐狸姐姐追上我“龍空,你爲什麼不悲傷?你以後會復仇麼?”

“悲傷?”

我苦澀的笑笑,眼光銳利起來“當然,會復仇!”腦海裏再次出現爺爺所說的那個紅色蜘蛛印記,我必須要找到那些人!

空中,落葉和一大批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在自己豢養的鬼類幫助下朝厲吼聲的來源處奔進,然而,後面緊緊跟着一個手拿判官筆的陰間白麪判官。

“不把那個年輕的活死人交出來,你們誰也別想走!”

‘吳超’在後面怒吼着,再次劈過來一道至陰之氣。

“滅殺他!”

身穿紫衣的紫青從後面追過來“陰間判官,給你活路你不走,那麼只有讓你在陽間魂飛魄散!佈陣!”

“唰唰”

落葉這羣人,在紫青的授意下,直接按照八面方位擺列好,將‘吳超’圍在中間。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伶俐的厲吼傳來:這裏是齊雲山禁地,爾等亂闖,都別想活着出去!

只見遠處飛來一口泛着藍光的血晶棺,而,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從齊雲山盡頭方向踩着一朵黑色蓮花急速飛來!

‘吳超’先脫口而出:是你!

隨後,是紫青瞪大了眼睛,因爲激動他面部肌肉抖動起來,他看着那陰間白麪判官“你走吧!”不再理置,而是在鬼帝的幫助下直接飛上最前,冷冷的看着飛來的那個白衣女人“落葉,八門鎖魂陣困住她!”

落葉既然迅速移動,將小薇圍了起來。

“孽畜,這次你可沒那麼幸運了!”

紫青冷冷的看着那個白衣女人“之前在亂墳崗有阿古諾伊幫你,那麼現在,我看你怎麼逃?”

小薇凌空而立,冷冷的看着紫青“原來是你們!”眼睛裏充滿了無窮的恨意!

“殺!”

紫青率先祭起招魂幡,並且甩動沾血神符朝小薇捲了過去,落葉幾人緊隨其後開始作法引動八門鎖魂陣!

(本章完) 天空中,被一股陰冷的氣息所包圍,紫青幾人身上爆發而出的浩然正氣,看上去有些刺眼。

落葉和另外幾位國家祕密組織的成員也都祭起了白色的招魂幡,陰風四起,神符飄飛,浩然正氣形成一道朝高空席捲的氣旋,將小薇徹底的困在其中。

“孽畜,你還是束手就擒爲好!”

紫青將自身的狂暴氣息激發而出,拿出符文劍冷冷看着小薇:“沒想到你還識得我們。”

“你們就算是化爲灰燼也識得,想要探索這裏的祕密,你們妄想!”

小薇語氣冰冷的說道,話音剛落,就揮手引動恐怖的陰氣朝落葉衝了過去。

“砰!”

落葉躲閃不及,直接被陰冷的氣息集中胸口,冰冷如刀的陰氣像是正在一步步的插進胸口裏。

紫青正坐鎮整個八門鎖魂陣正中,豈料這個白衣女子實力要比之前強悍的多,竟然要衝破束縛飛身出去,他心裏大驚,拿着拿着畫好的神符,沾血上去,用符文劍引動着朝她刺殺:“四目老翁天元神,天罡八煞掃妖氛,吾目一視山嶽傾,吾水一噀遍乾坤…急急如律令!”

“轟!”

在浩然正氣推動下的神符,朝小薇背後飄飛過去,還沒到其身旁,那股恐怖的道法之力就轟散開來。

小薇身形一陣扭曲,臉色蒼白無比,嘴角出血,迅速揮手朝後躲閃。

“孽畜,這是正宗的玄門之道,我看你如何應付我們浩然正氣!”

紫青面無表情,看着小薇就像是看到一個死物一樣。

落葉在這空隙中,迅速回歸本位,和衆多國際祕密組織成員,念動咒語,揮灑神符,隨後在高空旋轉:神兵急急如律令,驅邪抓鬼斬妖精!

“砰砰!”

他們圍成的八門鎖魂陣上空,被一層黃色所覆蓋,招魂幡在陰風中狂舞,慢慢的形成了一個有着陰陽八卦圖樣的陣法。

“喝!”

小薇看到這陣法逐漸形成大喝一聲,朝空中急速飛去,揮手間狂虐的陰風橫掃而出。

“還想逃!”

紫青拿着招魂幡疾飛而下,照着

小薇呼下來。

“卡擦!”

猶如一道閃電劈下,直接集中小薇的後背,將其從半空中打落下來。

“啊!”

小薇頭髮凌亂,嘴角掛着鮮血,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後背赫然出了一個黑色的大洞,裏面流出了黑色泛着藍光的膿血。

“這是我們神祕組織的八門陣法,你根本逃不出的,還不跪地求饒!”

紫青拿着招魂幡矗立在符文陣法發出的黃色氣霧中,他的紫色長袍獵獵作響,雙鬢的花白頭髮被吹起,就像是仙風道骨的仙人一般。

“啊!”

小薇搖晃着頭,將凌亂的頭髮徹底甩起來,眼睛變成了深藍色,她如同發瘋的女人一般直衝天空“想殺我還沒這般容易,去死!”

“咻!”

“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Previous article

“媳婦兒,你的嘴巴越來越甜了。孺子可教啊。”他起牀,“走,咱們吃飯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