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陌婪雄神色一變,「慕姑娘說很快就要走了?莫不是……」

幾個長老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這補天的女媧石是從別的大陸找來的,慕君玥早就到了那個境界的才是,當下緩了神色。

「哦,本來早就要走的,可是誰想到二皇子竟然和魔物做了交易,我也是碧川大陸的一份子不是,當然力所能及的做一點事情了。」

陌婪雄明黃色的龍袍下面的雙手緊緊的攥著,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就讓人把慕君玥抓了起來。

陌上軒是他的兒子,還是最優秀的一個,但是外面都說是和魔物做了交易,差點就把碧川大陸給弄沒了,現在更是這個樣子了。 但是陌婪雄什麼過程都不知道啊!

只是聽著別人說,陌婪雄不信,現在可以挽回皇室尊嚴的只有這個了,推翻這件事。

不然,就算是碧川大陸慢慢恢復了,皇室也會慢慢的頹敗。

現在被慕君玥這麼信誓旦旦,或者是義正言辭的說著,陌婪雄的神情變得很嚴肅。

「慕姑娘,這件事當真是軒兒做的?」

「當時可是在樂音谷,各個門派大宗的掌門長老都在,莫不是我們都集體的看錯了?」慕君玥反問道。

「既然如此,不知那人可在你的手裡?」

慕君玥點點頭,忽的又搖了搖頭。

陌婪雄心中不悅,點頭搖頭的,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瞞陛下,這人是制住了,但是人卻不在我這裡。」

「那在哪裡?」陌婪雄是滿滿的不相信。

慕君玥揚起小臉,煞有其事的說著,「當時的我再厲害也不能打敗和魔物做了交易的二皇子啊!」

「那是?」陌婪雄的眼中閃過一絲的深究。

慕君玥但笑不語,這在陌婪雄的眼中就是嬌羞啊!

陌婪雄不由得想起了一個人,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陌婪雄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慕君玥,慕君玥點點頭,接著又迷之微笑。

陌婪雄的心中是咯噔一下子,這下子是真的沒希望了。

就算是陌婪雄認為是別人假裝的陌上軒,但是他現在到哪裡再找一個陌上軒!活生生的那種!

陌婪雄皺著眉頭,「既然這樣,那不如我們討論一下最近慕姑娘的生長劑的事情吧!」

一旁的幾個長老不幹了,你這左一個慕姑娘右一個慕姑娘的,是當他們不存在的么?

五長老上前一步,「陛下一直待在皇宮,可能有所不知,這位是我們元華宗的掌門了,慕掌門。」

這個陌婪雄知道,但是這麼個小丫頭片子!

「還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陌婪雄只是乾巴巴的說了這麼一句。

慕君玥心中不屑,這有事求著她,還在這裡擺架子,這是不著急的節奏了。

「碧川大陸現在都在缺糧食,不知道這裡還有多少的生長劑?」

「你想要多少?」

慕君玥也不稱呼陛下了,本來就不願意浪費自己的時間,陌婪雄動了動嘴,才說了一個數。

「沒有。」

慕君玥想都不想的就拒絕了。

「那減少三分之一?一半?三分之一的總會有的吧?」

慕君玥接二連三的搖搖頭,陌婪雄怎麼可能會相信,「慕掌門這是要坐地起價?」

慕君玥搖了搖手指,抬起眼眸,「碧川大陸哪裡不需要生長劑?總不能丟人丟到魔族那裡去吧?」

這話說的可真的狠!

陌婪雄被狠狠的打了臉,旁邊的一個親信當下就喊了出來,「放肆!」

慕君玥連看都不看那個親信,只是輕飄飄的一眼,那個親信宛若跌入了冰窖,但是偏偏身體里一陣翻湧,冰火兩重天的感覺,一陣的氣血衝擊,竟生生的吐出來一大灘血來。

陌婪雄臉色陰沉的看著慕君玥。 「慕掌門好大的氣性!」

慕君玥擺擺手,「也不知道是不是晉陞的太快的原因,總覺得有點控制不住自己身體里的力量,誰讓這個奴才嚇我一跳,我可沒想幹什麼!」

「不過,既然慕掌門沒時間做太多的生長劑,不如就把生長劑的方子貢獻出來,一起做,這也是為了碧川大陸不是?」

呵,還真是理所當然!

慕君玥又笑了,「不知陛下可以出得起什麼級別的煉藥師?」

陌婪雄沒說話,宮中的煉藥師是中級的,懸乎,但是有這麼一個方子,什麼樣的煉藥師不會為我所用?

要知道那些煉藥師對於丹方可是有一股子難以抵擋的瘋狂。

陌婪雄也不想讓慕君玥把生長劑給魔族,但是慕君玥說話真的是太一針見血了,不給就是丟人了?

這是什麼道理!

但是,陌婪雄一陣無力,看著眼前那個嬌滴滴的少女,陌婪雄是想發火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陌婪雄在路上已經想了很多,但是在這裡,陌婪雄卻覺得什麼都說不出來。

慕君玥收了神情,後面的幾個長老頗為緊張的看著事情的發展。

陌婪雄直接起身,甩了袖子,氣哼哼的出去了。

這就走了?

幾個長老面面相覷,都覺得不可能,但是……

慕君玥搖搖頭,這閑著沒事上她這裡刷什麼存在感!

慕君玥並沒有隻是把生長劑只給了靈族,反而交給了青龍還有黑影,讓他倆走了一趟魔族。

魔帝還有一些高層雖然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和陌婪雄比起來也是有過之而不及,但是其餘的人也是無辜的。

都是被這一場無妄之災連累的,而慕君玥則是安心的照顧著帝君霖。

沒幾天的功夫,外面竟然傳出來二皇子,陌上軒是被人冒名頂替了,假的已經被抓了,真的陌上軒也被折磨的只剩了一口氣,沒幾天了。

慕君玥聽到這個也是淡淡一笑,還真是,陌婪雄能想出來這種法子,也真是難為了他的智商了。

但是只要犯不到她手上,她也懶得去管這些。

別人信不信的,這種時候,也沒有再管那什麼勞什子的皇室,二皇子了。

關鍵時刻是誰硬氣他們看得一清二楚,現在又能種出糧食,他們心裡門清著呢。

但是陌婪雄也不指望流傳了這麼就的事情一下子就轉過來,也在暗暗的憋著什麼。

慕君玥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也自在,隨著碧川大陸的恢復,慕君玥收到了修的消息。

她這才知道了當時發生了什麼!

本來自己渡劫,別人是不能插手的,但是圖言上神給自己設置了一些小考驗,帝君霖關心則亂,和自己一起渡劫,本來就受了重傷,遭了反噬。

後來又因為自己一直昏迷,身子更是破敗。

本來他們已經在穿梭大陸之間了,可是帝君霖偏偏的想要追著慕君玥而去!

就算是鼎盛時期的帝君霖也很難的全身而退,更何況當時的帝君霖也只有四成的實力了! 這種穿梭大陸的時候,哪個不是戰戰兢兢的,生怕被其中的旋渦扯碎。

帝君霖呢?

他們是不知道慕君玥已經醒了,但是那個時候帝君霖的懷中沒了蹤影,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沒等他們問的,帝君霖的雙手就已經撫上了傳送陣。

肉眼可見的電流順著手腕往身上蔓延,帝君霖勉強的撕開一點的縫隙,這對於當時的帝君霖,其難度不亞於現在的慕君玥對上半個天道。

慕君玥沉默,是她想的太過簡單了,她當時只想快點把女媧石補上天上的那道裂縫,卻忽略了當時的那個情況,帝君霖怎麼會讓她一個人待在碧川大陸!

不自量力的後果是慘重的,不僅是修為盡數消散,連人也還在昏迷不醒。

慕君玥聽到那邊的修嘆了一口氣,心不由自主的揪了起來。

「碧川大陸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離開了。」修這樣說著,慕君玥也正有此意。

「我準備一下。」

「那我們在雲西大陸見,有事再聯繫。」

「好。」

碧川大陸雖然已經可以和外界聯繫,但是傳送陣還是不能運行,要不修也就過來了。

外面確實已經慢慢的步入正軌,但是只是一個雛形,隱約的有個形體罷了。

慕君玥布置好帝君霖這裡,就帶著周期去了大殿。

慕君玥是掌門,理所當然的坐在上位,幾個長老這個時期也全部的住在一起,以防有什麼突發事件。

「掌門?」

「有事情要說。」

慕君玥一般都把自己關在小屋子裡研究自己的東西,雖然不怎麼管事,但是拿出來的東西是一個比一個實用。

現在慕君玥這麼說,幾個長老都一臉凝重,立在一旁。

「其他人呢?」

「現在使用的是輪流制,很快就交接了。」

慕君玥垂下眸子,在心裡謀算著接下來的安排,在看著面前的幾個人,有點頭大。

不過慕君玥融合了智慧玄石,可以自動調節,腦海中很快的就條理清晰的演化了未來一百年內的規劃。

慕君玥也沒在麻煩,自己拿出了紙筆,將紙懸挂在牆上,素手纖纖,墨色在紙上渲染開來,幾個長老在後面伸著脖子看了過去。

慕君玥的圖畫的很大,大致的畫了碧川大陸的地圖,因為現在還在恢復,所以空白的地方明顯的增多。

但是這樣也方便慕君玥寫下來東西,讓他們照著做,其中還有一些門派的所在地記錄。

慕君玥畫完大體,秦遠航和沁羙就已經回來了。

慕君玥又完善了一下,還有老頑童和林老沒來,連楮墨也在這裡了。

「大長老可能是在藏書閣,我去叫。」

「還有林老。」

「是。」

……

待人都到齊了,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慕君玥的心裡湧上來一絲異樣。

三年了,她來到這裡已經三年了,從一開始的廢材開始,一直到現在,那幾個人就真性情的幫著自己,現在,也是時候要離開了。

慕君玥嘴角上揚,看著成長起來的好友。 「這個是我們碧川大陸的地圖,你們應該都很熟悉的吧?」

眾人點點頭,有的也猜出來了慕君玥的意圖,林老年紀大了,老了老了總也不喜歡這種事情。

「我做了一些部署,有門派的地方直接把做法給他們掌門就好,其餘的地方我們自己來,我會給你們劃分區域,另外,魔族的那一邊,最起碼要等五十年之後再把計劃送過去吧。」

這?

三長老,五長老,六長老,七長老面面相覷,總感覺慕君玥說的這話讓他們心裡有一股不妙的感覺。

「為啥要等五十年之後再給魔族?」

「魔族不會輕易的相信的,五十年的時間我們這邊足夠出效果了,更何況魔族的形勢弱一點也很好。」

慕君玥在紙上每個區域都寫了負責的人,包括每個月,每個階段需要做的事情。

慕君玥的字很好看,行雲流水,落筆如雲煙,說是娟秀,但是那力道,自成風骨,看著就賞心悅目的。

而她一向言簡意賅,最簡單的話語卻一針見血,很好理解,在場的眾人又都是有修為的,就算是在下面,那也是可以看得見的。

看見了自己管轄的範圍,看了之後都覺得驚奇,這些法子方法還真是絕了!

「一會我再給你們丹藥和法器。」

對於碧川大陸她能做的,就這有這些了,該做的她也給安排好了,如果以後還有什麼事的話,她也是無可奈何了。

畫完之後,慕君玥又把紙張按照區域劃分截開,送到相應的人的手中,又拿了丹藥和法器出來。

看著大殿里滿滿當當的丹藥和法器,眾人除了目瞪口呆,別的是什麼反應都沒有了。

這也太不像話了吧!

看向慕君玥的眼中除了炙熱還有一份凝重,慕君玥突然拿出這麼多的東西,要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沒人問,一直等著慕君玥分配。

「這些丹藥什麼的就拿到庫房裡吧,由老頑童師父和林老保管鑰匙,每個人每次上限是一百瓶,既省了麻煩又不會出事端,你們覺得呢?」

「此法甚好!」

「我沒意見!」

「都聽掌門的!」

……

「這,這怎麼可能!」

Previous article

不遠處那伙人走過來,笑嘻嘻的,根本沒把這事當回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