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阿放,你……受傷了?”

院長畢竟是醫生,很容易的就看出了輕語爲我包紮的那些傷。不過就算不是醫生也應該能夠輕易的看出來吧。

畢竟輕語的包紮技術不是一般的爛。

“昨天晚上我突然被人襲擊了而已。”

“難道傷你的和殺人犯是同一人?”

“大概吧。”現在很多的事情我都沒有辦法理解清晰惡劣,除了困惑之外再無一物。

院長似乎看出了我的異常,然後擔憂的說:“阿放你還好吧?明明差點被殺了,但是爲什麼還是毫不在意呢?”

“院長應該是瞭解我的吧。我就是這樣的怪物。”輕輕的用手在衣服上拍了一下,想要將衣服打得褶皺弄好,但是卻沒有成功。

“但是雪蓮死了,你應該很傷心啊。”院長痛心的看着我,那眼神讓我有些害怕。

但是爲什麼我無法悲傷,我也不知道。

爲什麼我並不感覺悲傷呢?爲什麼並不痛苦呢?爲什麼我現在只是冷靜到了詭異的地步呢?

我明白了,,現在我並不是應該難過的時候,而是應該冷靜的分析情況,找出兇手纔對。

如果兇手是她的話,我絕對會毫不留情殺掉她。

“雪蓮的屍體是怎樣的呢?如果傷我的人是兇手的話,雪蓮應該會是被某種鋒銳的利器殺掉的吧。”

“你要看嗎?”院長問道。

“當然想看,但是警察應該不允許吧。”

“沒有警察哦,這次的事情我依然沒有通知警察。畢竟沒有任何的意義。”

“難道又是院長乾的?”

“不是。”

“回答得這麼幹脆,反而惹人懷疑啊。”

“那麼要我回答得像你那麼曖昧纔對嗎?那樣不也很奇怪嗎?”

院長的話讓我無法反駁,畢竟首先說話就不正常的人就是我吧。

但是對我來說不正常反而是正常也說不定,這樣的行爲纔是真正的異常吧,根本就是怪物的行爲。

“但是雪蓮的屍體你還是不要看比較好,”院長說,“雪蓮的頭不見了,找遍了整個醫院也沒有辦法找到。”

“斬首?”

這種事情?難道真的是劍仙?

原本準備前行對我瞬間停止了腳步,整個身體瞬間停滯了起來。

“不行,我要去問她!”

我轉過身子,衝向了劍仙的房間。

走進房間的時候,我被嚇住了。

房間之中散發出一種詭異的氣味,讓人作嘔的氣息。

好想吐。

然而又感覺到某種慾望。

鐵鏽的氣息,骯髒的氣息。噁心的氣息,黑暗的氣息。

那個氣味我熟悉到了極點。

因爲我曾經將它飲下,曾經讓人的身體變成那種東西。

不要!

開什麼玩笑啊!

這是什麼情況啊!混賬啊!

賤人啊!可惡啊!不是吧!爲什麼啊!該死啊!

血液!血漿!血紅蛋白!血細胞!

地面上全身這種東西,像是河流一樣,向着門口流去。

“不要開玩笑啊!這種惡趣味的玩笑絕對不能開啊!”

我像是瘋了一樣衝進了房間之中。

然後看見了屍體。

屍體!

屍體穿着的衣服我相當的熟悉。

那是白的令人噁心的白色,但是現在上面卻被另一種噁心的顏色完全覆蓋了。

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紅!

扭曲而可怕的眼神。

絕望的色彩,讓人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明明我早已經看慣了這種東西纔對?

然而爲什麼會這麼噁心想吐。

爲什麼會讓人如此的厭惡,讓人討厭到了極點。

“不是真的!”

全身是血的女人,失去了頭!

無意義的血液從脖頸之間不要錢的流出。

可怕!

詭異!

身上似乎感受到某種奇怪的東西壓在了身上。全身的毛孔彷彿都封閉了起來,寒毛豎了起來。

耳朵上似乎聽到了什麼東西鳴叫的聲音。

哭泣的聲音,那是女孩哭泣的聲音。憂傷到了極點,怪異到了極點,讓人從心底感到嚴重的寒意。

那件衣服應該是屬於劍仙的,那就意味着那具屍體的主人便是劍仙。

原本以爲兇手就是她,但是現在這種情況究竟要怎麼來解決呢?

然而就在離我的病房這麼近的地方,如此輕易的便失去了未來的可能性,就這麼毫無意義的死去了。 求收藏!

不然屍體就會冒出來了。

“爲什麼會這樣啊?”

我的身體不自然的跌落在地,動彈不得。

全身只是不自然的抽搐。

手腳上沾上了詭異的紅色,讓我噁心得想吐。準確的說已經吐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啊!什麼東西啊!開什麼玩笑啊!”

我跳了起來,向着屍體衝了過去。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了,這個時候院長卻突然將我拉住了。我用力的掙扎,但是卻使不出力量。

“腦袋是什麼呢?”我問院長。

“阿放?”

院長擔憂的看着我,但是我卻沒有任何的心情去管她,因爲我現在討厭自己到了極點。

“人類就算沒有頭也應該可以活下去吧?”

我在說什麼傻話啊。

但是現在我的精神就是這樣,早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阿放,你究竟怎麼了。”

院長抱住了我,她的身體在發抖,儘管她見過了很多的屍體,但是此刻反而被我這種人嚇住了吧。

“你告訴我啊。人類就算沒有頭也可以活下去吧。我們不是還有心臟跟手腳嗎?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死亡吧。不會的吧。你說啊!”

我抓住了院長的手臂,院長吃痛,忍不住呻吟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便停止了。院長真的實在關心我啊。

現在應該趕快離開這具屍體纔對吧,但是爲什麼我的身體卻動彈不得呢?

明明我已經見過了這麼多的屍體,現在我究竟又在做些什麼呢?

誰的屍體不是屍體呢?

有沒有頭又有什麼關係嗯?現在的她不過是一具死物罷了。

生命靈魂,光和熱……

所有的東西都已經不存在了。

“開什麼玩笑啊!”

我猛的將院長推開了。然後冷冷的看着院長。

這個時候我的眼睛肯定冰冷得不得了吧,這樣還真是對不起院長啊。

但是此刻我的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失去了目的之後瞬間就失去了意義,這種事情不能再次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要找出兇手!”我對院長如是說。

“嗯。”

院長點了點頭,於是我們兩人便互相攙扶着站了起來。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

我抓着院長的手,兩人一同緩緩的走向那具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屍體。

失去了最爲重要的器官,現在還恨我有什麼意義呢?

到那個世界與心愛的人相聚或許也不錯吧。

“小心不要留下指紋。否則我就無法採取DNA的樣本了。”

院長阻止了我向屍體伸出的手指。

“我知道的,但是這種事情根本沒有意義,畢竟兇手既然能夠完美的將她殺死,那麼也不會留下什麼痕跡了。”

“呃……你……”

“一鼓作氣,如果找不到兇手的話,那麼就讓屍體上留下我的指紋好了,那樣的話,院長直接拉我去抵罪就好了。”

院長聽了我的話,瞬間凍結了。她大概是再次想到了過去的事情吧。

過去的院長做過這樣的事情,我雖然是無心之言,但是或許還是傷害到她了。

看了看頸部的傷口,鮮血尚未完全凝固,但是已經顯現出了相當黑暗的色彩。

屍體上隱隱約約發出難聞的氣息,畢竟這幾天的溫度相當的溫暖,非常適合細菌的生長,所以她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

我將房間掃視了一下。

劍仙的房間跟我和輕語的房間很像。

很多地方都相似,畢竟劍仙也是一個樸素的傢伙。

畢竟當時我在那家高中的時候就參觀過她的房間,雖然那時侯她的身份是男生。但是這傢伙喜歡簡潔的風格,還真是一點也沒有變。

雖然這裏是醫院,但是她這裏也太醫院了,完全沒有任何的特殊風格,所以這個房間讓我看不到任何的特別之處。

雖然此刻房間的確特別無比,但是之前的房間還真是單調啊,劍仙還真是一個沒有多少慾望的傢伙。

女孩的劍已經落到了一旁,上面沾着的理所當然就是劍仙的鮮血。

原本是屬於她的武器,現在則成爲了將自己殺死的兇器。

這樣的改變究竟算是什麼呢?

殺害者變成了被害者?真是戲言。

房中的血液相當的詭異,整個房間都被鮮血覆蓋了。劍仙的身上除了頭上的傷口之外沒有其他的傷口,可以看出是被一劍將人頭斬落。

也因此鮮血飛濺而出,甚至把整個房間都弄成了這麼噁心的狀況。

能夠一劍將劍仙殺死的人,究竟……就算是作爲殺人鬼的我也絕對做不到這種事情吧。

無論從哪裏看都是無可能的事吧?爲什麼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嗯?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怎麼一回事?

想不通,很多事情都想不通。掃視了一下整個房間的血液,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相當的不對勁,有什麼東西忽略了。

“院長,雪蓮的屍體是在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轉過頭,看着一旁有些暈眩的院長,該不會她真的生氣了吧。

““爲什麼問她呢?現在你不是在看劍仙的屍體嗎?”院長問。

“上午九點半,因爲今天有雪蓮的治療?我跟她一直都是把時間約在九點的所以不會有錯。”

“雪蓮的屍體是在九點半發現的,然後院長有沒有驗屍呢?”

“那種屍體嗎?隨便看上一樣都知道是怎樣的情況。死亡時間應該是在昨天晚上纔對。具體的時間我還沒有弄清楚。”

“到也是,院長慌慌張張的就跑來見我了。”我想了想問,“爲什麼呢?院長會這麼緊張的跑來見我。這種時候不是更應該好好的把屍體的情況弄清楚嗎?”

“笨蛋。我很擔心你啊,你以爲究竟是死人重要還是活人更加重要啊!”

哦,原來是這麼簡單的原因啊。

怎麼說呢?

其實我稍微懷疑了一下院長,就算現在院長的嫌疑也依然存在。

雖然院長可能沒有殺掉劍仙的這種戰鬥力,但是……院長不是一般人這點我是早就清楚明白的,畢竟她可是能夠將我和輕語都逼到那麼危險的地步的厲害人物。

或許院長一直都在做戲也說不定吧?

但是這不對吧。

院長應該已經沒有做這種事情的理由了,而且就算要殺的話,也是應該殺掉輕語吧?

爲什麼我卻一直在那裏懷疑院長啊。

這只是一種可能性吧。

兇手不是院長。

如果是她,她絕對會把事情跟自己的關係完全弄乾淨,不會讓自己的弄出絲毫隨自己不利的線索。而今天院長的破綻太多了,簡直就像是被人刻意的弄成兇手一樣。

“阿放,你在發什麼呆啊!”

不是幾乎,根本沒有。

Previous article

我小舅子今天還來諮詢我,要不要去原始森林開礦,我讓他等等,我總預感有什麼不對,這不符合野人王一貫的強悍風格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