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關山月覺得阿娘想到自己現在這樣,一定會很欣慰的。

只是,不知道阿娘會不會找到自己。

關山月一直跑的氣喘吁吁,突然,他停了下來。

前面有個小雪堆。

不對,關山月又朝前走了幾步。

好像不是小雪堆,而是……

「小狐狸?」關山月笑著抱起來地上的狐狸,「你怎麼在這裡?」

小狐狸好像已經沒有了呼吸,關山月卻不想放開它,於是便將這隻狐狸裝進了自己的背簍里。

裡面是阿娘給自己的乾糧。

四周都是白色的。

關山月環顧四周,雪天里除了自己跟背後的小狐狸,別的什麼都沒有了。

之後,關山月決定接著跑。

一直跑到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

過久,前面的廟宇吸引了關山月。

走進去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關山月覺得這裡頭的神像都很像阿娘。

想起阿娘,關山月的眼淚就一直在流。

阿娘說了回來找自己。

但是……

很累。

強婚:帝少寵妻上癮 什麼都不想想下去了。

關山月看著神像跪了下來,「求神仙保佑我跟阿娘,還有我背後的小狐狸。」

之後,關山月把小狐狸從背簍里拿了出來。

旁邊有一小堆乾草。

關山月把小狐狸放了上去,自己則去了旁邊倒頭就睡。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醒來后,關山月的腦海中只有兩個字:國都。

還有阿爹說的那些話。

好像有什麼別的,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了。

「狐狸精……」關山月開口。

為什麼會出現這三個字?

「對!我的小狐狸還在旁邊!」關山月終於知道自己的念頭從何而來,於是便趕緊去了之前放小狐狸的乾草旁。

小狐狸不見了。

關山月喊了一聲。

沒有任何動物回復他。

最終,關山月只能走到門口。

學已經下的很小了。

關山月走了出去。

外面的天空好像都變得清澈了不少。

至少不是灰撲撲的了。

關山月覺得自己朝前走的時候心情很愉快,身上彷彿有什麼重擔被自己卸了下來。

前面不遠處躺著一直小狐狸。

關山月走進一看,它的眼睛是睜開著的,只是眼神很茫然。

一定是它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兒。

把小狐狸抱在懷裡的時候關山月瞬間想到了小狐狸以後應該去哪兒。

國都。

「你去哪兒了小狐狸?我還以為你失蹤了。」關山月輕輕摸了摸小狐狸的頭。

手中的小狐狸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關山月把小狐狸給緊緊的抱在懷裡,「我先帶你回去吧,不然你又會像之前那樣了。」

小狐狸不會說話,只是一直看著自己。

關山月嘆了口氣:「你是不是被你阿娘丟在這裡了?可現在也……」

阿娘?

自己的阿娘呢。

關山月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前面依舊白茫茫的一片。

(本章完) 關山月醒來的時候頭疼欲裂。

林雪初跟法明一直在他身邊。

這次關山月沒有夢見之間的那些事了。

自己的眼前只有一條河。

河的中間,站的就是自己的阿娘。

很明確。

關山月覺得自己在開口的時候都在哽咽,阿娘只是一直朝著自己招手。

然後,關山月一步步的走了過去。

「怎麼哭了?」阿娘問。

關山月就這麼看著阿娘,然後道:「我好想你……」

阿娘摸了摸自己的頭,然後說:「阿月,有沒有看見自己心裡的國都?」

「是心裡的嗎?」

「阿娘之前只是想讓你有這樣一個希望。」

關山月想起之前阿娘帶著自己一起往水裡沉的時候,開口:「阿娘這次來,也是為了帶我去到到真正的理想之地嗎?」

「阿月在說什麼?」

關山月道:「上次,阿娘也是像現在這樣抱著我的。」

「然後呢?」

「只要跟阿娘在一起,我就什麼都不怕。」

「傻孩子,阿娘怎麼會帶你去下面呢?」

關山月看著自己的手,原來這是兒時的自己。

阿娘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說:「這些年,阿月沒少受罪吧?」

沒等自己回復,阿娘又道:「可是阿月受得那些都是你自己的追求。」

「阿娘呢?這些年過的怎麼樣?」關山月問。

「阿娘很好,阿月不要擔心。永遠都不要擔心我。」

關山月還想起自己之前一直以來看見的夢,「阿娘也總會像那個時候來看我嗎?」

阿娘在聽見這句話后道:「阿月記住,不管阿娘在什麼時候看見你,都不會讓你有任何的痛苦。」

關山月靜靜的聽著,點了點頭。

阿娘接著道:「只要阿月把過往釋懷,不要再融到裡面,這是你自己的生活,阿娘不希望你不開心。」

「可是你沒有告訴我,你不開心的話我該怎麼辦。」

「只要你開心,那就是阿娘的開心,你忘了嗎阿月?」

關山月看見了水上面印的月亮。

「不管哪裡,都是關不住你的。」

關山月搖了搖頭:「我不明白。」

阿娘指著水說:「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關山月點頭,「水是世間最清澈的,阿娘叫水清,我現在會寫了!」

「那阿月還記得,阿娘說,阿娘這裡只有什麼嗎?」

「有阿娘還有阿月!」關山月開口。

水清點了點頭,然後道:「所以,永遠都要保持清醒,清楚的活著,不管遇見了什麼,都想想你最開始的願望。你當初,為什麼想要去國都?」

「因為,因為阿娘說那裡好。」

「現在的國都已經變成了阿娘曾經期待的那個樣子。」水清開口

,「所以,就這樣保持下去吧。」

阿娘說完這句話,便朝自己揮了揮手。

關山月就這麼一點一點看著阿娘消失了。

可是這次,自己的心臟不會痛了。

醒來的關山月的神情很平靜,在看向林雪初的時候多了一些釋然。

「我想起來那些事了,我也想起來,關於我阿娘的事情了。」

法明道:「陛下,以前的那些事確實影響了你嗎?」

關山月點頭,然後道:「阿娘說,只要看見我就好了。」

林雪初跟法明不知道關山月想起了過往,以及剛剛他在夢裡看見的事情。

但是此時的他,不再是之前那樣的神情,而是多了一絲堅定。

「阿娘說只要我開心。」關山月說。

林雪初:「那陛下現在開心嗎?」

「我會朝著這個方向走的。」

林雪初把早就準備好的點心給了關山月,「陛下,先吃點東西吧。」

「我把我的過往告訴你們吧。」關山月拿起了一塊糕點說。

林雪初點頭,「不著急的陛下,在路上也可以說。」

關山月接過了法明遞給他的水,搖了搖頭:「我知道應該怎麼告訴你們那些事了。」

林雪初搬了兩個凳子放在了關山月的旁邊:「那陛下便說,我跟道長會好好聽的。」

沒等林雪初招呼,法明便坐在了靠近關山月,也就是林雪初打算坐的位置。

「陛下,說吧。」法明開口。

林雪初道:「道長,我……」

「都一樣。」法明好像知道林雪初在意什麼,便這樣說。

林雪初狐疑的看了法明一眼。

從剛剛關山月在把他的手遞給自己的時候,法明剛剛的眼神就像現在一樣。

明明同樣溫和,為什麼自己偏偏還能看出裡面的刺……

林雪初搖了搖頭,打算過後再想這些事情。

關山月看著外面,「我阿娘給我起名字的意思,無論是山還是月,無論我走在哪個地方,都是關不住我的。」

林雪初跟法明慢慢點頭,仔細的聽關山月說著。

月光從窗子外面灑了進來。

從墳墓中爬出的大帝 ……

「……之後,我便遇見了你,然後帶著你走到了那個地方,可是關於之前的事情,我真的已經想不起來了,我總覺得是阿娘讓我刻意忘了那些事,可是為什麼,我現在又會想起來。」

元卉便又舔了一下,歪著小腦袋疑惑道:「為社么?」

Previous article

孟山奇道:「現在,你總不能說話說一半吧?到底後續是怎麼樣的?我們查過,火葬場根本就沒火化那董放先生的屍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