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錢財我倒是有很多,本想完事後,贈送給你作爲報酬!”

白世寶冷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陰間冥錢用不了的!”

“不是冥錢,卻是白花花的銀子!”

“銀子?在哪裏?”白世寶眼睛一亮。

曲娥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來,用手一揮,紙張飄在白世寶面前,白世寶伸手接過,瞪着眼睛往紙張上瞧了瞧,竟是一張字條,上面只是歪歪扭扭的寫了三個字:

燕子飛!

白世寶不解地問道:“這‘燕子飛’是什麼銀子?”

“這燕子飛是位殺富濟貧的俠盜,原是山東禹成李家莊人,在家排行老三,便都叫他李三,這人從小練就一身輕功,飛檐走壁身輕如燕,號稱:漢口燕子飛,與太湖賊水上飛、女俠草上飛,和梁山葛飛飛,共稱四大飛賊……”

白世寶驚道:“敢情是位練家子,倒是同我走陰人一樣,都是腿上功夫!”

曲娥繼續說道:“這李三算得上是真正的俠士,一共拜了七位奇人兄弟,共同行俠仗義,打着替天行道的旗號,除暴安良,只劫富財再發散給窮人!”

白世寶暗道:這人倒算得上是位好漢,與我們行道之人雖說路不同,卻也盜亦有道。接着又追問道:“那七位奇人都是哪路高人?”

“這七人是:怪錢馬五爺、安慶鐵算子,九江一盞燈、蕪湖晏子平、常州一股香、蛟龍山袁龍招,還有那位女俠草上飛!”

“袁龍招?”

這名字白世寶並不稀奇,卻是耳熟能詳。

曲娥點了點頭說道:“哦,這位袁龍招是位綠林好漢,學過一些道法,佔山爲王,雖然成了綠林響馬,卻也不打貧苦百姓的主意,搶掠的都是官富之人……”

白世寶端着那張字條,聽得出神,自言自語道:敢情隔行如隔山,道派高人多的記不住名字,敢情綠林好漢也數不勝數,以後要是有機會,一定要逐個見見纔好!

“只是那袁龍招怎麼也在江湖上掛了一號?”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當初白世寶被王響綁上山時,那袁龍招被黃皮子勾得脫了相,怎麼也看不出來,竟然在江湖上有這麼高的名望,只是他人品不敢恭維……

白世寶想罷,向曲娥問道:“你怎麼對他們的事情這麼熟悉?”

“當初燕子飛被官兵追捕,身負重傷,昏倒在河邊上被我救回家中,調養了數日纔好,這些事情都是他講給我聽的,後來他康復臨走時,給我留下了這張紙條,說是日後遇到了什麼難處,可憑藉這張紙條可到關帝廟中尋他!”

“那你爲何沒去尋他幫忙,反而在這裏苦等別人?”

曲娥有些傷感的說道:“那關帝廟中供奉着武公神尊,我哪敢進去……”

白世寶聽得明白了,踱步走到廟門口,看着外面陰雨霾霾,心想:如今世道戰亂,江山風雨飄搖,能人異士都揭竿而起,行有一番作爲,我白世寶卻是爲了陽壽奔走,一事無成……

白世寶心中五感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少頃,轉身對曲娥說道:“我拿着這張字條去找燕子飛幫忙,你看如何?”

曲娥頓時跪在地上,向白世寶磕了個頭。

白世寶一驚,叫她快些起來。心中暗忖道:“誰說厲鬼是凶煞之魂,我看卻也未必!”

曲娥站起身後,說道:“恩公早些休息,好養足了精神,我就不在此打攪了!”

“你去哪裏?”

白世寶心想,遠近就這麼一座孤廟,她去哪裏休息?

“前方七裏處有口枯井,陰氣很重,我到藏在那裏休息便好……”

白世寶聽後駭然,點了點頭。

曲娥向白世寶拜了拜,轉身踏着陰風,向廟外一眨眼便飄走了。

白世寶躺在角落裏,用褂子重新裹在身上,翻來覆去卻是怎麼都睡不着,坐起身來,端着那張字條瞧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跡,心想這位俠盜李三,到底是何方高人呢?

……

轉眼次日天明,晨光傾灑,雨水漸漸停息。

白世寶一夜未睡,吊着一雙困眼,打着哈欠伸了伸懶腰,站起身來將褂子穿好,走到那尊橫倒的佛像面前,拜了拜,說道:“託您的福,睡得挺好……”

白世寶轉頭瞧着牆上的那些紅字,心想着曲娥說的冤屈,又憤憤不平起來,滿腔子怒火直冒,震了震精神後,推開廟門大步走了出去。

“糟糕,昨夜忘問關帝廟在哪了?這要去哪裏找?”白世寶足足走了三個時辰,才走到天寧鎮裏,街頭行人攢動,人來人往的不知都在忙活着什麼……

一人從白世寶身旁走過,白世寶攔了下來,拱了拱手,問道:“這位兄弟打擾了,向您問個地兒,這鎮中是否有座關帝廟?”

那人上下打量了白世寶一眼,說道:“你去關帝廟做什麼?”

白世寶笑了笑說道:“當然是去拜神!”

“走反了,往回走兩里路,見到一株歪脖樹,尋着山道去找……”

白世寶聽後連連叫苦,白白走了這麼久,竟是背道而馳!

白世寶向那人拱手謝了謝,連城都沒進,轉身往回走。

折返這一路上,白世寶抱怨着好人難做,又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果然見到路旁有一株歪脖樹,擡頭向四周瞧一瞧,在西南半山腰上,果然有座廟宇,白牆青瓦,朱門巍峨。白世寶大喜,一口氣爬了上去,走到廟門口卻發現廟門緊閉。

啪啪啪……

白世寶拍了拍門,問道:“有人嗎?”

許久也沒有開門的聲音,白世寶心中暗自奇怪,心想難不成這是間空廟?

“算了,我將這字條放在廟門牌匾上,那燕子飛要是過來,肯定能看見!”

白世寶伸手去懷裏掏那張字條,卻突然愣住了……

“糟了!怎麼沒了?莫不是那張字條被我落在夜菩寺了?”

調查員守則 白世寶在身上一通亂摸,卻怎麼也沒有那張字條。

咯吱!

這時,關帝廟的大門被慢慢打開,裏面走出一人。

這人穿着一件灰色馬褂,瘦得像是猴子,乾癟的臉上瘦的成了皮包骨,眨着一雙大眼睛向白世寶看了看,說道:“這間關帝廟早空了,人都去南山道觀拜神了……”

白世寶一愣,用手指着那人,驚叫道:“你……你不是剛纔爲我指路的人?”

這人笑了笑,用手指從懷中夾出那張字條來,然後突然陰沉着臉,厲聲問道:“這張字條是誰給你?”

白世寶大驚道:“你是燕子飛?” 呂琦捧著一堆文件,快步走進了乾清宮內,經過一條長長的穿廊后,在一間房間前停留了下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推門走進了上書房內。

朱由檢抬頭看了眼呂琦手中的文件,不由向後靠了靠,嘆氣的說道:「華琪芳他們篩選了這麼久,還有這麼多文件嗎?」

呂琦小心的解釋道:「通政司送到秘書處的文件已經被篩選了大半,這裡大部分文件都是商人代表大會這幾天討論出來的問題總結。」

朱由檢伸了個懶腰,振奮了下精神后說道:「這裡面有什麼比較重要的文件嗎?」

呂琦小心的把一份文件放到了崇禎的面前,才退下說道:「貴族院的這份奏章,臣以為陛下可以先看看。」

朱由檢一邊翻看著,一邊隨口問道:「貴族院又想做什麼?」

呂琦回答道:「臣沒有細看,不過應該是同這次的股票交易所的風波有關。」

朱由檢靜下心來仔細翻看了一遍奏章,看完之後他不由啞然失笑的說道:「這些混蛋是訛上朕了嗎?他們賺到錢不分朕一份,虧了錢就想從朕這裡再撈回去?」

王承恩同呂琦都沒敢接崇禎的話,他們很清楚這場股票的風波正是皇帝在幕後操縱的。而這些勛貴們顯然嗅到了什麼,這才跑到皇帝這裡來哭鬧了。

「把徐應元叫過來吧,關於股票交易所的事,朕也想問問清楚。」

朱由檢吩咐了一句之後,便開始認真看起了關於各省商人代表們提交的,他們在經商過程中遇到的那些難處。

雖然每個省都有一份問題總結,但是大部分問題都是重合的,因此朱由檢看完一份之後,就一目十行的翻過了剩下的文件。

「明天給朕安排一下,朕要同各省的代表分別進行會談。」朱由檢蓋上了最後一份文件之後,對著王承恩如此說道。

王承恩答應了一聲,才說道:「陛下,徐應元已經在門外候著了,可以傳他晉見了嗎?」

「讓他進來吧。」朱由檢點了點頭說道。

徐應元進了房間后便先向崇禎行禮問安,在崇禎的詢問下,他老實彙報了關於股票交易所的這場風波。

「這些勛貴加上商人,大約損失了25萬兩,我們只賺了18萬兩,那麼其他的錢去哪裡了?」朱由檢聽完了徐應元的講述后,頓時有些懷疑的問道。

徐應元趕緊回道:「京城廣源典當行不知道從哪裡打聽來的消息,也學著我們接受股票抵押借款,然後把抵押來的股票在交易所內賣出去,臣等發現的時候,已經讓它賺了不少了。」

朱由檢頓時有些鬱悶了,居然有人敢和自己搶錢,他臉色不虞的對著徐應元說道:「讓股票交易所拿出一個方案來,今後沒有抵押人允許,禁止他人拿抵押股票進行拋售,違者沒收非法所得。」

朱由檢開始思考關於貴族院的奏章的事了,貴族院內大約有三分之二的勛貴損失超過了5千兩。也就是說,之前他發給這些勛貴們的一攬子薪金,已經不見了一半。

這些勛貴們剛剛在土地莊園上損失了一筆,現在股票交易上又損失了一筆,再加上陽武侯被殺一案的影響,顯然是怨氣滿腹的狀態了。

朱由檢覺得,現在應該是給他們一個甜棗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了。

「呂琦,這次投資的紡紗廠、紡織廠的總投資是多少?」朱由檢隨口問道。

「回陛下,一期工程準備上馬1.5萬個紗錠,500架織布機,總投資大約為35萬元。其中四海商行出資20萬元,宮內出資15萬元。」

朱由檢考慮一下,便說道:「這樣,讓張省聲把投資擴大到50萬元。

然後貴族院這邊,通知他們。每個貴族院成員可以認購5000元限額的紡織工廠股票。

同時按照他們的出資金額,獲得雙倍面額的股票。這些股票2年之內不能轉讓,2年期滿之後,朕溢價10%回收這些股票。

確定了貴族院的出資額度之後,剩餘的股本再由四海商行同宮內之間進行分配。」

王承恩只是稍稍計算了下,便小心勸說道:「陛下,這樣的話,就等於是把這次股票風波中賺取的錢都還回去了,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帝少的甜心寶貝 朱由檢揉了揉太陽穴,笑著說道:「嗯,有這些錢吊著他們,想必這兩年之內,他們做什麼事,都要先想想清楚了。」

呂琦等待了一會,看著崇禎沒有更改主意的意思,也就告退著去執行皇帝的命令了。

徐應元也想要告退的時候,朱由檢叫住了他說道:「這廣源典當行借著交易所規則的漏洞撈錢,你找個交易不當的名義罰他三萬兩,這事就這麼了結了吧。」

徐應元愣了下,趕緊忙不迭的答應了。朱由檢沉吟了一會繼續說道:「股票交易所的事情你儘快了結了,過幾天朕打算讓你去趟四川?」

徐應元頓時抬起頭看著崇禎,小心的詢問道:「陛下要微臣去四川辦什麼事?」

朱由檢看著他說道:「石柱土司對我大明忠心耿耿,渾河血戰數千石柱土司兵衛國犧牲,朕打算好好嘉獎石柱土司一番,並冊封秦土司為忠貞侯,這是第一件事。

奢安之亂尚未平息,而四川、貴州兩地民眾死傷已經有近百萬人,但是朕到現在為止都沒看見,這些死傷百姓遺留下來的土地是怎麼處理的,你帶著人給朕好好調查一番,這是第二件事。

廣西、雲南、四川、貴州是西南邊陲,少數民族眾多。奢安之亂久久不能平息,各地土司現在對我大明態度究竟如何,也需要進行詳細調查了解。你去查訪下各地土司,有能力、聲望高者都要奏報上來,朕要調他們入京任職,這是第三件事。

這最後一件事么,你把蜀王給朕弄上京城來,蜀王的家產先借來充作軍費,用來整頓西南軍隊和衛所。你能辦到嗎?」

前面三件事徐應元毫不覺得為難,唯有最後這件事讓他感覺汗流浹背,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雖說替皇帝辦差,他原本不需要畏懼什麼,但對待宗藩卻是讓人棘手的任務。

自從昔日永樂皇帝奪取了侄子的帝位之後,每一任皇帝對於藩王的態度,就成了一種微妙的自相矛盾的方式了。

他們時刻警惕著這些藩王是否有什麼異想,又不願意背上刻薄對待宗藩的壞名聲。畢竟永樂皇帝起兵的理由之一,就是建文帝刻薄對待親藩。

而他們這些太監們同外廷的文官不同,雖然名義上也是皇帝的臣子,但實質上卻是皇帝的家奴。

這宗藩畢竟也是皇帝的親戚,只要他們沒有什麼謀反的事迹,一個太監去逼迫蜀王這樣名聲還算不錯的藩王,十之八九會被天下宗室群起而攻之。到時皇帝為了自己的名聲,把他丟出去堵塞眾人之口怎麼辦?

朱由檢遲遲聽不到徐應元的答覆,不由有些不耐煩了起來,「你對朕的命令可是有所不滿嗎?為何沉默不語?」

徐應元趕緊叩首說道:「臣不敢質疑陛下的命令,臣一定會勉力去做。不過這蜀王向來對朝廷恭敬有加,臣怕到時天下宗藩藉此攻擊陛下。臣一死毫不足息,但要是污了陛下的名譽,臣豈不成了千古罪人。」

朱由檢有些啼笑皆非,他對徐應元為自己開脫的話搖了搖頭說道:「朕讓你把蜀王弄上京城來,又沒說要治他的罪,你有什麼可擔憂的。只要你把他帶回京城,剩下的事朕自有主張,你究竟能不能做到?」

徐應元終於不敢推脫,戰戰兢兢的接受了崇禎的指令。朱由檢看著徐應元出門之後,才轉頭對著王承恩問道:「朕的那位祖母和王叔有答覆了嗎?」

王承恩頓時躬身說道:「回陛下,鄭太妃已經接受了陛下的條件。不過她提出一個要求,就是陛下要明詔召回福王入京侍奉母親,不能用中旨。」

朱由檢哂笑了下說道:「皇祖鄭貴妃還真夠小心謹慎的,唯恐被朕忽悠了去。福王叔父的上表什麼時候會到?」

「回陛下,一來一去大約要10多天。」

朱由檢想了想,便問道:「朕記得,再有10天就是恩科開考了,本次主考官是那兩位?」

「回陛下,禮部侍郎楊景辰、曾楚卿二人為本次會試的總裁官。」

「派個人去貢院通知他們,本次會試出一道關於孝道的題目。然後讓大明時報這些天多刊登一些,關於古人盡孝的故事。等到福王叔父的表章入京之後,審核一遍就全文刊登出去…」

豐城侯傳達了皇帝的回復之後,貴族院內安靜了片刻,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

襄城伯有些疑惑的詢問道:「這5000元限額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買1000元,也送5000元面額的股票不成?」

豐城侯頓時轉頭看向了邊上的徐應元,徐應元立刻懶洋洋的回答道:「意思是,5000元以下,你買1000元股票,可以拿2000元的股票,兩年之後陛下用2200元向你購買回來…」

聽完了徐應元的解說,泰寧侯頗為不樂意的說道:「現在商人放債一年,利息也要在六成以上。借給陛下兩年,才給一成利息嗎?」

其他勛貴頓時紛紛附和了泰寧侯,徐應元撇了一眼泰寧侯和眾位勛貴之後,才慢悠悠的說道:「這次認購,純屬自願。不願意購買的,陛下絕不勉強。」

徐應元的說明,頓時把勛貴們的起鬨聲給憋了回去。拿出5000元兩年之後變成1萬1千元,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大多數人在這次股票風波中的損失都拿回來了。

他們只是算了算賬,就小聲抱怨著認購了自己的份額。原本對於皇帝的強烈不滿情緒,頓時消滅了大半。勛貴們最終以17萬元,認購了34萬元的紡織工廠的股本。

不過宮內的資產管理委員會同四海商行顯然不願意吃虧,同樣選擇了虛增股本,實際投資50萬元的棉紡廠,最後變成了100萬元股本的北京棉紡一廠。 墳墓之地,竈臺之旁,多藏有餓鬼,見食而搶;其家人蒸饅,一籠火上烘,蒸熟揭鍋,即見饅頭自萎,逐漸皺縮;如碗大者,頃刻變小如胡桃,食之,味如麪筋,精華盡去,不解其故;乃不知餓鬼所搶食,在饅上用硃筆點之,便可勝鬼抓饅頭也;此名曰:鬼饅頭。——摘自《無字天書》通陰八卷。

……

老北京有句俗話:寧失一手,不丟一眼。

冷血壞總裁 講的就是賊偷的門道兒,失手被抓不丟(輩)分兒,若果是看走了眼兒,傳出去可就失了面子。可見看人識面的眼力比盜物的手法更重要,所以‘眼尖手快’這詞兒,眼尖排在首位。

敢情白世寶身上這點東西,早被那人看的‘通透’,打了一個照面兒,順手就將那張字條從白世寶懷中拈了去,能有這麼一手‘沾衣順物’的功夫,這人不是燕子飛,還能是誰?

“你怎麼會有這張字條?”

燕子飛用兩根手指夾着那張字條,在白世寶面前一抖,像是變了個戲法似的,忽地憑空消失了。

白世寶拱手說道:“在下白世寶,受一女鬼的委託前來尋你相助。”

燕子飛一愣,問道:“女鬼?”

“這女鬼姓曲名娥,是這天寧鎮的人,一年前遭人凌辱,懸樑自盡,死後怨氣吞喉不散,三魂無歸,化成厲鬼躲在夜菩寺中尋人相助……”

燕子飛聽得詫異,連連嘆道:“難怪她家中早已人去人空!”

燕子飛眼睛向四周瞧了瞧,伸手向白世寶一請,說道:“這位兄弟,借一步說話……”

白世寶跟在燕子飛的身後走到廟中。

這座關帝廟只有一個正殿,兩側便是庫房和看廟人的寢屋,如今都被上了鎖,空無一人,顯得冷冷清清。殿堂正中供奉着一尊武公法像,高有八尺,塑工古樣,看來年代久遠;法像腳下凌雲扶託,身旁祥雲縈繞,面露猙獰,單手結印,另手持有純青關公刀,威嚴聳立。

白世寶見燕子飛在這廟中好似主人一樣,來去自如,心中暗道奇怪。

“百姓聽說南山道觀有位‘真神’,便不再這裏拜‘武神’了……”燕子飛抄起一個蒲團,遞給白世寶。

白世寶接過後,墊在屁股下面,二人席地而坐。

燕子飛開門見山,問道:“兄弟未說,那曲娥姑娘被何人所害?”

白世寶回道:“就是南山道觀中的那位‘真神’!”

燕子飛一愣,說道:“兄弟有所不知,這位張瞎子並非是個真神,而是個假道士……”

白世寶點了點頭。

燕子飛咬着牙,攥了攥拳頭,兇狠道:“這個老豬狗,竟然殘害我恩人,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白世寶說道:“如今那曲娥有仇難報,有怨難訴,躲在夜菩寺裏見不得光,我將這事攬在身上,已經想了個法子幫她報仇……”

“什麼法子?”

白世寶湊了湊身,在那燕子飛耳邊低語了一番,燕子飛點頭會意。

冷梟的特工辣妻 白世寶又補充道:“只是這個法子需要用錢來當誘餌兒,和曲娥商議後,這纔到這關帝廟來尋你!”

「那好,接下來,我會給你們一些建村令和一份計劃,你們去青州發育吧。」林牧囑咐道。

Previous article

這一次,他準備不帶任何人去,冰魄是天地靈物,現在消息被放出去了,肯定會有無數的人去爭奪,帶人去只能讓他更加擔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