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霧非常的神奇,能夠迷失人的方向,包括我們狼族的嗅覺,以及你們修真者的神念也沒用。

只要等到那段特定的時間,那些奇怪的霧散去,修鍊者們才能夠進去,基教的人也是知道這點,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趕過來。

我會提前到來,是因為元首吩咐,要求尋找其他的勢力合作,共同對付基教,只是想到……」

說到這裡,馮德沒有繼續往下說,但言外之意自是不言而喻

葉天一笑,說道:「北面琵琶湖的島上嗎?」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沒錯,這次我真的沒有騙你,你該履行諾言,饒我一命了吧?」

馮德目光緊張的看著葉天,無比的擔心葉天會說話不算話,眼下他可真是刀俎上的魚肉,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葉天點頭道:「行,既然你說出了神之啟示錄的具體出事地點,那我這人言而有信,不會殺你!」

聽了這話,馮德鬆了口氣,也不敢久留,生怕等下葉天找其他借口要殺他。

當下,他小心說道:「那我現在能離開了嗎?」

雖然馮德在剛才和葉天交手時,脖子被自己的大招弄斷了,但他哪是生命力強大的狼族,只要體內的能量還沒用盡,像這種傷勢隨時都可以恢復。

只是暫時續接住脖子間的骨骼,雖然能讓自己恢復行走能力,但是沒辦法繼續戰鬥了。

所以如果沒有得到葉天的認可,馮德可不敢隨隨便便地接好頸椎,以免讓葉天誤會了,直接出手殺了自己,那豈不是冤枉死了。

其實不僅是馮德這種黑暗生物,對於大部分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修鍊者來說,身上的骨骼斷裂重接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要給點時間,就能夠重新接好,恢復如初了。

真正讓修鍊者頭疼的從來不是戰鬥留下的身體傷勢,而是以敵人交手的時候,敵人的能量或者法術所留下的隱患。

像馮德這種靠身體吃飯的黑暗生物,,恢復能力自然更強了,可以說只要頭沒有碎掉,只要有足夠的能量,甚至能夠恢復沒有的身體。

像這種斷了頸椎的傷勢,就能運用體內的能量不斷修補,然後將脖子重新接好,使自己繼續活蹦亂跳、完好無損。

當然,這是需要時間的,保守估計也要一個星期的時間。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葉天一樣,擁有直接從系統內換各種逆天丹藥的金手指。

葉天搖頭笑道:「小狗,你可能誤會了,我雖然說過不殺你,可並沒說會放你走哦!

我還是那句話,這幾天你都要在我旁邊待著,直到神之啟示錄出世,帶我過去確認地點。」

聽到這話,馮德臉色無比難看,可也不敢說些什麼。

因為眼下這個情況,他根本沒有資格討價還價,完全是只待宰的羔羊了,所以為了活命,他只能低下高傲的頭顱。

當下,他問道:「葉先生,我可以保證之前跟你說的絕對沒有任何虛假,甚至可以用我的狼神始祖發誓!

也許你不知道,用我們狼神始祖發誓,是我們狼族最嚴重的誓言,一旦違背,我們的力量將會反噬。

因為我們的力量來自於始祖的血脈!所以我說的都是真的,不知道你讓我留在你身邊做什麼?真的是讓我當……」

當狗嗎?

到了後來,馮德自然是說不出口,因為這話實在是太有損他們狼族的尊嚴了。

葉天接過話茬,笑道:「放心,還不至於到那個地步!我倒是想讓你跟隨我,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點到為止,葉天並不想說太多,就看馮德能不能自己領悟。

若是他領悟了,葉天就會收下他。

對於馮德而言,跟隨有著系統在身的葉天,絕對是一場大機緣大造化。

葉天之所以要收下馮德,是因為這天地大變便在眼前,而葉天手下人的實力普遍跟不上他提升的速度。

到時候直到了龍脈解封,修羅重新入侵,那些手下人能提供的幫助也是有限。

而馮德不同,雖然不算是頂尖戰力,但也有相當於鍊氣八層的實力,自己在通過系統幫他提升實力,穩穩的能夠頂在前面當肉盾,畢竟這狼族本來便是近戰的修鍊者。

在葉天的評估中,就算修羅再次入侵,第一波也絕對不可能有超過築基,倒不是修羅沒有這麼強的存在,而是地球的能量富裕程度不足,無法支撐築基以上的存在活動。

這是之前尋問女道情況后,得知的一個信息,既然眼下的天地環境,會限制築基期強者們現世,使得他們不得不躲進洞天福地或者空間法寶,那沒道理金丹期的會不受影響了。

畢竟能量守恆定律,能量越密集的物體,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大。

地球雖然已經開始恢復天地靈氣等能量,一年的時間最多恢復到能讓築基期的強者活動,絕對不可能恢復到讓金丹活動的程度。

否則真這樣,地球便要完了。

進一步壯大自己手下的力量,自然是應對接下來大世的要緊之事,所以葉天才會有收服馮德的想法。

甚至可以,葉天還打算借著馮德,收服一整個狼族,從而為之後對抗修羅入侵提升力量。

葉天之所以會做這些,從沒有打算去依靠那些修真者,特別是那些擁有的洞天福地的頂尖門派合作,共同對抗接下來必定會發生的修羅入侵。

畢竟這些頂級的修真門派,因為擁有的洞天福地,所很多門派是有著築基期的強大存在的。

只是因為天地的環境受限,以至於這些築基期的強者沒有辦法降臨,只能縮在那洞天福地里。

許你情深不晚 所以如果能夠和這些頂尖的修真門派合作,那麼在接下來對抗修羅入侵的時候,自然是大大的有利了。 畢竟,天地能量恢復的速度並不可能太快,所以到時候入侵的修羅一族也不可能太強的。

可葉天不是想不到這點,而是因為他隱隱之間有一種猜測,那就是修羅入侵一事並不簡單。

否則其他勢力沒有關於修羅入侵記載,那麼作為封印之地的看守者,拜火教為什麼也會失去相關的信息。

而且當年真教寢室的時候,魯迅雷之火迅速的擊潰了拜火教,這背後雖然可能有修羅作祟,可為什麼當時那些頂尖的修真門派卻無一所動?

哪怕有所謂修羅王族混進修真門派,從而誤導消息,使其所在門派不能及時馳援,但明顯修羅王族不可能混進所有的修真門派。

那其他的頂尖修真門派呢?

也就是因為這個顧慮,葉天並沒有去找那些修真門派,甚至在帝龍閣出手對付他的時候,也沒有提出這件事情。

如今,他打算先自行發展屬於自己的勢力,到時候再根據情況做出選擇。

眼下,馮德自然是最佳的目標了。

至於如何讓馮德忠心耿耿,葉天並不用太擔心,相信系統會有辦法的。

這時候,馮德猶豫的看著葉天,心中羞惱不已,可以沒有第一時間拒絕,而是暗自想道:「這小子他要我跟隨他?

簡直是可惡,我身為狼族元帥,自然有我的尊嚴,怎麼可以跟隨他,在他左右伺候呢?那我還要尊嚴嗎?

可這人的實力這麼強,之前元首雖然從沉睡中醒來,但也說過像他們這樣的存在,還沒有辦法自如的活動。」

所以眼下也就只有大元帥一級的修鍊者,會參加這次的神之啟示錄爭奪,這人雖然只有練氣八層。

卻有手段瞞過鍊氣九層的鬼殤婆婆,實力又這麼強,說不定真有搶到神之啟示錄的幾率……」

想到這裡,馮德停了一下,目光露出思慮之色,他知道就算狼族搶到了神之啟示錄,如果沒有數量的限制,那倒還好說,他日後實力達到了,自然能夠有份。

可萬一這成神的方法有數量限制,那根本沒有他的份了。

他在狼族當中,一向特立獨行,所以沒有投靠其他的大元帥,否則也不會被派過來當先頭兵了。

畢竟狼族元首加上三大大元帥,以及他們手下的嫡系,直接瓜分,哪還有可能剩給馮德的。

可反過來如果成為葉天的僕從,說不定葉天得到了神之啟示錄,會把成神的方法告訴他。

只要知道成神的方法,到時候成了神之後,馮德自然有自信有能力擺脫葉天的控制。

兩相對比之下,馮德決定就暫時屈辱自己,先伺候葉天幾天,畢竟給葉天當僕從,還有幾率成神。

而且馮德也沒有太好的選擇,眼下他不答應的話,葉天也會用強制的手段將他留下,等到神之啟示錄出世的時候。

在這過程中,如果狼族的大元帥帶隊過來,沒有找到他,自然會降罪在他身上。

加之雖然知道葉天是怎麼做的,將他那條項鏈收走,讓他一點點感應也沒用。

但無疑,馮德知道自己如今已經失去了最強的手段,這樣就算搶到了神之啟示錄,哪怕沒有數量限制,也不可能有自己的份了。

反過來,暫時跟隨著葉天,如果葉天真的搶到神之啟示錄,只要數量不是限制得只有一份的情況下,那應該會自己的份了。

如此對比的話,馮德略微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可以追隨你,但希望你不要讓我做很屈辱的事情,否則我必會反抗!」

「很好,你把握住了這個機會,可以說是你的造化!」葉天滿意的點頭,淡淡的說道:「至於屈辱你,從你追隨我開始,自然不會發生,當然,前提是你要好好做事,不要有任何其他想法,明白?」

「好,我會的。」 靈泉田蜜蜜:山裏漢寵妻日常 馮德應道。

只是他雖然表面上答應了,可心中自然沒有那麼想,完全只是打算暫時應付著。

如果有機會逃掉的話,他當然不可能會留下!就算逃不掉,也會就盡想辦法,得到那個成神的方法,以此擺脫葉天

葉天自然看穿馮德的心思,但也明白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讓這個馮德獻上忠誠。

那種虎軀一震,各方高手納頭便拜,哭著喊著要當仆為奴的yy小說情節,現實是不可能出現的。

這時候,林浩直接抬手,打了道真元在馮德身上,同時劍意轉動,一縷劍意種子隨之附著其上。

馮德一怔,只感覺到了真元,並沒有感覺到那劍意種子,頓時疑惑道:「你剛才做了什麼?」

葉天輕笑道:「自然用了手段,以此制約你了,否則光靠嘴說,可保證不了你會按照我命令行事。

想來剛才你也感受到了,我打出了真人吧,其實在真元之中還蘊含著另一種力量,你可以感應一下,但能不能感應到?」

馮德一愣,下意識的感應一下,可卻只感應到葉天打了他體內的真元,並沒有感受到其他的東西,心中頓時又驚又懼,不知道葉天所說的是否為真。

見馮德臉上現出的神情,葉天繼續淡然笑道:「你也應該知道我們華國修真者,有很多控制人的手段吧?

我剛剛給你下的真元中,你感受不到的力量就是一種控制人的手段,可以隨時隨地知道你在什麼地方,知道你在做什麼。

同時,如果你做出了什麼讓我不滿的事情,只要我一念轉動,直接就能夠將你的腦子炸掉,明白?」

其實,葉天並只是純粹的欺騙馮德,他用出了那道劍意種子,並非純粹,只能用來跟蹤人,也有引爆之後,摧毀他人精神甚至是腦子的能力。

只是葉天如今劍意的強度,最多也就是對普通人有效,向馮德這種相當於鍊氣八層的修鍊者,引爆的劍意種子最多只是讓他一個失神。

可馮德不知道,畢竟葉天實力擺在那,又說得那麼風輕雲淡,沒有任何嚇唬人的語氣,讓馮德不敢不信。 果然,聽到葉天這話,馮德臉色大變,又一次感受了一下挺累的情況,可除了之前一天打入體內的真元,確實沒有感應到其他的異常。

這讓馮德不禁惴惴不安起來,心道這個葉天果然不會完全信任他,只是這種手段真的能做到他所說的那樣厲害嗎?

馮德雖然不太相信,但身為修鍊者當中的金字塔塔尖存在的強者,他對修真者也是非常了解的。

知道修真者的手段非常多,在整個世界的修鍊者當中,以全面且詭異著稱。

可以說除了那些特殊的血脈修鍊者,以及像狼族、血族這種純粹的異類生物,世界上任何修鍊者的手段,在修真者當中都有相類似,甚至是更強的手段。

而其他修鍊者所沒有的,修真者還有,特別是像丹藥、陣法之類的,更是修真者的獨門手段了。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去找鬼殤婆婆,打算和他們太上忘情聯手。

這裡面除了有太上忘情宗有著地利的優勢,以及強大的實力之外,同樣也是看重身為修真正道的太上忘情宗手段的強大之處了。

像鬼殤婆婆,便有讓人在瞬間喪失七情六慾,淪為一個木頭人一般的手段,這種手段對修鍊者同樣有效。

試想正打著,突然一方突然失去了七情六慾,連最基本的戰鬥慾望也沒有,那麼結果自然不言而喻了。

這葉天哪怕境界不如鬼殤婆婆,但他之前能在鬼殤婆婆面前不露氣息,自然也是擁有特殊手段了。

如果是其他手段,倒可以試上一試,看看是真是假。

可這種直接定生死的,馮德哪怕還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相信,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試試真假。

當下,他只能硬著頭皮,說道:「主人威能濤天,我絕對服從,不敢有二心。」

葉天點點頭:「不用叫我主人,直接稱呼我為葉先生!現在我要你用我的名義,把神之啟示錄的詳細出世地點散播出去,讓所有頂尖勢力盡知!因為是用我的名義,所以狼族也不會拿你怎麼樣,這點你應該不用擔心了!」

幽暗主宰 「什麼?葉先生,你……你沒搞錯吧?」

馮德一怔,只覺得葉天是在開玩笑,雖然如今無數的大勢力都知道神之啟示錄出世,但確切知道地點的卻不多。

目前為止,為就狼族和基教,雖然不排除有其他的勢力也知道,但這些明顯不可能透露出去,大家都想要悶聲發大財的。

可以說在爭奪神之啟示錄上,知道神之啟示錄確切的出世地點,完全等同於擁有巨大的自由度。

在其他大勢力還在為確切地點著急不已的時候,己方完全能夠心平氣和進行集合,為爭奪神之啟示錄做好萬全的準備。

如果像狼族這樣沒有信心,也可以利用這個消息,與其他強大勢力聯盟,共同爭奪神之啟示錄。

可以說,提前知道神之啟示錄確切出世地點,完全是一個巨人利好,哪個藏著掩著,怎麼可能會撒播出去,不是嫌自己的對手不夠多嗎?

所以馮德聽到葉天這話的時候,第一反應便是葉天不是在開玩笑,就是他腦子有病了。

可明顯,葉天的神情並不是在開玩笑,那就只能是有病了。

那可是能夠讓人成為半神,就算是修真者也能夠進入築基的神之啟示錄啊!

要不然之前馮德找上鬼殤婆婆后,她就不會心動了,表示要考慮一番了。

要知道對於修真門派,成為築基期的方法並不難,否則那些頂尖的修真門派就不可能有築基期存在了。

可真正難的,其實是天地靈氣的富裕程度。

要知道太上忘情宗雖然是強大正道門派,但並沒有洞天福地,算不上真正的頂尖修真門派。

能在頂尖的修真門派戰鬥,一時之利,全是因為太上忘情修鍊宗的功法神奇,初期對於天地靈氣並沒要求,而且修鍊的速度還堪比魔修。

可系統提過,地球上的太上忘情宗走的寄於情之路,雖然前期的修鍊速度極快,但當前都斬盡了,便只能靠天地靈氣了。

而想進入築基,沒有足夠濃郁的天地靈氣,就算擁有方法也不可能做到。

鬼殤婆婆那個神之啟示錄,之所以會心動,並是考慮到神之啟示錄上的方法,也許另闢蹊徑,甚至擁有類似於靈藥的能力。

可以說,太上忘情宗多會心動,其他的修鍊者更不用說了,得知消息的人都會傳播出去的?

可惜,馮德完全不知道葉天的想法,他對這所謂的神之啟示錄根本不感興趣。

但要給,也得好好壓壓這死禿驢的威風。

Previous article

一連沿著河邊走了十幾公里,都沒有發現傑尼龜的影子,倒是能夠看到幾隻比較稀有的水系精靈,可是擁有呆呆獸的青木,對於這些資質一般的水系精靈倒是提不起太大興趣,也沒有必要浪費資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