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漢子一驚,卻也沒有辦法,只得瘸著腿走出來。

「瘸子?」

「回大人,是的!」

唐玉死死的盯著那人的眼睛,可是那漢子的眼睛卻是躲躲閃閃的,很是可疑。

「逃難之前,是幹什麼的啊?」

「回大人,小人賣點小東西,是走街串巷的小本買賣。」

「哦,結婚了沒啊?有孩子嗎?」

「有,一個媳婦,兩個兒子,不過都失散了!」

「腿瘸了幾年了啊?」

「五六年了吧!」

「瘸腿的那天是上午還是下午啊?天氣如何?」

「回大人,那天是,是上午,天氣是個陰天……」

「你說謊!」唐玉厲聲道。

「你分明就是逃兵!依南武律令,逃兵者,打入奴籍!」

那男人突然就跪在了地上,「大人,我錯了,可我也是沒有辦法的啊!我們隊長,中隊長都跑了。我也是跟著跑的!」

「大人饒命啊!」

面對男子團的動作,唐玉就知道自己的判斷是對的。

小新在一邊看的驚奇,走過來詢問道:「老師,你是如何發現他有問題的。」

「全隊伍都是些老弱病殘的,偏偏他一個大男人躲在車后,本來就不正常。」

「開始我故意問題關於平時生活的事情,突然問道他瘸腿的那天。要是一般人,身體是後天殘疾的,必然記憶深刻。而他卻回答的結結巴巴!」

「而且,他肌肉結實健壯,尋常街頭做生意的小販,哪裡會有這麼強壯的身體。」

「老師高明啊!」小新有些崇敬的看著唐玉。

可就在此時,隊伍後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聲音很細,是女人的一聲尖叫。

「啊!」

唐玉眉毛一挑,「小新,你詳細的讓他交代交代。我去前面看看。」

唐玉走到隊伍的後面,發現了一個瘦弱而且有些黝黑的女人正跟一個兵爭執著。

顯然那一聲尖叫,就是從她的嘴裡發出來的。

「怎麼了!大呼小叫的!」

唐玉一來,就皺起了眉頭,嚴肅而嚴厲的質問道。

可能是唐玉看起來善良一些,也有可能是唐玉看起來正義一些。

那女人直接就躲在了唐玉身後,「大人,他剛剛要非禮我!」

唐玉轉頭問向那個炙魂成員道:「怎麼回事!」 這個人開始解釋。

「大人,是這樣的,我剛剛檢查到這裡,發現她眼神鬼鬼祟祟的。而且身上像是藏著什麼東西一樣,死活捂著!」

「我實在是擔心她身上藏著什麼違禁的東西,所以才搜身的!」

「請大人明察!」

唐玉冷冽的目光掃過他的臉上。

「我記得你,你叫喜子。你跟小新他們一起到的炙魂,算是個新人!」

「大人記性真的是好!」喜子笑著回應著,有一絲奇怪。

唐玉轉頭問那個女人。

「剛剛發生了什麼,具體的說。」

「他剛剛先是搜完了前面那個人,本來就是隨便搜搜的!可是到了我這裡,他手放在我身上,半天不走!還摸我的胸!」

一枝紅杏妃出牆 說到這裡,那個黑女人有點害羞,可是再這樣黝黑的臉蛋上,似乎並不明顯。

「你確定?污衊帝國的軍人,可是不小的罪名!」

「大人,小女子以我的清白貞操起誓!我剛剛所說,絕無半點謊話,若有一個字不實,天打雷劈!」

那黝黑的女人說話決絕,絲毫不像是說謊騙人的。

反觀那喜子,臉上有種老兵油子的訕笑,隱約透露著一股猥瑣的氣息。

「看起來真相就是無辜非禮了。可證據是什麼呢!」

唐玉暗暗的想著,嘴上卻沒有說一句話。

「小新,過來!」唐玉忽然計上心來,招呼小新過來。

「小新,我有一招能夠測試人是否說謊的招數,你想不想學!」

「想!」

「好,你平時最怕什麼?」

「蛇!」

「來說一句謊話!隨便說什麼都行!」唐玉暗中,已經把異詭之靈的容器拿在了手裡。

並且裝模作樣的運起靈氣,再小新面前晃動雙手。

「今天早上的飯,真的好吃!」

就在這一刻,異詭之靈的容器啟動了。

一股神奇的力量,悄然無聲的潛伏進了小新的大腦之中。

「小新,你看到了什麼!這是什麼!」

唐玉用手作蛇裝,朝著小新面前伸了過去。

動作非常慢,可小新卻像是受到了驚嚇似得,啊的大叫了一聲不說。直接就一把將唐玉的手打開!

「蛇!蛇!」

小新驚恐的叫了起來。

隨後唐玉按住小新的肩膀,一股靈氣灌入,隨後扯開了異詭之靈容器的力量。小新這才慢慢緩了過來,神情變得正常了起來。

「老師,剛剛那是什麼!?」

「我偷偷告訴你!」唐玉再小新耳邊低語一番。

小新非常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真的!?」

唐玉神秘的點點頭。

「好,喜子,我相信你的清白,一定是這個女人故意污衊我炙魂人的清白!想要藉機索取好處!」

「大人,我真的是清白的啊!大人!」

「倘若小女子憑空受此侮辱,小女子唯有一死!」那黝黑的女人看著冷漠無情的唐玉,一頭就朝著大樹撞了過去。

重生之仇鳥 可卻被小新一把攔下,小新將她雙手絞在背後,立馬控制了起來。

唐玉轉身,朝著喜子眨了眨眼睛,隨後道。

「剛剛小新說謊,就看到了自己最害怕的東西。」

「那麼我來問你,你剛剛有沒有故意非禮這個女人呢!喜子!」唐玉裝模作樣的,運氣淡黃色的靈氣再喜子面前晃悠了一番。

「沒,我剛剛絕對只是正常的搜查!」喜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可是剛剛說完,異詭之靈容器的力量,已經侵入了喜子的大腦。

忽然間,喜子感覺到面前景色一變,眼前的唐玉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邱曉池!你別過來!饒了我!求求你放過我!」

喜子直接跪下求饒,不斷著磕著頭。

在喜子的世界里,他正在面對著一個大仇人,而且是他怕極了的大仇人,甚至做夢夢到都會嚇醒來。

可在唐玉幾人眼裡,他分明就是再對著一團空氣故作動作。

「喜子哥,剛剛說沒有非禮。居然看到了害怕的東西,那就是說明,他說了假話!」

小新一語中的。

「沒錯,那麼真相就是喜子剛剛的確非禮了這位姑娘!」

唐玉到這裡,收了異詭之靈容器。

喜子才從眼前的恍惚中醒來。

暈暈乎乎的看著面前的東西。

「喜子,你剛剛可是看到了最害怕的事情!」

唐玉聲音嚴肅了不少,慢慢的問道。

喜子像是突然驚醒一樣,「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情!」

慌亂之間,喜子從地上站起來,可是看著小新、唐玉以及那個女人的眼神。

喜子有些慌亂。

「不可能的,世界上哪有那種妖法。我不信你能夠看穿我說話的真偽!我不信!」

喜子搖著頭,向後退著。

「證據確鑿!還敢抵賴!」

唐玉聲音雖然少了一絲威嚴,可是氣勢還是足的。加上剛剛被嚇壞的喜子本來就屬於比較脆弱的狀態。

這一聲吼,居然把喜子嚇得直接坐在了地上。顫顫巍巍的看著唐玉,一句話也說不出。

「小新,你過去問問尤將軍,看看在此危機之時候,無辜非禮百姓應該如何處之。」

小新得令,立馬朝著尤鐮跑了過去。

小新將唐玉的話跟尤鐮重複了一遍。

尤鐮眼睛一咪,「犯事的是新成員還是老成員!」

小新心裡一緊,暗道,「尤將軍問的這麼直接,看來是要區別對待了!」

「新成員,或者說,還不是炙魂的正式人員!」小新回道。

可是小新剛剛一說出口,看著眼前這個冷酷的女人,小新的心裡突然閃過一絲對於喜子的凄涼。似乎他已經預料到了喜子的結局是無比凄涼的。

重生軍嫂是神醫 「一隻手非禮就砍一隻手,兩隻手非禮就砍兩隻手!」

尤鐮丟下一個冷酷的答案。

「是!可是萬一誤會了呢?」小新有些替喜子擔心的問道。

「砍了再說。」

尤鐮輕描淡寫的說著,似乎砍手對於她來說,像是吃豬手那麼輕鬆。

小新沉重的回到唐玉跟前,對於唐玉,他可不敢欺瞞。尤其是唐玉剛剛展現了一手,能夠判定人說謊話還是實話的本事。

「尤將軍說,一隻手非禮砍一隻手,兩隻手都非禮,就砍兩隻手。」

唐玉心裡一震,可是臉上還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

「那麼這位姑娘,他剛剛是一隻手動你,還是兩隻手動你!」

唐玉的話里平靜,可是話裡面的意思,顯然是要堅決執行尤鐮的命令啊! 「回大人,他剛剛就用這邊這隻手……」那膚色黝黑的姑娘,呼吸急促,看得出來,很是緊張。

「好!」

「喜子,炙魂的規矩,你知道嗎?」

喜子惶恐的捂住雙手,「大人,你別開玩笑了!」

唐玉不答話,朝前踏出一步。

這一步,可將喜子嚇了一大跳。

喜子轉頭就開始往後踉蹌的跑。

可唐玉什麼速度,身形一閃,喜子就像是小雞一樣的被抓在了手裡。

「尤將軍令!斬右手!」

唐玉面容儘是冷酷,無情的像是來自地府的勾魂手。

此時,醉醺醺的那人,突然坐起身來,含糊的說道。

Previous article

看到喬拉丹手中的那枚五龍丹,天殘真人明白了過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