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沒有等楊一善笑完,突然間,慕容蘭蘭舉起右腳,一腳就踩在他左腳的腳板上。

楊一善痛得“哎喲!”一聲大叫,接着,身不由己的鬆開了慕容蘭蘭。

“哼!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本小姐?”慕容蘭蘭跳開幾步後,叉着小美腰,得意的看着楊一善。


“哥要吃了你!”楊一善舉起左腳,輕輕的揉了揉,然後,張牙舞爪的撲向慕容蘭蘭。

“本小姐不怕喜羊羊,本小姐要嫁,就嫁灰太狼!”慕容蘭蘭狡黠一笑,閃身避開楊一善的突然襲擊,然後,朝着他做了一個鬼臉,接着,轉身就跑。

“你別跑,哥鐵定吃了你。”楊一善見慕容蘭蘭居然可以避開他的突然襲擊,不禁愣住了,直到慕容蘭蘭跑開了,他才醒悟過來。

“有種你就追本小姐!”慕容蘭蘭回眸一笑,轉身繼續狂跑。

這對歡喜冤家,就這樣在二樓的走廊中,你追我趕、打打鬧鬧,簡直羨煞旁人! 楊一善身懷古武,要追上慕容蘭蘭還不簡單,看準目標,突然襲擊,絕對可以手到擒來!

不過,他不想這樣做。至於爲什麼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爲楊一善還是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

雖然他已經十九歲,很快就二十歲了,但是,遇到天真爛漫的慕容蘭蘭,楊一善似乎回到了童年,於是,情不自禁的和慕容蘭蘭打鬧起來。

已經很久,楊一善沒有試過玩得這麼盡興了,現在,難得有這個機會,他又怎麼會錯過呢?

彼此在二樓走廊中你追我趕,打鬧了一會,慕容蘭蘭已經累得直喘氣,就連衣褲也被香汗沾溼。

“呼!呼……楊一善,我們先歇一會再繼續,好不好?”慕容蘭蘭倚着走廊的石柱,慢慢的蹲了下來,“本小姐快累死了。”

慕容蘭蘭只不過是一個弱女子,儘管學過幾年的跆拳道,體力方面,還是遠遠不及身懷古武的楊一善。

所以,第一個先趴下的,必定是她。

相比之下,楊一善兜兜轉轉,轉了好幾十個圈子,不但沒有感到疲倦,而且,越轉越精神!

“嗨,嗨!我的慕容大小姐,哥終於追到你了。”楊一善飛身撲向快要蹲下的慕容蘭蘭,撲到後,伸手一拉,將快要倒下的慕容蘭蘭,迅速拉到懷裏。

美女入懷,楊一善立刻感到一陣軟綿綿的舒服感覺,傳遍全身。

“就知道乘人之危。”慕容蘭蘭臉色蒼白,急促的喘着大氣,“有種,有種,你,你,你,你就放手,讓,讓,讓,讓本小姐喘過氣,再,再,再,再和你玩過。”

“不放!”楊一善極爲霸道的抱緊慕容蘭蘭,玩味的笑道:“服了沒有?”


慕容蘭蘭被抱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纔從牙縫中迸出三個鏗鏘有力的字,“服你妹!”

“死撐!”

“撐你妹!”慕容蘭蘭嬌嗔一聲,“還不快放手?本小姐快喘不過氣來了。”

“嘿嘿!不怕,不怕!哥是良醫,哥懂人工呼吸!”楊一善壞壞的笑道。

“人工呼吸你個大頭鬼啊!”慕容蘭蘭氣得實在不行,“再不放手,本小姐以後就不理你了。”

專屬偏愛:冷少情定寶貝妻 手,哥是堅決不會放的了,這麼艱難才追到你,你說,哥能夠這麼輕易就放手嗎?咱倆要牽手一輩子,哈!”

“不要臉!”慕容蘭蘭羞得簡直無地自容!

“喲!哥怎麼不要臉了?我的慕容大小姐,你剛纔不是口口聲聲叫哥來追你嗎?”楊一善對於慕容蘭蘭那番“有種你就追本小姐”的話,至今,依然念念不忘。


“本小姐有點暈……”慕容蘭蘭說得這裏,竟然一頭埋在楊一善的肩膀上。

“你就別裝了。”楊一善根本就不將慕容蘭蘭的話放在心上,“喂,別裝了,起來啊!豬啊!有人上樓了,還裝?”

楊一善輕輕的拍了慕容蘭蘭的後背幾下,可是,她一點反應也沒有,頭依然緊緊的埋在楊一善的肩膀上。

此時,但見樑秀娟扶着樓梯,拾級而上,正一步步的踏上二樓。

“喂,喂,喂,豬啊!秀娟快要上到來了,還裝?”楊一善又連續輕輕的拍了幾下慕容蘭蘭的後背。

慕容蘭蘭就好像睡熟的豬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

楊一善雙手扶着慕容蘭蘭的肩膀,輕輕的將她推離懷抱,然後,定眼一看,不禁嚇了一跳。

此時,慕容蘭蘭的臉,白得如同一片白紙,毫無血色;額角,還滲出了絲絲的冷汗;而紅脣,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竟然變成了白脣?

楊一善慌得連忙用手按了按慕容蘭蘭的額頭,感覺觸手之處,冷冰冰的。

下意識,他迅速的拿起慕容蘭蘭的手,仔細的幫她把脈。

這一把,可將楊一善嚇了一跳,差點就要失聲驚叫起來。

此刻,慕容蘭蘭的脈搏跳動,軟弱無力、浮大中空、按之不實,這是失血虛脫所致的症狀,也就是虛脫症!

不就是剛在走廊跑了幾十圈,不至於失血吧?

楊一善在心裏暗暗的打了幾個問號,他真有點懷疑自己診斷錯誤,於是,又重新把脈辯證。

結果,還是和先前一樣,症狀一點都沒有變。

也就是說,慕容蘭蘭由於虛脫而暈倒。

至於失血,很有可能是慕容蘭蘭的大姨媽來了,經過剛纔的追逐運動,而導致大出血。

想明白後,楊一善立刻用左手扶穩慕容蘭蘭,然後,將右手輕輕的按在她心口的膻中穴上。

與此同時,催動內氣,將滾滾內力輸進慕容蘭蘭的身體裏。

不到片刻,慕容蘭蘭的臉,就漸漸的變得紅潤起來,繼而,慢慢的睜開朦朧的雙眼,迷惘的看着楊一善。

楊一善繼續輸送內力,半點也沒有打算鬆手的意思,不知不覺間,慕容蘭蘭變得越來越清醒。

很快,她就感覺到自己心口,被楊一善緊緊的按着。

шшш▪ttκǎ n▪c ○

“鬆手!快鬆手!”慕容蘭蘭羞得滿臉通紅,“你在幹嘛?”

“別說話!集中精神,哥在幫你治病。”正在關鍵時刻,楊一善不敢大意,繼續集中精神輸送內力給慕容蘭蘭。

慕容蘭蘭的心口,被楊一善緊緊的按着,既感到彆扭,又感到害羞。

要知道,心口可是女人的特殊部位,被人這樣按着,哪裏會沒有反應的?

不過,當楊一善的滾滾內力,如長江之水流入她的身體時,慕容蘭蘭即使有所反應,也只能夠逆來順受。

“你們,你們,你們在幹什麼?”樑秀娟走上二樓後,看到楊一善和慕容蘭蘭這個樣子後,嚇得驚呼起來。

“沒,沒,沒什麼?我在幫她治病。”楊一善立刻將內力收回,“秀娟,你怎麼來了?”

慶幸的是,現在的楊一善,功力已經可以做到收放自如,要不然,剛纔被樑秀娟這樣一嚇,肯定會嚇出事來。

“一善哥,早餐做好了。”樑秀娟看着楊一善和慕容蘭蘭,總感覺他們有點不對勁。

至於哪裏不對勁,她自己也不知道。總之,這種感覺怪怪的,就好像有一股醋味從心裏涌起,很不好受。

“行!我們馬上去吃!”楊一善看了看慕容蘭蘭,感覺她此刻精神多了,才終於放下心來。

“嗯!你們先下去吃,我回房間換套衣服,馬上就到。”慕容蘭蘭朝着樑秀娟點了點頭,然後,朝着自己的房間而去。

剛纔,慕容蘭蘭與楊一善在走廊中轉圈打打鬧鬧,衣服早已經溼透,她不得不回房換衣服。

而楊一善卻氣定神閒,十分精神,彷彿剛纔只是閒庭信步,半點汗水也沒有流過!

楊一善由於剛纔與慕容蘭蘭嬉戲,感覺有點餓了,也就老實不客氣,跟着樑秀娟下樓來到了大廳。

一陣香噴噴的奶酪、油條味,以及皮蛋瘦肉粥的香味撲鼻而來,楊一善禁不住吮了吮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好香!”楊一善坐下來後,老實不客氣的吃起來。

很快,慕容蘭蘭就已經換好衣褲,邁着輕盈的步履,如仙女一般,瞬間降臨到大廳。 這時,慕容蘭蘭身穿一套白色半透明緊身連衣裙,腳穿一雙粉紅色的休閒涼鞋。

這一身穿着打扮,完全將她那曲線美,勾勒得惟妙惟肖!既如天仙下凡,又如西施降臨。

透過那白色半透明的緊身上衣,隱約可見裏面令人神往的高聳區域,被紫色的罩衣,緊緊的籠罩着。

即便如此,也沒法掩蓋住,那半透明緊身上衣,所帶來的完美立體感!

這種立體感,給楊一善的第一感覺是,圓渾有料、美輪美奐!

從慕容蘭蘭下樓,到她步入大廳,楊一善一直如癡如醉的欣賞着,就連剛想送進嘴裏的油條,滑落到餐檯上,也全然不覺!

“喂!看夠沒有?”慕容蘭蘭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楊一善的額頭,並拉出椅子,毫不客氣的坐在他的旁邊。

“嗨,嗨!我的慕容大小姐,不見一會,如沐春風,精神不錯喔!”楊一善被拍醒後,無恥的笑了,“今天,你大姨媽來了,穿上了上窄下鬆的連衣裙,最合適不過了,哈!”

“你還說,還說?吃你的油條!”慕容蘭蘭美眸含嗔,尷尬異常,立刻拿起掉在餐檯上的油條,迅速的塞到楊一善的嘴裏。

慕容蘭蘭有一個怪病,就是大姨媽來的時候,經常會出現貧血眩暈的症狀,剛纔和楊一善在走廊中打打鬧鬧,出了一身冷汗,差點暈倒沒法醒來,好彩楊一善懂氣功療法,及時幫她輸送內力,纔不至於發生意外。

得到楊一善渾厚無比的內力相助,慕容蘭蘭就好像脫胎換骨一樣,渾身上下充滿着無窮無盡的力量,所以,顯得格外的精神!

鍼灸和氣功療法,是楊一善醫術的精髓,單憑這令人羨慕的古武和古醫,他就足可以縱橫大都市,傲視醫學界!

“咳咳!”楊一善差點被油條嗆着,連咳兩聲後,立刻將油條吐出,“我的慕容大小姐,想謀殺啊?”

“誰叫你亂說?”慕容蘭蘭冷哼道。

“好了,好了,一善哥,蘭妹妹,你們快些吃吧! 玩火小嫩妻:總裁,要不要 。”樑秀娟說完,轉身往外走。

“秀娟,不用去了,我來了。”歐文麗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大廳。

“呃!司徒嫣和司徒婷她們呢?”樑秀娟吃驚的問道。

“她們不吃了,要照顧她們的爺爺。慕容老先生、慕容伯伯和你爺爺沒有這麼早起來,管家說不用等他們了。”歐文麗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老實不客氣的拿起一條油條,放進嘴裏,津津有味的吃着。

“你們慢慢吃,我回去看看我爺爺。”樑秀娟說完,轉身走了。

吃過早餐後,由於歐文麗要回學校宿舍備課,所以,無法陪楊一善和慕容蘭蘭去文明村,找郭書記商量興辦醫院的事兒。

楊一善只好先開車送歐文麗回學校,然後,再和慕容蘭蘭去文明村。

車子剛轉到一個三叉路口,正準備往文明村方向駛去的時候,突然間,楊一善的手機響了。

沒辦法,楊一善只好停下車,接聽電話,“喂,誰啊?”

“是老孃!你這個臭無賴,怎麼老是明知故問,看一下來電顯示再問,行不?”電話那頭,傳來了一把女人的聲音。

“原來是你!找哥有事嗎?”楊一善根據聲音,聽出是上官冰蓮。

“鐵樹中毒了,馬上過來繁華鎮醫院,快!”說完,上官冰蓮直接掛了機。

“喂!喂!喂……”楊一善連續“喂!”了好幾聲,依然不見對方回答,只好作罷!

“喂,喂,喂,楊一善,你幹嘛?這條路都不是去文明村的,好不?”慕容蘭蘭見楊一善掛機後,匆匆忙忙的掉轉車頭,連忙拍着他的後背,嬌聲嗔道。

“暫時不去文明村了。”楊一善掉轉車頭後,立刻發動車子,往着繁華鎮醫院呼嘯而去。

“不是說好了去文明村找郭書記嗎?怎麼改變主意了?”慕容蘭蘭嘟起嘴巴,不悅的道。

“等一下再和你解釋!”楊一善專心致志的開着車。

“早知道本小姐來開車,哼!”慕容蘭蘭翹着雙手,嘟起嘴巴,生着悶氣。


「老夫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以為先前的『炎獸吞疆』就夠霸道的了,可是與下面的火焰比起來,差得實在太遠了。」停頓了片刻,臧戕接著道,「難怪『炎獸吞疆』可以進化到如此地步,竟是與這種逆天異元素有著直接的關係。」

Previous article

歐雲看見這些賊盜原本要好好教訓他們一番,聽到那王虎的碎言,他心裏也變得波瀾起伏,心思道:“原來真廷投奔這些人只是爲了一口飯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