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會主動給一個女人開門!

只是他們又偏偏知道嬈嬈的身份,那是他們龍家未來的當家主母,又瞅瞅嬈嬈的肚子,一個個都忍不住替自家少主叫屈。

「早點休息。」

龍衍目送著嬈嬈開了門,淡然開口道。

他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男人,一路上都沒說話,此刻卻是忍不住想要和嬈嬈多聊幾句。

錦鯉仙妻甜如蜜 只是話到了嘴邊,他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好。

內斂的感情都盈淤在黑色的眼眸里,看的嬈嬈有些彆扭的別過了腦袋。

「嗯…你也是。」

「好。」

相顧無言,嬈嬈轉身進了房間,莫名的緊張讓她靠著房間門好一陣喘著粗氣。

不過很快,她便搖了搖腦袋將龍衍那張絕世的容顏拋出腦外。

簡單洗了一個戰鬥澡,換了睡衣,便躺在了床上。

懷孕的負荷讓她沒多大一會便忍不住困頓,手裡的書也開始搖搖晃晃時刻有著滑落的趨勢。

正欲關燈,枕邊的手機震動了。

「嬈嬈,睡了么?」

忙了許久的秦琛,聲音都有些沙啞。

嬈嬈一怔,忍不住坐直了身子,眉眼裡都是藏不住的溫柔。

「沒有呢,準備睡了,你回去了么?」聽著那邊異常安靜,嬈嬈忍不住問道。

秦琛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那明亮的小窗,想象著小人此刻躺在床上的模樣,心中異常溫暖。

「嗯,馬上就到家了。」

「我看了你的課表,明天早晨有課,早點睡。」秦琛掃了一眼自己PAD上Ben剛剛發來的信息,將上樓看嬈嬈的慾望生生給扼制住了。

女人的身邊太美好,美好到讓他不捨得離開。

「好的,那你也早點回去,對了,奶奶的生日禮物我就自己選了,你最近也比較忙。」

「嗯,你選就好。」

「不說了,嬈嬈,我還在開車,提前說晚安了。」

秦琛無奈的切斷了嬈嬈的電話,掐掉了手裡的煙。 看著煙頭的火星熄滅,秦琛也收起了自己心中的溫柔。

翻身上了他特別定製的哈雷摩托,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速度太快,風像是刀子一般刮在臉上,然而秦琛卻是莫名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快感,似乎這樣更讓他容易清醒。

什麼時候起,一向不會說謊的他,竟然也能鎮定的自如說出善意的謊言來了?

這到底是好事好事壞事,似乎也只能交給時間來評判了。

……

龍衍洗了個澡,一言不發的聽著屬下的彙報。

修長的手指在電腦屏幕上迅速的敲擊著一條條動輒就影響幾十個億的指令,沒有人是天生的王者,他也一樣,哪怕是為了當年的約定來到塵世間,也不是說就可以隨便放縱自己的。

「少主,剛才秦琛來了,不知道為何卻是沒有上樓就走了。」龍二斟酌著措辭,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嬈嬈的老公,索性便直接說了名字。

龍衍不可置否的哼了一聲,眉頭為蹙,手指卻是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

「電話因為您吩咐過我們沒有監聽,不過這會陸姑娘已經關燈了,想必是睡著了。」

「嗯…」

「這是今天找陸姑娘麻煩的那位丁寧寧資料,您看是不是我們直接把麻煩解決了?」龍二小心翼翼的說著,將一疊字資料恭敬的擺在了龍衍面前。

正如他所預料的那般,龍衍果然放下了自己手裡的活,拿起資料翻了起來。

「先不用管,派人去警告一下吧。」

「是…」

「另外你們都注意點,白天沒事的話動靜小點,別嚇著嬈嬈。她是孕婦,受不得驚。」

龍衍說完,便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繼續在鍵盤上敲了起來。

自打12歲之後,他就沒有一天睡超過6小時的,好在他們龍家的內功還算強大,調息的時候也能恢復精力。

一直到凌晨三點,他才放下手裡的東西。

龍家的下人們看著主子去休息了,悄無聲息的在周圍找好了各自隱匿的地方,就連嬈嬈門口也多了幾個人。

至於樓上的監控,則早已在他們的控制之中。

……

嬈嬈並不知道自己暗中已經被多人在保護著,鬧鈴一響,便直接從床上爬了起來。

下意識的翻開手機,倒是有幾條信息。

只是但看人名,就是讓人十分不爽。

楚少修的問早,以及那個丁寧寧的鍥而不捨,問她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

嬈嬈將他們自動屏蔽掉,拎起自己的小背包便打算出門去吃早餐,來之前秦琛本意是想給她安排專門的。但嬈嬈一想那樣自己也就太特殊了些,而且Z大的小食堂還是很不錯的。

「早…吃早飯嗎?一起?」

剛打開門,龍衍溫潤的聲音便填滿了嬈嬈的耳朵。

抬頭一看,男人依舊是一身長袍,卻是換了顏色,清灰,越發的襯托著他清冷的氣質。

不知為何,嬈嬈便自動腦補出了古代不受寵的皇子。

「額…」

「順路…」龍衍無比淡定的說道。

陸嬈嬈:「……」

清晨的校園裡,零星有些跑步的。

尤其是他們所在的是研究生院,很多搞科研的學生這個點都是剛剛入睡,倒也沒有人太過注意他們的存在。

一直到進了食堂,好奇和打量的目光才漸漸多了起來。

尤其是嬈嬈的肚子,讓很多男人望而止步。

反觀一旁的龍衍,倒是十分的淡定,除了在和嬈嬈說話之外,其他時候都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似乎是和秦琛同款。

只不過秦琛的面無表情是的帶著寒霜和霸道,而龍衍的則是讓人連看都會覺得無可彼及。

「想吃什麼?」龍衍輕聲問道,在一干屬下驚恐又敬畏的目光里替嬈嬈拿了托盤和碗筷。

嬈嬈一怔,連忙從他的手裡將東西接了過來。

隨意的在前面挑了幾樣,以光速刷了卡。

「我自己來。」嬈嬈說完,便直接跑到了一旁的座位坐下,和這種男人站在一起,真是考驗承受能力。

尤其是那女生嫉妒和崇拜的眼神,她覺得比自己參加萬人演講比賽,都更受矚目。

龍衍細眯著眼睛,默默的注視著女人的動作,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少主心情不好了。

畢竟對於龍家來說,錢有時候就是個數字。

甚至可能還是個沒有意義的數字。

陸嬈嬈,竟然還拒絕了自家主子的好意,這…

「和她一樣。」到底,陸嬈嬈在龍衍這裡是特殊的,收起眼底的一絲慍怒,龍衍將盤子遞給了打飯阿姨。

阿姨被他那美色一驚,忍不住勺子也晃了起來,同樣是一勺子下去,可卻是比一般人要少了很多。

她戰戰兢兢的看著龍衍將盤子接過,猶豫著想要開口,卻發現眼前已經沒人了。

「嗯?」

「吃飯。」龍衍見嬈嬈震驚的看著自己,面無表情的拿起了自己專用的筷子,通體呈現玉色,裡面卻是暗藏機關。

雖然說這Z大不可能有人會害他,然而多年養成的小心謹慎的卻不是一朝一夕就會更改的。

嬈嬈錯愕的看著他的筷子,和那優雅的動作。

又低頭瞅瞅自己剝雞蛋碎了一圈的蛋殼,頗有一種自己才是個粗糙漢子的錯覺。

一頓飯,在無比詭異的安靜之中結束了。

龍衍下意識的伸手,習慣性的想要找漱口,然而舉了半天才想起來自己是在學校食堂。

足足愣了一分鐘才又收回手來。

饒是如此,他還是從袖子里變戲法似的抽出了一方白色的手帕,優雅的擦了擦。

「怎麼了?」

「沒…沒事…我們走吧,不然要遲到了。」嬈嬈戰戰兢兢的說著,越發的覺得自己這位同學高深莫測。

本能想要遠離他,可偏偏人家也沒有做出什麼很過分的事情,而且始終都和自己保持著絕對禮貌的距離。

終於熬到了指定的教室,然而一推開門,卻發現加上她和龍衍,整個房間里只有三個人。

「玉先生今天有事,這是你們的選修課,你們先選一下吧。」月如得到玉祁的命令,早早就侯在了這裡。

雖然早就被玉祁打過了預防針,龍衍很特別。然而看到真人時,還是忍不住小小的花痴了一把。

倒不是說她瞬間就改變了自己的心儀對象,只是龍衍和玉祁完全是兩個不同類型的美男。

「嗯,好的。」

陸嬈嬈接過課程表,便認真的看了起來。

挑選了幾個自己喜歡的,便將課表推了過去。

爵爺你瘋夠了沒 龍衍自小習武,視力絕佳,只是稍微側側腦袋,便將女人的選擇看的一清二楚,直接複製了一份。

「龍同學,你確定你要上這些課么?」

月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玉祁只說龍家的人不能得罪,可是這人長得這麼漢子,真的不是有怪癖嗎?

這護理學和舞蹈也就罷了。

他學兒童教育和女性學做什麼?

「月教授有什麼問題嗎?」龍衍淡漠的說著,眼神中更是沒有一絲尊敬的影子可尋。

可和他氣質相稱,似乎這樣才是真正的他。

「沒…沒沒什麼問題,選修課你喜歡就好。」月雲結巴的說道,被龍衍看的心驚。

抖著手在電腦上面將兩人的信息飛快的錄入之後,這才又開口:「想必你們都收到玉先生的郵件了,周五之前要交3篇3000字的影評,另外的話,後天有個迎新晚會,你們應該知道吧。」

「知道。」

嬈嬈想起楚少修和丁寧寧的臉,本能的便有些抵觸。

月雲故意將她的不爽忽略不計,又從文件夾里摸出了兩張邀請函,略微愣了幾秒,才將它們分別推到了嬈嬈和龍衍面前。

「去看看吧,我和你們玉先生也會去。」

「雖然以後大家不一定做演員,做歌手,但是去了解一下你們學姐學長的實力,也是好的。」

妃嘗不可,妖孽王爺 「畢竟是前輩,有些人已經在圈裡小有名氣了,經驗值得我們學習。」

月雲一本正經的說著,甚至搬出了玉祁。

龍衍依舊是默不作聲,以至於月雲只好拿嬈嬈開刀。

「陸同學,你是會去的吧,只是一個晚會,也不是什麼驚悚電影,不會刺激到孩子吧?」

嬈嬈一怔,有些莫名奇妙。

怎麼好端端的就提到了孩子。

只是玉祁也去的話…

「我會去的,那今天的課。」

「今天下午的課程照舊,上午看電影,經典老電影《海上鋼琴師》,不過希望看完之後,你們能給我說出來點不一樣東西。」

似乎想起了那天玉祁對自己的態度,月雲並沒有再繼續就這個話題,轉身打開了投影,便拉著椅子在一旁坐下了。

感受著旁邊龍衍投來的關切目光,嬈嬈彆扭的低頭。

沉思了片刻,在電影正是開始之前,摸出手機盲打了一條簡訊。

既然躲不過,那就只能去參加迎新會了。 娛樂圈我心安處

霸天弒滅訣第一式加第二式,滅魂波加抱天錘。

Previous article

慕晨翊接到洛熠的電話,聽了大哥的把人留住的經過,他只不咸不淡的評價了一句:「這點小事竟然需要勞師動眾,他做事總是這麼鋪張浪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