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遊樂區的孩子多,玩具也多,豆豆根本沒有必要去跟別人搶東西,更何況,她也絕對不允許這樣的做法存在。都說孩子的第一個人生教師是父母,她不想豆豆這麼小就養成了搶別人東西的習慣,那樣的話,只會讓他逐漸變成一個熊孩子。

那可不是她所希望的。

她平日里是挺寵孩子的,他想要什麼,她都會給他什麼,但不對的行為,她是絕對要及時矯正的。

「你把玩具還給別人,我們玩別的,好不好?」

聽見她的話,豆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玩具,又看了看她,似是在考慮著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那被搶了玩具的孩子突然開口了。

「阿姨,不用了,給弟弟吧,我玩別的就好了。」

這童稚的聲音,充滿了清脆,秦桑這才注意到了這個孩子有一雙尤為透徹的大眼睛,五官長得很精緻,模樣長得很好看。

從他的衣著來看,家裡環境應該挺不錯的。

他眨巴眨巴眼睛,咧開嘴對她一笑,笑得是特別的甜。

這孩子很懂事,說的話也悅耳得很,看上去,應該是跟豆豆差不多的年紀,若是按照以往來說,這年紀的孩子很少會有這麼懂事的,看來,他的家人把他教導得很好。

秦桑微笑,「這玩具是你先在玩的,那麼,就該是你的,是我家孩子不對,不應該搶你的東西。」

似是附和母親的話,豆豆伸出小手,把剛剛搶來的玩具遞到了他的面前。

嘴裡還含糊不清的喊著:「哥……哥哥,給……給……」

小男孩有些詫異,剛想要伸出手接過,就在這個時候,身後有人喊了他一聲。

他收回手,轉身就往那個方向跑過去。

「爸爸!」

小男孩直接就撲進了那人的懷抱,從那人抱著孩子的熟練度來看,應該是經常抱著的。

然而,這聲音,她卻怎麼都不可能會忘記。

秦桑的後背僵直,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會在這裡見到他,明明,在這之前他和她都沒再碰見了,卻在這麼一個地方,再次重逢。

豆豆有些疑惑地抬起頭看她,秦桑慢慢地站起身來,順著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

這一瞥,男人熟悉的面部輪廓便印入了眼帘。

果真是他,霍向南。

其實,就連霍向南都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見她,明明,這俞城這麼大,竟然能在這一方商場角落碰到。

他抱著孩子站在那,有一段日子不見了,他看上去是消瘦了些,她想起了之前看過的那些報道,難不成,是因為那些報道?

秦桑也沒想太多,她難免有些無措,原來,剛剛的那個孩子竟然就是這些年一直都待在他身邊的孩子,那個,屬於陸心瑤的孩子。

本以為,他早就放棄了這個孩子,不料,這些年他一直都把孩子放在身邊養著。

明明,那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不是么?

還是說,在他的心裡,仍然有著陸心瑤的位置?

這一些想法,她是怎麼都控制不住,在那麼的一瞬間泉湧上了腦子裡,她咬著下唇,更多的,是百感交集。

這應該,就是他和豆豆的第一次見面吧?時隔三年多后的,第一次見面。

霍向南只見過豆豆兩次,第一次,是他把豆豆帶走,只是為了給陸心瑤的孩子捐贈骨髓,而這一次,是第二次。

豆豆茫然的看著她,這麼小的一個孩子,怎麼會知道此時此刻站在他面前,卻抱著別的孩子的男人,是他的親生父親?

可她也慶幸,慶幸豆豆還小,他不知道三年多前的事,更不知道,面前的這個人,是他的爸爸。

或許從前,她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如果他和她還好好的,孩子也安然無恙的成長,那該有多好,如此一來,豆豆就無須在這麼小的年紀承受那麼多的東西了。

一隻寬厚的手掌落在了豆豆小小的身上,隨後,豆豆被抱了起來,他很理所當然的抱住那脖子,輕聲的喊了一聲「爸爸」。

恰巧就是這一聲「爸爸」,喚回了她飄遠的思緒。

秦桑向身側看了一眼,簡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身邊,抱起了一臉茫然的豆豆。

他在她身邊這麼久了,有一些事自然是清楚得很的。

他懶懶的抬眸,望向了不遠處的霍向南,男人的目光有些凌厲,他單手抱著孩子,另一隻手摟著秦桑的肩膀。

乍看之下,是溫馨的一家人。

是啊,一家人。

這一幕,沒人知道,印在他的眼裡,究竟是有多刺眼。

那個位置,原本該是屬於他的。

霍向南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那深如幽潭的眸子,濃墨慢慢散開,讓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隨後,他扯起了唇角,淡淡的勾起了一笑。

「好久不見。」

秦桑垂在身體兩側的手不由得攥成了拳頭,良久以後,她才張了張嘴。 鍾詩敏想把林詩思之前推了工作找回來的時候,被告知已經找到人了,鍾詩敏好奇問是誰的時候,他們拿出了一張照片,鍾詩敏看到時張芊芊,瞬間皺了皺眉頭,原來是李韻希介紹了張芊芊給他們,因為李韻希的名望,所以就算張芊芊在業界的口碑不怎樣,活動方還是用了張芊芊,他們發現張芊芊也很專業,而且收費也不貴,所以就打算一直用張芊芊,並不打算換人,鍾詩敏意識到她們終於開始了,她們現在的目的就是把林詩思的工作都搶走吧,然後提升自己的人氣,鍾詩敏回到公司跟陳鋒說了這件事,陳鋒也皺了眉頭,他也沒想到應對的辦法,他也沒想到李韻希回變成這樣,以前關係還挺好的,為什麼就變成這樣呢,「竟然這些工作已經有人了,我們就找其他的吧,不可以讓小思的人氣下滑,她的人氣一下滑,就很難再回升了,這件事等我去處理吧,你先回去看著小思」鍾詩敏聽完陳鋒的話,就回去了,鍾詩敏回去跟林詩思說了這件事,林詩思嘆了口氣,沒想到李韻希會這麼恨自己,她現在沒工作也閑著,就經常去健身房運動,鍾詩敏也跟著過去,當林詩思在做運動的時候,健身房的老闆認出了她,走了過來打了聲招呼,他說「對了,我們健身房剛好想找個代言人,不知道林小姐願不願意呢」「這個嘛……….」林詩思看了一眼鍾詩敏,鍾詩敏走了過來,「我是詩思的經紀人,我們留個聯繫方式慢慢來聊吧」他們互相交換了聯繫方式,「那等你們回復咯」說完健身房的老闆就走開了,林詩思也已經累了就換衣服離開了,她們今晚約了文珊吃飯,去到餐廳就看到文珊、李子旭和李子熙,林詩思她們走了過去,「詩思,你還好吧」李子熙一臉的擔心,「我沒事,放心吧」林詩思說著,「現在這個張芊芊很紅喔,很多品牌都找她代言,因為是韻希的介紹」李子旭把雜誌拿了出來,文珊拍了她一下,擔心的看著林詩思,可是林詩思卻沒什麼事,看了看雜誌,大家才放心下來,「你們不要這樣,我真的沒事,工作沒了,再找回來吧,我相信一定還會有人願意用我的,剛剛就有健身房的老闆找我做代言了」「健身房不太好吧,又不是什麼出名的地方」文珊說著,「其實也沒什麼啊,都是工作啊,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去嘗試的,或許就是轉機呢」林詩思說著,「這個我會跟陳總商量的,陳總也會辦詩思挽回工作的,詩思你也不用擔心」林詩思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他們認識的林詩思終於回來了,他們終於可以放心了,「小思,餓了吧,快點吃東西」李子熙把林詩思喜歡吃的都點了,不停的夾給她,文珊盯住了李子熙,然後一手拍了他的頭一下,「大嫂,你是不是傻啊,打我幹嘛」李子熙摸著自己的頭,對文珊說著,「說了多少遍,不要糾纏小思,你怎麼就不聽呢」「我就要糾纏,你能拿我怎麼樣」「你這小子還敢頂嘴,你還知道我是你大嫂啊」文珊走了過去拉著他的頭,「我說哥,你就不管管自己的老婆嗎」「我可管不了,子熙你自求多福吧」李子旭寵溺的看著文珊,「哥,你怎麼這樣,你這個老婆奴,夠了,你這個瘋女人,快住手,好痛啊」李子熙一邊扒開文珊的手,一邊叫著,「叫我瘋女人,李子熙你死定了」文珊更加用力的拉著李子熙的頭,李子熙叫的更大聲了,林詩思她們看到都笑了,這是一場愉快的晚餐呢,有他們在身邊,沒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的。

今天林詩思回公司找陳鋒,陳鋒說幫她找到了工作,林詩思還是幫健身房拍了一組照片,也是因為這組照片人氣又回升了,所以又開始有工作找上門了,剛到公司就看到了李子熙,林詩思走過去跟李子熙聊了幾句,李子熙摸摸她的頭,說她這次的照片拍得很好,很健康呢,林詩思微笑著說謝謝,然後就跟著鍾詩敏進去陳鋒的辦公室了,等林詩思離開了之後,文珊沖了過來,打了李子熙的頭一拳,李子熙莫名其妙的摸著自己的頭,看著文珊,「我說大嫂,你又打我幹嘛,再打頭會扁的」「再讓我看到你去勾引小思,不僅頭會扁,還會爆呢」說完就離開了,李子熙看著文珊,這個女人是不是有病啊,應該叫哥哥帶她去看看醫生,這時他的手機收到了一條信息,李子熙看了一眼簡訊,皺著眉頭,怎麼是她啊。

李子熙下班就直接走了,林詩思談完事情出來的時候發現不見了李子熙,問了文珊,她說她也不知道,跟林詩思說不要管他,去吃飯吧,林詩思點了點頭,就和鍾詩敏跟著文珊出去了;李子熙去到了信息上面的餐廳,就看到張芊芊在的等著了,李子熙走了過去,張芊芊笑著說,到了,坐下吧,李子熙露出紳士的笑容,問她是不是等了很久了,張芊芊搖著頭說剛到,李子熙這才注意到她今天穿得很性感,一條低胸的超短裙,襯得她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翹的,張芊芊看到李子熙看著自己,滿意的笑了,自己還是可以吸引到李子熙的,「子熙,你看看要吃什麼」張芊芊把餐牌遞了過去,「隨便,我都可以,你來點吧」和女孩子吃飯,李子熙都是讓女孩子點菜的,讓她們點自己喜歡吃的東西,這就是李子熙受女孩子歡迎的理由,他對所有的女孩都是很紳士的,只要女孩子不願意,他也不會強迫的,所以這就是他願意等林詩思的理由,他不想強迫林詩思答應自己,他想讓林詩思心甘情願的成為自己的人;「子熙,你在想什麼」張芊芊叫了他一聲,他才回過神來,「恩,沒什麼,工作的事而已」「呵呵,工作很忙吧,之前的你們公司的發布會很成功呢」「恩,還好,都是大家的功勞」「子熙,你真謙虛」他們聊完了工作,好像就沒什麼好聊的了,等著服務員上菜,安靜的吃著飯,張芊芊不停的看著李子熙,好像有什麼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整頓飯兩個人都沒再說過話了,吃完飯,李子熙開口問道「芊芊,你找我究竟有什麼事?」張芊芊剛開始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她才慢慢的開口「你現在是跟林詩思一起嗎?」「還沒呢,她還沒答應」李子熙想起在遊樂園門口林詩思想說什麼呢,張芊芊聽到他這麼說,突然笑了,「是嗎,她不可能答應你的,她一直喜歡的是蘇元軒,難道你不知道嗎」李子熙聽到她這麼說,沒有說話,張芊芊繼續說下去「她之前就跟我說,她一直都是喜歡蘇元軒,她的心情從來沒有變過,就算她真的答應跟你一起,也只是利用你而已,她不是真的喜歡你」「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我只是不想你受傷而已,一個不喜歡你的人,一個心裡有其他男人的人,你為什麼還要喜歡她呢」「喜歡就是喜歡,沒有任何理由的,就算她現在心裡有其他的人,就算她現在不喜歡我,只要我能繼續保持喜歡她的心情,終有一天她會被我感動的,終有一天她會忘記她心裡的那個,她會來到我身邊的」李子熙每次說起林詩思都是露出沉溺的眼神,看得出他真的很愛林詩思呢,可是這在張芊芊看來就是一種諷刺,「你這樣守著不喜歡你的人真的值得嗎,你以為她真的會留在你身邊嗎,不會的,她林詩思不會忘記蘇元軒的,也不會喜歡你李子熙的」「沒關係,我說了她不喜歡我沒關係,只要我喜歡她就可以了,只要我能守著她就好了」李子熙看著張芊芊,眼神透著一種堅定,「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固執呢,為什麼你一定要喜歡一個永遠不會喜歡你的人,而不看看你身邊一直喜歡你的人呢」張芊芊看著李子熙,眼中湧起一股霧氣,李子熙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可是他真的沒辦法喜歡林詩思以外的其他人,「對不起」「我喜歡你,李子熙」張芊芊終於說出那句她一直想說的話,「從我開始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喜歡上你了,我當時並不知道你喜歡的是詩思,我以為我會有機會的,可是你在詩思門外跟她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當時很心痛,我想著我該放棄了,可是我知道詩思並不喜歡你,她喜歡的是蘇元軒啊,我當時很狠她,她為什麼要這樣戲弄你啊,我很為你心痛,很想你可以忘記她,我很想給你想要的愛,可是你卻沒有看過我一眼」張芊芊邊說邊流淚,李子熙最不想讓女孩子為自己流淚,他走到張芊芊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對不起,芊芊,謝謝你喜歡我,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對不起,你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的」張芊芊沉默了一下,突然站起來抱著李子熙,李子熙想推開她,「一下就好,讓我抱一下就好,為什麼我就不行,林詩思有什麼好的,為什麼我就比不上她」「不要跟誰比,你就是你,你也有你的優點,你肯定可以找到一個懂得欣賞你優點的人」「為什麼你就欣賞不到呢」張芊芊推開了李子熙,「為什麼你不欣賞我啊,為什麼只有林詩思啊,她到底有什麼好的,她憑什麼可以得到所有人的讚賞和愛,她究竟有什麼好的,我比她年輕,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她究竟有什麼吸引力啊」張芊芊邊說邊跪了下去,李子熙低頭看著張芊芊,一個可憐的女人,李子熙把她扶了起來,「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跪下,不要去乞討任何人的愛,女人就應該要高貴,讓別的男人去愛你珍惜你,雖然那個人不是我,但以你的條件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去疼你,愛你,寵你」張芊芊抬頭看著李子熙,擦乾眼淚,平復了自己的心情,「你現在不喜歡我沒關係,我也明確的告訴你,終有一天你會知道誰才是最愛你的」說完,張芊芊轉身就走了,可是李子熙沒有看到在她轉身時嘴角露出的微笑,她不會讓林詩思幸福的,她要摧毀她所有的一切,搶走她的所有,包括她愛的人和愛她的人,要讓她一無所有,張芊芊無聲的笑著,如果現在誰看到她的笑容,都會覺得她一定是惡魔附身了,可是李子熙沒有看到,只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他也不知道遠處正有一台相機對著他呢,剛剛最精彩的一幕,已經被遠處的相機拍得清清楚楚,遠處的人看到張芊芊走出來,也離開了,張芊芊看著手機的信息,笑得更開心,更瘋狂,更恐怖了,林詩思你看到這信息,會怎麼做呢,張芊芊的手機上的信息顯示「OK」………….. 「你怎麼會在這裡?」

話一出口,她就覺得不應該,這是商場,會碰見是理所當然的事,畢竟這商場又不是她開的,只是這一場重逢,難免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罷了。

她移開目光,視線不由得落到了他抱著的那個孩子身上。

這孩子,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應該就叫昊昊吧?他是陸心瑤的孩子,那個……被強暴懷上的孩子。

原來,竟是這麼大了。

她百感交集,親生孩子,與青梅竹馬的孩子,他的選擇到底是讓人失望的,她也因此明白,在他的心裡,無論是她的位置還是孩子的位置,終究還是比不上陸心瑤的。

突然,她想起了在夜總會的那件事。

她不由得在想,霍向南知道陸心瑤現在在那種地方謀生么?

按照他的性格,不應該那樣放棄陸心瑤的啊!

對於她的問題,霍向南沒有回答,他看著簡珩懷裡的豆豆,好半晌了,才淡淡的說了一句。

「都這麼大了。」

僅此一句,就讓她的後背僵直。

她不可能會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只是,她沒打算理會,雖然三年多前他曾經說過不會跟她搶孩子,可是就怕他突然改變了心意。

所以,她扯了扯簡珩的衣袖。

「我們回去吧,我累了。」

簡珩瞥了她一眼,也沒有立即離開,而是抬眸瞅著他。

「我聽說,你母親前不久遭遇車禍了?」

男人的眸光濃重了起來,良久以後,薄唇微抿。

「感謝你的關心,她很好。」

「是嗎?沒事就好。」

簡珩似是在自言自語,又似是在說給他聽,然而,其中的含義,就唯有他和他才懂了。

他說完這話以後,就想帶著秦桑離開,可是,她看著他懷中的孩子,終究,還是沒能忍住。

「陸心瑤呢?」

男人是怎麼都沒想到她會突然提起,愣了好一會兒以後才終於反應過來。

「為什麼這麼問?」

秦桑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有沒有跟昊昊提起他的那一個母親,她問的時候有留意到,在提起陸心瑤的時候,昊昊的臉上沒有一絲的波動,她不由得在想,難不成,他根本就沒跟昊昊提起過陸心瑤嗎?但是,陸心瑤是他的親生母親啊!

她沉默了下,隨後才開口。

「我前段時間在夜總會看到她了,她似乎過得……並不太好。」

有一些話,她說得很隱晦,也沒有明說,她不知道當他知道陸心瑤在幹什麼事以後,他會有怎樣的反應,如果是以前的話,估摸早就去把那些碰過陸心瑤的人的手給剁了吧?

秦桑沒再繼續說下去,對她來說,陸心瑤是死是活,與她無關。她今天之所以忍不住,全都是因為他懷裡抱著的那個叫昊昊的孩子。

即便,這個孩子是造成豆豆變成如今模樣的罪魁禍首,但她也明白,那樣的病,不是昊昊想要的,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她不會去怨恨,她只會覺得可憐。畢竟她也是一個媽媽,她自然知道,一個孩子是有多需要有媽媽陪在身邊的。

她不知道陸心瑤是否會想念自己的孩子,最起碼,她會想念自己的孩子。

秦桑拉著簡珩就與他擦肩而過,很快的,便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良久了,他才終於收回了目光。

昊昊被他抱在懷裡,他雖然人小鬼大,但有一些話他還是聽不懂的,譬如,就剛剛的那一些對話他就聽不懂了。

只是,他的第六感卻告訴他,他喜歡方才的那位阿姨,打心底喜歡。

「爸爸,」他奶聲奶氣的喊了聲,把自己的想法問了出口。「我可以喊剛剛的那個阿姨叫媽媽嗎?」

他的話,讓他一驚,隨即,他蹙起了劍眉。

「為什麼這麼問?」

昊昊歪著小腦袋,嘟著小嘴。

「因為我喜歡她啊!我好想讓她做我的媽媽,我想喊她媽媽。」

「媽媽」這樣的辭彙,說實話,他根本就沒跟他提過,也不知道,這孩子究竟是從哪裡聽來的。

不過,他喜歡秦桑,這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內。

所以然,他的唇瓣微勾,伸出手捏了捏兒子的鼻子。

「如果昊昊想要她做你媽媽,那麼,爸爸會滿足你的小願望,一定會讓你夢想成真。」

昊昊得到這個答案,立即歡呼出聲,眼睛里滿是雀躍高興。

另一邊,商場的停車場。

簡珩將孩子放到後座的兒童安全座椅上,隨後,才打開駕駛座的門坐進去。

車子慢慢的滑出停車場,在商場的減速帶緩了緩,上了路。

風景在車窗外飛逝而過,她側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抽空瞥了她一眼,有一些話憋在心裡,是不吐不快。

「你仍然很在意霍向南?」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扭過頭來一臉的疑惑。

他的手握著方向盤,那五指稍稍收緊。

「剛才,你看到霍向南出現在那裡,很驚訝,而且,你還提起了陸心瑤。」

其實,也難怪他會多想的。

過去,她和霍向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即便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知道她和霍向南已經斷得乾淨了,可他還是沒有辦法徹底釋懷。

就好像心裡擱了一根刺,就算拔掉了,那傷口卻仍然還在,怎麼都不可能會消失。

秦桑是怎麼都沒料到他會這般在意,她沉默了一下,也沒想隱瞞,便把事情都說了出來了。

「我見到陸心瑤在夜總會工作,不止是普通的工作,我還親眼看到她跟著別的男人出入酒店,酒店那種地方到底是幹什麼的,你應該也知道。」

她頓了頓,才繼續往下說。

「本來,我是不想管陸心瑤的事的,可是,當我看到那個孩子,他和豆豆一樣的年紀,我在豆豆的身邊,那個孩子呢?他知不知道,他喊爸爸的人並不是自己的爸爸,而他的媽媽也不在他的身邊?」

她闔了闔眼,吐出了一口濁氣。

是啊,她是多事了,但是母親的天性讓她難以對那個孩子視若罔聞,大人做的錯事再多,孩子也是無辜的,孩子都是上天饋贈的禮物,她不想那麼小的孩子,童年卻是不快樂的。 林詩思很早就回家休息了,本來想找李子熙吃飯的,可是卻沒找到他,李子旭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她就跟鍾詩敏吃了點東西就回家了,當她準備睡覺的時候,手機收到了一條信息,她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是一個陌生號碼,打開看是一張圖片,林詩思點開看了一下,突然手機掉在地上了,林詩思繼續看著地上的手機,他們為什麼會在一起,手機上的照片是一個男人和張芊芊抱在一起的照片,雖然那個男人背對著鏡頭,可是從衣服和身形都看得出李子熙,他今天就是穿這套衣服的,難怪沒找到他,原來他去見張芊芊了,突然手機響了,是李子熙的信息:睡了嗎;林詩思拿起手機,看著照片,看著李子熙的信息,回了一條:還沒呢;李子熙:怎麼這麼晚還不睡;林詩思:快了,已經在床上了;李子熙:那早點睡吧;林詩思:你下班去哪裡了,都沒找到你,還想找你吃飯的(後面是微笑的表情);李子熙:哦,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來找我,忘記跟你說了;林詩思:有女孩子找你咯;李子熙:不是女孩子,男的,以前的一個兄弟;林詩思看著李子熙的回復,為什麼要撒謊,明明去見了張芊芊,為什麼不說實話呢,子熙原來你也一樣;李子熙:還在嗎;林詩思:我累了,我睡了;李子熙:恩,晚安;林詩思關了手機躺在床上,所有男人都是一樣的,都一樣的,林詩思哭了,無聲的哭著;李子熙看到林詩思沒回復,應該是睡了,他沒說今天見了張芊芊,就不想她胡思亂想,等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再跟她說,可是李子熙並不知道,就是他的不坦白而失去了林詩思,那也是以後的故事了。

鍾詩敏很早就叫醒林詩思了,今天幫她接了幾個拍照的工作,為了能早點完成工作,所以鍾詩敏也是很早的起床,可是當鍾詩敏看到林詩的時候嚇了一跳,「詩思,你怎麼了,眼睛怎麼這麼腫啊,你昨晚哭過嗎」「沒有,就是沒睡好」林詩思解釋著,林健傑從廚房看了出來,看大林詩思的樣子,一臉嚴肅的,看了幾眼就轉過去繼續做早餐,林詩思坐在椅子上,林健傑也把早餐做好了,林詩思沒有說什麼低著頭吃早餐,林健傑看著她,不吃早餐也不說話,就一直的看著她,鍾詩敏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可是林詩思不願意說,也沒辦法啊,她也靜靜的吃著早餐,吃完早餐,鍾詩敏就送林詩思出發去工作了,雖然今天林詩思順利的完成工作,可是鍾詩敏還是看出她今天有點不對勁,沒什麼精神的,也不說話的,她在鏡頭面前笑得很甜,可是鍾詩敏看得出她一點都不開心,因為離開鏡頭之後,她又變回了沒有任何的表情,鍾詩敏有點擔心她,所以在吃飯的時候,鍾詩敏還是問了她,「詩思,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啊」「沒有啊,沒有什麼事啊」「可是你今天感覺精神不怎麼好啊,心情也不怎麼好,眼睛還這麼腫,真的沒事嗎?」「沒事,就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雖然林詩思這麼說,可是鍾詩敏還是覺得她有什麼事情的,不過她不願意說,鍾詩敏也不想去強迫她,只希望她能快點好起來,看到她這樣,鍾詩敏也感覺很難受呢。

接下來的這幾天,林詩思都沒去見李子熙,也沒有去找他,不停的去工作,讓自己忙碌起來,李子熙找她,她也說自己很忙沒時間,當她忙完了,李子熙再找她,她說自己工作了一天很累,想休息了,李子熙也只能放棄去找她了,他也不想林詩思太累,讓她多休息也好,不能讓她累壞了,鍾詩敏總覺得她和李子熙之間有什麼,就連林健傑也看出來了,所以等林詩思在房間休息的時候,林健傑問鍾詩敏「小思,怎麼了,她最近好像很不開心啊」「我也不知道,我問過她了,她什麼也沒說」「是不是那個李子熙做了什麼啊」「不知道啊,不過好像這幾天詩思都在躲避著子熙呢,不知道他們怎麼了」「肯定是李子熙那個混蛋傷害了小思,明天我就打他一頓」「你先別激動,等我搞清楚什麼事先」「我能不激動嗎,他欺負我家小思,我怎麼能冷靜啊」「你這樣去揍李子熙,詩思就會開心了嗎,她會更難過,還會討厭你呢,你想這樣嗎」林健傑聽到鍾詩敏的話,覺得也有點道理,他可不想下思討厭自己「那你說怎麼辦」「等我先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再說」林健傑點了點頭,他們同時看著林詩思的房間,他們想著一樣的問題,林詩思究竟發生了什麼,她和李子熙之間發生了什麼呢。

今天沒有工作,鍾詩敏叫林詩思出去走走吧,整天在家也無聊,林詩思本來不想出去的,可是想到在家還是想著不開心的事,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她們真的只是在散步,誰也沒有說話,鍾詩敏看著林詩思,林詩思看著遠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走到累了,就找個位置坐下,鍾詩敏還是問出口了「詩思,你跟李子熙發生什麼事了嗎」「沒什麼啊」「可是你最近都在躲著他啊」「我沒有啊,我只是太累了」「可是你最近心情不怎麼好啊」「詩敏,我真的沒事,不用擔心我」鍾詩敏點了點頭就沒在說話了,這時有人傳來了說話聲「喂,你看了這期的雜誌了嗎」「什麼雜誌啊」「你都不關注的嗎,這期雜誌曝出了最近比較紅的一位模特的私生活啊」「誰啊」「那個模特張芊芊啊,她和男朋友約會的照片登了出來,你都沒看啊」鍾詩敏聽到張芊芊這個名字,看了一眼那個雜誌,然而就是這一眼鍾詩敏愣住了,她把別人的雜誌搶了過來看,上面寫著「張芊芊神秘男友曝光,原來是xxx公司的設計師李子熙」,上面還有張芊芊和李子熙的擁抱照片,林詩思沒有看,但都知道是什麼事了,鍾詩敏把雜誌還給了路人,看著林詩思,「你早就知道了」林詩思沒有說話,把手機的那張照片給鍾詩敏看,鍾詩敏看了一下,跟雜誌上的照片一模一樣,「詩思,這是誰發給你的」「我不知道,不認識的號碼」「這就是你這幾天心情不好的原因」林詩思再把那晚和李子熙的信息給她看,鍾詩敏看完之後,嘆了口氣,原來男人都是一樣的,跟林詩思一樣的想法,「詩思,這……….」「沒事,反正我跟他又沒有什麼關係,他喜歡跟誰一起就一起吧」林詩思說著,「算了,這樣的男人要不要也沒關係,你可以找到更好的」鍾詩敏抱著林詩思,林詩思現在覺得沒什麼感覺了,男人都是一個樣,沒什麼不同的,她已經不再有期待了,自己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林詩思任由鍾詩敏抱著,閉著眼睛,現在的她已經不想再信任其他人了。 不管怎麼樣,陸心瑤都是那個孩子的親生母親,哪怕一面也好,也該讓他們見一見的,不是么?

簡珩聽見她的話以後,抿了抿唇。

「你這樣善良,不是一件好事。」

她當然知道,可她的性子,就是如此。秦振時從小就教導她,對人要友善,切莫算計,你待人好,他人自然也會待你好,而你的人生才會走得順暢,前面的風景才會耀眼好看。

她也痛恨這樣的自己。

簡珩收回目光,沒再說話。

倘若當真像她說的那般,她關心霍向南,只不過是為了那個孩子,便是最好不過了,不然的話,他可不想她和那個男人之間還有什麼過多的糾纏。

只是,他不會知道,有很多時候,事情的發展都是不由人的。

半個月以後,秦桑過去找蔣厲,將豆豆的情況如實告訴了他。

聽見豆豆情況還算不錯,蔣厲點了點頭,一臉的欣慰,秦桑看著他的臉,有些話到底還是沒能忍住。

何曼和龔都不知道從哪躥過來,一看這倆憨貨,心裡那個氣喲。別人都忙的四腳朝天,他倆還當眾耍少兒不宜。尤其是龔都,氣性更大,要不是俺在山裡把肉肉都訓練沒了,能讓你倆出風頭?

Previous article

朱洪聽著張集嘴裡的話果然面露驚愕之色:「你們居然去了百里之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