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讓她們無往而不利,只有一個弱點,便是做不到真正的絕情,做不到真正的不為世俗所動搖。而這個弱點,正好被葉天抓在了手中,無限的放大了這個弱點。

這幾乎將她們逼到了一個退無可退的地步,此時此刻,大勝之勢,幾乎已經開始朝著葉天傾倒了過去!

瞧得此情景,葉天心中也是無奈。

要說不戰而屈人之兵,確實是個好事情,能夠不與這四長老一門結怨,不傷了什麼人,便將事情給解決了是個最好不過的事情了,但靠著這樣的手段獲勝,葉天心頭也是難免的感到了幾分不太適應……

畢竟,出賣色相換取勝利這種事情,對於葉天來說可是平生第一次,索性的是這次遇上的是一群女修,而不是一群精壯的大老爺們兒,要真是一群不近女色多年,壯碩無比的精壯老男人,怕是以粱笙的鬼點子,怕不是能把他打扮成了一個絕色少女來搞事情……

深吸了一口氣,葉天此刻也是強忍著那令人抓狂的恥度,逼迫著自己做戲做個全套,將這場戲給好好演完……

「怎麼了?為何不動手了?」葉天抬起雙眼來,略微的歪了歪腦袋,望著晉秋水笑問道。那笑容就像是專門聯繫過的一樣,多一分顯得輕薄,少一分顯得冷得,不多不少,剛好是一個最為溫柔的弧度。

晉秋水感覺自己被撩得背脊都是一陣發軟,支支吾吾的開口,道:「我……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不要繼續打了?我害怕會把你……」

「別怕,我不會有事的,若是讓你感到了為難,不妨我們就拼一招吧,一招定勝負,如何?」葉天努了努下巴問道。

「好!」晉秋水答應的毫不猶豫,「拼什麼?要不,我們拼一招靈魂能量吧,既不會傷了你,也能讓我對師尊有個交代。」

總裁的天國愛戀 晉秋水此話一出,台下不少人也是紛紛點頭,這是最好的一個解決辦法了。

「好,只要你覺得好,就一切都好。」

葉天點了點頭,帶著幾分淡淡笑意回應道,實則早就已經在心裡可開了花。

比靈魂能量是吧?

沒問題!

要說起來,葉天可是巴不得跟人比靈魂能量,自身修為,葉天只有七劫涅槃境,雖然是靠著諸多的手段和秘法,對戰八劫涅槃境的對手葉天從不懼怕,但此刻想要贏得輕鬆漂亮,又不落得一個兩方結怨的下場也是並不容易,葉天所考慮的,也是只能試試能否用那匹配玄陽刀的天陽隕落刀法,來硬拼一招。

可這晉秋水倒好,直接將比試的內容拉到了葉天最擅長的東西上面。

葉天的靈魂修為可是八劫涅槃境巔峰級別,只要不是個九劫涅槃境的超級強者,光靠著這靈魂修為,葉天就能輕鬆的對付了許多人了!

而且在萬法仙門這都呆了三個月的時間了,葉天可是從沒有閑著,跟著楊宣凌這個萬法少主,又怎麼可能不去搞點萬法仙門的強大法門來練一練呢?

聽得葉天答應,那晉秋水也是鬆了一口氣。

比拼靈魂能量,只要不是惡意去攻擊對方的身體,幾乎是不會造成什麼傷勢的,這樣最好不過,她也是不想將此刻儼然要成為全民偶像,無數少女夢中情人的葉天給創傷了,不然保不齊下了擂台,她得被人戳了脊梁骨……

「既然如此,你我各自準備吧,準備好了,我們就來對拼一招,勝負,就看著一招了!」

晉秋水用力的朝著葉天點了點頭,旋即便是雙手開始變幻起了手印,將自己的靈魂能量調動起來,凝聚成招式,準備與葉天對攻一招,以此來決斷輸贏。

但讓場面上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事情是,此時此刻,葉天所做的動作,和晉秋水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兩人用著同樣的手印,調動著同樣的招數,而葉天的手印熟練度顯然是要高於晉秋水的,之間的葉天的手印變化速度越來越快,已然是遠遠的超過晉秋水,當得晉秋水的手印變換到一半之時,葉天已然是完成了手印,靈魂能量陡然凝聚成了一方丈許龐大的能量大印,懸浮在了葉天的身後!

「浮屠印訣?!」

瞧得葉天使出的這般招數,四長老楊敏也是面上閃過幾分驚詫,目光瞬間望向了楊宣凌,眉毛緊皺著,瞪住了楊宣凌:「少主,我知道你與葉天閣下的關係很好,但這浮屠印訣,乃是我萬法仙門的不傳之秘,葉天閣下再強,終究是外族之人,非我萬法仙門傳人,怎可將之傳授給他?!」

聽得那楊敏的責難,楊宣凌卻是絲毫不以為然,只淡淡的一笑:「四長老,你覺得北派之人,算是我萬法仙門之人,還是該算作外族之人?」

楊宣凌此話,瞬間讓得那楊敏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北派之人對與萬法仙門而言,自然是外族,而她如今這意圖競爭大位架空少主的舉動,又與那北派之人有何不同呢?

北派之人,走時尚且帶走了浮屠印訣和陰陽籙這兩門萬法仙門的秘傳之法,現如今外界的不少臭魚爛蝦,只要是給北派之人帶來了好處,就有資格去觸及這兩門神通,在那北派之人的作為之下,這兩門神通可謂是在北派都要爛大街了!

反倒是葉天,忠心輔佐少主,自身的實力強大,號召力極強,不僅是為萬法南派召回了四方閣聯盟,同時還奮力對抗鬼宗,連連從那鬼宗的手中奪得勝事,這樣的一個人,無論是功績還是立場,都是絕對有足夠的資格,擁有並學習浮屠印訣了。

想到此處,四長老也是只得點了點頭,繼續將目光朝著擂台之上投遞而去。

此刻,晉秋水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浮屠印訣,二人並未使用過於強悍的招數,僅僅是使用了最基礎的破空印,此時此刻,兩枚靈魂能量大印正懸浮於這二人的頭頂上方,蓄勢待發!

在場之人皆是靈魂修為十分不俗之輩,顯然也是能夠清楚的觀察到二人施展出來的浮屠印訣,此時此刻,此刻,所有人都在屏息以待,等候著這兩枚大營碰撞在一起的瞬間! 官差冷笑了兩句,道:「我們是奉了命令來抓你的,至於有沒有抓錯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放心等上了公堂,大人一定會秉公辦理的。」

宋有彬皺眉,這衙差為何會在他們面前說這些話。也著實奇怪了一些。更何況這跟他們也沒有什麼關係不是。

宋有彬好歹也有幾分眼力見,知道趙慶波被抓說不定真跟他們有關係自然也不就會在這個時候出頭了。

連忙架著馬車走了。

漆黑如墨的黑暗中走出來一個人,看著已經遠去的兩輛馬車。笑了笑。「這下公子應該會滿意了。」

「趙爺,咱們何不直接把人給弄死。」

趙峰頭都沒回,直接用手中的劍柄敲了身後人。

被敲的人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只能是一臉委屈的看著趙峰。「老大。」

「你這麼蠢也是不容易。」趙峰道。

那人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一臉可憐樣。身旁站著的另一人忍不住想笑道:「老大說怎麼做,咱們就怎麼做。」

直到回了活水村,宋有彬才把自己看見的事情跟大家說了。

「你說那老頭兒被衙差給抓起來了?」宋華豐問道。

宋有彬點頭,「是啊,剛才在路上的時候我親眼看見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會被人給抓起來了。」

宋華豐冷笑了兩句道,「應該是他壞事做多了,遭到報應了。」

宋離忍不住扶額,我的親爹。您也未免太天真了,這個世道可不是做了好事就會有好報,做了壞事就會遭到報應的。

額,自己好像不應該這麼說,畢竟自己身上現在也背負了好幾條的人命了。嗯,雖然目前來說還沒有人知道這些事情,但是誰知道這些事會不會有一天全部被人給揭發出來?

「要是這樣那看來老天爺還是有眼的,起碼沒有讓咱們白白的受到那人的羞辱。」趙氏也是同樣的同仇敵愾。

「娘,你們在說些什麼呢?我怎麼都聽不明白?」馬氏好不容易等的人都回來了,結果大家卻說著自己根本就聽不明白的話。心裡別提多惱火了。

「沒什麼。」趙氏可不願意被馬氏知道阿離居然在大街上被一個老瘋子用言語給羞辱了。

馬氏卻以為是婆母故意要將自己排擠在外面。心裡忍不住便是一陣火氣。但馬氏一想到自己在娘家說的那些話,強忍著也把自己的怒火給壓了回去。

「娘,你們看。這可是我從娘家帶回來給你們的。你們看看喜不喜歡。」馬氏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從娘家帶回來的東西展示在大家的面前。

趙氏的眼神根本就沒有往馬氏帶回來的東西上面瞧。

馬氏的心裡一冷,自己這麼眼巴巴的做了這麼多。為什麼這些人卻一點都沒有看見?

「娘,是不是不喜歡我帶回來的這些東西?」馬氏問道。

趙氏心知二媳婦的脾氣可不算太好,連忙道:「你說的這都是什麼話,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你帶回來的這些東西。只是你帶了這麼多的東西回來,你娘難道就什麼都沒有說?」趙氏對老二的這門親家那可是了解的很。從來沒有給過自家這些東西,這會卻讓馬氏帶回來這麼多的東西。自己怎麼可能一點都不起疑。

顧少追妻:女人乖乖復婚吧 馬氏被趙氏這麼說也都只是眼神稍微有一點點的變化,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給掩藏起來了。

「怎麼會呢?我娘怎麼可能會生氣,這些東西可都是我娘讓我給帶回來的。」

「二嬸,這塊花布上面好像還有一個老鼠洞呢。」宋甜兒把一塊有一個小洞口的花布扯到馬氏面前,笑嘻嘻的說道。

馬氏定眼一看,可不是真的有一個小洞嗎?只是馬氏怎麼可能會承認這是被老鼠給咬破的。她真要是這麼說了她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甜兒這孩子真是愛開玩笑,這哪裡是什麼老鼠咬的。傻孩子你這看錯了。根本就不是老鼠咬的,肯定是你剛才不小心劃破了。」

馬氏的這話一出,大家的臉色都變了。

自重啊老闆! 「二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周氏首先就不幹了,自己閨女是個什麼性子自己還能不知道嗎?二嫂從娘家帶回來了這些他們娘家不要的東西在自己面前顯擺也就罷了。如今還要這麼冤枉自己的閨女這怎麼能行?

馬氏把脖子一橫,挺著胸脯站在周氏的面前。

「咋的?難不成你認為我說錯了?」馬氏把宋甜兒說的那塊被老鼠咬了的花布拿到周氏的面前。道:「這布剛才還是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出現問題的?肯定是被甜兒給弄得。甜兒你跟二嬸說實話這是不是被你給弄得?」馬氏放低了聲音問道。

宋甜兒搖頭,「這不是我弄得。」

藩王的新娘 馬氏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甜兒,你應該知道咱們家可沒有會說謊的孩子,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們說實話的話。我們可是會教訓你的。」

周氏直接把宋甜兒護到了自己的身後,冷笑著道:「二嫂你也不用恐嚇我甜兒,這布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們心知肚明。」

幾個大男人站在旁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就是誰也不願意站出來說句話,也是一般這個時候吵架的女人都是沒有什麼理智的,所以這時候的自己不說話才是最正確的。

「行了,一塊布也至於。再說了二嫂這話說的也不公平,甜兒這麼小的丫頭能知道什麼?這塊布既然壞了那就給我吧!」宋離把馬氏手上的破布拿了過來。

馬氏見把自己手上的花布拿走的人是宋離,臉上也就多了幾分的笑臉。

「阿離,你這話說的。不過阿離你既然喜歡這花布,那我把這花布送給你就是了。」

「謝謝二嫂了。」

不過如果宋離知道自己拿了馬氏的花布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麻煩,自己是絕對不會要這塊花布的。

「別說這塊花布還真是挺配阿離你的。」馬氏笑道。

直到回了屋子,趙氏都不明白阿離怎麼會突然要把這花布給拿回來。

「阿離,你二嫂的那塊布拿著有什麼用?」

宋離笑了笑,道:「沒什麼用,但是也不能眼看著二嫂嚇著甜兒不是。」 趙氏嘆了口氣道:「這麼塊布,你拿著有什麼用?」

宋離走到趙氏身邊,用手揉了揉趙氏的肩膀。

「娘,二嫂難得從娘家帶回來東西,咱們也用不著太過認真了。你說是不是?」宋離笑道。

趙氏很是無奈,「你個傻孩子,你以為你二嫂帶回來的是什麼好東西?」

「我當然知道帶回來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既然這是二嫂帶回來的。那咱們也沒有必要為了這麼件小事兒就讓二嫂難堪不是。」

閨女突然這麼幫著老二家的說話實在是不太像她平日里的個性。趙氏就有些起疑心了。

「阿離,難不成你覺得你二嫂帶回來的東西有問題?」趙氏問道。

宋離失笑,「娘,您在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想?我怎麼可能會認為二嫂帶回來的東西有問題。」

宋離雖然這麼說了,但是趙氏卻不相信她的話。要真是一點也不懷疑,又怎麼可能會主動接下那塊花布?不過算了,也就是一塊花布而已,肯定不會掀起什麼風浪的。

為了準備迎接新年,趙氏帶著幾個媳婦在家裡開始忙活了起來。而宋離也趁著這個時間去了縣城一趟。

如今欲雙飛基本上已經整裝的差不多了,宋離也把培訓欲雙飛裡面姑娘的計劃實施起來了。

李真跟宋離配合的十分的合拍,只是這麼長時間以來卻沒有看見余占鰲倒是讓宋離心裡有些疑惑。

「怎麼回事?怎麼沒有看見你們當家的?」好幾次都只是余占鰲身邊的朱紹清來幫著余占鰲監工。

朱紹清笑了笑道:「當家的說是讓小人全權處理這裡的事情。」

宋離皺眉,這余占鰲到底是在想什麼?怎麼會突然讓朱紹清來全權處理這裡的事情。不過算了,既然余占鰲相信朱紹清,那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最後只剩下定下一個黃道吉日就能重新開張了。

「朱爺,這事兒我看你還是要回去跟你們當家的好好商量一番,總不能連這麼重要的事情也不跟咱們一起商量不是。」

朱紹清心裡也清楚,肯定是宋離對將軍起疑心了,所以才會這麼跟自己說的。只是將軍早在五天前就已經跟兩位公子上京了,這時候自己又怎麼可能讓當家的出現在這二位面前。

「這事兒只要您二位拿定主意就行了,我們當家的絕對一句話都沒有。」

只是朱紹清不知道,他越是這麼說,宋離心裡的疑惑就會越重。

「是嗎?」宋離狐疑的看了朱紹清一眼。

雖然當初自己是看中了余占鰲在昆嵛鎮的勢力,所以才想要跟余占鰲合作不假,但是自己也絕對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就至余占鰲不顧。

宋離向李真使了個眼色,李真屏退了四周的人。

宋離順勢把房門關了起來。

「朱爺,我同李掌柜的當初會選擇跟余爺合作也是因為相信余爺是個正人君子,只是如今我們已經許久沒有見到余爺了。我們這心裡也放心不下。還希望你能告知我們余爺到底怎麼樣了。否則我們這心裡怎麼也不能放心啊。你說是不是?」

朱紹清的心裡也在猶豫,他也沒有想到宋離居然會這麼刨根到底的追問自己將軍的下落。、只是將軍的下落自己確實不能告知。

「難道宋姑娘你還不相信我?」

宋離笑了笑,「不只是朱爺你,其實就連我自己有時候我也是不相信的。」

得了,既然人家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朱紹清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朱紹清只能把余占鰲臨行前留下的書信交給了宋離。

「宋姑娘,這是我家余爺給你的書信,一切的疑問只要等你看過書信之後就會全部明白。」

宋離接過書信,展開來。

余占鰲在信里已經說的很明白了,自己將會離開一段時間,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跟欲雙飛合作的事情就全權交給朱紹清接手,讓他們有什麼事情直接跟朱紹清商量就是了。

余占鰲在信里都已經這麼說了,宋離自然也不好繼續多說什麼。

同樣等李真看完書信之後,心裡的想法跟宋離的也是差不多的。

「那好,朱爺你看咱們這開張的日子定在什麼時候較好?」既然余占鰲已經說了可以直接跟朱紹清商量,那自己就不客氣了。

朱紹清一愣,這宋離還真是不客氣。不過如今余爺不在,自己一定要幫余爺把這件事情給辦好了,絕對不能出一丁點的差錯,否則自己就對不住余爺的信任。

「二月初十三是個宜動土興木的好日子,咱們就選在這一天怎麼樣?」

李真沖宋離微微點頭,「那就這麼定下了。」

確定了欲雙飛重新開張的日子,宋離的整顆心也就放鬆下來了。

李真更提議說要好好的吃一頓,慰勞自己這麼多日的辛苦。

宋離身邊還跟著衛東跟喬大郎二人,自然也不會害怕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就答應了下來。倒是朱紹清在宋離跟李真的好一番的勸說之下才願意跟他們一起。

「朱爺,這幾日對朱爺有什麼不敬的地方,還望朱爺能見諒。」宋離倒了一杯茶水敬向朱紹清。

朱紹清自然不會拒絕宋離的示好,將軍走的時候就讓自己跟宋離這人多打打交道,對自己只有好處,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壞處的。朱紹清當然會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了。

「我也敬宋姑娘你一杯。」朱紹清道。

李翠娘咬住下唇,只能把苦水咽進肚子里……

Previous article

到現在為止,『三我人格』理論能夠解釋羅格所遇到的所有生物的精神層面的內核,不管是人類、天使、魔鬼還是深淵惡魔,其精神層面的內核構成都能以『三我人格』來解釋,甚至羅格自己還以『三我人格』為基礎做出了『半神』晉陞『神明』在精神層面發生的蛻變的猜想….之所以說是猜想,是因為羅格還沒有晉陞神級,等他晉陞為『神』,那這猜將變為事實。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