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話讓楊文昭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在那看着我,左右爲難,我讓他直接說,這個本事我還是有的,這個時候也不能怪我不仗義了,

楊文昭把我的話都說了,這個時候我看着那老婆子更加的氣氛,手裏拿着一個小,不停的搖來搖去的,又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我知道他這是在請神,但是我也不怕,過來一會,我看着神婆站起來了,他眼神特別狠毒,我知道完了,她要跟我鬥,這時候,我就看着神婆朝着我一指,隨後那十幾個漢子就朝着我撲了過來,

我知道今天肯定要出事,但是就算出事,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把藏刀一拔,我特別很,朝着人肩窩子就捅,這殺不了人,但是能讓人立馬就沒勁了,楊文昭可能也不知道我這麼狠,看到有人被捅傷了,才知道叫他的兄弟來拉架,

這時候很亂,我看着楊文昭叫來的兄弟把哪些要打我的人都給拉開,我趕緊衝進去,我要喊:“娃,娃,你在那,”

這時候我聽到一個老頭的話從樓上的窗戶傳出來,這老頭的話我聽不懂,但是我能感覺到他語氣裏的平淡跟絕望,

楊文昭告訴我:“措姆老爹說你家的娃被丟進山裏了,”

我聽着這句話,就覺得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像是散架了一樣 我聽到這句話,我整個人就跟丟了魂似的,站在院子裏站了好久我都沒反應過來,

這時候突然有幾個人衝上來。把我給按住了,奪了我手裏的刀,把我按在地上,我都沒有反抗。我整個人就給丟了魂似的,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就感覺我被人給捆了起來,捆我的人嘴裏嘰裏咕嚕的。我不知道在說什麼,但是從語氣可以聽出來,應該不是什麼好話,

這時候我看着楊文昭不幹了,他帶着十幾個兄弟愣是把哪些人給攔下來了,而且還吵的特別兇,過了一會,可能是吵不出個結果來,兩夥人居然幹起來了,很混亂,

我腦子這時候跟炸了一樣,兩歲的孩子,給丟到山裏面,我覺得醜娃活不了了,但是我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我開始反抗,不停的扭動着身子,要把繩子給解開,這時候楊文昭衝上來了,我看着他滿臉都是血,嘴上也豁開了皮跟口子,我知道他捱打了,楊文昭特別仗義,身後還有人打他,但是他都沒管,直接來給我解開繩子,

我一脫了困,我就從地上撿了一根標杆,我戳着一個人直接就給戳到了牆上,我使勁的叫喚,聲特別大,那個人特倒黴,雖然不致命,但是特別疼,叫的也特別悽慘,這聲在碉樓的院子裏迴盪,特別瘮人,

這時候所有人都停下來了,都看着我,我臉上都是血,很恐怖,我說:“我兒子要是死了,今天這裏的人都別想活,”

楊文昭特別氣憤的把我的話跟他們說了,我就看着他們都聚到了一起,臉不散,我把那個人給推過去,他們家都是幹醫生的,相信這點傷要不了命,

我看着楊文昭他們也身上掛彩,我心裏特別感激,但是我知道這件事還沒解決,這個時候,我看着碉樓裏說話的那個老頭,也就是措姆的老父親下來了,他跟我說了一些話,楊文昭翻譯了我才能知道,

措姆的父親告訴我措姆因爲我被詛咒了,他是家族裏唯一的希望,也是把藏醫發揚光大的希望,他像是一個海洋一樣,把藏醫還有佛爺的意志帶給草原所有的人,所以他的兒子不能死,一定要消除詛咒,而神婆問了薩滿大神,消除詛咒的唯一辦法,就是燒死我們父子,但是他們是行醫的,不忍心燒死一個孩子,就學蒙古人的做法,把受到詛咒的人丟到荒原地區,任由他自生自滅,但是一定要把我給燒死,

我聽了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心裏特別氣惱,這個神婆絕對是有意的,她對我有偏見,我知道這是因爲信仰的關係,我也不能怪他,我愣在當場,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還是那句話,我兒子要是死了,這裏所有的人都得死,

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我看着措姆從碉樓裏走了出來,跟他一塊出來的還有個大喇嘛,這個喇嘛穿着紅的僧袍,年紀五六十,看着特別智慧,他搖着經桶,跟措姆的老爹說了一些什麼,措姆的老爹就滿臉的無奈,嘆了口氣,就讓他的孩子們都散開了,

我不知道那個老喇嘛說了什麼,大概就是一些勸解的話,這時候措姆過來了,我對他百感交集,又感激又痛恨,真的不知道該咱辦了,

“孩子都是爹媽的根,我陪你去找,找不到,我措姆給你抵命,我知道你有本事,你不要害我家裏人,”

這是措姆的話,我聽着眼淚嘩啦啦的就掉下來了,措姆是仗義,但是這件事不是仗義就能解決的,醜娃雖然醜,但是,他就是我的根,他要是死了,我一輩子,,,

“不要灰心嘛,你要是好人,佛爺肯定會眷顧你的嘛,你們漢人很有智慧,有句話叫福大命大,你的娃要是真有福氣,那肯定是不會死的嘛,”

這話是哪個老喇嘛說的,他說話很圓潤,我說:“到哪找,”

老喇嘛跟我說:“整個札達地區我都去過,這裏都是佛的腳跡,我陪你一起去找,佛爺肯定能帶我們找到你的娃的,”

老喇嘛說完就去跟措姆的老爹說了一些話,但是說完之後,老喇嘛跟措姆都臉大變,不停的搖頭嘆氣,

我問楊文昭他們說了什麼,楊文昭也是臉大變的,楊文昭跟我說:“他們好狠啊,居然把醜娃丟進了札達的土林了,那可是要命了,”

我聽着心裏就覺得絕望,雖然我不知道土林是什麼地方,但是能夠讓那個老喇嘛跟措姆都變的地方,肯定不是個好地方,

我沒有問土林是什麼地方,我對這裏一切都不知道,措姆過來跟我說,就是地獄,他都會跟我去一趟,我沒跟措姆說話,老喇嘛讓我們準備準備,連夜就去土林,

我也沒什麼好準備的,我讓他們把芙蓉給放出來,但是措姆的老孃不答應,說要懲罰她生下薩滿老爺詛咒的人,但是老喇嘛只是說了一句話,神婆就把人給放了,從這件事上我才知道,這個老喇嘛的地位特別高,就連神婆都非常聽他的,

楊文昭從他的兄弟哪裏借了大卡車,拉着我們去土林,但是他的哪些兄弟不願意去,並不是忙,而是害怕,我從他們一聽到土林這兩個字的時候就變了臉,急吼吼的要回家,我就知道,那地方是個邪乎的地方,要不然,怎麼會那麼多願意幫跟當地的藏人幹仗的漢子都不敢去呢,

我們坐在斗子車裏,老喇嘛念着經文,措姆跟我說這個老喇嘛就是託林寺的佛爺,札達地區的人都尊稱他教摸達法王,整個藏地都非常有名,

這個老喇嘛確實有智慧,但是我不關心,我就想把醜娃給找回來,芙蓉哭哭啼啼的,特別委屈,這讓措姆也很自責,跟我說:“俺沒想到會這樣啊,以前我去蒙古的時候,我遇到有這樣的病,但是人家都不給我治,都把人給丟進沙漠裏活活給餓死,渴死,我心裏特別難受,俺們是信佛爺的,我就想救人,但是我跟你一樣,被什麼詛咒給阻止不讓我救人,我也差點被燒死呢,遇到你之後,我以爲我就能救人了,就能把這個蟲病從詛咒的迷信里拉出來,但是,沒想到我沒有那個能力,我自己居然也被詛咒了,”

我聽出了措姆話裏自責的意思,我也沒有怪他,畢竟這件事不是他的本意,我說:“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咱們現在把醜娃找回來要緊,你們說把醜娃給丟進土林了,那是什麼地方,我聽你們的語氣都感覺很害怕一樣,”

措姆笑了一下,然後就咳嗽起來了,嘴裏咳嗽出來很多血,都是一點點血沫子那種,我以前也咳嗽出這種東西來,所以我沒有驚訝,措姆跟我說:“土林啊,是俺們札達地區的禁地,那個地方是個奇特的地方,相傳,很久很久以前,扎達一帶是一片汪洋,藍天之下只有水和風,後來,土林山漸漸從海里冒了出來,但是這個地方卻是個死亡之地,沒有人在這個地方能活,”

我說:“怎麼可能,連你們藏人也不能在土林生存嗎,這是爲什麼,”

措姆跟我說:“是的,我們藏人也不會去土林,哪裏除了黃土,就是黃沙,傳說中土林養育了四方兒女十萬之衆的朗欽藏布河,大部分水域都已經乾涸;或曾有過的綠洲,也萎縮殆盡所剩無幾了,沒有綠,就意味着沒有生靈;沒有生靈,就只有死一般的寂靜,咋一眼看去,那些土林就象是天然的一排排城堡碉樓,只消稍稍凝望,便生出無數暇想,彷彿那些雕鏤城堡裏祕密地駐紮着千軍萬馬,隨時都會隨着一聲令下殺將出來,然而,無論你凝望多久,也終究聽不到那樣的一聲怒喝,除了死一般的寂靜,什麼都沒有,只有死一樣的沉寂,”

我聽着就皺起了眉頭,這讓我越發的擔心醜娃了,他才兩歲,兩歲的娃知道幹啥,被丟進那麼一個地方,我覺得活的可能不大,

車子走了二十多公里便停下了,我知道到了地方,我們下了車,夜裏面太黑了,天上也沒有月亮,大卡車的燈照射的很遠,但是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空曠的地方,這樣一個地方,我這個大人站在這裏都覺得慌,不要說醜娃了,

我問:“你家裏人到底把醜娃丟到哪裏去了,這個地方這麼大,我們總不能一點點的找,”

措姆嘆了口氣,跟我說:“老哥,你別急,我知道在那,土林曾經有一個強大的王國存在,後來滅亡了,但是遺蹟還在,在土林最高的山頂上,有一個廢棄的宮殿,我們本地叫做佛難原鄉,就是佛國滅亡的地方,哪裏是我們流放罪人的地方,進去的人,都出不來,”

我心裏有些驚慌,我問:“爲什麼,”

措姆沒有回答,只是嘆了口氣,而楊文昭告訴我,因爲那地方是狼窩,只有生存在草原裏的野狼才能在哪個地方找到回家的路,

我聽着就知道了,狼,這裏還有狼,我看着一望無際的空曠,我的眼淚刷刷的往下掉,

醜娃,你等着爹,我肯定會去救你的,你一定要等着我, 荒涼,

我一直以爲土林即便在荒涼也會有樹木,我總以林這個字代表樹木,但是走進土林之後我才知道。這林,只是代表那些被風化了的山壁很多而已,

黃土,到處都是黃土。黃土的路,黃土的建築,當然,黃土的建築是天神鵰琢。

黃土,到處都是黃土,那擎天的柱子是黃土的,那神態各異的相形景觀是黃土的,

土林就是黃土做的林海,

路一點也不難走,但是很荒涼,我們走了一個時辰,所有人都沒有話說,在前面領路的人是莫達法王,一路上只有他的誦經聲陪伴着我們的荒涼,

措姆告訴我,我們要找的地方曾經是一個王朝,用漢人的話說,就叫古格王朝,措姆跟我說,這個王朝曾經是藏地最爲傳奇的地方,被稱爲佛鄉,古格王朝的人都是佛爺的信徒,

措姆跟我說什麼,我心裏都記不住,我只想找到我的兒子,措姆知道我很煩悶,就跟我不停的說話,

措姆這個人是個奇怪的人,雖然他家裏的人信仰藏傳佛教還有薩滿教,措姆也信奉兩者,但是從他的言語中還有他所做的事情中,我都不難看出來,措姆是在挑戰神的權威,或者他想從一種本質上推翻神在人們身上的枷鎖,

所以,措姆不信神,我仔細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措姆的表裏不一,因爲,首先他是一個醫生,

楊文昭說他跑過很多地方,也救過很多人,但是我相信他遇到過很多的病人不能救,有時候並非是他的醫術不夠,而是因爲所謂的神在阻止他,

我信風水,敬鬼神,但是從本質上,我跟措姆是一類人,

荒涼,一行四個人行走在荒涼的土林,有種在地獄裏穿梭的感覺,沒有月亮,只有一盞馬燈,一個老喇嘛憑着記憶在行走,我感覺壓抑的很,

我們走了將近兩個時辰,但是還沒有把十幾公里的路給走完,我就知道老喇嘛的路可能是走錯了,我就上前,我說:“我們走了六個多小時,爲什麼還沒有到,”

老喇嘛看着天空,雖然太陽還沒有出來,但是天空已經發白了,老喇嘛跟我說:“我在給這裏每一個冤魂誦經,讓他們保佑你家的娃子,”

我聽着這話我覺得像是胡扯,我心裏有種他故意拖延時間的感覺,我心裏有點沒底,我不知道這個老喇嘛是不是誠心要帶我去找我的兒子,這個時候我心裏特別懊惱,我不應該這麼隨意的相信別人,即便他是個僧人,

我沒有說出我心中的憤怒,我只是用表情跟惡毒的言語咒罵,措姆跟楊文昭或許能感受到我的憤怒,楊文昭就過來跟我說:“莫達法王是我們都尊敬的人,我們要相信他,”

我心裏很不好受,我看老喇嘛根本就沒有顧忌我的感受的意思,他繼續走,我發現他在帶着我們朝着一個山坡上走,我跟着他,這個時候我除了選擇跟着他之外我別無選擇,受人魚肉的感覺真不好,

但是上了山坡之後,我就有點傻眼了,眼前的景讓人震撼,延綿數百公里的山脈在風吹雨打的風化之下,形成了形態各異的土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另外一個世界,在毫無生命跡象的無聲世界中,有的像人、神像,有的像動物和物體,有的像建築物,一座座高達幾米甚至幾十米的土林有序地排列着,猶如無法穿越的天陣,彷佛到了佛國一樣,我覺得如果深入進去,很快就會迷失方向,

老喇嘛告訴我:“不管你多麼的急,我也必須上來看一看具體的方向,要不然我們進去之後,在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聽着有些慚愧,即便我是做風水師這一行當的,但是面對眼前的這條路,我也不確定我進去之後能出來,而且在天黑的情況下,就更別提了,所以這個老喇嘛纔會故意拖延時間,等天亮之後站在這座最高的山丘上,看清楚進去的地形,記下回家的路,然後在進去,

我也知道老喇嘛爲什麼一開始不跟我說他的目的,因爲他知道,如果一開始讓我等,我是絕對等不了的,只是我有些好奇,措姆家的人,是如何把我的兒子丟進土林的,難道他們自己不怕迷路嗎,

我看着幾裏外的古堡,很雄偉,古堡下面的建築一片接着一片,我當真不能想到,這個荒涼的世界裏,曾經居然真的是一個王朝,你不來到這裏,你永遠都不可能想象的到,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陽光漸漸照在了城堡的山上,深的天空下,金黃的古城堡與土山融爲一體,雄偉的古格王朝城堡在晨曦中傲然挺立,那些已經被風化的古老建築遺址在荒蕪的土地上顯得格外蒼涼,更顯得年代的久遠,

老喇嘛對這個景似乎已經麻痹了,或許他的心裏早就已經古井不波,他就是那樣的平穩,可能是記下道路之後,便搖着他的經桶下了山坡,繼續帶路,

我跟芙蓉跟着,芙蓉走路的時候,腿都在打軟,但是她依然堅持自己走,我要揹她,芙蓉都不讓,我倆還是有隔閡

十幾公里的路在正常行走下,一個多小時就走完了,老喇嘛這次沒有繞路,而是選了一個最近的路帶我們到了被廢棄的王國,

我們站在一坐小山下面,本來我們可以直接進去的,但是進入廢墟的路卻被兵頭給封死了,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地方居然被保護了起來,

在廢墟的旁邊有十幾個人當兵的,手裏都拿着槍,邊上還拴着幾頭土狗,凶神惡煞的,我們要進去的時候,就被攔下來了,措姆去交涉之後,過來跟我說:“這裏成了文物保護區了,所有人都不給進了,說是要考古挖掘了,他們也是早上纔到,”

我聽着就焦心的很,我上去跟那幾個當兵的理論,我說我兒子被人給丟進去了,我必須要進去把我兒子給找到,當兵不跟我說話,我要進去,他們也不讓我進去,我實在是急的火燒眉毛了,我就想硬闖,但是幾個當兵的拿槍指着我,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要硬闖,他們肯定會開槍的,

這時候我急的真的是要哭了,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到這麼絕望,

莫達法王搖着經桶,他無所畏懼的走進了廢墟,哪些當兵的人只是攔着他,但是沒有人敢碰他,十幾個人組成一個人牆擋在莫達法王面前,讓他沒有進路,莫達法王很生氣,雖然這些當兵的很尊敬他,但是卻不給他路走,這讓莫達法王也無可奈何,

我們所有人都一籌莫展,這些當兵的是油水不進,好話歹話都不聽,我知道想進去是不可能的,我們幾個圍在一起,就商量看看能不能從其他的地方進去,但是老喇嘛跟我說,其他的路都是迷路,只有這條路才能上山,

我急的團團轉,我真想衝進去,一切都他孃的太巧合了,你早不來晚不來,非等我兒子被丟進去的時候你來了,這不是要絕我的路嗎,

但是,當我最絕望的時候,我的希望來了,我看着一隊考古的人來了,帶頭的人我一看就笑了,是五哥,金啓倧,

我跑過去,緊緊的抱着五哥,我覺得太好了,也太神奇了,五哥抱着我,也覺得神奇,沒想到我們在這個地方還能遇到,

我也沒管五哥來這裏幹啥,我就直接說了我的事,我說我家的醜娃被人給丟進這廢墟里了,我必須要進去把醜娃給救出來,

五哥對於我的事沒有做過多的詢問,跟哪些當兵的說了一通,很快五哥就回來了,五哥跟我說:“一會跟我走,”

我心裏很感激,使勁的點了點頭,

考古隊有十二個人,大多數都在三十多歲,只有兩個人上了年紀,一個是五哥,還有一個是一個地質專家,五哥是文字專家,這一隻考古隊也是臨時成立的,

五哥的隊伍把要帶上山的工具都準備好,就跟哪些當兵的上山了,我們都跟在後面,我沒讓芙蓉去,而是讓他留在山下,她太弱了,肯定會扯後腿的,芙蓉第一次沒這麼倔強,但是她跟我說,要是不把醜娃帶回來,他就死在這裏,我心裏很亂,如果我找不到醜娃,我一次要失去兩個至親的人,

五哥在前面走,身後跟着一個連長的官,有幾個老兵手裏拉着幾頭土狗,我們一羣人就這麼上了山,五哥跟老喇嘛說話,他們像是很熟悉的樣子,而且相互尊敬,這個時候我才知道,莫達法王真的是個厲害的老喇嘛,連五哥這樣的人都這麼尊敬他,

走了一段路,五哥讓那些考古隊的隊員注意收集路上的文物,他跟自己的隊員說,這裏到處都是文物,果然,很快就有人在地上找到了一片鐵器,有點想武器,對此我不是感興趣,

五哥看我一直悶頭不說話,就過來跟我說話,五哥跟我說:“你家醜娃有福氣啊,打小就給丟在這裏,厲害啊,這個地方可是個神奇的地方啊,他小娃娃從小就有這種見識,長大了一定不得了,” 五哥笑了一會,又沉默了一會,然後又跟我說:“這個地方,是古格王朝的遺址。我們找了許多年都沒有找到,還是外國人給找的,裏面的東西都被偷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我們要大力保護,本來這個地方是不受監管的,但是最近市場上,流出來了關於古格王朝遺址裏面的東西了。所以,裏面肯定有人盜竊了,所以,我們纔要上山保護性挖掘,”

我說:“得虧遇到了你,要是遇到了別人,我今個就別想進去了,不過,如果要不是遇到了這檔子事,我覺得這裏還挺美的,只是現在我沒了心情,”

五哥笑了笑跟我說:“你這個人不是信神信佛嘛,爲啥不輕神佛保佑你家娃呢,”

我知道五哥是挖苦我,我也就沉悶着不說話,五哥看我又不高興了,就嘆了口氣跟我說:“我來過很多次,但是古格王朝是我在考察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不僅僅只是它謎一樣的歷史背景,而它的壯觀雄偉的城堡真是讓人震撼,”

我知道五哥又要開始了,他總是喜歡把他見到的最雄壯的風景人文跟我說,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但是我去過的地方,遇到的事情,是他根本就不能比的,

五哥走一路跟我嘮叨一路,都是說他在古格王朝做考察的史蹟,我心不在焉的聽着,就當是打發時間,

我們一路行走,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我們要找的地方,五哥跟我說,古格城堡修建在扎佈讓區的一座土山上,全部是土建造而成,遺址從山麓到山頂高三百多米,建築分上、中、下三層,依次爲王宮、寺廟和民居,

我們現在走的地方就是民居區,這個地方現在已經成了廢墟,到處都是和泥土顏一樣的建築羣和洞窯,除了幾間寺廟除外,遺址原有的全部房舍幾乎都有坍塌,只剩下一道道土牆,遺址的外圍建有土質城牆,四角設有碉樓,山腰中有幾條暗道連接,直通山頂,

五哥指着山腳下的通道,跟我說:“這些通道,就是上山到達宮殿的路,”

我知道我們就快要到了,所以我們迫不及待地沿着地道爬向三百米高的頂端,但是我爬了一會我才知道什麼叫做精力有限,因爲別看這個山包才三百來米,但是他可是長在四千米高的藏地,所以爬起來確實很不容易,常常爬幾步就得休息一下,我還缺氧,想吐,五哥告訴我,這是高原反應,

這個時候我是有心無力,我也只能慢慢走,這條暗道很長,暗道是上到山頂城堡的唯一通道,像一個打仗的地道,每上一二層,都會向外挖一個窗口,不僅可以看見外面,對外防禦,還能讓自然光線照射到地道內部,

依山而建的殘牆斷垣上,仍然看得見古格的建築和洞穴,這個時候,我也有些無法想象當年是如何建造這些巧奪天工的建築的,

通過地道上到城堡的山頂,有幾十間建築,應該是王室居住的房間,

五哥跟我說王室居住的夏宮是建築在山頂上,因爲面積所限,而冬宮則建築在山下,

半山坡房屋密集,爲軍政官邸和守衛的軍營,在一些窯洞中,還藏有盔甲、馬甲、盾牌和箭等兵器,

我從地上也撿起來一些箭頭,但是都被五哥給沒收了,五哥說這些都是文物,拿出去都能換很多錢,我心裏覺得五哥太小氣了,只是一個破箭頭誰會要,

我們從暗道裏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終於到了山頂,一到山頂,我就傻眼了,因爲山頂完全是一個平緩的地方,就像是有人把一座山的山峯給削平了,然後在上面修建了一個城堡一樣,特神奇,

山頂有一座保存比較完好的建築,五哥跟我說,這是古格王朝的議事大廳,大約有二十多丈的長寬,前面就是古格王朝的古堡,

我站在古格城堡最高處往下看,均是陡峭的懸崖,僅有一條地道與山下相通,

我心裏很着急,不知道醜娃被丟到哪裏去了,這時候我看着五哥吩咐他的哪些隊員開始工作,我知道要找醜娃的事,只有靠我自己了,

我問老喇嘛我們應該去那裏找醜娃,老喇嘛跟我說:“去詛咒滅亡這個王朝的地方,”

老喇嘛的話很玄乎,說了等於沒說,老喇嘛率先進了城堡,我們都在後面跟着,好像他對這裏很熟悉一樣,後來五哥跟我說,這裏的之所以能被發現,其實就是藏地的喇嘛當年帶哪些外國人找到的,藏地的喇嘛們可能流傳着古格王朝的一些文字記載,

對此我不敢興趣,只要他能幫我找到醜娃就行了,我們走進城堡的最高建築,極目遠眺,整座城堡盡收眼底,讓人感到巍巍壯觀,而又望而生畏,

我們進了大殿,殿內有許多的古老的佛像,屋頂和四周的牆壁都有壁畫,我看着有點眼花,這裏的壁畫很奢侈,用金粉和紅塗料繪製的多面、多手佛像,手持花朵等各種法器,形態栩栩如生,四周有成百上千幅各式形態的小佛像所圍繞,

可是,雖然這些畫的是佛像,在現在看來卻有點詭異,跟讓人害怕,因爲這裏是鬼城,一個人都沒有,你可想而知,在這麼荒涼的地方,你被這些東西盯着,內心是多麼的恐懼,

老喇嘛帶着我們直接穿過層層的走廊跟房舍,來到了最深的一個房間,這個房間很大,屋子裏面也很奢侈,現在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裏曾經的輝煌,只是這間屋子空無一人,除了一股黴味,就是一股腥臊的味道,這裏,肯定有動物在裏面生活,

我看着屋子,裏面什麼都沒有,除了一張巨大的石牀之外,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有些絕望,我說:“你說的地方應該不是這裏,”

老喇嘛沒有說話,只是四處看着,當他也發現這裏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才絕望的跟我說:“這個房間曾經是最後一任古格王的寢宮,他就是在這裏病死的,當他死亡之後,古格王朝就滅亡了,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叫他詛咒之地,我們札達地區所有被詛咒犯了死刑的人都會被流放到這裏,”

我聽了之後,很絕望,我四處尋找,急的到處砸牆,想砸出一個窟窿來,或許突然間,我就能看到醜娃在窟窿裏,但是這裏空無一人,

我的失控被楊文昭跟措姆攔着,他們把我架着到了一邊,讓我冷靜一下,我很冷靜,只是絕望而已,他們不能理解至親骨肉被人丟在荒山野嶺而你沒有辦法去救他的感受,那是一種無能的感覺,而且,我也知道,我的妻子也會因此而離開我,我一切都將破碎,

我現在有些厭惡我做風水師這個行當來,因爲,我師父跟我說過,做這行,就避免不了三缺五弊,有一天,所以我師父不結婚,也不生孩子,這是註定的,

我在大殿裏面坐了很久,大概有一兩個小時,莫達法王一直在誦經,措姆也很自責,他總是說自己爲什麼能力有限,楊文昭在一邊安慰我,五哥也很愁悶,他還抱過醜娃,雖然覺得他醜,但是醜娃總歸還是個孩子,五哥說都是迷信害了醜娃,他也說這是我的報應,

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需要經受這樣的報應,

找不到人,我只有絕望的回去,下山的路很快就走完了,我站在山腳下,我走走停停,我不捨得走,我總想着,這麼大的一片山地,可能醜娃就在其他的地方,但是我看着這一片巍峨的山,醜娃一個兩歲的孩子怎麼可能到處走,希望與絕望這個時候在我心裏交織着,

我看着那麼多的山洞,我心裏想着,醜娃可能就藏在其中一個,我想去把每個山洞都找一遍,但是我大致的數了一下,這裏的山洞至少有上百個,又是剛剛燃燒起了希望,就被絕望給澆滅了,

我低着頭走,很快就到了山腳下,我很失落,我走的很慢,不想去面對這個現實,突然,我懷裏的屍貓從我懷裏竄出來了,他跳下來之後,甩了甩什麼的皮毛,又蹲下來撓了撓自己的脖子,然後瞪着我,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罵它一句,說它是個吃嘴的畜生,一覺睡到肚子餓了纔會起來,但是現在我沒心情,連罵它的心情都沒有,

屍貓的踮起腳,以前這個時候他總是會圍着我打轉,但是這次沒有,他居然朝着對面的山開始跑,我回頭看着,整個山壁都是石窟隆,裏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屍貓跑到一個石洞邊上,對着我不停的叫喚,我心裏特別氣惱,我撿起一塊石頭,想要砸它,但是它猛然一個跳躍,居然竄進了兩米多高的石洞,

我根本就砸不到,屍貓還在對我叫喚,我實在不能理解,突然,我看着屍貓朝着那石洞深處鑽了進去,我腦子突然有點炸的感覺,我覺得屍貓不可能無緣無故朝裏面走的,它一定是發現了什麼,

對的,一定是,想到這裏,我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我燃燒起了希望,

醜娃不會這麼容易死的,一定是的, 這本書即將收尾!

新書《道家祕錄》試讀:

我叫馬生,出生在東北一個名叫墳頭村的小山村裏。

村子之所以有個如此奇怪的名字,是因爲在村東頭有一個座巨型的孤墳。

與其說是墳,不如說是一間磚瓦小房子。青磚上面雕刻着古樸的花紋,房子下面纔是墳,每年清明的時候,都會有人過來燒紙。至於燒紙的人。則從來沒人遇見過,只是清明過了,墳前就多了一堆紙灰。



被遊戲追殺的領主 村子民風淳樸,百姓安居樂業。可以算的上是一處世外桃源。

我十歲那年,村子發生一件怪事,打破了村子以往的寧靜,然後各種詭異的事情陸續發生在了我們村。

而這些怪事的來源,是來自我們家,確切的說,是源於我二叔結婚。

我爺爺一共有倆孩子,我爹和我二叔,我爹很早就結了婚,並且有了我。

二叔是個殘疾,小時候上樹掏鳥窩,不小心掉了下來,將左手和和左腳都給摔斷了,成了殘疾。

以他這樣的身子,是沒法幹農活的,生活自理都困難,這放在農村是娶不到媳婦的。

所以,二叔至今還是個光棍。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二叔就奔三了,眼見還是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二叔,照這麼下去,二叔下半輩子就沒人照顧了。

這可急壞了家裏人了,一合計,實在不行就給他買個媳婦吧。

這事二叔自己也同意了。

天道寵兒開黑店 通過同村一個人的介紹,終於,買來了一個挺漂亮女人。

不過,這女人卻是個傻子像這麼漂亮的女人,要不是傻子,早就結婚生子了,哪裏還會被人拿來當商品!

可即這樣,二叔也很高興,就這樣將我二嬸娶進了門。

就在二叔結婚的第二天,二嬸一大早就在院子裏怪叫。

一家子人全都被吵醒了。

慕容澤禹雖然是在笑,可是卻掩飾不住那譏誚的笑意。

Previous article

“這就是那個防空洞!”武召淡淡地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