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艘納吉法爾戰艦……”她目光中閃過一絲恐懼,喃喃自語。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水手顯然也看到了另外七八艘納吉法爾。

龍雲忍不住道:“你們在感慨什麼?不就是幾艘船嘛,有一必有二,能建一艘還不能建第二艘了?”

格格朝遠處揚揚下巴道:“你數數有多少艘?”

龍雲雖然一肚子疑惑,不過還是認真數了下。

“八艘,包括這艘。”他給出了最後的數字。

水手愣了愣,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格格輕輕嘆了口氣,也沒說話。

“怎麼了?”龍雲問道。

“末日之戰的時候,你知道海拉一共有多少艘納吉法爾戰艦嗎?”格格扭頭問龍雲。

“我不像你們,我沒研究過你們的歷史,我對北歐的神話也不感興趣。”龍雲辯解道。

格格輕輕搖搖頭:“也難怪,你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第一次末日之戰的時候,海拉一共從海姆冥界開出了九艘納吉法爾戰艦,船上裝滿了冥界的怨靈和死靈,組成了強大的死亡軍團配合亞特蘭蒂斯人攻擊奧丁領導的莫里亞神族。也就是說,當戰艦建滿九艘,海拉就有可能重回人間,也預示着活人的世紀已經殺戮太重,到了清算之日。”

“……”聽她這麼一說,龍雲倒覺得事情挺嚴重的,這些年在非洲,他參加了大大小小無數次的戰爭,見到的死人不計其數,現在海灣戰爭又在美國的引導下拉開了序幕,大有燎原中東之勢,如果按照格格理論,如果那個詛咒怎的存在,這簡直是在向冥界海姆源源不斷輸送死亡軍團士兵。

“算了,說這些已經沒意義了。”格格走到船首,將海拉的徽章放置在烏鴉雕像的一個凹槽裏,船發出一陣隆隆的巨響,船艙內似乎有無數的淒厲嘶叫聲傳來,恍如地獄裏的活鬼,甲板上,一個個怨靈穿梭在空中,繞着桅杆和甲板不斷飛行,龍雲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那些怨靈的臉。

嫋嫋的黑色煙霧從船身上滲出,整艘船似乎被黑色的煙托住,這些黑煙和海拉身上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沒有什麼分別,這是海姆冥界裏的本源力量——暗黑之力。

巨大的人皮風帆無風自動,居然像吃飽了風一樣脹鼓鼓的,上面的白烏鴉標記就像黑暗中的一隻幽靈,看似巨無霸一樣的船身變得靈活無比,彷彿活了過來,在河上迅速調頭,朝着遠處無盡的黑暗中駛去。 “快起來!快起來!”格格的聲音在甲板上響起,在黑暗中迴盪。

“出了什麼事,出了什麼事!?”龍雲從地上彈了起來,在夢中驚醒。

在納吉法爾戰艦上,這已經是第七天了。龍雲暗自慶幸這不是非洲的大西洋或者印度洋之類的海面,否則三人肯定被烤成燒豬。

海姆冥界是死人居住的國度,這裏根本沒有什麼可以吃的,就算是一個超級的野外生存高手,在這裏也會餓死,除非你肯下嘴去啃那些骨頭一樣的翼龍,又或者肯吃掉那些硬得像乾柴一樣的死侍。

這讓龍雲對之前在海拉的悲慘宮殿裏看到的那些珍饈百味感到奇怪,難道那些都是海拉的魔法幻化出來的?

三人的戰術背心掛件中有一個應急的食物包,裏頭有一些高熱量的戰地食物,這些東西爲三人提供了足夠的熱量,三人中只有格格一個人的水袋還是完整的,龍雲的水袋和海拉對峙的時候已經破掉,而水手的水袋被斯利德河中的火焰死靈燒成了蒸汽。

不過,水很容易獲得,只有格格在。

只有空氣中有水分,“霜”這個天賦不但能攻擊敵人,也能爲自己製造足夠的水。龍雲毫不懷疑格格是天下間最耐渴的人,即便在沙漠裏,她只要能釋放天賦,就能得到水。

納吉法爾戰艦根本不用三人去操心,這種戰艦建造出來只有一個目標,永遠是朝着活人的世界航行,不用任何舵手,更不需要船長。

海拉作爲亞特蘭斯蒂人,對神之符語這種類似鍊金術的科技有着很深的瞭解。亞特蘭斯蒂人和莫利亞人的區別在於,莫利亞人依靠優良血統中的天賦來激發潛力,亞特蘭蒂斯人通過神之符語來活得戰力,這種符語分爲兩大部分,一種是類似鍊金術的科技類,通過特殊的符語和特殊的材料結合,從而獲得能量,另外一部分則是通過吟唱符語,導出盧納斯奧祕之力,獲得強大的力量。

這幾天三人輪流值班,負責警戒,不過龍雲一直沒睡好,每次剛剛睡着,海拉就會出現在夢境中,氣勢洶洶要找他算賬。

這讓龍雲不得不懷疑這是自己硬將海拉拖入自己的記憶幻境中導致的副作用,按道理,如果海拉被封印在自己的記憶中,那麼就會成爲自己的一部分,起碼是記憶中的一部分,也就難怪自己會時時在腦海中出現這個恐怖女王的形象。

不過最讓龍雲想不通的是,記憶中的那個封印,竟然連冥界女王都破解不掉?又或者是海拉早就逃脫,自己只是受了驚嚇,所以纔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然而這個猜想很快又被自己推翻,如果海拉真的逃出了幻境,爲什麼沒來追殺自己和格格、水手三人?那個代表她權力的徽章還在格格手裏,這對於一個主宰一個海姆冥界的女王來說簡直就等同於朝臉上吐口水一樣的侮辱,難道她就不想拿回來?

結論似乎印證了海拉還是被困在了封印之中,如果真的是這樣,自己記憶幻境中的那個封印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這種如此驚人威力的封印,又是誰下的?

龍雲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值得一個如此神祕而且強大的人對自己施加封印?自己十歲之前的記憶裏,到底隱藏這什麼樣驚人的祕密?

這種亂七八糟雜亂無章的猜想讓龍雲一次次肯定自己,又一次次否定自己,對於自己的身世,似乎只能永遠是個謎團。

沒睡好,精神就差;精神差,就變得有些神經質。

龍雲從甲板上跳起來後,睜着一雙紅通通的眼睛,拼命環視周圍,也許是海拉終於找上門了。

他寄希望是海拉找上門,因爲這樣,自己終於可以擺脫海拉,不至於讓她成爲自己記憶中的一部分,可是又不想見到海拉,三人合力也對付不了這個女魔頭,只要她出現,三人根本沒機會逃離海姆冥界,只能在這裏對着整個貌似天真無邪實則陰森兇惡的小女孩。

不過,周圍似乎沒有什麼動靜,龍雲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怏怏道:“格格,你鬼叫什麼?”

“我們快到邊界了!”格格站在船頭,指指遠方道。

這倒是個好消息,幾天了,終於聽到一個好消息了。

龍雲趕緊也爬上了高高翹起的船頭,透過一片黑暗,遠處似乎真的出現一絲亮光。

“發光的地方就是死人和活人世界交界的位置?”水手也被驚醒了,站在船頭問道。

“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格格說:“冥界的光線是青色的,活人世界的光線是白色的,你看那邊,青色中混雜着白色,說明我們已經到了交界的敵方,要做一下準備了。”

這個時候,船忽然震動了一下,就像發生了一次地震。

三人趕緊扶住船邊。

“我也開始相信你說的了,你看,現在船都有反應了,看來我們是要穿出這個該死的冥界了。”

龍雲坐在甲板上,長長舒了一口氣。

“不對勁……”格格搖搖頭,兩道彎月眉輕輕擰在一起。

“什麼不對勁?”龍雲靠在甲板上,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在這裏我就沒睡過一次好覺,回到人間的感覺真好,估計我能好好睡上幾天幾夜。”

“你這幾天沒睡好嗎?”格格轉過頭,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在黑暗中如同倆顆美麗的藍寶石。

龍雲心裏咯噔一跳,不得不承認,格格除了脾氣冷些,性格暴些,絕對是一個頂級的美女。

是男人都喜歡美女,龍雲也不例外,照樣是分泌男性荷爾蒙的動物,接觸格格這段時間以來,每次見面都在緊張的血與火的戰鬥中,還被偷襲了兩次,所以一直沒留意她的女性魅力。

“唔……是沒睡好……”龍雲想了想,還是決定如實告知格格自己的情況:“我每次一閤眼,就看到海拉在我的夢境中出現,你知道……”

他頓了頓,想起海拉在悲慘宮殿中發怒的形象,腐爛的下半身和天真無害的一副小女孩的臉蛋,這種極不協調的形象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知道,這種感覺可很不好受的。”

格格低頭想了想,道:“她是不是被你記憶中的那個強大封印封住在裏面出不來了?”

“不可能吧!她可是海拉,遠古級的亞特蘭蒂斯人,初代級的血統,冥界的女王,你覺得我能困住她?那個封印有這種能力?”龍雲自己在否定自己,其實他自己一點都不肯定是不是這樣。

“不一定,你記憶幻境中的封印我見過,不是一般的封印,絕對也是遠古級的,只有起強大的初代種亞特蘭蒂斯人才能施放那種封印,而且絕對有着神級的力量,不比海拉弱。”格格想起和克里斯蒂安教授在龍雲的記憶封印中被困的情形,忍不住道,“幽靈,你到底是什麼人?”

龍雲攤攤手:“我也想知道我是什麼人,你來告訴我?”

話音剛落,納吉法爾大船有一次發生了劇烈震動。

轟隆—— 這一次的震動比上次更爲劇烈,巨大的納吉法爾戰艦像遭遇了一場烈度超高的地震,將三人震得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

格格臉色變了變,顯然這不是因爲戰船靠近了活人世界的邊界導致的。

“好像有點不妥。”龍雲也嗅出了空氣中的一絲不安,站起來朝格格問道:“嘿!冰山妞,到底怎麼回事?不是這艘船年久失修了吧?”

這種白爛的玩笑話換來的只能是白眼,不過格格不否認龍雲的懷疑,納吉法爾戰艦的體積比現代化的航母還要巨大,就算這條斯利德大河上颳起十二級的颶風,翻起十米的巨浪,船也不會震動得如此厲害。

七天來一直平靜得像鏡子一樣的水面忽然變得沸騰起來。

“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伏在欄杆旁朝下張望的水手忽然大叫起來。

龍雲和格格低頭看去,第一眼他們誤以爲是成羣的螢火蟲從大河的深處升起。 惡少:妻有毒 它們成千上萬,渾身泛着青幽色的光芒,在納吉法爾戰艦周圍盤旋遊曳,彷彿星光的漩渦。

一種奇怪的聲音從河底傳出,似乎有千百萬個人在低聲吟唱着一首哀怨的樂曲。不過這種聲音對於龍雲來說並不能算是一種享受,彷彿著名的《靈魂懺悔曲》,樂聲低沉而悲哀,讓人情緒十分低落。

這首被成爲死亡樂章的《靈魂懺悔曲》當時被人們稱爲“魔鬼的邀請書”,至少有100人因聽了它而自殺,因而曾被查禁長達13年之久。原版的歌曲是一首47分13秒的歌,主要由鋼琴伴奏。據說,聽完的人,沒一個能笑的出來。很多人患上精神分裂,抑鬱症等等……

那些密密麻麻的光點距離近了他們纔看清楚,並不是什麼生物,而是一些沒有實體的綠色光團,它們通體透明,拳頭大小一團。

忽然,龍雲發現這些光團上似乎都是人臉,一張張扭曲的人臉,顯得極其痛苦,彷彿受盡煉獄的折磨。

“這些傢伙張着人臉!”他大叫起來,感覺自己皮膚上的雞皮疙瘩又開始冒滿了全身。

“這些是河裏的幽魂……”格格神色顯得相當凝重,盯着黑水中的那些幽魂道:“這些是被放逐的靈魂,在斯利德大河中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漫無目的遊曳,如果我們不是乘坐着納吉法爾戰艦,恐怕會被它們拖入河底,成爲它們的一份子。”

“不過……”她喃喃道,“這些傢伙似乎受到了驚嚇。”

“……”龍雲又是滿頭黑線,“這些都是死人好不好,死了還會怕?”

格格道:“活人的世界裏存在弱肉強食的規則,弱者會對強者產生莫名的畏懼,在冥界中這條規則照樣存在,弱小的靈魂對強大的靈魂產生恐懼,弱肉強食這一個叢林法則不光在活人的世界裏流傳,在這裏同樣盛行,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

河面上忽然出現巨大的漩渦,黑色的河水墨汁一樣攪動,漩渦似乎在一剎那就形成,而且以極短的時間開始不斷擴大。

那些發着青光的幽魂被捲入漩渦裏,掙扎着嚮往外逃竄,空氣中傳來它們絕望而淒厲的叫聲,起初整齊劃一的吟唱變成了驚恐雜亂的嘶叫。

“小心!如果我們被捲進去,就死定了!”龍雲盯着那個足足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漩渦,大聲提醒格格。

波——

一條水柱沖天而起,數以千萬計的幽魂在一瞬間沒入了水柱的黑暗中,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裏消失殆盡,彷彿被一個口袋一把全裝了進去。

水柱直衝上天空足足百米,終於現出了隱藏在其中的本來面目。

一條巨大的蛇!

可以說,這是龍雲見過最大的蛇。

世界上最大的蛇是森蚺,據說普通的成蛇長度可以達到五米,有記錄顯示有些活得較久的甚至可以達到十米以上。

不過一切都是浮雲,在這條蛇面前,那些什麼森蚺之流只能算是剛出殼的幼崽。

從黑水中破水而出的這條巨蛇看起來直徑有二十米,雖然已經衝到了百米高空上,可是根本看不到它的尾巴,說明這傢伙還有一截很長的身子藏在斯利德大河的水底下。

但是,這條蛇看起來狀況並不算好,沒有光亮的鱗片,渾身就像被丟進了燉鍋中慢燉了幾個小時的蛇肉,有些地方還有鱗片,但是大部分敵方潰爛不堪,甚至可以看到一圈圈巨大的肋骨。

剛纔數以千萬計的幽魂,完全就是被這條巨大的蛇一口吞沒的,那個巨大的漩渦,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誰是始作俑者。

“耶夢加得!”格格倒吸一口冷氣,驚叫道:“它怎麼會在冥河裏!”

龍雲不得不承認,面對這種超自然的東西,自己雖然是一個一等一的僱傭兵,就算手裏拿着最好的單兵武器恐怕都難以應付,何況現在三人都赤手空拳,如果這條叫做耶夢加得的大蛇忽然有興趣將自己當做飯後甜點,能做的似乎只能是等死,甚至連跳船都做不到,因爲跳進斯利德大河的黑水中,也意味着死亡。

“它對活人應該沒什麼興趣對吧?”龍雲只能安慰自己,畢竟這傢伙一出場就吞掉了無數的幽魂,或許它是個專門吃死人魂魄的怪物,對活人沒什麼興趣,就像有些人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榴蓮的味道一樣。

波——

大蛇落入水中,掀起十多米高的巨浪。

格格趕緊撲到船首,將手放在海拉的王權徽章上,大船船身散發出更多的黑色輕霧,風帆下飛舞的怨靈更加極速地在空氣中穿梭,它們用自己的力量推動着這艘巨大而古老的船隻,朝活人的世界邊境駛去。

在傳說中,耶夢加得是被稱之爲中庭之蛇。根據冰島史詩《埃達》的記載,耶夢加得是一條身型極爲龐大的巨蛇,傳說中它身材巨大,頭尾銜住,可以將整個人類所在的世界圍一個圈。

它與巨狼芬里爾、死神海拉都充滿着邪惡的力量。奧丁趁耶夢加得還年輕時,就把它扔進環繞着人間世界的無底深海之中,可是巨蛇的體型已經非常龐大,它把身子伸展,竟然剛好在深海的另一端咬着自己的尾巴。

正當所有人都以爲擺脫了那條巨蛇的時候,船首前方的黑水涌動,又是一條巨大的水柱沖天而出,擋在整條納吉法爾戰艦面前。 船下的黑色河水就像被一柄無與倫比的巨型武器劈開,濺起巨大的水花撲上了納吉法爾的甲板,強力的水流將三人衝倒。

“尼瑪!”龍雲盯着前方,半天才找出一個詞來形容自己的震驚。

船首方向,耶夢加得巨大的頭顱昂在空中,粗壯的蛇身看來並不顯得笨拙,兩個巨大的紅色眼球看起來就像天安門城樓上懸掛的兩隻燈籠。

從黑水中伸出自己的身子,耶夢加得露在水面上的一截身子足有百米之高,即便是龐大的納吉法爾戰艦,依舊會籠罩在它的俯視之下。

地上溼漉漉的一片,三個人幾乎是用一種躡手躡腳的姿態慢慢從地上爬起,輕手輕腳躲在巨大的舵盤後面,唯恐動作太大會引起眼前那隻傳說中的怪獸的注意。

“你說,它除了吞噬那些幽魂之外,會不會也喜歡我們這種活人?”龍雲悄悄地吞了口唾沫,道:“就法國大餐最後的一道甜點……”

“小心點……”格格從未想到會在這條斯利德大河上遇到傳說中的耶夢加得,這條中庭之蛇在末日之戰後的幾萬年從未在人間路面,雖然許多地方在歷史上都有着對它的朦朧記載,但是親眼所見,畢竟更能讓人震撼。

遠古年代,海上漁人最爲害怕的怪物就是耶夢加得,這條傳說中的巨蛇只要興風作浪,總是需要無數的人生命作爲陪葬。

人類,在它眼中甚至連龍雲所說的甜點都算不上。

耶夢加得巨大的頭顱緩緩俯身下來,伸到甲板上,兩隻巨大的鼻孔不斷抽氣,似乎在尋找不同尋常的氣息。

它嗅到了活人的氣味,蛇的視力很差,耶夢加得天生就視力低下,不過它的嗅覺確實相當靈敏。

“活人……”它開口說話了,而且是人類的語言,“三個可憐的活人,爲什麼會在海拉的死人之船上?”

龍雲心裏暗暗罵道,我艹!居然還懂說人話!不過他沒幹吭聲,耶夢加得鼻孔中噴出的腥臭味將他薰得幾乎暈過去。只要發出一點點響聲,這條巨蛇很可能一口將自己吞進嘴裏塞牙縫。

“唔……我已經忘了多少年沒見過活人了……”耶夢加得縮回自己的頭顱,巨大的蛇信不斷吐在空中,帶着腐臭的粘液落在甲板上,讓人噁心不已。

耶夢加得似乎找到了什麼能讓它感到驚訝的東西,忽然變得十分興奮,在黑水中的身子不斷翻滾,帶起了滔天巨浪。

“我還聞到尼伯龍根的味道……唔……皇族的氣息,十分強大而稀有,尼伯龍根的傳人,你不打算出來見見我嗎?不要躲了,我已經嗅到你的氣息,擁有莫里亞純血統的尼伯龍根皇族,氣息聞起來是那麼的特別。”

龍雲朝格格打了手勢,輕聲道:“怎麼辦?”

格格保持這一副面癱美女的樣子,冷冷道:“涼拌!”

“你不是尼伯龍根家族的唯一傳人嗎?這裏只有你最熟悉,有沒有辦法逃出去?”龍雲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問道。

“我沒想到耶夢加得也在這裏,以前這頭怪物只會隱藏在大海中,沒想到居然在冥河中見到,我們出去就是送死,耶夢加得一向喜歡吃活人。”格格看起來也顯得十分意外,完全沒有做好任何準備。

耶夢加得圍着巨大的納吉法爾大船繞了一週,不過它的視力真的很水,即便繞了一週,依舊沒能發現躲在舵盤後面你的三個人。

也難怪,納吉法爾比航空母艦還要巨大,要在甲板上找到三個小人兒可真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三個人還是有意躲藏。

“再不出來,我就要讓你們看看我的真正實力了。”耶夢加得等了好一會兒,沒人出來現身,自己已經失去了耐性。

譁——

它故意扭動了一下身體,斯利德大河海面上的黑水形成幾個巨大的漩渦。

“如果你們再不投降現身,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三人依舊死死躲在舵盤後咱亂的繩索當中一動不動黑色的作戰服爲龍雲它們提供了良好的隱蔽作用,在幾乎沒有光線的冥界,在耶夢加得近同瞎子一樣的實力面前幾乎等同於隱身一樣。

死也不出去!龍雲咬定了牙關,或者誰都不會傻到這時候出去送死,雖然在耶夢加得的眼裏,人類的血肉不過是一點點飯後的甜點,但是螻蟻尚且偷生,何況人乎?

就是不出去,我就不信,你能把這船翻了?

龍雲一想到堪比航母的納吉法爾大船,心裏就忍不住一陣寬慰,他相信即便是耶夢加得,也掀不翻這艘用死人的骨頭和指甲打造的超級戰船。

應了一句老話,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龍雲很快發現自己的想法是那麼的天真,那麼的傻。

船身有一次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居然的蛇尾從天空中捲過,就像巨人的手臂,耶夢加得終於露出了全部的真身,長長的蛇身從斯利德大河的黑水中抽出,將整艘納吉法爾大船繞了一圈又一圈,像螺紋一樣緊緊纏住。

咔咔——

纏繞在納吉法爾船身上的蛇身不斷鎖緊,整艘船彷彿一條被擰得死死的毛巾,一些死人的枯骨和指甲在巨大的纏繞裏下分崩離析,飛濺到甲板上。

“格格,我看我們得做出個選擇,投降還是戰鬥。”龍雲對着格格笑了笑,雖然他內心此時早已經翻江倒海,在別人面前,他仍舊要保持一份冷靜。

慌,一定死;不慌,還有一線生機。

格格沒有回答龍雲,她的臉色十分難看,龍雲忽然發現,無論格格在平常表現得多麼地冷漠甚至像冰一樣讓人退避三舍,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女孩子。

尼伯龍根後裔的身份和那隻威力無比的指環並沒有爲格格帶來多少優勢,指環只對尼伯龍根的被流放之人和冥界的死亡軍團有着至高的控制力,但是在耶夢加得卻沒有一點點作用,就像海拉不怕那隻指環一樣的道理。

咔咔——

納吉法爾大船似乎被耶夢加得勒到了極限,桅杆上的風帆癟了下去,那些鼓動風帆的死靈們似乎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船身開始出現彎曲,在重壓之下,甲板出現了一道裂紋。

“日!船要沉了!”龍雲低聲地向格格和水手通報消息,自己卻忽然一口熱血涌上心頭,他有着一股衝動,殺人不過頭點地,僱傭兵本來就不應該對死亡產生畏懼,除死無大事,死都不怕,他當然也不會怕。

“嘿!你這條泥鰍在幹什麼呢!”他驀然寵舵盤後挺身而出,血液中的勇氣灌滿了身上每一道經絡,龍雲覺得自己已經對死亡無所畏懼,這幾天的折磨已經受夠了,語氣窩窩囊囊躲在舵盤後面悄悄死去,不如站出來,跟這條傳說中的中庭之蛇放手一搏! “這傢伙!他以爲他是誰!”格格低聲罵了一句,事到如今,躲是躲不過去了,她硬着頭皮,也從舵盤後站了起來。

水手緊隨其後,也走出藏身處,站在倆人身邊。

“你叫它泥鰍?”水手巴眨了一下藍色的眼睛,“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泥鰍了。”

耶夢加得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三個小人,血紅色的眼珠不斷將目光在三人身上掃來掃去,最後落在了格格的手上。

“果然沒錯,尼伯龍根指環。”它嘶嘶地吐着信子,巨大的身軀纏在船上不斷蠕動着,一截身子繞在高聳的桅杆上,俯視着甲板道:“我已經很多年沒看到尼伯龍根家族的人了,我以爲他們都死光了。”

“看樣子,你們是誤闖了我姐姐的領地,想回到活人的世界裏去,沒錯吧?”耶夢加得扭着蛇頭,朝遠處的冥界邊界處望了一眼。

“沒錯,我們的確想離開這裏。”現在已經是破釜沉舟,沒有任何退路,龍雲反倒鎮定起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還是要來。

“我對你們三個莫里亞人的確不感興趣,不過我對那個指環倒是很有興趣,想離開這裏可以,讓那個女孩子把指環留下,我可以少吃一口活人的血肉,高擡貴手讓你們過去。”耶夢加得的目光中透出無限的貪婪,死死盯住那個尼伯龍根指環。

“如果我不接受你提出的條件呢?”格格冷冷道。

稍加思索后,他還是緩步走進了衛生間,將購物袋中的小麵包和薑汁紅糖拿出來,擺放在石台上,然後,拎著購物袋又走回到石案前,將之前擺放在石案上的食物都倒進購物袋中,拎著走了出去。

Previous article

澤懷心又突突跳起來,不敢張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