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血童子的身體裏頭,全是血水,是生前被人害了的。”風影說:這地下,估計還有不少這樣的血童子,剛纔石銀一圈砸在地面上,估計也是不小心砸在了血童子的身上,把血童子身體裏的血水給擠了出來。

大金牙搖搖頭,看着地上那個乾癟了身體的血童子,說道:這小孩,真是作孽啊!

我則咳嗽了一聲,對周圍的兄弟們說:哎……我給大家說一聲啊,我差不多知道這個崑崙仙宮是什麼時候開始建立的了。

“這個看得出來?”喬拉問我。

我說當然看得出來——就從這血童子,就看得出來。

我跟老風說:老風,你不是說這裏的山勢,和沖繩島時候的火神之山有關係嗎?我還就告訴你了,這山,多半和那山,真的是一座,這崑崙仙宮,和徐福曾經在沖繩島登島的時間,是非常吻合的。

“什麼時間?”大金牙問。

我說:先秦!血童子是先秦煉氣士的手筆—而且血童子出來的時間,非常狹窄,就先秦時期有人煉過,之前和之後,都沒什麼人煉血童子了。 我說這血童子啊……它的時間點,就是在先秦時候,後來斷了傳承。

盤山鷹問我:這個不至於吧?什麼樣的術,都有傳承啊。

我點點頭,說:的確……厲害的陰術,都有傳承,我前段時間,還見到久久失傳的“鬼抱驢”,很多表面上失傳的陰術,都在一代人一代人的努力下,給保存下來了一些,但是這血童子,實在是沒有保存下來的必要。

盤山鷹點了一根菸,吐了個眼圈,坐在地上,看着血童子,說:都說東北招陰人小李爺博聞強記,走南闖北,見過的怪事極多,要不然咱們聽小李爺講講?

“講講。”那汪陽也如此說道。

接着,汪陽又擡手,說:等等,先不着急講血童子,我就問問,我剛纔碰到了那血童子的血,會不會有毒啊?

“沒有。”我笑着說。

汪陽這才點頭,說道:那我沒意見了。

大金牙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哎喲喲,託天樑,你這人高馬大的,怎麼也跟我一樣惜命啊!

“我只是力氣大,不是傻,不惜命?這命就特麼一回,掉了就沒了。”汪陽爭辯着說道。

我們幾個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接着我開始說起了血童子,我跟衆人說道:其實這血童子啊——是個什麼玩意兒?就是先秦時候的童子。

那時候都很崇拜童子,流行喝童子尿,說那玩意兒包治百病——這童子尿流傳到現在,還有不少的市場呢。

當時的人,都認爲童子是最純潔的,先秦煉氣士裏,不少人對童子的崇拜,那是沒邊了。

不然徐福出海,尋找長生不老藥,爲什麼帶上那麼多的童男童女?

那時候,先秦煉氣士都在使用“汞”,也就是水銀,用水銀、鉛粉煉丹。

在水銀、鉛粉裏,再加入硃砂,練成血丹,但這玩意兒毒性太大啊!

於是,先秦煉氣士裏,有一個叫方瑤的人,想出了一個更加歹毒的點子。

他煉了“血丹”,自己不吃,給童子吃。

童子吃了丹,得了好處,也得了壞處。

然後,方瑤也不吃丹了,就喝這些吃了丹藥的童子的血——聽說他的血氣大旺!四十歲和二十歲的模樣差不多,他在先秦,地位很高。

那個時候,四十歲的人就非常長壽了,而且那時候的人,衰老更加快一些,三十歲相當於現代人四五十歲的模樣,畢竟那時候也不怎麼注意營養。

這下子,方瑤的名聲大漲,被稱爲“養生大師”,也被稱爲“長生子”。

“長生子”這個稱號,非常重,也足以見得,先秦時候,煉氣士裏對方瑤的讚譽。

慢慢的,方瑤養生的法子,被髮揚光大了,一時間,不少煉氣士都用方瑤的方式來養生,吃丹。

章楠對我說:這個……這個也太殘忍了吧?

“煉氣士的追求就是很殘忍的。”我說道:不光是煉氣士的追求殘忍,應該說只要和陰人相關的東西,都很殘忍,其中包括各大宗教。

“因爲他們追求天道,天道無親、天道無情、天道無義,你以爲是說着玩的。”我笑了笑,又對章楠說:不光是這些煉氣士殘忍,我就這麼跟你講,在現在的後藏博物館裏,還存放着解放前的一位達賴和當時的縣長的一封書信,信上,達賴要過生日了,所以需要活人心肺一副,溼腸兩對,血若干!

什麼是溼腸?就是從活人身上卸下來的腸子。

這不過就是達賴過生日,就需要做這樣殘忍的血祭,如果是禮儀日,或者重大事件……還不知道有些啥事發生呢。

初次之外,在青海的博物館裏,還存放着人皮鼓。

那人皮鼓是怎麼做成的?就是用啞巴處女的人皮做成的,他們相信處女是純潔的,啞巴是沒有撒謊的,所以啞巴處女的人皮,十分合適做成一個人皮鼓——法力更強。

好在解放後,密宗的這些殘忍儀式幾乎都沒有了,不然也不會有現在那麼多信徒的頂禮朝拜了。

章楠聽完,說道:這個……

“別這個那個了,說句不好聽的,這個世界上的黑暗,遠比你想象的還要黑暗。”我說道:還是說回血童子——血童子後來爲什麼絕跡了?因爲始作俑者方瑤死了,聽說他是遭了血童子的報復——

“那血童子還能報復人?”

“有怨氣的地方,就有反抗。”我說:血童子日日夜夜都要服用那水銀、鉛粉、硃砂製成的丹藥,那些東西有毒就不說了,還會腐蝕人的骨骼,讓童子們的生活,苦不堪言。

我說那些煉氣士,給自己煉丹的時候,還注意水銀和鉛粉的用量,但是給那些血童子吃,那就完全不會注意了,一般都會加大三倍、四倍的量。

那些血童子,幾乎沒有活過十歲的,都在十歲之前,全身的骨頭化成濃水而死!

盤山鷹忽然狐疑的問我: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啥意思啊?”祁濤盯着盤山鷹,他聽出了盤山鷹這話裏的不善,說:你這話啥意思啊?是懷疑我們小李爺養了血童子?

“也不是懷疑。”盤山鷹冷笑連連,說道:我也就是好奇——這幾千年前的東西了,小李爺知道得這麼清楚,這得牛逼到什麼程度?而且細節也這麼清楚。

祁濤直接站直了身體,扭動了“鬼骨”,說道:盤山鷹,你老小子是想打仗啊——我小李爺跟你解釋這個問題……你給我在這兒磨磨唧唧的,要幹仗直接來,真以爲我們東北陰人,要靠你們三個?

風影也扯出了符籙,不爽的說:就是,盤山鷹、汪陽、章楠,你們三個,還是走後門進來的,自個兒心裏不清楚啊!

盤山鷹五指彎曲成鷹爪狀,說道:我老盤不是個東西,雖然是個強盜,但咱自詡盜亦有道,害小孩子的事,我還真的沒做過……但你們東北陰人厲害啊,私下裏養血童子嗎?

“我特麼還知道長生不老藥怎麼煉的呢,難道我就一天到晚吃丹藥?”風影不爽的噴了盤山鷹一句:我看你就成心搞內訌!

“哼!”盤山鷹的兩袖,鼓起了風。

這時候,我站在了盤山鷹和風影的面前。

章楠也站了出來,勸盤山鷹:老盤,別這樣,小李爺什麼人品,你不知道嗎?

“這知人知面不知心!”盤山鷹盯着我,狠狠的說道。 盤山鷹盯着我,說道:這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瞧着盤山鷹,很有些不爽的說道:那你倒是給我說說看……怎麼就懷疑上我養血童子了——我博聞強記不行嗎?

“我們招陰人,走南闖北,吃的就是這碗文化飯。”我說:你不知道的我知道,我才值錢。

大金牙一旁給我敲邊鼓,嚷嚷起來,說沒錯,不知道,金銀不換,知道了,全是扯淡。

盤山鷹指着我,說:不,不……我覺得你對血童子瞭解得太多了,而且你對崑崙仙宮裏的事,也瞭解太多了,我越來越發現,你們東北陰人在下一盤棋!

“你們到了最後,鐵定要賣了我們。”盤山鷹往汪陽和章楠的身邊靠了靠。

頓時,我們這波人,又分成了兩個陣營。

大金牙一旁數落,說:小李爺……你說你是不是事兒媽?要知道章楠他們三個,都是這麼一個型號的人,咱們直接下了仙宮,管他們幹屁啊!他們愛咋周咋周,死了也不怨我們。

風影說我們東北陰人,賣自己兄弟的人是有,但是我們幾個,壓根就沒這樣的白眼狼。

“不好說。”盤山鷹依然很有敵意的看着我們。

章楠他們曾經和我作對,買通了不少的東北陰人,企圖發動陰人內戰,來控制我們這幾個。

我估計他們也見多了我們東北陰人敗類的醜陋嘴臉,對我們不怎麼瞧得上。

不過,這行走江湖,有特麼尿性的漢子,就有慫成狗的軟蛋,有光明磊落的豪傑,就有滿肚子齷蹉腸子的小人。

話說盤山鷹估計一進來,就對我們挺警惕的,現在是警惕心爆發了。

章楠人還不錯,她對盤山鷹說道:老盤,我覺得小李爺他們,完全不用懷疑……他們這江湖上的名聲,那是響噹噹。

“響噹噹的名聲?”盤山鷹對章楠說道:東北的出馬刀仙怎麼樣?這人在江湖上,是不是響噹噹的漢子?

“是!”章楠點頭。

盤山鷹說道:那出馬刀仙反水的時候,可是一幅醜陋嘴臉啊。

章楠有些無語。

盤山鷹繼續說:楠姐,你要是信任李善水他們呢,那你就跟着他們走,我不信!如果你執意要跟着他們走呢,那就對不住了,我們就此分道揚鑣,我和汪陽一路——我寧願相信汪陽。

要說盤山鷹放出了這句話,其實章楠也挺難做的——爲啥?因爲章楠和盤山鷹、汪陽他們纔是親兄弟,就算章楠相信我們,也不可能和盤山鷹他們分開的。

章楠心裏靠得住的人,還是盤山鷹他們。

要說我們這羣人好不容易合夥下了崑崙仙宮,結果起了內訌。

如果在武當山起了內訌,那還好說——大不了咱們分道揚鑣唄。

可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崑崙仙宮裏面,這兒鬧內訌,這不找死嗎?一旦我們分開,力量縮小一股,說不定咋的,就被人幹掉了呢。

我盯着盤山鷹,說道:你不是不信我嗎?我有辦法讓你信我。

“什麼辦法?”盤山鷹盯着我。

我衝着盤山鷹,十分輕蔑的努嘴,說道:你不是有五大小鬼嗎?來,把小鬼探到我的腦子裏面來,我讓你搜我的魂,看看我有沒有坑你們,是不是打算在最後關頭,把你們給賣了。

“搜魂?”盤山鷹眯了眯眼睛。

大金牙一把將我拉開,說道:小李爺,你瘋了?這搜魂,很容易傷害心智的——爲了盤山鷹這個雜碎,你幹啥以身犯險?

我推開了大金牙,說:因爲這次下崑崙仙宮,我是老大!我既然是老大,就得承擔老大的責任,隊伍鬧內訌,我來解決!

“來!盤山鷹,搜魂。”我盯着盤山鷹:搜了魂,沒屁話就趕緊跟着我們走,別一天到晚弄得跟個祥林嫂似的!

“你真讓我搜魂?”盤山鷹砸吧砸吧嘴。

我說當然。

風影一旁吆喝:要搜就快點,還得趕路呢!爲了你這麼一個娘們唧唧的東西,我們這是廢了多大的勁!

盤山鷹聽了,直接跳到了我深淺,右手彎曲成爪,直接抓在我的頭上,頓時,我感覺眼前一黑。

不過,也就那麼幾秒鐘,我眼神就恢復了。

盤山鷹收回了小鬼,跟我拱手道歉:東北招陰人小李爺,好大的氣魄!我沒搜你的魂,就是裝個樣子,嚇唬嚇唬你,但看得出來,你真的當得起問心無愧四個字。

“我老盤,給你賠罪了!對不住。”盤山鷹說完,單膝跪地,用右手的手背,磕了磕額頭——這種禮節,在陰人江湖上,僅次於雙膝跪拜了。

我扶起了盤山鷹,說道: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慼慼,盤山鷹,跟着我們幾個,你得學學,別一天到晚的用小人之心……

“度我們君子之腹。”大金牙一旁接話。

“明白。”盤山鷹點了點頭,他是徹底的服了。

這是一場鬧劇……但這鬧劇我覺得來得是個時候——怎麼說也算能提升一些我們團隊的向心力吧。

我擺擺手,說道:繼續出發吧!盤山鷹,這次我是給你們一個面子!下次再鬧騰,直接武力鎮壓!

“不會啦。”盤山鷹如此說道。

我們繼續前行。

前面一條十分寬闊的露面,我們走着走着,就發現不對勁了。

因爲我們發現了血跡。

血跡延綿了許多米……一直到我們看到了一直斷掉的人腿的時候。

這條人腿很奇怪,沒有了膝蓋,沒有了腳腕,就是小腿的那一截!

我一看這人腿,立馬明白怎麼回事了。

我對身後的人說道:兄弟們,注意血童子!

“血童子發威了?”大金牙問我。

我指着那一截小腿,說道:這就是血童子的手筆,先跟我走!

我繼續帶着兄弟們往前趟路。

這一趟路啊,我又瞧見——這路上,各種殘肢,而且都是沒了關節的殘肢。

我一瞧,嘆了口氣,說武當山那夥人,得死多少人在這個地方,得多少人餵了血童子啊!

“血童子到底怎麼行兇的?”章楠看了這周圍的一切,有些害怕,問我。

我說道:簡單……這血童子,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吃掉人的關節和人頭。

“吃人的關節?還有人頭?這有什麼說法嗎?”章楠問我。 我說道:這種說法沒有嗎?當然有了這血童子是怎麼產生的?說白了,這血童子,無非就是不停的被逼迫着吃鉛丹,還有硃砂。

血童子也因爲這玩意兒吃得多,結果渾身的骨骼都會慢慢融化。

一般的血童子,都是在十來歲的時候,渾身的骨骼全部融完了死掉的。

當然,人的骨頭被那些稀奇古怪的藥品融掉的時候,首先斷裂的是關節。

如果是普通的骨頭,最多就是上面全是米粒大的眼,質地也因爲“融化”,變得非常的脆弱,但關節呢?關節都得動啊,如果關節出了點問題,只要隨便移動,咔嚓!

關節肯定會粉碎。

血童子在死之前,一個個都變成了關節炸裂的廢人。

他們滿肚子的怨氣,就在這些關節上呢。

當然喜歡先吃人的關節了。

至於他們喜歡吃人的腦袋,這也好說……如果不是人的腦袋,怎麼想出血童子這麼陰邪的術?

章楠問我:那咱們得小心着點?

“不,不!”我說我們非但不用小心,反而應該大踏步的往前走,壓根沒有絲毫的擔心。

盤山鷹說我這話是不是反話啊?這到處都是血童子,血童子傷人也挺多的了,現在我們竟然得快點走?怎麼走?

我說這些血童子,有一個特點……叫千里奔襲,一旦認定了目標,追多遠,都會追上去的……現在這滿地的殘腳斷臂,足以說明,這羣血童子,已經跟着武當山那羣人跑了,他們在追武當山的那羣人。

“所以,其實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必要擔心血童子。”我說:我們儘管跑就是了——趕上武當山那羣人,纔是最要緊的事。

盤山鷹依然表現得很不相信我,他說道:你這話,我不能信,你看着漫山遍野的斷肢,這說明啥?說明這血童子的本事,實在太過於厲害,我覺得,咱們得謹慎一點。

“你信不過我嗎?”我看向了盤山鷹。

盤山鷹陰鷙的說道:沒錯,我就是信不過你!

“如果你信不過我,那請你離隊。”我直接跟盤山鷹說:一旦進了崑崙仙宮,我就得爲你們的生命負責,我現在是隊長!是老大,我說的話,你就得聽,不然的話,你跟着我幹啥?你自己一個人去探仙宮啊!

“去就去。”盤山鷹直接一甩袖子,說道:剛纔我就不想聽你的,現在還說這話?真當我盤山鷹無能嗎?再見!

這時候,汪陽要去勸盤山鷹,結果被盤山鷹猛地甩開了手。

“哎!老盤,老盤你回來。”汪陽喊着盤山鷹。

盤山鷹直接望向了我們,再望向了汪陽,說道:我算看出來了,章楠是完全信不過我們了……老汪,你是選擇跟我一起走呢?還是跟着章楠一起走!

“老盤,我覺得你過分了……咱們開頭是和小李爺他們不對付,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汪陽說:“我們在合作!”

“合作?哼哼。”盤山鷹冷笑了起來,轉身就走。

汪陽繼續說道:哎……老盤,回來,回來!

“你就信那李善水的話去吧。” 爺的掌刑女官 盤山鷹說道:“我可告訴你們……這血童子什麼道行,看着地上的殘肢就知道了,還急行軍?行他妹夫。”

說完,盤山鷹和我們分道揚鑣了。

要說這盤山鷹,真是古怪啊……剛纔和我吵一頓,完全沒有來由的,就是懷疑我養血童子。

這才解釋了沒多久,又跟我對着幹。

剛進屋,兩個女僕就走上前,殷勤的幫我脫下外套,並且朝我道:“太太,進屋先喝口熱湯吧,先暖暖胃。”

Previous article

要知道金剛降魔杵可是佛門至寶,更是地藏王菩薩昔日的法器,這樣的佛門至寶竟在魔力的注入之下泛起紅光,佛與魔難道也能共存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