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紙人分明做的就是她,是她嘛!

不,不對。

冷苒眸色一凌,雖然很像,做的也惟妙惟肖,不過這紙人不是她,她嘴角處沒有痣,雖然那痣不是很明顯,不過卻被冷苒看的真切,對,她沒有痣。

那麼就是說,這個紙人做的是別人?一個和她長得十分相似的人。

詭異,奇怪,迷霧重重,一時間,冷苒竟然分不清方向了,到底是什麼,這紙人是誰?蠱清苗嗎?

細細的回想着蠱清苗的面容,冷苒慢慢否定,不是蠱清苗……那麼……

眸光不由的看向原本放着三寸小鞋的衣櫃,此時裏面空空如也。

三寸小鞋裏的女鬼,這個紙人畫的是她年輕的時候!

猶如雷劈,冷苒倒退兩步,因爲她詭異的覺得,女鬼年輕的時候除了那顆痣,簡直跟自己一模一樣,甚至比蠱清苗還像自己。

怎麼會,人世間竟然還有如此詭異的事情?

身上的寒毛不由的豎起來,整個後背涼颼颼的。

“囡囡……囡囡……”

若影若現的呼喚從門外傳來,冷苒毫不猶豫的衝了出去,她面前突然一陣白霧閃過,接着四周的畫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本章完結- 青青的草地,軟軟的,好似舒服的地毯,遍地的野花奼紫嫣紅的開放着,草地旁的溪水細細的流淌着,一切美好的不成樣子。

“囡囡,跑慢點,娘都追不上你了”

女子輕柔的聲音充滿了疼愛。

“孃親,你追不上囡囡了,快來啊,孃親……”

wωω ¤Tтkan ¤¢O

稚氣的聲音響起,冷苒凝神看了過去,竟然是那張可愛又稚嫩的臉頰,深深的梨渦,彎彎的眉眼,粉琢玉雕的讓人想要伸手捏一把。

砰的一聲,泡在前面的小小身影跌倒了,身後的女子連忙上前扶起她,繼而心疼的抱在懷裏。

“有沒有摔壞啊,哪裏疼啊?告訴娘”

女子焦急的不斷的查看小女孩有沒有受傷。

“囡囡不痛,孃親,囡囡給你煉一朵花兒可好?”那小女孩說着竟然掏出了懷裏一個黑漆漆的藥鼎,放在地上,頓時螞蟻,爬蟲不斷的從四面八方而來,紛紛涌進藥鼎裏。

“傻孩子,這東西可煉製不了花兒,現在你還小,不要把這藥鼎當玩兒”

女子憐愛的把藥鼎塞進小女孩的懷裏,繼而幫小女孩攏了攏髮絲,那眸中的疼愛簡直要膩死人。

冷苒愣愣的看着女子的面容,胸口一陣刺痛,喉嚨一陣酸楚,她不由的用手去摸了下,臉竟然溼了一片。

這個女人…….這個小女孩……

爲何她覺得如此熟悉,爲何她心會痛,原來一切的一切,都因爲!

她就是這個小女孩,而三寸小鞋裏的女鬼,也就是此時這幻境裏柔情似水的女子是她娘!

她想起來了,她怎麼會把自己的娘忘記了…….

“娘!”

冷苒痛聲呼喚,奮不顧身的撲了過去,卻是一空。

幻境消失,四周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娘……你在哪兒?你在哪兒?囡囡想你,囡囡好想你”

眼淚猶如絕提的河水,不斷的涌出來,冷苒根本顧不得去擦,她就這麼呆呆愣愣的看着幻境消失的方向,心痛的難以復加。

爲什麼,爲什麼她纔想起,爲什麼她沒有提早發現,爲何一次次的錯過?

想起她娘曾經站在她面前,絕望的嘶吼,她心就好痛。

是什麼,什麼人害了她娘?

她爹又是誰?她爹又在哪裏?爲何她孃的鬼魂被鎖在三寸小鞋裏面,爲何她把關於以前小時候的記憶都忘記了?

她是誰?囡囡又是誰?

冷苒抱着頭,除了那個女子是自己的娘,她什麼也想不起來,也可以說她是暫時想不起來。

爲什麼會這樣?

“苒兒……苒兒……”

一聲低過一聲的呼喚纏繞在冷苒的耳邊,冷苒渾身一震,發瘋似的往白霧裏衝去。

奶奶,是奶奶!

“奶奶!”

冷苒扯着嗓子不顧一切的大喊,她可以肯定這個蒼老慈祥的聲音,是沈鳳賢。

眼淚不斷的落下,冷苒難以平復自己激動的心。

她竟然在同一個夢境裏見到了兩個她最在乎的親人。

她要問清楚,奶奶爲何被龍清絕殺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苒兒,你又淘氣了”

和藹慈祥的聲音響起,帶着死死的責備,繼而冷苒便看到一個小女孩笑嘻嘻的被一個老人拉到井水邊打水洗手。

“奶奶,你吃,這蜜餞可甜了”畫面再次轉動,這一次是小女孩獻寶似地掏出一顆蜜餞塞進老人的嘴裏。

“真甜,苒兒真是乖,什麼都想着奶奶”

…….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冷苒喉嚨越來越乾涸,她竟然喊不出聲音,任由眼淚不斷的而下。

她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幻境,是以前她小時候和奶奶生活在一起點點滴滴的幻境。

可是爲什麼,爲什麼要出現這樣的幻境,她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原諒龍清絕……原諒他的一切,只因爲她已經愛上他了。

可是她越看幻境裏那張滿臉皺紋看着自己無比慈愛的面孔,她心裏就猶如刀絞般,疼的她都無法呼吸了。

“奶奶……對不….”

喃喃的道歉聲還沒有消失,眼前的畫面突然變了,熊熊的大火,那些哭喊成一片的村民,無助彷徨,可憐……鮮血染紅了整個天邊,她甚至能嗅到血腥味。

噗咻,噗咻。

利劍插入頭顱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伴隨着腦漿和血液飛濺的聲音,那般刺耳,那般真實。

“不!!!”

冷苒痛苦的抱着頭,她的雙眸一片腥紅,她跪在哪裏,不停的磕頭,不停的磕頭。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了你們,是我害了你們……”

額頭磕破了,她依舊不停的磕頭。

此時她心裏愧疚,自責包裹着她自己,她甚至恨不得殺了自己。

她怎麼能那般自私,這些死去的親人,無辜的村民,他們做錯了什麼,爲何要遭受這一切,而她作爲唯一的倖存的人,竟然愛上了仇人,竟然試圖和他廝守終生,把那些血海深仇拋開腦後,她太自私了,她怎麼可以這樣……

對不起,她做的一切都不能贖罪,她這一輩子不會有幸福可言的,她怎麼可以原諒龍清絕,他那麼殘忍的殺害了奶奶,她怎麼可能原諒他……..

“苒兒……”

低沉的呼喚,帶着一股致命的you惑感。

龍清絕俊美輕擰一下,看着軟榻上睡得極其不安的人兒,心中一痛,伸手摟住冷苒,雙手捧起她的臉,在她的眼角上映上一吻,溢出的眼淚澀澀的,苦苦的,猶如他此時的心。

他回來晚了些,竟然讓她如此不安的一個人睡。

“苒兒,是我,我在,你別怕”

低沉的聲音好似略過了無盡的滄桑,帶着極度的疲憊。

也許是感覺抱着自己的氣息,冷苒竟然從夢境中醒了過來,慢慢的睜開眼眸,淡淡的目光看着龍清絕的劍眉星目和英挺的鼻樑,越發覺得他英俊不凡氣勢逼人。

“龍清絕……”

冷苒低低的呼喚,喊出這句話時,她的貝齒咬破了脣瓣,頓時血腥味灌滿整個口腔。

腦海中還回旋着奶奶和村民的死狀,驀然間,冷苒垂眸低下了頭,不敢再與龍清絕對視,袖中的手慢慢收緊。

她怕他看出什麼,他怕聰明睿智的他若是知道她對他愛恨交加,他會如何?

“傻瓜,以後不準隨便咬自己”看到冷苒鮮紅的脣瓣,還有她眉宇間溢出的那股悲傷。

龍清絕的心忽然就被針尖戳中一樣,猛地收了一下。

他薄涼的指腹輕輕的劃過冷苒的脣瓣,晾涼悠悠的觸感讓冷苒有些恍惚,她眉心緊緊的擰在一起,不能,她不能沉醉在龍清絕的柔情中,這樣讓她更加難受,更加不捨。

這樣的她怎麼對得起那些死去的人?

再次擡頭,嘴角輕揚,冷苒眼裏已是一片澄澈。

“好,再也不咬自己了”

龍清絕看着她崛強的模樣,心疼地蹙眉,輕掐冷苒的鼻樑,寵溺地語氣中帶着一絲淡淡地責備道,“也不準不吃飯就睡”

冷苒微微一愣,隨即一笑,眉眼間溢出一絲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甜蜜與幸福。

看了一眼窗外,此時外面已經黑盡,他竟然知道自己沒有吃晚膳嗎?

“走吧,我們去用膳。”

龍清絕低頭,親吻冷苒的眉心,繼而把她整個人摟進臂彎裏,往花廳而去。

本來冷苒想叫紅綾一起用膳,並且簡單的介紹一下紅綾給龍清絕認識,沒想到卻被龍清絕拒絕。

“你我的晚膳,我不想被第三人打擾,你的哪位師姐就讓秦嚒嚒把飯菜送到她的院子裏去吧”

說完不容冷苒拒絕,已經把自己親手盛的鮮湯推到了冷苒的面前。

冷苒怔怔地看着龍清絕清雋迷人的側臉,心裏再次像打翻了五味瓶般。

他從回來就沒有開口說一句話龍府的情況,但是從他疲憊的神情來看,家裏一定是出事了,他從不把煩心的事情說給她聽,只是一味的做到更好,把她捧在手心裏寵着,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龍清絕,爲什麼?你爲什麼要在殘忍的毀了她的一切後,還把她放在心尖,寵她入骨?

你這是在折磨自己還是在折磨我?

嘴角蔓延過一絲苦笑,冷苒垂下眼眸,細密的睫毛遮蓋住她眼底所有思緒。

…….

晚膳後,龍清絕摟着冷苒進入他們的院子,一路上冷苒都沒有說話,龍清絕眉尾微微挑了挑,並未多語。

是他的錯覺嗎?爲何他覺得苒兒和他離開前情緒有些變了。

-本章完結- 傍晚時,一個身穿苗疆服飾的女子出現在了院子外。

龍清絕的面容異常黑沉,不過最後還是出了門於那女子出去了。

冷苒沒有心思去想龍清絕和那女子說了什麼,也沒有興趣想要知道,她只是躺在水溫合適的木桶裏靜靜的閉上眼眸。

待她出來時,龍清絕已經一身裏衣,胸膛微露的坐在哪裏等着她了。

見冷苒一身輕紗的走出來,龍清絕的嘴角揚起了深長的弧度,此時的冷苒,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透出魅惑人心的氣息來,龍清絕深邃的眼眸瞬間被灼熱填滿。

長臂一伸,冷苒被龍清絕扣進了懷裏。

“苒兒,你真美”

龍清絕溫熱的鼻息噴灑在她的耳邊,滾燙的脣瓣寸寸輾轉過她的肌膚,讓她的心跳又一次莫名地加速,不可抑制地加速。

冷苒垂眸間,桌上的一個紫金盒子吸引到了她的眸光,不由的好奇多看了兩眼。

“這是?”

也不只是冷苒太敏感,還是對於蠱術,蠱蟲有一種特殊的敏感。

她竟然覺得那資金盒子裏是蠱蟲,而且還是滋養了不下五十年的的蠱蟲。

龍清絕要蠱蟲來幹嘛?

“蠱毒王割愛給的蠱蟲王,說是連續吃上十隻不僅能完全復活,還能年輕益壽”龍清絕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紫金盒子,嘴角勾起。

他的聲音中帶着不屑,顯然,他根本不信這玩意兒。

哼,怎麼會信呢?他一個上百年的鬼體,屍體到現如今沒有化成灰燼已經是奇蹟了,現在若不是鬼王的能力控制住這具軀殼的腐爛,他想,他身上連體溫都沒有。

單單靠這幾隻小蟲子,就能讓他復活?那是不可能的。

原本楚玉清如此信誓旦旦的對他講述這蠱王的奇妙之處,不僅能起死回生,化腐生肌,還能擁有強大的靈力,說是人吃了都能成仙一說。

龍清絕雖不全信,不過也覺得這蠱王一定有奇妙之處,不然怎麼會存活在冥藥鼎裏上百年?

只是當他看到這盒子裏的蠱蟲時,他嘴角的弧度便擴大了,是啊,自己毀了他和蠱清苗的婚事,蠱毒王本就恨極了他,怎麼會輕易拿出蠱王給他吃?

不過現如今又送來這蠱蟲又是何意?龍清絕一時也猜不出了,不過這蠱蟲他本也沒打算吃,便也由他去了。

“你爲何不吃?不是對你有好處嗎?”冷苒不由自主便問出來,問完後心裏又被對奶奶的愧疚填滿。

她真心希望他復活嗎?

“除了蠱王,其他對我都沒有……當然,你除外”

龍清絕搖了搖頭,深邃的眸光粘膩的鎖住冷苒,他薄涼的指腹慢慢劃過她潔白如雪的肌膚。

溫熱的氣息伴隨着那柔軟的脣瓣,脣舌舔噬着她寸寸柔軟。

面對龍清絕這般,冷苒怎麼看不懂他眼眸裏的深情,臉不由的就爬上了一抹好看的酡紅,紅的泛着溫柔的光澤,冷苒壓抑着心底的悸動,輕咬着脣角,讓自己的呼吸盡量平穩。

“這蠱蟲雖然不比蠱王,不過飼養的時間也長,吃了它至少能滿足你軀體的需求,讓你整個人表面看上去和正常人無異,當然若是吃下十隻,你體內壞死的內臟便有機會重生,若是再加上一味藥引,便可以復活,雖然壽命不長,不過也可以去人間蔥蔥走一遭。”

冷苒嘴裏的話猶如珠落玉盤似得,噼裏啪啦就說出來了。

連她自己邊說邊瞪大眼眸。

爲何她會說這些?爲何她會懂這些?而且那味藥引,便是她的血液!

她竟然那般清楚。

訝異的不止是冷苒,還有龍清絕,他深深的看着冷苒,若不是她眼眸依舊清澈,他真難以相信這個女人是他所認識的女人。

“苒兒,你爲何懂得這麼多?”

冷苒搖了搖頭,她抱住頭,眉心擰的死死的,她爲何懂那麼多?是因爲她身上有冥藥鼎的關係嗎?還是說她是太陰之女的關係?

她想不起來,也不知道,她失去的那段記憶只找回了她和孃的一片斷。

若是想要全部拼湊完畢,她想還需要不斷探索。

手指慢慢的撫平那緊皺的秀眉,龍清絕低沉性感的聲音響起:“想不起來便不要想,我不想看着你難受,你說它有用,那我便吃”

龍清絕說着在冷苒瀲灩的眸光中慢慢的吃下紫金盒子裏的蠱蟲,劍眉微微蹙起,龍清絕強壓住胸口竄動的鬼氣。

他眼中閃過一絲震驚。

這蠱蟲竟然真的如冷苒所說,能壓制住他軀體的那種不適應和腐爛。

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是姜維一生的夙願,爲了這個願望,他幾乎付出了一生的時間,如今勝利在望,姜維自然是激動萬分,當然,如果能由他親自來主導這場勝利,那姜維的此生,必將是輝煌而絢爛的。

Previous article

既然發現硃砂的病是在撒謊,硃砂本人現在活蹦亂跳的,當然是得回去上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