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樣的腦補,讓在場的衆文武大臣們都不能容忍和接受藏地的‘現況’!

即使是奴婢,主人也不能隨便決定其生死。

就連滿清,走到康麻子中後期的時候,打死奴婢奴才,在事之後也是項罪責。可是藏地的風俗呢?很多人腦子裏都想起了藏地的刑罰,錯不是被皇帝直接擱淺了,不然早就引起軒然大波了。那裏的刑罰過分的血腥,動輒就砍手剁足挖人眼,還有活剝人皮,人皮書人皮鼓都能成爲法器,再對比眼前的頭蓋骨酒碗,簡直出了人的接受能力。

陳鳴可不會把眼前的玩意兒當做寶貝,他感覺着有點噁心,雖然這個事情不是他乾的。沉吟片刻後,陳鳴對張大永吩咐:“去把這玩意給章嘉三世送去,隨他怎麼處置!”

陳鳴心理面悠悠嘆息,這事兒今天之後就瞞不住了,不說南京城的反應,就說緬甸人要是知道了他們的國王腦袋被砸開,腦蓋骨做了酒碗,那還不要很是藏地人啊。

而中國也在這當中演繹了一個不討好的角色。

緬甸人也肯定會順便恨上中國人。甚至比恨藏人更恨漢人,因爲他們的國破家亡,那就是陳漢在背後一手推動的。

沒有力量的仇恨,毫無意義,而且不可能持久。如果漢化緬甸的計劃進行的順利,百年之後的緬甸,就算能掀起復國運動,跟原時空位面夏威夷的復國運動也都一個性質的。就連琉球的復國運動都比他們的成功可能性要高得多。

但這總是一個麻煩不是?

而且說到底,這也是藏人們的一片‘孝心’。

只不過這終究是一個隱患,不像四五千年前,就像當年的逐鹿大戰,誰敢說漢人血統中就沒有九黎人的基因?蚩尤也是漢人的祖先,可不僅僅是一個戰神,是一個兵祖。

先秦時代,不同的民族融合成了現在漢人,可現在還有幾個漢人會對神話了後的一個先祖把另一個民族先祖給大卸五塊了而感到義憤填膺,不共戴天的呢?

“傳旨給鄭信,朕准許他們在緬甸便宜行事一個月。只有一個月,等到八月十五,中秋節後,西南軍區的兵馬就會開入緬甸。到那個時候,一切以我軍軍規軍紀爲準。再敢有觸犯軍記者,嚴懲不貸。”

戰爭天堂 陳鳴非常冷酷的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他把絕大部分的緬甸拋給了鄭信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的緬甸會遭受多麼大的創傷,陳鳴不用想就會知道,他身邊的文武重臣們不需要去想也都知道。

可暹羅人真要是報復了,那就是在給中國當肉盾,在去主動地吸引緬甸人的仇恨。

這會讓緬甸一地狼藉,無數緬甸人被殺被搶,至少無數緬族人會被殺被搶,大批的緬族人會逃去阿拉幹。緬甸的土地面積本就不錯,地處亞熱帶,河流衆多,平坦肥沃的農耕土地也不少,這些緬族人要真的走了死了被搶去當奴隸了,對於陳漢就是個大助益。

陳鳴只要不把冷血殘酷用到對付自己人的身上,他的這些決定滿朝文武就不會有幾個反對。現在的陳漢朝廷可不流行‘聖母派’。

暹羅人付出了不小的傷亡啃下了緬甸,這一個月的‘隨意行事’,也是對暹羅人的獎勵。

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

既可以滿足暹羅人,又讓緬甸人轉移了仇恨目標,還可以騰出大把的空地,讓更多的心念緬甸的人投到阿拉幹去……

“這還能讓朝廷多一筆收益。”陳鳴心裏還藏着這一句話沒有說。鄭信從緬甸了大財之後,只要腦子沒有被大象踩扁了,一定會拿出一部分作爲孝敬送到了南京來的。到時候不僅財政部會多出一部收益,皇宮大內可能也會有不俗的收穫。

除了撣邦地盤裏的翡翠礦外,緬甸還是個寶石產地,尤其盛產紅寶石和藍寶石。想必那孝敬中是不會少了這些的。

至於奪取緬甸後中國的收穫,即便割了一部分給了暹羅,又留了一部分給了孟雲,總體收益依舊大得驚人,至少有四個浙江大。有着大片的平原耕地,和林地資源。

如果陳鳴沒有記錯的話,緬甸是後世世界上最大的柚木出產國,而柚木在鋼鐵戰船沒有出現之前,是最好的造船木材之一。

如果說同樣的造船技術,同樣大小的戰船,中國的風帆戰船沒有歐洲的抵熬頂扛,那真不是工匠的水準問題,而更大原因在於木材。

歐洲的戰艦中很多都加以橡木,中國可沒有那個條件。而現在把緬甸那收入中,在今後的幾十年中,中國戰艦上的短板或許可以就給補上了。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衆:meinvmeng22(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讚美上主,全能神明,宇宙萬有君王……”

朝鮮一處普通的鄉村小屋內,一身朝鮮族農民短衣打扮的李承薰正在佈道。.んm他穿着一身都已經被灰塵染成了土黃色的粗布白衣,朝鮮人傳統的短上衣,加坎肩,家下穿褲腿寬大的燈籠褲。可一丁點都不像一個神職人員。

兩班出身的李承薰,五天前還在平壤城中穿着一身從四品官袍,是威風凜凜的李大人,但現在了肌膚白淨,不像吃苦耐勞的下層農民外,穿衣打扮和身形舉止怎麼一地地道道的老農。

人都是會僞裝的。

而李承薰的精神卻極爲亢奮,鼻頭和麪頰都因爲激動而微微泛紅。佈道集會的機會來之不易,尤其是今天還到了那麼多的人,作爲現任組織的帶頭人,李承薰很欣慰,很激動。

這是一處傳統的朝鮮鄉村小屋,頂多二十個平米麪積的臥室裏足足涌進了十六七個人,這幾乎是整個樂浪省以平壤爲中心區域內所有的一神信徒了。他們用虔誠與尊敬的目光承薰,承薰手中經書和十字的神情狂熱得似乎是殉道者一般。

這就是現今樂浪安東兩省區內唯一的一神教組織‘明道會’了。

起人之一,就是此刻被一干信徒圍在中間的李承薰。

作爲一個兩班貴族子弟,李承薰是受到朝鮮派往滿清時期之中國的使節帶回《一神實義》等一神教書籍產生的“天學”風氣影響而接觸一神教,在場的所有人起源幾乎沒有區別,全都是閒得蛋疼的人。

而且他的夫人,也就是丁載遠的女兒,也多多少少接觸過一神教。丁載遠在那時的朝鮮就以研究‘天學’而出名了。

後來山河破碎,朝鮮再派多撥使臣出行中國,李承薰受天學研究者李檗所託,藉由隨擔任第三次使團書狀官的父親李東鬱前往南京的機會,隨使團前往南京以接觸在南京城內的一神教傳教士,藉此取得更多有關一神教的知識。當時朝鮮黯然無光的前途不知道讓多少人傷心欲絕,內心中毫無一絲光亮。而這恰恰就是信仰傳播最爲有利的時候,救贖一顆充滿‘絕望’的心靈,所得到的往往就是一顆虔誠無比的聖心。 一個女子的故事 李承薰就是如此。他在南京一神教堂拜訪了耶穌會會士顧拉茂,學習了一神教教義並在他手中接受洗禮,聖名爲伯多祿。可以說是朝鮮史上第一位正式受洗的一神教信徒,之後,他將大量的一神教文物書籍聖像運回朝鮮。

星辰入懷明 可是這大局勢變幻的太過迅了。

李承薰在朝鮮的傳教活動還沒進行幾天,剛剛見到成效,整個朝鮮就不復存在了。然後進入陳漢時期的朝鮮,各方面受限制的制約就太對太多了。

時到現在,一神教依舊不被教會管理局認可,也就是說,這種情況下的一神教‘傳道’行爲是違法的。

但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很難想象一個出身兩班權貴的貴族子弟怎麼就癡迷上了一神,李承薰在困境面前不僅沒有偃旗息鼓,然而愈挫愈勇,還主動的同李檗起了明道會,這名字是取自過往中國祕密的一個傳教組織‘道明會’,可以說是冒着天大的風險,始終在進行着祕密的傳道活動。

之前他趁着休假的機會,從平壤城喬裝打扮,悄悄前行到這個活動聚集點,一路上他的臉色都是始終蒼白的,那是因害怕引起的。傳播一神教,這被抓住了之後,罪過可不輕。

最初的時候他與李檗,一南一北,李承薰去年還是在安東省境內的。

然而明道會的活動已經引起了警察和情報部門的警覺,一些同道被抓捕下獄,比如李檗。其中有些人變節投靠了樂浪政府,供出了一些自己所知道的教友,而有些堅貞不屈的人則被罰勞動改造,也有人說是被祕密處決了。

反正那些被抓後的人,他們都沒有再出現在公衆面前。這給很多人以極大的恐怖。

朝鮮最先接觸到‘一神’的人,幾乎全部是兩班貴族,最先成爲‘一神信徒’的人,也幾乎都是兩班貴族。這些人的意志力高下很懸殊,說不定最初的時候還以爲是趕時髦呢。但殘酷的現實讓很多人清醒。還好明道會人員的具體名號只有極少數幾個高層才掌握,比如樂浪的教友名單就是李檗一手掌握的,他還知道了一些安東明道會高層的名單,但李檗絕對沒有背叛明道會,否則明道會就已經被連根拔起了。

所以,因此而造成的損失也不是毀滅性的。很多人都以‘聖名’來參加活動,就算有叛徒也損失不大。

明道會的消息來源是很靈通的,可李承薰一直不知道李檗的現況。一種白色恐怖的高壓氛圍開始在明道會內部迅瀰漫,無論是樂浪,還是安東。

隨着時間的推移,明道會人員內心中承受的壓力越的重大。一些人不敢面對這種危險,他們選擇了退會。可是隻要還堅持着的,那都是明道會的鐵桿中間,那都是一神的虔信徒。

他們即使惶惶不可終日,也依舊堅持着自己的信仰,但另一邊卻也被這種危險而又刺激的地下行爲折磨得快要瘋。

很多人都羨慕丁家的待遇,丁載遠老早就暴露出了自己同一神教的密切關係,早年出使中國的時候,他就跟陳漢手下的耶穌會勾勾搭搭,如此到了一切攤牌的時候,他反而沒有危險了。

卻不像現在的他們,如果身份暴漏了,先官府會以參與‘邪教’傳播和非法集會罪來定他們的罪,然後他們的家族也會在官府的檔案上被標記記錄,成爲遭受壓制和打壓的對象。

整個家族都會因爲他們而遭受慘重打擊。

除非有朝一日,一神教能夠被教會管理局所容納。

但是一神教從滿清時候遺留下的問題至今都還沒有解決,陳皇帝雖然不跟康麻子一樣,自認是儒家大護法,多次巡視孔府,但一神教玩‘不敬祖先’這一點也無疑觸到了他的底線了。

因爲陳鳴覺得,華夏文明的核心那就是一部祖先崇拜史。

華夏幾千年來形成的傳統,華夏幾千年來鑄造的精神,就是歷史上那些被銘記的一個個‘先祖’。

他們的身形出現在正史中,出現在野史中,出現在神話傳說中,出現在民間故事中,他們的名字被無數人所尊崇,這個名字本身所代表的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具體的精神,具體的力量。

這就好比關二爺,甭管他是怎麼上位的,在後世,在中國人中,提起來二爺,那就意味着‘忠義無雙’。

而如果如一神教這樣,一切歸於上主……

呵呵,那中國還是華夏嗎?

不管是從陳鳴骨子裏的憤青,還是他本身的權利價值,本身代表的利益,那都不可能允許這一點。

作爲一個皇帝,統領着中國這個好造皇帝反的民族,真的有些亞歷山大,是不能有一點馬虎的。

在中國的世界,沒有上主和真神。

開始世界的是盤古,是他雙手揮舞的斧頭,撕開了宇宙的混沌!

中國一切的神話傳說都源於那個屹立在天地間的‘人’,頂天立地的‘人’!

盤古不是上主真神,他是會死的。

但他的死造就了這個世界,雙眼化爲日月,錚錚鐵骨化作了撐天不周!

這種感覺跟某個說:要有風!要有光!的神,是完全不一樣的好伐。

在東西方的神話傳說上,彼此都有洪水滅世,西方人是在上主的幫助下留下人類的火種,東方的人卻是大禹自己鑿山開路,三過家門而不入,最終安濟天下。

東方的天破了,都是自己煉石頭來補;在天帝的面前,斷了頭的刑天**左眼,肚臍當口,揮舞着巨斧依舊在戰鬥。

火是鑽木得來的,草藥是一口口嘗下品出來的,天上的太陽也能射下來九個,被大海淹死,都能作了一隻小鳥要誓把大海填平。

中國人敬畏天地,但從來不去害怕天地。

敬天法祖是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傳統,而被中國師法的先祖都是那些人呢?那就是上面的那些人,所以他們能‘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能‘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一神教在這一點上搞不清楚,他們在這個時空的中國就永遠也展不起來。已經把握了時代的脈搏的東方是不會再給西方機會,讓他們雄冠地球,任意宰割東方的。

誰敢說後世在日韓流傳的一神教沒有政治軍事的buff加成?

這一點上,正教倒是比羅馬的一神教教廷更有優勢一點。以拜占庭帝國爲例,那裏的傳統就是君主能自己較好的控制教會任命牧。

陳鳴在後世的網絡上,甚至一些正教徒的文,用春秋大義證教義的有之,用程朱理學解教父著作的有之,用唯識論論述三位一體的有之,調和祭祖和一神教的有之。再者正教向來不和政府明着作對,如果正教傳如中國,“先覺者聖孔孟大教堂”也不是不可能。不過正教於科技實力上就不如人了。

但眼下這個時代,正教根本就沒有傳入中國的機會,一神教的問題始終懸而未決。嚴酷的局勢讓這裏的每個人都不得不小心,但在場的人全部是虔信徒,似乎沒有人打算放棄自己的信仰。

如今朝鮮的人均生活水平在不住提高,現任官府在民間的威信與日俱增,而對地方和鄉間的控制力也在越的根深蒂固。明道會的傳教活動不僅不見起色,還要防備着被人告。很多人都不敢輕易的對外擴散組織,而潛移默化又是需要很多的時間的,以李承薰爲例子的一批人,最缺乏的卻又是能自由支配的時間。

很多明道會人員都是如此。

因爲在這個時候能夠成爲一神信徒的人,幾乎都是不愁吃喝的人,都是如李承薰這般的人。因爲他們不需要爲生活去辛勤勞動,纔有那個多餘的時間來研究神學。

這就好比原時空位面裏中國最先接觸馬教的那一批人,沒有一個是正宗的泥腿子出身。

而且現在的朝鮮,佛教煥了新的活力,之前幾乎沒有流傳的道教也涌入了進來,再加上下鄉工作隊和文藝團體,精神生活還是很充足的。真的沒有明道會這個生活在黑暗中的小老鼠翻騰的餘地。

李承薰還多多少少能知道一點中國大6的情況。那裏,一神教的情況也很不美妙。普通底層老百姓的信仰也就那麼回事,如果周圍沒有一個良好的宗教氛圍(被士紳地主們敵視),周遭還有很多誘惑(比如改信得優惠)的話,這些人遲早會墮落到落後粗野的多神教的懷抱中去。

因爲絕大部分的教民對比起上主,都更關心自己這個月能掙多少錢,下個月又能賺多少錢之類的瑣事,根本沒有精神方面的追求——他們如果還有力氣和精神的話。

這一切都令李承薰這個虔誠的信徒極爲憤怒與傷心,可惜他們都有家人累贅,否則這些人寧願離開朝鮮,換個地方,就算不出‘國’,兩京廣州也都比朝鮮的信仰氣氛要寬和。

現在的朝鮮對於上百萬原來的底層百姓來說,那就是天堂。這裏生活富足治安極好,沒有貴族的壓榨盤剝和肆意凌辱,沒有戰亂暴動,不再唯‘血統’是舉,官府‘公平’地給了每個人學習考試的機會,即使沒能進入正軌的學校,也可以到夜校和宏志班去學習。

後者是文教部新推出的一個舉措,在學校放假的時候,學生離校之後,課本教室可以空出來供失學兒童們來使用,後者學習的知識很基礎很淺薄,但這是一個寶貴的機會。

朝鮮雖然人口少,但他們總體的識字率也不比原先滿清統治下的中國高了。

只有李承薰這些忘祖背宗的人,才能在這裏感受到濃重的壓抑氣息,才能生出要逃出這個‘人間地獄’的心思。

“哈利路亞!

哈利路亞,讚美上帝!

有愛的地方是天堂。上帝就是愛。上帝福佑的人,心中有正能量,品格高行爲好,生命豐盛堅強。人活着不是單靠物質糧食,福薄的無法吃。無形的生命財富決定一切。靈魂得救是根本。擁抱上帝,就是擺脫陰間的牽引。 大仙農 人生客旅,上天堂好過下陰間。上帝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神。信靠的人,天大福分。……”

讚美詞的吟唱聲中,這羣人結束了自己的聚會。

李承薰穿着老農的衣服,頭上戴着一個斗笠,背上揹着一簍子山上的堅果,還有些草藥,低頭避開大路,走小道向着就近的一座鎮子奔去。

這是朝鮮時代的一個縣城,現在變成了一個小鎮,但一樣有官府。

戰爭摧毀了這裏的一切,可才短短几年時間,這兒的民生就又已經煥了勃勃生機。

李承薰在這裏有一個隱蔽的據點,在那裏他可以重新變回從四品官,坐上馬車直接奔到他位於平壤城外的一處別院,路上不管有沒有被人現,那都無所謂。

畢竟他的確切身份很多明道會的自己人也不清楚,在明道會裏,他是伯多祿,可不是李承薰。

陳漢的官兒非常多,明道會的人又分佈很散,平壤這兒的班底本身是李檗打下的根基,李檗是十分信任他的,在丟官下獄後,李承薰以舊日朋友的身份去探望李檗——這樣的人並不知他一個,拿到了李檗展出的人員名單,重組了平壤明道會,實際上也可以說是樂浪明道會了。

李承薰就一直在用伯多祿的身份在面對着他們,儘可能的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

李承薰光明的未來,聖光想要普照東方,太難太難。

但作爲一個虔信徒,在黑暗中默默堅守,等待着光明有一天的到來,那也是一種信仰。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時間轉瞬而過,眨眼,就到了中秋節。ω』ω『.』m

冬天的腳步已經臨近了,市面上已經多出了不少皮貨,到北方當獵人的羣體在達到一定數值後,數字終於沒有繼續增加下去了。皮貨出量也達到了一個大體穩定數字。

中國自產的皮貨已經有了不小的數量,但俄羅斯人依舊在源源不斷地將皮子運到中國,哪怕是那些皮子的價格和利潤越來越低。

中秋節是中國的一個大節日,南京城裏張燈結綵,前後幾天南京城都要晝夜歡騰,歌舞達旦了。

而隨着時間向年底的臨近,南京城的居民們,也越來越把目光東方——那是在關注北美的戰報。

跟北美西海岸可能要結束的戰鬥相比,西南軍區雲南邊防軍19師開進緬甸的消息,完全吸引不了人們的視線。這之前的一個月,整個中國都施行了報紙管制,緬甸的消息都要從報紙上絕跡了。數以千萬億萬的中國百姓根本不知道,就在這短短的一月時間中,孟族和緬族的仇殺生了4ooo多起,大大小小的鬥毆——那就是鬥毆麼,怎麼會是仇殺呢,兩邊死傷總數額達到了三萬餘人,過十萬緬族人被暹羅軍隊逮捕,連同他們的家人,預計不下三十萬的緬族人被暹羅人搶回了國內。這個數字都達到了暹羅國民數量的十分之一。

至於那些沒能統計到的數字,還有因此而引的緬族逃亡人數,讓整個緬甸在七八月中成爲了上天都不忍目睹的人間地獄。

而被暹羅人大肆摧殘中的緬族人真的大量向西逃亡了,預計現在中屬緬甸的地盤裏頂多生活着一百萬緬甸人,其中緬族人可能連三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大部分就是孟族人了,和少數的撣族人華人。

兩個朝鮮大小的土地,只有聊聊的百十萬人,而當中佔據着一般人數以上的孟族人對於陳漢還屬於比較友好態勢,在緬族當政的時候,他們是亡國奴,那麼既然都是亡國奴,何不換一個更強大的主子呢?

可能最開始的一些孟族人就是這麼想的。

只可惜這麼一個強大的勝利並不能吸引着南京人的目光,萬里之外的北美才是他們眼中的天堂。

那裏有着堪比整個中原遼闊的土地,野地中千里無人,只有些野人和數以百萬千萬頭的野牛生活在那裏,還有大批的野馬。那裏還有金礦,級大的金礦,氣候適中,雨水也適中。

陳漢多年來孜孜不倦的宣傳,早就讓很多國人的腦子裏形成了一個根深蒂固的印象——天賜之國,北美那兒就是一個完美的天賜之國。

跟北美的廣闊未來相比,緬甸算什麼?

再加上,北美的戰局至今也沒有個準信,傳回來的消息只是說最後的攻擊開始了。兩萬聯軍從曼薩尼約出,直擊墨西哥城。但最終的勝負如何,本土還不得而知。

北美的戰局還充斥着不確定,而緬甸的戰局在一個月前就塵埃落定,他們的國王腦袋都被藏人做成了酒器。誰還會對一個既定事實關心呢?

南京城的市民都是站在一個比較中立的位置上的,他們中幾乎沒人會去移民北美或是緬甸,所以這些人的關注點也最能代表本土的絕大多數人的感情傾向。

要知道陳漢在上月中已經向北美派出了使臣,同時在更早的時候也向着歐洲派去了人手。那都是去年了,在中英于靖海達成那個協約之前,陳鳴就往歐洲派出了一支兩艘戰艦組成的艦隊。戰艦上除了攜帶一些必要品,就是轉告還滯留在歐洲的高彥明————一切大權皆操於其手,他擁有與西班牙王室開啓談判並定下條約的全部權利。

這點信任,陳鳴對自己這個老表還是有的。

所以,今年的中秋節,南京城十分的熱鬧,很多老百姓都已經在想着戰爭勝利的美好了。那些被他們從銀行股市裏買到手的國債戰爭債券土地債券,甚至都不需要等到戰爭打贏了才能收紅利。

南京是陳漢的政治中心,這些年來陳漢也不是第一次搞出國債戰爭債券和土地債券了,靠着陳漢朝廷之前打下的良好聲譽——陳皇帝在這點上從沒坑過底下的小民,南京城裏的小老百姓們中低層商賈,也都紛紛爲朝廷貢獻了自己的一己之力。

現在就到了他們‘收穫’的時候了。

北美的最終戰況還沒有傳回來,但沒幾人相信遠征軍會敗。

事實上,從八月開始,北美的戰爭債券和土地債券的價值就開始慢慢上揚,不管是九折五行的土地債券,還是足額行的戰爭債券,利率都很低,可以說這種債券就算是拿去盈利也賺不到幾個錢。但是誰讓現在的中國有土地呢?

這些債券的抵押物,那些國債的抵押物,就是陳漢朝廷手中握着的土地。

手握北美戰爭債券,就可以用三元一畝地的價格【債券幣值】去北美拿地,這期間要是幸運的圈到了礦山,那礦產就屬於你自己的,且財產稅納稅金額還能減半。

三元一畝的農業耕地,以此爲基準的土地價格是個讓很多人瘋狂的價位。

而戰爭債券呢?它的限制比北美土地債券更寬,除了享有土地債券的一切權利外,這種債券還可以用於北美之外的地方——比如南洋緬甸和南明州,用於冰天雪地的祥州和貝加爾湖,而南明州和祥州的土地價格才一元一畝。當然,已經被勘探明瞭的礦區依舊另有標價,但總的來說比直接拿錢去買,要便宜的太多太多了。

國債也是如此。

所以,收購這些債券的商家纔是這些債券微小擁有者真正的利益源泉。

幣值只有十華元的戰爭債券,銀行出的兌換價格,幾年的利息加到一塊可能還不到一塊錢,而收購這些債券的商人,卻可以用十五二十這樣的價格去大把的收購。

就是因爲溢價兩倍的商人在這場饕餮盛宴中依舊有大把的利益。所以,揮舞着鈔票來收購債券的人從來不只是權貴大地主,還有大商人。

或許有人會說,既然債券如此有利可圖,那麼當初這些大商賈爲什麼不直接掏錢購買債券呢?難道他們對陳漢沒有信心嗎?

這當然不是。

誰也沒說這些大商賈們當初沒有可着勁的購買債券啊。只是大家的財力有限,流動資金有限,而人的貪婪之心是無限的。沒有人會因爲一門生意的利潤從過去的2oo%3oo%,降落到現在的%,然後就沒有人再去做了。

那依舊是一門暴利生意,賺的已然是很多,只是比起過去少了。

而這也算是一種全民的利益大聯歡,賺錢的受衆是整個羣體,而不再是單單那些最頂尖的大商賈。

這能刺激整個國家民衆的向心力凝聚力,也能讓國家政府鑄就自己的威望威嚴和信用,鑄就自己的公信力,鑄就整個國家的國格。

財富從無數民衆手中匯聚到國家手中,國家再把這些財富投入到戰爭中——雪片一樣的訂單灑落到商人們的手中,雪片一樣的鈔票落入士兵們的手中,軍屬們的手中。從而形成了一個良好的循環。

整個戰爭的花費無數,這些債券國債籌集的資金還很有一部分被投入到了財政中,抹平了不少朝廷的財政赤字,幾年時間裏整個借貸體的涉及金額是以億元做單位的,錯不是這些款子,陳漢早就沒錢了。

而這些債券和國債在戰爭勝利後的‘利益瓜分’中被轉化爲貴族商賈自己所擁有的土地產權,轉化爲大中型公司企業名下的土地資本,轉化爲它們的固定資產和各自的底蘊。

隨着時間的推移,科學技術的增長展,人口的繁衍生息,這些東西遲早能爲他們賺回巨大的利潤。商人們的目光或許很短淺,這些投身債券市場的商人經過最終的廝殺和兼併,最終存於的所在就多能成爲日後不可一世的存在。

車子開到巨大的鐵門前,鐵門自動開啓,車子緩緩開進去。繞過一個噴泉池,又向前開了約五六分鐘,纔看見一座闊氣的宅子。

Previous article

等我回去的時候,二蛋已經醒來,他看了看我,道:“小凡,沒事兒,俺會爲你保守祕密的,不就是去見二叔嘛,人之常情。”我點了點頭,沒說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