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會的聖魂•路西法已經無法再去驚訝月再一次的展露出的讓人意外的東西,雖然他已是提前很多的發現了來敵,但差不多可以用漫山遍野來形容的人影已是完全地將他們的四個方向圍了起來,縱是最保守的估計,在那裏面也有一千人以上,而爲首的,卻是那時他們所碰見過的那一隊進入魔獸森林的神聖教廷的神聖騎士。

不能說是大意了,只是在蒼婕養傷的那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差裏,青龍大陸之上明裏暗裏已經太多的一切完全地超出了聖魂•路西法他們的預想,而且或許是顧慮到幽蝶的感受,聖魂•路西法的思維裏更多的是將“暗”與“神聖教廷”脫離開來考慮,這一點,在他們一個多星期的“與世隔絕”中是極爲的致命的……

慮敵不周,聖魂•路西法、幽蝶、凱莉亞三人雖可說是天才中的天才,但必竟的經驗還是太少,自視也還是太高了些,年輕人的通病,在他們的身上在這時顯得分外的凸顯。


蒼婕輕輕地前移了幾步,站在了月和這時的萊亞的中間,不知不覺之中,這小妮子也成長了。

“西南區紅衣大主教伊普拉見過聖女閣下。”最正當中的一個約莫是五六十歲的老人走了過來,言辭之間雖然還是保持了對凱莉亞這一個“聖女”的尊敬,但“西南區紅衣大主教”幾字加上其身後分列而開的約有十來二十之多的“制裁者”,這點的尊敬讓聖魂•路西法三人還是心裏沉了下去。

西南區的的紅衣大主教,放在神聖教廷中的話,單以權力來論,已是位列在前二十名的強勢人物了,而在他身後的那些“制裁者”不論是身形氣度明顯的亦是與之前的那些個不同,顯然亦是“制裁者”中的強悍角色。

脫開這個西南區的紅衣大主教和他身後的這些“制裁者”來講,再後面是那時近三百的神聖騎士們,全數持劍盾護身在前,森嚴的壓力告訴着所有人神聖騎士們在鐵與血的歷史中磨瀝出來的實力。

再周圍一點的人羣相對的比較複雜,當中可以看到有“鳳鳴”傭兵團標記的一羣人,不過那個“大嬸”和妖妖小白臉卻是沒有看到;還有的是那些“老熟人”了的傭兵朋友們,再有的,居然看着是艾比頓帝國將近五百來計的正規軍!

“伊普拉,你是什麼意思?武力來威逼本座?!”凱莉亞冷冷地喝斥道,言辭之間,自是有其一種特有的威勢,不管面前情況是如何,“武力威逼聖女”的這個大帽子凱莉亞先是給他扣上了。

“伊普拉不敢。”伊普拉似乎並不以爲意,但還是很謙遜地向着凱莉亞行了個禮,繼續地道:“伊普拉奉教皇法諭,爲澄清連串血案及平復青龍大陸上種種謠言,恭請聖女回神聖總教廷。”

沒有連着聖魂•路西法和幽蝶也要一併“請”回去?

凱莉亞掃了四下裏的人一眼,與幽蝶和聖魂•路西法不着痕跡地對視了一下,冷言地道:“那不知這些朋友們如此大張旗鼓地到來又是所爲何如?也是想來壓着我去總教廷的?”


“這些朋友只是想和聖魂先生和幽蝶小姐交流一下而已。”伊普拉輕描淡寫接應道。

“交流?我看是想將我這些朋友抓起來殺了吧?”凱莉亞不屑地冷喝了一聲。

“只要聖女的這幾個朋友沒做些什麼事的話,伊普拉可以向真神起誓,確保他們一切的安全。”伊普拉微笑地道。

“不行,要我回總教廷,我的這些朋友也要跟着我一併的回去。”凱莉亞看着伊普拉那似乎是人畜無害的微笑,終是有些體會到紅影爲什麼一直看着某個敗類就想海扁了,這是他們自個兒找的!

“那可得請聖女您見諒了,艾比頓大帝向神聖總教廷提出了照會,希望可以請聖魂先生和幽蝶小姐前去交流一下,特洛依爾長老是應允,所以……”伊普拉有些歉意地笑了一笑。

艾比頓大帝都出來了?那個“大嬸”在艾比頓帝國的身份真的是那麼的重要,艾比頓大帝居然不惜冒着開罪亞帝斯帝國的危險,公然要將他們“請”回去艾比頓帝國?聖魂•路西法可不認爲艾比頓大帝會不知他和幽蝶可還是頂着一個亞帝斯皇家騎士團團長和亞帝斯皇家歌舞團團長的頭銜的。

凱莉亞聽到艾比頓大帝幾字顯然也是有些的愣了一下,亞帝斯三世這個老狐狸要佔他們三個的便宜,他們何嘗又不是,在他們三人的身份還沒有公開之前,他們要想在青龍大陸上更好地橫着走,頂着這麼個大帝國的皇家頭銜還是很有用的,敢開罪堂堂一個大帝國的人必竟很少。

“艾比頓第四軍第三團團長肖恩奉大帝諭,帶聖魂和幽蝶兩人到斷獄城晉見蘭伊親王。”那五百艾比頓軍人當前的一個這時的站了出來,頗鐵血的一個大漢,他這時的語氣裏可沒伊普拉那麼的客氣,不過“晉見”這麼個詞,某某些個傢伙聽着可實在是有些感冒。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想去,也得去囉。”聖魂•路西法斜眼瞅了那個大漢肖恩一眼,口吻當然也好不到哪去,不過顧慮到蒼婕等人的安全,好歹的他還是忍了下去。

“如果一定要動用武力,第三團絕不會猶豫。”肖恩冷冷地應道,語氣一樣是衝的可以。

“看來你們是分好了我們的去向了,不知我們這幾個朋友你們又要請到哪裏去交流交流啊?”幽蝶也站了出來,看了蒼婕、克林斯他們一下。

“他們公然違反了傭兵的規則,參與血腥的屠殺我們的傭兵兄弟。我們‘鳳鳴’和‘鐵虎’及面前這些熱血的兄弟代表傭兵公會,要帶他們回佣兵總會。”站出來答的是那一個站在“鳳鳴”傭兵團最前端的一個男人,這番話說的正義凜然的,生怕是沒人知道他是代表着正義的一方一樣。

“呵呵呵呵……”聖魂•路西法怒極反笑了一下:“看你們這駕式,我們這是想不去也不行了?!”

“畜牲,你還我姐姐命來!”一個少女悲嚎着向着聖魂•路西法衝了過去,但卻被她周圍的一些人緊緊地拉了下來。

本便是有些劍拔弩張的場面剎一時的更是緊張了幾分,特別是那些傭兵們,看着聖魂•路西法簡直便是要生吃了他一般,錯不是有兩旁分別還有着神聖教廷的騎士們和那些艾比頓帝國的士兵,這會的他們早便是衝上去了。

聖魂•路西法有些默然地看了那個少女一眼,這是一個真正的苦主,縱是這話罵得再狠幾分也怨不得她。

伊普拉滿是仁祥地嘆了口氣,輕輕地走到那個少女面前,一縷聖光淡淡地籠罩在了她的身上,將她本是激憤的情緒微微地平復了幾分。

“希望聖女不要讓我們難做,在這魔獸森林裏,血腥已經太多太多了……”伊普拉輕輕地賜福了一下那個少女,迴轉過頭來向着凱莉亞道。

“你們就真的確認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月輕輕地站了出來。

場中的氣氛隨着月的出現明顯地緩和了一點,其實在某個角度上來講,或許月比着凱莉亞這個“靈魂置換”的聖女更有着一種聖女的氣質。

伊普拉顯然也是被月的神情氣質震了一下,不過見多識廣如他並不會因此而着有絲毫的失態,回頭微微地看了剛纔那個少女一眼,沉和地道:“我也相信這一切不會是聖女或是小姐你所做出來的事情,但你們不管是因爲什麼,你們必竟是這一連串的血案最大的疑犯,爲了那些慘死的無辜者,也爲了向他們的親人們有個交代,我們都需要將一切徹查下去。”

“哼”聖魂•路西法輕輕地冷哼了一聲,不過這時也懶得去說伊普拉話裏的一些文字遊戲。

“主教爺爺,那些人不是婕婕,也更不是聖魂哥哥他們殺的。”蒼婕脆脆地站了出來,鼓足勇氣大聲地向着伊普拉道。

“哼,你們說是就是啊!”“鳳鳴”的那個男人有些不屑地冷笑了一下。

“婕婕從不說謊,姨婕說不是就不是!”蒼婕緊緊地咬了下下脣,有些憤怒地看了那個男人一眼,大聲地道。

“哼,你看你看,現在的小孩子,睜着眼睛,什麼話都說得出來了。”那男人自認着是有風度的捋了下頭髮,迴轉頭來向他一旁的一個“鳳鳴”的MM道。

“啪!”

一聲脆響剎時地自着那個男人臉上迸起,聖魂•路西法不無多大表情的衝着他食指指了指,再不屑地晃了幾晃,以着更不屑的語音道:“一把年紀的人了,說話不要那麼小孩子,好不好?”


丫的,擺明了是不能善了的局面,who怕who啊!

“你!”

那男人顯然是沒想到聖魂•路西法敢這麼的打他一拍,捂着火辣辣地疼痛着的右頰,氣極敗壞地迸出了一個字出來。

“啪!”

又是一把狠狠地打在了這男人的臉上,但在這一次的,連着這男人自己在內,全場都被聖魂•路西法這比鬼魅還要鬼魅的身形震住了,彷彿的,聖魂•路西法森冷的眼神在他飛閃過來橫扇他的那一剎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底,眼神之間,似是清楚地告訴着他,垃圾如你,要殺要踩不過是反掌之間的事而已!

是的,就聖魂•路西法這時這樣的一個速度,真的是狠下心來要殺了這男人,他有那樣一個反擊自保的能力?

聖魂•路西法在這時再一次地和幽蝶及凱莉亞對視了一眼,牙齒狠狠地挫了一下,身形剎時的一瞬,絲毫不理在場的衆人,自行的逸去,事起突然之至,憑着他的速度,雖然受到一些的阻滯,但在“制裁者”的高手到來之前已是讓他突破了左邊那一些“老熟人”了的傭兵朋友們,瞬間地逃了出去!

有着伊普拉和那十幾二十個的“制裁者”,再有那近五百的艾比頓正式軍,就算是聖魂•路西法、幽蝶和凱莉亞實力盡復如常也頂多是隻能三人自行地闖出去而已,要想把蒼婕她們幾人也一併帶出那卻是絕無可能的事情了,聖魂•路西法單人逃逸,卻也是這時唯一的無奈選擇,做爲法系的幽蝶和凱莉亞,在面對着伊普拉這樣一個紅衣大主教級別的法系高手的時候,要“瞬移”逃出去的可能性極低,因而就只有他可以憑着他的速度逃出去再圖謀辦法將她們營救出來,憑着凱莉亞聖女的身份還有幽蝶她亞帝斯皇家歌舞團的頭銜,一時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倒是蒼姨她們……雖然離開之前他有意地狠狠地震挫了那個“鳳鳴”的垃圾男人一下,並藉機在他心底種下一個深深的精神烙印,警告着他不要亂來,但能否確保她們的安全卻還是一個未知數。

聖魂•路西法急速地飛馳着,後面“制裁者”的高手雖是綴上了他,但先發後動的關係,他們要想追上去卻是難了,急掠地狂風刺掠掠地自聖魂•路西法的面頰上刮過,在這刻之前一直都沒怎麼變的少年心性的玩鬧心情終是收斂了下去…… 風依然狂掠,因着急速移動的身形而激起的落葉卻是極爲優美漂亮地在聖魂•路西法的身後飛舞着,與他這一會的心境形成了一個極鮮明的對比。

十三個“制裁者”的高手依然緊緊地綴在了聖魂•路西法的身後,雖然追上他是很難,但聖魂•路西法真的是想要把他們甩掉同樣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這些傢伙不像是那些傭兵仔,就是跑也可以把他們跑趴下。

在這會的,聖魂•路西法可算是體會到了那種過街老鼠被人追斬的感覺了,但這時要讓他停下來和後面的這些個“制裁者”們大戰個三百個回合他還真的是不敢,就他這會的狀態實力,能頂得上面前這些“制裁者”中的一半已經是有些超水平的表現了。

丫的!拼了!

蒼婕那可愛的面頰在聖魂•路西法的面前一閃而過,想着這會的她很可能正被那些臭傢伙們氣得淚眼汪汪的就覺得有些的心痛。

前移的身形剎一時的一個偏向,聖魂•路西法本有些漫無目的的逃逸的身形開始向着一個特定的方向迅速地飛馳而去。

緊緊地綴在聖魂•路西法身後的那些“制裁者”們這會的也着實是有些的驚心,他們之前已經聽說過一些對聖魂•路西法的傳言,對這個似乎還是沒有進行成年禮的少年的實力有着一定的瞭解,這會雖然還沒有與他真正的交手,但就面前聖魂•路西法所展現出來的身法和速度,縱是他們這樣的已是第三級的“制裁者”也是隱然不由,真是戰起來的話,就這麼一種鬼魅般的速度,他們能否拿下他還真的是一個未知數。

隨着聖魂•路西法身形的極速飛逝,大體來講還算是平坦的地形漸漸的開始挺拔了起來,明顯地可以看出這會前面“帶路”的聖魂•路西法是將着他們帶到了一座山裏面,不過雖是注意到了這點,並不能體會到聖魂•路西法所爲如何的那些個“制裁者”們只能是苦皺着眉頭,一心地向着他追過去,就聖魂•路西法表現出來的一切,他們不認爲他會自己把自己往死路里面塞,若然不是,那他是所爲如何?

不管是神是魔是人都在一些的賭性,神魔兩族裏面史上更有不少在“聖戰”裏面豪賭一場的傢伙,當然了,他們賭得可就是這三界之間未來幾十幾百年間的一個平衡,後來的聖魂•路西法同樣承認他有不小的賭性,貌似以他爲代表的一場“聖戰”也是豪賭一場的結果,這一點的賭性,在這時他的身上便是初顯崢嶸了。

轟隆的瀑布聲自着遠方遠遠地傳了過來,巨大的瀑布有若是一把利劍一般無情地劃破天地。

本是緊追在聖魂•路西法身後的那些“制裁者”們不自禁地微微停了一下,山勢這時已是極爲的分明,前面便是萬丈懸崖,橫掛直上的,便是那一條仿若劃破天地的巨大瀑布……

聖魂•路西法很有點意氣風發的自着那巨大的瀑布前面站定了下來,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囂張的看着那些個“制裁者”們有些小心翼翼地靠近過來。

“你想從這裏跳下去?”當前的那一個“制裁者”仔細地將着四下裏掃了一下,再冷冷地盯視着聖魂•路西法道。

“切,那麼明顯的事情都還要問,難怪你們會被人拿着當猴子耍。”聖魂•路西法很有些不屑地聳了聳肩。

“閣下似乎也高明不到哪裏去,你以爲你能從這個瀑布下活命地逃過去?”那“制裁者”並不爲聖魂•路西法的言辭所動。

“一半一半吧,不過你們要想抓到我,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一半一半的勇氣了。”聖魂•路西法嘻嘻地笑了一下,除去這個瀑布,這裏確實是一個絕境,要想從瀑布中活命下去,就是以他魔族的軀體,也確實只有一半一半的機會。

“閣下對風系魔法沒什麼瞭解?”當前的“制裁者”確定了這裏並沒有什麼其它的可能性的後路後,倒是好整以暇帶着一點的微笑向着聖魂•路西法道。

“大的瞭解我不敢說,至少對‘飛羽術’還是頗爲的精通的。”聖魂•路西法聽得出這個“制裁者”話裏的意思。這個時代魔法文明早是高度的發達,尋常的要想掌握一個風系魔法的“飛羽術”或是更高級別的“飛行術”雖然有些的困難,但也不會說是太多了不得的事情,要想來個騎士小說中最常見也最BT的跳崖逃生大法,並不是個現實的事情。

“那你以爲你從這裏跳下去,我們就會追不到你了?”這個“制裁者”隱隱地已是感覺到了一些的不對勁。

“你認爲就你們的速度,和我的速度來講,誰更快一點?”聖魂•路西法聳了聳肩,這個動作自他做出來,別有一番的瀟灑。

“閣下的速度算得上是我生平僅見的幾位之一,論速度,我們這裏絕無一人會是你的對手。”這個“制裁者”邊回答,邊微微地前移了幾步。

聖魂•路西法看着這“制裁者”前移的幾步,微微地笑笑,卻也沒指出,自個兒的繼續道:“那你認爲,我這麼的‘摔’下去,和你們飛下來,我們會拉開多大的一個距離?”

“制裁者”剎時的默然了一下,聖魂•路西法這麼直接的摔下去和他們施展“飛行術”或是“飛羽術”降下去的速度絕不可同日而語的,以這條瀑布高達幾百上千米的落差,等聖魂•路西法“摔”到瀑布底時,他們可能下降了一半的距離還沒到,就算是算是聖魂•路西法重新的爬起來的時間,彼此之間兩三百米的距離絕少不了,這樣的一個距離,在魔獸森林這麼個枝繁葉茂的地方,要想重新的追上卻無異是天方夜譚了。

聖魂•路西法可不給他們推想計算的時間,趁着他們微微地愣了一下,身形何其瀟灑地自着這瀑布之上一躍而下,驚人的風壓,高速的移動過程中有若是子彈一般瘋狂地擊打上來的瀑布飛濺起的水珠,很是嚇人的突起的一些岩石……

靠靠靠!

聖魂•路西法心裏死死地咒罵着那些騎士小說的作者們,丫丫的,看那些騎士小說中的主角們跳崖跳的何其的瀟灑而又何其的舒爽,跳崖之後若不是實力大增便是有美女相伴的,怎麼到了他這個堂堂偉大的“聖騎士”這裏……媽啊……

某個敗類死死地**了一聲,又是一塊突起的岩石在他眼前瞬間閃過,突刺而起的巖尖距離他的額角不過也就是那麼的一分半釐的,很是懷疑若是再微微地吹起那麼一絲的風,這巖尖可就得與他來個悽慘而又悲壯的相擁,到時那可是**四裂,鮮血橫飛,呼啦啦的好看極了!

縱是以聖魂•路西法的心志,這會的看着這些根根、塊塊、條條的各形各樣的“流淌”在瀑布之中的岩石,還是嚇得緊緊地閉着眼睛,不得不地向天界衆神多多的討好幾下。

這個世道的,那是好人沒多少好命,敗類卻是長命長壽的遺禍千年啊,像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極品的敗類,先別去論這麼高的高度跳下來砸在那水潭上的壓力,本來就那些突刺起來的岩石都早該將這麼個人間敗類滅了,但丫丫的也就是奇了,從他“摔”下來的那一個角度,只要是微微偏上那麼一點半點的,這小子早就得回去跟他老爸子聊天了,但愣是就是讓他這麼的有驚無險的“摔”了下來,莫說是傷,就是一點劃痕都沒有……

“砰”,一個巨大的水花彪起,某個敗類就這麼的直接“摔”進了這巨大瀑布下的那個深潭之中。

等着崖頂上那些“制裁者”們依着各自的方法從那上面下來後,聖魂•路西法的身形卻已是徹底地消失了過去。

無奈地苦笑不自禁地自着這些“制裁者”們的嘴角之間浮顯了上來,都有些無意識地擡了下頭,巨大流瀑直刺天際,些許的浮雲在半空之間已是掩住了那崖頂的一切……

瘋狂啊!

這是他們自打心底深處狠狠地冒起地一個感嘆!除了用瘋狂來形容,他們實在再想出有些什麼其它的詞彙了。

有點盡人事的在這一個深潭和四下裏仔細地搜查了一下,這些“制裁者”終是帶着那一絲無法逝去的震憾飛離了開去,聖魂•路西法在崖頂之上瀟灑地飛躍而下的身形有若是烙印一般深深烙在了他們的心底,或許連他們也不覺意間已是認定着某一個敗類絕不會就如此簡單的死去,甚至的,他們都沒有怎麼會往他這樣跳下來會重傷那一個方面去想……

是的,某一個敗類確實不會就那麼簡單的死去,在這一個深譚深處,那一個特殊的“水泡空間”裏,聖魂•路西法兩眼緊閉,死是沒死,但卻已是陷入了昏迷的狀態,不管是魔族的軀體有多麼的強悍都好,從這樣一個高度掉下來,再狠狠的砸在這深潭上,縱算是換成是他老爸子也得重創過去,更遑論是他了。在摔進這個深譚那剎,趁着意識還沒有完全地昏迷,聖魂•路西法勉強地支配着自己的身體遊進了這一個“水泡空間”裏,之前崖頂的那一番話他更多的是大一下那些“制裁者”而已,他的後着便是這潭底的這個“水泡空間”,這個特殊的空間,如果沒有特別敏感和特殊的技巧是不可能發現的,幽蝶和凱莉亞都不行,他不信這些“制裁者”們可以發現,而顯然的,他賭對了——而若然不是這一個方法,他實在是想不出怎麼可以在那些“制裁者”的追襲下逃脫開去。

日起月落,再月落日起,一日一夜很快地便在聖魂•路西法的昏迷中流逝過去,處在昏迷狀態的他卻是無法留意到在這個特殊的“水泡空間”正漸漸漸漸地起着一個變化,原本偌大的一個空間,卻是漸漸漸漸地緊縮了下來,緊縮了下來……

“呃……”一聲微微的**自着昏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聖魂•路西法嘴裏冒了出來,緊閉着的雙眼亦在觸動了幾下後,緩緩地張了開來。

沒死……

某個敗類甦醒後第一個反應便是很有點嘎嘎嘎嘎嘎地偷笑了一下,這樣都不死,這可實在是他偉大的“聖騎士”的明證啊,丫丫的,你看哪一個堪稱偉大的聖騎士是會這樣跳崖都跳死的,嘎嘎嘎嘎嘎!

“啊!”笑沒兩句的,剎一聲的尖叫就自着他的嘴裏彪了出來,就在他面頰之上不過是二三十釐米的地方,一張熟悉的用水紋形成的臉龐就那麼的印在了那裏。

“叫得那麼大聲幹嘛,你想吵死我老人家啊!”不滿的聲音自那張臉龐之上冒了出來。


“你……你是……?”聖魂•路西法驚魂未定的想爬起來,但看着只要一坐起來都要直接地將自己的嘴印到那張臉龐之上,那個噁心感還是逼迫着他自個兒老實地平躺在了原處。

“我?我是天上地下最聰明最偉大的魔法師兼煉金術士,德曼,德曼大宗師!”雖然只是張水紋形成的臉龐,但“德曼的實驗室”裏那座一手持“我是”,一手持“德曼”的巨大雕像還是不由自主地自着聖魂•路西法的腦海之間泛了上來,面前的這張臉龐,不是德曼這個BT佬,又還是誰?!

靠靠靠!

某個敗類心底裏狠狠地腹誹着,人家跳崖跳出的可是神功美女,丫丫的,我跳出來的就是這麼個BT佬?

“小子,你是不是聽着如雷貫耳之至啊!”德曼的臉龐貌似是口沫四下飛舞着。

“您老的大名,縱觀整個青龍大陸,哪個不是聽着如雷貫耳之至啊!”某個敗類眼睛咕嚕咕嚕地轉了幾下,忒無恥地諂笑着,也不知他所受的那麼重的傷這會的怎麼就像沒事是的。

“嗯,好小子,不枉我德曼大宗師大費苦心地救你一場。”德曼的臉龐甚是得意的張揚了幾下。

“您老……救了我?”聖魂•路西法輕輕地動了下手腳,這會的卻是輕快之至,絲毫的沒有重傷過後的感覺。

“廢話,不是我救你,你當你這會的還能爬起來啊?!”德曼的臉龐顯然不是很滿意某個敗類有些懷疑的語氣。

“沒!我只是對您老如此神奇的手法大感驚奇而已。”某個敗類臉上的諂笑依然如此的分明,像德曼這樣的BT佬,和那個千年老不死一樣,都是不能簡單的惹的角。





在商議有了結果之後,一千多名墮落法師馬上行動,快速向比特梵的後方城堡退去,在那裏有一個專門爲墮落法師準備的暗門,只要從暗門裏出去,就能夠離開這裏。

Previous article

周威作為男同學的代表,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陸老師,靳靜同學什麼時候能來校報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