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誰啊?怎麼穿的和張嵐一樣?而且連打扮都如出一轍。”

“就是,這樣給小壽星難堪啊?”

“膽子挺大的,張家的千金也敢得罪,真是吃了熊心豹膽了。”

“你們看,是不是那個男的帶來的啊?這下他們倆吃不了兜着走了。”

這個時候,一旁的賓客都紛紛議論了起來。

“我什麼我?趕快回答我問你的問題。”張嵐得理不饒人的催促着我。

這讓我怎麼回答啊?我肯定不是想給她下馬威的,這只是誤會而已。

“大姐,這有點誤會了吧!我看江曉也不是有意的。”這個時候,張義錦走了過來,想替江羽解圍。

“誤會?有什麼誤會?我看着小子就是有意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張義辰也走了過來,指着江羽兇道。

“大哥,你怎麼也來了?”張義錦看着張義辰,感覺頭都大了。

“我不能來麼?有人欺負我大姐,難道我就不能站出來麼?”張義辰反問了一句,把張義錦問的啞口無言。


“張總,把這小子抓起來,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一直憋着一口氣的李洪譚終於忍耐不住了,連忙走到張義辰的身邊,煽風點火着。

“好,李洪譚,把他和這個女人給帶出去。”張義辰借坡下驢,直接讓李洪譚把我帶走。

李洪譚陰笑了一下,就朝我走了過來。

我心裏“咯噔”一下,別人把我帶走也就算了,這要是讓李洪譚把我帶走的話,事情就不好辦了。

“等一下!這個李洪譚是你叫來的客人,這事情怎麼能讓客人去辦了?”張嵐突然阻止了李洪譚,然後回頭對着一個老者,說道:“張伯,把這小子給我帶回去。等到宴會結束的時候,我要親自問問他,今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離她不遠的一個老者,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就走到我的身邊,說道:“小子,帶上這個女人跟我……”

“等一下!”不過,老者的話還沒有說完,張嵐就打斷了他,然後朝着周洋他們一指,說道:“把他們也帶走。”

“是!”老者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周洋他們說道:“幾位,給我走一趟吧!”

周洋可不是好惹的主,他瞪着眼睛,看着李洪譚,竟然一步都沒有挪動。

“周洋,走吧!”今天畢竟是張嵐的生日,我實在不想在宴會上鬧出什麼事情來,於是朝着周洋使了使眼色。

周洋看了我一眼,然後沒有說話,和我一起跟着張伯走了出去。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只不過張伯帶着我們出了酒店,然後又去了不遠處的一個小區裏。

“張伯,你這是帶我們去哪啊?”走進小區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的問了一下。

張伯看了看小區的門口,然後對着我們說道:“好了,後面的尾巴甩掉了。你們可以走了!”

“張伯,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一時間沒有明白張伯的意思,這怎麼就放我們走了?

張伯朝我笑了笑,然後指着西北角,說道:“什麼都別問了,西北角那兒有個小門,你們就從那兒出去。然後去辦你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我看了看張伯,感覺這應該是張嵐和張義錦,在李洪譚面前演的一齣戲,因爲只有這樣,李洪譚纔不知道,我們去了他的老巢。

“謝了張伯!”我和張伯道謝了之後,帶着周洋他們穿過小區,然後就直接去了李家的別墅。

時間不長,我們在公路上下了車,然後又不行了幾分鐘,終於來到了李家的別墅。

“怎麼進去?是不是翻牆啊?”胖子看着我問道。

我看了看蘇貝貝,說道:“翻牆是個辦法,但是帶着蘇貝貝,不太好翻。所以,咱們今天直接走正門。”

“正門?瘋了是不是?人家問我們是幹什麼的?咱們就告訴人家,我們是進去救人的。那人家還不和我們拼命啊?”胖子撇了撇嘴說道。

我笑了笑,然後一指蘇貝貝,說道:“沒事,今天有蘇貝貝和我們在一起,從正門進去,誰都不敢說什麼的。”

“我?”蘇貝貝指着自己驚訝的說道。 我看着蘇貝貝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李洪譚和張守田都不在,所以說,你可以帶着我們走大門了。我們這次要光明正大的進去救人。”

總之,我就是想讓李洪譚氣得吐血,偷偷摸摸的進去把人救走了,這也氣不到他,只有大搖大擺的進去,才能讓他感覺到,我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可是,我怎麼帶你們進去啊!”蘇貝貝看着我,一頭的霧水,而一旁的周洋他們也是糊里糊塗的。

我看了看蘇貝貝,然後趴在她的耳邊,小聲的說了一會,然後她擡起頭,問道:“這真的行麼?”

“絕對可以!”我點了點頭。

蘇貝貝咬了咬嘴脣,然後一轉身,就朝着大門走了過去。

“走!”我回頭打了聲招呼,然後緊緊地跟了過去,不過,我在胖子和周洋的耳邊也耳語了幾句。

“誰?”蘇貝貝剛剛走到門口,就見一人攔住了去路。

“啪!”

只見蘇貝貝等到那人走到近前,然後擡起手,一個耳摑子就扇到了那人的臉上。

“你,你幹嘛打我?你活得不耐煩了?這裏是李總的私人別墅……你他媽的敢打我?”那個人說着,就舉起了手,準備回擊一下。

我一見,快走了幾步,然後一把拽住了那個手臂,接着“啪”的一聲,我也扇了他一個耳光,才說道:“你他媽的眼瞎了是不是?你看不見蘇夫人回來了?”

“蘇夫人?”本來就是天黑,也看不太清楚,而且他上來就被扇了一個耳光,自然沒有認出蘇貝貝來,不過被我這麼一提醒,立刻睜大了眼睛,仔細的看着蘇貝貝。


“蘇夫人,對不起,我沒有看清楚……”他立刻就慫了,連忙道歉,可是他剛說了兩句,就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一瞪眼,繼續說道:“不對啊,李總說了。你擅自的和別人跑了,背叛了他。所以讓我只要抓到了你,不但有酬勞,還把你賞給我們了……喂……”

他一說到這兒,就立刻回頭,準備大聲的喊人。

“啪!”

這一次,胖子上前,結結實實的又賞給了他一個耳光,然後說道:“你想死,是不是?李總在參加張家千金的生日宴會之前,就已經和蘇夫人碰面了,而且兩人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開了。現在讓夫人回來,就是要把那幾個潛入別墅的小子,給帶到我們張家,交給我們張家的大少爺處理。”

那人捂着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說道:“不是,你們又是誰啊?”

這個時候,周洋慢慢地站了出來,說道:“憑你也有資格問我們?李洪譚在我們的面前,都要低低頭,你卻在我們的面前張牙舞爪的,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那人被我們這陣勢一嚇,頓時就迷糊了不少,不過他雖然迷糊了,可還是要問我們是誰。

“好,看你這一副可憐樣子,我就告訴你。你可給老子聽好了。我們是張家大少爺,張義辰的人,你別說沒有聽過。”周洋黑着臉說道。

“有,有什麼證據麼?”那人真的不開竅,竟然還找我們要什麼證據。

“啪!”

周洋又掄圓了,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說道:“你小子真不開眼。張家動動手指頭,就能讓你永遠的消失。你特麼現在來問我們要證據。行……”他說到這裏,一回頭對着羅子軒帶來的人,說道:“你們把這個人,給我帶到酒店去。然後當着李洪譚和張少的面,把事情給我說清楚……看看張少怎麼處置他。”

“是!”那幾個人答應了一聲,就連忙上前。

那人一見,算是徹底的傻了,連忙後退道:“各位,各位……我不知道你們真是張家的人。對不起,對不起……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洋哥,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他也不知道我和洪譚之間的誤會。不知者不怪麼!”這個時候,蘇貝貝也在一旁說起了好話。

周洋看了看蘇貝貝,然後對着那人說道:“看在蘇夫人的面子上,這一次就算了。如果有下次的話,你就等着預定病牀吧!”

“不敢,不敢了……”那人低着頭,然後打開了大門,說道:“蘇夫人,各位,請進吧!”

蘇貝貝一見,當先走了進去,然後我們魚貫而入。

不過,胖子走到那人的身邊時,還是擡腿踹了他一腳,他連看都沒敢看胖子,顯得很委屈的樣子。

“江曉,你太牛了。”胖子踹完人,連忙走到了我的面前,佩服的說道。

“嘿嘿,對付他們這樣的人,就要表現出強大的實力,不然的話,他們看都看不起你。”我挑了挑眉說道。

“江曉,咱們進來時進來了。但是等會到關李信的地方,估計這樣就不一定有用了。”周洋突然擔憂的說道。

我立刻放慢了腳步,說道:“先看情況再說吧!現在連那兒有多少人都不知道。人少的話,咱們就直接撂倒,如果人多的話,見機行事吧!反正,今天一定要把李信救出來。”


周洋點了點頭。

“這李信也真夠丟人的,竟然被人抓去了,這小子也真是白混了。”胖子恨恨地說道。

“這也怪不得他,他是被那個小刀陷害的,不然的話,他不一定會被抓到。”我看了胖子一眼說道。

.胖子嘆了口氣,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不一會兒,我們來到了別墅裏,這下里面的人就多了起來。

“喂,幹什麼的?”剛一進別墅,就有五六個人走了過來。

我朝着蘇貝貝他們笑了笑,然後如法炮製,不過這次沒有打他,而是在氣勢上,讓他們感覺我們是張家的人,再說了,又有蘇貝貝坐鎮,所以很快的就矇混過關了。

“江曉,你不怕他們打電話麼?”一直到我們矇騙了三撥人,周洋纔看着我問道。

.“打電話?”我笑了笑,說道:“我師父之前和我說了,只要我們進了張家的別墅就放心的救人,他保證別墅裏的所有人,都聯繫不到李洪譚的。但是,具體他是怎麼辦到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和周洋沒有說幾句話,然後就已經來到了蘇貝貝的房間門口。

胖子上前,拽了拽門,然後回頭,說道:“門鎖了。”

我一聽,轉臉就看向了蘇貝貝,畢竟這是她以前的臥室,希望她會有鑰匙。

蘇貝貝看見我的眼神,然後從身上掏出了一把鑰匙,說道:“鑰匙倒是有,但是不知道,他有沒有換鎖,如果換鎖了,肯定就麻煩了。”

щшш ▪tt kan ▪C O

蘇貝貝說完話,就拿着鑰匙去開門了,“咔嗒”一聲,好在她的鑰匙能用,那扇門隨着聲響,也被打開了。

一羣人走了進去之後,蘇貝貝當先來到了席夢思那兒,說道:“地下室應該就在牀下,但是機關在哪,我就不知道了。”

我朝着衆人招了招手,說:“大家幫忙找一找。”

周洋他們一見,二話沒說,就在屋裏找起了機關。

wωw.тTkan.C 〇

我讓幾個手下,和我一起把牀直接擡到了一邊,然後蹲下來,用手敲了敲地板,裏面發出了特別空的聲音……蘇貝貝說的沒有錯,地下室就在這裏了,只不過這機關就不太容易找了。

我一邊想着,一邊四處的摸着,反正電視裏都是這麼放的,肯定有東西是可以轉動的,或者花瓶,或者筆筒,抑或某些獨立的東西……只不過,我們大夥找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卻沒有找到什麼機關。

這李洪譚倒是挺細心的,一個機關而已,竟然弄得這麼隱祕,這讓我們在屋子裏有些着急了起來,只是不就這麼大屋子麼?它再難找,總不能跑出這間屋子吧!

“蘇貝貝,這屋子是你的,你應該非常的熟悉,好好想想,還有什麼地方沒有找到?”我看着蘇貝貝說道。

蘇貝貝想了想,說道:“所有的地方都看了,而且所有的東西也都轉過了……這機關能在哪呢?”

“實在找不到的話,咱們就不要找什麼機關了,直接把這些地板都給拆了。”胖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說道:“我看能不能找到那個地下室。”


我看了看胖子,說道:“你以爲你是拆遷隊的啊?沒人管,而且想拆哪就拆哪啊?我們現在在別人的家裏,動靜大了的話,咱們還要不要救人了?”


“那怎麼辦?這機關一直都找不到,咱們在這不是浪費時間麼?”胖子愁眉苦臉的說道。

其實,我也知道他很着急,畢竟李信被關了有二十四個小時了,他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呢?這是我們最關心的問題。

“我想起來了。”突然,蘇貝貝指着一個角落,高興的說道:“我有一天晚上,發現李洪譚在這個角落裏蹲了一會,好像就能進去那個地下室了。”

我們順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可是那個角落裏卻空無一物。

“你確實是這裏麼?”我蹲在地上,一邊仔細的看着,一邊問道。

蘇貝貝在我的身後,說道:“對!就是這兒。我現在想想,他確實蹲在這兒的。”




剛剛還一副輕鬆模樣的慕歌,這會兒突然表情有些凝重,「這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Previous article

趙陽令王鐵柱損失了三個孫子,令他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對趙陽的恨意,可謂是恨入骨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