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其中,除了白衝天的意志影響之外,還有石柱自己的堅持。

「你就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嗎?」

想到陳老當初對於石柱的評價,文琴太子決定再試試對方。

「我承認閣下手段驚人,可石某也並非是泥捏的。想要留下我,只怕沒那麼容易。」

殺氣,石柱從文琴太子的聲音中感覺到了殺氣,頓時臉色一沉,身體微微轉動。

「哦?」

文琴太子打量了下石柱,通天境第三重。

這等修為,在普通人眼裡可以算的上是高手了,可對於文琴太子卻是有些不夠看,人家隨便一個隨從都有這實力。

文琴太子想不明白,面前這石柱為何有如此自信。

「放肆!」

石柱這番動作,頓時讓文琴太子的五個跟隨者臉色一變,就要出手。

「慢。」

文琴太子一止,閑雲、閑月、閑雪、閑白、閑空五人頓時停止了出手。

傲氣!一股從未有過的傲氣,居然從石柱身上體現了出來。

這是文琴太子所沒有想到的,文琴太子有些驚訝地看著石柱。

想不到前後不過短短几個月,對方就有如此變化。

這其中,那個已死的白衝天定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想到白衝天,文琴太子心中忽然有些失落起來。

文琴太子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驕傲的人,能夠讓他看上眼的人並不多。

雖然是對手,可白衝天的死,依然令文琴太子的心境出現了一絲波動。

面前之人,就是白衝天的義弟,這種事情,文琴太子用心一查就知道了。

石柱身上,定然繼承了白衝天的某種意願。

在文琴太子眼中,石柱可能是白衝天生命的延續吧。

也因為如此,文琴太子這才想要將對方收為己用。

石柱表現出來的那種似曾相識的傲氣,是文琴太子所沒有想到的。

恍惚之間,文琴太子看向石柱的時候,似乎看到了白衝天的影子。

文琴太子頓時眼睛一眯,直直地盯著石柱。

被文琴太子的眼睛盯著,這讓石柱感到渾身有點不自在。

就在文琴太子沉思的時候,創世天宮,九宮真人居住的大殿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光束。

金色的光束從九宮真人的通天殿中飛出,一下子就刺破了黑夜,散發出無盡的光芒。

緊跟著,一朵一朵盛開的道花從通天殿開始,一圈一圈向外擴散,很快就遍布整個島嶼。

此刻石柱看著身旁突然綻放的花朵,眼中閃過一抹驚奇。

周圍的花朵,有的像鳳尾、有的像魚鱗,有的像麒麟…望之極為不凡。

石柱還不知道,這就是道種開花。

這些盛開的道花中,傳來奇異的芬芳。很多出來的修者嗅到這種香氣之後,身上常年積累的疾病、暗傷等等都一一消失了。

「道種開花!」

不知何時,文琴太子已經從沉思中醒來,看著通天殿方向,眼中露出一股凝重。

「什麼是道種開花?」聽到道種兩個字眼,石柱急忙問道。

文琴太子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石柱,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有膽量詢問起他來,不過還是解釋了起來。

「道種,乃天地所賜,非大機緣不可得。」

「這天下,功法萬千,秘法無數,卻沒有一物能夠比得上此物。」

「道種花開一瞬間,便是有人悟道有成。這種人,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原來,他急急召開參天大會,是為了此事。」

看向通天殿方向,這一刻文琴太子的目力似乎能夠穿透層層障礙,看到裡面的九宮真人。

「這道種花開,有什麼用?」

石柱此刻手中就有一顆道種,黑色種子。

如今既然知道了這黑色種子就是道種,石柱自然是想要多了解一番。

「道種開花,對於悟道之人的用處最大。可以幫助別人,開闢通天大道,窺探長生不死之密。」

「這些,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太過遙遠了,就不要想了。」

「不過,道種花開之時,若是有人就在旁邊經過,卻可以藉此開悟,突破境界。」

文琴太子看了眼石柱,說道。

文琴太子那眼神,分明是瞧不起石柱這身修為。

被人瞧不起不要緊,重要的是自身實力的提升。

這一點,石柱不久前就已經明白了,因此對於文琴太子眼中的不屑並沒有在意。

倒是文琴太子說的道種開花,能夠幫人開悟,提升修為,讓石柱眼前一亮,開始修鍊起來。

石柱就坐在旁邊,旁若無人的調息自身狀態,想要試試何為開悟。

「….」

看到石柱就這麼坐下了,一旁閑雲、閑月、閑雪、閑白、閑空五人都是翻了翻白眼。

這位的心,實在太大了,居然敢在殿下面前修鍊,這是要讓咱們幫著他護法嗎?

道種開花,能不能助人開悟,石柱不知道,倒是白衝天封印在他體內的力量開始鬆動起來。

很快,石柱的修為就開始往上沖。

「通天境第四重?」

「通天境第五重?」



石柱身上的修為在不斷增長之中,當修為達到某種極限之後,突破也就開始了。

看著石柱突破,閑雲、閑月、閑雪、閑白、閑空五人都是瞪著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倒是文琴太子,似乎有些看明白了。

「你果然在他身上傾注了全部的心血。」

「陳老說他一身迷霧,我倒要看看,他能成長到何種程度!」

感受到石柱身上來自白衝天的力量,文琴太子心中喃喃道。 石柱正在修鍊之中,並沒有看到道種開花帶來的異象。

此刻雖然是在黑夜之中,可是道種開花,卻讓整個島嶼一下子刺亮起來。

整個島嶼,此刻猶如白晝一般。

寵妻無度:權少的閃婚新娘 許多剛剛從房間里走出來的修者就發現,周圍金光滿溢,整個人猶如置身在大日之中。

那種溫暖、柔和的光芒,容易讓人沉迷其中,許多實力低微的修者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

「醒來!」

「啊,師尊,您怎麼在這。我,我剛怎麼了?」

「宗主,您怎麼在這?」

「哼,若非我把你叫醒,你這輩子就別想醒來了?」

「什麼?宗主,這是怎麼回事?」



此刻,許多宗主、實力強大的修者都是盯著通天殿方向。

這些人的眼神之中,有著震撼、意外、吃驚、垂涎等等。

旁邊那些實力低微的弟子,根本就不明白,自家師尊、宗主等等,為何會有這樣的眼神。

道種開花,並非每個修行者都知道。

只有那些經歷過或者從某種古籍中看到的人,才會明白它的珍貴。

幾乎每一次道種開花,都代表了一種通天大道的出世。

能夠擁有這種通天大道,身後無一不是站著龐然大物。

一旦某個勢力有了道種開花,那麼不管這個勢力以前如何,這個勢力很快就會崛起,最終成為聖朝、聖地一般的存在。

當今修行界,每個聖朝、聖地都有通天大道庇佑,而且存世已久。

世人雖知道通天大道的珍貴,但卻沒有什麼人敢去搶奪。

這就是一種威懾,一種即便明知道有珍寶,別人也不敢過來爭奪的強大威懾。

創世天宮,很快也會擁有這種威懾了。

創世天宮立世八千年,已經是一個奇迹了。

如今,居然讓創世天宮的主人道種開花,那麼豈不是說,這天下又會多出一個聖朝、聖地一般的龐然大物。

這一刻,許多知道道種開花珍貴的修行者,看向那些創世天宮弟子的眼神中,都有著一股羨慕,甚至是嫉妒。

千秋不死人 因為要不了多久,創世天宮就會崛起了。

然而,眾人雖知道道種開花不易,卻沒有人想要前往通天殿爭奪。

能夠讓道種開花的人物,通天殿中的九宮真人實力,不知達到了何種層次。

大月謠 因此,即便有人知道它的珍貴,卻也沒有人敢出手搶奪。

這時候,誰要是敢動手,打斷九宮真人的道種開花,那麼下場絕對很慘,就是他背後站著的勢力也會很慘很慘。

道種開花時間很短,猶如曇花一現。

一夜時間過去之後,創世天宮出現的異象開始慢慢消失了。

經過一夜時間的修鍊,此時石柱實力已經突破到了通天境第六重。

能夠一夜突破三重境界,這種速度可謂是前無古人了。

當然,這其中有很多巧合的成分,有白衝天的傳承,也有道種開花的幫助。

即便如此,也讓文琴太子的五個跟隨者眼紅不已了。

此刻,閑雲、閑月、閑雪、閑白、閑空五人都是瞪著眼睛看向石柱。

若非時機不允許,只怕這五人都想將石柱制住,切片研究研究了。

「你們怎麼找到了這裡?」

石柱睜開眼,就發現寧龍臣、白憐花、祝痴、祝嬌等人已經站在了他身旁,身後站著大批修者。

此時,文琴太子已經換上了一身裝束,面色平靜的看著天上。

「大哥一夜未歸,大家都急壞了,這才出來尋找。」

寧龍臣走近,回道。

「沒事。」

石柱看了看文琴太子,發現對方一直望天,心中頓時放心了一點。

久幽凌霄錄 然後,石柱學著文琴太子,將手背在了身後,抬頭望天。

寧龍臣等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能在一旁候著,是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天上。

此時已經進入了白天,大日騰空,光芒普照天地。

道種開花帶來的異象雖然已經消失,可是通天殿方向那種金色的光束並沒有消失,反而光芒四射,有種與大日爭輝的感覺。

創世天宮附近,此刻站著成千上萬的修者。

場中修行者雖多,但卻沒有一人說話。

有人凝重的看著通天殿方向,有人抬頭望天,也有人不知所措,一顆躁動的心有些無處安放…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一朵白雲,比整個島嶼還要龐大的白雲從東面飄蕩了過來。

當白雲飄到通天殿的時候,外面金色的光束動了。

「你一定要用這個形象嗎?」和農依瑤一起走出破房,趙信低聲問道。

Previous article

元卉便又舔了一下,歪著小腦袋疑惑道:「為社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