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警界精英調查出來的證據顯示,退伍軍人原來是戰犯,在任官員原來是變態犯,企業家原來是製毒大亨,政治家曾執行過猶太滅絕行動,普通平民竟然是連環殺人犯,黑道組織的老大,則基本是因爲對手看他不順眼,僱請九把刀殺的。而這些人,卻都是沒有得到法律制裁的。

警界精英還調查到了九把刀的背景。他發現這個組織確實只有九個人,全部由退伍的特種兵組成,成員都來自亞洲某國。這些人不知是出於什麼動機和機緣組合到一起,每個人都身懷絕技,而且各有所長,如有人尤其擅長槍械,有人擅長毒藥,有人擅長易容,有人擅長伏擊,每個人都足以同時對付十個人,無論是赤身肉搏,還是叢林作戰。這九個人如果同時出動,各項特長一綜合,一支千餘人的部隊他們都不放在眼裏。

九把刀殺人,可以說是來無影去無蹤,神出鬼沒,根據不同的目標,他們會派出具有不同特長的成員,單獨或者羣體出動,他們的行動異常迅速,下手幹淨利落,幾乎沒有人可以看到他們的真實面目,人們口頭流傳的也就是他們的代號而已。根據不可靠排行,這九個人的代號依次爲:帝刀、血刀、雷刀、速刀、迷刀、隱刀、天刀、神刀、戰刀。但是沒有人可以證實。

經過這種分析,各國政府得出了結論,九把刀是一個民間的正義組織,是流落民間的上帝。所以,各國對九把刀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因爲得到了認可,九把刀執行正義就更加勤快了。在接下來的二十年裏,這九個人的足跡往來除南北極之外的世界各地,總計殺死三萬餘人。 都市逍遙邪醫 不僅將那些逍遙法外的犯罪分子揪了出來,還從心理上震懾了那些有犯罪企圖的人,可以說,九把刀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世界和平。

但是,隨着各國經濟的逐步繁榮,以及各種法制的健全,各國政府已經不需要這種民間的上帝了,所有的罪行,都將得到法律的制裁,也只能得到法律的制裁,其他任何個人或組織都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當然,這是官方的說法,實際上的原因,是因爲各國意識到這個組織的威信正在空前地上升,很多人有了冤屈不再去報警,而是四處打聽九把刀的下落,希望九把刀來伸張正義。各國政府的威信一落千丈,養着幾十萬的警察還不如人家九個人,這讓各國很沒面子,也擔心九把刀的威信再上升,會嚴重影響政府的統治。

基於上面的原因,所以各國政府的態度再次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通過各種途徑向九把刀發出警告,希望他們停止實行民間上帝的權利。但是邪惡並沒有減少,九把刀自然不會停步,而是一如既往地奔波於世界各地,把各國的話都當做耳邊風。這讓各國政府很惱火。

終於,在經過多次勸阻無效之後,各國政府調集了特種部隊的精英,組成了聯合特種部隊,向九把刀發出了最後通牒。

九把刀想來只殺壞人,不殺好人,甚至殺黑道人物都只是爲了行動經費,偶爾殺那麼一兩個,其餘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爲民除害。以前各國政府求之不得,現在世界和平了一些,這些傢伙就過河拆橋,還搞出聯合特種部隊來威脅他們。九把刀成立二十年來,還不知道怕字怎麼寫,而且覺得自己纔是正義的一方,於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聯合特種部隊的招安。

血戰就這麼開始了。

多國聯合特種部隊接到了剿滅極端組織九把刀的命令,兩萬多人把九把刀位於亞洲某國的總部圍得水泄不通。當時只有三個成員在總部,他們意識到這次是玩真的了,老大帝刀趕緊召回了全部成員。三個人,利用地形的優勢和自身的能力,竟然把兩萬多人的多國部隊擋了一整天,終於等到其餘六個成員的支援。

集齊了九個成員的九把刀,開始突圍。多國部隊一下子出動兩萬多人,就是打算一舉把九把刀消滅,但是沒想到,眼前發生的事情讓他們如在夢裏,只見自己的人接二連三地倒下,彷彿四面八方都是九把刀,總指揮羅伯斯將軍竟然有種被九人大軍包圍的感覺。

兩天後,九把刀彈盡糧絕,羅伯斯將軍在損失了上百人之後,終於等到了反攻的機會。但是,當他攻進九把刀破爛不堪的總部時,卻發現九個人都憑空消失了。羅伯斯將軍只撿到一些零錢。

三天後,九把刀神奇地在歐洲某國出現,在黑市上大肆採購武器裝備。同時,爲了打持久戰,他們還通過世界各地軍火商預定了很多武器,並安排送往指定地點。

羅伯斯將軍趕緊帶着人馬奔赴歐洲,在瑞士與九把刀遭遇。這是一場短暫的戰鬥,只持續了半天,但更新了武器的九把刀一舉斬獲了五百條人命,然後從羅伯斯將軍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過了一天,羅伯斯將軍還沒有回過神來,九把刀又在德國出現了。羅伯斯將軍帶着一千先頭部隊前去阻擊,但是和前兩次一樣,九把刀在放倒兩百多個多國部隊成員之後,神奇消失。

如果一個人遇到一次離奇事件,也許會認爲是偶然,遇到兩次,會相信是巧合,但是遇到三次,羅伯斯將軍就開始懷疑這九把刀是不是未來戰士。要不爲什麼一個星期過去,自己的人死傷近千,連對方的毛都沒傷到。

各國政府這時也對羅伯斯將軍不滿了,還什麼五星上將,連九個人都搞不定。於是,趕緊臨陣換帥,換上了梅耶夫將軍。這個來自俄羅斯的大鬍子果然繼承了的優良戰術,一個星期後,將九把刀圍困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多國部隊出動了坦克,經過兩天兩夜的激戰,梅耶夫將軍終於有所斬獲,將排行第六的隱刀當場擊斃。爲此,梅耶夫將軍付出了三百士兵的代價。

各國聽到這個消息,歡呼雀躍,半個月來,終於幹掉九把刀一個成員了。照這個速度下去,不出半年,就能將九把刀剿滅了。但是梅耶夫將軍高興不起來,因爲擅長暗殺的隱刀獨闖軍營,差點將他的腦袋割下來,自己是僥倖之下,纔將隱刀幹掉。

事實證明梅耶夫將軍不盲目樂觀是正確的,因爲就在第二天,九把刀的八個成員發起突擊,用了半天的時間,將梅耶夫將軍打得支離破碎,然後扔下兇器一輛德國豹式坦克再次消失了。

多國部隊再次換帥,但是沒有進一步的收穫。開戰一個月後,多國部隊在再次損失四百餘人的前提下,將排行第九的戰刀消滅,然後,九把刀在歐洲消失了。

損失了兩員大將的九把刀開始估算這場戰爭的後果,有人開始動搖,覺得這樣與全世界爲敵,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全軍覆沒。但是,還沒等他們想好怎麼議和,多國部隊已經趕到非洲,而且不由分說就打起來。

原本以爲非洲這種不毛之地,應該可以供他們緩緩氣,但沒想到多國部隊馬上就到了,可見九把刀已經開始失去立足之地了。

貓窩俱樂部 走投無路的九把刀開始繼續反抗,非洲半個多月,邊打邊走,足足消滅了一千敵人,但是,九把刀也再損兩員大將,其中包括排行老大的帝刀,他爲了救另外兩個成員,被直升機扔下的炸彈炸死,隨後,直升機被排行第七的天刀用狙擊槍打了下來。

九把刀只剩下五把刀,只得按照帝刀之前的計劃,潛往美洲,因爲那裏有大片的叢林,多國部隊的坦克和飛機,到了叢林就一無用處了。

果然,進入叢林的九把刀如魚得水、如虎添翼,將多國部隊打得落花流水。多國部隊在損失五六百人之後,再也不敢輕易進攻,雙方在阿根廷境內的某叢林裏對峙了半個月。

後來,多國部隊得到阿根廷政府的允許,採取地毯式轟炸,向叢林傾瀉了大量的燃燒彈,燒燬了大片的叢林後,將九把刀的五個成員逼出了叢林。

但是,九把刀雖然有點狼狽,這次還是逃脫了,並且進入了美國紐約。之前,已經有大量的彈藥被祕密運到紐約的曼哈頓區。九把刀此行自投羅網的目的,就是要炸燬聯合國總部。

一場巷戰在曼哈頓展開,這也是九把刀的最後一場戰役。說到這場戰役,只能用暗無天日來形容。

巷戰持續了五天。五天後,槍聲停下來了。據多國部隊後來的統計,這一場巷戰,他們損失了近兩千人。加上之前的傷亡,多國部隊三個月來總共損失四千多人!但值得欣慰的是,敵人的九人部隊,已經被他們全部剿滅!

九個人與兩萬多人對抗,殺敵四千餘人,平均每人殺死五百餘人,還差點炸掉聯合國總部。這樣的戰績,是黑道當之無愧的世界記錄。

紐約之戰後,九把刀就在世界上徹底消失了。曾經盛極一時的這個神祕組織,就此成爲黑道上的一個神話。不僅是因爲它最後創造的那個世界記錄,更是因爲它曾經以九人之力,維護了世界的和平。 123 三大家族

“其實,我早已想到你可能與九把刀有關。”杜十一娘從回憶中驚醒過來,說,“你們師兄弟的名字都是‘小刀’,而九把刀的代號也都有‘刀’。但是,九把刀已經消失多年了。”說到這裏,杜十一娘眼中光芒一閃,“不對!九把刀在二十年前就消失了,你那時最多隻有四五歲,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傳人?你到底是什麼人?”

易小刀籲出一口氣,說:“二十年前,我確實不是九把刀的傳人。但是,十一娘可曾記得,當年九把刀被剿滅後,報紙上登出的新聞裏,是有多少張照片?”

“照片?”杜十一娘一愣,回憶說,“我也是過後很久纔看到報紙,照片……好像是八張,排成整齊的兩排,因爲報紙說九把刀已經被剿滅,所以當時並未在意,難道——”

“對,因爲他們少了一張照片。”易小刀說,“那些照片都是九把刀成員死後拍的,屍體化過妝,睜着的眼睛是做出來的,但是,如果沒有找到第九具屍體,他們怎麼也做不出一張臉來。”

“那,你的師父是……”杜十一娘說着,直起身來,她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微微發抖。

“家師就是九把刀排行第七的天刀。”

“天刀?就是那個擅長搏擊,使一把精鋼匕首的天刀?”

“對。”

“真是不可思議啊!”杜十一娘嘆道,“原本以爲九把刀已經全軍覆沒,沒想到,竟然還有傳人,難怪你們的身手都那麼好,原來是天刀的傳人。九把刀的傳人都如此厲害,果然名不虛傳。”

“家師其實也是僥倖活命。”易小刀說,“當年紐約大戰,家師用狙擊槍打下兩架直升機之後,被失控的直升機上機槍打中,昏死過去。因爲家師狙擊時的位置比較隱蔽,所以在警方清理現場時,沒有被及時發現。第二天,家師醒過來後,知道大勢已去,自己又傷勢嚴重,只得離開了現場。後來,輾轉回到亞洲,從此隱居起來,纔有了‘新九把刀’組織。”

“你是說,天刀收了九個徒弟,成立了‘新九把刀’?”杜十一娘說。

易小刀點點頭。

杜十一娘問:“現在天刀身在何處?”

易小刀說:“家師隱居二十餘年,早已不再過問黑道上的事,他也不希望別人去打擾他。”

杜十一娘說:“既然天刀有‘新九把刀’,我有紅花會,我們又有共同的敵人,如果我們聯手,報仇便易如反掌。”

易小刀說:“家師成立‘新九把刀’,只爲繼承‘九把刀’的責任,恐怕與紅花會之宗旨相去太遠。”

杜十一娘說:“南華一戰,你們兩死一傷,損失巨大,難道,你師父就不想報仇嗎?”

易小刀說:“這件事全是因我而起,事到如今,我已無臉去見師父,只希望能爲師兄師姐報仇,然後再去向師父請罪。”

杜十一娘說:“你一個人,怎麼報仇?你要知道,獵頭公司有十萬殺手!”

易小刀說:“我知道。師兄和師姐都死於獵頭公司的殺手之手,他們的實力不可小看。但是,我若去找師父幫忙,勢必給師父和其他同門帶來禍害。我既然早已離開師門,我一個人惹下的麻煩,本應由我自己解決。”易小刀沒有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什麼?你說,你早已離開師門?”杜十一娘驚問。

易小刀一怔,如實回答:“是的,我幾年前就離開師門,與師父亦沒再聯繫。”

杜十一娘看着易小刀,不相信地問:“那是爲什麼?”

易小刀的目光移到上方,盯着虛空呆了一陣,說:“不說也罷。”

杜十一娘說:“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吧。報仇的事以後再說。”

易小刀站起來,準備出門,突然想到另一件事,停步說:“十一娘,我曾聽愛麗絲說,她還有父母姐妹在世——”

“我們會找到人來繼承她的遺產的,不用你操心。”杜十一娘說。她對易小刀拒絕自己的提議有些不快,語氣自然也不是很好。

易小刀見狀,不好多說什麼,退出了紅花宮。

一番談話之後,易小刀的心情也不好,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村子裏,不知不覺就到了房子前。

推門進去,百合正把一條腿搭在窗臺上,兩手十指相扣,舉在頭頂,正側身壓腿。看到易小刀出現,百合頓時停下動作,手卻沒有放下來。

易小刀一擡眼看到百合,也是一愣:“你怎麼會在這裏?”

百合放下手,左手撐着搭在窗臺上的左腿膝蓋,莫名其妙地看了易小刀好一陣,才冷聲說:“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

易小刀被百合一提醒,扭頭四顧,恍然大悟:“是我走錯了?不好意思。”

這裏的房子外型一模一樣,易小刀早上才搬走,加上心裏有事,不知不覺地又走回百合的房子來了。

百合看到易小刀還站在門口,收起左腿,雙手抱在胸前,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說:“你還想幹嗎?”

易小刀本來想說幾句話的,被百合這麼一逼問,頓時興趣索然,欲言又止幾回,還是說:“我走了。”

走過百合窗外的時候,易小刀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剛好百合也在看他,他擠出一絲微笑,然後掉頭朝自己的房子走去。

==========

金三角。

湄公河岸某處茂密叢林。

一艘簡陋的機動船突突突地轟鳴着,劃開清澈的水波。河水清澈,兩岸的高大灌木幾乎將河道全部遮蓋起來,一些樹枝垂到水面上,將河岸遮得嚴嚴實實,很多地方都分不清岸在哪裏。

機動船在一處茂密的灌木叢邊停了下來,一個身穿黑色彈力衫的俊秀青年走出船艙。

灌木叢突然被撥開了,露出了一個木頭搭起的簡易碼頭。兩個泰國人站在碼頭上,朝兩邊按壓着灌木。另一個泰國人從後面走出來,跳到船上,在俊秀青年身手搜了一陣,然後回到了碼頭上。

俊秀青年面無表情地跳上碼頭,跟着領路的泰國人朝灌木深處走去。兩個泰國人朝機動船上的人用泰語說了幾句話,然後鬆開手,灌木叢立刻又合攏起來,機動船突突突地開走了,河道上恢復了平靜,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灌木叢裏,碼頭曲折地向前延伸,走了幾十米,纔到了陸地上。這是一片茂密的叢林,大樹參天,地面上長滿了蕨類植物和茅草,比人還高,一條小路在草叢裏時隱時現,每隔不遠,還有幾條岔路。

俊秀青年在三個泰國人的帶領下,一路向前,儘管他極力躲閃,但手臂上還是被茅草劃出了幾道血痕。走了半個多小時,不知過了幾個岔道,眼前終於開闊了一些。一個簡陋的村子出現在叢林深處,一片茅草屋,一條穿過村子的土路,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莊。

但此時不然,剛剛走出叢林,就聽到一陣馬達的轟鳴聲,和整齊的口號聲,俊秀青年停步等待。沒多久,馬達聲越來越近,一輛身披迷彩的坦克從土路上開來,後面還跟着兩隊荷槍實彈的士兵。

很快,坦克就到了跟前,一個留着小鬍子的中年人從坦克頂上跳下來,用流利的漢語說:“我代表巴達瑪將軍歡迎你的到來!”然後伸出手來。

俊秀青年依舊面無表情,但是伸出手和中年人握了一下。

“請!”中年人朝坦克做了個請的手勢。

暖暖 俊秀青年大步走過去,輕輕一條,穩穩地落在坦克上。中年人神色一動,跟着也跳到了坦克上。坦克掉頭朝村子裏面開去,車身顛簸,但站在坦克上的兩個人卻穩穩當當。後面的士兵也跟着一路小跑回去了。

沒錯,這就是巴達瑪將軍的地盤。作爲金三角三大家族之一的巴達瑪家族,其實是泰國的一支武裝,他們潛藏在金三角茂密的叢林裏,與政府軍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期待有一天能打出叢林,打進總理府。

他們擁有不亞於正規軍的武裝力量,甚至門類比正規軍還齊全,來自美國的阿帕奇突擊直升機,來自德國的豹II式的主戰坦克,來自俄羅斯的地對空導彈,還有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aK-47突擊步槍、mP5衝鋒槍、SVD狙擊步槍等等。因爲都是從各種渠道零零碎碎搞來的,所以品類繁多,但沒有規模。在小型的遭遇戰上,這支部隊的戰鬥力往往比正規部隊更高,但是一旦大規模作戰,就不行了。

在過去二十多年的戰鬥中,巴達瑪家族一直和政府打游擊,雖然沒取得什麼大的勝利,但也把政府軍整得夠嗆。泰國政府曾下決心將巴達瑪家族的叛軍一鼓作氣地剿滅,但奈何金三角這先天的地理優勢,使得政府軍多次剿滅行動都遭到了失敗,在損失不少人員、爲叛軍貢獻不少武器之後,終於放棄了。反正叛軍也就是在金三角里面鬧鬧,隔幾個月才策劃一次炸彈襲擊什麼的,損失不大,政府也就懶得理了。

但是在這些清剿行動中,巴達瑪家族也不是沒有損失,其中最大的損失就是老巴達瑪將軍不幸陣亡,現在的巴達瑪將軍是老巴達瑪將軍的兒子,三十五歲,虎背熊腰,智勇雙全。以前金三角是兩大家族平分江山,泰信家族的軍火生意聞名世界,清柴家族的毒品生意風靡全球。自從巴達瑪將軍主持家族後,金三角就變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大家族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無事。

爲了籌集足夠的經費,巴達瑪將軍的叛軍除了隔三差五出去搶一搶銀行的運鈔車什麼的之外,還有一條生財之道。

金三角是一個遍地黃金的地方,也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地方,這裏十九萬平方公里土地,不知藏了多少江洋大盜、絕世梟雄,還有各種不爲外界知曉的神祕組織。論經濟實力,巴達瑪家族絕對不是最強的,專營毒品生意的清柴家族那纔是富可敵國。但論武力,沒有誰敢跟巴達瑪家族叫板,那支兩萬多人的部隊個個都是敢死隊員,連另外兩大家族——泰信家族和清柴家族都要懼他幾分。

就是仗着這個絕對優勢,巴達瑪家族開闢了一條生財之道,那就是面向全金三角範圍徵收“大金三角區域安全防務專項費用”,簡稱“防務費”,說白了就是保護費。交了防務費的個人和組織,就可以在金三角立足,並受到巴達瑪家族的保護,如果有人找你麻煩,巴達瑪將軍會替你頂着,別說是你的仇家找上門來,就算是政府派支部隊來,巴達瑪將軍都幫你搞定。

這個防務費的具體數額外人並不知曉,但肯定很高,以紅花會爲例,每年交給巴達瑪家族的防務費高達一億美金,巴達瑪將軍確保紅花谷的安全,每天都會派直升機在紅花谷上空例行巡邏。因爲紅花會出手闊綽,所以巴達瑪家族和紅花會一直相處融洽,直到現在。 124 多方佈局

這是巴達瑪將軍的一個小型驛站,否則他也不會大意地讓一個陌生人進來。

簡易的屋子裏,巴達瑪將軍正襟危坐,儼然一個威武的軍人。他穿着一身自己設計的軍裝,款式有點像美國的五星上將的軍裝,只是肩章上的五星是繡上去的,衣服上也沒有任何多餘的飾品,這是爲了適應叢林穿梭而改良的。

此時,巴達瑪將軍的手裏正在把玩着一把產自以色列的沙漠之鷹手槍,巨大的槍身握在巴達瑪將軍的手裏,非常的稱手,閃亮的銀色散發着金屬特有的寒光,大口徑槍管讓人看一眼就覺得有點發毛,被這支槍打中,輕則斷胳膊缺腿,重則當場斃命。

桌子的對面就坐着那個俊秀的年輕人,此時他的眼光冷峻,耐心地看着巴達瑪將軍把玩手槍,並不出聲。

終於,陳舊的竹椅發出一陣吱吱嘎嘎的聲音,巴達瑪將軍扭動了一下一百公斤的身軀,將手槍遞給身後的隨從,然後盯着俊秀青年看了幾秒鐘。

“你好大的膽子!你不知道我巴達瑪將軍的規矩嗎?”巴達瑪將軍面色嚴肅地說,加上房間四處站着手持AK-47的彪形大漢,氣勢逼人。

俊秀青年對視着他,說:“我知道,只要交足防務費,巴達瑪家族就確保他的安全。”

巴達瑪將軍說:“既然知道,你還敢來?爲了我的誠信,我可以馬上殺了你!”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樣東西是永恆的,那就是利益。”俊秀青年面不改色地說。

“我只是個粗人,不要給我念詩!”巴達瑪將軍睜大眼睛吼道。

“只要巴達瑪家族肯與我們合作,那麼你能得到的利益,要比你從紅花會得到的多得多。不知將軍有沒有興趣?”俊秀青年說。

“哈哈,哈哈哈哈……”巴達瑪將軍一陣大笑,反問說,“你可知道,紅花會每年交的防務費是多少?”

“不知道。”俊秀青年說。

“兩億,美金!”巴達瑪將軍說。

“哦。”俊秀青年淡淡地應了一聲,絲毫沒有被這個天文數字震懾住。

這下巴達瑪將軍不由得愣了一下,這個數字已經被他臨時翻了一番了,難道還說得太少了?

“你打算出多少錢?”巴達瑪將軍問着,從隨從手裏接過沙漠之鷹,把槍口對準俊秀青年,“如果你敢開玩笑,我一槍打死你!”

俊秀青年完全沒把那把手槍放在眼裏,說:“我們沒打算給錢。”

巴達瑪將軍神色有十分之一秒的僵硬,但瞬即恢復原狀,眼睛死死盯着俊秀青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右手食指扣上了扳機。

房間裏一片寂靜,看到巴達瑪將軍的動作,身後的四個隨從也端起了AK-47,只等巴達瑪將軍的槍一響,就要將眼前這個神經病打成肉末。

就在巴達瑪將軍的微笑越來越濃的時候,俊秀青年說:“我們能給你的,不是錢可以買到的。”

此言一出,巴達瑪將軍的動作不由得頓了一下,說:“給你十秒鐘說清你的條件,否則你就留着向上帝說!一!”

俊秀青年視若無睹,掃視了一眼虎視眈眈的彪形大漢,緩緩說:“我們可以助你進入總理府。”

巴達瑪將軍立刻呆了一下,這個傢伙看起來不像是開玩笑,但打進總理府又絕對是一個玩笑。不過,巴達瑪將軍開始意識到這個條件的價值,放下了手槍,說:“具體點。”

說這話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嗓子眼有點發幹,打進總理府,這是巴達瑪家族兩代人的願望啊!他以爲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所以現在他還在給自己十二歲的獨子傳達這個願望,就算自己無法實現這個理想,也要讓兒子繼續奮鬥下去。現在看到眼前這個傢伙胸有成竹的樣子,他真的有點做夢的感覺。

俊秀青年冷冷一笑,說:“只要你協助我們殺了易小刀和百合,那麼你想讓總理府的哪兩個人死,我們替你完成。當然,只要是紅花會的,多死一個,你就可以在你的名單上面增加一個名字,我們一一交換。我想,這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巴達瑪將軍就算城府再深,聽到這個天大的好消息,還是禁不住心潮澎湃,神色之間也露出亢奮的樣子。紅花會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而且自己還有兩萬多人,要夷平整個紅花谷都易如反掌。但他還是不敢盲目高興。

“既然你們有那麼大的本事,爲什麼不直接去紅花谷?”巴達瑪將軍說。

俊秀青年再次冷笑,說:“對你們來說,夷平紅花谷易如反掌,但殺進總理府卻難於上青天。對我們來說則剛好相反,殺一個總理不費吹灰之力,但是殺進紅花谷,卻必須費一番周章。我現在提出的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雙贏,如果你沒有興趣,我們就去找另外兩大家族,我相信憑他們的實力,要剷平紅花谷也不是很難。”俊秀青年說着,準備起身。

“等等。”巴達瑪將軍果然禁不住誘惑,這樣的好事豈能錯過?雖然紅花會每年貢獻一億美金,但比起總理府來說,這點錢就微不足道了。杜十一娘爲人雖然不錯,但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爲了自己的利益,犧牲朋友也是沒有辦法的。作爲一個梟雄,就是要拿得起,放得下。

“你答應了?”俊秀青年站起來,似笑非笑地問。

“我有點興趣。”巴達瑪將軍也站起來,說,“不過,如果你們敢不兌現承諾,我會讓你們很後悔!”

俊秀青年說:“獵頭公司的宗旨就是誠信,何況我已經說了,殺一個總理,對我們來說,再容易不過了。”

“好!成交!”巴達瑪將軍伸出手。

俊秀青年也伸出手,兩隻體積相差懸殊的手握在一起。

==============

一個小時後。

泰信家族的別墅外。這是一組龐大的建築,佔地數千平方米,外面圍着三米多高的鐵柵欄,頂部通着高壓電。鐵柵欄每隔一百米,就有一個崗哨,上面有兩個警衛,架着米尼崗機槍,胸前掛着望遠鏡。

建築的主體是一座高大的圓頂建築,白色外牆,看起來有點像清真寺。在附樓的頂上,也有肩掛巴雷特狙擊槍的警衛隨時用望遠鏡觀察着四周的動靜。院子裏各處亦可見警衛攜帶微型衝鋒槍來來往往。沒有得到主人允許,外人要想進入這個院子,怕是比登天還難。

泰信家族掌管金三角的軍火交易,同時生意更是遍佈全球各地,從這陣勢看來,真是名副其實。

此時,納卡正從主樓的客廳裏走出來,身後跟着兩個大漢。作爲泰信家族的警衛隊長,他負責泰信別墅的安全工作和泰信先生出行的保鏢工作,也是惟一一個可以自由出入別墅任何角落的下人。

“少爺什麼時候改性了?想結婚了?”走出一段距離後,一個黑臉大漢嘀咕着。

“他改性?狗改得了吃屎,他還改不了性!”另一個紅臉大漢說。

這些警衛,雖然是泰信府的下人,表面上對泰信家的人畢恭畢敬,但背地裏,也有不滿,尤其是對泰信家那個不成器的少爺森。森少爺二十三歲,兄弟中排行最末,年紀不大,但惡習不少,是泰信家族五兄弟中最沒出息的一個。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玩弄美女,在他二十三年的人生中,親密接觸過的女性已經是三位數了,其中不少還被弄大了肚子,最後以各種方式流產,隨便給點錢就了事。泰信老爺雖然恨鐵不成鋼,但也沒有辦法,反正是個小兒子,以後也不靠他來接班。

“噓!小聲點!”黑臉大漢說着,朝四周看了看,看到旁邊都沒有人,才放心了一些。

“我看他是突發奇想,想玩玩女殺手了吧?下手還挺狠,瞄上百合了!”紅臉大漢說。

“老爺也是的,什麼都由着這個敗家子。那紅花會是什麼來頭?百合是什麼人?他要是想玩百合,只怕什麼時候掉了腦袋都有可能!老爺怎麼就不管管?還正兒八經要跟杜十一娘提親?”黑臉大漢說。

“嘿嘿,說不定老爺還幻想和紅花會聯姻,讓泰信家族成爲金三角老大呢。”紅臉大漢說。

“問問大哥。”黑臉大漢說着,趕上一步,說,“大哥,你認爲——”

“閉嘴!”一直不作聲的納卡頭也不回,一聲低吼,黑臉大漢立刻垂下頭,哼都不敢哼一聲。

其實,一聽到泰信老爺要替森少爺向百合提親,納卡的腦袋就嗡了一下。說實話,自從三年前偶然遇到隨杜十一娘來泰信府談判的百合後,他就被這個冷豔的美女殺手徹底俘獲了,心裏一直幻想着有一天,抱着這個美人兒回到自己的家鄉去,向夥伴們炫耀一番。就算是現在,他對百合的那種渴望還是沒有改變,只是上次輸給了易小刀,以後不能再見百合,但心裏的思念卻與日俱增。

所以聽到森少爺打算娶百合的消息後,納卡先是震驚了一番,然後感到一陣悲哀。百合在他心目中就是女神,如果真的嫁給了森少爺,那用鮮花插在牛糞上都無法形容,因爲和百合比起來,森少爺連牛糞都夠不上。

但是,自己畢竟是下人,森少爺是泰信家的小少爺,老爺既然吩咐他做好安全保衛工作,那麼自己就不要再去異想天開了,要是百合真的嫁到泰信府來,好歹還有機會常常可以見到她。看來,自己和百合,也就這點緣分了。

不過,泰信老爺以前從未提過此事,這次這麼着急地找杜十一娘來提親,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難道真的像大熊說的那樣,想和紅花會聯姻,壯大泰信家族的實力? 125 冒險赴約

要是平時,他不介意跟方雪這樣的漂亮人兒好好溝通一下,但是今天,他真沒有這樣的心情。

Previous article

不是幾乎,根本沒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