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社會上,人命,最不值錢。

相對的是,王震山這邊的貨估摸著最多也就兩千萬,他最少也白白扔掉了一千萬。

……

這樣想想,張北羽心裡還有點不是滋味。說實話,如果王震山不出面,沒人能把他怎麼樣。這一千萬,真的像伍子說的一樣,是為了自己。或者說是,為了王子。 短短几日,黑風寨大變樣。

在喬拉丹的指揮下,這數十號山賊,兵分兩路,一群人跟著村民去山谷里開荒墾地,另一群人,則在山上蓋房子。

山裡最不缺都就是大樹,合抱粗的大樹比比皆是。

往常,想要砍倒這些個大樹可不容易,斧頭得砍老半天。

現在不用了。

喬拉丹拿著斧頭,一通狂砍,砍出一個豁口,而後,肩膀在大樹另一側一撞,咔嚓一聲,大樹應聲折斷,倒在地上,看的那些個山賊,目瞪口呆,狗熊都沒這麼大的力氣。

還沒完。

這些個大樹太粗,做房屋得片成木板才成。

鋸開?

用不著!

一斧頭下去,大樹斷口橫截面上出現一個豁口。

雙手就像是掰蘋果一般,順著這個豁口一掰,大樹分成兩半,以此類推,沒多大會兒工夫,這棵大樹就被片成了數十張木板。

當然了。

這等粗製濫造的木板,肯定是不怎麼平滑好看了。

沒關係。

豪門禁寵夜歡妻 村民嘛,只要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就成了!

一群山賊,或抬或扛,將這些木板抬回到寨子里,在一群老頭兒的指揮下,開始蓋房子。

乾的很賣力!

倒不是被威脅才如此賣力。

關鍵是有奔頭了!

在之前,躲在山裡當山賊,看著挺自在的,可是,苦啊,要吃的沒吃的,要喝的沒喝的,關鍵是,除非外出搶劫,否則,幾年都看不見一個女人。

現在好了。

搶劫了劉地主家的糧倉,村民們帶來了大量的精米,天天吃烤肉的山賊,總算是有口米飯吃了,那叫一個香。

還有女人!

三禾村的青壯,都被抓壯丁了,自然剩下了不少女人。

這要是能討上一個成了家,那日子,美!

於是。

這些個山賊干起活兒來,一個比一個賣力,愣是沒幾天的工夫,就讓黑風寨變成了一個規模不小的村落,而山下那片山谷,也被開墾了出來,一塊兒塊兒肥田,被溝渠隔開,星羅棋布,煞是好看。

這就成了!

只要把莊稼種上,誰也不會挨餓了,再加上滿山奔跑的野獸,就算是頓頓吃肉都沒問題。

看看現在的日子,再想想以前的日子,眾村民齊齊朝著喬拉丹豎起了大拇指,真真是跟對人了!

可是。

世事難料。

就在三禾村的村民在山裡過的優哉游哉的時候。

山外。

戰亂,爆發了。

先是大周國的軍隊在密池河一帶被康國埋伏,死傷慘烈,動搖了國基。

再是各種苛捐雜稅搞的民不聊生,一時間各地揭竿而起之義軍數不勝數。

緊接著,各路諸侯軍閥,亦趁勢而起,逐鹿天下。

整個大周國,亂成一團。

這一日。

一支人數近千的殘軍,進了玥瑪山脈。

這是一支義軍。

都是些老百姓,要功夫沒功夫,要裝備沒裝備的,遇上正規軍,妥妥的就是被屠的份兒。

數萬人的義軍,一場大戰下來,死的死,逃的逃,就只剩下這不到一千號人了。

「天公,不能進山啊,這玥瑪山脈野獸成群,進了山裡就是死路一條啊!」

「放屁!咱們這麼多人呢,還怕區區野獸,要我說,只要咱們進了山裡,朝廷的鷹犬便再也奈何不得我們了。」

「你才是放屁呢!當初也是你說的,咱們人多勢眾,拿下上陽城肯定沒問題,你看看現在!」

「好了好了,老二老三,你們兩個別吵了,如今,那朝廷的軍隊就跟在咱們後面,除了進山,咱們沒有別的去路了,莫說是野獸成群了,就算是妖獸成群,咱們也只能進去了!」

天公、地公、人公三人,乃是這支義軍的三位首領。

半年前,三人在一座荒山中偶然得了一本修真秘籍,循著法門一練,沒成想,竟然煉成了。

這天公,學了一身雷系術法。

那地公,學了一身火系術法。

那人公,則學了一身水系術法。

三人得了神仙法術,又哪會甘心再做平凡之人。

恰逢天下大亂,義軍四起,三人一商量,假借仙人名頭,也拉起了一支隊伍,朝著上陽城便撲了過去,準備拿下此城。

卻不料。

這大軍交戰可不同於兩人比斗,烏泱泱的大軍撲將過來,什麼天雷轟,什麼烈焰噴涌的,都沒用,三個人拼盡了全身法力,也無法阻止大軍潰敗。

這一敗,從上陽城,直接敗退到了玥瑪山脈。

進山吧!

除了進山,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殘軍敗將,一窩蜂的衝進了玥瑪山脈,身後幾裡外,上陽城的大軍,步步緊逼。

這一追一逃,兩隻大軍便進了深山老林。

眼瞅著義軍就要遁入茫茫山脈、就可以躲開追殺。

卻不料。

「天不佑我!」

「完了,完了!」

「地公,都是你,是你把咱們帶到死路上來的!」

一條奔騰的大河,擋住了義軍的去路。

過不去了。

這大河,數丈寬,除了飛鳥,無人能渡。

架橋?

這麼急的水流,誰下去誰死,根本就游不到對岸,又如何架橋。

「結陣!」

「拚死一戰!」

天公一聲令下,義軍皆迴轉過身去,或拿著木叉,或舉著木棒,準備迎戰。

投降?

投降也是個死!

大周國對叛逆向來殘酷,不但叛逆者要被誅殺,便連親朋好友,也會被連坐。

所以。

這些個人,不管是將軍還是小卒,都只能死戰,無法投降。

那就戰吧!

死戰!

咚咚咚……

上陽城的軍隊,穿著堅實的盔甲,拿著鋒利的*,排成無數橫列,一步一步,如蠻荒巨獸般,向著義軍,壓了過來。

一場血腥的屠戮,已經不可避免。

卻就在這個時候。

轟!

一聲巨響,漫天水花飛濺。

轟!

又是一聲巨響。

天公,猛地回頭一看,愣在當場。

地公、人公,亦回頭去看,也愣在了當場。

在那河對岸,一個身穿布衣、頭扎黃色布巾的青年,正舉著一塊兒數千斤重的大石,朝著玥瑪河,丟了進去。

轟!

水花四濺。

「過河!快過河!」

青年一聲疾呼,驚醒了發獃中的眾人。

「真乃大力士也!」

「難道這就是秘籍中記載的黃巾力士?」

「大哥,你什麼時候煉成這門法術了?」

「練成個屁!這根本就不是我施展出來的,過河,快過河!」

重生,嫡女翻身計 蜂擁著,義軍踩著立在河裡的大石,向著對岸,逃了過去。 聽過伍子的講述,張北羽陷入了沉默。

父愛如山,也不過如此了吧。 假面小妻 只是為了女兒的一個要求,只是為了能讓女兒能有那麼一絲開心,不惜直接扔出一千萬來。

對於王震山來說,錢還是小事,重要的是跌份。道上混的人最講究的就是個面子,可這一次,只要這件事傳出去,別說王震山了,整個[會山幫]都得跟著丟臉。

伍子又嘆了一聲,娓娓說道:「在來見君主之前,山爺就已經想到是這個結果了。當時我和金爺都勸過他,不要這麼輕易服軟,可是…唉!小北,我這麼跟你說吧,從山爺出道以來,這可能是他吃過最大一次虧了。」

「你可能覺得他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小姐,可就算是如此,咱們現在也已經拴在一起了。所以…」說到這,伍子深吸了一口,眼神中閃出陣陣堅毅,「這次擺的局,你一定不能輸!你現在代表的不再僅僅是自己,是你們[四方]了,這個局,也賠上了山爺和[會山幫]的名聲。」

經過伍子這麼一說,張北羽心裡突然湧上一股使命感。

「伍子哥,你放心。會山幫的名聲,絕對不會在我這丟了。」

「嗯。」伍子鄭重點頭,沉聲道:「真的沒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么?對了,你…還要不要槍了?我給你搞一把傍身。」

張北羽聞言轉頭看了看立冬,立冬對他眨眨眼,輕聲道:「我覺得有必要。咱不說用槍做什麼,至少防身是個很好的選擇。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咱們跟童古馬上就會迎來一場不死不休的血戰,到時候,你肯定是重點被照顧的對象。」

「呵呵。」張北羽搖著頭苦笑一聲,對伍子說:「這樣吧,伍子哥,我也不白拿你的了。而且我想要點用的住的好貨,但是我沒路子,你幫我聯繫聯繫黑市。」

伍子很爽快的應下來,點頭道:「行!沒問題。你要幾支,什麼型號的?我盡量去給你搞。」

張北羽想了想,回頭看了立冬一眼。他馬上撅起嘴說:「我用不著。」

「那就三把,P99,USP45都行,有新的最好,如果是二手的,你幫著看看成色。」

「好,有了消息,第一時間通知你。」

三人又聊了幾句之後,伍子才獨子離開,只剩下張北羽和立冬站在君和大廈門前的馬路邊。

此時已入深秋,天氣轉涼。每當到了這個季節,人們的情緒也總是會隨著氣候轉變。

張北羽轉頭望了一眼,僅僅六層樓的君和大廈,並不算高,但它卻像一座大山擋在了自己眼前,前進的道路完全被封死,如果想走下去,只能穿過它。就如同矗立在愚公面前的王屋、太行。

而愚公終究還是越過了這兩座大山。

君和,發展十數年才有了今天的實力與地位,在天後灣根深蒂固。君主之下,門徒無數。以目前的四方的實力,想與之抗衡還為時過早,這更像是壓在孫悟空身上的五指山。

當然,無論是愚公還是孫悟空,都有修成正果的那麼一天…

她獨闢蹊徑選擇靛藍色這種很大氣的顏色作為底色,在上面個繡起了金色的鳳凰。鳳凰羽毛選了了艷麗的紅色,三種極少交叉在一起的色澤映襯在明晃晃的日光下,特別亮眼。她記得當下京城貴女間特別盛行胸衫敞開的款式,毫不猶豫的在領子處做了特別的刺繡處理,還給長裙配上一條素色的綢帶。

Previous article

羅小冬,在宮白秋等人的眼中,無疑是一個眼中釘肉中刺,但是卻是被白老大庇護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