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王八蛋……果然有自己的小秘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上一次救你的時候,我遇到一個黑袍人,我打傷了他之後,他就從牆後面的暗道逃走了,我急著救你,就沒去追他,這幾天又忙得很,我也沒工夫去看,今天閑著沒事我就想去看一眼……」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這才點了點頭。

「結果那後面什麼都沒有……讓我白跑一趟,銅匕首隻是用來以防萬一的。」樂天攤了攤手。

「那些巫門的傢伙這麼狡猾……我們在明處,他們在暗處,這樣我們會很吃虧的。」蘇紫萱皺眉說道。

「可不是……那些傢伙就是一群老鼠,沒辦法,我們只能自己多加點謹慎了。」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她走到飲水機的旁邊,給樂天倒了杯水。

樂天舒服的坐在椅子上,接了水慢慢的喝了一口。

「我決定了。」蘇紫萱突然說道。

「什麼?」樂天抬起頭。

「我這個位置給你坐!」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驚訝的看這是蘇紫萱,這女人腦子是壞掉了吧?

「你發什麼神經?我又不是正兒八經的警察……再說了,就算我的本事眾所周知的強,我也不能和你搶飯碗啊,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他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的說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

「沒事,你坐吧……」她說道。

「不行不行,這事你和局長說了嗎?他也同意?他如果同意的話……我倒是也可以勉強接受。」樂天的神色有些猶豫。

關鍵是這個決定太突然了,讓樂天有點不可思議。

「和局長說?不用……我只是換個椅子而已,不用通知局長!我自己就能決定!」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樂天一口水就噴了出來,他目瞪口呆的看著蘇紫萱。

「怎麼了?你是不是想多了?」蘇紫萱好笑的看著樂天。

「沒……沒想多……」

樂天尷尬的笑著。

這特么的……這女人說話也說不清楚,害他還糾結了半天,原來只是換個椅子。

「走了,去審審那個女人……沒準能問出點什麼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站起身,他看了看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久久無語。

兩個人來到審訊室,那個女人的神色終於平靜了下來,她眼神空洞的看著面前的樂天和蘇紫萱。

已經有兩個警察在詢問了,蘇紫萱看了看,示意他們先出去。

兩個警察點點頭,起身出去了。

樂天順手關上了審訊室的門。

「那兩個人是你殺的吧?」蘇紫萱問。

女人不說話。

「你不說也沒關係,DNA已經在做了,很快就能出結果……」蘇紫萱哼了一聲。

這女人抬頭看了看樂天,她的眼睛突然瞪大。

「啊……啊……」

她的口中發出凄厲的叫聲。

蘇紫萱莫名其妙,她扭頭看了看樂天,就看到樂天的手上拿著兩枚柳葉,口中還在念念叨叨。

「你在做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你在問我嗎?」

樂天的聲音都變了,他表情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微微一愣,她眨了眨眼,為什麼樂天的樣子都變了呢?自己看到的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個陌生人居然還向自己眨了眨眼……

「我去你的……你是誰?」

她在驚嚇之下一拳砸向這個陌生人的眼睛。

「卧槽……」

樂天一個趔趄,差點被一拳砸到在地,他捂著眼,趴在桌子上不起來了。

蘇紫萱眼前一花,她的面前再次出現樂天的後腦勺。

「怎麼回事?」

她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驚嚇過度的女人。

「你是不是傻?我只是讓這個女人的老公附一下體罷了……你特么打我做什麼?」樂天捂著眼睛怒聲呵斥。

「啊?那你不早和我說……我還以為我見鬼呢。」蘇紫萱愣愣的看著樂天。

「我見你的大頭鬼!還不趕緊抓緊時間審訊!」

樂天無語的站起身,離開了審訊室,他要去找韓妮妮讓她給自己的眼睛敷點葯。

這道靈魂也是樂天偶然發現的,就收了起來,本想起個預料不到的效果,結果……自己還真的是沒預料到。

蘇紫萱一臉歉意的看著樂天離開。

她「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桌子。

對面的女人渾身一抖,抬頭看了看蘇紫萱。

「說!地窖里的兩個人是誰?」蘇紫萱喝問。

女人的神色不斷地變化,她的眼角在不斷的跳動,很明顯她在極力的掙扎。

「你不說是嗎?剛剛你看到了什麼?」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女人的臉色大變。

「你信不信這個世界上是有鬼的……」蘇紫萱的聲音帶著一種陰陰的感覺。

女人突然捂著頭,尖聲尖叫。

「我說!我什麼都說……你讓他走開!不要在出現了!」

蘇紫萱馬上開始記錄。

「沒錯!地窖里是我的老公……」女人開口了。

「另一句屍體呢?」蘇紫萱問道。

「他……他是我的第一任情人。」女人停頓了一下。

蘇紫萱還真的是無語了,樂天說這個女人是個黑寡婦,這話真的是一點沒錯。

「你為什麼要殺死他們?」她問。

「他們該死!我老公和我結婚一年就在外面有了小三……被我知道后他居然還打我!我一氣之下就在他的酒裡面下了耗子葯!我看著他痛苦的掙扎,看著他哀求我救他!呵呵……我怎麼可能救他,我看到他那痛苦的樣子,我高興得很呢。」

女人慢慢的說道,她的臉上居然還真的帶著一絲笑意?

「你老公有小三你就殺了他?那你的情人呢?你不就是他的小三嗎?」蘇紫萱問。

「沒錯……我就是他的小三,那又怎麼樣?我看上的男人就要對我一心一意!在床上他可以變著花樣的折騰我,那我為什麼不能要求他專一?」女人憤怒的說道。

蘇紫萱挑了挑眉,如果一個枕邊的女人對男人起了殺心……那這個男人可以說是必死無疑了。

「嘿嘿……知道我是怎麼殺死他的嗎?我割了他的命根子!看著他疼的直打滾,我就在一旁笑!」女人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皺了皺眉,她現在已經有點懷疑這個女人的精神是不是有問題了?

「你殺人的地方是你的家嗎?」她問。

「是!」女人點點頭。

「你一直在家裡生活?你不害怕嗎?」蘇紫萱奇怪的看著她。

「我害怕!一開始我怕的受不了,怕到了極點我就去買一些硫酸,潑到那兩個死人的身上,慢慢的我就不害怕。」女人回答。

「你一直在你家,你有沒有在你家見過奇怪的人?比如……有黑指甲的人,或者身穿黑袍的人?」蘇紫萱繼續問。

沒想到這一句話問出口之後,這個女人突然面色大變,她的眼睛瞪得溜圓,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一看,這個女人的反應明顯不對啊!

「沒有,我什麼都沒有見到!」女人長長的吐了口氣。

「是嗎?」

審訊室的門再次被推開了,樂天拿著一個冰袋敷著自己的眼睛走了進來。

蘇紫萱看了看他,也是無語了,她的心裡暗暗下了決定,一定要好好地訓練一下這個傢伙,這傢伙的本事是有的,但是這個實戰能力實在低的可怕。

她甚至怕自己什麼時候碰巧了,一拳把樂天打死……

女人抬頭看著樂天,她明顯對樂天存在著更大的恐懼感。

「那個黑袍人……也是你的情人吧?或者說……是你被迫做了他的情人!是不是?」樂天看著這個女人。

女人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你說什麼呢?」蘇紫萱皺眉看著樂天。

「那個屋子裡你們什麼都沒發現,但是我還是發現了一點東西。」樂天說道。

「你發現了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那個屋子裡面沒有一個蟲子!」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愣。

「在城中村,現在的溫度還這麼高,家裡不可能連個蒼蠅蚊子都沒有,如果你不信你現在還可以去看看,你如果能在她的家裡找到任何一種活著的小動物,我就將剛剛的話吞回去!」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恍然大悟,這種細節一般人都不會注意吧?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他突然笑了。

「你是不是很怕那個黑袍人?」他問。

女人臉色煞白,她驚恐的看著樂天的眼睛,彷彿樂天的眼珠子會飛出來咬她似的。

「你老公也是那個黑袍人逼著你殺的吧?還有你的那個情人?」樂天繼續問。

「不……不是……」女人渾身打哆嗦。

「不是?那個傢伙是不是說只要你殺夠多少個人,他就教你神術?」樂天繼續問。

女人猛地抬起頭,她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蘇紫萱吸了口氣,這個女人居然對自己說的都是謊話?

「我倒是有點奇怪了,以巫門的行事手段,他既然將密道挖在了你的家裡,按照常理你的家人勢必要被滅口的……可是你卻活了?這很不正常!除非那個黑袍人比較的好色!而你正好可以滿足他很多變態的要求……」樂天繼續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知道這麼多?都是猜的?

「為什麼你會知道?」女人死死地看著樂天。

「這個就不是你可以操心的事情了,我問你……那個黑袍人去了哪裡?」樂天看著她。

他的眼神非常的堅定,對面的女人和樂天的眼神對視了三秒,就不得不移開眼神!

「還不說?難道你還在等著那個恐怖的男人回來找你?你還想心驚膽戰的在那個蒼老的身軀下婉轉承歡?隨時擔心他扭斷你的脖子?」樂天大聲喝問! 不過四奶奶離村子裏的路有些遠,住在山上。要過去喊的話。得大半個小時才能到那邊。再加上。四奶奶的腿腳不好,所以要大半夜把她找過來的話。還真的是不太容易。

可是沒想到的是,那個年輕人剛說完,就聽到後面有人喊說四奶奶下來了。

我轉過身順着那些人的目光看去。才發現那邊山間小路上下來了兩個人,一箇中年女人扶着一個看上去已經有七八十歲的老婆婆。那個老婆婆給我的感覺,就跟鬼婆差不多。看樣子。這個就是那個年輕人口中所說的四奶奶了。

讓我更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中年女人,竟然就是小北的媽媽。小北直接跑過去拉着中年女人。指着躺在陣法當中那些人在說着什麼。不夠我看到,小北說話的時候,中年女人的眼神變得更加的詫異起來。渾身都在顫抖。如果不是小北扶着,她可能就會倒下去。然後就開始四周尋找着什麼,我猜應該是在找小洛。

但是我現在沒有時間管那些事情,因爲四奶奶聽說這些事情之後,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

還沒等我開口呢,剛纔的那個年輕人就指着裏面的那些人,讓四奶奶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沒想到,四奶奶直接就擺脫了他的手,讓他也有些尷尬。

其實我也想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從剛纔年輕人那個樣子可以看出,他對於這些事情是徹底反對的。而四奶奶的那一套,在他那裏就是封建迷信,所以四奶奶不喜歡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小夥子,看樣子你這一行的,早知道你在這兒,我老婆子就不來了。”四奶奶跟我說話的時候,讓我都有些受寵若驚,她的態度十分的謙遜。

“四奶奶,剛纔情況比較緊才冒然出手,還請見諒。”我趕緊上前去扶着四奶奶,小心翼翼的說道。

說起來,這個村子也算得上是四奶奶的地盤,我這麼出手,還真的是有些冒犯的意思,於是趕緊朝着她道歉。四奶奶那邊倒是沒什麼,話說開了也就沒事兒。反正我就只是個過客,在這兒把事情解決了就好,也跟她沒有任何的矛盾。

但是那些村民那邊,聽到我跟四奶奶的對話之後,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剛纔那個十二都天門陣的效果,只是讓他們好奇,現在加上四奶奶的話,開始讓他們震驚了。

接下來,那些人就趕緊過來求我跟四奶奶,一定要把那十幾個人救醒過來。就連小北也過來,讓我幫忙把他爸救醒。

對於這些問題,我當然不會推辭,只不過現在,我還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好好的婚禮,卻變成了這副摸樣。

不光是我,就連這邊參加婚禮的人都不知道真相。

他們說白天的時候一切都沒有任何的問題,新郎新娘來給敬酒都覺得兩個人挺般配的。到了晚上,大家打算早點回去睡覺。新浪白天喝的有些多了,所以晚上沒有出來陪客人,直接回房間去睡覺了,新娘也去照顧。

但是沒過多久,他們就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是那個新娘發出來的。

所有人過去之後才發現,牀上臥着一條烏黑的蛇,差不多有小胳膊那麼粗。新娘躺在地上,直接就癱軟的起不來了。而新郎,就躺在地上不知死活。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讓這條蛇離開,直接就挑了十幾個人想辦法把這條蛇更弄到口袋裏面扔出去。

就在把那條蛇扔了之後,那十幾個也如同新郎一樣,直接躺在了地上起不來了。

聽到這話之後,我心裏就咯噔一下。爲什麼偏偏不是別的東西,而是蛇。從小的到大,我最怕的東西,就要屬蛇了。這個蛇有問題是絕對的,但是到底是什麼問題我也不太清楚,剛纔小洛的離開,是不是跟這個蛇有關呢?

我正在想着這個問題的時候,旁邊的四奶奶卻開始破口大罵了起來:“我之前給你們說啥來着,叫你們殺幾個雞子擱到外頭的,你們偏偏不聽。這回知道惹禍了吧,要是那東西真的發脾氣了,估計不光這十幾個人活不了,你們一家子都難活。”

聽到四奶奶的話之後,我更加的好奇了起來。那個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爲什麼說,生氣了的話,這些人都活不了。

可是我問四奶奶的時候,她還是不告訴我。

不過她過來之後,對我也有好處,因爲現在所有人有事情了就會去找四奶奶,不會找我處理這些事情。我也就從那人羣中解脫出來,本來想去找小洛的,可是被小北給拉倒了他媽媽的身邊。

“媽,這個就是我姐夫。”小北興奮的朝着他媽介紹道,不過眼光掃了一圈之後,又朝着我問道,“姐夫,你看到我姐了嗎?”

“阿姨好,小洛說有點事兒要辦,帶會兒就過來。小北,你照顧好你媽,我去找你姐去。”在兩個人詫異的眼神中,我朝着小洛剛纔消失的方向跑了過去。雖然小洛比較厲害這個我承認,但是剛纔聽到村民們所說的事情太過於詭異,我怕小洛那邊會遇見麻煩。

再一個就是,小北他媽媽看我的眼神,真的讓我有些害怕。所以,直接就逃之夭夭了。

從那邊逃出來之後,小北本來也想跟着來,我讓他還是先去他媽媽那邊,去看看四奶奶那邊能不能想出辦法。等到小北迴去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開始沿着那條小路去找小洛。

盛夏的山裏十分的涼爽,但是枝葉也特別的茂密,走起來簡直太過於艱難。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尋找小洛,只能夠沿着那條小路到處亂竄,還要時時刻刻避免村民們口中所說的那條胳膊粗的大蛇。

往前走了沒多久,就感覺到好像被人盯上了一般,渾身毛骨悚然。我拿着手電筒四處照過去,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可是越往前走,那種感覺就越發的激烈,我整個人開始渾身冒汗,豆大的汗珠子從額頭上滾落下來。

甚至於有了一種錯覺,如果再往前走一步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死在這裏。

當有這種感覺得時候,渾身都顫抖的厲害。我並沒有繼續往前走,而是把手伸進揹包裏面,想要拿出來一個傢伙防身。

本來我想掏出來那把桃木劍的,可是卻摸到了另外一樣很硬的東西,我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索性就直接把那東西給掏了出來。拿到手中才發現,竟然是在楊家墳找到的那把斷刀的後半部分。我都不知道,這把斷刀的到底被誰給裝進我的包裏來的。

很奇怪的是,那把鏽跡斑斑的斷刀拿到手中之後,我剛纔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竟然消失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看着這把斷刀,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之前在楊家分的時候,囡子的奶奶,就是用這把斷刀親自結果了自己的兒子和乾兒子。

“葉子,你怎麼在這兒?”正在這個時候,小洛的聲音傳了過來。

看到小洛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連忙問她剛纔發現了什麼,怎麼急急忙忙的就跑了。

發出如同心臟一樣的“嘭嘭”聲,每一聲落下都會伴隨着地面的震動,肉球滾動的姿態看起來很緩慢,但幾乎轉眼之間就接近了向浩天的眼前……

Previous article

唐宋憋足了氣的鬆開被子,顫聲呢喃:「刀,放血,放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