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她兩輩子加起來最嫉妒的女人,像個君王,像個神邸般俯視她狼狽不堪的模樣。

“你贏了。”蔣麗月露出苦笑,時至今日她不得不承認,她輸了,徹徹底底的輸了。 逆劍狂神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她都鬥不過陳君儀,配角只能是配角,不會成爲主角。多麼可笑,她努力半生,最後還是栽倒陳君儀手上了。

“沒錯,我贏了,但是我並不承認。”蔣麗月沒有想到陳君儀會回答。

此時的戰場很安靜,聽力好點的都能聽見她們的對話。有些人看出了端倪,特別是知道陳君儀和蔣麗月關係的人,表情頓時微妙起來。

聽她們的談話,喪屍皇似乎……有人類時期的記憶?

不死鳥的人屏住呼吸,沸騰的熱血在胸腔中澎湃。郭蕊瞪大了眼睛,失去往日的冷靜自持。

蔣麗月呆呆仰望她,“爲什麼?”爲什麼不承認,看不起我?她心中羞辱又惱火。

陳君儀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樣,平靜到:“沒錯,我就是看不起你。”

蔣麗月臉上火辣辣地難堪。

陳君儀又道:“路是自己選擇的,你明明有更好的機會,卻不願意走,非要劍走偏鋒踏上不歸路,不作不死,你完全是自己作死的。”

她平靜的模樣讓蔣麗月無法忍受,“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你陳君儀生來就有強大的異能力,而我呢?我什麼都沒有!我沒有!我只能靠我自己的雙手去爭去搶,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說我!”

“才一句話就受不了了,你的精明冷靜呢?”陳君儀眸子瞥了她一眼,睫毛遮掩着棕黑色的瞳仁,似笑非笑。

蔣麗月拳頭緊緊握起。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教訓你了。你總是以爲自己很聰明,可你從來不想想,這麼聰明的你爲什麼上輩子會慘死,你總是認爲自己的路是正確的,從來不考慮爲什麼那麼多人不走這條路。你以爲全世界人都是白癡?你以爲天底下只有你蔣麗月有腦子?”

她毫不在意地把轉生的祕密說出來,精明捕捉的人們深意地思索起來這番話。

陳君儀其實沒什麼好跟她說的,她不是蔣麗月的什麼人,沒有義務也沒有心情引導她。只是她想說一句話,作爲一個人,不管貧富善惡,一定要學會反思。反思自己的行爲,反思自己的思維,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世界上活的更好。

蔣麗月很聰明,聰明的叫人驚歎,只可惜她從來不會反思。她總以爲自己受委屈,總以爲自己是受害者,總以爲她拿到的所有東西都是應該得到的補償,可是她都不去想想,難道世界上委屈的就她一個人嗎?難道被她拿走東西的人就是活該?這些人的委屈又向誰訴說?

她太自信,自信到自負的境界,她以爲重生了全世界都會圍着她轉嗎?

地球離開誰都一樣。

“你不是栽倒我手裏,打敗你的是你自己,想想吧,如果當初你選擇另一條路,你的未來回是什麼樣子?”

陳君儀扯開一抹奇異的笑容。

蔣麗月像個死人一樣垂下腦袋滿臉呆滯。她不是栽倒陳君儀手中,她是被自己打敗了。

腦中閃過一些畫面,有重生前的也有重生後的。蔣麗月忽然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重生一次,當初的她以爲有了重生就是新的開端,她會過上最好的日子,會擁有最好的生活。

可結果呢?她伸出自己枯槁的手,翻來覆去看了看,兩行眼淚流下。

她這兩輩子,都在爲別人而活啊!

上一輩子努力報復蔣家,這一輩子努力扳倒陳君儀。爲了這些她付出了太多太多,蔣麗月已經不記得自己原本應該是什麼樣子了。

如果、如果當初她選擇另一條路呢?不是因爲嫉妒而叛變,不是爲了追求別人的榮光而扭曲,以自己的身份活着,以自己的性格和人生活着,會怎麼樣呢?

她臉上露出恍惚,大腦開始拼湊。陳君儀那麼重情義的人,只要她開口,她一定會給她尋找異能力來源並且轉移,她可以如願成爲一個異能者,可以報仇,可以和隊友們和平相處,或許、甚至,她還可以獲得友情和愛情。

蔣麗月開心地笑了,就像吸食了鴉片的幻覺,就像賣火柴小女孩最後的夢境一樣,捂住自己的臉頰痛哭流涕。

此生她最對不起的人,就是陳君儀。她的隊長。

整個戰場的人都冷漠地望着她,沒有一個人期望她活下來。他們都希望用這個人的鮮血平息喪屍皇的怒火。

方嘯川就站在陳君儀身邊,漫不經心俯視。

陳君儀嘆息一口,冷聲道:“失敗者,就要爲自己曾經的行爲付出代價。”

人們眼睛鎖定她緩緩擡起的手掌,小巧、白皙,就是那樣一隻右手在空中五指張開,明明距離地上蔣麗月的腦袋還有一米多遠,她卻像遭受什麼難以忍受的痛苦般翻滾着、慘叫着、用手撕扯着自己的頭皮。

人們看到有一團閃爍的光芒從蔣麗月的頭爐飄了出來,落到陳君儀手上。

【張嘴塞進去】

陳君儀照着狗子的話做了。她擁有別人都不會一招,剔除異能力。其實就是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外加狗子的幫忙,找到別人的異能力根源,然後連根拔除而已。

這種辦法以前在程璐菲身上實驗過,沒想到現在又用到了蔣麗月身上。

可是陳君儀只會拔出,不會種植更不會化爲己有,她的身體中有永生之神和狗子的運轉,從嘴巴里頭塞進去,其實是暫時將異能力儲存在自己體內。她想着等回到家,再還給楊月。

失去最重要的異能力,蔣麗月像離開了水的魚,一雙空洞的眼睛麻木,慘叫都沒了力氣。

陳君儀不想再看到她的模樣,厭煩地揮了揮手,兩隻喪屍嘶吼一聲左右揪扯住蔣麗月,將她死狗一樣從地上拖走。

這是要分食嗎?人們心驚膽顫看過去,可惜密密麻麻的喪屍羣很快包圍它們,擋住了視線。

“尊敬的喪屍皇,現在讓我們來談談可好?”宋邵書抓住時機,笑眯眯道。

陳君儀不置可否,朝天龍基地的方向走去。身邊的方嘯川很自然跟上自己老婆,順便低聲問了兩句。

“既然回來了,什麼時候結婚?”

“……此事再議。”

“我叔父催着抱孫子,你要是再不嫁給我,我就人老珠黃了。”

陳君儀腳步頓了一下,扭頭,對上他一本正經線條苛刻的臉:“悶騷男,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方嘯川微微一笑,“對你,習慣了。”

……

天龍基地內部。

圓桌會議再次舉行,不同的是這一次桌子上還坐了一個讓衆人頭疼惹不起的大人物,喪屍皇。

“陳小姐,人類有意和你保持平衡,對此你認爲呢?”宋邵書客氣地道。其實他心中早就通透,陳君儀要是不想和人類和平根本就不會過來,這句話就是看看她有什麼和平的要求。另外,還有試探的意思。

他用的可不是“喪屍皇”而是“陳小姐”就是爲了試探,陳君儀是不是真的有人類記憶,這對於整個人類歷史都有着巨大的震動。

老狐狸還是和以前一樣精明。陳君儀不和他繞圈子,道:“這次喪屍圍城,我就是統領者。”

這是明確告訴他們,放心吧,只要把我巴結好了,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見她對“陳小姐”的稱呼隻字不提,宋邵書壓下眸中的深意,“喪屍皇大人敢隻身來到我天龍基地,真是有勇氣,難道就不怕我們佈置什麼陷阱讓你有來無回?”

他對這個喪屍的膽子還真的挺敬佩。

陳君儀平靜看着他,“你們有那個本事?”很平淡的口味,就跟白開水一樣,卻讓在場的巨頭們各個咬牙吞血。

被人這麼*裸的鄙視,宋邵書笑了笑,撇開這個話題:“說說你的條件吧。”

大家都是明白人,這場戰鬥本來就是天龍基地吃虧,人死可不能復生,但是喪屍死了和陳君儀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她還有更多。

再說了,趙景泰死活不出手,他們輸的機率更大,越是拖延損失越是慘重。既然陳君儀有人類的記憶,就算再無情也不會用一個基地的人命開玩笑,那麼何不拿來好好利用一番。

這就是宋邵書的籌碼。

“我掌控期間,喪屍可以和人類保持平衡,只不過要做到以下幾點。

第一,大規模戰役不允許,小規模摩擦爭鬥隨意。

第二,我只管轄我的區域,超出恕不負責。

第三,重新規劃擴張和所屬區域。

第四,喪屍每年購買人類的武器機械,人類有義務降低5個百分點。

目前只有這些,具體和後續的以後再說。”

衆人聽了,都沒有說話。其他幾條都可以當作小事,第三條可不行。重新規劃所屬區域,豈不是把天龍基地都交到她手上去了。

“你們大可放心。”陳君儀道:“我對你們的天龍基地不感興趣,我要的是,建立我自己的基地。”

沒錯,現在她擁有的不過是散軍,她曾經想過要拯救蒼生建立一個人類的基地,可現在她已經沒有那個條件做這些了,只能換一個方式,建立一個喪屍基地。

至少,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保護曾經的同胞。

她說的倒是輕鬆,聽在衆人耳朵裏沒有不倒抽一口氣的。一旦真正建立喪屍基地,那可不是說着玩的,她隨時想對人類基地不利都有可能實現,這種直接觸犯人類利益的事情當即讓在場的人們都牴觸起來。

宋邵書還是一成不變的優雅模樣,似乎一點都不爲她驚駭的條件震驚,點點頭,“可以讓我說說我們的條件嗎?”

陳君儀挑眉:“說。”

宋邵書說的清楚,就是陳君儀要建立喪屍基地可以,只不過不能夠觸犯人類,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另外她要是建立了喪屍基地,關於位置以及內部整頓是否會威脅到人類,都提出了詳細的論述。

雙方的討論持續了很久,最終天色黑透的時候終於草擬了一份粗糙的《關於人類和喪屍和平條約》。這份條約在雙方看來都很合理,陳君儀爲喪屍的發展獲得了武器和地盤,天龍基地得到了持久的和平。

具體的合約需要長時間的討論,不過暫時來說,戰爭是不會發生了,這對於全人類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人類和喪屍合作,史無前例。

很多年以後,在基地歷史博物館中央大殿上掛着舉世聞名的畫作。和其他全息多維的影像照片不一樣,這一幅畫是貨真價實的紙質。

畫像中明顯能看出來那是一次最高首腦的圓桌會議,滿桌子的精英干將表情嚴肅,眉目栩栩如生。整張畫最顯眼的是其中兩個人,一個代表人類當時的最高基地長,一個代表喪屍當時的王者,他們握手言和,成就了史上第一次合作,也標誌着和平年代的開始。從那以後,人類纔有了更多精力發展自身等級和科學,並且逐步踏入未來星際時代。

這一次合作被史學家稱爲“曙光開端”,這一年在以後的教科書和歷史文獻中被成爲“曙光元年”。而當時會議中鼎鼎有名的幾位大將,也都在後來成爲了史書中耳熟能詳的人物,其中那位喪屍皇被尊稱爲“初代喪屍女皇”,即便在星級聯盟時代也擁有大批粉絲,名聲無人能及。

……

陳君儀需要找趙景泰談談。

離開會議室,她直接找上了趙景泰。之前趙景泰找陳君儀的事情,在這個會議室不是祕密,大家雖說對他們之間的關係挺好奇的,不過沒有人會去詢問。

人員扯散之後,會議室只剩下五個人。冰山美人,陳君儀,還有一個統領大人外加他身後兩條魚。

方嘯川坐在椅子上優雅地看着他們。

“我跟他還有一些事情談。”陳君儀道。

方嘯川聽了,冷淡掃過趙景泰,起身整理了西裝,對陳君儀說了一句話之後,風度翩翩地走出會議室。

“老婆,記得回家吃飯。”

陳君儀:“……”

趙景泰冰晶眸子陡然冷冽了幾分,站起來就走,連個眼神都不給陳君儀。

兩條人魚朝着陳君儀點點頭,陳君儀回禮之後聳聳肩,跟上。

高冷男神高冷範兒。

明明就是他先封鎖了自己的記憶,還在這兒裝模作樣,看待會兒姐姐怎麼收拾你。陳君儀也學着他的模樣高冷哼一聲,提步走人。

------題外話------

關於封筆的具體原因,詳細請見【正版讀者羣】或者【驗證羣:末世行】,公告中我會給大家一個明確的解釋,謝謝~ 趙景泰的住所是天龍基地給安排的頂尖住處,末世前是豪華的大別墅,整個樓房裝飾擺設華麗無比,看的陳君儀狗眼晃悠。

趙景泰裝逼地做到沙發上,不用吭聲,兩個小魚自己識趣地退下了,只剩下陳君儀。

她也不客氣,找了個舒服的位子窩在沙發上。

趙景泰看着她沒骨頭的樣子,心中憋屈,但是他向來冷清,又不好說明,只能拉長一張驢臉眼神愈發冷冽。

陳君儀明顯感覺空氣溫度下降,肌膚上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好幾個,她率先打破寂靜開口:“說吧,你爲什麼要那麼做。”

當初明明說好的,只要她在海底待夠兩年,他就給人類贈送先進的武器裝備,還記得那天時間到了,她準備去和趙景泰辭別,結果丫居然算計她,莫名其妙封鎖了她的記憶不說,還把她隻身一人送上岸。

陳君儀一度以爲自己失去了兩年的記憶,或者是自己直接穿越了,沒想到事實的真相卻是這樣。

聽見她說這個,向來冷酷高傲的統領大人不自覺偏頭,有些羞愧。

陳君儀半晌沒有聽見他回答,瞅過去,正巧看到他這幅“嬌羞”的小模樣,差點吐血,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你沒事吧,你這是幹什麼?”

趙景泰臉色陰沉下來,冷哼一聲:“想封鎖就封鎖了。”

看看這裝逼的,分明是他做錯了還這麼囂張。 柯南之全能抽取 陳君儀跟他比算什麼啊,人家這纔是猖獗好吧。

陳君儀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奇怪地打量着他。

趙景泰的爲人和性格衆所周知,清冷、高貴、莊嚴,就是一朵盛開在雪山之巔的雪蓮,是觸不可及的夢幻。可是她怎麼看這人現在的模樣有些……矯情呢?大統領的威嚴呢?喂狗了嗎。

這些話心中想想就行了,陳君儀纔不會傻乎乎的說出來,儘管她現在是六級中階的實力,依舊看不穿趙景泰,說明這個傢伙還在她之上。

多麼恐怖,她已經是世界巔峯了,趙景泰比她更加深不可測。

陳君儀也不着急,第一她和趙景泰又不是敵人,第二陳君儀知道他們人魚從生來就開始修煉,她纔不過修煉了四年,有的是時間。

“你這麼做不對吧,我們當初說好的條約,我遵守了,你堂堂帝國統領卻置之罔聞,統領大人不覺得這樣不公平嗎?”

回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那時候的陳君儀還是茫茫人海中的一粒沙子。而他就駕馭着金車從寬闊的海路上行駛,華麗的外袍、冰冷的絕世面容,金光閃閃堪比金子。

那時候趙景泰在她心中就是男神,而現在……男神接觸多了也變成了凡人。主要是她和趙景泰太熟悉了,兩年的朝夕相處再美的臉蛋也無感,她實在難以相信趙景泰會做出如此無恥並且令人費解的事情。

帝國統領大人聽了她的話冷哼一聲,就是不解釋。陳君儀都想抽他了。

“你至少得給我一個原因,我陳君儀也不是別人想耍就能耍的人。”她重重眯起眼睛,長長的睫毛和棕黑色的眼珠子之間,壓出一條凌厲的弧線,上挑、銳利,猶如一線刀鋒。

真的生氣了。趙景泰心中微動,猶豫了片刻,冰脣開啓:“我沒有耍你。”

“那你是幹什麼!”陳君儀拍桌子,小小的手掌蓋下去,結實的名貴紅木桌子瞬間四分五裂。

站在老遠外面守門的兩條人月抖了抖,彼此對視一眼。戰況激烈,誰上誰下呢?

趙景泰也不追究她暴力的行爲,和陳君儀長時間相處,他對她的脾氣了如指掌,尤其是有時候某種暴力傾向。

“我、我老是想起你……”高貴冷豔的統領大人皺眉道。

先婚後愛:總裁別太猛 陳某人瞠目結舌:“這和封鎖我記憶有什麼關係?”

“把你送走,我或許就不會想你了。”他一本正經,“你不記得我,不來找我,我就不會去找你。”

“……”陳君儀腦袋瓜子轉不過彎,這話聽着怎麼那麼曖昧呢?總覺得這麼笨拙的詞彙不應該出現在威武的統領大人身上。再說了,這傢伙口口聲聲說不會來找她,這不還是來了嗎。

“發燒了?”

一記冰雪冷眼。

“你的意思是,因爲你自己心虛,所以你封鎖了我的記憶?”

“……”統領仰頭望房頂,好像上頭開出了一朵吸引人的雪蓮花。

陳君儀詫異,想都不想戳穿真相:“趙景泰,你不會是喜歡我吧?”

仰頭望房頂的人有瞬間僵硬,不語,只是那張白玉般透明的臉上卻逐漸蔓延出紅暈,“沒有。”他死鴨子嘴硬。

沒有你害羞個屁。陳君儀翻白眼,“我有男朋友。”

這回統領大人不矯情了,直接冷眼看過來,“他比不上我。”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嗎?陳君儀撇嘴:“在我心中他最好。”

“我比他更好。”

“你憑什麼這麼確定?”她挑眉。

統領面無表情:“因爲我優秀。”

這是什麼理由,見過自戀的,沒見過能把自戀說到如此理直氣壯的!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嗎?”陳君儀忍不住問了一句。

雪白的睫毛掃過來:“方嘯川。”

“不是。”她果斷搖頭。

趙景泰頗爲驚訝,臉色難看,“誰?”居然還有別人。

陳君儀笑眯眯,“秦明昊。”

統領冷着臉:“是不是還有明夕李元紹鳳健伊。”

“你被電梯給捲進去了、整個人都變成了肉醬了、、還能活嗎、、你已經死了、、懂嗎、、?”

Previous article

曲天馳拍著胸脯保證地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