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次,他準備不帶任何人去,冰魄是天地靈物,現在消息被放出去了,肯定會有無數的人去爭奪,帶人去只能讓他更加擔心。

剛收拾好東西,慕容如音就進來了。

「這一次比較危險,我就不帶你去,你在這裡潛心修練吧!」葉雄別收拾東西邊說。

「好。」慕容如音點了點頭。

雖然她很想跟去,但是如果自己去了會給葉雄帶來麻煩,她會選擇不去。

收好行旅之後,葉雄直奔機場。

……

媒國,某別墅。

郭芙蓉下班回到家裡,剛打開,突然發現沙發上坐著一名男子,背對著她。

她飛快地抽槍,指著那人的腦袋,用英語喝道:「你是誰,為什麼闖進我家裡的。」

作為中情局的特工,她的身份非常隱蔽,知道她住在這裡的人不多,而且她的房間不但有密碼,還有鎖,窗戶也緊緊地鎖死,她不明白對方是怎麼進來自己家的。

所以,她的第一反應就是,仇人找上門了。

沙發上的男人優雅地轉了個身,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好姐姐,一進來就用槍指著弟弟,我有這麼讓你討厭嗎?」

郭芙蓉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奇怪地問:「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你是怎麼進的?」

葉雄指指她手中的槍:「你能不能把槍收起來,小心走火。」

「走火最好,最好一槍把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崩了,你都多久沒給我打電話了?」郭芙蓉將槍收起來,沒好氣地說道。

「你都沒給我打電話,我怎麼打給你?」葉雄站了起來,走到她旁邊,笑道:「我可是有婦之夫,要是主動打電話給你,你誤會我有啥不良目咋辦?」

「得了,你就一有賊心沒賊膽的貨色。」

郭芙蓉走過去,從冰箱里拿了兩罐啤酒出來,自己喝一罐,扔一罐給葉雄。

「一來就給我遞啤酒,這是準備把我灌醉,為所欲為嗎?」葉雄笑道。

「兩年沒見,還是這麼沒心沒肺。」郭芙蓉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這才問道:「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有什麼事情找我。」

「我這不是想你了嗎!」

「少貧嘴了,直接說正事。」

葉雄拉開啤酒喝了一口,這才走到她旁邊坐下來,問道:「聽說過法師沒有?」

「聽說過,是一群高高在上的傢伙,怎麼,你想找他們?」郭芙蓉問。

「我想找這附近的法師,了解點事情。」葉雄說道。

東方的修真者叫修士,西方的修真者叫做法師,雙方的稱呼不同。

「法師豈是你想見就見的,別說你,就連我們局長想找人家,都吃了閉門羹。」

「你們局長就是那個患了更年期綜合症的布莎局長?」

想起這個老女人,葉雄不禁笑起來,當初他來媒國的時候,還讓她吃了不少的啞巴虧。

不過,他還得謝謝人家,畢竟當初布莎局長可是送給了他一柄器符,那就是柄匕首,幫他渡過了好幾個劫難。

「局長要是聽到你這話,估計會吐血。」

寒磣片刻,葉雄再次詢問起法師的事情。

他這次前來,主要是來北極尋找冰魄的,但是對這邊的情況不熟悉,不知道冰魄在哪裡,不熟悉北極的地形,如果讓他一個去找的話,要找到猴年馬月,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北極附近找個國家,看看有沒有法師了解北極的情況。

「我勸你還是別去找他們,那些傢伙很高傲,可以說根本就看不起凡人,上次媒國境內遭遇大規模基因戰士的襲擊,最後沒有辦法,局長親自去找法師幫忙,哪知道人家根本就沒理會她,最後還是總統親自出馬請求,對方才同意出手,制止恐怖事件的發生。」

「你們西方的法師,還真是高傲,連總統的面子都不給。」葉雄笑道。

「在他們眼裡,總統算得了什麼,他們自以為有超能力,自己就是神,可以目空一切,老娘這輩子最看不起這些所謂的法師,我呸。」郭芙蓉罵咧咧。

「其實你可以找我幫忙的,我很好說話,不像你們西方人這麼高傲。」

「找你幫忙?」郭芙蓉愣了一下。

葉雄微微一笑,一團火焰在面前浮現起來。

一團,兩團,三團,很快就密密麻麻,在半空之中組成一個心形。

郭芙蓉驚呆了,半晌沒能反應過來,嘴巴張成O型。

「怎麼,是不是發覺有點愛上我了?」葉雄得意地笑。

郭芙蓉有點難以置信,喃喃道:「你這個,不會是魔術吧?」

葉雄催元氣,面前的沙發連同郭芙蓉一起,被元氣託了起來,懸浮到半空。

「現在這個,不是魔術了吧?」 郭芙蓉從沙發上跳下來,以為會跳到地上,哪知道身體懸浮在半空,動彈不得。

她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彷彿有種無形的壓力壓在她身上一樣。

葉雄元氣一收,沙發連同郭芙蓉這才落到地上。

直到現在,郭芙蓉這才相信事實:葉雄變成她最討厭的法師。

「你什麼時候變成法師的?」郭芙蓉震驚地問。

「在咱們華夏,不叫法師,叫做修真者。」葉雄簡單介紹一下之後,這才說道:「我此次前來,是準備去北極找一樣對我很重要的東西,但是我不認識路,又不知道你們西方法師的情況,所以想找個內行人了解一下。」

郭芙蓉望著葉雄,眼神複雜。

這個男人,從第一眼認識他的時候,她就知道他不是泛泛之輩。

沒想到,他現在居然成了傳說之中的法師。

要知道,法師在西方世界擁有非常高的地位,是人上人,雖然她心裡很看不慣法師的高傲面孔,但是不得不說,法師是非常有能力的。

「姐姐,你這眼神,不會是愛上我了吧?」葉雄笑道。

郭芙蓉站了起來,走到他身邊,突然雙手扣在他的脖子上。

「好弟弟,你說得沒錯,姐姐真是愛死你了。」

郭芙蓉身上散發的那種成熟魅力,絕對不是一般女人能夠相比的,雖然她已經年過三十,但是臉上皮膚依然很細嫩,一點都不像三十歲的人。她那高聳堅挺的****,有意無意地磨擦在葉雄的胸口上,把他的火一下就給把撩了起來。

「好姐姐,你這樣很容易讓弟弟犯罪的哦!」

葉雄低頭,看到一抹白嫩的深溝,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道。

「姐姐可是什麼都不怕的。」郭芙蓉咯咯地笑了起來。

被她撩撥到這種地步,還受得了,就不是男人了。

葉雄正準備摟著她的小蠻腰,好好嘗嘗這野玫瑰的滋味。

正在這時候,郭芙蓉突然跳開,指著他的褲襠咯咯地笑了起來。

花枝亂顫,波滔洶湧。

「好弟弟,這麼久沒見,你還這麼壞,姐姐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葉雄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小帳篷,有些無語了。

連我都敢調戲,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雄元氣釋放出去,郭芙蓉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好像被禁錮住一樣。

「好姐姐,難道你媽媽沒跟你說,調戲一個男人,後果會很嚴重嗎?」

葉雄走到她身邊,輕輕地摸了下她的漂亮的臉蛋,嘖嘖稱讚。

「姐姐,你這臉可真漂亮。」

「好弟弟,姐逗你玩的,你別當真。」

郭芙蓉發現自己玩大了,開始擔心了。

「你是鬧著玩,弟弟我可是認真的哦!」

葉雄的手順著她的臉一直往下摸,最後停在她那道連針都插不進去的胸溝邊。

郭芙蓉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胸,這時候才真正開始擔心了。

今天她的任務是去一個舞會跟蹤一個男人,所以穿是比較性感,沒想到便宜了葉雄。

玩玩可以,但是真槍實彈,她從來就沒有這種的念頭。

現在她身子被禁錮,完全動不了,只能讓葉雄為所欲為了。

「好弟弟,姐姐錯了,你就放過我吧!」郭芙蓉急道。

葉雄的手,跳過她的胸口,落到她的大白腿上,輕輕地撫摸著。

郭芙蓉穿著連體裙,大腿非常有彈性,摸起來怪舒服的。

一陣陣酥麻感覺,像電流一樣傳遍全身,郭芙蓉身體崩得筆直,連呼吸都沉重了。

「別鬧了,再鬧我要生氣了。」

軟的不行,她只能硬著來了。

有些女人最喜歡撩撥男人,特別喜歡男人被自己撩得欲罷不能,洋相出盡的樣子。

但是並不代表她們是隨便的女人,郭芙蓉就是這樣的女人。

「把我的火氣調起來,就這麼算了?」葉雄咧嘴一嘴:「想我放過你,也不是不可能,答應我一個要求?」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什麼要求?」郭芙蓉緊張地問。

「幫我找到法師。」葉雄說。

郭芙蓉鬆了口氣,她還以為葉雄提什麼過份要求呢,連忙說道:「我知道這裡有一個法師據點,你有實力的話,可以去那裡問問。」

葉雄將元氣一收,郭芙蓉頓時就能動彈了。

能動彈之後,她心裡有點小失落,如果剛才她不說,葉雄敢不敢當真把自己給辦了。

「好姐姐,告訴我法師大本營在哪裡?」葉雄急問。

當下,郭芙蓉將那法師的據點說出來。

「這都晚上,不如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去。」郭芙蓉提議。

「姐姐這麼撩人,我怕萬一忍不住,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那不好了?」

葉雄嘻嘻一笑,身影一晃,已經在原地消失了。

郭芙蓉傻傻地看著,等她反應過來,葉雄已經不見。

「等一下,我話還沒說完呢!」她連忙跑出去,可是早就不見葉雄的蹤影了。

「混蛋,你這樣走了,才是禽獸不如。」郭芙蓉忍不住罵道。

離開郭芙蓉的家,葉雄立即趕往她所說的那個據點。

那個據點離郭芙蓉居住地有五十公里,葉雄連夜搭車過去,到那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鐘了。

那是一座小型的教堂,座落在小鎮的中心,裡面有燈光傳來。

葉雄穿過大馬路,走進教官裡面。

裡面亮著燈,但是空無一人。

葉雄突然站住了,因為他發覺有人正用靈識窺視著自己,從對方靈識的強度,葉雄猜測對方境界應該剛進入五階初期。

靈識是從教堂後面發出的,對方就藏身在後面。

葉雄啟動靈識,將身形隱藏起來,這樣的話,對方就不能用靈識夠查探到自己的。

想要對方見自己,就得拿出點讓對方不敢小視的能力。

果然,很快就從教堂後面,走出一名四十多歲,穿著西方牧師服飾的男子,走到他面前禮貌地說道:「這位東方的朋友,不知道來此,有何指教?」

修真一道,實力為尊,這位法師用自己的靈識察覺不到葉雄,就知道葉雄的實力在他之上,所以他變得很客氣。

「我來自華夏,叫陳陽,不知道這位法師怎麼稱呼?葉雄禮貌地回道。

「我叫波羅,英國皇室的註冊法師,這教堂是我們的一個分部。」波羅法師介紹完之後,再次問道:「不知道陳先生來這裡,有什麼指教?」

「我想去北極,但是對北極不太了解,所以想找個領路人,不知道法師認不認識人,當然,我會付酬勞的。」葉雄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

「陳先生想去北極找冰魄吧?」波羅法師突然問。

「看來,不只我一個人想去找冰魄了?」葉雄笑問。 「自從冰魄被發現之後,現在東西方的修道士都瘋狂地湧向北極,就是咱們這教堂,就加入好幾名自願的修道士,如果陳先生不嫌棄的話,可以加入我們皇室尋寶隊,一同前北極。」波羅法師說。

「什麼尋寶隊?」葉雄問。

「我們皇室的索婭公主,召集一群志同道合的修道士,準備一起前往北極尋找冰魄,所謂人多力量大,多一個人,取得冰魄的可能性越大,陳先生要不要加入?」波羅法師問。

「這麼多人去,到時候還沒取到冰魄,自己人就打得頭破血流了。」葉雄說。

「陳先生有所不如,這冰魄,其實遠遠不只一個。」

「難道冰魄還有好幾個?」葉雄有些意外。

「據可靠消息,這冰魄已經被發現的就有十幾個;冰魄是萬年孕育而成,只要孕育成,就是一片的,所以,機會多多。」

「這樣的話,那我就加入好了。」葉雄毫不猶豫地說道。

這波羅法師的話,他是半個字都不信。

冰魄是什麼東西,是這一界之中頂級的煉丹材料,還一片片,以為是大白菜啊?

不過他的目的是讓人帶去北極,至少對方有什麼目的,他一概不管,他自信有自保能力。

「既然這樣,就請陳先生在這裡住下來,後天早上在這裡集合,到時候索婭公主會帶大隊過來,跟這裡的朋友一起前去。」波羅法師說。

「多謝法師,那我先告辭了。」葉雄說完,離開教堂。

休息一天,第三天早上,葉雄準時來到教堂。

教堂裡面,已經有了四名修道士,三名西方面孔,一名東方面孔,不過不是華夏人。

葉雄不知道這些的人修為如何,不過從四個的氣勢上看,似乎比自己差遠了。

「陳先生,請等一下,公主已經在路上,很快就到了。」波羅大師說道。

葉雄點點頭,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等了半個小時,從外面走進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名年約二十五六歲,滿頭金髮,有著一雙藍色眼睛的西方美女。

這女的應該就是這次行動的組織者,那個所謂的皇室公主,索婭。

索婭公主身後站著一名五十多歲,滿臉皺紋的老者。老者身上散發著一鼓森嚴的氣息,讓人看不透修為。

葉雄打量那老者的時候,那老者似乎感應到,目光瞬間就落到他身上。

好強的感應力,這老者不簡單,葉雄連忙收回目光。

索婭公主後面還跟著一群人,除了兩名是亞洲的之外,剩下的全都西方人。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索婭公主微微施禮,表示歉意之後,這才繼續說道:「我先介紹一下,我叫索婭,英國皇室二公主,這是我們皇室的艾倫法師,這位是亞摩法師……」

接下來,索婭將四下的人全都介紹了一遍,加起來,此行一共有十一個人。

“錢財我倒是有很多,本想完事後,贈送給你作爲報酬!”

Previous article

“外圍沒問題。”ann的聲音在頻道里響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