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輝,你放開我吧!”餘小曼任由南宮輝緊緊的摟在懷裏,心裏冰冷得涼人。

“不,我永遠也不想放開你!”南宮輝固執的不放。

“輝,你擱痛了我!”餘小曼輕閃了一下眸光。

“對不起!”南宮輝趕緊的鬆開了些,卻還是沒有放開了餘小曼,他要抱着她才感覺自己的心活得是真實的。

“輝,你還是放開我吧!如果你不想剛纔的事再次的發生的話!”餘小曼此時心裏卻一點喜悅之情也沒有。

“小曼!”南宮輝聽見着餘小曼那冷漠如冰的話語,不由的一愣,她就那麼鐵了心要跟自己離婚嗎?難道真如他想的那樣嗎?她發現自己愛上了別人……南宮輝不敢再往下想去,那些可怕的想法會吞噬他的靈魂,他潛意識裏一點也不相信餘小曼的愛是那麼的短暫。是不是因爲那次的緋聞事件,讓她發現她更愛周子浩了嗎?

突然的,南宮輝的雙眸染上了冰寒,如果是,他該怎麼辦?放她走,讓她幸福?他做得到嗎?他驚駭了,卻輕輕的如對放一個瓷娃娃一樣的輕的放開了餘小曼。

他感覺自己的嘴角都有些顫抖了,“小曼,你不愛我了嗎?”

餘小曼擡眸緊盯着南宮輝,四目相接,誰都不願離開彼此的眸光,怕一離開就再也見不到對方的眸光一樣,他們誰都想把對方那種最閃爍的眸光記在自己的腦海裏。

餘小曼沒有立即的回答南宮輝的問話,良久,良久,她才輕啓顫抖的雙脣,“輝,容我想想好嗎?這段時間,你也好好的想想吧,不要被眼前的習慣朦蔽你的雙眸,不要讓寂寞的感覺哄騙了你的心!我們都是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不是嗎?”

“小曼,爲什麼要想?我不要想,我知道我的心是愛你的!雖然之前,我真的不肯承認,可是,我現在發覺,沒有了你,我會瘋掉的!”

“不,輝!你想錯了!沒有了我,你會生活得更幸福!六年前,沒有我,你還是生活得很開心,戀愛了,有了小煜!有了你要的東西!”

“小曼,你錯了,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南宮輝煌急喊了出來。

“輝,別說了!你,我太瞭解了!你真心的愛着紫紗,你爲紫紗想跟紫漫退婚,不是嗎?你是有個責任的男人,如果你不是真愛着紫紗,你又怎麼會想退婚呢?”

餘小曼說到南宮輝的心坎裏了,那時,他真的想爲了紫紗退了與紫漫的婚事,事還沒說出口,卻發生了他此生都無法挽回的事。

那以後,他再也臉見紫紗,更是恨上紫漫,他爲了小煜,不得不娶了紫漫,卻因爲恨意,從來沒有對紫漫好過,就如對剛開始纏着他的餘小曼一樣的冷漠如冰,也就是那時,他的心就開始的冷了,冰了,。紫紗也沒有再找過她。後來,紫漫出事,他在最關鍵的時候居然把血漿調走了。其實,當時,他真的不知道紫漫用得着。可是,他想,以他恨紫漫的程度,就算知道他還是會做同樣的事。

見南宮輝那無言以對的樣子,餘小曼對南宮輝連一點點的希望也不抱了,她就知道,他是真的愛着紫紗的,要不然他怎麼會把紫紗那麼心急的緊緊的擁在自己的懷裏,不是愛到心深處,哪會在意得心荒漠!

“輝,你就好好的想想,我不想一個人錯誤,讓三個人痛苦!”

“是三個人嗎?”南宮輝突然的漠然的問了一句。

餘小曼知道南宮輝心裏想的什麼,可是,她並沒有回答他,就讓他這樣的以爲吧!至少,當他選擇不愛她之時,她還有路可退,在他們面前還可以保存僅有的顏面。

“輝,這段時間我就住孃家吧!反正我從來沒有真正的陪過我爸媽!”說到此,餘小曼真的對餘爸和餘媽涌出無限的愧疚。一直以來,她都是那麼的自私,爲了愛勇往直前、義無反顧的把親情、友情都拋在了腦後,她這些年都是爲了愛情而活。此時,她想爲親情而活了,她想留在餘爸,餘媽的身邊好好的陪陪他們。

“曼,你怎麼就那麼的絕決呢?”南宮輝說得痛心疾首,她不就跟陳果呆了兩天,怎麼就變得跟陳果一樣的那麼的冷漠無情了呢?愛了了十多年的愛,怎麼能說不愛就不愛了呢?看小曼是那麼的純情,可是無情起來卻怎麼又是那麼的殘忍呢?

南宮輝真的不瞭解餘小曼了。

或許 ,他一直都想錯了,餘小曼不是在愛他,她這十幾年的愛是愛的她心中的執着。可是,就算是她的愛的那份執着的心,他也不願意餘小曼離開他。

“輝,不是我絕決!”餘小曼淚水就像下雨一樣從來沒有斷過,看南宮輝那如死灰的眸子,她的心比他更痛,可是,她真的不相信他了,她真的得想想,南宮輝剛纔說的話是真的嗎?不是爲了哄了下來而說的話嗎?“是那天的事發生得太突然了,我必須得想想。”

現在南宮輝在她心裏的信譽度爲零,因爲他有太多的事瞞着她。如果……如果,她知道那過往的一切,或許 今天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他爲什麼總是對她說着謊呢?

原來,他心裏痛恨周子惠還有這樣一層的緣由。

“輝,想好了,我會給人答付的,如果那時你的答案還是那些肯定的話,我是不會遠離你的。”餘小曼最後還是給南宮輝一個肯定的答案。

但是,前提是南宮輝的答案還是要跟她一起幸福生活,他的心是給了她,那麼她還是會呆在他的身邊的,就算紫紗來搶,她還是不會讓的,南宮輝就是好的全部。

“曼,你說的是真的嗎?”南宮輝喜悅上眉,內心卻狂喜得想吶喊了,那個套近乎的‘曼’字居然讓小曼給了他一顆強大的定心丸,“曼,我不用想了,你更是不用想了,我的整顆心都是你的!永遠都是的,我發誓,從今以後就只愛你一個人,如果……”

“輝!”餘小曼流着淚急切的打斷了南宮輝想再度的發着毒的言語,那種話她一點也不愛聽,“你不用再說了,我要的你我的彼此冷靜之後想出來 的答案,而不是現在慌亂給出的答案。”

“好,既然如此!我就等,我當你想爸、媽了,想回家住幾天。”南宮輝吃了定心丸,倒是信心十足了,心中的惶恐怕在瞬間蕩然無存了。

可是,餘小曼手中那威脅卻讓他惴惴不安,“曼,能把那給我嗎?我記得我從來沒有簽過那個鬼東西,不會是你拿來唬弄我吧?”還別說,南宮輝還真有些懷疑。

“既然你覺得這是我唬弄你的,你又何必在意呢?”餘小曼見南宮輝心情好了一點,她的心情也自然的好了起來。

“曼,那不如明天,我送你去吧!”

“不!輝,我想現在自己一個人去。”餘小曼抹乾了淚痕,往屋內走去。

“小曼,爲什麼連這你也拒絕呢?”南宮輝剛纔的好心情只維持了幾分種。

“因爲你很多事,而且我真想一個靜靜!”餘小曼沒把南宮輝那心 痛的表情,只是低頭把那三份帶着淚溼的離婚協議書裝進了自己的包裏。

見餘小曼那麼寶貝那幾張紙時,南宮輝心裏的惶恐怕不斷的擴大,那幾份應該真是他簽過字的離婚書。他好想拿回來,想到那,就像是在他的腦海裏安裝了一個定時炸彈一樣的讓他驚慌,他好怕餘小曼此時是騙他的,她只不過想爲離婚爭取一點時間。

“曼!”

“嗯!”餘小曼整理着一些小東西。

“你確定會回來的嗎?”

餘小曼迴轉了身,染淚的眸子有着點點的期盼,“輝,如果你確定是要我回來,我就一家會來的。”

“那就好!”南宮輝應了一聲,卻是那麼的沒信心,沒底氣。

“輝,你去公司吧!我想再一個人在這裏呆一會兒。”餘小曼真有些捨不得離開這裏,她心裏也是很沒底的,不知道今天離開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回來。

南宮輝輕嘆了一聲,有時,他對餘小曼的固執真的是沒辦法。

“那好吧!路上小心點!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嗯!”餘小曼只是隨意的應了一聲。其實,她現在根本就沒有想起自己沒了手機,南宮輝也是沒有想這檔事。 有過爬雪山經驗的人都知道,雪崩的時候,一味地往山下逃跑,肯定是死路一條。人的速度是不可能快過雪崩的速度的。更何況大量的火山岩漿還在那兒躍躍欲試,隨時準備加入追擊。妖老一行人只能順著柯望的腳步往山腰邊跑去,一邊跑一邊暗暗祈禱雪崩的速度不要太快。

妖老一群人畢竟比柯望離山頂近一點兒,沒過一會兒眼瞅著就要被雪堆給埋沒了。

「丟下槍,減輕負重!快點!你想死嗎?」妖老一邊逃命,一邊呵斥眾人道。

「可是……」其他人急忙丟下了身上的負重,只有宋勇有點猶豫。他可是很喜歡身上的這個寶貝鐵疙瘩,都已經動了任務完成後私藏的心思,怎麼捨得將它就這麼丟掉啊!

但他只是那麼略一猶豫,那濤濤雪浪便已殺到眼前,瞬間將他的身子淹沒。

「弟弟!」宋義想要回身去救,卻被妖老拉住拖走。

「你想跟他一樣嗎?快走吧,現在逃命要緊!」妖老不顧宋義的嘶吼,拚命拉著他往山下逃去。

三人連滾帶爬,總算是暫時逃脫了危險區域,跟著柯望的腳步躲進了一個山洞,暫時躲過了被雪崩埋死的噩運,剛剛進去,那被崩落下來的雪堆便把洞口堵得嚴嚴實實,幸好他們帶了手電筒,要不然什麼都看不見。不過這也造成了一個新的困局,他們已經暴露了。三人和柯望與玄這一人一雪怪面面相窺,一時之間都有點尷尬。

最終還是韓通這個沒臉沒皮的傢伙率先打破了僵局:「喲!前輩,好巧啊!又在這兒見到你了!」

柯望看了看他們身上零碎著掛著的手榴彈和手槍,沒好氣地說道:「是嗎?我可看不出來有什麼巧合的地方?」

玄見到了滅他全族的仇人,激動地眼睛都紅了,若不是柯望阻攔,只怕早就衝出去和妖老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了!

妖老的眼睛跳了跳,流年不利啊!外邊是雪崩下來的積雪堵住了洞口,火山岩漿如此不穩定,也不知會不會流到這裡;裡邊是他們此行的目標,但是剛才為了逃命丟掉了大部分的武器,現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

修真者被高科技弄死也要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修真者沒有防備,來不及展開護體真元,而偷襲者突然襲擊,這才能一舉成功。現在柯望已經知道他們來者不善,且一臉戒備地看著他們,雖然他面無表情,但是一股精純的真元(仙氣)卻無時無刻不在壓迫他們的神經。這種情況下,還怎麼開打啊?

在這個時候就要體現出妖老的領(chou)導(bu)風(yao)范(lian)了。只見他「嘻嘻」笑了一聲,臉色瞬間變得慈祥和善起來,變臉程度之快,讓專業演員都甘拜下風。

妖老立刻將身上的手槍卸下來丟掉,舔著臉湊過來恭敬地說道:「前輩,這都是誤會,誤會!我們絕對沒有惡意的,只是在山裡圍捕野兔什麼的,打打牙祭,絕對沒有冒犯前輩的意思。」

柯望嘲諷地瞥了地上的手槍一眼,沒有說話。打打野兔之類的用得著「沙漠之鷹」嗎?這一槍下去,野兔的身子都爆了,還有什麼肉吃?哪怕柯望是個軍盲,也從不少電視電影遊戲中認識了這款辨識度極高的人氣手槍。

不過他也沒有揭穿妖老那漏洞百出的謊言,目前3對2,玄這個佛門護法一族還沒有任何的攻擊法術。目前只是靠柯望的裝相糊弄住了妖老一行人,一旦翻臉,讓他們知道柯望只是一隻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恐怕他們立刻就會將他生吞活剝。

不能暴露!柯望現在對於自己實力的提升感到了無比的迫切。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像妖老這麼謹慎小心的對頭的,若是一個愣頭青,上來就要跟柯望開干,那柯望可就抓瞎了。

妖老沒有得到柯望的回應,臉上的肌肉都有點笑僵硬了,不過他也只是在心裡狠狠地咒罵,面上還是不敢有所表現。這才是前輩高人的風範,面對比自己境界低的修真者視之若螻蟻。面對螻蟻的示好不屑一顧才是真的,若是柯望熱情回應,妖老反而要懷疑柯望的真假了。

但是他不知道,柯望沒有回應的原因不過是他太緊張了,說不出話來,目前也是在戒備著他們,隨時準備逃走。

各懷鬼胎的眾人一時之間誰都沒有說話,場面又一下僵住了。

正在這時,從外邊的傳來了一陣炙熱的氣場,原本堵住洞口的積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成熱水,向著洞內湧來。

「不好!這是岩漿融化了雪水,再這樣下去,我們就要被這炙熱的雪水給煮熟了!」守在洞口探查出路的宋義急急忙忙地跑過來,帶著哭腔的嗓音再一次打破了寂靜。

還能怎麼辦?跑吧!趁著積雪還沒完全融化,探探這山洞有沒有另外的出口,總比在這兒等死強吧!

兩撥人立馬達成了共識,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保命要緊,沒準兒這山洞就像玄家裡的那條山洞隧道一樣,走到頭就會有新的出口也說不定。

眾人又開始了奔跑,雪水雖然融化的速度不慢,但在融化過程中好歹也爭取了一些時間。雖然不多,跑一跑,應該也足夠逃命了吧(?)。

這個山洞只有一條直路,眾人就順著這條直路向深處探去。不過慢慢的,眾人發現了有些不對勁。越往裡探索,空間就越是擴大,空氣也越是燥熱,詭異的是,這麼大的空間,卻是什麼蛇蟲鼠蟻都沒有。一般來說,像這樣的山洞,蝙蝠都是標配,蛇蟲鼠蟻也不奇怪,但是居然什麼都沒有遇到,未免讓人心生疑惑。眾人想要回去,卻無奈地發現外邊已經已經被炙熱的岩漿所包圍,他們只能一條道跑到黑。

也不知走了多久,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四周被裁減成四四方方的形狀,高不可見其頂,上頭是一個天窗,一絲絲陽光透過火山噴發時所形成的火山灰雲灑落在眾人面前。但是最令眾人吃驚的卻不是這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除了這個逃不出去的天窗之外,還有一道門,一道巨大無比的門!

這麼個荒山野嶺的小山洞深處居然有一道巨大無比的門出現在眾人面前,靜靜的矗立在那兒,攔住了眾人的去路。 那門也不知是什麼材質,似石非石,似金非金,高約十丈,寬約二十丈,接天連地,兩道門扉緊緊閉合在一起,非人力所能撼動。門上雕刻著一些不知是花紋還是文字的圖案,古樸深邃,晦澀難懂,隱隱間還帶有一種迫人的壓力。柯望只是盯著看了一會兒,就感到頭昏眼花,站立不穩。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這,這是……」妖老見到這門的時候神情有些詭異,似乎是驚喜,似乎是不敢相信,又似乎帶著一點兒敬畏的複雜神情,對著這道詭異的門開始發獃。不過柯望當時專註於觀察門上的圖案,並沒有注意到妖老的變化。

更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原本這個不起眼的山洞越往裡走越是炙熱難當,但當他們來到這道門所處的大廳的時候,空氣為之一清,一股陰涼充盈著整個天地,讓他們心頭的炙熱之感消弭不見。

這道門是如此詭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天生的!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手筆鑄造了這道門?那門裡面又有著什麼?柯望的腦子裡面現在是一片混亂,根本搞不清楚狀況。

而且這道門的氣息給柯望的感覺很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感受到過,當柯望沉下心來將手輕輕按在門上靜靜思考時,這道門的氣息居然也隨之柯望體內的仙氣流動而自行運轉!

一道門,居然能夠自我修鍊!這世上還能有比這更可笑的事兒嗎?難不成它成精了?

當柯望想著進一步探索這道門古怪之處的時候,剛才一直處於發獃狀態的妖老反應過來,眼見柯望一副打算拿這門做實驗的興緻,頓時大驚失色,不假思索地整個身子向著柯望撲來。

柯望沒有料到這道門會讓妖老如此失態,一時不慎,被他撲了個正著,兩個人頓時變作了滾地葫蘆。

妖老有點發愣,怎麼這麼容易就撲倒了柯望,他的本事看起來也不是很厲害嘛!

妖老試探性地將自己的真元凝結到掌中,輕輕一按柯望的後背,頓時就將他打出了三丈遠!

什麼情況啊!感情這位前輩這是裝的啊!妖老不敢置信地看了看柯望,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再看了看吐血中的柯望,頓時惱羞成怒起來!

回想起當初在谷中裝孫子,喊前輩,出谷後為了對付他還特意用了韓銘的關係調用了軍火,一路跟蹤還不敢大意,瞻前顧後結果發生雪崩折了宋勇,被發現后還陪著小心,絲毫不敢怠慢。結果你告訴我,他就是一冒牌高人!輕輕一掌就能打飛的廢柴!換做誰都是不能接受的!

「韓通、宋義,把他給我綁起來。老爺要把他帶回去,狠狠折磨一番,才夠解氣!」妖老怒氣勃發,吩咐手下的那兩個馬仔將柯望給綁了起來。

柯望吐出一口淤血,搖了搖頭,現世報,來得快,剛才還在擔心被拆穿西洋鏡,轉移間就變成了現實,成了階下囚。接下來該怎麼辦,就這麼讓他們帶回去,肯定連渣都不剩了。

不過眼下,妖老也沒顧上柯望,吩咐了一句之後就繼續死死地盯著那道門,眼中的複雜神色都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貪婪與得意。

韓通和宋義兩人對著柯望的手下了禁制后就丟到一邊,隨即便湊到妖老跟前詢問下一步計劃。

「你們問那麼多幹嘛!山下的人見我們長久沒來,自然會派人來搜尋的。」妖老的眼珠一轉,沒好氣地對著兩人說道。

兩人不敢違背妖老的話,唯唯諾諾地退下。

不過無論是妖老一行人,亦或是柯望,誰都沒有注意。自從進了這個詭異的空間,見到這道詭異的大門之後,玄便離奇失蹤了。悄無聲息,好似這個世上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 致富從1998開始 玄,消失了。

眾人待在門口等候救援。妖老廢寢忘食地研究門上的圖案,沒有功夫去搭理柯望。 女人,霸少讓你取悅他 而韓通是個疲懶性子,白費力氣的事兒總是懶得去干。只有宋義,因為弟弟的死,遷怒到柯望的身上,在等待救援的時光中,不停地折磨著柯望,時不時就是一頓毒打,更是想出了一些稀奇古怪又狠毒無比的主意發泄自己心中的憤怒。

宋義變得越來越變態,柯望每被折磨一次,便痛暈過一次,但是身上的仙氣又會自動修補柯望身上的傷處,讓柯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初幾天難有保持清醒的時候。最近更是連暈過去都成了奢望。

「前輩,晚輩伺候得你舒服不舒服啊!」

「……」

「前輩看來不喜歡手指頭被打斷啊,那換成腳趾頭好了!」

「啊啊啊……」

「這個感覺才對嘛!好的電影沒有配樂就會失色很多,前輩你說是不是啊!」

「你……你這個變態!」

「我變態?那還不是你逼的!你不是喜歡裝逼嗎?我讓你在裝逼!我讓你再裝!」

「啊啊啊啊……」

「這音樂,是多麼美妙啊!這是多麼的……讓人愉悅啊!弟弟,你聽到了嗎?這哥哥給你彈奏的美妙音樂!」

「……」

「暈倒了,真沒意思,電影演到一般怎麼能中途散場呢?你給我清醒一點啊!」(一盆雪水當頭澆下。)

「清醒過來了嗎?那我們就開始吧。從一千開始數,每次減七。來,數啊!」

「啊……九百九十三、九百八十六,啊……」

「不認真一點兒,怎麼能玩的盡興呢?修真者的體質就是好啊,哪怕全身的骨頭都被打斷了,過一會兒就會自動生回來。實在是太適合折磨了!哈哈哈!你為什麼停下,繼續念啊!」

「啊……九百七十九、九百七十二、九百六十六,啊……」

「數錯了。前輩,不認真點怎麼能行呢?現在讓我們重新開始,一千減七……」

「你殺了我吧!」

「我怎麼會殺你呢?我是有多麼喜歡你啊!來,讓我們重新開始,一千減七,說啊!」

「啊……九百七十九、九百七十二、九百六十六……」

……

血流了一地,慢慢滲入地下的泥土,順著地下的空隙流通到那道詭異的門上,那門的氣息又盛了一分,轉而發出了更加詭異的氣場,影響著門前的那些人。 南宮輝見餘小曼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心更加的感覺悲涼了起來,他輕嘆了一口氣,帶着心痛和不安的眸子離開了房間。

他決定還是先到公司去。

坐上車之際,拿出電話給是蝶戀花,讓她在一段時間裏保護好餘小曼,交待完之後再看了一眼別墅,沉着一塊冰一樣的臉發動了車子開往‘輝煌集團’。

南宮輝把車開出去,剛到轉角餘小曼就從別墅裏走了出來。

她什麼都沒帶,只提了一個裝着離婚協議書的包。

餘小曼站在別墅前,把別墅看了一遍又一遍。

王媽追出來見小曼一副悲傷道別的樣子,一急,“小曼,你這樣子是準備離開再也不回來了嗎?”

餘小曼見王媽那焦急追出來的身影,對王媽嫣然的一笑,“王媽,沒有!我只是想出去靜兩天,再說了,這麼久了我也想回家陪陪我爸媽。”

“那少爺他……”王媽很不放心。

“我給他說了,他同意了!”餘小曼輕閃了一下眸子。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小煜會想你的!”王媽知道南宮輝都勸不了她,她是更不用說了,小曼很疼小煜,希望小煜能留她下來。

“我知道!但是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餘小曼想小煜,心中又是一痛,他再次的被拋下,心裏是不是又要加上一道傷痕呢?

“小曼……”

“王媽你別說了,”餘小曼染着絲絲憂傷的雙眸很快的被那種不捨給打溼了。是的,她不捨,她眷戀着這裏的一切,要她離開就如挖了她的心肝一樣的了無生機。可是,不死一回,又怎麼自己前路的是懸崖還是康莊大道呢?

“王媽!我會回來的!”餘小曼給王媽保證,也是給小煜一個承諾,更像是給自己一個信心,她給自己信心相信南宮輝一定要她回來的。

淚突然的滑出了淚眶,餘小曼趕緊的轉身大步的離開了。

“小曼!小曼!”王媽在後着急的追喊着,“你等等,我叫陳叔送你去。”

男大當婚女二嫁 “王媽,不用了!我想走一走。”餘小曼頭也不敢回的答到,淚去滑得更兇猛了。或許今天這樣的離開就永遠沒有再回來的機會了。

因爲比起紫紗來,自己在南宮輝身邊的愛獲得他的愛太少了,也或許從來就沒有過。

看着餘小曼急步離開的纖細身影,王媽急得直跺腳。

老陳送小煜上學去了,所以沒那麼快回來,這可怎麼辦纔好,看小曼的情緒真的不是很好啊。

王媽趕緊的回屋跟南宮輝打電話。

“少爺!”王媽急得快要哭泣出來了,“少夫人走了!”

“我知道!”南宮輝聽見那‘少夫人走了了‘不由的猛打了一下方向盤。

“少爺,你真知道?”王媽哭了起來,也不由的責怪南宮輝了,“知道,你還讓她走,看她那麼不捨的樣子,根本就不想走啊!”

“王媽,別擔心,小曼只是想回孃家住兩天,她不會就那樣離開我和小煜的。”南宮輝雙手抓緊了方向盤,他這樣的告訴王媽,同時,也是這樣的安慰自己,他一直在心裏告訴自己小曼只是心情不好的,想回孃家,不是她想要離開他,離開小煜,離開這個家。

然而,那幾份離婚協議書卻他的心不安了,他肯定自己沒有簽過這個東西,可是小曼卻有那幾份,爲什麼?小曼設計他籤的嗎?她早就萌生了要離婚的念頭了?

不行,他不能就這樣的讓她離開他的生活,他本想把方向盤一打的朝小曼去餘爸家的方向而去的,轉而又想,他再去,會不會把小曼逼急了,會不會做出像剛纔那樣過急的事來呢?他的心裏躊躇了起來,此時的他站在十字路口,不知走哪一條的好。

“把這些人送到岸上要多長時間,軍火大炮各類後勤物資需要多久才能配送齊全?時間來得及來不及,夠不夠用?”

Previous article

過了好久,那群白衣少年默然向中心聚攏,當中走出一人,小心翼翼的抱起同伴的屍體。其他人圍繞在他周圍,低頭無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