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身心俱疲,嘴仗他就不打了,做到這份上,他也是夠了!

一一一

回到家,看見兒子又沒洗好,母親臉色有些霧了。

「簡簡,先去洗澡。」

「好的,媽。」

葉靈當做沒看見母親的異樣,收拾收拾就去了。

他進了浴室后,聽見父母說話。

「簡簡怎麼回事?」

「嗯。」

「嗯什麼嗯?我問你話呢?」母親的聲音拔高。

「不知道。」

「怎麼不知道?他不是你兒子啊?」母親生氣了,似乎還帶了動作。

父親的沉默更讓母親來氣,葉靈洗了一半了,還聽見母親念叨的聲音。

可能預計他要出去了,於是對父親說:「你跟兒子談談!」

「談什麼?」 我是真的重生啦 父親仍舊沉悶的聲音。

「你們是爺倆,有什麼話你們說比較適合啊,他都快成大人了,要是以前,都可以討媳婦了。」

不久又傳來母親的聲音:「看什麼看!你要不是悶在廠里變成老光棍……」

葉靈聽不下去了,水聲開大,還弄出聲音來提示他還在!

果然安靜了,出來的時候廳沒人,葉靈鬆了口氣?

但一會,又綳了起來。

「爸。」

父親應了一聲,然後進他房間,眼神掃了掃,坐到床邊。

「最近,學習怎樣?」

父親開口,聲音有點啞,估計是在廠里長期工作不說話的緣故。

葉靈想了想,出去給父親倒了杯暖水進來。

因著這些動作,父親的臉色稍微軟化了些。

葉靈如實說了學習的事情。

父親聽完,看了看他:「學習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沒有。」有都解決了。

父親陷入沉默。

葉靈有些拘束,雖然彼此身份親近,但是兩者的代溝是那麼明顯的橫在兩人中間。

他想起自己網路上的暢所欲言,與父親的相處更顯尷尬,如果這個人不是自己的父親,他寧願一個字也不說。

父親抿抿嘴,起意幾次沒說出完整的話來。

「爸,你希望我將來做什麼?」

逆道丹神 「……將來?」父親眉頭一皺,似乎很認真在思考這個問題。

葉靈以為他會為難,沒想到下一刻被反問:「你有什麼打算?」

「我?」葉靈想搖頭,目前他還沒有打算。

「你是什麼想法?」父親皺著的眉頭放鬆了些,開始說話:「你可以說說。」

「爸,我……」

「你都初三了……」父親忽然長長嘆了口氣。

「能把喜歡的當工作,是再好不過。你現在做了決定,就要堅持去做。」

說這話的時候,父親眼裡都是黯然。

「爸,你的工作你不喜歡嗎?」對於父母,說不出其工作種類的都不在少數,是不是他們所喜愛的,也只能從行為上判斷片面,這樣的孩子,說關心父母也不用心的吧。

「你可以選擇你想做的,但前提是養活自己,還有你以後的家人。做男人,就要有擔當。」

葉靈看著年老的父親,體會著他眼裡的深意。

父親對兒女,是怎樣的心思? 葉靈慢悠悠地進了教室。

「跟你講件事情!」一個女生從他面前飛奔過去,葉靈往後讓了讓,然後看清模樣,是潘晶瑩跑去找楊玲玲。

「怎麼了?」楊玲玲似乎也是剛到,正從書包里掏書出來。

「出大事了!」

「什麼大事?」

「飛鷹幫跟落影之光打起來了!」

「哦…啊?!怎麼回事,我昨晚沒上遊戲……」

原來她們也玩,只不過是在一個小幫會。

這些原主都知道嗎?

葉靈擦汗,還好沒惹陸海濤……

星河: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葉靈:有嗎?我忘了什麼?

葉靈翻翻書包,該帶的都帶齊了。

於是繼續聽「大事」。

好險!原來是他走了后,陸海濤及他的好友瀑怒,勢要找回尊嚴,一一發通輯令要求單挑,並把他的裝備還給他,不然就「人肉」他。

雖然過程不一樣,但結果是如此類似,還好目的不是他!

葉靈聽著楊玲玲她們的討論,理出一點頭緒來。

簡單一句話就是,到對方面前,低頭認錯加賠償,歸還裝備還要道歉!

他想起當時撿裝備的那位猥褻君,他會出來認嗎?

或者說,如果單純喊話,會有人出去認么?!

沒有證據的話,人都不會讓這麼丟臉的事臨到自己吧,不單東西要還,還要認錯道歉?

有人這麼容忍的話就不會有爭吵了。

不過事不關已,他什麼也沒揀,讓他們吵去吧。

楊玲玲兩人還在興緻勃勃的聊著,上課鈴就響了。

又是「血性老師」的課,被罵又被鼓勵后,大家私下給了數學老師一個這樣的稱號。

老師一進門,課室有一瞬的靜默。

葉靈看見老師抿著嘴但眼睛在笑,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然後,他表揚了昨天完成練習冊的同學,因為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九,有一個同學請假了。所以老師表示很欣慰。

葉靈也覺得這樣的上課氣氛讓人聽得比較愉快,至少不會講到一半突然就轉了話題,不是教育就是講道理,有時甚至是激動的演講。

他瞄了一眼大家,這樣不是挺好么,好好上課,好好聽講,大家都開心。

「啪啪」,葉靈一驚,怎麼又是粉筆刷的聲音?

先婚後愛:甜妻萌噠噠 不是已經「變好」了嗎?……

原來連續兩堂數學課,有男生就說起了悄悄話來。

以前就是這樣上課,後面的男生竊竊私語,若音量在不影響其他人的話,就當作沒聽見。

今天的老師卻敲了講台!

「陳大力,雷子健!你們還要不要聽課!」

兩人撇開臉去。

老師作了個深呼吸,然後勸道:「你們已經初三了……」

葉靈扶額,老師又要開始了。

結果,老師用半節課的時間來挽回大家學習的「熱情」。

而被念叨的同學,在下課後完全不顧老師的「矚咐」,像放飛的鳥一鬨而散。

在上課時被點名的陳大力和雷子健,卻不知因什麼,此刻正面紅耳赤的爭吵了起來。

喧吵的課室因陳大力的一聲大吼而停止了各自的動作,齊齊看向了爭吵的兩人。 ……

一旁的月無瑕也是有些不解,林逸雖然是一個很高傲的人,可是並不會為這件小小的事情而生氣吧,當下趕忙道:「林逸,如果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諒解一下吧。」

月無瑕的表情當中儘是哀求,一個堂堂的女王陛下,居然會哀求一個男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月無瑕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阻擋林逸,可這裡有這麼多記者,萬一傳出去,對大月氏的影響可不好。

林逸微微一笑,並沒有回應月無瑕,而是搖晃著高腳杯當中的妖冶紅酒:「來,喝了它!」

林逸拿起酒杯就往這名服務員的嘴裡塞,可服務員緊閉嘴唇,就是不喝。

一旁的劉帥帥也趕忙走了過來,一把抓住了這名服務員,緊接著輕輕的吻了一下酒杯裡面的紅酒,冷哼一聲道:「氫氰酸,哼,在我面前玩毒,班門弄斧!」

一旁的月無瑕黛眉輕蹙,彷彿知道了一些什麼,給了林逸一個眼色,示意林逸不要在這麼大庭廣眾之下,免得傷及國體。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不動聲色的把服務員拉到了一旁的房間裡面,劉帥帥對著服務員的肚子就是一拳,服務員忍不住悶哼了一聲,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劉帥帥踩住了服務員的胸口,冷聲道:「說吧,是誰讓你這麼做的?如果不說,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劉帥帥號稱毒王,從小就接觸過無數的毒藥,對下毒這種事情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任何毒藥隨手就來,隨意在地下世界威名比林逸還要更加厲害,當然了,不是說劉帥帥的身手有多麼恐怖,而是因為聽到他的名字就會發自內心當中的恐怖。

服務員戰戰兢兢道:「是……是毒牙……是毒牙……」

「毒牙?」 總裁獨寵心尖嬌妻 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

劉帥帥則是不解道:「就是那個臭名昭著的美國走狗,喜歡干涉各國內政的那個毒牙?」

「沒……沒錯……」服務員戰戰兢兢道:「我只是收了他們的錢,然後……然後……」

劉帥帥點了點頭,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一把揪住了這名服務員的領子:「說,他們在什麼地方?」

「藍氏大酒店……」

……

藍氏大酒店,大月氏最大的酒店,也是林逸等人一直下榻的酒店。

望著這個高達十幾層的大酒店,林逸的眉頭忍不住緊鎖了起來,本來以為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卻沒想到毒牙居然就藏在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毒牙這個人行事也是這麼的極端,果然厲害。

一旁的美姬子握緊了綁在大腿上面的忍刀:「主人,上?」

「嗯!」林逸深吸一口氣:「毒牙敢在我的頭上動土,是該好好的教訓教訓他了!」

林逸、美姬子和劉帥帥三個人重新進入了藍氏大酒店,坐著電梯來到了酒店的最頂層,一個大型的會客廳就在眼前。

劉帥帥輕哼一聲,一腳踏在了房門上面,房門轟然倒地,緊接著三個人就沖了進去,可是沖了進去之後才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劉帥帥一愣:「人呢?難道是那個服務員騙我們?」

「有埋伏!」林逸笑著道。

「啊?」劉帥帥愣了一下,沒好氣道:「哥,有埋伏你還能笑得出來,你怎麼想的啊?」

還沒等林逸回話,遠處呼呼啦啦進來了十幾名真槍實彈的軍人,全部都用槍指在了林逸等三人的身上,緊接著毒牙德納走了進來,德納望著林逸,操著流利的英語道:「刀鋒,我對你可是神交已久啊,沒想到今天見面了,或許是上帝的安排,讓我們兩個人有今日一戰!」

林逸同樣用英語回應道:「憑著這些土雞瓦狗就想要殺了我?你也太小看我林逸了吧!」

「不,」德納搖了搖手指:「還有我,我親自上陣,足以殺了你了!」

美姬子從腰間突然拿出了兩枚煙霧丸,使勁的往前面一扔,瞬間就翻起了白煙,阻礙了視線。

忍者用的這種煙霧丸和煙霧彈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煙霧丸隨身攜帶容易冒煙,可煙霧彈不會,不過煙霧彈使用起來卻沒有煙霧丸這麼快。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立刻拿出了手槍來,對著面前就開始掃射了起來。

一連串的子彈擊發了出去,對面傳來了痛苦的哀嚎聲。

毒牙一愣,立刻拿出了武器,對著面前就開始掃射。

毒牙忍不住暗罵,這些忍者真是太可惡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能弄出來,本來在這十幾條槍下面,他們三個人根本逃不掉的。

等煙霧散盡之後,毒牙才看到對面的三個人一點事情都沒有,而美姬子已經到了面前,一記忍刀劈向了他,「咔嚓」一聲,毒牙手中的手槍被劈向了兩半,不由的一愣,隨即嘴角掛上了冷笑:「小小的忍者,居然也敢耀武揚威,受死吧!」

毒牙一拳打向了美姬子,美姬子立刻一側身子,有手臂擋了下來。

「砰」的而醫生,美姬子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內心當中忍不住吃驚了起來,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拳頭居然有這樣大的力道。

美姬子深吸一口氣,剛準備揮舞著忍刀繼續上去,可林逸已經擋在了她的面前,一記側踢直奔毒牙而來。

毒牙沒想到林逸的速度會這麼快,立刻雙臂交叉,擋在了面前。

「砰」的一聲,毒牙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忍不住感嘆道:「不愧是刀鋒,果然厲害,這一腳的力道……啊……」

毒牙慘叫了一聲,在毒牙說話的這個檔口,林逸一腳踹在了毒牙的胸口,毒牙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面。

不過毒牙的反應也是極快,從地上一躍而起,望著林逸,嘴角掛上了殘忍的笑容,飛奔起來,直奔林逸而來。

兩個人立刻開始交手了,你來我往,毒牙找到了林逸的一個空擋,一腳踢中了林逸的小腹,林逸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後退了好幾步,眉頭緊鎖,忍不住有些詫異,毒牙的身手果然不差,居然能擊中他。

倒是毒牙,忍不住目瞪口呆了起來,他這一腳可謂是用盡了全力,一般人踢過去,早就吐血而亡了,可這林逸一點事情都沒有,毒牙怎麼能不詫異?

而且剛剛那一腳踢到了林逸的小腹部,林逸的身體好像如同鋼板一樣,他的腳都有些疼痛了。

不過毒牙仍舊大喝一聲,直奔林逸而來,林逸絲毫不怕,和毒牙又打在了一起。

倒是劉帥帥,一連開了兩槍,打死了兩名毒牙的下屬,然後舉起槍來想要打毒牙,可是看到林逸和毒牙糾纏在了一起,只好作罷。

倒是美姬子,黛眉輕蹙,手中拿著忍刀,緊緊的盯著場面的情況,就等著林逸和毒牙分開,然後招呼毒牙。

拳腳相對,毒牙後退了好幾步,而林逸的手中多了一把戰術匕首,往一旁甩出。

而旁邊毒牙一名倒地的手下,剛剛做起了身子,可林逸的匕首順著他的眼睛插了進去,疼痛哀嚎之餘,林逸已經來到了他的背後,雙手抓住了他的腦袋,輕輕的往後一擰,就聽到「咔嚓」一聲,脖子就這樣被林逸擰斷了。

看到林逸的身手這麼乾脆利落,毒牙更加憤怒了起來,大喝一聲,再次直奔林逸而來。

兩個人一連交手了十幾招,林逸找到了一個空擋,對著毒牙的胸口就是一腳,這一腳用盡了全力,毒牙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後退了好幾步。

…… 葉靈看著陳大力手一揚,啪一聲,把一本書扔到了垃圾桶,心裡對他的準確度表示認可。

「XXX,陳大力!你找死嗎?敢扔我的書?!」

「我就扔了,怎麼樣!」

「你!你你!!!」

二人挽了袖子就要打起來,旁邊有同學在拉著。

雷子健憤怒的踢了桌子:「陳大力,有本事放學別走,我跟你沒完!」

其中一名少女,外表二十歲左右,穿著紅衣,不斷地跟別人打招呼,正是先前在酒樓那個少女。

Previous article

“我當然沒事了!”他的神情不僅僅是沒事人的樣子,更是喜上眉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